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无意与诸位前辈为敌,只是因为一些无法言明的原因,我需要落日山脉这偌大的地域来发展将来的基业……”

    唐楚阳拿出了足够对疆良等神兽造成巨大伤害的底牌后,终于换来了对方坐下来商谈的机会,看着一种虽然不是很友好,但却充满忌惮的神兽们,唐楚阳组织着语言,开始解释他的要求和条件。

    “落日山脉非常大,而且据我所知,诸位在落日潭定居数万年之久,却从未离开过落日潭方圆万里之内,也就是说,诸位需要的活动区域并不大。”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虽为神兽,但终归属于兽类,而兽类都有圈占领地的本能,不说我们,便是寻常的兽王,所属地域都在万里之上,难道在你的眼里,我们连寻常妖兽都不如?”

    红袍青年说话的语气很冲,他连续数次被唐楚阳打脸,对于唐楚阳他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对方身上的宝贝实在太多,他都恨不得直接将其撕成碎片。

    “你想抢我们的家,却还说无意与我们为敌,这根本就是前后矛盾,你当我们傻么?还是觉得我们好欺负?!!”

    看着怒气冲冲的红袍青年,唐楚阳并没有回应他的兴趣,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疆良,唐楚阳挑眉道:

    “这个一身红毛的家伙,能代表诸位前辈的意志么?”

    “放肆!你说谁是红毛?!我的本体乃上古神兽朱厌之后!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竟敢冒犯朱厌一族!简直找死!!”

    唐楚阳的话音才落,红袍青年便如同受到了世间最大的羞辱一样。怒不可揭地瞪着唐楚阳,周身红色光华暴涨。一副要和唐楚阳决一死战的模样!

    “你确定要和我动手吗?”

    唐楚阳好似没有看到红袍青年面上的狰狞和愤怒一样,满不在乎地抬手拍打了一下法袍衣角。语气里充满了讥讽。

    “你!!……”

    听了唐楚阳的话,红袍青年顿时怒气勃发,气得浑身颤抖,抬起手臂指着唐楚阳,却不敢冒然攻击,即便是坐下来和平谈判的时候,唐楚阳也没有把外放的古宝收起来的意思。

    看着唐楚阳身周环绕的十几件流光溢彩的古宝,红袍青年尽管恨不得冲上去把他踩成肉泥,但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冲动。强忍心中怒气,红袍青年转头冲疆良道:

    “大头领,这个该死的人类实在太嚣张了,高贵的神兽岂能容忍低贱的人类冒犯?!咱们干脆杀了他吧!”

    疆良闻言,眉头微微皱起,他冲红袍青年摆了摆手,叹气道:

    “小红,别闹了,这位小兄弟实力惊人。咱们若真要和他动手的话,即便能胜,怕也要损失惨重,咱们可损失不起……”

    疆良这话说得颇有一种委曲求全的意味。表面上看,似乎是在劝说红袍青年,但唐楚阳却知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疆良的话或许有示弱的意思,或许是想以此来降低唐楚阳的警惕之心。但不论是哪一种意思,唐楚阳都没打算把疆良的话当真。神兽会示弱?这不是扯淡么?

    更何况,疆良等二十多头神兽可是占据优势的一方,唐楚阳可不会被他区区几句话说得放松戒备。

    疆良安抚了红袍青年之后,转过头冲唐楚阳客气道:

    “小兄弟,落日山脉被我等占据数万年之久,若按照你们人族的说法,这落日山脉已经是属于我们的过度了,只是我等乃上古神兽之后。

    不屑与低等妖兽为伍,这才聚居于落日潭附近,可不论如何,这落日山脉已经属于有主之地,你空口白牙一句话就想拿走落日山脉九成九的地域,似乎有些贪心不足了吧?”

    “呵呵,疆良前辈此言差矣……”

    唐楚阳温和地小小,抬手比划了一下手中的将符,随后又指了指环绕在身周的十数件古宝,这才开口道:

    “不是拿,应该说是换,之前晚辈已经说过了,只要诸位前辈愿意让落日山脉的九成,晚辈会尽量拿出等价的物品进行交换!”

    “小弟弟好大的口气!”

