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发长老带着十几位半神长老满脸激动的离开了,这一趟落月城之行对他们来说不但没有任何危险,反而得到了超乎想象的巨大收获,这让他们对唐楚阳的好感瞬间暴涨。+◆

    十几个半神几乎没有任何做作地给予了唐楚阳最为肯定的承诺!

    “三十年之内,潮汐山长老团就是落月城最坚实的臂膀!任何涉及到落月城的阴谋暗算,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遭受最凶狠的打击!”

    这就是唐楚阳送出十几件万年灵物之后得到的回报,也是唐楚阳慷慨地拿出万年灵物的主要目的,有了这个承诺,唐楚阳就不需要花费足足三十年时间亲自驻守潮汐山。

    这三十年时间对于任何一名五阶以上的修士来说,或许也只是一次普通闭关所需要的时间,但对于已经储备了足够数量资源的唐楚阳来说,却足够他把心里的大学府计划彻底铺开。

    甚至于发展并且积蓄出一定量的基础!

    潮汐山虽然是个非常不错的修炼宝地,但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大势力会把这里当做根基,这个面积最大时才几百万里方圆的小世界,单单是在格局上就对势力的发展拥有极大的局限性。

    如果唐家只是安于现状,想要生生世世额定在小家族这个层次里的话,潮汐山无疑会是最好的根基,乃至于基业。

    但不论是心怀广大的李令远和唐浩然两位老爷子,还是把亲人看的比成神还重要的唐楚阳,都不会。也不可能让唐家一直保持在一个可以任人揉捏的小规模家族上。

    只有绝对强大的力量,才能够让唐楚阳拥有保护唐家的能力。这个道理即便他过去不懂,在有了后来这诸多的经历之后。也对强权和力量有了最为清晰的认知。

    唐家必须壮大起来,只有唐家壮大到了让整个五行大陆所有势力都不得不畏惧的地步,唐楚阳才敢稍稍松那么一口气,至少,那时候不用再担心唐家的亲人们被某个不知死活的二世祖随便欺辱。

    等唐家成长到在五行大陆上无所畏惧的时候,唐楚阳就可以全心全意的窥视上四界的天神们了,经过一系列的信息收集,根据唐楚阳上一世所学综合后的推测。

    唐楚阳对于上四界和凡间界的关系,已经有了一些比较清晰。但却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的猜测,这让唐楚阳对上四界的天神们失去了大部分的好感,甚至于开始产生了愤懑和厌恶的情绪。

    不过这些事情距离现在的唐楚阳还有些遥远,抛下了潮汐山这边的顾忌之后,他最迫切需要考虑的就是‘学府’计划。

    整个五行大陆其实并不缺少类似于学府的存在,各大宗门就是这种性质的存在,只是相比唐楚阳心目中的‘学府’,各大宗门的收徒条件实在太苛刻了。

    虽然没有身份上的要求,但对于求艺者的天赋。资质,尤其是在忠诚度方面的的要求,简直称得上是过分!

    这一点从师尊的地位凌驾于子弟父母亲人之上,便能看出宗门对于门下弟子的掌控欲有多么强烈了。而且不容背叛!

    唐楚阳心目中的‘学府’,更多的是套用地球上现代化的教学模式来经营,培训出足够数量的高阶修士‘教师’。面向整个大陆不设门槛,绝对公平地招收学生。

    当然。这种公平只是不在学生的身份地位,资质天赋上提出苛刻要求而已。想要进入学府的话,最起码的学费是肯定要交的,唐楚阳不是圣人,他可不会平白为别人服务。

    虽然‘收学费’会让唐楚阳的学府性质趋向于商业经营,但这也正是他想要的,如果唐楚阳无所求的去教授普通人修炼,非但不会获得诸多宗门的认可,反而会让觉得他这是破坏规则。

    各大宗门之所以能够获得亿万平民敬仰,人人趋之若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掌握了获得强大力量方法,这里的‘方法’代表的东西有很多,功法,法诀,守护神形象图,灵丹法宝等等。

    如果唐楚阳敢把各大宗门以之傍身的‘方法’,免费的向整个大陆所有普通平民传授,那就等于站在了整个大陆所有势力的对立面,那绝对不是如今的他能够抵抗得了的恐怖巨压。

    但收学费就不同了,因为那样至少会给其他宗门,家族之类的势力留下一个这是在‘经营’的印象,每个家族都有发展壮大的权利,只要你有在竞争残酷的修士界生存下去的实力!

