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继续求推荐票,收藏,谢谢各位道友了。

    不过对于现在的贾可道两人来说,这些都是浮云。

    在这样的战争之中,贾可道就算是召唤出十个黄巾力士也翻不起浪来,数百骑兵蜂拥而来,撞都将你撞散了。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那些骑兵就算是最弱小的轻骑兵,也要被地球上的骑兵厉害多了。

    当初,如果不是贾可道突然出现杀得那些骑兵措手不及的话,等到那些骑兵发挥出自身实力,联合合击,与灰巾力士合二为一的贾可道恐怕连逃命的机会都未必有。

    因而贾可道脸色一寒,随即咬了咬牙,也顾不得肉痛了,从背包里掏出一道用金线描绘的符?,手一晃,符?顿时燃烧起来。

    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将这道燃烧的符?朝着自己身上一按,随即一股旋风才能够脚下升起。

    奥迪斯只见贾可道伸手抓住自己右臂,就将自己扛上了肩头。

    “别乱动,掉下来,贫道可不管你!”话音落下,奥迪斯就感觉贾可道好似一支利箭就朝着远处的一片丛林冲去。

    所过之处,一片狂风吹起,烟尘弥漫。

    此时贾可道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所形成的狂风几乎让被扛在肩头的奥迪斯都无法呼吸。

    而就在贾可道两人身后,大门迅速被吊起,一队队士兵涌上城墙,而一些民夫则是开始准备火堆等各种守城器械。

    至于朝着远处逃走的贾可道两人,此时是没人会去理会的。

    兵临城下,也不会有人出于好心招呼两人回来。

    没多久,剧烈的马蹄声传来,一队数量过百的轻甲骑兵就沿着城墙千米之处呼啸而来。

    他们远远就发现了贾可道两人,不过此时的贾可道已经靠近丛林,见到骑兵追来,没有丝毫犹豫就钻了进去。

    入林莫追,同样适用于这个世界。

    因而那队骑兵仅仅只是分出十多骑追过来,剩下的则是绕了一个大圈,朝着城门兜了过去,吓得城墙上的那些士兵急忙抓紧了武器,一些尚未见过血的gong手甚至于就将手里的箭矢射了出去。

    无奈那些骑兵在没有抵达gong箭射程之前就缓住了马脚,几根轻飘飘的箭矢射下,连半根毛都没有沾到。

    分去追赶贾可道两人的骑兵自然是落了空,不过那些骑兵也不在意,歇了一会马力,就在城门射程之外兜起圈来,并不时的朝着城墙上挑衅谩骂,做出一些不堪入目的举动来,企图激怒那些守军。

    不过他们的挑衅最多也就是引来了会骂,毕竟那些城墙上的守军就是脑子被烧糊涂了,也不可能开启城门与他们决战的。

    此时的奥迪斯跟在贾可道身后,走了一会,感觉方向有些不太对,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开口发问:”明阳大人,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啊?”

    “嗯,找个地方观战。”

    贾可道的登山包也是装得满当当的,沉重无比,听得奥迪斯发问,便歇了口气回道。

    贾可道自然知道此时最好的选择是立马遁走,逃离这里。

    不过敌方来势突然,就这样愣头愣脑的冲出去,指不定就一头撞到敌人怀里。

    这种事情是很难说的,何况贾可道这次是要回山洞去,方位大概在雄狮城的西南方,与来袭军队的方向有些重合,这一点也让贾可道不得不谨慎行事。

    贾可道带着奥迪斯转了个圈,爬上了一座小山,朝着雄狮城这座山上多少有些树木,倒也不至于被发现。

    从山上朝着雄狮城望去,雄狮城西门前已经化为一片战场。

    一支数量超过三千的军队正朝着西门猛攻。

    他们驱使着上千平民扛着装满泥土的麻袋布包朝着护城河冲去,而城墙上的守军也丝毫没有半点手软,不断朝着那些平民射出箭矢。

    在密集的箭雨里,那些步伐艰难的平民时不时就会惨叫一声倒下,待到倒下的人数超过数十之时,平民们再也无法控制心头的恐惧,也不知道是谁一声大喊,大部分的平民便丢下麻袋布包朝着战场两侧逃走。

