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你继续前进,我去会会后面的朋友。”

    贾可道看了看四周,这里没有麦田也没有树林,只是一片长满野草的荒野,就算是想要找个藏身的草丛都难,不得不让罗塞妮继续前进,避免在之后的战斗变成拖累。

    对于战斗这一点,贾可道已经有了觉悟,想要融入这个世界里,恐怕战斗是难以避免的。

    罗塞妮倒是很听话,拄着细剑加快了速度。

    而贾可道则是取出一张黄裱纸,将右手食指含入口中,用力一咬,血水流出,随后左手为桌,右手为笔,花了一分钟方才画出一张符?来。

    此符?为力士符,可唤来黄巾力士加持自身。

    要使用此符,每年祭拜一次黄巾力士,方才唤出,而以己身精血绘制此符,威力更强。

    贾可道之前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用这玩意与人作战,因而都没准备,这次用精血绘制力士符之后,恐怕修为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这黄巾力士乃是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时,黄巾军战死魂魄中精锐者化成,后为道教护法神将之一。

    最关键的是,贾可道从没有成功使用过这力士符,毕竟地球上的灵气已经不足以支撑这种符?。

    现在自己来到了这灵气充裕的异界,也不知道黄巾力士能否召唤出来,毕竟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不过后有追兵,贾可道也只能撞撞运气了,毕竟他就只会这么一种用来攻击的符?。

    随着马蹄敲击地面的声响不断传来,远处的荒野上已经出现了一队骑兵,大约十多人。

    这让贾可道微微一皱眉头,这些追兵来得如此之急,看来应该是通过什么方法掌握了自己行踪,否则的话,在自己逃出这么远之后,他们绝不可能这样容易追上来。

    “弟子明阳,上告天庭,有请尊神,黄巾力士,太上有命,尊我号令,护法神将,保我道心,急急如律令!”

    这队骑兵气势汹汹,贾可道也不敢有半点怠慢,当然,如果符?不起作用的话,贾可道也就只能用砍柴刀与骑兵拼命了。

    贾可道右手两指夹着那张力士符,口中念念有词,随后轻轻一晃,一团火光将力士符包裹,片刻之间便化为一股黄气朝着四面八方分散开来。

    嗯,似乎有点问题?

    贾可道能够察觉到符?所散发的黄气并没有穿云而上,而是朝着周围地面沉下,这与自己以往练习使用力士符完全不同。

    贾可道心微微一沉,很显然,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天庭存在,如有天庭的话,这黄气就会升天而上。

    一念至此,贾可道不由得握紧了砍柴刀,看来真的要拼命了。

    就在这时,周围灵气为之一变,似乎变得寒冷了许多,一片迷雾随之生成,之后一条条灰白色的人形虚影从地下钻出,在半空汇聚在一起。

    片刻之后,这灰白色人形虚影就超过了上百条。

    “鬼魂?”贾可道倒是有些愣了,这分明就是一条条鬼魂。

    这些鬼魂开始迅速融合,数秒时间,一个约两米高,灰白色虚影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让贾可道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世界没有黄巾力士,结果这道力士符就用鬼魂给自己凝结了一个力士出来。

    其完全就是黄巾力士的翻版,上半身**,肌肉膨胀纠结,下半身为一团云雾状,除了颜色有些差异之外,其余的没有多大差别,当然,正宗的黄巾力士应该是三米高,这个灰巾力士就要缩小一号了,两米多一点,并且还带着不少的戾气。

    可以想象,那些组成灰巾力士的鬼魂多半在死之前受了不少折磨,否则不止于此。

    “罢了罢了!请神上身!”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也不可能真的举着砍柴刀与敌人拼命,这灰巾力士也将就用了。

    随着贾可道一声暴喝,那个灰巾力士随即便扑了下来,转眼之间便融入贾可道体内。

    之后,贾可道全身肌肉膨胀,骨节爆响连连拔高,转眼就将衣服裤子尽数撑破,只剩下一条红色火把内裤堪堪掩羞。

    “啊!”贾可道再度一声暴吼,双眼睁开,眼睛已经尽数化为灰白之色,由此可以看出,在那灰巾力士附身之后,贾可道似乎受到了一些影响。

    而那拄着细剑前行的罗塞妮早已转身,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一股浓郁的亡灵气息缠绕在贾可道身边。

