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贾可道大概也看了出来,这群骑兵里,也就是那个骑兵首领有这样的实力,其余的骑兵应该差上很多的,想明白了这一点,贾可道心头才算是放心了不少。

    随着木门被长矛炸碎,跟在骑兵首领身后的骑兵队顿时欢呼了起来,驱使着战马就朝着小镇内冲去,此时胜利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自然要分享战果了。

    几个站在街道上有些紧张的富商,看到骑兵冲来,正想说些什么,一道寒光迎面劈来,下一刻就见到几颗人头摔落地面。

    紧闭的院门也无法阻挡弯刀的劈砍,几个骑兵在一个华丽的院子大门前又劈又踢,没多久,院门被劈开,骑兵们鱼贯而入,在院子里卷起一片腥风血雨。

    待到末了,几个骑兵或扛着装满财富的箱子,或扛着挣扎的女人,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的从院子走了出来,他们的弯刀上不时滴下鲜红的血液。

    哭泣声,挣扎声,惨叫声不断传出围墙,让那些地位低下,只能负责警戒的步兵们不由得露出羡慕神色。

    没法,在之前的战斗里,为了减少伤亡,他们压根就没有出多少力,因而到了这丰收季节,他们同样也没能收获。

    当然,若是等到那些骑兵抢掠之后,他们进去打扫战场的时候,或许能够分上一点汤。

    毕竟就算这么一个破旧的小镇,里面的财富也不会太少的。

    贾可道对于发生在小镇内的屠杀掠夺没有多少感触,一群蛮子之间的内斗罢了,贾可道给这场战斗下了定义之后就准备离开了,他可不是什么圣母,见人就救。

    当然,这也不排除他略微有点紧张,贾可道的胆子在和平年代里算是不小了,给死人做法打蘸什么的,丝毫没有半点忌讳。

    可看着那些骑兵烧杀抢掠,贾可道双腿多少还是有点微微颤抖。

    没法,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第一次见到,双腿不发抖反倒是一件怪事了。

    就在贾可道准备转移到较为安全的地点,等到那些蛮子骑兵离开后再去小镇看看情况的时候,小镇里突然传出一连串的惨叫声,一条纤细苗条的身影从围墙某处蹿了出来,十多个在附近警戒的步兵随即便围了上去。

    这是一个全身包裹在轻便皮甲之下的女人,虽说头上戴着一个皮盔,但前凸后翘的体型直接将她的性别暴露。

    步兵们的眼睛都快看直了,他们已经有几个月不知肉味了,在沙漠里想要找到一个女人多少有点难度,有女人的都是强者!

    这么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顿时激发了他们的兽欲。

    不过,那女人也不可能束手就擒,双方随即便展开了一番厮杀。

    当双方靠近时,女人将后背的一把细剑抽了出来,剑如疾风,剑影荡出,冲在最前面的两名步兵立马就丢开了长矛捂住冒出鲜血的喉管,支吾着倒了下去。

    这一幕顿时让那些步兵脚下为之一顿,他们的战斗意志与实力较之那些骑兵要差上不少,之前顺风顺水惯了,因而见到绵羊突然变成大老虎,有些慌乱在所难免。

    唰唰,又是两名步兵捂住喉管倒了下去,剩下的步兵不由吓得连连后退,那纤细身影趁机冲开包围圈,朝着麦地飞奔而去。

    “你们这些懦夫!拦住她!”

    这时,一声怒吼传来,几名留在镇外的骑兵飞快赶了过来,速度极快,与女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但小镇离麦地太近了,没多久,女人距离麦地就不到二十米了。

    骑兵们知道,若是被那女人钻入麦地里,想要抓住对方的难度就会提升数倍。

    “抛矛!”

