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仓窨和琊熙的震惊只是换来了唐楚阳的叹气摇头,五行大陆在某些方面已经走到了岔路上,一些明明很简单的事情,硬是那些先辈们给复杂化了。…

    当然,唐楚阳也是因为站在了华夏神话这个巨人的肩膀上,才能够看到更远的距离,和更加透彻的本质,如果他身处其中恐怕也比仓窨琊熙强不了多少。

    黑曜龙眼石属于八阶极品材料,放到修士界绝对数得上是顶尖材料了,不论是远古,还是现在,修士界不自觉地就会把它想象的很高端,而且黑曜龙眼石特殊的属性,也误导了修士对它的研发。

    唐楚阳的做法并不高深,只是没有人往这方面想过而已,仓窨和琊熙本就是炼器行家,只要看看被唐楚阳劈开的龙眼石,他们夫妻两个瞬间就明悟了其中诀窍。

    之所以目瞪口呆,无非就是没想到这个难住了他们许久的难题,解决的法子竟然如此简单,只需将两种属性排开,然后一分为二把双属性的材料,变成两份单属性的材料就行。

    惊讶过后,仓窨和琊熙倏然觉得思路开阔了许多,以前许多让他们困惑的问题,这个时候似乎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时候再看唐楚阳的时候,夫妻俩就越发的佩服唐楚阳了。

    身为活了几万年的古董级存在,仓窨和琊熙非常清楚,有些道理看起来很简单,似乎只要动动脑子就能想到,但没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和超越常人的眼界。是绝难捅破那层窗户纸的。

    “老弟啊!你可真是个天才!!”

    仓窨的语气里有羡慕,有感慨。更多的还是感激和敬佩,或许没有唐楚阳他早晚也能发现其中诀窍。但其中所需要的时间,绝对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甚至有可能终生无解。

    仓窨比唐楚阳唯一的优势就是修为境界,实力上唐楚阳是肯定不如他的,但如果唐楚阳将自身实力和优势发挥到极致,仓窨觉得他也拿唐楚阳没辙,至少想杀是杀不了的。

    这就让仓窨发现一个极度震惊的事实,那就是唐楚彦的修为虽然差了他足足三个大境界,可真要打起来的话。仓窨竟然没什么太大的优势。

    尤其是在了解的唐楚阳的身世和底细之后,发现这小家伙竟然才修炼不到十年便有如此成就,仓窨就更加庆幸了,就目前的态势来看,唐楚阳未来的成就何止是无量?!

    要也仓窨和琊熙如今的实力,离开天神遗迹之后他们心里未尝没有其他的想法,但唐楚阳的潜力实在太大,太惊人了由不得仓窨夫妻不重视。

    “大哥过奖了,您差的只是那临门一脚而已。即便没有我,您早晚也会明悟其中诀窍的……”

    仓窨和琊熙如今可是唐楚阳手里最大的底牌,把握这夫妻俩的心思便是唐楚阳留住他们的唯一办法,只要能让仓窨和琊熙对唐家充满好感。甚至于感激,这对唐家未来的好处是绝对超乎想象的。

    亚神族的寿元比神兽还要恐怖,悠长的生命是天道给与他们的恩赐。与此同时,亚神族的成神之途也变得更加漫长。

    就唐楚阳从仓窨口中了解的情况来看。亚神族虽然出生便拥有至少天位级的实力,但想要成长到九阶。如果没有特殊的机遇,至少也得十万年以上,而成神,更是以百万年计。

    并且,还不一定能成功飞升。

    天道是公平的,给了你巨大的优势之后,同时也会安置一个同等的劣势进行限制,远古十八支亚神族显然就是最好的证明。

    仓窨和琊熙虽然在唐楚阳的帮助下,成功地提前晋入九阶,但想要飞升成神,按照夫妻俩人的估计,至少还得十数万年以上。

    这个数字听得唐楚阳头皮发麻,相比于人族九宫境地仙最长不多万余年的寿元,亚神族的寿元简直悠久得令人发指。

    不过这也让唐楚阳看到了更多的好处,那就是如果唐楚阳飞升上四界的话,仓窨和琊熙无疑就是唐家后代子孙最合适的守护神!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念头,唐楚阳才会对仓窨和琊熙如此真诚,人来是一种无利不起早的生物,唐楚阳也不例外,他也从来不否认这一点,只是从来不说出口而已。

