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那支沙漠邪神的大军其主要重点在于攻陷雄狮城,而不是一两个逃走的闲人。

    当然,如果逃走的是城主之类的高层,就另当别论了。

    熟悉的麦田出现在眼前,贾可道略微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一路回来,贾可道心头多少还是有点紧张,若是有追兵,不用太多,只需一百,就能够将自己撵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不过现在嘛,等到自己回到道观,那些追兵即便出现,想要找到自己都不可能了。

    略微犹豫之后,贾可道踏入了山洞,跟在贾可道身后的奥迪斯看到那枚黑色光球的时候,有些惊异,当然,奥迪斯此时并不知道这黑色光球的作用。

    待到贾可道伸手打开光门之后,示意其进※入时,奥迪斯心头便有些惶恐,不过出于对贾可道的信任,率先迈步进※入了黑色光门。

    就这一迈步,贾可道就知道,自己可以信任此人了。

    待到贾可道穿过黑色光门,却见到奥迪斯站在一旁,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你先在这里住下,不懂的便问我。‘

    此时这边天色有些发暗,贾可道的肚子也饿了,便带着奥迪斯去了厨房。

    说实话,光是从厢房到厨房这一路上所见,就让奥迪斯感觉有些看不过来了。

    走廊上那古朴精美无比的雕刻却是奥迪斯从未见过的造型。

    从踏入光门那一刻开始,奥迪斯就感觉自己应该是来到了另外一片大陆,这里各种东西的造型都不是自己那里应该有的。

    难道说那扇光门就是传说之中的传送门?

    一想到这里,奥迪斯感觉抱上的大腿比自己所想象的更粗一些。

    从老观主的时代※开始,老君观的经费就处于入不敷出的地步,因而道观的厨房除了面积比单家独户宽阔一些,其余的与夹山村那些村民家里差不多,甚至由于数十年没有修缮过,显得更差一些。

    贾可道没指望奥迪斯这个剑士能够帮自己做饭,不过劈柴还是问题不大。

    得到贾可道的指示后,奥迪斯便提着柴刀去了厨房后门,外面有柴堆,这一点不用贾可道提醒。

    贾可道之前买回来的肉食已经吃了个干净,不过还好,在厨房的屋梁上还有一条腊肉,虽说已经熏得发黑,贾可道之前一直没舍得吃,但道爷要不了多久就要发财了,也不在乎这么一块破腊肉了。

    待到贾可道将沾满烟灰油污的腊肉洗得赶紧,切成颗粒,放入淘好的米中,奥迪斯就捧着一大捆砍好的干柴进来了。

    不得不说奥迪斯作为一名剑士,砍柴的功夫倒是不错,每一块木柴都是大小均匀。

    加上一点盐,盖上饭桶盖子,将盖上的炭灰刨开,放入木柴,风箱连连拉动,没一会儿,欢快的火焰便开始升腾。

    见到贾可道手上那包盐,奥迪斯的眼睛都快瞪圆了:‘明阳大人,这是什么?‘

    ‘盐啊,怎么了?‘

    贾可道感觉奥迪斯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不会连盐都没见过吧?不过在雄狮城的时候,那些白腻无比的烤肉都有盐味的,就是带着一点苦味。

    ‘可以给我看看么?‘奥迪斯小心翼翼的问道。

    ‘给,一包盐,你还能看出花来?‘

    虽说山里运输不便,但盐这东西原本就不贵,在县城里一包四百克装的也就一块五毛钱,在夹山村加五毛。

    贾可道再穷也不会在乎这么一点盐的,便顺手递给了奥迪斯。

    让贾可道愕然的是,奥迪斯接过盐袋子就倒了一些在手心,随后舌头一舔,脸上带着惊喜说道:‘这么好的雪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感觉自己舌头都要咸掉了,那一口盐,都够煮两锅汤了。

