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显然,贾可道之前的表现让那些山洞里的人看了个清楚,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他们也不敢冒着风险让贾可道就这么进入山洞,谁知道贾可道是什么人呢?

    贾可道笑了笑,回道:“我是受你们镇长查克基辅的委托来帮助你们的。”

    能够说出镇长的名字,至少证明不会是沙漠暴徒派来的人,因而山洞里随即便出来了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一个个手上提着碗口粗树干做成的长矛或者就是菜刀之类简陋武器。

    其中一男子手上微微拉开一张长弓,警惕的看着贾可道。

    不过待到他们完全走出山洞,近距离见到那些臭疣蛇蜥的惨状时,不由得一个个脸色变得惨白起来,臭疣蛇蜥特有的恶臭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使得这些平民压根就没法压抑住心头的恶心,片刻之后随着一个男人伏地大呕,其余的男人除了那个长弓手之外,其余的都跟着吐了起来。

    当贾可道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奥迪斯提着装满血液的几个塑料瓶过来了,见到那个拉开长弓的男子不由得脸上一喜叫了起来:“特伦斯!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去探亲了么?”

    有了与那特伦斯相熟的奥迪斯,接下来贾可道也不用证明什么了。

    那特伦斯将长弓放下,朝着奥迪斯有些焦急的询问了起来:“奥迪斯,不要多问了,你有伤药吗?克拉斯被这些臭家伙给伤着了!”

    “欧,可爱的克拉斯受伤了?你怎么搞的!?”

    奥迪斯惊叫一声之后转头看向了贾可道,在奥迪斯心里,贾可道基本上算是无所不能了,何况之前一系列的手段,要说没有办法解决臭疣蛇蜥所造成的伤势,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嗯,带我进去看看。”

    贾可道也不可能就此拒绝,何况这样倒是给了自己拉拢人心的好机会,毕竟想要让一群劫后余生的人那么轻易相信自己,将自己的未来交给贾可道这个陌生人,这心理上的戒备可不小。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那特伦斯有些犹豫,似乎对贾可道的戒心并没有解除,毕竟贾可道之前灰巾力士附身之时,显得太过于狂暴了一些。

    见状,奥迪斯急忙一把将特伦斯拉到了一遍,窃窃私语一番之后,特伦斯虽说依然还有几分怀疑,不过却已是默默在前面带路。

    反观那几个男子则是兴高采烈的凑到那臭疣蛇蜥身边,用自己简陋的工具企图剖开臭疣蛇蜥的尸体,他们或许已经断粮了。

    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臭疣蛇蜥的肉有多么难吃。

    别看这山洞的入口只能三人并排前行,但里面却宽敞无比,一眼过去,贾可道就知道这山洞里的面积恐怕不下十亩了,其高度也有四米多,不至于让人进去后感到更多的压抑。

    最难得的是,从山洞里面转角处还传来了微微的流水声。

    这些幸存者倒是找了一个风水宝地。

    不过贾可道在进入山洞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里面随处可见靠着洞壁的老幼妇孺,一个个目光无神,面黄肌肉,甚至于有人已经瘫软在地上,出气微弱,一看就知道是饿得厉害。

    果然是断粮了。

    想来也是,这些幸存者当初逃出小镇时,逃命要紧,恐怕也不会想到带更多的吃食。

    而来到这个山谷之后,虽说山谷内有不少野果野菜之类,但他们未必就敢吃,他们毕竟不是生活在山区的土著,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知识仅仅只是贵族,官员的专利,寻常普通百姓压根就没可能学习到知识,即便是这类与植物有关的知识。

    “明阳大人,请您救救我的女儿吧!”

