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而在它的背上,城主帕蒂斯挥舞着一把散发出夺目光彩的巨剑,恶狠狠一剑就劈在了巨人的颈部,加持了斗气的巨剑削铁如泥,竟然一剑便将那硕※大无比的头颅给斩落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城墙上尚未逃走的士兵不由得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在他们看来,那沙土巨人的头颅被斩落,那么就不可能再存活下去。

    随着欢呼声的响起,远处的神秘存在冷笑一声:‘幼稚!‘

    而下一刻的变化,却让城墙上的士兵尽数感觉全身发软。

    一剑将沙土巨人的头颅斩落之后的帕蒂斯城主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头沙土巨人给他压力十分之大,不过现在好了,干掉了沙土巨人,那么接下来的守城战将会轻松很多。

    ‘小心!‘

    一个尖叫声传来,帕蒂斯倒是警惕了起来,双※腿一夹,就驱使着胯※下火狮蹿了出去。

    但对于帕蒂斯来说,逃走的机会已经彻底丧失。

    两只由沙土组成的巨掌犹如两座山丘左右撞※击了过来。

    嘭,沉闷的响声传出,帕蒂斯连同胯※下的火狮变成了夹在巨掌之中的肉饼,鲜血顺着掌沿就喷※射了下来。

    ‘伟大的提拉斯啊,这不会是真的吧?‘

    看着拥有ding级大骑士实力的帕蒂斯城主被没了头颅的沙土巨人一击击杀,尚在坚守的那些士兵,军官也跟着崩溃了。

    雄狮城就只有两位大剑士,帕蒂斯城主算是最强者了,作为大剑士,帕蒂斯能够轻易将斗气依附在武器盾牌上,使得武器变得无坚不摧,盾牌坚固无比,其战斗力绝非剑士所能够比拟的。

    但这样的强者在沙土巨人手下被一击杀死,何况,那掉了头颅的沙土巨人很快有长出了头颅,如此怪异的事情发生之后,另外一位大剑士也无法压制心头的恐惧,转身逃走了。

    毫无疑问,雄狮城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赤※裸的美女,没有丝毫的遮掩。

    ‘占领这座城市!我要它的全部!哈哈哈!‘

    随着一阵狂笑声响起,已经变得兴奋无比的攻城大军好似潮水一样,朝着被打开缺口的雄狮城涌了过去,而那头沙土巨人则早已迈过城墙,向前冲去,它过去的方向便是荒野神殿。

    贾可道带着奥迪斯已经走出了十多里,突然之间,贾可道停住了身体,转身朝着雄狮城方向看了一眼,不由得轻叹了一声:‘雄狮城完了。‘

    奥迪斯不由得大惊,虽然自己已经决定追随这位大人,但雄狮城那样坚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攻陷?

    ‘不会吧?‘奥迪斯话出一半就住了口,这样的问话岂不是不相信明阳大人的判断?

    ‘呵呵。‘贾可道倒是不在意奥迪斯的话语,在他的眼中,笼罩在雄狮城上的黄光已经被削弱大半,看其削弱速度,恐怕那座荒野神殿都快要被攻破了吧。

    贾可道转身继续前行,奥迪斯也变得沉默寡言。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明阳大人判断错了,雄狮城也不可能支撑到最后的。

    朝着远处山洞行去的贾可道与奥迪斯并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的雄狮城里,之后会发生了如何惨烈的事情。

    在敌军攻入城市后不到一个小时,整座雄狮城彻底沦陷。

    各条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条条散发出余温的尸体,流出的鲜血在低处形成了一个个血洼。

    在女人的抽泣声,小孩哭闹声中,那些藏在房中的市民均被凶恶无比的士兵一一驱赶出来。

    凡是逃走的士兵或者敢于反抗的市民,都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很快,在雄狮城广场上就汇聚了数以万计的市民,这些市民被一一辨认,凡是荒野之神提拉斯的信徒均被单独带往荒野神殿。

    被带到荒野神殿前的信徒,得到了他们可以活命的要求,有两个,其一便是向神殿大门吐痰,其二则是强制信奉伟大的沙漠之神艾坎司迪。

    向神殿大门吐痰,这算是比较低程度的渎神行为了。

    一旦实施这种行为,那么信徒就被认定为背叛了自己所信奉的神明。

    当然不是不可以实施更严重的渎神行为,但若是对神像吐痰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暴怒无比的提拉斯就会朝着这里降下神罚了。

