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在进入炼精化气阶段后,其视力极好,即便此时已近黄昏,但一眼之下便将那些骑兵看了清楚明白。

    这些骑兵与那些沙漠之神麾下的骑兵完全不同,准确来说,装备要强上不少。

    他们穿着较为精致的链甲,手持圆盾长剑,胯下是三角牛,说白了,就是一种长着三根螺旋长角的水牛,从其形体上来看,这种三角牛的短程冲击力极强,不过长途奔袭就较之战马差远了。

    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虽说不知道那雄狮城有多么坚固雄伟,但即便是有敌人,踞城而守,再辅以这种冲击力极强的骑兵,足以击败大多数敌人了,反倒是那种能够长途奔袭的骑兵在这里并不适用。

    “罗塞妮小姐!雄狮城第三骑兵队昂拉斯向您致敬!”

    很快,骑兵们缓缓止住胯下奔牛,带队的那个骑兵用力一捶左手上的圆盾,向罗塞妮表示自己的敬意。

    很显然,罗塞妮认识这些骑兵,随即挥舞了一下细剑以示还礼,这一幕自然让贾可道不由得撇了撇嘴。

    蛮夷就是蛮夷啊。

    至于这里面什么地方蛮夷了,贾可道自然不会说。

    有了骑兵护卫,回去雄狮城的路自然就更好走了。

    那些骑兵还带来了备用的三角牛,罗塞妮也不用与贾可道挤在一匹马上肌肤相亲了。

    昂拉斯很明显与罗塞妮算是发小一类,在之后的交流里可以看出这一点来。

    之后昂拉斯开始套罗塞妮的话,似乎想要盘盘贾可道的底。

    好吧,就连贾可道都可以看出昂拉斯对罗塞妮的想法,因而对于罗塞妮身边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人,自然就会紧张起来。

    但贾可道也不会去在乎这些误会,他此时正默念着经文,以提升自己修为,哪里有时间去管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罗塞妮倒是给了昂拉斯一个明确的答复,表示这是一位炼金术士大人。

    得到这个答复之后,昂拉斯反倒是更加紧张起来,炼金术士的身份高贵无比,想来到了雄狮城,恐怕城主大人知道后都会出迎的。

    如此一来,若是这位炼金术士大人对罗塞妮有意思的话,恐怕城主大人都会顺水推舟。

    不过昂拉斯倒是一个标准的军人,即便是有些沮丧,但也没有忘记派出一名骑兵回去报信。

    他也知道,一位炼金术士对雄狮城的意义有多么重大。

    一行人继续前行,没多久,一座城池便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罗塞妮倒是有些兴奋的向贾可道介绍了起来:”那就是我们的雄狮城!这里最雄壮的城池!”

    贾可道有些无奈的停止了念诵经文,看了看那座在罗塞妮口中称之为最雄壮的城池,不由得心头一晒,这一路上罗塞妮只要精神好上一点便会吹嘘一下雄狮城的宏伟。

    好吧,贾可道也知道罗塞妮话语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将自己这个炼金术士留在雄狮城。

    或许这雄狮城在罗塞妮的眼里宏伟无比,但落在贾可道眼里,就连自己去过的县城都无法比较。

    毕竟这雄狮城人口最多不过三万,而县城寻常一些的也有七八万人口。

    如此对比一下,就知道这雄狮城的规模了。

    这样规模的城池,也好意思说是最雄壮的城池?

    随着一行人靠近,雄狮城那原本已经关上的城门伴随着一阵铁链的碰撞声缓缓落下,一队穿着节日盛装的骑兵蜂拥而出,在城门外分为两列,随后一个强壮无比的金发男子穿着排扣皮甲,骑着一头火红色的狮子从城门里缓缓走出。

    “爸爸!”

