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但片刻之后,贾可道发现此时天色已经昏暗。

    如此一算,自己这一遍道德经念诵下来,至少花费了三个时辰不止,而自己对这一切没有意识,只感觉时间过了不到十分钟而已。

    这种奇异事件的出现使得贾可道更加确定这本道德经的不同寻常之处。

    当然,就目前而言,贾可道对于道德经的探索也就探索出保命与诵读可以增强一丝修为的用处来。

    次日清晨,贾可道早早便赶到了荒野神殿外,照旧站在神殿外的街道上。

    对于贾可道的古怪行径,陪同的奥迪斯心头多少有些惶恐。

    作为保护者帕普拉斯的信徒,奥迪斯还真担心贾可道想要对荒野神殿干点什么。

    这由不得他不担心,毕竟贾可道作为一个炼金术士,一天不忙着搞炼金试验,反倒是对一座神殿有兴趣,着实有些古怪。

    但在贾可道做出什么之前,奥迪斯也没法向城主大人禀报。

    贾可道的身份太敏感了,雄狮城唯一的炼金术士大人,就连原来那个炼金术士学徒想要拜访贾可道,都被闭门谢绝。

    何况陆陆续续从伤兵营里恢复离开的士兵更是提升了贾可道在雄狮城的地位。

    那种黑乎乎的炼金药水实在是太神奇了,原本奄奄一息的伤兵在服用之后,滚烫的体温很快就会下降,精神振奋起来。

    当然,贾可道在空闲时候也去过伤兵营一趟,指点那些药师用小刀将伤口处的腐肉剔掉,用开水煮过的纱布包扎伤口等等。

    总之,在贾可道去过伤兵营一次后,伤兵营就再也没有送出过尸体。

    难道说炼金术士大人想要研究那些祭司的治疗神术?

    考虑到炼金术士大人那出神入化的治疗炼金药水,奥迪斯心头多少有点猜测结果了。

    不过奥迪斯不太看好这一点。

    要知道那些祭司的治疗神术来自于神明的恩赐,曾经不知道有多少炼金术士,学者想要破解其中的奥秘,但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而这些类似于哥伦布的先行者,最终多半都被以渎神的罪名,烧死在神殿前。

    这也是奥迪斯不看好贾可道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些治疗神术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享受到的,在祭司们的面前,这一切都是明码标价。

    作为表达对神明的尊敬,伤病者需要向神殿捐赠十个金币,才可能享受到祭司释放的治疗神术。

    十个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以雄狮城的货币兑换比例是一个金币兑换十个银币,兑换百个铜币。

    而在雄狮城中,贫困家庭一月需要两个银币来支撑生活,而寻常家庭也要五到六个银币一月。

    如此一对比,也就知道治疗神术的治疗费用足以抵挡贫困家庭五十个月的生活,而寻常家庭也是二十个月。

    如此昂贵的治疗费用足以让绝大多数家庭望却止步,除了富商,贵族乃至于用命搏财的赏金猎人之外,其余伤者也就只能寻找药师治疗,略有一点浮财的可购买炼金药水。

    当然,这治疗神术费用昂贵也是贵得有道理的。

    祭司数量稀少,在各种超凡职业中,仅次于炼金术士,再说了,祭司每天从神明处所获得的神术数量有限。

    正式祭司每天所获得的神术,少则几个,多则十余,更强大的主祭拥有更多的神术。

    即便将这些神术尽数置换为治疗神术,每日能够治疗的伤者也不会太多,何况这些祭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神术置换为治疗神术,他们可是教会的武力之一。

    荒野神殿的黄光依然笼罩着四周,昨天贾可道所引发的异状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这些黄光应该是神殿特有的圣居效果,在这黄光笼罩范围内,任何敌对者都会被削弱实力,而隶属于荒野之神的祭司乃至于护教武士都能够得到一定的加成。

    就连贾可道也感觉到自身的气血运转都受到了一些压制。

    回想昨日在主祭大厅内所遇到的情形,贾可道知道,那神像上应该附着了荒野之神的一点灵识。

    想明白了之后,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实力相差太大了,仅仅一点依附在神像上的灵识就差点将自己碾为粉尘!