    这就好比蚂蚁咬人一样,若是趴在腿上咬一口,人或许不会注意到,但若是爬脸上去,恐怕直接就一巴掌扇下来了。

    一些信仰虔诚的信徒高傲的抬着头颅,对于凶恶士兵的要求不予以理会,但这样的态度是没有好下场的,刀光一闪,人头落下,血泉喷※射。

    没一会功夫,神殿前就堆满了尸体,顿时吓得一些信仰并不那么虔诚的信徒立即朝着神殿大门吐出一口浓痰。

    看到这一幕,那个神秘存在笑了,在?的眼中,那些信徒吐出一口痰后,他们头ding上延伸出去没※入虚空的一根光线随即断裂,但很快一根新的光线又随之形成。

    至于一些隐藏在广场人群中不愿意承认自己信仰的信徒,那压根就不算什么问题。

    一个信徒不肯承认并试图隐藏自己的信仰,那么其结果与向神殿大门上吐痰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何况所有劫后余生的市民,都将在士兵的监督下,朝着一尊方才雕刻好的神像祈祷。

    虽说这样强制而来的信仰浅薄无比,但只要形成习惯,长则数十年,断则十来年,这雄狮城的基础信仰就会彻底转变。

    就在雄狮城陷入黑暗之中时,贾可道与奥迪斯距离山洞已经不远了。

    相对于那个城主之女罗塞妮,贾可道对于奥迪斯要放心得多,他并不害怕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在奥迪斯面前。

    像奥迪斯这种人,一旦下定决定追随之后,其忠诚绝非寻常人可比的。

    当然,奥迪斯的信仰是个问题,但不算虔诚,因而贾可道倒是不用担心。

    这回去的路上还算顺利,没有突然冒出追兵之类的狗血事件。

    ;

第19章、沙漠邪神    提示一下,这段时间更新里的拼音或者符号都是为了避开敏%感词!没法,影响了道友们的观感,不好意思啊。

    一会之后,奥迪斯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见到奥迪斯的神色变化,贾可道问道:‘你知道这支军队?‘

    ‘这是沙漠邪神的精锐军队!他们无比残暴,据说还能够召唤恐怖的怪物助战!明阳大人,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奥迪斯回想起这支军队的传说,不由得脸色略微发白,朝着贾可道劝说着。

    贾可道站在这里隐隐也觉得有些危险,便没有迟疑,吩咐一声,与奥迪斯一并顺着后山山路下山去了。

    而就在贾可道离开山顶之时,攻城大军中心地带,一个全身金色盔甲,在上百骑兵护卫下的将领不经意间朝着那山ding看了一眼。

    见到这名将领转头查看,原本正在指挥下令的军队统帅顿时在马上欠了欠身,用无比恭敬的话语问道:‘尊敬的卡亚米斯殿下,请问有什么吩咐?‘

    光从这军队统帅的言语举止中就可以看出这所谓的卡亚米斯殿下在这支军队中的地位恐怕早已超越统帅。

    而在四周护卫的骑兵见到此景丝毫没有半点异色,似乎感觉很正常一般。

    ‘没事,你继续吧。‘

    盯了山顶一会,这个卡亚米斯缓缓收回目光,心头却是有些诧异,自己似乎感觉到有人在那山顶偷窥,但看过去的时候却没见踪影。

    难道说是提拉斯的化身降临了?不,这不可能,那个愚蠢的提拉斯现在已经被爱情女神雅米妮丝那个婊※子给迷昏了头,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凡间的动静。

    不过还真的感觉雅米妮丝,如果不是?想要借用美色侵吞提拉斯的信仰领地,自己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机会下手呢。

    一想到爱情女神雅米妮丝那绝美的面容,娇柔丰满的身体,这位隐藏在攻城大军里的神秘存在就压抑不住眼光中孕育出的欲※望。

    欧,不能再想下去了,会被?察觉的!

    好不容易将散乱的思绪收敛回来,神秘存在又思考了起来,究竟是谁在偷窥自己?