    虽然有了‘学费’的限制后,会挡住大部分贫穷的平民,但只‘不要求身份地位和资质天赋’这一条,就足以让唐楚阳即将建立的学府,获得大陆上八成以上的平民感激了。

    毕竟相对于那些不但要求资质和天赋,还要终身效忠的宗门和家族,唐楚阳只是收点学费,其他要求一概全无,已经足够那些有钱都没有门路的平民欢欣鼓舞了。

    唐楚阳的野心很大,他要建造的学府可不仅仅是单一教授某一系别的修炼只是,而是一座综合型,几乎涵盖了修士界现有所有职业的全系超级学府。

    不论是炼符,炼器,炼丹,还是天帝系,妖圣系等四大体系的战斗修士,都涵盖在学府的传授范围内!

    如今的唐楚阳不缺教师,因为很早以前他就开始刻意培训一些善于表达的修士了,他也不缺系统的教材,满脑子上辈子学到的各种典籍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而筹建学府最重要的护卫力量和修炼资源,经过潮汐山这边一连串的操作之后,唐楚阳已经有了足够的积蓄,而且今后三十年的时间,他还会源源不断地得到来自潮汐山的资源供给。

    学府计划所需的所有基础都已经准备齐全,唐楚阳也没有理由积蓄在潮汐山耽搁下去,所以他才会拿出十几件万年灵物,来让潮汐山的长老团负担起维护落月城利益的坚实臂膀。

    万年灵物对于别人来说或许珍稀难得,但对于搜刮了整个天神遗迹的唐楚阳来说,别说是十几件,便是几十几百件对他而言,都不过只是毛毛雨而已。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外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看着化光而去的十几位半神长老,唐楚阳双拳握紧,前所未有地对未来充满了说不出的自信。(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895-896章 恶魔主君陨落    ps:感谢田地乾坤大挪移的500打赏。

    今天特此给大家推荐一本新书,雪满林中写的《六朝时空神仙传》,听这名字就很有古韵啊。

    没有任何犹豫,大流士公爵此时也顾不得那青色大门了,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血腥城堡,调集大军,兵分两路,朝着两个对手的老巢就杀了过去。

    当然,大流士公爵也没有那么傻,非要等自己大军杀到对方老巢才下手,那样的话,搞不好自己麾下大军里就会多出两个恶魔公爵来。

    这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

    在恶魔公爵死亡之后,恶魔公爵城堡便会成为无主之地,只要有恶魔进入城堡主塔,获得深渊意识认可,那么就可以自然接受深渊气息洗礼,最终成为恶魔公爵!

    大流士公爵可不会给自己手下这样的机会。

    在深渊位面里,背叛才是王道,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子,大流士公爵也不会给予任何信任!

    在安排好大军行程之后,大流士公爵就化为一道红光飞去,留下自己那些蠢蠢欲动的儿子们率领着城堡大军朝着既定线路前进。

    而此时的两座公爵城堡已经被来自于各恶魔贵族城堡的大军包围,照例是一番混战。

    重点则是城堡的攻防战,谁能够率先攻入主塔,那么就拥有一次接受深渊意识考验的机会。

    特摩罗城堡,就是那第一位死在青色大门之下的恶魔公爵的城堡,此时已经是第三位恶魔候爵冲入主塔之中了。

    随着这头恶魔候爵冲入主塔没多久,天上的黑雾便迅速凝聚起来。形成了一只黑色巨眼,看向了恶魔候爵。

    “符合!”

    就这么一声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那头恶魔候爵顿时欢喜得傻了眼。

    自己终于混出头了!