    之后,奥迪斯方才说出缘由来,原来在雄狮城乃至于整个立米迪王国,盐这东西都是精贵的。

    没法,立米迪王国距离海洋太远了点,要横穿数个王国才能够抵达海岸,再加上从海水里炼制盐的技术太差,就算是在海岸国家,盐也不会太便宜。

    至于立米迪王国里,像这样上好的雪盐,通常情况下只有王室或者大贵族才能够享用,至于一般的贵族,官员,用次一等的白盐,虽说叫做白盐,里面也是有不少杂质的。

    而平民阶层也就吃吃灰盐了,至于最贫穷的家庭,找点含盐的石头,做饭时在锅底磨几下就算是加了味道。

    而奥迪斯手里这包食盐如果拿到立米迪王国去,至少也能够卖出两个金币的高价。

    难怪奥迪斯会这么激动,这样精贵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这么破旧的厨房里,着实让人感觉反差有些大。

    了解这一点后,贾可道也兴奋了起来,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找到了一条发财的路子?

    当然,至于如何将食盐带过去贩卖,这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的问题。

    在奥迪斯卖力拉动风箱之下,土灶里的火焰很旺,没多久,一股腊肉的香味就传了出来,引得奥迪斯不住的耸动鼻子,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看到奥迪斯那副有些忍受不住诱※惑的模样,贾可道不由得笑了,蛮夷就是蛮夷啊,这么一点就将你引得神魂颠倒了,若是让你尝尝我大华夏的美食,岂不是你要将舌头都吞下去?

    待到吃饭的时候,贾可道有些后悔了。

    奥迪斯这小子吃得比自己还多,大半桶腊肉饭就被这小子吃了大半。

    不过,这也不碍事,贾可道吃了八分饱也就足了。

    吃过晚饭,贾可道便领着奥迪斯来到了大殿,略微教导了一下之后,便带着奥迪斯开始做起晚课来。

    虽说奥迪斯算得上可以信任的人,不过想要用得顺手,还得让他融入道门的一些东西,慢慢将他的信仰给纠正过来,要知道,贾可道还准备将其炼制成为道兵呢。

    不懂道门知识的道兵谁听说过。

    贾可道的用意是好的,不过对于奥迪斯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将腿盘起,双手捏个古怪的姿势,还要跟着明阳大人念诵那种生涩难懂的祈祷词。

    ;

第20章、城破,信仰灭    而在它的背上,城主帕蒂斯挥舞着一把散发出夺目光彩的巨剑,恶狠狠一剑就劈在了巨人的颈部,加持了斗气的巨剑削铁如泥,竟然一剑便将那硕※大无比的头颅给斩落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城墙上尚未逃走的士兵不由得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在他们看来,那沙土巨人的头颅被斩落,那么就不可能再存活下去。

    随着欢呼声的响起,远处的神秘存在冷笑一声:‘幼稚!‘

    而下一刻的变化,却让城墙上的士兵尽数感觉全身发软。

    一剑将沙土巨人的头颅斩落之后的帕蒂斯城主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头沙土巨人给他压力十分之大,不过现在好了,干掉了沙土巨人,那么接下来的守城战将会轻松很多。

    ‘小心!‘

    一个尖叫声传来,帕蒂斯倒是警惕了起来,双※腿一夹,就驱使着胯※下火狮蹿了出去。

    但对于帕蒂斯来说,逃走的机会已经彻底丧失。

    两只由沙土组成的巨掌犹如两座山丘左右撞※击了过来。

    嘭,沉闷的响声传出,帕蒂斯连同胯※下的火狮变成了夹在巨掌之中的肉饼,鲜血顺着掌沿就喷※射了下来。

    ‘伟大的提拉斯啊,这不会是真的吧?‘

    看着拥有ding级大骑士实力的帕蒂斯城主被没了头颅的沙土巨人一击击杀,尚在坚守的那些士兵,军官也跟着崩溃了。

    雄狮城就只有两位大剑士,帕蒂斯城主算是最强者了,作为大剑士,帕蒂斯能够轻易将斗气依附在武器盾牌上,使得武器变得无坚不摧,盾牌坚固无比,其战斗力绝非剑士所能够比拟的。

