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说贾可道很是看不起这些类似于西夷的土着,但天大地大也比不过钞票大,如果真如这女人所说,有不少金币的话,那么自己这番就算是发财了,不但自己以后吃喝不愁,指不定还能够将老君观修缮一下,免得以后有挂单的道友前来,面子上不太好看。

    “贫道叫明阳。”贾可道正待自我介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一阵声音传来:”她在这边,我看见血迹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自然也顾不得自我介绍了,若是被那些蛮子骑兵发现,恐怕自己就是拼了老命也很难摆脱的。

    贾可道一把将女人抓起,扛上了肩头,随即便迈开大步朝着麦田深处逃去,在那些骑兵的追击下,想要逃走,就绝不能走田间小道。

    这个叫做罗塞妮的女人倒是性格坚韧,贾可道扛着她跑动,自然会震动到伤口,短矛处的伤口不断浸出鲜血,换成其它女人,要么早就痛哭流涕了,要么就是痛得昏迷过去。

    偏偏这女人有些不同,不但忍住痛苦,还时不时给贾可道指路。

    在这个陌生无比的地方,如果没人指路的话,恐怕贾可道早就一头撞入追兵的包围圈了。

    一路过来,贾可道扛着一个女人,跑得汗水淋漓,全身疲软,不过还好,这一口气跑出了大概有十多公里,那些骑兵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大概有几里路就回到山洞了,贾可道不由得犹豫了下,要说那个连接两个世界的黑色光门恐怕还不能被这女人看见。

    想到这里,贾可道就不知不觉间转了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嗯?前面有片树林,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松,鼓起力气一阵小跑,进了树林后,选了一块空地就将女人放了下来,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有些不想动弹了,要知道贾可道跑了这么久,腹中早就空了,若是换一个男人的话,恐怕压根都跑不到这里就得休克了。

    这全得益于贾可道近二十年的道家修行与超越普通人的强壮体魄。

    “帮我将短矛拔掉!这是止血药。”

    女人坐在地上用细剑将身体撑起,从腰间摸出一包药粉递给贾可道后,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咬在嘴里。

    拔掉短矛?说实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贾可道着实愣了片刻,傻愣愣的接过了药粉。

    好吧,贾可道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对方是个蛮夷女人,其勇气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换成贾可道自己的话,恐怕都要考虑一会才能够做出决定。

    “等会。”贾可道嗅了嗅药粉气息,里面应该有类似于三七的止血中药混合而成,不过这样的药粉用来治疗刀伤还好,想要对付短矛造成的贯穿伤,恐怕就有些后续无力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决定救对方,那么贾可道也不愿意让罗塞妮失血过多而死。

    何况在贾可道眼里,一个城主之女应该能够帮助自己比较容易的了解这个世界。

    因而贾可道从背包里取出一道符?,又将背包里的矿泉水瓶取出,拿出一个陶瓷小碗,倒了一点水。

    随后贾可道右手夹着符?轻轻一晃,夹在指头间的符?上随即便冒出一团火光,将燃烧的符?朝着碗里一插,扑哧一声,火焰熄灭,碗里的小半清水顿时变成了黑水。

    “喝下去。”贾可道将陶瓷碗递给了罗塞妮。

    罗塞妮已经被贾可道的举动给惊呆了,这个家伙真的疯了么?都被纸灰污染了的水给自己喝?

    不过更让罗塞妮惊异的是贾可道递给自己的陶瓷碗,晶莹剔透,似玉非玉,一看就知道是一件宝物。

    罗塞妮作为城主之女,都没有见过这样珍贵的宝物,一时间都快要呆愣了,心头不由得猜测起贾可道的身份来。

    还有手指头一晃便冒出的火焰,更是让罗塞妮有些惊疑不定。

    当然,贾可道一身道袍,落在罗塞妮眼里就是奇装怪服,再加上那黑发黑眼,罗塞妮就算是耗尽脑汁也不可能猜出贾可道的身份来。

    “喝下去,对你有好处。”贾可道看出了罗塞妮的迟疑,不由得轻笑一声,这就要看罗塞妮自己的决定了,道法自然,生死由命,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贾可道并不愿意去强迫别人。