    看到那个金发男子出现,罗塞妮惊喜的尖叫一声便下牛朝着那男子扑了过去。

    贾可道心中明白,这个金发男子恐怕就是罗塞妮的父亲,雄狮城城主帕蒂斯了。

    那头火红色狮子给贾可道一种莫名的压力,一丝丝的火热从狮子身上散发出来,犹如一团巨大火球。

    “这就是明阳大人吧?”罗塞妮在帕蒂斯耳边悄然说了几句,那帕蒂斯便哈哈大笑一声,朝着贾可道走来。

    虽说对于这雄狮城看不太起,但贾可道现在算是有求于人,不能太过于倨傲,便点了点头。

    当然就算是如此,贾可道面对一位城主如此态度,也算是很高傲了。

    毫无疑问,帕蒂斯对贾可道极为重视,见如此也没有半点不悦,毕竟眼前这个年轻人据说是一位炼金术士,以炼金术士的高贵而言,这点倨傲并不算什么。

    而帕蒂斯见贾可道对自己的坐骑频频注目,便笑着介绍道:”这是火焰巨狮卡米拉,据说它的父亲拥有一丝火焰巨龙的血脉。”

    这头火焰巨狮看来拥有不低的智慧,见到帕蒂斯介绍自己,那高高昂起的头颅随即低下朝着贾可道点了点头,一如贾可道那般高傲。

    或许在这头火焰巨狮的眼里,除了帕蒂斯之外,其余的人类都如同蝼蚁一般。

    在这个世界里,拥有巨龙的血脉无疑就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只要拥有力量,那么就会得到荣耀,如同炼金术士的高贵一般。

    嗯,不过贾可道听了帕蒂斯的介绍之后,对于火焰巨狮的兴趣不减反增。

    巨龙血脉?贾可道倒是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存在于一些网络游戏,小说里的东西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在之后的迎接宴会上,帕蒂斯更是对贾可道频频敬酒,而一干雄狮城的高层也从帕蒂斯的热情中看出了一些什么来。

    要知道雄狮城城主帕蒂斯平时威严无比,不苟言笑,如果不是这个叫做明阳的年轻人有什么特殊之处的话,恐怕这个宴会都不会召开的。

    当然,要不了多久,贾可道的炼金术士身份就会随之传播开来,毕竟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

    宴会之后,贾可道被安置在城主府中休息,在之前的宴会里,贾可道已经点头应允为雄狮城制作一批治疗炼金药水,而雄狮城则给予贾可道相应的资源和待遇,算是客卿的一种了。

    ;

第10章、雕刻    罗塞妮这一天下来,固然有马骑,但也累得够呛,在贾可道给其灌了一张清水符后,躺在篝火旁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贾可道见罗塞妮快要入睡,给其吩咐了一声,不要打搅自己,随后便在一块原石上盘腿坐下,双手结了一个三清印,双目微闭,口中低喃起经文来。

    自从贾可道懂事之后,老观主每日都带着贾可道从早晚课,风雨无阻,这么多年下来,贾可道已经完全习惯了。

    因而即便是在野外,贾可道也不愿意耽误自己的功课。

    当然,这里毕竟不是道观,条件简陋到极致,也就只能念念经文了,常规的上香打蘸都是不能了。

    看到贾可道用奇怪的造型坐下来,罗塞妮感觉有些怪异,无奈身体虚弱,过于困顿,没一会眼睛就睁不开昏睡了过去。

    就在罗塞妮昏睡过去之后,被贾可道塞入怀中的那本道德经却散发出淡淡的青光,从胸口处缓缓将贾可道笼罩。

    此时,那个一直悬浮在贾可道身后不远处的灰巾力士,见到青光浸出,顿时身体一颤,当即就落下,双手伏地,不敢有丝毫动弹。

    就在青光接触到灰巾力士时,那灰巾力士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顿时就好似浸入硫酸之中,狰狞扭曲,空洞的目光中不断挣扎,一丝丝黑气从其体表浮现出来,被青光融化消散不见。

    一个多小时过去,贾可道双眼缓缓睁开。

    在将《太上说清静经》《太上洞玄灵宝升玄消灾护命妙经》等数种经文低颂一遍之后,贾可道感觉自从来到这个异界后,精神上所笼罩的那层灰尘好似被抹掉了一般,显得有些神清气爽,就连自己在地球时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的修为也提升了一些。

    这让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喜,心头低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古人不曾欺我。