    有一个当恶魔公爵的老爹对于恶魔领主们来说,那既是快速增强实力的天堂道路,更是快速挂掉的地狱之门。

    尤其是那些天赋异禀的恶魔侯爵。伯爵,更是每天都生活在刀尖之上。

    只要那位恶魔公爵老爹一旦怀疑你威胁到了它的位置,那么等待你的就只会是死亡,甚至于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上位恶魔领主对下位恶魔领主原本就有着天然的压制优势,如果再加上嫡系血脉的问题。就算是一百头恶魔侯爵也不可能反抗一位恶魔公爵!

    除非这头恶魔公爵成了傻蛋,将自己的真名尽数告诉自己的儿子们!

    简单来说,一位寿命超过十万年的恶魔公爵,其下的恶魔侯爵将会在这十万年里换掉三次以上,恶魔伯爵就更多了。

    因而能够在胆颤心惊之中活到自己老爹挂掉。还幸运的夺得公爵之位,对于任何一头恶魔来说,都是惊喜中的惊喜。

    不过这头恶魔侯爵也没能傻乐多久,刚刚经受深渊气息洗礼不到三息时间,远处一道红光就冲了过来,轰然一声就撞在了那只深渊巨眼之上,将深渊意识凝聚出来的巨眼撞得支离破碎。

    看到这一幕,所有正等待着审判命运的恶魔贵族不由得傻眼了。

    如果说恶魔有信仰的话。那么它们唯一真正的信仰就是深渊意识了。

    它们完全想象不到,居然会有恶魔胆敢对深渊意识凝聚出来的巨眼下手,还将巨眼撞得支离破碎。

    这就好比一群从没有出过山沟的农夫突然看到皇帝被人拉下马来斩头一般。

    这种心理上的冲击。甚至于超过了它们见到自己兄弟被破坏了公爵晋升仪式的喜悦。

    那头刚刚晋升到一半的恶魔候爵不由得大怒,让自己感觉就好似掌控了一切的深渊气息竟然一瞬间消失了,虽说就之前吸收的深渊气息已经抵得上十多个恶魔侯爵的力量,但自己依然还不是恶魔公爵!

    “去死吧!虫子!”

    怒极攻心的恶魔侯爵在反应过来就朝着那道红光冲了过去。

    暴怒已经将它的脑子冲晕,如果它足够冷静的话,就会察觉那道红光里蕴含的威势是自己完全无法反抗的。

    唰唰。冲过去的恶魔侯爵在一瞬间就被那道红光撕成了碎片。

    当然,这并不算结束。

    对于胆敢破坏深渊气息洗礼。深渊意识无疑将会给予极大的惩罚!

    很快,无数深渊气息凝集起来。形成了一支黑色长矛。

    而黑色长矛的矛尖却是紧紧对准了从红光里显身出来的大流士公爵。

    毫无疑问,大流士即便是恶魔公爵,在面对深渊意识的暴怒惩罚,也是没可能扛过去的。

    但大流士脸上却好似松了一口气,即便是黑色长矛的矛尖对准了自己也丝毫没有半点害怕,反倒是重新化为红光,一头朝着主塔入口处冲了过去。

    随着大流士一动,那支黑色长矛的凝聚速度就骤然加快。

    但大流士很快就出现在高空之上,无数深渊气息再度凝聚,形成了一支巨眼。

    就在这时那支黑色长矛凝聚完毕,朝着大流士就冲了过去。

    不过重新凝聚出来的深渊巨眼,压根就不可能让黑色长矛破坏正在进行的仪式,因而黑色长矛尚未靠近大流士公爵,深渊巨眼就瞪了那黑色长矛一眼,片刻之间,黑色长矛便自行崩溃,重新化为深渊气息消散开来。

    “符合!”