    不过就那么一次交锋,贾可道倒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神明走的是神道,较之昔日天庭并没有多少区别,聚万千信众之力于己身,凝聚自身伟力。

    而自己却是走的道路与之完全不同。

    呆愣一会,贾可道招呼奥迪斯一声,随即离开。

    回到城主府,贾可道便拜访了帕蒂斯城主,这是贾可道来到雄狮城后的第一次拜访。

    对于贾可道的拜访,帕蒂斯城主心头生出一股喜悦,在这个危难时候,如果能够得到一位炼金术士的全力支持,那么雄狮城就能够挺过这一关。

    就包括奥迪斯在内,无一人知道城主与贾可道之间的交谈。

    贾可道回到小院时的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端详,唯独帕蒂斯城主之后的神色带着几分挣扎与迟疑。

    很显然,这次贾可道的拜访并不是那么如意。

    回到小院,贾可道将帕蒂斯打发回去后便坐在院子里开始诵读经文。

    这番诵读直到次日清晨方才结束。

    吃过难以下咽的早饭后,贾可道一直盘坐在院子里,即便是奥迪斯过来,贾可道也没有抬头看上一眼,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黄昏时刻,贾可道突然站立起来,奥迪斯还以为贾可道有事,急忙上前询问:“明阳大人,需要安排晚餐么?”

    “不了,帮我摆香案!”

    这段时间,贾可道在制作符水之时,奥迪斯也时不时在一旁帮忙,因而也倒是手脚麻利,从屋里拖出桌子,摆上香炉。

    贾可道点燃三根熏香,朝着四方拜了拜,插在香炉上,随后又抓起一把沙子丢在地上,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大喝一声,摆放在香案上的桃木剑随即飞出,落在沙地上,无数沙砾溅开,显现出一行生涩难懂犹如虫爬的痕迹来。

    ;

第15章、道德经    眼中青光一闪,片刻之后,贾可道眼中的神殿就与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一圈浓郁的土黄色光辉从神殿内散发出来,笼罩了整座雄狮城,甚至于朝着城外延伸了二十多里,这也正是雄狮城所拥有的麦田所占据的范围。

    “我们可以进去看看么?”贾可道向奥迪斯问道。

    “呃,这个应该不会被拒绝吧?”

    说实话,奥迪斯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毕竟对于这个世界的土著来说,他们的信仰大多都是从父辈处言传身教继承下来的。

    对于这段时间风头正茂的炼金术士大人的到来,神殿一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或许他们有着将这位炼金术士大人发展为荒野之神的想法。

    “这里就是我们神殿的主祭大厅。”神殿的主持祭司并没有出面,陪同贾可道的是一位才结束学徒期不久的新晋祭司,他不时自豪的介绍着,在他看来,自己所供职的这座神殿,已经是方圆百里内最宏伟的神殿了,这倒是实话,毕竟那些小镇,最多也就只有一个石头堆砌而成的祭坛罢了,如何可能比得上这座神殿。

    这位祭司也不年轻了,三十多岁,穿着一身土黄色打底的祭司袍,在他的右胸,有着一个黄色金属徽章,其上有着一棵娇嫩的野草。

    在贾可道眼里,这枚金属徽章散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辉,与神殿自身所拥有的光辉呼应着。

    这就是神明赐予祭司的身份标识?所谓的圣徽?

