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就算想要把事情交代清楚,也不会和天皇皇朝的九皇子直接谈,这种事情摆到明面上谈的话,一旦谈崩了可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想要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谈,找谁谈,这就非常考验天皇皇朝那位九皇子了,至于唐楚阳,他坐拥落日山脉,又有青华皇朝作为盟友,没必要主动放低身价去找天皇皇朝谈这个。

    事实上天皇皇朝的九皇子还是非常聪明的,等到唐楚阳回到专门供皇帝休息的月华宫时,刚刚换套衣服的功夫,便有内卫前来禀报,有故人来访!

    “哈哈哈!海老大,布衣,好久不见,甚为想念啊……”

    唐楚阳爽朗地大笑着迎上对面两个略显拘谨的年轻修士,随后毫不做作地拉起两人就往大殿里走。

    白天接见完天皇皇朝的使团后,唐楚阳当天的接见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他原本正打算继续回去炼制灵符,却不想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有一僧一俗两名年轻修士来访,自称是神元皇朝皇帝的故友。

    唐楚阳几乎没怎么过脑子就知道这两人是谁了,尤其是在接见完天皇皇朝之后,唐楚阳心里就↓在想,布衣就出身天佛寺,而天佛寺是天皇皇朝的国教。

    如今天皇皇朝的九皇子怀疑神元皇朝要和天皇皇朝争利,他们不可能不做进一步的试探,唐楚阳原本估摸着布衣是肯定要来的,唯一让他意外的就是海大富竟然也一起来了。

    霸神宗的山门并不在四大皇朝境内,本身和四极皇朝也没太多的纠葛。海大富在这个时候选择和布衣一起来访,唐楚阳一时还真就想不通其中的道道。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当初在潮汐山,唐楚阳和海大富。布衣二人共历生死,建立了颇为深厚的友谊,说是同生共死都不过分。

    唐楚阳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几乎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都没有,像海大富和布衣这种有过命交情的知己朋友,他心里是非常在意的。

    尽管霸神宗和生佛寺曾经在潮汐山抛弃过落月城,但那并不代表布衣和海大富的态度,当初两大宗门在落月城面临危机的时候离开时。布衣和海大富气愤得近乎失态。

    如果不是唐楚阳奉劝,他们两个恐怕判出师门的心思都有,比起师门,唐楚阳给予他们的帮助和支持,超过霸神宗和生佛寺百十倍都不止!

    尤其是在霸神宗和生佛寺接受了唐楚阳大量馈赠的情况下,居然在落月城最危险的时候选择脱身而出,对于这一点海大富和布衣是非常难过愤慨的。

    最终两人虽然被唐楚阳劝走了,但海大富和布衣心里一直颇为愧疚,这也是他们明知道唐楚阳已经开朝立国。却一直拖到现在才来见他的主要原因。

    “楚阳大哥,我,我是被逼着来的……,你。你不用顾忌的我的,如果你天皇皇朝的要求过分,便拒绝了就是。我,若不是师尊逼着。布衣是绝对不会来的!”

    布衣的表现一如既往的腼腆,尤其是在他对唐楚阳这个亦师亦兄的恩人充满愧疚时。这份羞愧变得的更加明显。

    布衣开口之后,海大富也是嗫喏几下,最终也是面色黯然道:

    “楚阳,哥哥自个儿是没脸主动来见你的,这次若不是布衣找我,我,我怕是……”

    海大富是个直爽的性子,而且还是个话唠,能让他像现在这般连话都说不利落,可他见心里有多不舒服了。

    看着两个自己唯二认可的兄弟这般表情,唐楚阳的心里也不好受,他虽然反感霸神宗和生佛寺的首尾两端,但却没有怪罪海大富和布衣的意思。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的兄弟是海大富和布衣,不是霸神宗和生佛寺,你们是你们,他们是他们,不能混为一谈,行了,咱们许久没见了,走,进去好好聊聊!”