    唐楚阳话刚说完,之前那个穿着暴露的性感娇叱一声,颇为好笑地翻给唐楚阳一个妩媚的白眼儿,甜糯糯道:

    “落入山脉方圆百万里,比之你们人族最强的四极皇朝的国土都要大上一圈,小弟弟你虽有十几件古宝,但也不足以换取到比皇朝还大的地域吧?”

    “姐姐说的有理!”

    唐楚阳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他非常赞同性感女子的说法,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性感子女俏脸发青,差点破口大骂。

    “晚辈没有威胁诸位前辈的意思,只是必须得说明一下,落日山脉晚辈势在必得,若是诸位前辈拒绝交换,小弟只能将手中君符激发。

    到时候落日山脉还能剩下多少完好的地方就说不准了,一片荒芜之地,即便再大,怕也没什么价值可言吧?!”

    唐楚阳这话说得平平淡淡,就好似再说天上的云朵真白一样,语气随意的让性感女子发狂,她怎么也没想到,区区一个七阶人族修士,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一群神兽!

    “你在威胁我们?!”

    性感女子俏脸发青,一口皓齿咬的‘咯咯’直响,眼前这个人类实在太嚣张了,难道他真以为几十头神兽还会怕了他?!

    柳眉倒竖的性感女子并未影响到唐楚阳,他嘿然一笑,佯作一副恐慌的样子,道:

    “嘿嘿,姐姐说笑了,给小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威胁几十头神兽,小弟只是在陈述一件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而已……”

    “好了!蝶衣,你且安静下来,这般吵吵闹闹,便是谈上百十年都不会有什么结果!”

    见性感女子似有暴走的趋向,疆良急忙插话呵斥了名为‘蝶衣’的性感女子一句,随后转头看向唐楚阳,板着脸道:

    “既然小兄弟如此信心十足,那不如说说你都能拿出些什么东西来交换吧,只要你出得起让我们满意的价格,把整个落日山脉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终于要见真章了!唐楚阳表面平静,心里却已经激动的热血沸腾,他只是稍稍犹豫,便一字一顿道:

    “十枚君符!!”(未完待续。。)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情势逆转!    这个世界怎么了?

    疆良看着环绕唐楚阳周身飞舞盘旋的十几件古宝,流光溢彩散发着浩瀚神威,无不证明着这些古宝全都是上品货色,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二十不到的人类青年,怎么就拥有这么多古宝?!

    躲在疆良背后的红袍青年更加郁闷,尽管他连续被唐楚阳大脸,在背后毕竟有几十个同为神兽的兄弟姐妹守着,在红袍青年看来,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是绝对难逃一死的。

    可是在看到唐楚阳不声不响地拿出十几件古宝的时候,红袍青年顿觉心头有百万头羊驼呼啸而过,一张俊美比之唐楚阳都不差的俊脸皱得如同被人捅了一万遍的菊花。

    “妈的!我一定是在做梦!一个才刚突破七阶的人类而已,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古宝?!我们几十个高贵无上的神兽,几万年下来的存货也就这个数了!”

    大多数神兽都有收藏宝物的爱好,而且越是精品的,越是为神兽所钟爱,像古宝这种存在,都有资格和任何一尊神兽进行对等交换了。

    像唐楚阳拿出来的这十几件古宝,个个都是上品,刨除其他外在因素,真的用来交换的话,即便换不到整个落日山脉,换半个下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杀了他!这≌些东西就全是咱们的了!”

    古宝一出,疆良那边缓过最初的震撼之后,便有数人开始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其中一名一身黑衣的瘦小汉子。更是直接化作一道黑影,刹那就瞬移到唐楚阳身边。一圈砸向唐楚阳的脑袋。

    瘦小汉子出手实在太突然,也太快了。唐楚阳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一般,呆呆地看着瘦小汉子的拳头,双目中全是呆滞之色。

    “嘿嘿!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没想到只是个绣花枕头而已,害得爷爷担心了老半天!哈哈哈,去死吧!!!”

    见唐楚阳如此没用,瘦小汉子越发的得意,哈哈大笑着一拳狠狠砸了下去!

    “泰山!!快回来,你上当了!!!”

    疆良的惊喝声陡然传来。震得瘦小汉子浑身一颤,疆良是众人的头领,在一众神兽里威望极高,瘦小汉子闻言,几乎是本能地转攻为防,身形微微一晃就像瞬移离开!

