0

    好吧,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比较低,对于植物药材的运用极为低级,除了一些巧合而试验出效果的药材之外,其余绝大多数药材都依然在山林野地里幸福的生长着,完全不用担心人类因为它们的宝贵价值而生出窥视之心。

    倒是一些野生动物,魔兽什么的,对于这些药材有着自己的认识。

    贾可道在回程的时候,照例带着奥迪斯,至于塔伦斯,先留在山谷里坐镇,毕竟他还有个拖油瓶在身边,贾可道也不可能将塔伦斯直接带回去,至少要先考察一段时间再说。

    或许是攻占了雄狮城之后,急着消化战利品的缘故,那些沙漠军队并没有出现在贾可道回去的线路上。

    回到山洞,贾可道第一件事情就是与奥迪斯一起,从四周移植了不少的藤蔓植物到山洞附近,只要过得几日,这些生长迅速的藤蔓就能够将整个山洞掩盖,以防止有人不小心发现山洞之后闯入。

    回到老君观,贾可道就直接到后山泉水处洗澡。

    在异界山谷里,虽说不缺水,但绝对没有可以洗澡那么多的水,因而这一个月下来,贾可道浑身已经臭不可闻。

    他的修为还远没有达到净垢的程度,据说修为到了炼气化神的前辈真人,即便是数十年不洗澡,身上也不会落下半点灰尘,不会生出半点污垢,这就是所谓的净垢。

    到了这个层次的前辈真人,其体内血如银汞,奔腾如江,体内各种毒素杂质一旦产生便被清洗干净,如此一来,又如何能够生出污垢来。

    奥迪斯则是去通知厨师赵天亮做饭,这一路回来,两人也走得有些饿了。

    贾可道洗了澡,浑身清爽,将洗澡的位置让给奥迪斯,没法,后山泉水虽说清澈无比,但流量有限,一个人洗澡还行,若是两个人的话,总会有一个人等着才行。

    得到奥迪斯的通知,早就闲得骨头发痒的赵天亮急忙冲入了厨房。

    贾可道两人不在,自己一个人做饭都没有心思,这就好似一个人表演,连观众都没有,那是多么的悲哀,因而见到两人回来,赵天亮心头的喜悦是可想而知的。

    神清气爽的贾可道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床上铺的是高档鸭绒被,两千多一床,当初,贾可道可是咬着牙买下来的,现在嘛,躺着的滋味可要比原来那床破烂棉絮舒服太多了。

    四百多根山参,先卖掉十根试试水,如果能够卖出高价的话,先卖掉一半,将修缮道观的钱给凑出来,不过这里面还是要给山谷里那些幸存者带上一些东西。

    贾可道躺在床上,面容平静,但脑海里却在不断思索着,直到奥迪斯进来说饭菜准备好了,贾可道方才起床,不由得轻叹道:“俗事太多。”

    在老君观休息了一晚,次日清晨,贾可道便带着奥迪斯离开老君观,朝着县城方向而去。

    当贾可道踏上山路的时候,脑海里就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应该修一条路出来,像这样崎岖的山路,以后就算是想要修缮道观,恐怕建筑材料的运输费都要超过材料成本了。

    不过转眼之后,贾可道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只修建夹山村到老君观的道路,自己修了也就修了,没人会反对。

    可要是修建夹山村到县城之间的道路,且不提这里面的费用会多么巨大,光是修路的审批等等事务,就是一件烦人的事情,贾可道暂时还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浪费。