    接下来的流程里,没有丝毫意外发生,原本就是恶魔公爵的大流士再度通过了深渊意识的考核,之后无数凝聚成为液体的深渊气息朝着大流士涌来,犹如瀑布一般。

    看着这一幕,跪在城堡外面的恶魔贵族们心头可谓是羡慕嫉妒恨啊。

    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能够成为恶魔公爵了。

    当然,它们很快就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担心了。

    任何一位新晋升的恶魔公爵。都会对之前的恶魔贵族进行残酷无比的大清洗。

    这一点是不用任何质疑的。

    要说,在这种大清洗里,还是有不少恶魔贵族能够躲过一劫的,天赋很差的恶魔贵族或者原本就是新恶魔公爵的嫡系血脉。

    但说到这里,最要命的情况出现了。现在这个正在接受深渊气息洗礼的恶魔公爵原本就是一位恶魔公爵,还是那位敌对的大流士!

    终于,从高空倾泻下来的深渊气息被大流士一点不存的尽数吸收。

    最终的审判到来了!

    所有恶魔贵族不由得全身颤抖了起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这些恶魔贵族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大流士公爵竟然连话都没有丢下一句,化为一道红光飞走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恶魔贵族之间相互对视一眼,在庆幸躲过一劫的同时,又对未来的命运多少有些担心。

    大流士公爵自然此时不会搞什么大清洗。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争分夺秒去抢夺最后一个恶魔公爵之位,若是为了什么大清洗失掉了这个机会,那么大流士公爵就可以自己摸摸脖子去死了。

    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的话,的确连自杀都不能够弥补。

    还好。第二位恶魔公爵死亡的时候较之第一位靠后,当大流士公爵赶到公爵城堡的时候,各路恶魔大军刚将公爵城堡包围起来,就连城堡里原有的恶魔驻军都没有清理掉。

    见到这一幕,大流士公爵不由得大为放心,嘿嘿一笑,就如同陨石一般坠落下去,砸落在城堡主塔前。

    可怜几头正在为进入城堡主塔相互厮杀的顶级恶魔直接就被大流士砸成了肉酱。血肉横飞,血腥至极,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是胜券在握。大流士公爵也没有丝毫放松,震慑外面那些恶魔的心思都没有就直接钻入了城堡主塔。

    见到有恶魔钻入主塔,外面的恶魔贵族顿时放下了即将大打出手的心思,眼巴巴的看着主塔上空。

    它们现在唯一的心思就是期盼那头恶魔考核失败,将机会重新还给大家。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它们绝望了。

    大流士的身影很快就出现主塔上空。之后深渊巨眼凝聚,随着一声符合。考核通过,无数凝结为实质的深渊气息倾泻而下。

    但这一次大流士吸收了深渊气息之后。晋升仪式并没有结束。

    那只深渊巨眼再度望向了大流士,随后化为一道黑光,冲向大流士,片刻之后便与大流士融为一体。

    看到这一幕,所有恶魔贵族虽说没有见过,但在血脉深处却有这样的记忆。

    这是恶魔主君的晋升!

    该死的!

    所有心头升起咒骂的恶魔贵族在一瞬间之后便轰然一声爆裂开来,化为无数血雨落下。

    恶魔主君的晋升较之恶魔公爵却要快上很多,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势从大流士身上扩散而出,以其本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凡是对大流士有丝毫敌意的恶魔,都会爆体而亡,没有半点意外可言。

    这便是初生恶魔主君的威势!

    整个层面都将会彻底与恶魔主君的意识融为一体,从某种角度上来,恶魔主君实际算得上是深渊意识的一部分了。

    大流士心头无比爽快,凡是威势扩散之处,所有的一切尽数落入大流士的掌控之中,所有心存反抗之心的恶魔都尽数爆体而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便是恶魔主君在深渊位面中的强大所在。

    由于恶魔的本质特性,要说对这位新晋升的恶魔主君诚心悦服,对于大多数的恶魔侯爵来说太过于困难了,因而在爆体而亡的恶魔之中,绝大多数都是这些强大的恶魔侯爵,少部分则是恶魔伯爵。