    拉着布衣和海大富进入月华宫,内卫早就备好了酒菜,唐楚阳也不提布衣和海大富的来意,直接开始谈他们当初在潮汐山惊险刺激的经历,随着话题深入,布衣和海大富的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

    布衣和海大富一直觉得亏欠唐楚阳太多,他们两人虽然都是带着任务来的,但却不愿意主动提起,只顾和唐楚阳叙旧,桌子上的酒不断被两人灌到口中,一副不醉不罢休的模样。

    等到三人都喝的开始有了醉意,说话的时候顾忌也就越来越少,尤其是性子比较直爽的海大富,酝酿了半天情绪后,猛地把酒杯一顿,抬头激动冲唐楚阳道:

    “楚阳,你,你把我招进神元皇朝吧,霸神宗里,除了师尊之外我真是受够他们了!!”

    见海大富这么说,布衣也难得的一脸激动,俊美的脸上挂着无法掩饰的失望之色,配合着海大富点头道:

    “对!楚阳大哥,我也不想在生佛寺呆了,呆得越久,越发现生佛寺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美好,他们,他们太……”

    “太唯利是图了是吧?”

    唐楚阳笑眯眯地接了一句,布衣闻言连连点头,当初在潮汐山的时候,唐楚阳给了生佛寺不少好处,生佛寺长老团为此便直接宣布和落月城暂时结盟。

    等落月城遭遇海族和魔族,以及人族内部的暗算时,生佛寺竟然罔顾盟约,毫不犹豫地背弃了落月城,这让布衣心里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如今神元皇朝建国,因为天皇皇朝的利益,生佛寺又逼着布衣来和唐楚阳套交情,谈判,加上以往经历的种种,让布衣发现佛修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无欲无求。

    唐楚阳见布衣点头,也只是微微一笑,转头看海大富一脸激愤之色,隐隐似乎还有一层忧虑隐藏,当下便直接问道:

    “海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就不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有什么难处就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我……”

    海大富闻言,猛地抬头看向唐楚阳,目中神情极为复杂,他猛地抓起桌子上的酒壶,直接掀开盖子一口灌下去后随手擦了擦满脸满嘴的酒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泣声道:

    “楚阳,求求你,救救我师尊吧!!”(未完待续。。)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千头万绪    唐楚阳牧场覆盖狮子山方圆上千里,原本这么大的牧场对于唐家来说是算不上小的,但今时今日的唐家已经今非昔比。

    尤其是唐楚阳宣布神元皇朝开朝立国后,四面八方前来恭贺的使团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将这方圆千里的土地给覆盖了个严实,就这,都还没算那些前来投奔的散修和来应聘的文人。

    修士界里以没背景没依靠的散修基数最大,唐楚阳想要招揽人才,不想一口气把整个大陆的势力给得罪了,他就只能把注意打到基数庞大的散修身上。

    而且对于散修来说,神元皇朝都不需要主动去找,只需放出几张守护神形象画谱,便会有大把的散修前来投靠。

    真正让唐楚阳发愁的,还是那些擅长治国的管理型人才,也就是传说中的‘读书人’。

    五行大陆上的文人并不少,被各大王朝,皇朝忽视的文人数量更多,只是唐楚阳想要把这些人吸引过来,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落日山脉的凶名太盛,数万年来各种各样的传说,让大陆上九成以上的文人都以为这里是一处普通人无法生存的死地。

    除非是那些被逼得活不下去的文人,不然能冒险跑到落日山脉的人绝对不会多了,这就让唐楚阳招聘人△∑才的计划大大受阻,

    从唐楚阳宣布神元皇朝立国那天开始,足足一个月时间过去,神元皇朝招募的修士已经突破了十万,吸收的平民更是多到以百万计。但管理型的文人,却连一百人都没破。

    “妈的!实在不行。我就自己培养!”