    毫无疑问,平民们的逃走让这支军队的首领暴怒了。

    两支上百人的骑兵队随即奔出,撞入平民群里,手上弯刀轻轻带过,便将一颗颗头颅削飞出去。

    没多久,那些逃走的平民就被屠杀一空,至于那些没有逃走的也在守军的箭雨下变成了尸体。

    战争是残酷无情的,仅仅开场不到半个小时,上千条性命就彻底葬送,着实让贾可道这个从和平时代过来的家伙都看得有些呆愣了。

    良久,贾可道方才轻叹一声,右手捏了个法诀,轻念两声,从双眼挥过,随即眼界里的雄狮城就变了样,化为各种光华交织的场景。

    在这副场景里,最为醒目的自然就是笼罩全城的黄色光华了,这是荒野神殿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而那支攻城大军则是被一片暗红色的光华笼罩。

    两种不同色彩的光华,其边缘处正交织在一起,时不时相互碰撞着,溅射*出更为明亮的焰光来。

    至于双方军队里的士兵,军官,骑士,剑士等等都各自显现出一些色泽来。

    其中有比较明亮的,有比较暗淡的,这些色泽基本上就是他们自身生命气息显现了,照着这种色泽亮度去看,大概就能够看出他们的实力强弱不同了。

    很显然,攻城一方的色泽要明亮一些,并且其中一人的色泽在贾可道眼中近乎于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而雄狮城一方最为明亮的只有一人一狮,较之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却是要差上很多,完全就不是一个数量等级。

    就贾可道以自身去衡量,自己较之那一人一狮都差得太远,就远不要说那团火焰了。

    总之,贾可道之前所占的那一卦算是灵验了,这样的实力对比,就算雄狮城有着城墙居高临下的优势,恐怕最终的结果也是人亡城毁!

    就在贾可道庆幸自己走得及时的时候,前去后山查看情况的奥迪斯也回来了,汇报后山无人,见到远处的战场,便站在贾可道身后看了起来。

    ;

第17章、离开    完成这一切的贾可道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此时却顾不得脑海里传来的虚弱感,双目盯在那一行痕迹上,看了一会,不由得摇了摇头,转头朝着奥迪斯问道:“奥迪斯,你愿意跟我走么?”

    “走?明阳大人,您要走?出什么事了么?”

    奥迪斯略微呆愣了一下,随即有些诧异的问道。

    “嗯,雄狮城即将迎来灭亡的命运,这一点无法拖延。”

    贾可道此时的话语犹如一个神棍,神色略带着一丝无奈。

    整座雄狮城里,除了罗塞妮之外,就这个奥迪斯与自己较为熟悉了,这些天相处下来,多少也有了点感情。

    何况这奥迪斯实力不算弱,对自己也算恭敬,贾可道准备将其带走,日后也可培养为道兵,用来护法。

    当然,贾可道以上的话语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贾可道原本打算借助城主帕蒂斯之力在雄狮城辖下的某座小镇上建立一座道观,毕竟对于贾可道来说,道观才是他熟悉的地方,何况那尊灰巾力士雕像也需要香火的供奉。

    说实话,以贾可道现在雄狮城的身份地位,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

    而在城主帕蒂斯看来,贾可道除了炼金术士的身份之外,更可能是某位强大存在的代表,想要在雄狮城附近竖立一座神殿。

    嗯,应该是一位尚未封神的强大存在,就与那位伪称自己是沙漠之神的艾坎司迪一般无异。

    话说这样的事情如果成功了的话,那么对于作为支持者的帕蒂斯,将会获得天大的好处。

    毕竟就算是一位伪神,其实力也绝非凡人所能够想象的,通常情况下,伪神并不能够赐予信徒神术,但?们却能够耗费一些精力赐予比较神奇的力量。

    当然,由于精力有限,这种力量也不可能赐给太多人。

    这就是其中的利益好处了。

    但除了利益好处之外,还有风险。

    对于任何一位真神来说,伪神都是需要铲除的对象。

    可以想象,如果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话,帕蒂斯别说是城主,伯爵,就算是一位公爵,也难逃被送上火刑架的厄运。

