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开朝立国?!楚阳,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景云县唐家大宅内,当唐楚阳把他临时变更的想法告诉唐家众女后,一屋子女人们全部被惊得目瞪口呆,看向唐楚阳的目光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唐云娇这个说话不太喜欢过脑子的人,更是不怀好意地望着表情淡然的唐楚阳,意味莫名道:

    “楚阳,你开朝立国,不会是为了那什么三宫六院吧?这个想法不错,咱们唐家就你一个男丁了,确实得多娶些优秀女子,为咱们老唐家开枝散叶!”

    “阿噗!!”

    唐云娇几乎话出口,听得唐楚阳差点儿吐血,他开朝立国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将来的筹谋考虑,三宫六院什么的,根本级没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

    三宫六院?嗯,这个想法似乎,确实不错的样子……

    想想自己被一群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的老婆包围,唐楚阳想法禁不住歪到爪哇国了,他最初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大的愿望似乎就是当个没心没肺的二世祖。

    对于二世祖来说,女人,似乎是个脱不开的永恒话题。

    不对!我想这个干什么?八字还没一撇呢!

    唐楚阳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没好气地瞪了这个鲁直不逊于男子的九姑姑,严肃无比道:

    “九姑,我说正事呢,别闹!”

    “我没闹!”唐云娇会了更大的白眼儿,抬手比划了一下整个唐家大宅,以更加严肃认真的语气道:“这么大个唐家。就你一个独苗苗,传宗接代。开枝散叶难道不是唐家最大的正事么?!”

    唐楚阳闻言愣住,反应过来后正想说什么。却不想大厅里包括老太君和唐云婷在内,所有女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尤其是老太君,更是颇为郑重地冲唐楚阳道:

    “是啊乖孙,奶奶觉得你九姑说得有道理,以前咱们唐家势弱,随时都有可能被憋的家族吞并,但如今不同了,

    你这一趟出去。为唐家打打下了偌大的基业,整个家族也不用再为外扰而忧心,你啊,是该考虑一下开枝散叶的事情了!”

    “这,奶奶,你们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咱们现在商量的是开朝立国的事情啊!”

    唐楚阳被屋子里一种想男丁想疯了的女人弄得哭笑不得,唐家如今的实力看似很强大,但也不至于强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不说别的。单单是在潮汐山得罪的长生,紫薇两个皇朝,一旦那些皇子公主回到大本营,只要有计划。他们绝对不可能对唐楚阳善罢甘休。

    这还只是人族内部的敌人,若是在往大的层面去看,唐楚阳在潮汐山时。可是已经往死了得罪海族和魔族了,那可是真正的两尊庞然大物。唐楚阳即便有仓窨和琊熙相助,也扛不住这两大阵营的联合打击。

    因此唐楚阳的危机感一直都很重。这也是他为什么非要往花果山走一趟的主要原因,因为那地方是无法召唤守护神,无法动用元神精华和真元的绝神域!

    如果事实真如海大富和布衣说得那样,绝神域拒绝一切和天神有关的东西,只有阵法和灵符能够起作用的话,唐楚阳绝对有信心扛得住整个大陆任何阵营的侵袭,即便是天神,他也不惧!

    开朝立国虽然无法让唐楚阳立足于绝神域,但只要唐楚阳身在人族地盘内,也等于隔绝了魔族和海族的联合围杀,只要拉几个盟友,顶住建国初期来自人族内部的压力。

    唐楚阳就有把握在三十年之内,他新建立的国家彻底稳固下来,并且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那个时候,唐楚阳再想做什么的话,就不用看其他势力的脸色行事了。

    “开朝立国,似乎和开枝散叶没什么冲突吧?你看看大陆上现存的王朝和皇朝,哪一个帝王不是三宫六院?即便是最差的郡国,每个国主的妻妾都是数十上百,你小子是不是想让唐家绝后啊?!”