    唐楚阳被逼得没办法,禁不住便将念头转向了自己培养。可是想了想,他又开始头疼了,学生倒是不缺,关键还是没老师。

    而且,培养人才就是个需要很大精力的慢活儿,没有足够的时间那是肯定培养不出真正精英的。

    唐楚阳也不认为他本身有什么吸引别人投奔的闪光点,指望着虎躯一震的王霸之气,还不如多炼制几张灵符来的实在,至少灵符这东西对于修士而言代表了赤果果的利益。

    即便是那些不在修士界的普通文人。身处五行大陆这个充斥神话传说的世界里,九成九也是知道灵符这玩意儿到底有多值钱的。

    灵符只有修士才能使用,尽管激发灵符所需要的元气微乎及微,但毕竟是需要的,普通人的话,不修炼,元气肯定是没有的。

    如果有那么一种普通人都能够使用的灵符,不论是防御类的也好,还是攻击类的也罢。哪怕是治病消灾的灵符,对于任何平民来说恐怕都是无价之宝一样的宝贝吧?

    炼制灵符是唐楚阳的最拿手的技能,那种不需要消耗任何元气就能使用的灵符,他其实早就能够炼制了。不过不需要元气激发的灵符,大多都没什么威力,便被唐楚阳给搁置了起来。

    如今看来。他似乎不得不在这方面打打主意了,因为唐楚阳现在缺的不再是修士。而是擅长处理政务的普通文人。

    其实唐楚阳也知道,他所需要的那种擅长政务的文人。大部分都是有相当不俗修为的,四极皇朝,三十六天罡王朝,七十二地煞郡国当中,几乎所有官员都是有修为在身的。

    但招揽这些人的代价太大了,在人家有职务在身的情况下,想要把这些人招揽过来跟着你从头开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了‘叛国’这么大的恶名,绝对不是单单利诱就能解决问题的,要真是因为利诱而来,唐楚阳反倒不敢重用那种人,他可不想享受背叛的滋味。

    再者说了,唐楚阳如今虽然不惧大陆上的大部分势力,但他也不想因为挖墙脚和人结怨,尤其是在皇朝,王朝,郡国这三个级别的国家里挖人,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险事。

    一个不慎,便有可能被诸多国家联合围攻,那时候神元皇朝很可能会变成寿命最短的皇朝,成为大陆上人人嘲笑的对象。

    管理人才的缺乏只是唐楚阳烦恼的其中一件事而已,随着来到唐家牧场的使团越来越多,唐楚阳不得不开始一一会见。

    神元皇朝作为一个刚刚建立的国家,唐楚阳这个做皇帝的,甚至连七十二地煞郡国这样的使团就不能拒见,再加上一些中等以上的宗门,大型家族等等。

    每天唐楚阳都要花费半天接见来使,剩下的半天时间还得和唐云婷,穆元明,南宫勋,烛翎等人一起商量,制定律法,以及一系列关于人事任命方面的事情。

    而等到晚上别人开始闭关修炼的时候,唐楚阳却要把时间用到炼制灵符上,虽然将符不再用他亲自出手,但王符这种级别的灵符,到目前为止,唐楚阳摩下还没人能够炼制得出来。

    即便是天赋最好的易星都做不到。

    人家使团来送礼,唐楚阳作为神元皇朝的皇帝,是必须要回礼的,材料,丹药这一类的修炼资源,唐楚阳肯定是舍不得回赠给别人的,他自己都还嫌不够呢。

    但礼回的轻了,又怕人家使团背后的靠山有一件,思来想去唐楚阳也只能炼制王符了,其他灵画师炼制王符,五份材料能够炼制出一枚王符都得偷笑,成功率非常坑爹。

    唐楚阳却没什么顾忌,到目前为止,在他的炼符经历中似乎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凭借这个逆天优势,唐楚阳每送出一枚王符,在那些使团成员看来,就相当于送了他们至少五份王符的材料,这份礼可就非常重了,所有被回礼的使团自然乐开了花。

    而事实上,唐楚阳炼制灵符,根本就没有成功率一说,有多少材料,他就能炼制出多少灵符,根本就不会失败!

    唐楚阳已经突破到了七星境,炼制王符也更加轻松,但也搁不住来访使团太多啊,每一个使团回个三五枚王符,几百个使团下来就需要数千枚王符。

    这其中还要挨个查看每个使团的礼物分量,然后在决定回礼多少枚王符,只这些事情,就占去了唐楚阳八成以上的睡觉或者修炼时间。

    这种种事情纠缠综合到一起,每一件事情都要做,每一件事都又很重要,千头万绪,繁重无比,忙得唐楚阳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