    当然,这一切都被罗塞妮认定是合理的,炼金术士嘛,偶尔炼制一些亡灵幽魂类型的炼金药水增强自身也是合情合理的,炼金术士原本就是所有超凡职业能力者里最不为人所了解的存在。

    只是罗塞妮没有见过如此暴力的肌肉男,自然有些震撼。

    而在罗塞妮看来,只要不在晨曦祭司面前使用这种药水问题不大。

    只不过,罗塞妮此时对贾可道的敬畏又跃升了一层,光看这药水的效果,恐怕北地狂战士的狂化都要比这差上不少。

    如果能够将这位炼金术士大人拉拢到自己父亲麾下,恐怕父亲的雄狮城就不用担心沙漠教会的侵袭。

    骑兵们在两百米外驱使着战马开始冲刺,这是一个适合冲刺的距离,太远的话,浪费马力,太近的话,骑兵没加起速度就到了敌人面前。

    贾可道双腿猛力一蹬地面,身形好似一支利箭蹿了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两个深越一尺的凹坑。

    贾可道的速度并不慢,犹如奔马,与骑兵形成对冲之势,顿时将那骑兵的计划给打乱了。

    这些骑兵需要两百米以上才能够将速度提升到最高,而贾可道这么一冲,双方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使得骑兵们不得不放弃了投掷短矛的想法,将弯刀平举,准备利用马力来击杀对方。

    毕竟在这样的高速之下,想要利用短矛击中一个高速运动的敌人太难了,而利用弯刀加速度,能够轻而易举将敌人的身体切成两半。

    就在双方距离缩短到百米之时,贾可道大吼一声,好似一只大鸟高高跃起,之后又好似一枚重磅炮弹朝着骑兵群中加速砸落了下去。

    ;

第7章、脑补    让贾可道惊喜无比的是,也不知道是这里人迹罕至的缘故,还是灵气充足的缘故,小溪里鱼群甚多,并且傻傻的,丝毫不害怕人,被贾可道轻轻松松就抓了几条上来。

    要知道,地球上随着人类不断增多,河流里的鱼都变得少了很多,并且奸猾无比,就连流经夹山村的黄溪里,都很难看到鱼了。

    罗塞妮失血过多,刚醒来就感觉胃里快要伸出一只手,接过鱼之后顾不得自己贵女的身份,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罗塞妮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从小习武,因而吃相粗鲁一点也属于正常。

    与罗塞妮的狼吞虎咽不同的是,贾可道进食时的举动落在罗塞妮眼里却是极为优雅,在罗塞妮看来,恐怕就算是大贵族都比不上的。

    当然,罗塞妮并不知道,贾可道此时对罗塞妮的举动鄙视无比。

    呸,不愧是蛮夷,哪里比得上我大华夏的仪容礼仪。

    这是自然,贾可道就连进食都要念上一段入食咒与结斋咒,以便将吃下的食物迅速分解吸收,补充精气,光这一点,贾可道对于食物的利用效率就要比罗塞妮高上数倍不止。

    炼精化气可不是说着玩的,道家修行一共分为四个阶段,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只要入了炼精化气的门槛,就能够充分摄取食物里的精气,达到除病强身的效果。

    因而只要进入了这个阶段的道士,光从体魄上来说,就要比寻常人类强壮很多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从罗塞妮吃饭举动里可以看出,这个世界在礼仪方面较之华夏真的差太远了。

    罗塞妮很快就发现了贾可道目光里带着的那一丝不屑。

    对,没错,就是不屑。

    罗塞妮此时在贾可道面前突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感,罗塞妮在自家的仆人面对自己时经常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罗塞妮不由得摇了摇头,拉动了伤口,痛得身体微微一颤。

    不由这一痛倒让罗塞妮有些诧异,按照常理,这样的贯穿伤,自己那些药粉根本就不可能压制住,就算是压制住了,伤者也很容易发烧恶疾,如果有祭司施展神术治疗,倒是问题不大。

    而自己现在仅仅只是身体虚弱,伤口疼痛罢了。

    随后罗塞妮又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那一幕,不由得有些迟疑朝着贾可道发问:“请问您是一位魔法师?还是一位炼金术士大人?”