    贾可道在心中点了点头,这种圣徽上附着有一种比较奇妙的力量,能够将附近的灰尘排斥出去,虽然这种力量很淡,但却很难伪造,如此一来,祭司的身份就无法被冒充。

    最关键的是,这些圣徽如同一只只眼睛,犹如活物一般观察着四周,使得贾可道都不愿意靠近那位祭司大人。

    一旦靠近祭司身边一米左右的位置,贾可道就会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出现,就连揣在自己怀里的那本道德经也不由得散发出淡淡的青光,将贾可道包裹,将那种感觉隔离开来。

    毫无疑问,这本道德经并不是普通书籍那么简单。

    随着祭司的介绍,贾可道进入了主祭大厅。

    所谓的主祭大厅,实际上就是一个面积大约三百多平米,摆满了板凳,最里面竖立着一尊雕像的房间罢了。

    说实话,贾可道这一路进来,心头的优越感不断攀升。

    没法,这方圆百里内唯一的神殿着实让他有些看不上眼。

    除了那高高的塔尖还颇有点气势之外,其余的东西,比老君观差远了。

    光说那雕像吧,撑死了就一米多高度,与老君观那三米多的雕像一比,就是个豆丁!这神像的造型则是人身上长着一颗豹子头,完全将蛮夷的风格体现了出来。

    就在贾可道心头不断鄙视着这神殿的时候,一丝危险的预感突然之间冒出,让贾可道向前迈出的脚步骤然一止。

    那陪同的祭司正吹得天花乱坠,倒没有注意到贾可道的止步。

    实际上就在这时,贾可道的一条腿已经踏入主祭大厅。

    一缕土黄色的光辉从那尊雕像上绽放开来,照在了贾可道身上,贾可道随即就感觉到,莫名一只巨眼盯在了自己身上。

    贾可道此时感觉自己身上好似压着一座巨山,压得自己身上骨骸不断啪啪作响,好似下一刻就会被压得粉身碎骨一般。

    这是什么?贾可道此时连身体都无法动弹。

    眼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贾可道怀中那本道德经骤然爆出一团青光,横扫出去。

    青光与黄光一相交,那黄光便被青光击溃,转眼之间,那好似巨山的重压便消散一空,照在贾可道身上的土黄色光辉犹如退潮之水退回神像之中。

    这一切,就只有贾可道一人可见,奥迪斯跟在贾可道身后,贾可道停下,他也停下,而那新晋祭司则继续着吹嘘。

    此时的贾可道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转身就退出了主祭大厅,脚下丝毫没有半点停留,一口气就冲出了神殿大门。

    见到贾可道突然转身离开,奥迪斯愣了,那位新晋祭司也愣了。

    不过奥迪斯既然被城主派来侍候贾可道,那么在人际交流上自然就有不同寻常之处。

    “明阳大人一定是产生了什么灵感,这是明阳大人对神殿的一点捐赠,不好意思啊。”

    以贾可道的名义给荒野神殿捐赠了十个金币后,奥迪斯就追了出去。

    而贾可道此时已经匆匆返回了城主府。

    关上自家小院的大门后,贾可道迫不及待的将那本道德经从怀里掏了出来。

    之前在荒野神殿主祭大厅的那一幕,贾可道就算自己烧成灰也不会忘记的。

    自己有些大意了,想来那尊神像上有着荒野之神的一丝神念存身,自己身上的那尊力士雕像,从本质上来说,与神明并无多少差别。

    如此一来,自然就引来了荒野之神那丝神念的攻击。

    如果不是那本道德经突然呈现异状,散发青光的话,自己恐怕就在那黄色光芒之下化为灰烬了。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没有半点怀疑。

    嗯?贾可道将道德经掏出翻了几页,之前的青光就好似从没有出现过一般,依然是那本写满历代观主心得体会的破烂道德经。

    不管贾可道是念动各种咒语,还是画符加持,这本道德经都没有半点动静。

    难道要在生命有危机之时,或者四周有异物之时,这道德经才会有反应?

    贾可道想了想,翻开第一页,开始诵读了起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随着诵读声响起,院子内原本有些枯萎的杂草竟然开始微微晃动,数秒之后,这些杂草开始快速生长起来。

    待到贾可道将道德经念诵完毕,整个院子变成了一片翠绿的草地。

    果然不同,贾可道感觉到全身一阵清爽,体内暖流涌动不止,修为微微上涨了一丝,之后又见到院子内出现的异状,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以后须得多诵读此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