    ……

    炼制君符比唐楚阳想象的要困难许多,单单是调配灵墨就花费了他足足一个月时间,如果不是有仓窨和琊熙保护,在材料特性冲突时产生的爆炸,就足以要了他半条命了。

    不过在磕磕绊绊历时足足三个月的惊险困难后,唐楚阳终于把第一枚君符炼制了出来,唐楚阳和仓窨夫妻俩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君符引起的惊天混乱而面色大变。

    君符一成,天地变色,那一瞬间猛然爆发出来的恐怖天威刹那间席卷方圆百万里,整个落日山脉都彻底沸腾了起来。

    远在十万里之外的落日潭更是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神兽怒吼,原本还算寂静的落日山脉核心区域一片动乱,亿万各色妖兽瞬间暴动,山崩地裂,电闪雷鸣,仿似陷入世界末日一般,彻底乱套!

    “这动静,有些太大……”

    唐楚阳目瞪口呆,看着冲天而起,随后又回落他身前的那枚晶莹剔透,完美无瑕,似乎蕴含了完全达到的晶莹玉符,心中充满成就感的同时,也被一股子无可躲避的警兆锁定。

    “天劫?!”

    唐楚阳皱了皱眉,不期然抬头望向天空,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头顶上空万里方圆内已经是乌云盖顶,电蛇飞舞,一道道彩色光华不断地自乌云缝隙当中投射出来。

    凝神稍稍感应一番,唐楚阳惊愕地发现他竟然不知不觉地已经突破到了七星境,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晋入王者行列!

    仓窨和琊熙也是满脸诧异地望向天空,感受着空中不断散发出出来的无上天威,仓窨喃喃自语道:

    “怎么会有天劫?噢,对了,居然君符乃凡间界不容之神物,但凡有君符现世,必有九转天劫考验,难道这是君符引来的天劫?……”

    “是我的天劫,我,好像突破到七星境了……”

    唐楚阳无奈苦笑,话出口,引来了仓窨和琊熙震惊的注视,他顾不得解释什么,只是无奈道:

    “还得麻烦大哥大嫂为小弟护法,这天劫来得突然,我须得权利应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不负责任的教学    “黑曜龙眼石本性属水,但因常年藏于底下,几万年下来也让它吸收了大量的地气精华,变成了极为少见的水土相克这种非常奇特双属性灵物……”

    唐楚阳手里托着一枚拳头大小,乌光呈亮,犹若一只眼睛一般黑色晶石,对着盘膝坐在他身前的仓窨和琊熙讲解灵材特性,黑曜龙眼石属于八阶极品材料,在整个大陆上已经近乎绝迹。

    一般的黑曜龙眼石只有花生粒大小,据记载,黑曜龙眼石只有在完全吸收了一条龙的全部精气时,才有可能形成一块小拇指节大小的黑色晶石,之后会随着自行滋养时间的长短而不断变大。

    按照黑曜龙眼石每三千年长一寸的成长速度计算,唐楚阳手里这枚黑曜龙眼石足有成人拳头大小,少说也有万年以上的高龄了。

    黑曜龙眼石并不难炼化,但炼化它片片成了难住仓窨和琊熙的最大难题,原因无它,这东西是双属性灵材,最坑爹的是这两个属性还是相互克制的水属性和土属性。

    炼化黑曜龙眼石的办法也很简单,只需要把两种相克属性中的其中一种给抽取出来,这块石头立刻就会化作一堆…↗充满灵气的粉末,不过却只能留下两种属性中的一种。

    如何在炼化黑曜龙眼石的同时,又保持里面的两种属性灵气不失,这就是卡住仓窨和琊熙的最大难题。

    炼制君符当然不可能全由唐楚阳自己完成,他现在虽然有了炼制君符的实力,但也只是勉强合格而已。单单是在材料炼化方面就需要消耗唐楚阳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唐家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唐楚阳怎么可能在炼化灵材这一点上浪费太多时间?所以他在打算炼制君符的时候。就已经把仓窨和琊熙当苦力来看了。

    而且,炼化灵材对仓窨和琊熙的好处也是极大。身为远古亚神族的虎族,基于他们本身近战的特长和特点,炼器几乎是每个虎族族人都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