    这次说话的变成了唐家八妹唐云倩,她虽然不像九妹唐云娇那样大大咧咧,但事关唐家血脉这等重大事务,也由不得唐云倩不站在唐楚阳的对立面。

    唐云倩的话才说话,就连唐云婷这个如今已经当家做主的话事人,也忍不住站起来一脸严肃地瞪着唐楚阳,郑重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

    ‘靠’字唐楚阳没有喊出来,也不敢喊出来,被一帮姑姑逼着筹建三宫六院,他突然有种要晕厥过去的感觉。

    不过唐楚阳突然发现,他对这个问题居然无言以对,唐云婷等人说得是事实,对于五行大陆上的任何家族,国家,乃至于宗门而言,后代永远都是个无法回避,而且事关重大的问题。

    可是唐楚阳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也不能说没想过,但唐家现在的状况,根本就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啊。

    “我有意中人了!”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凌紫嫣,这个外冷内热的绝色公主,是他唯一承诺过要相伴一生的女人,这时候拿来做挡箭牌实在太合适了。

    一听唐楚阳有了意中人,唐家众女顿时美目一亮,唐云娇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满脸喜色地问道:

    “哦?你已经有了意中人?是不是穆家那个小丫头?!”

    穆家?唐楚阳呆了呆,随后想到了穆家那位模样娇俏,却刁蛮任性的大小姐,那就是个没成年的小屁孩儿啊。

    “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她啊!”

    唐楚阳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他即便是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能向一个中学生下手啊,那简直就是犯罪!

    说起穆家那个刁蛮的小丫头,唐楚阳突然想到穆元明据说逼他订什么娃娃亲,当下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心里禁不住感叹,这个世界是在太邪恶了,那才是个十三四的小女孩儿啊。

    “不是?难道你对古家三英有什么念想?呃,不对,古家都被你逼得伤筋动骨了,你若对三英有意,绝对不会对古家这么狠,嗯,会是谁呢?……”

    唐云娇咬着手指头,一副娇憨模样地皱着眉头,大眼睛不断地往唐楚阳这边瞟啊瞟的,看得唐楚阳浑身不自在。

    “得了,九姑您也别在这儿装模作样了,那女子是我在潮汐山认识的,她是长生皇朝的公主!”

    唐楚阳这话出口,整个大厅的所有女人禁不住惊讶地张大的嘴巴,唐云娇更是目瞪口呆地惊呼道:

    “啥?!公主??楚阳,你行啊!居然能拐个公主回来?而且还是个皇朝公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百六十五章 建国的you惑    高家众修士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境后期的高海富而已,面对王符这种连七阶王者都不敢硬抗的强大灵符,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唐云婷等人把王符甩出去的那一刻,这场实力不对称的战斗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王符可以说是专门用来对付七阶王者的,在恰当的时候甩一枚王符出去,那可是能够直接造成秒杀效果的,更何况是高海富等修为最高才境的修士?

    不过高家到底是有不俗底蕴的家族,高海雄也不愧是久经战阵的狠辣角色,在看到唐云婷等人手中的银光时,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王符。

    这种情况下,高海富居然毫不犹豫地把身边的几个高家子弟踢了出去,被璀璨银光笼罩的瞬间,高海富及时拿出一支玉钗一样的法宝,瞬间将其抛了出去,五彩光华璀璨闪耀,竟是一件古宝!

    古宝的数量相对于整个修士界而言,绝对算得上稀少了,即便是天威王朝都都不见得能拿出几件来,像古家那样的王朝顶尖大家族能拿出一两件,便足以在整个王朝引起轰动。

    高家不过区区中型家族而已△,身为家主的高海富居然能有一件古宝防身,不能不说高家确实底蕴不俗。

    五彩光华耀起刹那便化作一层彩光护罩,将高海富整个笼罩了起来,被保护起来的高海富庆幸的表情还没有在面部散发出来,转身又被满脸的惊恐和绝望替代。

    漫天璀璨银光如同一根根无所不破的神针,接触到五彩光罩的一瞬间。看似坚韧无比的光罩便如同被针扎破的气球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扁皱了下去。

    “不!不!不可能。区区王符,怎可能破得了我的古宝禁制?!!”

    高海富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地失声大叫。看着越来越薄弱的五彩禁制,双目顿时充斥绝望,转而看向唐云婷等人的目光充满的仇恨和不甘,怨愤无比地惨叫道:

    “你唐家敢灭我高家,摩云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摩云宗?你说的是这些人么?”

