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此时已经将这吼叫的拖拉机当成了一件声势惊人的炼金产品。

    当然,尚未等他站起想要看看这炼金巨兽是如何运转之时,就被旁边的村民给按住了:”小伙子,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奥迪斯也没挣扎,顺势坐了下去,这些身体纤弱的村民都不怕这头猛兽,自己怕什么,嗯,这应该是一头炼金坐骑。

    当然,话虽这么说,奥迪斯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双手紧紧的抓住扶手,都鼓起了青筋。

    贾可道此时没去注意奥迪斯,坐在驾驶座旁边与张德贵大声的谈笑风生。

    迟疑了片刻,奥迪斯用略显生硬的声音朝着旁边的村民问道:”大哥,这是什么东西?”

    村民看上去有四十多岁,见奥迪斯金发碧眼,心想乃是外国友人,还以为奥迪斯没见过这种老式拖拉机,便笑着解释了起来:”这是摇杆式拖拉机,很落后的那种,比不得你们外国的先进啊。”

    奥迪斯听成了鹞矸石驼蜡鸡,心头还在想,既然是什么鸡,怎么没有翅膀,看来只善于奔跑,不能飞行,但由此可以看出这里炼金技术的发达,就连一些普通的村民出行都能够乘坐这样贵重的炼金器械,着实让奥迪斯望之惊叹。

    且不提奥迪斯对于摇杆式拖拉机的误会,拖拉机在有些颠簸的山道上欢快的奔跑着,时不时将拖斗里的村民颠得飞起来。

    对于这种情况,做惯了拖拉机的村民们镇定自如,时不时借着被颠起的机会将自己的屁股挪一挪位置。

    奥迪斯最初有些紧张,不过见到这些村民都能够这般,自己也就渐渐放松了,学着村民们的样子,不时挪动着屁股。

    村民们见到奥迪斯的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也引出了奥迪斯略显憨厚的笑容。

    不过这些村民却不知道,别看这奥迪斯看上去有些憨厚,但手里却是沾过血腥的。

    一个多小时后,一道城墙出现在眼界内。

    这便是别山县治所在地,别山县城了。

    古老的城墙显现出县城的落后,在这个经济浪潮席卷全国的时代,还保存有城墙的地方太少了,多数早就拆了个干净。

    即便是保留下来的,也成为了旅游景点。

    当然,这别山县城较为偏僻,开发旅游景点早就提上了日程,只不过鉴于县财政没钱,一时半会也就没有动静。

    拖拉机是不准进城的,因而王德贵不得不将拖拉机停在了城门洞前。

    村民们纷纷下车,与贾可道打过招呼之后便朝着城门洞内走去,他们赶这么远的路来到县城,无非是为了购买化肥,种子,农具等等。

    奥迪斯下了拖拉机就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轮胎,王德贵不由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贾可道感觉有些脸红,这小子的好奇也太强了点吧。

    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外趴在地上玩拖拉机轮胎,这着实有些引人注目了。

    贾可道给王德贵道了谢,拉起奥迪斯就直奔城门洞,再待下去的话,老君观的名声岌岌可危啊。

    两名道士,一高一矮,走在县城的街道上,着实有些引人注目。

    虽说县城东门外有一座山神庙,但实际上,这所谓的山神庙里没有道士也没有和尚,只有一个守夜的老头。

    如此一来,即便是县城里的居民也没有多少时间见过道士,何况其中一个道士竟然是老外,顿时不少人便好似看热闹一般跟在后面。

    好奇心害人啊,贾可道看着那些跟屁虫不由得摇了摇头。

    嗯?到了。

    贾可道停在了一家金铺面前。

    这家金铺叫做王大富金铺,十多米宽的铺面,宽大的玻璃墙将店内外分割开来。

    这样的金银店铺在大城市里丝毫不起眼,但放在这个略显破旧的小县城里却是显得富丽堂皇,高端大气上档次。

    因而衣服稍微差点的居民都不好意思进去。

    贾可道带着奥迪斯刚一进去,迎面就走来一个穿着黑色短裙制服的女孩,一头齐耳短发,光面容指数在这小县城里也算得上比较拔尖的了。

    “先…生,请问您是买项链还是戒指。”

    毫无疑问,道士进金店着实让人有些惊愕,不过这家店的售货员还是培训得不错,再略微迟疑之后便带着满脸的笑容询问了起来。

    当然,两个道士进店,使得全店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没法,这种事情太让人诧异了点。

    “无量天尊,不知道贵店是否收取金银之物?”

