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罗塞妮这一天下来,固然有马骑,但也累得够呛,在贾可道给其灌了一张清水符后,躺在篝火旁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贾可道见罗塞妮快要入睡,给其吩咐了一声,不要打搅自己,随后便在一块原石上盘腿坐下,双手结了一个三清印,双目微闭,口中低喃起经文来。

    自从贾可道懂事之后,老观主每日都带着贾可道从早晚课,风雨无阻,这么多年下来,贾可道已经完全习惯了。

    因而即便是在野外,贾可道也不愿意耽误自己的功课。

    当然,这里毕竟不是道观,条件简陋到极致,也就只能念念经文了,常规的上香打蘸都是不能了。

    看到贾可道用奇怪的造型坐下来,罗塞妮感觉有些怪异,无奈身体虚弱,过于困顿,没一会眼睛就睁不开昏睡了过去。

    就在罗塞妮昏睡过去之后,被贾可道塞入怀中的那本道德经却散发出淡淡的青光,从胸口处缓缓将贾可道笼罩。

    此时,那个一直悬浮在贾可道身后不远处的灰巾力士,见到青光浸出,顿时身体一颤,当即就落下,双手伏地,不敢有丝毫动弹。

    就在青光接触到灰巾力士时,那灰巾力士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顿时就好似浸入硫酸之中,狰狞扭曲,空洞的目光中不断挣扎,一丝丝黑气从其体表浮现出来,被青光融化消散不见。

    一个多小时过去,贾可道双眼缓缓睁开。

    在将《太上说清静经》《太上洞玄灵宝升玄消灾护命妙经》等数种经文低颂一遍之后,贾可道感觉自从来到这个异界后,精神上所笼罩的那层灰尘好似被抹掉了一般,显得有些神清气爽,就连自己在地球时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的修为也提升了一些。

    这让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喜,心头低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古人不曾欺我。

    此时的贾可道感觉自己似乎与四周融为了一体,颇有几分道法自然的韵味。

    看了看身后的灰巾力士,贾可道有些明悟,看来老观主传下来的这本道德经还真是一件宝物啊,竟然能够清除灰巾力士身上的戾气,如此看来,要不了几次,这灰巾力士就能够彻底摆脱戾气的影响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站起身来,在溪边走了几步,伸手便从泥地里挖出一块木头来。

    这是一块不知道在溪底浸泡了多久而形成的阴沉木,又称乌木,或许是某一天被泛滥的溪水冲到了岸边。

    贾可道在溪水里将这块木头涮洗了几下,泥浆脱去,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通体乌黑。

    看了片刻,贾可道也没能认出这块阴沉木究竟属于什么树种,想来应该是地球上没有出现过的树木。

    这块阴沉木并不大,长宽也就巴掌大小,相对于那些能够卖出千万天价的巨型阴沉木来说,完全就是个小字辈,其价值就算是做成首饰,也就数百来块。

    看来这里遍地是宝啊,贾可道不由得喜沾沾的将其带回了篝火处,取出刻刀,就着篝火那昏暗的火光,盘坐在原地上,雕刻了起来。

    雕刻一道,同样也是老观主传承而下,据说初代观主修建那座老君观时,就苦于山中没有手艺出众的雕刻师傅,因而最终不得不自学成才,如此一来,老君观之后重塑新立雕像,均由历代观主出手雕刻而成,传承至今,贾可道的手艺不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至少放在大城市里也算是杰出的雕刻手艺人了,混个每月上万月薪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对于老君观的道士而言,这雕刻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节约开支,更重要是一个修身养性的手段。

