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高家一众兄弟在等待援兵的时候,流云城穆家大院里,唐楚阳,唐云婷,穆元明等人却正在其乐融融地相互交谈。~

    帝都距离流云城其实并没有多远,至少对于唐楚阳等一众修为至少都在四相境以上的神元宫众弟子们算不得远,唐楚阳当初之所以用了几个月时间赶路。

    那是因为唐家当时带了一帮修为不高的信徒,同时那个时候唐楚阳的修为也弱的可怜,途中还要避开高家的狙击,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走距离更近的官道。

    如今的唐楚阳已经不一样了,凭借他从潮汐山带出来的这些神元宫弟子,就算是明目张胆地一路飞到流云城,敢出面拦他们的人恐怕都没有几个。

    高海富他们在等,唐楚阳,穆元明和唐云婷这边也在等,不过高家等的是摩云宗的支援,唐家和穆家这边,等的却是摩云宗妥协或者被灭的消息。

    为了避免高家发现,也为了彻底解除后患,唐楚阳在回来的路上就把刘兴等人给派去了摩云宗,以烛翎,南宫勋等七阶王者为首,他们带走了除唐楚阳和陆俊,金阳几人外的所有神元宫弟子。

    摩云宗毕竟是大型宗门,在整个天威王朝来说,都是数得着的庞然巨物,唐楚阳虽然实力暴涨,但也不会轻视摩云宗这般底蕴雄厚的大势力。

    六尊七阶王者,加上大量的天位修士,辅以神元宫最不缺的各种灵符,以及从潮汐山得到的十数件古宝。便是唐楚阳有把握逼迫摩云宗放弃高家,或者直接覆灭摩云宗的信心所在。

    况且。他手里还有仓窨和琊熙这两张王牌呢。

    摩云宗的信息唐楚阳已经仔细了解过了,明面上两个七阶王者的实力。确实足以在天威王朝称王称霸,但却不足以让现在的唐楚阳产生顾忌。

    大多宗门都不会把所有底牌暴露在阳光之下,即便摩云宗有所隐藏,唐楚阳估摸着他们最多也就能拿出四名七阶王者,在王朝这个级别的层次而言,四尊七阶王者足以引起任何势力的顾忌了。

    可惜唐楚阳这次带出来的更多,算上烛翎的话,足足有六位七阶王者,刘兴等人虽然只是刚刚突破没多久。在境界上或许还有所欠缺,但唐楚阳相信有古宝和大量王符支撑。

    对付摩云宗是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而且,唐楚阳这边可不仅仅只有神元宫,对高家各地产业进行破坏的修士就不是神元宫的弟子,而是穆家隐藏起来的杀手锏,这也是为什么高家判断不出来历的主要原因。

    穆家身为天威王朝数得着的军方势力,其家族底蕴可要比高家强大多了,唯一顾忌的就是高家背后的摩云宗。

    如今摩云宗那边被唐楚阳派人对付,穆元明对高家就再也没有任何顾忌。几乎把穆家隐藏的势力全部拿了出来去收拾高家。

    而且唐楚阳已经承诺,穆家从高家抢下的产业和财富,全部归属穆家,唐家不沾一分一毫。有了利益的刺激,整个穆家动起手来自然更加积极。

    高家那点东西已经不被唐楚阳看在眼里,而且整个唐家马上就要被唐楚阳被搬迁到绝神域那边。高家的产业即便抢下来,对于唐楚阳而言也犹若鸡肋一般。实在没有多大意义。

    这次回到流云城这边,一个是为了把唐家的亲人们带走。一个就是回来报仇的,等解决了高家,唐楚阳就要直接离开这里,马上前往花果山那边开始实施学府计划。

    “小家伙,景云县这边毕竟是唐家的发家之地,就这么放弃了的话,你爷爷就狠得下心?”