    此时的贾可道感觉自己似乎与四周融为了一体,颇有几分道法自然的韵味。

    看了看身后的灰巾力士,贾可道有些明悟,看来老观主传下来的这本道德经还真是一件宝物啊,竟然能够清除灰巾力士身上的戾气,如此看来,要不了几次,这灰巾力士就能够彻底摆脱戾气的影响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站起身来,在溪边走了几步,伸手便从泥地里挖出一块木头来。

    这是一块不知道在溪底浸泡了多久而形成的阴沉木,又称乌木,或许是某一天被泛滥的溪水冲到了岸边。

    贾可道在溪水里将这块木头涮洗了几下,泥浆脱去,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通体乌黑。

    看了片刻,贾可道也没能认出这块阴沉木究竟属于什么树种,想来应该是地球上没有出现过的树木。

    这块阴沉木并不大,长宽也就巴掌大小,相对于那些能够卖出千万天价的巨型阴沉木来说,完全就是个小字辈,其价值就算是做成首饰,也就数百来块。

    看来这里遍地是宝啊,贾可道不由得喜沾沾的将其带回了篝火处,取出刻刀,就着篝火那昏暗的火光,盘坐在原地上,雕刻了起来。

    雕刻一道,同样也是老观主传承而下,据说初代观主修建那座老君观时,就苦于山中没有手艺出众的雕刻师傅,因而最终不得不自学成才,如此一来,老君观之后重塑新立雕像,均由历代观主出手雕刻而成,传承至今,贾可道的手艺不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至少放在大城市里也算是杰出的雕刻手艺人了,混个每月上万月薪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对于老君观的道士而言,这雕刻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节约开支,更重要是一个修身养性的手段。

    不过,贾可道倒是利用这手艺解决了一些饮食问题,在馋得受不住的时候,就用几个雕像与村民换鸡鸭什么的。

    轻轻吸了一口气,贾可道落下了第一刀,那坚硬无比的阴沉木上好似豆腐一般出现了刀痕,随着时间推移,木屑飞溅,渐渐的,一个雕像的雏形逐渐成型。

    贾可道将全身精气神都凝聚在雕刀上,每落一刀,都需要休息片刻。

    直到天色朦胧之时,力士雕像的头颅与上半身已经完成,就已经雕刻出来的部分而言,与那灰巾力士竟然完全一致,惟妙惟肖,不差毫厘。

    就在贾可道准备再接再厉将剩下部分雕刻完毕之时,昏睡了一夜的罗塞妮也苏醒了过来。

    “您雕刻的是什么啊?能不能给我看看?”罗塞妮对于贾可道的雕像很好奇,不由略带几分撒娇的语气问道。

    贾可道受这一打扰,之前那与四周浑然一体的心境顿时破灭,不由得轻叹一声,看来今天没可能完成这尊雕像了。

    贾可道将雕像放入背包后,不由得朝着罗塞妮瞪了一眼,罗塞妮就感觉自己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不敢多言,此时的贾可道给她的感觉就好似一座隐隐发作的火山,就算是雄狮城里的萨姆可大剑士都没有这般威势。

    “走吧,今天还有路要赶。”贾可道收回目光,起身将马缰绳从树干上取下。

    在连续数张清水符的治疗下,罗塞妮的伤势已经有了一些恢复,因而接下来的路程加快了不少。

    临近黄昏时,前方远处出现了一片片连绵不绝的麦田。

    罗塞妮脸上带着喜色:“前面就是雄狮城了。”

    贾可道也不由得心头一松,这两日赶路下来,他多少都有些疲惫,这野外生活可不比道观里,完全就不可能是一个档次的。

    看来今晚可以美美吃上一顿好的了,想到这里,吃烤鱼吃得快要呕吐的贾可道口水都快要掉下了。

    没法,没有盐,没有调料,就算是鱼翅都没有什么味道的。

    何况那烤鱼里一股子腥味,如果不是饿得实在难受,贾可道是万万不会去碰的。

    前行没多久,天上飞过一只苍鹰,高声鸣叫之后便迅速离开。

    罗塞妮却是一脸喜色笑道:”明阳大人,一会就有人来迎接我们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头却是明了,恐怕那只苍鹰便是雄狮城用来巡查四周情况之用。

    果然没多久,沿着道路便有十多名骑兵疾驰而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