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劫降临的非常突然,就在唐楚阳打算布置第二个规模更大的阵法时,一道粗如成人手臂的赤红色雷电突然从天而降,如果不是之前布置的大阵已经开始自行运转。△¢

    专注于布阵的唐楚阳很可能会被这第一道劫雷给命中,或许是因为天劫酝酿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了再不降临就会自行崩溃的地步,所以当第一道天劫开始劈下来的时候。

    酝酿了整整两个月的紫黑劫云如同备足了丹药的加特林机枪一样,一道道密集无比的赤红色劫雷,狂风骤雨一般狂扫以唐楚阳为中心的方圆千丈范围。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便有数万道天劫狂降,‘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如同几百挂鞭炮齐鸣,瞬间就把唐楚阳身周千丈范围的空间给情况,放眼望去周遭一片坑坑洼洼,如同一张巨大的麻子脸。

    “要不要搞得这么热血沸腾啊?!”

    唐楚阳被第一波天劫给吓了一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如果不是之前布置好的大阵已经在运转,即便他有天神金身护体,也不见得能讨了好。

    这天劫之中可是蕴含着法则之力的,远不是寻常法术,乃至神通招来的雷电能够比拟。

    第一波天劫就这么恐怖,唐楚阳真正感受到了天道对他的厚爱,这尼玛才是第一波啊,按照唐楚阳从李令远几位老爷子那里听来的渡劫经验,五行境的天劫少的只有九道,多的也不过二十七道。

    **境要更多一些。二七十道雷劫起步,八十一道天劫就到头了。七星境就必要考验修士自身的实力和底蕴了,起步就是八十一道天劫。

    运气差的。赶上九重三叠的玄罡破灭劫,连续几百道天劫砸下来别说是人了,连魂魄都要被劈灰灰都剩不下来。

    唐楚阳的天劫倒好,第一波就有数万道雷劫降下来,虽然都是最低的赤阳玄光雷,但就规模而言,绝对不是最初的五行境天劫能够具备的威势了。

    “哇!小弟弟啊,你究竟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了?竟然让天道都容不下你了,但就这第一波天劫。就赶得上你们人族五行境所有天劫的综合的十几倍了!”

    一旁吓得花容色变的蝶衣很好地解答了唐楚阳心下的疑惑,就这第一波天劫的威力来看,根本就不是五行境天劫能比的,看看头顶上遮天蔽日的劫云,几乎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

    这说明第一波本就已经相当恐怖的天劫,竟然连开胃菜都算不上,唐楚阳几乎是瞬间就悟了,这他妈是要彻底灭杀他的节奏啊!

    “还好,阵法视乎损耗不大……”

    唐楚阳有些庆幸地看了看依然闪烁着浓郁彩光的阵法。幸好他心里的不祥预感来得及时,当时布置的第一个阵法就是唐楚阳目前能够达到的极限,天阶中级大阵‘正反五行大阴阳血光阵’!

    一正一反两座五行阵的五属性阵基,唐楚阳全都使用的万年灵材。加上阴阳双阵的两件古宝镇压阵眼,又有通天血光阵大幅度增强唐楚阳周身气血,打持久战的话他是不惧的。

    通天血光阵乃是荒古魔神蚩尤所创大阵。最大的特点就是血气无尽,只要其中血气不止。和阵法紧密相连的人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

    咔嚓嚓!!

    轰隆隆!!!

    还没有来得及缓口气,第二波天劫便再次从天而降。气势更猛,劫雷更粗,规模也比第一波更加庞大,而且劫雷也由之前的赤阳玄光雷,变成了更高一级的炙阳诛魔雷。

    唐楚阳还没有做出反应,身下的‘正反五行大阴阳血光阵’就是光华一闪,两道金光璀璨的光柱冲天而起,迎头撞上降下来的数万雷劫的瞬间,倏然化作一层光幕,整个把所有天劫遮挡了下来。

    “小弟弟,这是什么阵法,竟然如此厉害,数万道天劫未曾及身就被遮挡得一干二净?!”