    这句话穆元明已经说了好几次了,他有了穆家的羁绊,根本无法和唐楚阳等人一起离开。

    唐楚阳已经把李令远等人获救的信息告知穆元明,因为离开潮汐山的时候,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把他们和穆元明的关系告诉了唐楚阳。

    李令远,唐浩然,宇文侯,穆元明等人是结义兄弟,而穆元明就是最小的老七,也是不多的几个知道唐浩然等人没死的知情者。

    穆元明当初之所以没有坦言告诉唐楚阳关于李令远等人的详细信息,只是因为顾忌血阁强大的实力,不愿意让唐楚阳往火坑里面跳,但唐楚阳进入潮汐山已成定局。

    穆元明也也不得不隐晦地向唐楚阳透露了一些信息,当时他从来就没想过唐楚阳能够救出李令远等人,只是想用那些信息来刺激唐楚阳,增加他活下去的**。

    却怎么也没想到,唐楚阳能给他带回来这么大一个惊喜,这小子非但救下了一众兄弟,还在潮汐山经营那么恐怖的一片基业。

    确实称得上恐怖了,单单是唐楚阳带出来的这批神元宫弟子,就拥有横扫整个天威王朝的实力了,这还没算留在潮汐山的李令远,唐浩然等人呢……

    如果连唐楚阳身边的仓窨和琊熙也算上的话,穆元明觉得唐家的实力已经超过天威王朝了,他甚至都有种奉劝唐楚阳直接创建一个王朝的冲动。

    穆元明和宇文侯一样,都是性子比较直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所以他没什么犹豫地就直接向唐楚阳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其实以唐家如今的实力,直接开创一个王朝,只要成了一朝帝王,无论想做什么都要比你带着一帮人跑到青华,天皇两大皇朝眼皮子底下搞事强啊?!”

    唐楚阳的学府计划虽然没有完全向穆元明坦言,但大体的目标穆元明已经了解了,在他看来,与其带着一帮人到别人的地盘上搞东搞西。

    还不如自己直接占领一块足够大的地盘,开朝立国,然后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折腾,那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个……,穆爷爷说得有道理……”

    穆元明的话犹若暮鼓晨钟一般,震得唐楚阳浑身剧震,被某些观念束缚着的思维陡然发散了开来,是啊,直接抢个足够大的地盘开朝立国,比跑到别人眼皮子搞事儿强了何止一百倍?!

    唐楚阳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自忖机智无双,但却受到了上一世现代社会的严重影响,总是不自觉地忽视‘帝王’这种充满封建腐朽的势力模式。

    但往深了想想,所谓的宗门和王朝又有多大区别呢?宗主和皇帝只是称呼上的区别而已,还不是依然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我真是够蠢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感谢‘peter0328’长老的刷屏打赏小猪拜谢!感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月票!小猪叩谢了……)

第909章0 、神孽    ps:还有一章就要结束了,心头诸多感慨,不说了,看书。==如您已閱讀到此章节,请移步到“/”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或者“”,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yan裤ai追书必备

    石之神孽并不会说话,静静的站在巨坑旁,目光前视,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附近的保安部队随即赶了过来,上百名保安士兵手持长短武器就朝着石头巨人开火了。

    子弹打在石头巨人身上压根就不起任何作用,最多也就溅射出一些火花来。

    “嗷!”

    石之神孽被这些保安士兵射来的子弹激怒了,狂啸一声,这音浪犹如潮水一般,震得附近所有人全身发麻,随后石之神孽双拳一握就砸在了地面上,那几个吓得腿软的市民自然被砸成了肉酱,而随后从拳击地之处,水泥地面裂开无数裂缝,转眼之间便朝着四周蹿了出去。

    噗噗噗,无数水泥形成的尖刺沿着裂缝就冒了出来,凡是在这些裂缝经过线路上的人,不管是市民还是保安士兵都被径直从下到上贯穿,偏偏一时半会又死不掉,被串在尖刺上不停的呻吟着。