    但这样的强者在沙土巨人手下被一击杀死,何况,那掉了头颅的沙土巨人很快有长出了头颅,如此怪异的事情发生之后,另外一位大剑士也无法压制心头的恐惧,转身逃走了。

    毫无疑问,雄狮城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赤※裸的美女,没有丝毫的遮掩。

    ‘占领这座城市!我要它的全部!哈哈哈!‘

    随着一阵狂笑声响起,已经变得兴奋无比的攻城大军好似潮水一样,朝着被打开缺口的雄狮城涌了过去,而那头沙土巨人则早已迈过城墙,向前冲去,它过去的方向便是荒野神殿。

    贾可道带着奥迪斯已经走出了十多里,突然之间,贾可道停住了身体,转身朝着雄狮城方向看了一眼,不由得轻叹了一声:‘雄狮城完了。‘

    奥迪斯不由得大惊,虽然自己已经决定追随这位大人,但雄狮城那样坚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攻陷?

    ‘不会吧?‘奥迪斯话出一半就住了口,这样的问话岂不是不相信明阳大人的判断?

    ‘呵呵。‘贾可道倒是不在意奥迪斯的话语,在他的眼中,笼罩在雄狮城上的黄光已经被削弱大半,看其削弱速度,恐怕那座荒野神殿都快要被攻破了吧。

    贾可道转身继续前行,奥迪斯也变得沉默寡言。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明阳大人判断错了,雄狮城也不可能支撑到最后的。

    朝着远处山洞行去的贾可道与奥迪斯并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的雄狮城里,之后会发生了如何惨烈的事情。

    在敌军攻入城市后不到一个小时,整座雄狮城彻底沦陷。

    各条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条条散发出余温的尸体,流出的鲜血在低处形成了一个个血洼。

    在女人的抽泣声,小孩哭闹声中,那些藏在房中的市民均被凶恶无比的士兵一一驱赶出来。

    凡是逃走的士兵或者敢于反抗的市民,都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很快,在雄狮城广场上就汇聚了数以万计的市民,这些市民被一一辨认,凡是荒野之神提拉斯的信徒均被单独带往荒野神殿。

    被带到荒野神殿前的信徒,得到了他们可以活命的要求,有两个,其一便是向神殿大门吐痰,其二则是强制信奉伟大的沙漠之神艾坎司迪。

    向神殿大门吐痰,这算是比较低程度的渎神行为了。

    一旦实施这种行为,那么信徒就被认定为背叛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

    当然不是不可以实施更严重的渎神行为,但若是对神像吐痰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暴怒无比的提拉斯就会朝着这里降下神罚了。

    这就好比蚂蚁咬人一样,若是趴在腿上咬一口,人或许不会注意到,但若是爬脸上去,恐怕直接就一巴掌扇下来了。

    一些信仰虔诚的信徒高傲的抬着头颅,对于凶恶士兵的要求不予以理会,但这样的态度是没有好下场的,刀光一闪,人头落下,血泉喷※射。

    没一会功夫,神殿前就堆满了尸体,顿时吓得一些信仰并不那么虔诚的信徒立即朝着神殿大门吐出一口浓痰。

    看到这一幕,那个神秘存在笑了,在?的眼中,那些信徒吐出一口痰后,他们头ding上延伸出去没※入虚空的一根光线随即断裂,但很快一根新的光线又随之形成。

    至于一些隐藏在广场人群中不愿意承认自己信仰的信徒,那压根就不算什么问题。

    一个信徒不肯承认并试图隐藏自己的信仰,那么其结果与向神殿大门上吐痰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何况所有劫后余生的市民,都将在士兵的监督下,朝着一尊方才雕刻好的神像祈祷。

    虽说这样强制而来的信仰浅薄无比,但只要形成习惯,长则数十年,断则十来年,这雄狮城的基础信仰就会彻底转变。

    就在雄狮城陷入黑暗之中时,贾可道与奥迪斯距离山洞已经不远了。

    相对于那个城主之女罗塞妮,贾可道对于奥迪斯要放心得多,他并不害怕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在奥迪斯面前。

    像奥迪斯这种人,一旦下定决定追随之后,其忠诚绝非寻常人可比的。

    当然,奥迪斯的信仰是个问题,但不算虔诚,因而贾可道倒是不用担心。

    这回去的路上还算顺利,没有突然冒出追兵之类的狗血事件。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