    这没法罗塞妮想到这里,贾可道制作的符水被罗塞妮认成了炼金药水,而贾可道晃动符?时燃起的火焰在罗塞妮眼里更是铁证了。

    “什么?炼金术士?”贾可道略微一愣,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临摹两可的笑了笑。

    罗塞妮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倒有些兴奋。

    在接下来的交流,贾可道从罗塞妮的嘴里倒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这个世界里不少人拥有超凡力量,比如能够释放法术的魔法师,激活体内斗气的剑士、骑士,还有侍奉神明的祭司,乃至于炼金术士等等。

    罗塞妮自己就是一名能够激活斗气的剑士。

    而所谓的炼金术士简单来说算是魔法师与化学专家、机械专家乃至于生物学专家的混合体。

    通常情况下,只有最优秀的魔法学徒才可能踏上炼金术士的道路。

    如此一来,炼金术士的数量稀少程度可想而知。

    可以这么说,罗塞妮父亲所管辖的城池里只有一个炼金术士学徒,还是一个学业未成犯错被老师扫地出门的家伙。

    就这么一个炼金术士学徒,在城池里的地位仅次于城主,城防军统领与税收官。

    要说那位炼金术士学徒的实力,任何一个尚未点燃斗气的精锐老兵都可以将他干掉,但就算是罗塞妮这样的剑士见到了都需要先行敬礼。

    没法,炼金术士学徒太重要了。

    最坚固的盾牌盔甲,最锐利的武器,乃至于各种伤药等等都是出自炼金术士学徒之手。

    若是正式的炼金术士甚至于能够给武器盔甲附着各种防护法术,使其成为价格极为昂贵的魔法器具。

    就连不少专精战斗的魔法师老爷,都有求于炼金术士。

    总之,在同一个阶层上,就连侍奉神明的祭司有时候都比不上炼金术士呢。

    而罗塞妮此时看向贾可道的目光变得有些炽热,她已经将贾可道认定为一位炼金术,要知道,就连那个叫做塞恩的炼金术士学徒都不可能制作出贾可道这样的疗伤炼金药水来。

    毫无疑问,在罗塞妮看来,这种能够迅速止血的炼金药水只有正式的炼金术士才有能力制作,毕竟她从没有见过真正的炼金术士,因而一阵脑补之后就认定了。

    在休息之前,贾可道又给罗塞妮用了一张清水符,而这一次,罗塞妮完全没有半点抗拒,一口就将黑乎乎的符水喝了下去,眼中还带着一丝感激。

    要知道炼金术士大人的炼金药水可是价值不菲,光这两次喝下的炼金药水,按照罗塞妮的估算,恐怕就要超过十个金币了。

    毕竟请一位祭司大人来治疗,恐怕花费更多。

    罗塞妮作为城主之女,每个月的零用也就两个金币,着实有些寒酸。

    次日清晨,贾可道两人继续上路,在伤势得到控制后,只要不拉扯到伤口,罗塞妮自己走路是没有问题的。

    按照罗塞妮的估算,这里距离罗塞妮父亲管辖的雄狮城大约还有上百公里,以罗塞妮的速度,能够两天内赶回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今天贾可道或者说罗塞妮的运气不算太好,走出不到二十公里,远处就传来了马嘶之声。

    “有商队,我们可以搭车回去了。”

    听到马嘶声后的罗塞妮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虽说伤口开始恢复,但走路会有一些胀痛,以她现在的身体,走回城池去,的确是一件难事。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他的耳力可要比罗塞妮好多了,不但听到了马嘶声,还听到对方的语言交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