    这一瞬间形成的尖刺肉林,惊得广场外围的市民一阵惊恐尖叫,随后一片混乱,人群朝着四面八方逃散。

    但人群的逃散对于他们的命运并没有任何改变,转眼之间,那些尖刺就瞬间布满了整个广场乃至于四周边缘地带。

    凡是在这个范围内的人类,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被穿在尖刺石柱上的命运,转眼之间,整个广场化为一片血腥之地。

    这并不算结束,那石之神孽再度敲击地面,四周的水泥地面随即鼓起一个个大包,就好似下面充满了气体,将水泥地面不断的顶了起来。

    待到这些水泥大包高度超过二十米时,就变化了起来,长出了头,手。腿等等部位,变成了一头头水泥石头人。

    这些水泥石头人在形成之后便朝着四周人群冲了过去。

    巨大的水泥拳头不断砸向人群,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肉酱。

    实际上,通过黑色光门过来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两头神孽。

    在京都市东北角的京都港口处。一头三十米多高度,圆滚滚的火之神孽正将一艘艘轮船变成火炬,甚至于码头的水泥地面都被烧得火红无比。

    而距离京都市一百三十公里外的某军事基地,一头全身铂金色的巨龙正不断向下喷吐着金色火焰,嗯。这头铂金色巨龙远远看去颇为有些好似善龙之王,铂金龙阿莱斯德。

    要知道善龙之王,铂金龙阿莱斯德乃是巨龙一族所信奉的神明之一,与恶龙之母,五色龙奥玛亚特一样,弱等神力,神格等级七级,不过神职不一样,其掌管着善龙,北风。同情,善良这四个神职。

    但如果你凑近去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头铂金色巨龙的胸口长着一颗丑陋无比的龙头,较之正常的龙头要小上一半,正不断朝着四周散发出一种暴虐的气息。

    整整七头神孽,不断杀戮着,将京都市连同附近地区变成了一片血肉屠场。

    可以这么说,曾经被东瀛国引以为自豪的军队现在压根就没法对付这些突然出现的巨型怪物。

    即便是出动了军舰,战机,坦克。都没能将任何一头怪物干掉,反倒是前往剿灭怪物的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拼命逃跑。

    到了这时,在怪物出现之初信心满满的东瀛国政府傻眼了。不得不朝美利坚求援。

    两者之间的关系大概就是主子和奴仆的关系,因而平时东瀛国求个什么,美利坚主子多少还是会给点小面子。

    但现在,美利坚主子已经被夏威夷的那个黑色光门整得叫苦连天,哪里还有精力去帮助自己的奴仆清理什么怪物。

    简单来说,就算是美利坚主子愿意出手相助。也没有多余的军舰可以调用了。

    要知道就现在,登陆夏威夷群岛的恶魔都还没能尽数剿灭,原本驻扎在东瀛几个军事基地里的太平洋舰队都尽数调到夏威夷去了,现在损失大半,别说抽调回东瀛了,大西洋的两个航母编队都正朝着夏威夷赶去呢。

    当然,作为主子,美利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抽不出兵力,毕竟这个奴才以往还是比较听话的,要钱给钱,要助威立马呐喊那种。

    因而美利坚也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会派出一些援军。

    嗯,至于这援军什么时候才能够抵达东瀛,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实际上被派往美利坚的东瀛使者也不是傻子,算是看出来了,自家主子在这个事情上似乎不想出力啊。

    任何能够充当使者的家伙不是迂腐之辈,东瀛使者在离开六角大楼后便单独约见了某位上将。

    在一番恳求类似于下跪的协商之后,最终这位上将给了东瀛使者一句实话:“钩坑一鸟先生,援军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的了,不过。”

    上将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东瀛使者随即明白了过来,这不就是想要利益交换么?