    毫无疑问,这种过程为大流士掌控整个层面清理了障碍。

    不管怎么说,对于新的恶魔主君出现,其它恶魔主君都不可能站在一旁看热闹。而随着大流士彻底清理障碍,那么其它恶魔主君想要插手进来,就只能与大流士正面硬撼。

    而对于恶魔主君来说,即便是一位刚刚晋升的恶魔主君,在自己的层面里。都不用害怕任何敌人进犯。

    实际上,那三位恶魔主君的投影此时已经进入了第一层面。

    这倒不是恶魔主君能够提前得知这位恶魔主君的诞生,它们之所以进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掉落下来的青色大门。

    不过,当大流士的威势一头撞到其中一位恶魔主君的投影之上时,大流士可不会认为这位恶魔主君是进来打酱油的。

    不管怎么说,大流士都将这头恶魔主君的投影当成了敌人。并且是杀鸡立威的敌人。

    当然,已经成为了恶魔主君,大流士也不会轻易出动本体与敌人对战,在凝聚了一些深渊气息之后,一个大流士的投影出现了。

    对于恶魔主君来说。其投影与本体之间的实力比例较之神明真身与化身之间有着一些差距。

    但恶魔主君的投影有着一个好处,只要是在恶魔主君直接统治的层面里,恶魔主君就能够以消耗极少力量的方式,凝聚深渊气息来形成投影。

    也就是说,只要不离开自己统治的层面,恶魔主君能够形成很多很多的投影。

    这也正是恶魔主君在本层面内的优势所在。

    不用多说,那三位恶魔主君投影很快就被大流士派出的投影击溃消散。

    那三位恶魔主君心头由此产生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但它们也知道,这位恶魔主君基本上在第一层面站稳了脚跟。想要将其击败或者抹杀,都是一件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知道其真名,也最多只能重创对方。

    嗯?

    这是什么?

    初生的恶魔主君其视野能够看到力量的本质。不过时间一长,这种特性就会消失,算得上是深渊意识给新生恶魔主君的福利了。

    突然之间,大流士发现了一团好似缺口一般的东西,无数各色能量被吸入这个缺口之中,而大流士突然之间感觉这个缺口让自己莫名有些恐惧。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最多万年时间,整个第一层面就会崩溃。

    堵上缺口?

    大流士的本体在不知不觉间靠了过去。待到肉眼看见那个缺口时,大流士方才发现这个缺口竟然就是那个青色大门!

    要说在那么多神明。恶魔主君之中,也就大流士运气好看到了青色大门的本质。

    但既然大流士看到了青色大门的本质,一直注视着这里的贾可道自然不可能放过它了。

    若是这大流士将青色大门的本质泄露出去,必然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呼!

    就在大流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青色大门之中就好似爆炸了一般,无数青色气流席卷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迅速蔓延开来,所过之处,不管是深渊气息还是大地泥土或者恶魔尽数在青气接触之下崩解消失。

    可以这么说,到了这个时候,那些神明想要单独对抗这些青气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力量层次的差距决定着神明,恶魔在青气面前的无力。

    大流士逃跑的速度可不慢,在第一层面里,大流士就等同于神明位于自己的神国,能够随时出现任何地点。

    就在青气即将扑到大流士身上之时,大流士的身形就消失不见,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回到了自己最初的公爵城堡里。

    到了这个时候,大流士也知道,生死存于一线,如果不将那恐怖的青气击溃,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永恒的死亡。

    无数恶魔的魔核里响起了大流士的声音。

    不管这些恶魔此时在干什么,不管是在干架还是上床或者睡觉,都齐齐丢下了手里的事情,朝着青色大门的方向赶去。

    恶魔与青气之间的战斗就不用过多描述。

    随着吞噬的恶魔,大地,深渊气息越来越多,青气前进的速度突然之间就变得缓慢了下来。

    如果高空看下去。就会发现,此时的第一层面已经有五分之一变成了虚无,就好似一个圆圆的月饼被啃了一小口。

    在发现青气前进速度突然减缓之后,大流士突然之间兴奋了起来,它认为自己抓住了那青气的弱点。不管它吞噬的能力有多么变态,但其肚量有限,那么只要给它更多的食物,就能够将它撑死!