    不过就在思考的时候,这位神秘存在倒是没有注意到攻城战的进展。

    由于雄狮城城主带着火焰狮子在城墙上亲自督阵,使得守军士气大振,那些好不容易攻上城墙的敌军士兵转眼之间就被杀落城下。

    就算是几名斗气绽放的骑士,剑士冲上墙头,也很快被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同等对手纠缠住。

    总的来说,就算那些冲上墙头的骑士剑士能够敌住对手,但他们始终没有优势,待到雄狮城的大剑士赶到还好,多少能够跳下城墙逃过一劫。

    若是被帕蒂斯与他的狮子盯上,恐怕转眼之间就要落个身首异处的悲惨下场。

    如此一来,也就持续了半个下午的攻城战,就让攻城一方损失惨重,超过五百名士兵阵亡,要知道整支攻城大军也就三千多人,而骑士剑士这个等级的精锐也折损了七八人。

    这些损失让负责指挥的统帅肉痛不已。

    最终,统帅按忍不住,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向那位神秘存在寻求支援:‘尊敬的卡亚尼斯殿下,攻城不顺,还请您出手支援!‘

    感觉自己快要找到目标的卡亚尼斯被打断了思路,不由得有些怒火高涨,双眼就恶狠狠的瞪在了统帅身上,冷哼一声。

    就这么一眼瞪过去,那位统帅就感觉全身好似堕入万年寒冰堆积的冰窟之中,目光好似一座巨山,转眼之间便将统帅那鼓起的勇气压成了碎末。

    ‘我,我。‘之前下令果断无比的统帅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我,我什么我,既然战况不顺,那么你就去吧!‘

    毫无疑问,倒霉的统帅随即就成为了这个神秘存在的发泄对象,随着这神秘存在朝着统帅一指,一股狂风随即在统帅身边形成。

    转眼之间,狂风便从地面上刮起了无数沙土,这些沙土顺着狂风旋转的方向就朝着那统帅身上依附过去。

    前后不到十秒时间,以那统帅为中心,就形成了一个超过二十米的巨型沙丘。

    好吧,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沙丘,随着狂风消散,那沙丘便动了起来,伸出两条由沙土形成的腿,用力一撑,就变成了一个沙土巨人,身高直奔四十米大关。

    待到这沙土巨人伸出两条胳膊,便开始转身朝着雄狮城一步步的冲了过去,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半米多深的凹坑,使得四周好似发生了地震,不断的摇晃着。

    这突如其来的异变,不管守军还是攻城一方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过接下来的反应却是各有不同。

    攻城一方的士兵连同那些骑士剑士竟然纷纷跪在地上,朝着那头沙土巨人跪拜起来,即便是有一些人挡在沙土巨人前进线路上被踩成了肉酱也是如此。

    至于守军在见到如此巨物之后,双※腿发抖是在所难免的。

    但军官们的叫骂声倒让这些士兵鼓起了一点勇气,不至于立马崩溃。

    沙土巨人迈腿的速度不快,但由于其庞大的体型,每一步迈出至少数十米之远,没多久,沙土巨人便冲到了城墙前,一条巨腿踢出,轰然一声巨响,二十米不到的城墙骤然崩溃,无数碎石飞溅而出,灰尘弥漫。

    仅仅这么一脚,城墙就崩溃了十多米长,站在这一段的士兵早就在碎石飞溅之中被砸成肉酱了。

    这沙土巨人如此威势之下,那些刚刚鼓起勇气的士兵顿时崩溃了,他们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扭头就朝着城墙后面跑去,即便是有督战队堵住了下去城墙的通道,也无法阻挡他们的溃逃,不少士兵径直就从城墙跳了下去,更有朝着督战队拔刀相向的。

    至于那些军官也是脸色惨白,在这种无法抵御的敌人面前,他们体※内那点斗气是显得多么渺小。

    ‘吼!‘

    就在防线彻底崩溃的时候,一声巨吼传来,那头火焰狮子蹿了出来,朝着那沙土巨人就扑了上去,同时一枚巨※大的火球从张开的巨口中喷出,转眼之间便砸在了沙土巨人胸前。

    轰然一声巨响,沙土巨人前胸顿时出现了一个饭桌大小的凹洞,无数沙土顺着洞壁就流淌了下去。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