    就在贾可道考虑如何解决这些幸存者的肚子问题时,就见到那个特伦斯从山洞深处抱出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跪在贾可道面前苦苦哀求。

    虽说特伦斯对于奥迪斯的话语有些将信将疑,但这个时候了,即便是一根不靠谱的稻草,他也不得不伸手紧紧抓住。

    贾可道让奥迪斯取出一条毛毯,这是两人准备用来在野外夜宿之用的,此时正好用上。

    毛毯铺在地上,贾可道让特伦斯将小女孩放在地上。

    这个小女孩的手臂上有一个指头大小的伤口,散发出一股甜甜的腥臭味,除此之外,裸露出来的皮肤变成了灰色,呼吸极浅,如果不是胸口略微起伏的话,恐怕还会以为是个死人。

    贾可道伸手搭了搭脉,口中不由得低喃起来:“气脉虚浮,隐若不见,濒死之相啊。”

    奥迪斯与特伦斯都有些紧张的看着贾可道,见其念念有词,虽说听不懂,但心里却变得更为紧张了。

    奥迪斯与特伦斯之前都是雄狮城城防军的军官,奥迪斯是剑士,而特伦斯则是一名游侠,算是勉强同级,两人性格较为契合,因而关系不错。

    小女孩克拉斯叫奥迪斯叔叔,这奥迪斯自己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却喜欢小孩,因而此时的紧张倒不比特伦斯来得少。

    贾可道低喃之后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自己倒是习惯了,这小女孩明明就是中了臭疣蛇蜥之毒,自己还在这里探查病因干什么。

    见到小女孩呼吸已经开始衰竭,贾可道也不敢怠慢,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道清水符,又让奥迪斯去取了小半碗水来,右手一晃,在特伦斯那惊奇无比的目光里,清水符骤然化为一团火焰,被贾可道按入碗中。

    “成了,先给她灌下去,看看效果。”

    贾可道将水递给了特伦斯,如此吩咐道。

    特伦斯有些犹豫,这碗里的水浑浊不堪,能喝么?

    “喝吧,没事。”奥迪斯看出了塔伦斯的犹豫,害怕贾可道生气,便急忙轻声劝道。

    喝就喝,奥迪斯不由得咬了咬牙,总之不要是毒物就好。

    碗凑到小女孩嘴边,或许是有些渴了,昏迷之中的小女孩不由得主动张开了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符水。

    符水喝下,特伦斯坐立不安,几乎每过几秒时间就会凑到女儿身边仔细检查一番。

第32章、战斗结束    贾可道随即便追了上去,一只手将臭疣蛇蜥的头颅抓住,从半空落下,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贾可道将其头颅硬生生的砸在一块石头上。

    原本就不怎么坚硬的石头骤然碎裂开来,而臭疣蛇蜥的头颅也随之破开一个大洞,里面的脑浆都被巨力震成了浆糊。

    有毒!

    此时贾可道方才低头看了看腰间的伤口,伤口已经变成了黑紫色,正缓慢的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虽说这臭疣蛇蜥爪子上的毒性要远远低于尾勾,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这毒液就会蔓延至全身。

    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右手就抓在了伤口上,略微用力,便将带着毒液的伤口皮肉直接撕裂了下来,而腰间的肌肉则是猛力收紧,好似电动马达一般将那些残留毒液的血液给挤了出来。

    至此,四头臭疣蛇蜥被尽数击杀,不过贾可道此时也受了不轻的伤。

    由此可以想象,如果贾可道一开始就对上十一头臭疣蛇蜥的话,恐怕转眼团灭都有可能。

    这些臭疣蛇蜥不但灵活异常,更是凶狠好斗,即便实力弱于敌人,也不肯放弃攻击,算得上临死都要咬上一口的狠物了。

    到了此时,贾可道也不可能放弃,转身便朝着谷口冲了过去。

    此时的奥迪斯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当贾可道冲出谷口,就见到远处一股灰尘不断在荒野上来回转圈,并伴随着一声声大叫:“臭狗屎,来咬你亲爸爸。”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笑了,奥迪斯在加持了清风符之后,脚下倒是不慢,时不时激活斗气,也能够在危险的关键时刻躲过那些臭疣蛇蜥的扑击,甚至于在时机合适的时候还抽冷子刺出一刀,在臭疣蛇蜥身上留下一道刀伤,更是激得臭疣蛇蜥奋起猛追,连应有的分工合击都忘记了。

    有一次害得几头臭疣蛇蜥都撞在了一起,毕竟人类的智慧要远远高过这些怪兽。

    不过,这种状况,奥迪斯恐怕也维持不住多久了。

    别看就这么点时间,奥迪斯头上已经冒出白烟,这是体温过高使得汗水大量蒸发的现象,而这样的现象出现之后,奥迪斯能够再跑上两三分钟就算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了。