    贾可道在店内转了一圈之后,便唱了个喏,小声问道。

    贾可道虽说不太清楚这金店的金价,不过这转了一圈后便清楚了。

    奥迪斯跟在贾可道身后,目光在那些金银首饰上看了看就收了回来,相反,那些穿着清凉的售货员却要更吸引他的目光。

    这里太富裕了,之前过来的街道,商店里琳琅满目,各种让奥迪斯看不懂的商品堆积如山,行人的衣着更是让奥迪斯目瞪口呆。

    说实话,即便是在雄狮城这样比较富裕的城池里,寻常老百姓穿着的衣服多数都是破旧的麻衣,绸缎是有的,但只有富贵人家才能够穿着,至于棉布衣服,在那里是没有的。

    可以这么说,光这小县城里的衣着,就要比王城里贵气多了。

    听得贾可道所言,带路的售货员略微一愣,不过在这县城里,跑到金店来出售金银首饰的人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罢了。

    将贾可道带到收银处,奉上茶水之后,售货员便掀开布帘去将一个老头请了过来。

    “鄙人姓周,请问这位道长是有金货出售?”

    老头头发白了大半,不过精神倒是不错。

    贾可道也不多话,随即便将奥迪斯手中的小包取了过来,打开摊在桌上,十多根指头大小的金条出现在老头眼前。

    老头眼睛不由得一亮:”小金鱼?”随手便将一根金条拿在了手里,用指甲掐了一下,随后又拿出一张比较特殊的砂纸在金条上磨了一下,放在灯光下辨认。

    ;

第24章、巨力搬运工    半晌之后,老头方才抬起头来,带着一丝遗憾说道:”这金条可是贵观的珍藏?可惜纯度不高,我愿意出每克一百五十块。”

    要说这黄金现在的收购价格可要比这金条贵多了,每克贰佰贰拾块。

    当然,这金条乃是贾可道让奥迪斯用雄狮城的金币捶打而成,纯度自然不可能达到二十四K,有十八K就算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金条完全就属于来源不明,通过正当途径出手都有些困难。

    如此一来,这老头的价格虽低,但也勉强公道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价格。

    之后,老头便询问贾可道是直接银行转账还是现金交易。

    贾可道选择了现金交易,他暂时还不想将自己的一些信息暴露出去。

    随后贾可道便提着装有十八叠百元钞票的黑色塑料口袋离开了金店。

    十八万块人民币,这较之贾可道之前的计算要少上一些,不过,贾可道脸上已是堆满了笑容。

    从懂事开始到现在,贾可道还是第一次拥有如此巨款,心头的喜悦都快要从眼角溢出来了,就连奥迪斯想要帮贾可道提着口袋都被拒绝了。

    贾可道心头的欢乐不足以为外人道之,反观奥迪斯却是心头肉痛不已,最初贾可道让他将金币捶成金条,就让他有些愕然,现在却将金条换成了那十几叠花花绿绿的纸张。

    这花花绿绿的纸张虽说看上去要比莎草纸强上不少,但能干什么?莎草纸还能够充作公文用纸,这花花绿绿的纸张半个巴掌一片,那么小,恐怕也就只能用来擦屁股了。

    不过,很快,奥迪斯就明白了这种纸张的作用。

    “无量天尊,你们这里什么空调比较好啊?”

    “无量天尊,这款电脑怎么卖?”

