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贾可道惊喜无比的是,也不知道是这里人迹罕至的缘故,还是灵气充足的缘故,小溪里鱼群甚多,并且傻傻的,丝毫不害怕人,被贾可道轻轻松松就抓了几条上来。

    要知道,地球上随着人类不断增多,河流里的鱼都变得少了很多,并且奸猾无比,就连流经夹山村的黄溪里,都很难看到鱼了。

    罗塞妮失血过多,刚醒来就感觉胃里快要伸出一只手,接过鱼之后顾不得自己贵女的身份,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罗塞妮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从小习武,因而吃相粗鲁一点也属于正常。

    与罗塞妮的狼吞虎咽不同的是,贾可道进食时的举动落在罗塞妮眼里却是极为优雅,在罗塞妮看来,恐怕就算是大贵族都比不上的。

    当然,罗塞妮并不知道,贾可道此时对罗塞妮的举动鄙视无比。

    呸,不愧是蛮夷,哪里比得上我大华夏的仪容礼仪。

    这是自然,贾可道就连进食都要念上一段入食咒与结斋咒,以便将吃下的食物迅速分解吸收,补充精气,光这一点,贾可道对于食物的利用效率就要比罗塞妮高上数倍不止。

    炼精化气可不是说着玩的,道家修行一共分为四个阶段,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只要入了炼精化气的门槛,就能够充分摄取食物里的精气,达到除病强身的效果。

    因而只要进入了这个阶段的道士,光从体魄上来说,就要比寻常人类强壮很多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从罗塞妮吃饭举动里可以看出,这个世界在礼仪方面较之华夏真的差太远了。

    罗塞妮很快就发现了贾可道目光里带着的那一丝不屑。

    对,没错,就是不屑。

    罗塞妮此时在贾可道面前突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感,罗塞妮在自家的仆人面对自己时经常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罗塞妮不由得摇了摇头,拉动了伤口,痛得身体微微一颤。

    不由这一痛倒让罗塞妮有些诧异,按照常理,这样的贯穿伤,自己那些药粉根本就不可能压制住,就算是压制住了,伤者也很容易发烧恶疾,如果有祭司施展神术治疗,倒是问题不大。

    而自己现在仅仅只是身体虚弱,伤口疼痛罢了。

    随后罗塞妮又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那一幕,不由得有些迟疑朝着贾可道发问:“请问您是一位魔法师?还是一位炼金术士大人?”

    这没法罗塞妮想到这里,贾可道制作的符水被罗塞妮认成了炼金药水,而贾可道晃动符?时燃起的火焰在罗塞妮眼里更是铁证了。

    “什么?炼金术士?”贾可道略微一愣,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临摹两可的笑了笑。

    罗塞妮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倒有些兴奋。

    在接下来的交流,贾可道从罗塞妮的嘴里倒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这个世界里不少人拥有超凡力量,比如能够释放法术的魔法师,激活体内斗气的剑士、骑士,还有侍奉神明的祭司,乃至于炼金术士等等。

