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人类来说,不知道来历且神秘无比的东西是最能够给人带来恐惧的。

    比如看不到全貌的大洋海底,时不时飞机轮船突然失事的百慕大等等皆是如此。

    贾可道瞪大眼睛,盯了那黑色光球好一阵子,见对方并没有丝毫动静,心头略微放松一点,不由低声念诵几段《太上清静经》来平息心头冒出的恐惧。

    一小段太上清静经念诵下来,贾可道心头平静了,之前的恐惧被一扫而空,随即便大着胆子,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了下来,绕过那黑色光球就来到门口,当然也没有忘记将那本道德经揣入怀中。

    不管怎么说,这本道德经是破烂了点,不过却是历代观主传承留下的,贾可道将其视为老观主留下的遗物,时不时看看缅怀一下如同父亲的老观主,自然不会将其丢在这里,若是那黑色光球爆炸什么的,自己留下的这点想念岂不就被毁了?

    木门伴随着刺耳的吱嘎声被缓缓拉开,让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阵打鼓,可别惊动了那个光球才好。

    好不容易出了门,贾可道之前的后怕方才一股子从心头涌出,全身因为紧张放松之后所带来的虚弱感,让贾可道双腿一软,几乎就一头栽倒在地。

    这由不得让贾可道不后怕,老观主在的时候,道观是订了几份报纸的,有一期报纸上就记载了什么球形闪电。

    贾可道感觉自己大好人生都没过完十分之一,要是那黑色光球是什么球形闪电的话,给自己来一下,岂不是亏大发了。

    好一阵子后,贾可道感觉全身恢复了一些,肚子也随之鸣叫了起来,之前的惊吓消失后,贾可道的饥饿感又涌了出来。

    无量天尊,这可真难受!

    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房中的黑色光球了,匆匆赶到厨房,就着没喝完的稀饭来了几口,暂时将那一股饥火给压了下去。

    将肚子问题暂时解决后,贾可道从厨房后面的柴堆旁取了一根竹竿,便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厢房返回。

    木门还是半掩着的,贾可道小心探头一看,黑色光球还在,随即便将竹竿小心翼翼的伸了过去。

    有竹竿在手,就算那黑色光球是什么球形闪电,贾可道也不怕了。

    近五米的竹竿,总不会这么倒霉被电着吧?

    竹竿很快就靠近了黑色光球,贾可道用力一捅,随即便丢了竹竿,好似一只猴子飞快朝着后面退去。

    贾可道捂着耳朵在转角处蹲了好一阵,也没有见到厢房内传出什么动静来。

    结果待到贾可道壮着胆子回到厢房门口一看,不由得嘴巴张大了。

    只见那竹竿插在黑色光球之中,就这么悬在半空,而随着竹竿插在里面,那黑色光球似乎也变得大上了几分。

    这应该不是球形闪电,贾可道心头的大石随即就落了地,不过心头的好奇就好似野草一样蔓延开来。

    抽了抽竹竿,竹竿没有丝毫阻碍被抽了回来,随着竹竿抽回,那黑色光球也随之缩小了几分。

    嗯?这东西有趣。

    贾可道仔细看了看竹竿,没有半点损伤。

    看来这黑色光球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既然如此,贾可道的胆儿也就随之大上了几分,走到黑色光球前,左手一伸,就朝着光球内插了进去。

    嗯,没有丝毫的触觉,就好似插在空气中一样,贾可道点了点头,却惊异的发现,随着自己左手插入,这黑色光球骤然变大,转眼之间便化为一个两米多高,足以让人通过的黑色光门。

    这是怎么回事?

    贾可道脑子里想着,身体却先做出了反应,一脚踏出,人消失在那黑色光门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贾可道只感觉脑子略略一沉,就发现自己貌似出现在一个山洞里,山洞深处不时传来滴水的啪嗒声,显得山洞有些潮湿。

    贾可道随之一惊,转头一看,还好,还好,那个黑色光门还在,没有丝毫消失的迹象。

    不过随着贾可道踏出两步,那黑色光门也随即缩小,缩小成为之前那个黑色光球模样。

    既然黑色光球没有消失,贾可道也放心下来,朝着洞口走去。

    来到洞口,洞外的场景却让贾可道眼睛不由得瞪大了一圈。

    外面一眼过去尽数都是青黄交杂的麦地。

    “这,这,这…….”贾可道此时感觉有些发愣,要知道夹山村所处之地尽数皆是山脉纵横。

    很显然,这里是一片平原,并不是夹山村附近了。

    在呆愣片刻之后,贾可道不经意间抬头一望,更是被震得脑海有些泛白。

    “无量天尊!这是怎么回事?”