    仓窨和琊熙也非常乐意在这方面辅助唐楚阳,炼化万年灵材考验他们炼器技巧的同时,也在丰富他们对材料的学识储备,同时炼化极品材料对他们凝炼真元和元神也是莫大的助力。

    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奢侈的修炼方式,别人就算是想这么干,还没有那个财力和资源呢。

    黑曜龙眼石的属性和形成过程仓窨和琊熙自然知道,唐楚阳虽然在解说两人都熟悉的知识。但仓窨和琊熙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在天神遗迹里相处的经验让二人知道,唐楚阳最喜欢的就是从材料来历和特性上入手。

    尤其是唐楚阳对材料形成过程的剖析和认知,独具慧眼,总能给人眼前一亮,茅塞顿开之感,习惯了唐楚阳的传授方式,仓窨和琊熙对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格外认真去解读。

    “大哥,大嫂。说说你们的想法,我前面见你们做了好几次实验,多少应该有些收获了吧?”

    说了说黑曜龙眼石的来历,形成过程和属性特点。唐楚阳便开始问话,他来自现代,更习惯于大家互相辩论。然后从中找出问题所在,最终有针对性的解决问题。

    仓窨和琊熙似乎也清楚唐楚阳的习惯。见唐楚阳问话了,仓窨和琊熙相互点点头。琊熙略微有些苦恼道:

    “我们曾经试过以添加属性的方式来避免相克的两个属性因为剧烈冲突而崩溃,可不论是金属性,木属性,还是火属性,

    一旦添加进去,初期还算稳定,一旦材料开始熔炼,瞬间就会崩溃,根本无法起到缓解作用……”

    “那是肯定的!”

    唐楚阳点点头,以添加属性来缓解双属性材料冲突这种办法,是五行大陆现有炼器室必须掌握的基本技巧之一,尤其是针对属性相克的双属性材料时,这种方法是最常应用的。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在水土双属性内添加木属性是最为合适的,因为木属性和前两者没有产生任何直接的生克联系,我想,大哥大嫂您二位肯定也是这么做的!”

    “对啊!我们添加了相同属相的木属性进去,刚开始还比较顺利,被木属性隔开的水土两种属性相安无事,可开始炼化时,不知为何,水木土三种属性竟然彻底混乱,根本稳定不下来!”

    仓窨说出这话的时候,嘴角不断地抽搐着,似乎对这个异常的现象极为郁闷,怎么也想不透这其中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唐楚阳闻言笑笑,他的炼器理论虽然无比丰富,但上辈子真正动手的机会少之又少,在没有亲自动手的情况下,让唐楚阳彻底解释其中的关联因由,他也是做不到的。

    因此唐楚阳给仓窨和琊熙讲课的方式非常简单,甚至有点不负责任的感觉,他亲手做一遍,然后让仓窨和琊熙自己看,自己悟,这就是唐楚阳教授学生的办法。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唐楚阳本身也只是炼器菜鸟而已,他脑袋里的理论毕竟都是从书上看到的,以前唐家的条件也没有支撑他融合时间和理论的资源和财力。

    有些东西他懂,也知道其中的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但要让唐楚阳清晰地将其中利害关系讲解出来,这一点在没有实践之前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这样,我亲自炼化一次,大哥大嫂仔细观摩,然后您二位再回去慢慢领悟……”

    唐楚阳说着话,便将元神感知放出,将手中的黑曜龙眼石整个笼罩了起来,歇尽全力地将水土两种属性排开到两边之后,唐楚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起刀落,手中的龙眼石便被他切成两半。

    “嗯,好了……”

    唐楚阳满头大汗地呼出一口气,修为太低到底还是不行,只是将两种属性排开而已,居然就耗掉了他体内大半儿的真元,这要放到仓窨和琊熙身上,怕是吃饭喝水一样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这就好了?!”

    仓窨和琊熙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们原以为唐楚阳或许掌握了更加高超的,添加控制属性的炼器技巧,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添加属性的心思,直接一刀下去,难死他们两个的材料就解决了?

    仓窨有些不信邪地拿起被切开的两半龙眼石,放出元神感知稍稍感应了一下,一张略带怀疑的面色顿时化作目瞪口呆,不可置信道:

    “这,怎么会这样?!竟然真的分开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