    贾可道租了一辆小货车,跟在后面,挨个商店转悠着,见到需要的便买了下来,丢在小货车上,而奥迪斯则蹲在货车上,免得这货车司机跑了。

    空调,电视,电脑,冰箱等等家电,以及一些食品,将小货车后面装得满当当之后,贾可道方才指挥着小货车开始返回。

    当然,奥迪斯挤在那些家电中间,没法,小货车前面除了驾驶员坐的位置外,就只有一个副驾驶位。

    还好,奥迪斯算是勉强熟悉了脚下的这种炼金怪兽。

    他发现这种名叫汽车的炼金怪兽,虽说行进起来声势惊人,但却十分温顺。

    奥迪斯唯一不太明白的就是,在这里,炼金怪兽的数量太多了,就数百米的街道上就停了十多头,形态颜色各有不同。

    奥迪斯这念头如果让贾可道知道了,保管嗤之以鼻。

    这么一点汽车就将你给震惊了?若是将你送到大城市去,那堵得密密麻麻的车水马龙还不将你小子给吓个半死?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颠簸,小货车停在了入山道路口处。

    贾可道将车费如数交付给司机,司机收好钱,抬头一看,就见到奥迪斯扛着那台对开门大冰箱一步步的走下车斗。

    这司机不由得张开了嘴,连嘴角叼着的烟都掉落了下来。

    这也太牛了吧?

    要知道这对开门大冰箱可要比普通冰箱重上很多,完全就是酒店厨房里用的,寻常情况下,至少要三个壮劳力才能够搬动,这位可好,一只手扳着这头,一只手扳着那头,双手一发力,就将这冰箱给扛上了肩,走动起来,显得彪悍无比,这小货车的车斗都跟着有些摇晃了。

    贾可道给了车费,也跟着上去搭了把手,没多久便将一干东西给搬了下来。

    这司机临走的时候都多看了贾可道两人几眼,没法,之前的场景太震撼了点。

    不过对于贾可道来说,这才是麻烦的开始。

    从这里进去到夹山村直线距离也就十公里不到,但由于山路十八弯,绕来弯去的,就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

    这么一大堆东西,就算贾可道两人力气超乎常人,恐怕也要来回跑上十多趟才行,没法,两人也就四只手,可拿不了太多的东西。

    还好,等了一会,去县城的村民一一回来了。

    贾可道便请这些村民将一些较为容易携带的杂物给带回去,而自己与奥迪斯则是扛着冰箱与空调两个大件沿着山路一步步的朝着夹山村挪动回去。

    待回到老君观前时,天色昏暗,明月高悬了。

    之前请村民带回来的东西已经堆在了观门前,山民淳朴善良,贾可道也不担心有人私藏了,便打开大门,与奥迪斯一并将这些东西一一搬进了院子里。

    忙完这些,贾可道即便是炼精化气的道家高手,身体素质要远超常人,此时也是累得够呛,道观大门一关,也没有外人,索性就一屁股躺在了地上,抹了抹汗水,喘了一会粗气,方才感觉好上一点。

    此时的奥迪斯也是坐在了地上,脸上汗水淋漓,要说累,奥迪斯可要比贾可道累多了。

    这二十多公里山路,扛着那么重的冰箱走回来,如果不是关键时刻激发了一下斗气,恐怕奥迪斯早就累瘫了。

    “今天辛苦了,慰劳一下肚子。”

    贾可道歇了一会,感觉恢复了一些体力,便唤起奥迪斯,两人将食物,调料等等选出,搬到了厨房里。

    此时的厨房里方才有了一点厨房的样子,远不像之前,就连调料都没有多少。

    煮了一锅面,加上一些芽菜,七八根火腿肠,就齐活了,至于煎鸡蛋什么的,道观里真的没有鸡蛋。

    两人呼啦呼啦的便将这一锅面吃了个干净,贾可道是饿慌了,而奥迪斯则是感觉这面条吃起来特别的香,那个叫什么芽菜的丢进去,就蹿出一股香味来,还有那一根根的肉※棍,嗯,是火腿肠,更是美味无比。

    好吧,当贾可道得知奥迪斯的食后感时,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就一点芽菜,几根火腿肠,就叫美食了?

    若是再加上几个煎鸡蛋,撒上一些葱花,你还不得吃掉了舌头?

    另外,那火腿肠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里面味精多些罢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