    要知道,荒野之神提拉斯可不是一位很仁慈的神明,在?的地盘上建立伪神的神殿,那简直就是老鼠遛猫须,活得不耐烦了。

    因而,再三考虑之后,帕蒂斯城主最终没有回复贾可道,而这种没有回复就是最明确的回复了。

    对于以上这些情况,贾可道也是心知肚明。

    待在雄狮城已经不安全了,虽说那位帕蒂斯城主未必会向神殿告密,但骤然增强的危险预感让贾可道不得不耗费精力在离开之前占了一卦。

    嗯,占卦算是贾可道的老本行了,虽说之前在老君观时帮人占卦多数都是胡说八道,但这次,贾可道通过占卦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雄狮城即将毁灭!而毁灭的迹象则是来自于雄狮城的西方,奥帕拉沙漠。

    原来如此,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所感受到的危险预感是怎么回事。

    当然,如此一来,贾可道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减寿一年,多多少少让他变得有些虚弱。

    听得贾可道如此一说,奥迪斯有些傻眼,对于贾可道所说的事情,他不是不相信,但雄狮城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故乡。

    不过在权衡一会之后,奥迪斯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的跟在了贾可道身后,他原本就是一个孤儿,在这雄狮城的牵挂也近乎没有,何况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依附强者原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而在做出某些决定的时候倒也是轻松加愉快。

    “需要我通知一下罗塞妮小姐么?”

    奥迪斯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贾可道摇了摇头,径直朝着雄狮城东门行去,而奥迪斯则是扛着大包小包的跟在其后。

    这倒不是贾可道不愿意带着罗塞妮离开,无奈数日前开始,罗塞妮就印堂发黑,犹如厉鬼缠身,而贾可道也悄然看了看罗塞妮的面相,虽说这个世界人类的面相未必能够看得很准,但罗塞妮的面相也显现出大祸降临的兆头。

    若是有的一段时间,贾可道或许还能够给罗塞妮做个法事,解灾避难什么的,不过现在嘛,别说那些做法事的法器等等东西没有,就算是铺开场子做法事,事已临头,恐怕也是没什么用了。

    再说了,通知罗塞妮?恐怕会出现更多的麻烦,她老爹可是城主帕蒂斯大人。

    贾可道离开时所携带的东西也不多,定做好的香炉是一定要带走的,装在奥迪斯后背的大包裹里,这个香炉可要比贾可道在道观里的值钱多了。

    在打造的时候,雄狮城可没有节约成本,至少往里面掺了三成黄金,两成白银。

    来到东门,有一队士兵把守,不过以贾可道的身份地位,压根就不用像那些平民一样等候检查。

    奥迪斯出示了自己的腰牌,两人就轻松出了东门。

    不过意外总是来得比人的预料更快,就在贾可道两人跨过护城河,方才走出两百米不到,就听得远远传来一阵高昂激扬的号角声。

    原本就是城防军精英的奥迪斯听得这阵号角声不由得脸色一变:“西面有外敌入侵!”并且顺势就趴在了地上,侧耳倾听。

    待到奥迪斯从地面起来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惨白了:“骑兵就有五百!”

    奥迪斯怎么说也经历过几次守城战,他知道,像这种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并不是城墙之上,而是城池周围这一带的平地。

    恐怕要不了多久,从西方而来的敌人就会派出骑兵横扫这一带,以彻底断绝城池守军的外援。

    至于围三厥一,围魏救赵之类的战术,对于这个世界的战争来说,太过于高级一点。

    这些土著比较喜爱的招数就是直掏黄龙,不管敌人如何应对,索性就是一波流,打仗也不留什么预备队,一拥而上。

    若是一位华夏古代将领,即便是纸上谈兵的那种,见到这样的敌人,恐怕都要欢喜得昏晕过去。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