    位于阵中的唐楚阳还来不及感慨,一旁观战的蝶衣便忍不住惊叫了起来,这第二波天劫已经能够对身为神兽的蝶衣造成伤害了。

    但这么恐怖的天劫居然不用唐楚阳理会,底下的阵法居然就自主的将所有雷劫给遮挡下来,而且无一遗漏,蝶衣自问数万年的寿元让她变得见多识广,但却从未见过这般强悍的大阵。

    “小意思了,不过是一座‘九天十地唯我独尊不生不灭屠魔诛仙上天入地万神无赦九死十生万世轮回大阵’而已,抗一下天劫没问题,用来打架是不行的……”

    “……”

    蝶衣直接被唐楚阳这个长得让人缺氧的阵法名字给镇住了,再她的眼里,唐楚阳这种能够炼制君符的宗师级灵画师,是绝对不会在这么严肃的时候开玩笑的。

    因此这个长得让人缺氧的阵法名字听得蝶衣头晕的同时,她看向唐楚阳的目光也越发的热切了,这个阵法的名字只是听听就让身为神兽的她感觉吓人了,其威力恐怕更加惊人吧?

    连这么高大上的阵法都能布置出来,蝶衣觉得唐楚阳恐怕远不止目前表现的这么简单,他应该还有更加恐怖的底牌才对,蝶衣甚至由此联想,唐楚阳会不会是上界的某个天神大能转世?

    “靠!这也能信?……”

    看到蝶衣一脸热切敬仰的表情,唐楚阳的表情比面对天劫还要惊愕,这厮真的是一头活了十几万年的神兽么?居然能单纯到这个地步?

    不过唐楚阳也没心思关注蝶衣了,因为第三波更加恐怖的天劫竟然不歇气地跟着劈了下来,天阶大阵虽强,却也不是无敌的,一旦基阵上的核心能量耗尽,到时候唐楚阳只能肉身硬抗了。

    为了延长大阵的持续时间,唐楚阳不得不主动去攻击天劫,他手里的好东西不少,真要全部拿出来用的话,顶上一阵子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随着天劫的攻击范围和威力越来越大,蝶衣也不得不远远避开,因为从第四波天劫开始,那种恐怖到令人窒息的雷劫,已经让蝶衣感受到威胁了。

    连续十几波天劫绵延不绝的降下来,原本还对唐楚阳信心满满的蝶衣也禁不住有些心虚了,这么多波天劫过去,头顶上的劫云居然没有一丝减弱的趋势,照目前的趋势来看,这天劫不得劈个十天半月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百八十三章 比神兽还富有    头顶浓密的劫云越积越后,唐楚阳感觉他渡劫的日子恐怕就在这几天了,虽然没什么渡劫经验,但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一般的劫云最长也只有九天的酝酿时间而已。

    但唐楚阳的突破七星境的劫云,却足足酝酿了一个多月都还没有降下来,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抑郁,劫云积累的时间越长,说明天劫的威力就越恐怖。

    唐楚阳的劫云一直持续酝酿了快两个月时间,就连一直跟着他的蝶衣都开始紧张了,因为就算是神兽最终的飞升之劫,血脉最高贵的也就能积累二十多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即便是这样,神兽的终极天劫也都被五行大陆万族生灵奉为九死一生的灭世大劫了,而唐楚阳的天劫却足足酝酿了快两个月都还没降下来,这让蝶衣禁不住暗想。

    难道眼前这个不起眼的人族修士是个披着人皮的超级神兽?

    唐楚阳显然不可能是神兽,所以他很郁闷,甚至开始担心,七星境的天劫虽然恐怖,但在唐楚阳想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就连李令远,唐浩然等人,对唐楚阳在渡劫方面也是没什么担心的。

    事实上在没有渡劫之前,唐楚阳也不认为他会被七阶的天劫给难住,但眼下的天劫不同,这是积累了五行境,**境以及七星境足足三个境界的天劫。

    三合一的天劫有多恐怖,五行大陆过去十几万年的历史也没有人亲自验证过,因为没有人会傻到在潮汐山里积累这么天劫。

    修士进行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天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阻止修士继续修炼。直接连人带魂魄都劈了,肯定是没法子再继续修炼下去的。

    这是一种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机制。在唐楚阳眼里,这就是在用另外一种形式证明‘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句话。

    胆小的会被永远卡在王者以下,因为他们没胆子面对天劫的动辄魂飞魄散的考验,而那些勇于挑战的人,也不见个个都得到了相应的回报,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和准备,胆子再大也没用。