    贾可道没有贸然加入战斗,而是几把将大树上的枝条尽数抹去,在泥地上快速戳出了一个个深约半尺的凹坑,彼此之间相隔距离杂乱不堪。

    在忙碌了好一阵子后,贾可道朝着逃命之中的奥迪斯招呼一声。

    早就精疲力尽的奥迪斯哪里还敢迟疑,扭头就朝着贾可道这边冲了过来,那七头臭疣蛇蜥随即便跟在后面追了过来。

    在冲到贾可道所挖出的凹坑区时,奥迪斯眼睛盯着脚下,急冲而过。

    当那些臭疣蛇蜥追入凹坑区的时候,结局却与奥迪斯完全不同。

    整个凹坑区长达三十多米,冲在最前面的那头臭疣蛇蜥刚一冲入,一个不小心就踩入到凹坑之中。

    在高速冲刺之中,脚下只有一点阻碍,那么随之产生的后果是恐怖的。

    那头臭疣蛇蜥脚下就这么一绊,高速冲刺与体重结合所带来的巨大惯性在一瞬间便将那条前足从凹坑边缘处直接别断,而断了一足的臭疣蛇蜥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身体平衡,随即便好似一个皮球迅速向前翻滚出去。

    冲过了凹坑区的奥迪斯虽说此时已经精疲力竭,但见到那头臭疣蛇蜥滚了过来,哪里还会休息,奋起就是一刀朝着臭疣蛇蜥的颈部斩了下去。

    要说这臭疣蛇蜥全身上下弱点较少,但这细长的颈部却是弱点中的弱点,被奥迪斯一刀斩中,便断裂开来,一股血箭喷出,连哀鸣都没能发出便倒了下去。

    奥迪斯这一刀击杀臭疣蛇蜥,使得之后的臭疣蛇蜥顿时停住了脚步。

    但不管怎么停住,还是有一头臭疣蛇蜥冲入了凹坑区,随后踏上了同类的后尘,在折断前足之后被奥迪斯再度斩杀。

    如此一来,剩下的五头臭疣蛇蜥便兵分两路,想要从左右绕开凹坑区。

    不过,贾可道此时早已守候在一侧,见到两头臭疣蛇蜥便冲了上去。

    身上依附了灰巾力士的贾可道同时对付两头臭疣蛇蜥并不算吃力,何况对方由于绕路已经减速,被已经变成大木棍的树干左右来回一阵猛砸之后,两头臭疣蛇蜥就躺在了血洼之中。

    而另外一侧的三头臭疣蛇蜥最终也没能逃过一劫,在贾可道与奥迪斯的合力之下尽数斩杀。

    当最后一头臭疣蛇蜥倒下之后,奥迪斯精神一松再也无法支撑住,手上杀猪刀掉落地面,而自己也一头栽倒在地。

    如果不是胸口不断起伏的话,恐怕还会被人以为是一具尸体。

    贾可道此时也是累得不轻。

    但他可没有像奥迪斯那样一头栽倒在地,而是将背包里的雕像取出,疾念几声,将灰巾力士送入雕像之后,便取出一件道袍穿上。

    没法,这力士附身的坏处就在这里,稍微不小心,那么身上的道袍就会被膨胀的肌肉尽数撑爆,而自己则是变成内裤超人。

    穿好道袍,贾可道又取出几个塑料瓶,挨个将那些臭疣蛇蜥的鲜血收集起来。

    这些臭疣蛇蜥的鲜血在贾可道眼中散发出一丝丝灵光,毫无疑问,这就是上好的药材,以后用来配置丹药都是有用处的。

    只不过臭疣蛇蜥身上也就是鲜血有点用处,至于皮肉骨头内脏等等,是完全没有半点用处。

    将奥迪斯叫起,两人慢慢回到山谷之中,趁着奥迪斯用塑料瓶收集剩下几头臭疣蛇蜥血液之时,贾可道略带几分小心的朝着山洞走去。

    贾可道的小心是必要的,刚走到距离山洞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就听见唰的一声,一支箭矢歪歪斜斜插在了贾可道前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你是什么人?请不要过来,说明你的来意!”

    伴随着箭矢射来的是一个带着几分疲惫的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