    一声令下,骑兵们纷纷摘下短矛就朝着飞奔的纤细身影投掷了过去。

    呼呼呼呼,连续四柄短矛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曲线朝着女人落下。

    骑兵们的攻击配合极为到位,四柄短矛几乎将女人前方所能够逃窜的方位封死,当然如果女人向后躲闪的话,这些短矛是没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的,但那样的话,等待她的将会是骑兵们的高速冲撞。

    即便是重甲步兵在没有大盾的情况下也难以正撼骑兵的突袭。

    可以这么说,在骑兵的追击之下,女人转眼之间便陷入到绝境之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人一咬牙,脚下不停,全身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速度骤然加快数倍,好似一支利箭向前直冲。

    就这么一冲,就有三柄短矛落在了女人身后,但这四柄短矛射来的方位太巧妙了,因而女人即便是猛力扭动躯体也最终没能躲过最后一柄短矛。

    扑哧一声轻响,短矛插入女人肩头,鲜血顿时溅射出来。

    被短矛击中,女人身体微微一晃,却没有倒下,反倒是加快了速度,一头钻入麦地,消失在骑兵们的视线内。

    “跑了!快追!”

    “她受伤了,跑不远,快调人来。”

    一名骑兵掏出哨子吹起来,尖锐的哨声迅速朝着四周传播开来,其余的骑兵则是驱使着战马,朝着麦地内冲去。

    贾可道看着一头栽倒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不由得有些发愣,这个女人长着一头红发,蓝色眼睛,面容俏丽,着实称得上美女一名,典型的欧洲白种人,即便是在美女无数的地球二十一世纪也能够打上八十五分了,何况其身上穿着显露身材的皮甲,给人一种狂野的美感,更有加分。

    不过片刻之后贾可道就决定立马离开,原因很简单,他感觉自己似乎快要被麻烦给缠上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贾可道的预感。

    “带我走,我是雄狮城城主之女罗塞妮!我父亲会给你很多金币!”

    受伤女人,或者说罗塞妮一把就抓住了贾可道的小腿,让贾可道想要离开的企图直接破产。一听这话,贾可道眼睛有些发亮,城主之女?很多金币?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感觉自己眼前似乎掉下一枚枚金黄色的东西。

    ;

第4章、探索,人形火箭筒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不过按照这里空气中所蕴含的灵气而言,这个世界里恐怕孕育了不少的天材地宝。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有一种离开山洞四处探索的欲望。

    当然,理智让他停住了迈出去的脚步。

    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而陌生就意味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与意外,想要在这里探险,恐怕这样空手出去,要不了多久就会横尸荒野。

    对于这一点,久居深山的贾可道是明白的。

    回到道观,贾可道便寻出一张黄纸,在其上写了几个大字便贴在了道观大门外。

    因观主有事外出,暂时谢绝香客。

    而贾可道再度踏入黑色光门的时候,脚上穿着一双长筒靴,腿上打着绑腿,一个破旧的登山包背在后背,里面装着绳索,烧鹅,水等等杂物。

    当然,除此之外,贾可道还带上了一叠空白黄裱纸,朱砂,毛笔以及制作好的十多张符?,手上还提着一把砍柴刀。

    说实话,此时穿着道袍的贾可道看上去不伦不类,若是被夹山村的村民看见,恐怕还以为这位明阳道长发疯了。

    走出山洞,贾可道便朝着远处那片麦田走去。

    毫无疑问,有麦田自然就有人居住,贾可道需要找人问问这里的情况。

    走过两片麦田,一条小道就出现在麦田之间,贾可道看了看小道上遗留的痕迹,选了个方向便沿着麦田之间的小道走了下去。

    话说天上挂着十多个太阳,天气也不算很热,这让贾可道感觉有些庆幸,若都像地球上的太阳,恐怕这里就是一片地狱了。

    小麦正在灌浆,应该是五月上旬左右的时间,倒是与地球上的时间有些差距。

    这一路过去,当贾可道走得有些毛汗生出之时,却远远见到一道炊烟出现在眼界里,这让贾可道不由得脸上一喜,看来距离人居住的地方不远了。

    一阵小跑之后,贾可道走出了麦田,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当自己走出麦田,方才发现,那炊烟并不是炊烟,而是从一个小镇里飘出的浓烟。

    贾可道眼前这个小镇此时火光肆意,杀声震天!

