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结伴来到落月城之前,几乎所有长老团的成员都没想想过他们的任务竟然成的如此顺利,唐楚阳的态度温和的简直就像是个乖巧谦逊的晚辈,连半点违抗长老团的意思都没有。

    尽管如此,长老团十几位半神长老们也不敢生出任何得寸进尺的心思,修士界是个用拳头说话的世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阴谋诡计,不过是徒惹人笑话的小把戏而已。

    任何一尊九宫境的地仙都有着不容人冒犯的威严,这就像在场的半神长老们不容许别人触犯他们的权威一样,没有人会傻到觉得一尊地仙会是个脾气温和的人。

    所以唐楚阳温和近乎恭谦的态度,只是让金发长老等人庆幸,但绝对不敢生出任何得寸进尺的念头,因为那不是在出风头,而是在找死!

    “唐城主,不,应该叫您界主大人,长老团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您成为界主的消息下传所有聚居点,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十八座城池城主的进献,以及安全整个潮汐山的资源采掘……”

    关于唐楚阳的情报,长老团那边积累了很多,甚至比所有关注落月城的势力都要更加详细,这得益于留守在落月城的何步生,阿尔黛丽丝等执事长老。

    唐楚阳没有任何关于潮汐山的管理经验,这是长老团已经确定了的真实信息,所以在离开之前,为了给唐楚阳,或者说给那位强大的地仙留个好印象。

    金发长老等人特意准备一些关于潮汐山方方面面的资料和信息。有了长老团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新任界主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得到的利益最大化。

    这是一种变相的卖好。同时也是为了整个潮汐山的稳定考虑,他们可不想好不容易谈妥的事情。在因为后期的利益分配而出现什么意外。

    “这是我们长老团准备的一些关于潮汐山的资料,其中有很多关于灵矿,灵材和灵药等修炼资源的地点,规模,如何利用等比较详细的信息,这算是长老团的一点信息,还请界主大人收下。”

    看着金发长老递过来的一本青色灵笈,唐楚阳恰当地表现出了足够惊喜的表情,接过灵笈的同时。唐楚阳客气地道:

    “呵呵,诸位长老实在太客气了,唐某不是个喜欢占便宜的人,这样,唐某这次在拿出密地的收获不错,这里有些小玩意儿,就当是唐某感谢诸位长老的心意吧……”

    白玉一般的手掌轻轻一挥,一件件流光溢彩的万年灵材紧跟着飘飞了出来,这些万年灵物全都是六阶灵物。就珍贵程度而言,足以让在场所有半神长老无法直视。

    “这,这是品阶高达六阶的万年灵物?!”

    “没错,绝对是六阶。那株紫色的小草,便是六阶灵药幻灵紫月草,我曾经得到过一株千年紫月草。不过只有小拇指大小,这株六阶紫月草竟然粗如儿臂。至少也的有数万年的药龄了!”

    “这个我认识,六阶中品的耀阳飞仙石。百年发赤,千年通红,万千幻紫,这块飞仙石紫得发黑,怕是已经有五万年以上的精粹时间!”

    十几件万年灵物一出,整个城主府大厅顿时被各种惊呼充斥,原本一直保持着半神威严的长老们彻底失态,但他们并不觉得的丢人,因为眼前的万年灵物实在太难得了。

    “这,这,界主大人,这些万年灵物实在太贵重了……”

    金发长老已经尽量在压制心底里的激动情绪了,但他说出来的话依然有些结巴,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五行大陆上现存的万年灵物实在太少,也太稀有了。

    以在场这些权势滔天,实力惊人的半神长老们的身份,即便是一阶的万年灵物变足以让他们不顾身份地出手了,更何况眼前的灵物全都是品阶高达六阶的逆天灵物?!

    这礼物确实太贵重了,贵重到让所有半神长老都失态的地步,但金发长老尽管说话都磕巴了起来,拒绝接受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长老团是不允许接受贿赂的,因为那会干扰夺城大战的公平性,尤其是长老团的成员来自数十上百的国家和宗门,乃至于家族,他们相互都有监督职责,想要收买长老团成员几乎不可能。

    至于收买整个长老团的所有成员,更是犹如痴人说梦一样,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但唐楚阳拿出来的东西不同,这是万年灵物,半神都绝对不可能错过的逆天灵物,如果唐楚阳能够拿出更多的万年灵物,收买整个长老团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归根到底,还是这玩意儿的数量实在太少了,九成九的半神手里都不见得有什么存货,即便有,也是品级极低的一二阶万年灵物罢了,六阶,绝对不是任何人能够拒绝的。

    地仙也不行!

    看到这些散发着强大灵压的万年灵物,在场多数长老突然明白潮汐山为什么会出现半神了,有了这些品阶高达六阶的灵物,人间界极致的地仙境界也不再是那么可望不可即。

    “诸位长老,唐某如今已是界主,潮汐山未来三十年的管理权都是属于我的,这三十年时间肯定离不开诸位长老的支持,这只是唐某提前支付的酬劳而已,小小心意,希望诸位长老不要拒绝!”

