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奥迪斯最初还跟着看看,到了后来,那股疲惫涌上心头,索性就地躺下,昏睡了过去。

    至于贾可道早已取出蒲团,盘腿坐下,拂尘搭在手臂上,口中念念有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清水符用来驱毒并不算对路,最好驱毒之用的符箓应该是攘灾驱毒符,不过那玩意档次有点高了,贾可道现在是没可能绘制出来的。

    不过当贾可道一看见小女孩的伤口,心头就放心不少,那并不是尾勾刺出来的,塔伦斯关心急切,有些夸大其词了。

    只要不是尾勾剧毒所伤,这符水喝下就问题不大,何况这仅仅只是一个小女孩。

    没多久,塔伦斯带着惊喜的叫声便在山洞里回荡起来:“欧,克拉斯,你没事了么?”

    由于欢喜,塔伦斯的声音未免有些太大了点,震得贾可道都皱了皱眉头,随即直立而起,将激动的塔伦斯拉开,来到克拉斯面前抓起那条伤臂一看。

    克拉斯此时清醒了,伤口处正迅速流出灰色液体,之前笼罩在皮肤上的灰色正迅速消退着。

    贾可道点了点头,待到伤口处流出的液体变红之后,方才用酒精消毒,随后有取出一瓶白药,均匀撒在其伤口上,再用纱布包扎。

    这名叫做克拉斯的小女孩倒是坚强无比,从开始到结束都紧紧的咬着牙齿不肯哭出一声来。

    要知道在伤口上用酒精消毒的痛苦,即便是一般的成年人都未必能够承受住的。

    “好样的!”贾可道夸奖了一句,取出一块巧克力剥开之后,塞到克拉斯手里。

    即便是异界的小朋友也会被糖果这类东西给吸引住注意力。

    黑色,奇怪的块状物,散发出诱人的奇怪香味。

    咬上一口之后,克拉斯原本就快要哭出来的脸顿时喜笑颜开,就连在一旁关切的塔伦斯都似乎被她无视了,给贾可道道了一声谢之后,便专心致志的享受起这来自于地球的奇妙甜食来。

    贾可道呵呵笑了起来,这毕竟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还能苛求什么?

    在这一刻,贾可道对于蛮夷的那种鄙视似乎都有些淡化了。

    塔伦斯见到女儿正常了,更是喜得扑在贾可道面前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

    在这个异界里,表示最大谢意似乎也是磕头了。

    不过看塔伦斯的模样,即便是贾可道让其去与几头臭疣蛇蜥搏杀,他也会去的。

    奥迪斯也在一旁傻笑着,在离开雄狮城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奥迪斯心头总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阴影,这算得上是一种心理疾病了。

    但在这个时候,他心头变得畅快很多。

    就在山洞内其乐融融的时候,一股子臭味冲入山洞。

    那几个壮年男子此时喜沾沾的扛着几大块肉走入了山洞,并高声朝着山洞那些人说什么有肉吃了之类的话语。

    顿时山洞内的其他人不由得欢呼起来。

    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几个壮年男子的举动对于自己收复这群幸存者有了一些不利的影响。

    即便是让塔伦斯去证明这些臭疣蛇蜥是自己杀的,效果也不大了。

    毕竟当人的注意力完全被饮食所吸引的时候,救命之恩的等次就会降低。

    “这肉不能直接吃。”

    就在山洞里的幸存者开始烧水的烧水,洗肉的洗肉,一派节日欢乐气象的时候,贾可道站了出来,张口第一句话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不过,这句话说出来后的效果却是引起了幸存者的反感。

    “怎么不能吃?我饿死了,我要吃!”那几个壮年男子有些不满的回应道。

    还好他们知道外面那些臭疣蛇蜥是贾可道击杀的,因而最多就是嘴里不满一下,也不敢有什么行动。

    贾可道笑着走上前去,一把夺下一块肉来,凑到一个看着肉快要流出口水的男人面前,问道:“你敢吃么?”