    罗塞妮自己就是一名能够激活斗气的剑士。

    而所谓的炼金术士简单来说算是魔法师与化学专家、机械专家乃至于生物学专家的混合体。

    通常情况下,只有最优秀的魔法学徒才可能踏上炼金术士的道路。

    如此一来,炼金术士的数量稀少程度可想而知。

    可以这么说,罗塞妮父亲所管辖的城池里只有一个炼金术士学徒,还是一个学业未成犯错被老师扫地出门的家伙。

    就这么一个炼金术士学徒,在城池里的地位仅次于城主,城防军统领与税收官。

    要说那位炼金术士学徒的实力,任何一个尚未点燃斗气的精锐老兵都可以将他干掉,但就算是罗塞妮这样的剑士见到了都需要先行敬礼。

    没法,炼金术士学徒太重要了。

    最坚固的盾牌盔甲,最锐利的武器,乃至于各种伤药等等都是出自炼金术士学徒之手。

    若是正式的炼金术士甚至于能够给武器盔甲附着各种防护法术,使其成为价格极为昂贵的魔法器具。

    就连不少专精战斗的魔法师老爷,都有求于炼金术士。

    总之,在同一个阶层上,就连侍奉神明的祭司有时候都比不上炼金术士呢。

    而罗塞妮此时看向贾可道的目光变得有些炽热,她已经将贾可道认定为一位炼金术,要知道,就连那个叫做塞恩的炼金术士学徒都不可能制作出贾可道这样的疗伤炼金药水来。

    毫无疑问,在罗塞妮看来,这种能够迅速止血的炼金药水只有正式的炼金术士才有能力制作,毕竟她从没有见过真正的炼金术士,因而一阵脑补之后就认定了。

    在休息之前,贾可道又给罗塞妮用了一张清水符,而这一次,罗塞妮完全没有半点抗拒,一口就将黑乎乎的符水喝了下去,眼中还带着一丝感激。

    要知道炼金术士大人的炼金药水可是价值不菲,光这两次喝下的炼金药水,按照罗塞妮的估算,恐怕就要超过十个金币了。

    毕竟请一位祭司大人来治疗,恐怕花费更多。

    罗塞妮作为城主之女,每个月的零用也就两个金币,着实有些寒酸。

    次日清晨,贾可道两人继续上路,在伤势得到控制后,只要不拉扯到伤口,罗塞妮自己走路是没有问题的。

    按照罗塞妮的估算,这里距离罗塞妮父亲管辖的雄狮城大约还有上百公里,以罗塞妮的速度,能够两天内赶回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今天贾可道或者说罗塞妮的运气不算太好,走出不到二十公里,远处就传来了马嘶之声。

    “有商队,我们可以搭车回去了。”

    听到马嘶声后的罗塞妮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虽说伤口开始恢复,但走路会有一些胀痛,以她现在的身体,走回城池去,的确是一件难事。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他的耳力可要比罗塞妮好多了,不但听到了马嘶声,还听到对方的语言交谈。

    ;

第6章、救人    虽说贾可道很是看不起这些类似于西夷的土着,但天大地大也比不过钞票大,如果真如这女人所说,有不少金币的话,那么自己这番就算是发财了,不但自己以后吃喝不愁,指不定还能够将老君观修缮一下,免得以后有挂单的道友前来,面子上不太好看。

    “贫道叫明阳。”贾可道正待自我介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一阵声音传来:”她在这边,我看见血迹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自然也顾不得自我介绍了,若是被那些蛮子骑兵发现,恐怕自己就是拼了老命也很难摆脱的。

    贾可道一把将女人抓起,扛上了肩头,随即便迈开大步朝着麦田深处逃去,在那些骑兵的追击下,想要逃走,就绝不能走田间小道。

    这个叫做罗塞妮的女人倒是性格坚韧,贾可道扛着她跑动,自然会震动到伤口,短矛处的伤口不断浸出鲜血,换成其它女人,要么早就痛哭流涕了,要么就是痛得昏迷过去。

    偏偏这女人有些不同,不但忍住痛苦,还时不时给贾可道指路。

    在这个陌生无比的地方,如果没人指路的话,恐怕贾可道早就一头撞入追兵的包围圈了。

    一路过来,贾可道扛着一个女人,跑得汗水淋漓,全身疲软,不过还好,这一口气跑出了大概有十多公里,那些骑兵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大概有几里路就回到山洞了,贾可道不由得犹豫了下,要说那个连接两个世界的黑色光门恐怕还不能被这女人看见。

    想到这里,贾可道就不知不觉间转了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嗯?前面有片树林,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松,鼓起力气一阵小跑,进了树林后,选了一块空地就将女人放了下来,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有些不想动弹了,要知道贾可道跑了这么久,腹中早就空了,若是换一个男人的话,恐怕压根都跑不到这里就得休克了。

    这全得益于贾可道近二十年的道家修行与超越普通人的强壮体魄。

    “帮我将短矛拔掉!这是止血药。”