    早上七点出发,上午十点不到,贾可道就带着奥迪斯蹲在了县城汽车站的候车厅里。

    这是必然的,这个小县城就没多少人能够辨识出老山参,更别提有没有人舍得出高价的问题了。

    自古以来,人参这玩意就是富贵人家的享受。

    只有达官贵人们用参茶漱口的,从未听说过种田的泥腿子用人参吊命的说法。

    到了现代,随着农业技术的高速发展,人参也能够人工培育了,使得人参也成为了大众家庭能够享用的东西。

    但也正是如此,使得野生人参变得更为珍贵起来。

    贾可道这次便是前往省会出售山参的。

    在老观主在世的时候,贾可道跟着去过一次省会的药材市场,那里太大了,汇聚了上千家来自于各省市地的药材商,附近几个省份的药厂,药店基本上都到这里进货的。

    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有可能将山参卖出高价来。

    登上前往省城的长途汽车,在等待发车的同时,贾可道微闭双眼静气养神,在这样喧闹的地方炼气并不是个好选择,浊气太重,灵气是近乎没有的。

    反倒是奥迪斯一副兴奋的模样,坐在车上左盯右看,一会摸摸假皮的靠背,一会摸摸那透明的窗户。

    在奥迪斯的眼中,这辆已经快要进入退休期的破烂中巴车完全就是一件精美的炼金艺术品。

    体型庞大,能够让人坐在里面的中巴车无疑要比那辆拖拉机上档次得多了。

    车上的旅客倒是要比候车室里好多了,见到这一中一外两个道士后,惊奇的看上两眼,然后扭头坐好,该放行李的放行李,该喝水的喝水,要上厕所的趁早。

    倒没有几个人一直盯着两人不放。

    司机验了票之后,也没有耽误时间,发动汽车出站。

    车上只坐了一半不到的旅客,比较宽松。

    不过在开出车站到离开县城这一段距离里,司机在城里转了几圈,收了十来个旅客上来,将车厢里填得略微满了一些。

    这是必然的,这中巴车是司机承包的,多装一个乘客,那么自己就多赚一点,如果不是考虑到乘客们都有意见了,这司机恐怕非得要将车厢塞得满满的才肯出发了。

    离开县城,开上省道之后,中巴的速度便骤然提升了上来。

    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树木,田地,车辆,奥迪斯完全没有半点疲倦,兴致高涨。

    这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新的体验。

第36章、大建设    除了之前安排的计划之外,贾可道还让幸存者们在山洞外面两侧,靠着悬崖修了一排木屋。

    虽说山洞遮风挡雨的效果要比木屋强上百倍,但山洞阴冷,人住久了可受不了。

    木屋造好之后,幸存者们心情顿时开朗,喜悦的神色洋溢在脸上。

    总算是有个家了,虽说与小镇时完全不能相比,但在经过这段担惊受怕时间之后,幸存者们的心理预期已经降到了最低点,能够有个单独的窝,能够吃饱就足够了。

    人员管理这方面,贾可道尽数交给了奥迪斯与塔伦斯两人,自己只管下达命令就行。

    四十三名青壮被尽数整编为民兵,每人暂时发了一根削尖的木棍,分成八队,除了每天三个小时的操练以及轮流放哨站岗之外,还要与女人一起在山谷内开垦。

    这是第一要务,贾可道虽说可以从地球带粮食过来,但他又没有传说之中的空间戒指什么的,与奥迪斯两人能够背上四百斤就算是极限了,毕竟赶路,提防危险这些很耗费精力的。

    当然,在小镇附近的麦田快要成熟了,到时候去割上一些,只要注意安全应该问题不大。

    小孩与老人则需要布置陷阱抓捕兔子,田鼠,蛇这些野物,除了增添肉食之外,更可以防止日后开垦出来的田地免受糟蹋。

    随着这一件件事情做下去,贾可道在幸存者心里威望便一点点的上涨。

    甚至于在某天清晨,贾可道焚香,摆雕像,带着奥迪斯开始做早课的时候,塔伦斯也带着克拉斯过来跟着学样了。

    再过上几天,被贾可道固定在山洞一处凹坑里的雕像就有人开始跪拜了。

    在这些幸存者眼里,能够救死扶伤的贾可道就是一位祭司,而这尊雕像必定就是他信奉神明的神像。

    他们想要得到神明的护佑,既然荒野之神提拉斯没有保护他们,也就无法怪罪这些信仰浅薄的信徒改信了。