    也不知道罗塞妮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贾可道重复一遍之后,她竟然开始喝起碗里的符水来。

    符水最初入口并不好喝,就算是再神奇的符水,终究是纸灰与清水的混合,何况里面还有一些尚未燃尽的纸屑,喝在嘴里,让人有种呕吐的欲望。

    不过就在罗塞妮喝下第一口时就感觉到这符水的不凡了。

    那口让人恶心的黑水顺着喉管下行之时,随即便化为一股暖流朝着身体各处快速流动而去,当其流动到伤口附近时,原本伤口的疼痛随即便迅速减弱,就如同一股暖泉正在清洗伤口一般。

    在发现这一点后,罗塞妮没有任何迟疑,将剩下的符水喝了个干净,而就在她准备放下皮袋子的时候,贾可道动了,一把抓住短矛,骤然发力,短矛抽出。

    让罗塞妮感到奇怪的是,当短矛抽出之后,伤口竟然没有多少血水浸出。

    不过这也就是罗塞妮在昏迷之前见到的最后一幕了,毕竟这清水符只是最低级的疗伤符?,能够控制住伤口不出血已经是万幸了,短矛抽出之后的剧痛是万万不可能免除的。

    如果是高一级的春雨符还差不多,能够迅速恢复伤口,不过贾可道暂时还画不出那样的符?来,虽说手上还有几张,不过那都是老观主留下的存货,贾可道可舍不得用在一个蛮夷女人身上。

    等到罗塞妮醒来,贾可道已经点燃了一堆篝火,篝火上烤着几条鱼。

    “醒了?感觉怎么样?”贾可道笑着将一条烤好的鱼递了过来。

    在这女人昏迷的时候,贾可道已经将四周环境查看了一遍,发现了一条小溪。

    ;

第5章、麻烦上身    当然,贾可道大概也看了出来,这群骑兵里,也就是那个骑兵首领有这样的实力,其余的骑兵应该差上很多的,想明白了这一点,贾可道心头才算是放心了不少。

    随着木门被长矛炸碎,跟在骑兵首领身后的骑兵队顿时欢呼了起来,驱使着战马就朝着小镇内冲去,此时胜利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自然要分享战果了。

    几个站在街道上有些紧张的富商,看到骑兵冲来,正想说些什么,一道寒光迎面劈来,下一刻就见到几颗人头摔落地面。

    紧闭的院门也无法阻挡弯刀的劈砍,几个骑兵在一个华丽的院子大门前又劈又踢,没多久,院门被劈开,骑兵们鱼贯而入,在院子里卷起一片腥风血雨。

    待到末了,几个骑兵或扛着装满财富的箱子,或扛着挣扎的女人,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的从院子走了出来,他们的弯刀上不时滴下鲜红的血液。

    哭泣声,挣扎声,惨叫声不断传出围墙,让那些地位低下,只能负责警戒的步兵们不由得露出羡慕神色。

    没法,在之前的战斗里,为了减少伤亡,他们压根就没有出多少力,因而到了这丰收季节,他们同样也没能收获。

    当然,若是等到那些骑兵抢掠之后,他们进去打扫战场的时候,或许能够分上一点汤。

    毕竟就算这么一个破旧的小镇,里面的财富也不会太少的。

    贾可道对于发生在小镇内的屠杀掠夺没有多少感触,一群蛮子之间的内斗罢了,贾可道给这场战斗下了定义之后就准备离开了,他可不是什么圣母,见人就救。

    当然,这也不排除他略微有点紧张,贾可道的胆子在和平年代里算是不小了,给死人做法打蘸什么的,丝毫没有半点忌讳。

    可看着那些骑兵烧杀抢掠,贾可道双腿多少还是有点微微颤抖。

    没法,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第一次见到,双腿不发抖反倒是一件怪事了。

    就在贾可道准备转移到较为安全的地点,等到那些蛮子骑兵离开后再去小镇看看情况的时候,小镇里突然传出一连串的惨叫声,一条纤细苗条的身影从围墙某处蹿了出来,十多个在附近警戒的步兵随即便围了上去。