    天道是无情的,他不是某个公司的ceo。或者某个国家的掌舵人,看你顺眼的时候可以越级提拔你。

    在天道,或者天劫的眼里,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天神,在它的眼里也和最卑微的蝼蚁没有任何区别,众生平等,这句话拔升到天道这个层次的话,似乎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天道的平等只是相对于亿万生灵而言,拉低到种族群体这个层次后。天道的公平也就失去意义了,因为诸如凌紫河那样的皇朝嫡子,渡劫的时候会得到来自偌大皇朝的全力支持。

    而像陆俊,金阳这样的家将。若是没有唐楚阳这个家主的全力支持,他们只能依靠自己那点儿可怜的积累去拼运气。

    唐楚阳不管天道是否公平,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以后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

    所以在遇到到了天劫即将降临的时候,唐楚阳立马放弃了继续筹划建国的事情。开始全力为渡劫做准备,大量的灵符。灵宝,乃至于古宝和大型阵法,只要是用得到的,唐楚阳全都拿了出来。

    “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怎么可能是个人类?!”

    蝶衣这句感叹不是没有理由的,唐楚阳为渡劫做准备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看着,疆良老大已经下令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蝶衣就负责陪伴和联系唐楚阳。

    甚至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蝶衣还得为唐楚阳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现在,唐楚阳就要求蝶衣为他提供几枚九阶妖兽的内丹,那是布置天劫大阵必须要用到的材料。

    这个要求要是换个人,换个时间提出来,蝶衣唯一的回应就是放出她的炼狱彩雾将提出这个要求的人给炼成一滩血水。

    但唐楚阳的要求她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一个能够炼制生四象轮回符的灵画师,在神兽一族里绝对是最不能得罪的大神。

    “我为什么不能是个人类?”

    唐楚阳一边布阵,一边随意地问了一句,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情做渡劫之外任何事情,说着话的时候,他随手一挥,一块闪耀着浓郁金属性气息的万年灵矿被他取了出来。

    这是一块至少埋藏在底下三万年以上的‘赤阳庚金石’,品阶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八阶,在五行大陆上是已经彻底绝迹的灵材,换做寻常时候,唐楚阳是绝对舍不得拿出来的用的。

    因为他手里的万年庚金也不多,满打满算不到十块的样子。

    看到这块万年庚金,蝶衣双目一亮,似乎找到了回应唐楚阳问话的思路,她抬起白嫩小手向着那块万年庚金一指,羡慕道:

    “这是万年庚金吧?看成色,差不多有三万年了吧?我也有一块庚金,只有眼球大小,那还是我花费了数千年的珍藏换来的,

    而你一个人族,却能随手拿出一块物品品质还是大小都远超我那块的庚金来,我在想,到底我是神兽呢?还是你是?”

    “呃……”

    唐楚阳愣住,这个问题可不太好回答,万年灵物这东西在五行大陆上实在太珍贵了,就连神兽,若是遇到了也不会轻易错过,唐楚阳的万年灵材全都来自于十数万年未曾被人寻到的天神遗迹。

    说起来,如果当初仓窨和琊熙铁了心的和唐楚阳敌对的话,哪怕唐楚阳自身底牌再多,怕也不可能有那么丰厚的收获。

    “上四界的万年灵物遍地都是,等你将来飞升,别说万年庚金了,便是赤乌金光石那等超阶神物,怕是都不会被你放在眼里,我只不过是运气好,找到的一处密地而已……”

    赤乌金光石是一种超越了九阶的灵石,凡间界早在几十万年前就已经绝迹,唐楚阳的话也不是随便乱说,上界的天神们几乎是永生不死的,别说是万年灵物了,十万年,百万年的神物也不在少数。

    “可是你确实比神兽还富有!”

    蝶衣似乎和唐楚阳卯上了一样,看着唐楚阳一件一件地拿出她都没有的万年灵物,羡慕的都想一把抢过来了。

    “……”

    唐楚阳闻言无语,蝶衣这话好像是在夸他,但唐楚阳可不喜欢这样的夸赞,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的惦记啊。

    尤其是被神兽惦记,那是任何人族都要惊吓得不要不要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