    唐楚阳这话说的有些强势,但在场所有半神长老却生不出哪怕半分反感,能突破到半神境界的修士没有笨蛋,唐楚阳这是在给他们提供接受馈赠的理由和借口。

    大厅里的气氛突然有些沉默,不是因为唐楚阳的话太过强势了,而是这些半神长老们都在纠结。

    不过这种纠结并未持续多久,还是那位酒糟鼻的黑袍老者,他似乎是个性子直率的人。

    他见所有人都不说话,酒糟鼻长老几步走到唐楚阳身边,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枚赤红色的果子后,这才转身冲金发长老道:

    “风长老,咱们还是收下吧,尽管大家什么都没说,但咱们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六阶万年灵物,咱们根本拒绝不了!”

    金发长老闻言,神情不是很平静地看了看漂浮在唐楚阳身边的万年灵物,又转头看看一个个面色纠结的长老们,最终无奈地叹气摇头道:

    “是啊,我们根本就拒绝不了这样的贿赂……”(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很惊讶能在除开上架之外的某个自然月的第一天,一下子得到这么多月票,难道现在的月票不值钱了?或者是看唤神的人突然变多了?不论是哪一种,小猪必须要感谢一下诸位书友慷慨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月票!小猪拜谢……)

第893-894章 、如何成为一位恶魔主君    渐渐的,在双方拥挤之处一条由尸体组成的山丘缓缓形成。“杀!”“干掉那些熔岩脑残!”在各种暴虐的狂吼声中,恶魔之间的厮杀迅速进入白热化状态。没有多少恶魔注意到,那座青色大门里缓缓探出无数青色细丝,凡是靠近青色大门的恶魔,不管是*还是尸体,都被这些青色细丝迅速缠住,随后崩解消失。而双方恶魔之间形成的战场也随着青色大门不断靠近深渊位面。“拦住它!别让它掉下去了!”一头寒冰刺魔公爵狂叫了起来,指挥着手下的恶魔贵族上前拦截。与此同时,那些巴托炎魔领主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到了恶魔公爵这个层次,已经离深渊位面的宠儿,恶魔主君不远了,它们既想要获得那青色大门内的宝物,来提升自己的力量,使得自己成为第四位恶魔主君,但它们又需要提防自己陨落。恶魔公爵能够探查到青色大门四周所存在的危险。而之所以派出恶魔贵族阻拦青色大门朝着深渊位面靠近,那是因为青色大门一旦坠落进入深渊位面,就很难说会掉落在哪个层面里了。再说了,就算是掉入自己所在的层面,自己也未必有绝对把握将这座青色大门占据。且不提敌对的恶魔公爵,就算是那三位恶魔主君恐怕都会立马降临自己的投影来争夺青色大门的!一头巴托炎魔伯爵恶狠狠的撞在了青色大门侧面,企图用自己的冲击力让这座青色大门转移方向。但就在撞击的同时,那头巴托炎魔伯爵身体就瞬间崩解消散。嘭嘭嘭,连续数头恶魔贵族撞击在青色大门上。也丝毫未能让青色大门停滞片刻。面对高级恶魔贵族的命令,这些恶魔贵族也不能反抗,还好,它们此时出现的仅仅只是投影罢了,即便是死亡了。本体也就消耗一些力量罢了。但它们并不知道,就在自己撞击在青色大门上,投影身体崩解的同时,自己在城堡里的本体也随即开始崩解消失。这些恶魔压根就不明白,它们投影之所以崩解,并不是因为所谓的冲撞之力。而是青色大门四周蔓延出来的青色细丝。这些青色细丝便是新界外围的青气所化,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青色细丝的攻击,并不仅仅只是针对投影,凡是与投影力量相连的所有存在,都会在一瞬间受到攻击。如果让地球上的专家们来评论的话。那么这种攻击模式就称得上是所谓的五维攻击模式了。只要与之相关的存在,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或者未来,都会同时受到攻击,也就是说当恶魔投影崩溃的时候,这头恶魔贵族的所有痕迹都将会被抹去。该恶魔贵族城堡里的恶魔会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没有恶魔贵族镇守的城堡之中,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这些恶魔压根就不会有半点记忆。也就是说从这以后,这头恶魔贵族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了,不管是现在过去未来。最终。在无数恶魔前赴后继的冲撞下,青色大门依然没有半点迟疑,一头冲入了深渊位面外围那弥漫的黑雾之中,让众多恶魔贵族不由得叹息一声。但下一刻,这些恶魔贵族却没有丝毫犹豫,也跟着冲入黑雾之中消失不见。深渊位面第一层面。血腥荒野。这里乃是深渊位面位置最高的层面,并且始终被固定在这一层。并不会因为深渊位面自行的混乱而有所变化。