    不过,贾可道倒是利用这手艺解决了一些饮食问题,在馋得受不住的时候,就用几个雕像与村民换鸡鸭什么的。

    轻轻吸了一口气,贾可道落下了第一刀,那坚硬无比的阴沉木上好似豆腐一般出现了刀痕,随着时间推移,木屑飞溅,渐渐的,一个雕像的雏形逐渐成型。

    贾可道将全身精气神都凝聚在雕刀上,每落一刀,都需要休息片刻。

    直到天色朦胧之时,力士雕像的头颅与上半身已经完成,就已经雕刻出来的部分而言,与那灰巾力士竟然完全一致,惟妙惟肖,不差毫厘。

    就在贾可道准备再接再厉将剩下部分雕刻完毕之时,昏睡了一夜的罗塞妮也苏醒了过来。

    “您雕刻的是什么啊?能不能给我看看?”罗塞妮对于贾可道的雕像很好奇,不由略带几分撒娇的语气问道。

    贾可道受这一打扰,之前那与四周浑然一体的心境顿时破灭,不由得轻叹一声,看来今天没可能完成这尊雕像了。

    贾可道将雕像放入背包后,不由得朝着罗塞妮瞪了一眼,罗塞妮就感觉自己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不敢多言,此时的贾可道给她的感觉就好似一座隐隐发作的火山,就算是雄狮城里的萨姆可大剑士都没有这般威势。

    “走吧,今天还有路要赶。”贾可道收回目光,起身将马缰绳从树干上取下。

    在连续数张清水符的治疗下,罗塞妮的伤势已经有了一些恢复,因而接下来的路程加快了不少。

    临近黄昏时,前方远处出现了一片片连绵不绝的麦田。

    罗塞妮脸上带着喜色:“前面就是雄狮城了。”

    贾可道也不由得心头一松,这两日赶路下来,他多少都有些疲惫,这野外生活可不比道观里,完全就不可能是一个档次的。

    看来今晚可以美美吃上一顿好的了,想到这里,吃烤鱼吃得快要呕吐的贾可道口水都快要掉下了。

    没法,没有盐,没有调料,就算是鱼翅都没有什么味道的。

    何况那烤鱼里一股子腥味,如果不是饿得实在难受,贾可道是万万不会去碰的。

    前行没多久,天上飞过一只苍鹰,高声鸣叫之后便迅速离开。

    罗塞妮却是一脸喜色笑道:”明阳大人,一会就有人来迎接我们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头却是明了,恐怕那只苍鹰便是雄狮城用来巡查四周情况之用。

    果然没多久,沿着道路便有十多名骑兵疾驰而来。

    ;

第9章、屠杀    再度出现的变化使得高速奔驰之中的骑兵基本上没能反应过来,当然就算是反应了过来,也无济于事。

    轰然一声巨响,震得在远处观看的罗塞妮都不得不捂住了耳朵,眼睛瞪得大大的,透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贾可道化身的重磅炮弹砸在地面上,让地面骤然出现一个直径超过五六米的大坑,无数的土块碎石好似怒吼的子弹一瞬间喷射出去,将所有的骑兵覆盖。

    距离贾可道最近的骑兵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变成了一堆千疮百孔的肉堆,距离较远的骑兵身上也出现了不少的血洞。

    转眼之间,距离最近的几名骑兵尽数倒下,就连之前那位用短矛轰开小镇大门的骑士大人也在其中。

    以他那点斗气就算是尽数激活,也没可能在如此近距离上抵挡住堪比炮弹轰击的碎石。

    只有靠近边缘处的两名骑兵受伤较轻,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们也被如此暴虐的攻击方式给吓傻了,胯下战马更是惊恐不安,有的战马乱转了几圈就选了个方向径直冲去,有的战马则是吓得腿软,直接趴在地上颤抖。

    贾可道自然是不会放过剩下的骑兵,冲得最快的最先遭殃,被贾可道几步追上,一把抓住马尾,一拳直接砸下,一阵骨肉碎裂的声音传出,连人带马砸成一堆碎肉,就算是最好的验尸官都没法将它们重新组合起来了。

    这种战斗方式着实让贾可道感到爽快无比,一拳一个,转眼之间,贾可道就冲到了最后一名骑兵面前。

    直到这时,已经看傻了的罗塞妮方才回过神来,忍着疼痛大喊了一声:”留下马!”