    之前距离较远,被山洞内臭味迟钝了的鼻子在近距离上闻到臭疣蛇蜥肉块的臭味后,这男人顿时干呕了起来。

    没法,这味道可要比山洞内的臭味浓郁太多了。

    看到那男子的干呕模样,剩下的幸存者没有说话了。

    这时候,奥迪斯与塔伦斯也站了出来,证明这臭疣蛇蜥的肉的确不能直接吃。

    这个结论使得山洞里的欢快气氛荡然无存。

    就在幸存者们有些沮丧的时候,出去转了一圈的贾可道带着几分惊喜回到了山洞。

    这个山谷简直就是一个宝藏之地。

    在静下心来寻找一些卤料调料的时候,贾可道方才发现在这个山谷内,各种各样的珍贵野生草药比比皆是。

    什么三七,田七,杜仲,丹参,白芷,前胡,牛膝,射干,虎杖等等,数以百计,数不胜数,几乎就是一本本草纲目的现实体。

    贾可道甚至于在山谷东面角落处找到了一片老山参,看着那一根根顶着红灿灿小果子的人参茎叶,贾可道都快要陶醉了。

    夹山村的山民,在农闲之时,都是入山采药的好手,贾可道虽不是其中翘楚,但一眼也看出这片参地里最好的几株老山参恐怕不下百年了。

    百年老山参,这是什么概念?

    放在华夏国内,至少也是十万以上的价格。

    除了几株百年老山参之外,其余的老山参则是以百年老山参为中心扩散开来,近者有*十年,然后依次减少,最外围的也有数年,十来年。

    这一大片参地,若是将山参尽数取走,至少也有数千株之多。

    人参这玩意有着黄参,地精,神草,百草之王的别称,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又名人衔,又名鬼盖。

    对于普通人来说,人参最大的作用恐怕就是用来重病之时吊命之用。

    而对于贾可道而言,这人参可直接服用,配合炼气,提升修为,也可作为主药副药炼制丹药。

    若是换成夹山村那片大山的话,恐怕就算是将整座大山寻遍,都未必能够找出几根老山参来。

    这玩意随着时间的流逝是越来越少了。

    贾可道之前出售黄金小发一笔的时候,最多也就是买了一点人工培植的人参服用,至于野生的,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第33章、中毒    很显然,贾可道之前的表现让那些山洞里的人看了个清楚,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他们也不敢冒着风险让贾可道就这么进入山洞,谁知道贾可道是什么人呢?

    贾可道笑了笑,回道:“我是受你们镇长查克基辅的委托来帮助你们的。”

    能够说出镇长的名字,至少证明不会是沙漠暴徒派来的人,因而山洞里随即便出来了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一个个手上提着碗口粗树干做成的长矛或者就是菜刀之类简陋武器。

    其中一男子手上微微拉开一张长弓,警惕的看着贾可道。

    不过待到他们完全走出山洞,近距离见到那些臭疣蛇蜥的惨状时,不由得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起来,臭疣蛇蜥特有的恶臭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使得这些平民压根就没法压抑住心头的恶心,片刻之后随着一个男人伏地大呕,其余的男人除了那个长弓手之外,其余的都跟着吐了起来。

    当贾可道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奥迪斯提着装满血液的几个塑料瓶过来了,见到那个拉开长弓的男子不由得脸上一喜叫了起来:“特伦斯!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去探亲了么?”

    有了与那特伦斯相熟的奥迪斯,接下来贾可道也不用证明什么了。

    那特伦斯将长弓放下,朝着奥迪斯有些焦急的询问了起来:“奥迪斯,不要多问了,你有伤药吗?克拉斯被这些臭家伙给伤着了!”

    “欧,可爱的克拉斯受伤了?你怎么搞的!?”