    好吧,大流士总结出来的这个理论显得有些幼稚,不过对于大流士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根救命稻草了。

    除非大流士愿意放弃恶魔主君的力量,逃到另外的层面去,否则的话,就只能拼死一战。

    更多的恶魔扑向了蔓延过来的青气,它们甚至于背上了大量的泥土等等杂物。以便让青气更快的撑死。

    但大流士并不知道,此时有两个位面正朝着深渊位面迅速靠近。

    其中一个位面里遍地都是白色的骨头,无数亡灵正在毫无目的的游荡,一条长长的冥河从整个位面贯穿而过,甚至于在这个位面外面,还有不少来自于各个神国的神使等待着,它们需要从这个位面里接走主的信徒。

    嗯,这就是贾可道改造的亡灵位面了。

    至于另外一个位面。便是地狱位面,其与深渊位面有些相似,分为三层。从第一层到第三层,每一层都有一个巨大的城堡,材质各有不同,分别为黑曜石,黑铁,白铜。

    在第三层地狱的下方则有一层地狱的虚影正在不断凝聚之中。至于什么时候凝聚出来就不得而知了。

    这两个位面正是受到贾可道的召唤而赶来的。

    大流士感觉自己就要胜利了,在那些青气啃食了第一层面的三分之一后。竟然停止了啃食,青气尽数返回了青色大门。留下了一片虚无之地。

    追击!

    兴奋无比的大流士直接凝聚了十个投影,企图对青色大门展开疯狂攻击,借以将青色大门击溃,或者进入青色大门。

    但让大流士没有想到的是,那些青气压根就不是所谓的吃饱了,等到十个投影刚靠近,青气就再度扑出,将十个恶魔主君投影扑杀。

    到了这时,大流士算是明白了,这青气压根就招惹不得,十个投影都能够轻易扑杀,至于自己的本体,恐怕也很难抵抗。

    但大流士最终还是亲自出手了。

    这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原因很简单,有两个位面靠上了深渊位面,而接入深渊位面的地方正是第一层面被啃食之后留下的虚无之地。

    要说其它位面想要与深渊位面连接,在以往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作为世界混乱邪恶的集中地,任何位面靠近深渊位面都会排斥,但现在不同了,第一层面被啃食出来的虚无之地正好让两个位面连接了进来。

    看着两个不断填充着虚无之地的位面,大流士知道,一旦等这两个位面彻底与深渊位面接轨,那么自己的恶魔主君之位就会被深渊意识剥离。

    一只由深渊气息组成的巨手朝着两个不断靠近第一层面的位面拍了下去。

    这是恶魔主君最强大的能力之一,混乱毁灭之手,其威能达到极点时,甚至于能够将一个小型位面直接击毁。

    但转眼之后,混乱毁灭之手就拼命的缩了回去,在其后面数以千计的青气拼命追赶着,时不时蹿上来,就是一口。

    大流士都有些绝望了,面对这样恐怖的存在,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抗?

    轰!

    一声巨响从第一层面边缘处传来,面积较小的地狱位面率先靠在了第一层面上,原本两种不同颜色的泥土迅速相互融合,形成了一种血中带黄的颜色。

    拼了!

    就在地狱位面靠上第一层面之后,大流士就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开始迅速流失。

    这是深渊意识的惩戒!

    被逼上绝路的大流士不得不朝着地狱位面冲去,企图用自爆来摧毁青色大门。

    还别说,一位恶魔主君如果自爆玩命的话,联通两个世界的青色大门还真有受损的可能。

    这样的事情,贾可道自然不可能让它发生。

    无数青气狂涌而出,在大流士即将自爆之时将其缠绕了起来。

    到了这时,大流士才是真正绝望了,在青气的触碰下,大流士那即将自爆的躯体迅速崩解,前后不到十息时间,大流士的本体就消失了大半。

    这时候,大流士也不敢保留了,残留的身体上一股股深渊气息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个个分割开的虚拟层面。

    那些青气在吞噬这些虚拟层面的时候,速度骤然减缓。

    这便是恶魔主君最后的保命能力!(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