    清朗的声音突然自唐云婷等人身后传出,随着唐云倩,唐云娇等人向两边分开,唐楚阳带着刘兴,南宫勋等人鱼贯而入。

    高海富惊诧地望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人。他并未见过唐楚阳,但这不妨碍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属于唐家之人,等看到包括唐楚阳在内的十几人里,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个人头时,高海富面色更惊。

    “五叔?!二伯?!老祖宗?!!你们唐家竟然赶尽杀绝?!!”

    看清了那些人头的模样,高海富顿时目眦欲裂,整张脸顿时扭曲狰狞的如同恶鬼一般,双目喷射出来的恨意犹若实质!

    “赶尽杀绝?”唐楚阳满脸讥讽地笑了笑,看向高海富的目光如同在看白痴一样“你们高家干得还少了?!”

    说完这话唐楚阳又不自觉地摇头失笑。自言自语道:

    “我跟他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这话好像都是该大反派来说才对……”

    “杀了他吧……”

    唐楚阳有些兴味索然地摆了摆手,突然觉得很没意思,以唐家如今的实力,十个高家也能轻易灭掉。现在看着高海富丧家之犬一般的疯狂模样,唐楚阳一点报仇雪恨的快感都没了。

    其实唐楚阳知道这并不是他不恨高家了,或者说他自己突然变得大度了。而是被穆元明‘开朝立国’的建议给扰乱的心思。

    唐楚阳是个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事前安排计划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去做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当然,被逼得没办法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不过这次回到天威王朝可不同,关于学府计划,唐楚阳虽然没有详细的实施方案和步骤,但脑海里已经有了个还算清晰的方针。

    但自打听到了穆元明的建议之后,他才突然发现,开朝立国确实是比学府更加简单,快捷,并且稳妥的计划。

    让唐楚阳郁闷的是,这么简单方面又能稳妥地实现他的意图的方略,居然一直被他来自现代社会的道德本能给忽视了。

    如今他幡然醒悟,想起五行大陆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即便他深心里一直都在追求‘平等’,开朝立国之后也完全可以当做国朝政策推行下去,比他之前想的学府计划何止方面百十倍?

    “惯性思维害死人啊……”

    唐楚阳无奈地拍了拍脑袋,两年多了,他竟依然保留着来自于现代的最基本道德本能,总觉得当皇帝这种事情,就似是要祸害普通平民一样,既想却有不敢去做。

    殊不知,他本身就处于充满封建思想的社会当中,非要标新立异地搞什么人人平等,反而会让人排斥孤立,说不得最终会导致他一事无成,赔个血本无归。

    “不就是当皇帝嘛,当就当了!!”

    咬咬牙,唐楚阳心里到底还是偏向于开朝立国了,和之前的学府计划相比,前者无疑是更加最为适合达成目标的方略。

    说起来,也是因为穆元明王朝将军的身份,才让一直本能抗拒的唐楚阳醒悟过来,这个世界里的平民们被愚弄了几万,乃至于几十万年。

    想要短时间内转变他们的思想,绝对不是区区一个学府能够改变的,而且,只一座学府,即便是整个五行大陆最大的学府,最终又能收取多少学生?

    若是能够开创一个王朝,然后在王朝内遍布学府,并鼓励平民子弟进入学府当中深造,那可是教化万民之功。

    没准能够获得大量功德也不一定呢。

    如果唐楚阳只是个普通修士,功德这东西对他而然只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但唐楚阳不同,他虽是凡人之躯,但却已经构建了天神金身,并且已经晋级中位神。

    对于天神而言,这功德就不再只是一种虚无玄幻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来自于天道的奖励!

    唐楚阳不知道功德在这个世界怎么用,但这不妨碍他知道功德天上地下好到最极致的无价之宝,那是连神话传说里的圣人都不能无视的天道至高奖励,唐楚阳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妈的!建国!必须建国!!”

    开朝立国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唐楚阳像得越深,便越觉得其中好处实在太多,这么一举多得的事情他要不去做,就是在太对不起自己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