    这是一个全身包裹在轻便皮甲之下的女人,虽说头上戴着一个皮盔,但前凸后翘的体型直接将她的性别暴露。

    步兵们的眼睛都快看直了,他们已经有几个月不知肉味了,在沙漠里想要找到一个女人多少有点难度,有女人的都是强者!

    这么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顿时激发了他们的兽欲。

    不过,那女人也不可能束手就擒,双方随即便展开了一番厮杀。

    当双方靠近时,女人将后背的一把细剑抽了出来,剑如疾风,剑影荡出,冲在最前面的两名步兵立马就丢开了长矛捂住冒出鲜血的喉管,支吾着倒了下去。

    这一幕顿时让那些步兵脚下为之一顿,他们的战斗意志与实力较之那些骑兵要差上不少,之前顺风顺水惯了,因而见到绵羊突然变成大老虎,有些慌乱在所难免。

    唰唰,又是两名步兵捂住喉管倒了下去,剩下的步兵不由吓得连连后退,那纤细身影趁机冲开包围圈,朝着麦地飞奔而去。

    “你们这些懦夫!拦住她!”

    这时,一声怒吼传来,几名留在镇外的骑兵飞快赶了过来,速度极快,与女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但小镇离麦地太近了,没多久,女人距离麦地就不到二十米了。

    骑兵们知道,若是被那女人钻入麦地里,想要抓住对方的难度就会提升数倍。

    “抛矛!”

    一声令下,骑兵们纷纷摘下短矛就朝着飞奔的纤细身影投掷了过去。

    呼呼呼呼,连续四柄短矛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曲线朝着女人落下。

    骑兵们的攻击配合极为到位,四柄短矛几乎将女人前方所能够逃窜的方位封死,当然如果女人向后躲闪的话,这些短矛是没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的,但那样的话,等待她的将会是骑兵们的高速冲撞。

    即便是重甲步兵在没有大盾的情况下也难以正撼骑兵的突袭。

    可以这么说,在骑兵的追击之下,女人转眼之间便陷入到绝境之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人一咬牙,脚下不停,全身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速度骤然加快数倍,好似一支利箭向前直冲。

    就这么一冲,就有三柄短矛落在了女人身后,但这四柄短矛射来的方位太巧妙了,因而女人即便是猛力扭动躯体也最终没能躲过最后一柄短矛。

    扑哧一声轻响,短矛插入女人肩头,鲜血顿时溅射出来。

    被短矛击中,女人身体微微一晃,却没有倒下,反倒是加快了速度,一头钻入麦地,消失在骑兵们的视线内。

    “跑了!快追!”

    “她受伤了,跑不远,快调人来。”

    一名骑兵掏出哨子吹起来,尖锐的哨声迅速朝着四周传播开来,其余的骑兵则是驱使着战马,朝着麦地内冲去。

    贾可道看着一头栽倒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不由得有些发愣,这个女人长着一头红发,蓝色眼睛,面容俏丽,着实称得上美女一名,典型的欧洲白种人,即便是在美女无数的地球二十一世纪也能够打上八十五分了,何况其身上穿着显露身材的皮甲,给人一种狂野的美感,更有加分。

    不过片刻之后贾可道就决定立马离开,原因很简单,他感觉自己似乎快要被麻烦给缠上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贾可道的预感。

    “带我走,我是雄狮城城主之女罗塞妮!我父亲会给你很多金币!”

    受伤女人,或者说罗塞妮一把就抓住了贾可道的小腿,让贾可道想要离开的企图直接破产。一听这话,贾可道眼睛有些发亮,城主之女?很多金币?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感觉自己眼前似乎掉下一枚枚金黄色的东西。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