    “晚了!!”

    唐楚阳的声音突然自瘦小汉子的头顶传来,瘦小汉子闻声面色巨变,猛地睁眼看着眼前的‘唐楚阳’,却见这个唐楚阳面无表情俊脸突然开始龟裂。一枚巴掌大小的袖珍‘小钟’古宝自其中显露了出来。

    更让瘦小汉子肝胆俱裂的是,金色小钟表面已经布满裂缝,这是古宝即将自爆的前兆,若是他放在那一圈砸下去。这枚正处于崩溃极限的小钟立马就会自爆!

    如此近的距离下承受一件古宝自爆的威力,即便神兽肉身强悍远超其他生灵,也要被炸得飞身碎骨。甚至连神魂都不见得能够保留下来。

    瘦小汉子只是想想便觉全身发寒,一张脸顿时吓得煞白。那一瞬间竟然有些六神无主,忘了对比来自上方的攻击!

    “小兄弟手下留情!!!”

    疆良声色俱厉的大喝再次传来。语气里甚至呆上了一丝惊慌,此时唐楚阳的本体已经出现在了瘦小汉子的头顶上方,手中的长生戟神力浓郁无比,其内神通被唐楚阳催发到了极致。

    再强大的神兽也不可能无敌,唐楚阳这一戟是瞄着瘦小汉子的脑袋削下去的,尤其是对方此时正处于六神无主的刹那,这一下要真是砍实了,瘦小汉子必死无疑!

    这瘦小汉子的本体可不是拥有不死身凤凰,脑袋被砍掉了肯定是必死没商量的,疆良可不能看着自家兄弟被一个人类轻易给一招秒杀了。

    上空的唐楚阳闻言,身形一滞,手中长生戟改削为拍,‘嘭!’的一声砸到瘦小汉子的脑袋上,直接砸得他吐血飞射向地面,‘轰隆’一声钻入地底十几丈深!

    “算你命大!!”

    唐楚阳一脸凶狠地看了一眼底下的十几丈深的坑洞,心下却忍不住暗暗松口气,他可没打算真的干掉这个瘦小汉子,若是那样的话,双方可就真没有缓解的余地了。

    方才这一切,都不过是唐楚阳在为自己积累优势而已,他一个人面对几十头神兽,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瘦小汉子出手的刹那,唐楚阳心里便已经有了计划。

    所以即便疆良没有张口阻止,唐楚阳也不可能真的下杀手,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唐楚阳只要想活下去,就不能把双方的关系搞得太僵,不然后面就只有真刀真枪的死干了。

    “多谢了!”

    见唐楚阳没有下杀手,疆良忍不住大松了口气,瘦小汉子虽然鲁莽了一些,但他绝对不能看着自己兄弟被人干掉,每一头成年神兽成长起来都要数万年时间,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也太憋屈了。

    将瘦小汉子从坑洞里带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这让疆良忍不住再次吃惊,瘦小汉子的本体可是大力神猿,力量和防御乃是其最强之处。

    唐楚阳不过区区七阶修为而已,即便有古宝相助,也不可能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力量,居然能把以防御和力量著称的大力神猿给直接砸昏过去!

    疆良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唐楚阳,只见这个二十不到的青年此时周身金光闪烁,隐隐约约竟有一丝丝凝实无比的神位自他体内散发出来。

    再看唐楚阳头顶,一尊尺余长的金色小人儿盘膝而坐,周身金光四射,宝相庄严,疆良见此,面色再次大变,忍不住惊呼道:

    “法相金身?!竟然是法相金身?!!”

    疆良这一声惊呼,顿时引起其他神兽主意,看到唐楚阳头顶盘膝而坐,宝相庄严的金色小人儿后,众神兽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满脸震撼地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唐楚阳。

    身为寿元高达几万年的神兽,尤其是拥有上古传承血脉的高等级神兽,他们对于‘法相’的认知要远超人族,法相真身,法相铜身之类的他们见得多了。

    但法相金身,以在场所有神兽几万年的见识,却一例都未曾见到过,法相金身,那是真正的天神才能动用的正牌天神神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相金身其实一具天神金身!(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