    天上竟然有十多个太阳!我的老君爷爷,您老人家不会真的答应了小道的请求?!给小道开了一个方便之门?

    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贾可道呆愣了一会之后回过神来,自己应该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而那个黑色光球就应该是连通两个世界的通道了。

    关于这一点,贾可道是明白的。

    傻子都知道,地球上是看不到这么多太阳的。

    就算是后羿射日时当年的太阳,也没这里多啊。

    这里绝对是一块宝地!

    贾可道回过神来之后,随即就能够感受到这里空气中弥漫的灵气。

    对于一个来自于末法时代的小道士而言,这里空气之中的灵气至少是地球的五倍,不,十倍以上!

    虽说比不上道经中描述的蓬莱仙境,昆仑仙山等等地方,但对于贾可道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只被饿得快要倒毙的小老鼠不小心掉到了米仓里!

    十倍以上的灵气,就意味着贾可道连续数年停滞不前的修为,可以轻而易举继续修炼下去。

    贾可道哪里还有半点犹豫,也顾不得洞口附近的地面尘土,径直坐了下去,双手结了一个手印,口中低喃阵阵,在柔和的阳光照耀下开始入定。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贾可道从入定之中苏醒过来,略微检查了一下,心头不由得大喜,之前停滞不前的修为略微上升了一丝。

    贾可道心头盘算,若是在这里日夜打坐修行,恐怕要不了两个月时间,自己就能够从炼精化气入门跃升到炼精化气下层。

    就算是从炼精化气进入炼气化神阶段,恐怕也用不了两三年!

    ;

第1章、黑心道长    新书起航!还望各位新老书友鼎力支持!多投推荐票!贫道在这里给您祈福了。西南多山,道路崎岖盘转。

    清晨朦胧,一层层青雾弥漫山间。

    忽然一声高昂的鸡鸣好似一枚冲天炮炸开,夹山村顿时犹如一个婴儿从大山的怀抱里醒来,嗷嗷大哭。

    人声犬吠牛哞在山村各处响起,上山放牛的牛倌赶着牛,下田种地的农夫扛着锄头,还有十多个学生背着书包,拿着饭朝着村东的学校走去,这一切打破了山间弥漫的青雾,在跃出山谷的阳光照耀下,青雾好似烟尘一点点的消散开来。

    村东头的老君观里,一个年轻道士盘坐在蒲团上做着早课。

    “……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这道士俗名贾可道,道号明阳,尚在襁褓之时就被遗弃在山沟里,被老君观的老观主捡到收养,三年前老观主仙逝之后,贾可道就成为了老君观观主兼唯一的道士,由于从小被老观主带在身边,虽说人年轻,但做人行事极为老成,深得夹山村村民的敬重,因而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称呼他为明阳道长。

    做完早课,贾可道喝了一碗稀饭,啃了两个馒头,用筷子划拉了一下碟子里的咸菜,不由得轻叹一声:”怎么这段时间村子里没人重病?”

    这句话若是被村里的老少爷们听到,恐怕这原本就破旧无比的老君观以及黑心的道长,要不了片刻功夫就会被无数砖头砸成废墟。

    当然,这也不怪贾可道说这丧良心的话,即便是出家道士也要穿衣吃饭,这钱怎么来?