    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回了麦田。

    或许是灵气充裕的缘故,这麦田里的小麦比地球上的品种更为健壮,近乎人高,贾可道即便是站立起来,也最多将头顶露出麦田,倒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数百米外的那个小镇此时浓烟四起,惨叫声与喊杀声不时响起,数十骑兵在小镇外盘旋,不断将绑着引燃物的短矛越过围墙射入小镇,两百多提着长矛的步兵则分散在小镇周围警戒,似乎是为了防止敌人逃窜。

    而小镇的围墙上时不时冒出几个弓箭手,射出一些箭矢来。

    此时小镇的抵抗已经进入到徒劳无力阶段。

    骑兵们虽说仅仅只穿着普通皮甲,胯下骑着的马匹速度很快,从围墙上射出的箭矢很难击中他们,而骑兵们的反击则是极为锐利,只要那些弓箭手冒头之后反应略慢,就会被数支短矛聚火,直接射落墙头。

    这样真实的战斗,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见到,由于距离较远,倒也不害怕,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不过他也对自己所在的世界大概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看小镇的建筑与那些骑兵步兵的装束就知道,这里应该是一个类似于欧洲中古世纪的世界,至少这一带是这样。

    想不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蛮子的世界,贾可道看着这场战斗,颇为有些不屑。

    与那些崇欧美,哈日韩的同龄人不同,贾可道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大华夏主义者,他平时除了做早晚课,打坐炼气画符?等等之外,最大的娱乐活动就去村希望小学的图书馆找些历史书来看,尤其是那些记载大汉大唐等等鼎盛王朝修理外夷的故事更是让他津津乐道。

    什么王玄策一人灭国,陈汤破匈奴等等,都是他百看不厌的经典战事,至于大唐为世界中心,万邦来朝更让他热血涌动。

    每每报纸上说什么国际形势时,贾可道都会暗呸一声,东瀛南朝等等蕞尔小国几百年前都跪求天朝开恩,至于欧美诸国更是蛮荒之地,都是野人!

    当然,贾可道这种思维模式完全就是受到老观主的熏陶而形成的,从小苦读各种古籍,道家经典,就算是冒出一点崇洋媚外的想法,立马就被老观主给镇压了。

    闲话有些多了,贾可道此时来得有些晚了,没多久,小镇上的战斗很快进入到收尾状态,毕竟这么一个人口不足五百的小镇,想要抵挡数十骑兵与两百多步兵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围墙上的弓箭手在骑兵们的短矛抛射之下,很快就伤亡殆尽,半晌之后,墙头上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了,即便是还剩下几个弓箭手,也不敢冒头出来成为靶子。

    “赞美伟大的艾坎司迪!”

    一个提着长矛,看上去地位不低的骑兵在高声大叫之后便驱使着战马朝着小镇大门冲了过去。

    贾可道发现对方的话语虽说很古怪,自己从未有听过,但自己竟然能够听懂对方的话语,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对这个蛮荒世界有了一点点改观。

    那个貌似首领的骑兵,冲到距离小镇大门不到五十米时,右手从马鞍旁取下一支短矛,高举过头,之后骑兵首领的右臂上闪过一道白光,将那柄短矛投掷了出去。

    转眼之后,短矛带着巨大的呼啸声就扎在了木质的大门上。

    轰然一声巨响,木门好似被一枚火箭筒击中,转眼之间便炸为碎片。

    虽说那木门应该不算很厚实,但区区一柄不到一米长的短矛就能够轻易将其炸为碎片,这也不应该是普通世界所应该具有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不由得后背生出一股寒意。

    尼玛,这还是人么?整个一人形火箭筒啊。

    贾可道盘算了一下,面对这样的攻击,自己躲能够躲开,不过若是有几名这么猛的骑兵朝着自己同时发动攻击的话,恐怕自己就很难躲过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