    女人坐在地上用细剑将身体撑起,从腰间摸出一包药粉递给贾可道后,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咬在嘴里。

    拔掉短矛?说实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贾可道着实愣了片刻,傻愣愣的接过了药粉。

    好吧,贾可道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对方是个蛮夷女人,其勇气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换成贾可道自己的话,恐怕都要考虑一会才能够做出决定。

    “等会。”贾可道嗅了嗅药粉气息,里面应该有类似于三七的止血中药混合而成,不过这样的药粉用来治疗刀伤还好,想要对付短矛造成的贯穿伤,恐怕就有些后续无力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决定救对方,那么贾可道也不愿意让罗塞妮失血过多而死。

    何况在贾可道眼里,一个城主之女应该能够帮助自己比较容易的了解这个世界。

    因而贾可道从背包里取出一道符?,又将背包里的矿泉水瓶取出,拿出一个陶瓷小碗,倒了一点水。

    随后贾可道右手夹着符?轻轻一晃,夹在指头间的符?上随即便冒出一团火光,将燃烧的符?朝着碗里一插,扑哧一声,火焰熄灭,碗里的小半清水顿时变成了黑水。

    “喝下去。”贾可道将陶瓷碗递给了罗塞妮。

    罗塞妮已经被贾可道的举动给惊呆了,这个家伙真的疯了么?都被纸灰污染了的水给自己喝?

    不过更让罗塞妮惊异的是贾可道递给自己的陶瓷碗,晶莹剔透,似玉非玉,一看就知道是一件宝物。

    罗塞妮作为城主之女,都没有见过这样珍贵的宝物,一时间都快要呆愣了,心头不由得猜测起贾可道的身份来。

    还有手指头一晃便冒出的火焰,更是让罗塞妮有些惊疑不定。

    当然,贾可道一身道袍,落在罗塞妮眼里就是奇装怪服,再加上那黑发黑眼,罗塞妮就算是耗尽脑汁也不可能猜出贾可道的身份来。

    “喝下去,对你有好处。”贾可道看出了罗塞妮的迟疑,不由得轻笑一声,这就要看罗塞妮自己的决定了,道法自然,生死由命,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贾可道并不愿意去强迫别人。

    也不知道罗塞妮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贾可道重复一遍之后,她竟然开始喝起碗里的符水来。

    符水最初入口并不好喝,就算是再神奇的符水,终究是纸灰与清水的混合,何况里面还有一些尚未燃尽的纸屑,喝在嘴里,让人有种呕吐的欲望。

    不过就在罗塞妮喝下第一口时就感觉到这符水的不凡了。

    那口让人恶心的黑水顺着喉管下行之时,随即便化为一股暖流朝着身体各处快速流动而去,当其流动到伤口附近时,原本伤口的疼痛随即便迅速减弱,就如同一股暖泉正在清洗伤口一般。

    在发现这一点后,罗塞妮没有任何迟疑,将剩下的符水喝了个干净,而就在她准备放下皮袋子的时候,贾可道动了,一把抓住短矛,骤然发力,短矛抽出。

    让罗塞妮感到奇怪的是,当短矛抽出之后,伤口竟然没有多少血水浸出。

    不过这也就是罗塞妮在昏迷之前见到的最后一幕了,毕竟这清水符只是最低级的疗伤符?,能够控制住伤口不出血已经是万幸了,短矛抽出之后的剧痛是万万不可能免除的。

    如果是高一级的春雨符还差不多,能够迅速恢复伤口,不过贾可道暂时还画不出那样的符?来,虽说手上还有几张,不过那都是老观主留下的存货,贾可道可舍不得用在一个蛮夷女人身上。

    等到罗塞妮醒来,贾可道已经点燃了一堆篝火,篝火上烤着几条鱼。

    “醒了?感觉怎么样?”贾可道笑着将一条烤好的鱼递了过来。

    在这女人昏迷的时候,贾可道已经将四周环境查看了一遍,发现了一条小溪。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