    贾可道此时神智倒也没有完全迷糊,听到之后,随即将砸下的拳头一变,抓住了那个吓傻的骑兵头颅,用力一抛,骑兵的颈子在巨力之下折断,身体也随之飞了出去。

    战斗终于结束了。

    贾可道也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妥,丝毫不敢怠慢,双手结印,高声喊道:”弟子明阳真诚谢过,恭送力士安返天庭,日后弟子有事相求,再恭请仙驾降临坐镇!弟子明阳谨诚恭送!”

    随着这一声高喊,贾可道双眼之中随即飘出一股灰白之气来,转眼之间,这灰白之气化为一个力士,漂浮半空。

    此时的灰巾力士身上却与之前有些不同,带着一丝黄色。

    贾可道一看,心头暗叫一声不好,这灰巾力士原本就不是从天庭招来,此时却是送不回天庭了,而其身上那一丝黄色,则是诸多鬼魂享受了符?之力而形成的一丝香火。

    这道家召唤神明,原本就是双方受益之事。

    想要唤神借力,那么就需要不时祭拜打蘸,供奉香火于天庭诸神,待到唤神之时,方才能够召唤神明助力。

    而被召唤来的力士等等,也能够吸收符?之中的香火,借以增强自身。

    正如之前所说,这灰巾力士原本是这里的诸多鬼魂残魂混合凝聚而成,因而贾可道送神压根就没送走。

    不过还好,至少将其驱出了肉身,否则的话,这鬼魂借体附身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贾可道这样炼精化气修为的道士,时间长了也会阳气衰竭。

    不说别的,就之前那么一会,就让此时的贾可道感觉全身乏力,双腿有些颤抖了。

    在施展了数次送神手印都没能将这灰巾力士驱走之后,贾可道不得不摇了摇头,也罢,它愿意跟着就跟着吧,等有空的时候,给它做个水陆道场,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让它去投胎什么的。

    就这样,贾可道牵着一匹四腿发颤的战马,身后跟着一个灰白色力士,回到了罗塞妮面前。

    在罗塞妮眼里,那个灰白色力士就是一个幽灵,当然,实际上贾可道所认识的鬼魂与罗塞妮认为的幽灵并没有多少区别,只不过由于两个世界的不同而有一些差异罢了。

    罗塞妮还是第一次见到亡灵生物,准确来说,这一带并不太适合亡灵形成,因而作为一位贵女,罗塞妮即便是从小都听说过亡灵这种生物,但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

    当然,这个世界里的亡灵并不局限于幽灵这一种,还有众所周知的骷髅,僵尸,食尸鬼等等,比较高级一点的就有黑武士,亡灵骑士等,而幽灵算是归类于比较高级的亡灵生物之中。

    当然,罗塞妮所听闻过的亡灵故事,多数都是以恐怖著称,总之都是吓唬不睡觉的小孩子,如此一来,罗塞妮对于亡灵的感觉可不会太好,甚至于以她剑士实力在面对这第一次见到的幽灵时都有些恐惧。

    毕竟对于未知而神秘的事物,人类总会产生恐惧感的。

    有了马,接下来的路程就轻松多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当贾可道坐在罗塞妮身后时,多少有点尴尬。

    除了他不会骑马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虽说当了这么多年的道士,但总会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身前坐着一个妙龄女郎,着实让人难以控制住自己的生理变化。

    当然,罗塞妮穿着皮甲,自然不会注意到贾可道某些部位变得硬了起来。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称得上是一段艰辛与骚动的旅途,以至于他不得不一直默念太上心印经来平息那骚动的心情。

    当然,正如之前所说的一样,这仅仅只是贾可道作为一个年轻人的血气方刚罢了,至于罗塞妮,贾可道没有产生半点类似于爱慕的念头。

    从贾可道的大华夏观点看过去,这异界的人类与大猩猩差不多,而俏丽的罗塞妮最多也就是一只长得略微顺眼,进化得稍高的母猩猩罢了,总之一点,贾可道是看不上这些蛮夷的。

    在接下来的路程里,不知道是因为追击骑兵全军覆灭的缘故,还是失去了线索,贾可道两人并没有再遇到过追兵。

    在罗塞妮的劝告下,贾可道也没有在天色黄昏时执意前行,而是寻了一条小溪,捕了几条鱼,解决了晚饭问题。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