    “上将阁下对大东瀛一贯的帮助,我是知道的”

    东瀛使者一阵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的将一张什么黑卡递给了上将。

    上将满意的点了点头,像这种利益交换是最安全不过了,就算是有什么问题,还有东瀛担着。

    “去向华夏求援吧。”

    收了好处,上将也不是不干实事的人,随即便点拨了东瀛使者一句。

    对于上将的点拨,东瀛使者愣神了。

    华夏与东瀛之间的爱恨情仇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

    且不提什么什么争端,在面对华夏的时候,东瀛总是带着一股难以言语的高傲,即便华夏现在已经与美利坚并肩,甚至于还要略微超过,东瀛都是这般态度。

    因而上将阁下让这个使者去华夏求援,使者还以为上将阁下开自己玩笑。

    见到这个使者脑子不开窍,上将阁下不得不红着脸,小声将一些比较丢人的事情给介绍了出来。

    譬如美利坚是依靠华夏的道士才撑过最初的恶魔入侵等等。

    没法,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如果不据实而说的话,恐怕自己这好处也拿得不安稳。

    听了上将的话语,那个东瀛使者不由目瞪口呆,他甚至于怀疑上将阁下是不是昨晚没盖好被子,烧得有些糊涂了。

    在东瀛使者的眼里,美利坚主子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还会寻求华夏的帮助,这完全没有道理嘛。

    但上将那微微脸红的表情也证实了一点,他的话语至少有八成是真实可信的。

    当然,东瀛使者并不知道,上将为了维护颜面,已经将很多事情给隐去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恐怕会让他更加目瞪口呆。

    不管东瀛使者是否相信自己所说的事情,上将阁下认为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对得起那张黑卡,之后便让人将东瀛使者给送出了自己的别墅。

    而东瀛使者坐在车上,一直到回到大使馆,嘴里都在嘀咕什么。

    不管东瀛使者的上级是如何痛骂这个使者,但必须得到援助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神孽通过黑色光门出现在东瀛本岛上,由此可见,黑色光门对面的位面的确就是一个用来关押神孽的地方。

    这个黑色光门出现这里,也不知道东瀛是积了多少年的福分才换来的。

    这些神孽的实力参差不齐。

    到目前为止,实力最为强大的乃是一条全身能够释放出高温白光的大蛇,其体型不过三米长,但用肉眼压根就无法看见其形体。

    从其身上不断释放出来的高温白光,使得其犹如一轮落在了地面上的太阳。

    凡是其经过的地方,即便是水泥地面都会转眼之间化为岩浆,可燃物就不用多说了,全部燃烧。

    当然,光这一点还不足以证明其实力在神孽之中最为强大。

    能够证明这一点便是之前神孽之间的一场战斗。

    白光大蛇离开黑色光门后,便朝着京都市扑去,结果一头撞上了泉水神孽。

    要说这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或者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白光大蛇应该是晨曦之主或者更早的某位光明神祗的后裔,而泉水神孽则是泉水少女的后裔,不管是晨曦之主还是更早已经陨落的光明神祗对于精灵神系都带着一种难以遏制的仇视。

    这种仇视似乎也发展到了祂们的后裔身上。

    当然,泉水神孽之所以对白光大蛇不爽的最大原因应该是,白光大蛇身上的高温白光将泉水神孽所化身的洪水蒸发了大半。

    如果换成恶魔的话,在面对比自己强大不少的敌人,要么是逃跑,要么就是假意臣服,除了脑子混乱的情况下,通常都不会愿意白白送死的。

    但对于神孽来说,那种毁灭一切的yan裤ai彻底占据了它们的脑子,虽说有时会理智一点,但在这个时候,无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泉水神孽朝着白光大蛇发动了攻击。

    但整个战斗过程乏味至极。

    泉水神孽召唤出十头高五十米的巨型水元素围攻白光大蛇,但白光大蛇仅仅只是一冲,炽热无比的白光就将所经过线路四周的水分尽数烤干。

    在白光大蛇面前,那十头实力接近水元素长老的强大巨型水元素仅仅只维持了数息时间,身体就从五十米迅速缩减,最终自行崩溃。(未完待续。)xh118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