    奥迪斯惊叫一声之后转头看向了贾可道,在奥迪斯心里,贾可道基本上算是无所不能了,何况之前一系列的手段,要说没有办法解决臭疣蛇蜥所造成的伤势,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嗯,带我进去看看。”

    贾可道也不可能就此拒绝,何况这样倒是给了自己拉拢人心的好机会,毕竟想要让一群劫后余生的人那么轻易相信自己,将自己的未来交给贾可道这个陌生人,这心理上的戒备可不小。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那特伦斯有些犹豫,似乎对贾可道的戒心并没有解除,毕竟贾可道之前灰巾力士附身之时,显得太过于狂暴了一些。

    见状,奥迪斯急忙一把将特伦斯拉到了一遍,窃窃私语一番之后,特伦斯虽说依然还有几分怀疑,不过却已是默默在前面带路。

    反观那几个男子则是兴高采烈的凑到那臭疣蛇蜥身边,用自己简陋的工具企图剖开臭疣蛇蜥的尸体,他们或许已经断粮了。

    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臭疣蛇蜥的肉有多么难吃。

    别看这山洞的入口只能三人并排前行,但里面却宽敞无比,一眼过去,贾可道就知道这山洞里的面积恐怕不下十亩了,其高度也有四米多,不至于让人进去后感到更多的压抑。

    最难得的是,从山洞里面转角处还传来了微微的流水声。

    这些幸存者倒是找了一个风水宝地。

    不过贾可道在进入山洞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里面随处可见靠着洞壁的老幼妇孺,一个个目光无神,面黄肌肉,甚至于有人已经瘫软在地上,出气微弱,一看就知道是饿得厉害。

    果然是断粮了。

    想来也是,这些幸存者当初逃出小镇时,逃命要紧,恐怕也不会想到带更多的吃食。

    而来到这个山谷之后,虽说山谷内有不少野果野菜之类,但他们未必就敢吃,他们毕竟不是生活在山区的土著,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知识仅仅只是贵族,官员的专利,寻常普通百姓压根就没可能学习到知识,即便是这类与植物有关的知识。

    “明阳大人,请您救救我的女儿吧!”

    就在贾可道考虑如何解决这些幸存者的肚子问题时,就见到那个特伦斯从山洞深处抱出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跪在贾可道面前苦苦哀求。

    虽说特伦斯对于奥迪斯的话语有些将信将疑,但这个时候了,即便是一根不靠谱的稻草,他也不得不伸手紧紧抓住。

    贾可道让奥迪斯取出一条毛毯,这是两人准备用来在野外夜宿之用的,此时正好用上。

    毛毯铺在地上,贾可道让特伦斯将小女孩放在地上。

    这个小女孩的手臂上有一个指头大小的伤口,散发出一股甜甜的腥臭味,除此之外,裸露出来的皮肤变成了灰色,呼吸极浅,如果不是胸口略微起伏的话,恐怕还会以为是个死人。

    贾可道伸手搭了搭脉,口中不由得低喃起来:“气脉虚浮,隐若不见,濒死之相啊。”

    奥迪斯与特伦斯都有些紧张的看着贾可道,见其念念有词,虽说听不懂,但心里却变得更为紧张了。

    奥迪斯与特伦斯之前都是雄狮城城防军的军官,奥迪斯是剑士,而特伦斯则是一名游侠,算是勉强同级,两人性格较为契合,因而关系不错。

    小女孩克拉斯叫奥迪斯叔叔,这奥迪斯自己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却喜欢小孩,因而此时的紧张倒不比特伦斯来得少。

    贾可道低喃之后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自己倒是习惯了,这小女孩明明就是中了臭疣蛇蜥之毒,自己还在这里探查病因干什么。

    见到小女孩呼吸已经开始衰竭,贾可道也不敢怠慢,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道清水符,又让奥迪斯去取了小半碗水来,右手一晃,在特伦斯那惊奇无比的目光里,清水符骤然化为一团火焰,被贾可道按入碗中。

    “成了,先给她灌下去,看看效果。”

    贾可道将水递给了特伦斯,如此吩咐道。

    特伦斯有些犹豫,这碗里的水浑浊不堪,能喝么?

    “喝吧,没事。”奥迪斯看出了塔伦斯的犹豫,害怕贾可道生气,便急忙轻声劝道。

    喝就喝,奥迪斯不由得咬了咬牙,总之不要是毒物就好。

    碗凑到小女孩嘴边,或许是有些渴了,昏迷之中的小女孩不由得主动张开了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符水。

    符水喝下,特伦斯坐立不安,几乎每过几秒时间就会凑到女儿身边仔细检查一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