    名山大观就不用多说了,光是那些游客的功德钱就足以让道长们笑得乐开怀,而明阳道长主持下的老君观,别说功德钱了,就算是香火,都没多少村民愿意来烧的。

    这里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夹山村太穷了。

    何况隶属于老君观的几亩薄田乃是山间坡地,种点小菜萝卜还行,若是想要依靠其混饱肚子,那是万万不能的。

    因而贾可道也只能将主意打到那些病人身上。

    若是感冒发烧咳嗽不停,贾可道画一张一道清水符下去,鼻子不堵了,头也不痛了,病人家里自然会给老君观送上几只老母鸡。

    若是械斗重伤,生命垂危,那就需要请一张老观主留下来的春雨符,烧成符水喝下去,立马全身舒畅,最多小半会功夫就伤疤脱落。

    这病人家属还不得给老君观献上一搭猪肉?

    若是老观主在世,必然不会收取这些,不过贾可道乃是一精壮小道,口中无肉,连走路都没有精神啊。

    “唉,如果不是师傅他老人临终前执意让贫道接手这破观,不让贫道离开,否则贫道早就去大城市吃香喝辣了!”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再度叹息一声。

    的确,就凭贾可道那一手清水符,就足以让那些煤老板,富一代,土豪什么的迎为上宾了。

    不过这年头,真道士苦守清贫,假道士吃喝不尽,这原本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则。

    再说了,贾可道的修为也仅此而已。

    这可是末法时代,随着刘伯温那个老不死的断了华夏龙脉之后,华夏大地上的灵气便日益薄弱。

    在以往大凡入了门的道士皆可修行,而时至今日,绝大多数的道士也就只能练练拳,锻炼一下身体了。

    像贾可道这样能够施展一两种入门符?的,已是天才加运气的结合了。

    一碗稀饭,两个馒头,少许咸菜,半点油水没有,没多久就让正在打扫大殿的贾可道腹中轰鸣不止。

    “老君爷爷,您老人家要是有眼的话,就给小道换个地方吧,不求大鱼大肉,怎么说也得将肚子填饱啊。”

    贾可道将腰带收紧了一圈,拿着一个快要掉光的鸡毛掸子给老君雕像掸着灰,嘴里却是不停的嘀咕着。

    没多久,大殿之外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响了起来,震得贾可道不由得一抖,连鸡毛掸子都掉落地面了,随后便是一阵狂风大作,瓢泼大雨落下,期间时不时伴随着震天霹雳。

    没法,贾可道有点心虚啊,他可不是什么无神论者,而是实实在在,从小到大接受的有神论。

    就这么嘀咕两句,老君爷爷就生气了?不会吧?

    贾可道打扫完大殿,也没敢去外面,怕被雷劈,索性回了自己的小屋。

    一拉电灯,没亮。

    已经习惯了的贾可道一边取了蜡烛点燃,一边叹道:”张老幺也太过分了,不就是两个月没缴电费么,至于拉电闸么?简直就是亵渎神明啊。”

    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在大殿里说的那些话可要比拉电闸厉害多了。

    躺在床上,贾可道取了一本快要被翻得破烂的经书看了几眼,是《道德经》,老观主留下的手抄本,据说从这个老君观建立开始到现在,历代观主都将其视为珍宝,每天翻阅不止。

    贾可道撇了撇嘴,都快烂得捡不起渣了,还珍宝,如果不是师傅嘱咐的话,自己早就塞灶里点火了。

    将道德经丢一边,贾可道躺在床上想要睡着,避免肚子的难受。

    没多久,贾可道就在肚子咕噜的伴奏声中进入了梦乡。

    在这肚子饿并不是睡着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贾可道终于被饿醒了。

    “算了,还是再去喝点稀饭吧。”贾可道揉了揉有些迷离的双眼,准备下床,不过就在这一刻,贾可道愣住了。

    自己依然躺在床上,眼前屋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深邃无比的黑色光球。

    这个黑色光球大概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

    贾可道一时间不由得全身有些僵硬,后背不住冒出寒气。

    要说贾可道的胆量在夹山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都算是大的。

    有力则胆壮,贾可道近二十年持道修行,虽说天地灵气淡薄到近乎没有,但依然修道了炼精化气的程度。

    光其身体的强壮,身手的敏捷程度就足以与那些修炼国术的暗劲高手相提并论了,当然,真想要切磋一下,胜负难说。

    凭借这样的身手贾可道即便是在夜间行走于山路之间,也不会害怕。

    不过对于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色光球,贾可道倒是有些头皮发炸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