    当贾可道发现有人偷偷摸摸开始跪拜神像的时候,随即便开始规范这些幸存者的跪拜仪式。

    既然要搞,就要搞得像样一些才行。

    祭拜神明的时候需要焚香,所需要的信香都是贾可道利用山谷里的一些草药制作而成,不收半点费用,只要不浪费,随意取用。

    这一点让幸存者们有些愕然,在这个世界上,祭拜神明可没有焚香这个过程,多数都是祭司带着信徒高颂赞美词什么的,然后再撒点圣水,最后就是信徒给神殿捐钱作为结束。

    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套路。

    实际上整个祭拜仪式过程,就是那些香客到老君观里给三清上香的过程,点香,上香,跪拜,许愿,只是除掉了最后的功德钱项目。

    这点没有必要,这些幸存者即便是有点钱财,贾可道也看不上,倒不如让他们更加诚信一点的好。

    说实话,这个流程的效果是相当之好。

    很快,被称为力士土地的神明信仰在山谷内得到了快速传播。

    除了几个比较顽固的老头子不愿意改信之外,其余的幸存者每天清晨在贾可道几人开始做早课的时候就跑到雕像面前,焚香祭拜了。

    且不说这些信徒的信仰有多么虔诚,贾可道几乎每天能够看见神像上的灵光不断增加。

    实际上,华夏文化里的神明完全不在乎信徒是否虔诚,只要你焚香祭拜许愿即可,他们吸收的是香火之力,虽说与这个世界里的信仰之力有些类似,但归根结底又有些不同之处。

    简单来说,香火之力真正产生的时候就是这些信徒许愿之时,因而贾可道也给这个香火之力取个比较简单的名字,愿力。

    并且,当信徒的许愿得到满足之时,这愿力就会突飞猛涨。

    这一点是贾可道将某位生病的幸存者治好后所发现的现象,而这突飞猛涨的愿力则是来自于生病幸存者的老婆,她就是许愿之人。

    从这一点上来说,贾可道倒是感悟了不少。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终于,在山谷内待了快一个月的贾可道准备启程回去了。

    要说这一个月里,贾可道获得的好处可不少。

    每日做课打坐之外,饱食肉粥,当然,这肉粥的来源就比较丰富了,有山谷内各种动物的肉,有臭疣蛇蜥的肉,还有回去小镇割回来的小麦等等。

    贾可道感觉自己的修为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如果再待上一个月的话,突破到炼精化气中层指日可待。

    不过贾可道不得不回去了。

    那一片山参,贾可道挖取了一些。

    当他将一株百年老山参挖出后才发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一点误差。

    这哪里是什么百年老山参,足有四根指头那么粗,轻轻放在手上一托,贾可道就判断出至少超过了三两,甚至于有四两多的模样了。

    在当今华夏,这样的老山参是绝对的宝贝了。

    虽然老话说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但华夏的老山参是越来越少了,有个三十克就足以让媒体炒作一番了。

    这样的老山参,贾可道一共挖了十多株出来,剩下一半留着,让它继续长着,吃完了再来挖就是了。

    除了这样的顶级老山参之外二两以下到一两的,贾可道挖了上百株,光这些老山参的参龄绝对超过了百年,甚至于有两百年左右了。

    而一两以下的,贾可道也挖了不少,零零碎碎大概也有三百多株。

    一两以上的老山参都用黄裱纸包得规规矩矩,而一两以下的则是用一个塑料口袋尽数装上,塞入背包里。

    这样的行径若是让那些老中医看见,恐怕会直接上来抽他两耳光。

    当然,除了这些老山参之外,还有其它一些药材,这些都是用来配合老山参服用炼气的,也必须要带上。

    毕竟,在华夏想要找到这样有年份的野生药材,其难度太高了点。

    就光这些人参,若是放在华夏某处,恐怕早就被人挖掘一空。

    而在这里,那些幸存者都有些奇怪,这位祭司大人为何对这些草根这么感兴趣,还不准自己这些人靠近那片林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