统治着这个层面的恶魔公爵一共有三位,名字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层面地形是一片平坦的荒野。滋生着大量的野生恶魔,就这一点来说,第一层面较之其它层面拥有着更大的战争潜力。毕竟野生恶魔拥有更强的繁衍能力,这一点为所有恶魔贵族公认。而被收纳到城堡里的恶魔,绝少会繁衍后代,毕竟城堡里残酷的争斗,背叛让恶魔压根就没有繁衍的可能。简单来说,怀孕的恶魔实力会下降,那么生存的机会就会少上很多。黑恶城堡之主大流士公爵最近心情比较郁闷,由于之前黑恶城堡的地盘扩展了不少,使得另外两位恶魔公爵联手了起来,朝着自己猛攻追打。这使得大流士公爵的地盘较之扩展之前还缩小了两成以上。还好,在大流士公爵缩回去后,那两位恶魔公爵之间的联盟就崩溃了,彼此之间又回到了敌对状态。但大流士公爵所期望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两位恶魔公爵在瓜分了大流士公爵损失的地盘后并没有直接开战,整个局面再度回到三国鼎立的状态。如此一来,大流士公爵的地位从最强大一举掉落都最弱小,如何不让大流士公爵心头不爽。这一天,阴暗红光再度普照整个血腥荒野,大流士公爵从一群魅魔组成的粉红肉床上起身,这些魅魔个个娇艳无比,粉嫩*伸展,足以让世上最铁血的英雄折腰。但对于恶魔公爵来说,肉欲仅仅只是为了更快更多扩充后裔的手段罢了。嗯?那是什么?大流士公爵那布满了细锐尖刺的尾巴来回晃动了一番,成三角状的眼睛突然之间盯向了充满了暗红雾气的高空。就在这时,一道散发出青色光芒的大门在高空出现,青色光芒穿透了暗红雾气的阻拦,照射在整个血腥荒野上,使得所有的恶魔都看见了这扇青色大门。一阵阵惊呼声在血腥荒野各处升起。青色大门坠落的速度极快,数息之后便穿越数万米距离,无声无息的降落在长满血红色野草的大地上。虽说青色大门撞击地面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在青色大门四周。依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青色大门四周百米以内的泥土尽数被吸收了进去。很快,几头翼魔就扑扇着翅膀出现在这个巨坑边缘上。看着巨坑地步悬浮着的青色大门,这几头翼魔不由得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这绝对是一件宝物!没有丝毫犹豫,一头翼魔举起钢叉就刺入了另一头翼魔的后背,随后还恶狠狠搅动数下。深怕对方不死。当然,其余的翼魔也没有半点犹豫,纷纷相互厮杀起来。为了独吞宝物,这些翼魔对于之前的同伴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仅仅数分钟,七头翼魔就只剩下一头屹立在巨坑边缘处,其余的翼魔都尽数被干掉。就连尸体都被胜利的那头翼魔丢进了巨坑用来试探那座青色大门。撞在青色大门上瞬间崩解消失的尸体让这头翼魔有些犹豫不定了。毫无疑问,能够瞬间将尸体崩解的宝物,的确是一件好宝物,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件宝物,嘿嘿。当上恶魔领主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如何将这件宝物掌控在自己手中。翼魔有些抓瞎了,这就好似一个贪财的家伙见到岩浆里有一大堆财宝,可望而不可及,让人心头痒得厉害。不过很快,这头翼魔就不用去操心如何掌控这件宝物了。嘭一声轻响,一枚从远处飞来的火球击中翼魔。翼魔便被火球爆裂开来的火焰覆盖,被重创的翼魔顿时丧失了飞行能力,之后又是一连串的火球飞来。将翼魔彻底抹杀掉。之后,远处一团巨大的火球飞来,落在巨坑边缘化为一头全身火焰燃烧的恶魔。这是一头战斗实力超过十六级的火焰魔。见到巨坑之中的青色大门。这头火焰魔没有丝毫犹豫就再度化为巨大火球朝着巨坑之中扑去。尚未等这头火焰魔靠近青色大门,一把长柄镰刀悄然在半空出现,从火焰魔腰间划过,将其斩成两段。随着火焰魔的尸体落下撞击在青色大门上消散,从长柄镰刀上随即浮现出一只火红色的手臂,渐渐的。一头镰刀魔浮现了出来。要说这火焰魔算是倒霉了,刚想靠近青色大门。就被一头赶来的镰刀魔干掉。镰刀魔要比其它恶魔更容易陷入混乱,不过在略微清醒的时候。还算得上谨慎。在见到火焰魔的尸体被青色大门崩解之后,镰刀魔也没敢靠近,而是挥刀从坑壁上切下一块数米见方的岩石,随后朝着青色大门投掷了过去。没有什么声响发出,岩石就在青色大门上崩解消失。看到这一幕,镰刀魔也有些头痛了,按照这样的道理,自己连靠近都不能,又如何取得这件宝物。没多久,镰刀魔就没有什么可头痛的了。一大群恶魔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有低级的小怯魔,中级的链魔,刀魔,高级的雌性四臂蛇魔等等,甚至于还有三头与镰刀魔实力相当的顶级恶魔出现。这三头顶级恶魔分别是巴托炎魔,雄性六臂蛇魔,火焰掌控者。毫无疑问,见到这几头顶级恶魔出现,那些低中高级恶魔都纷纷退散开来,站得远远的观望,希望能够捡到一些漏子。“滚!”雄性六臂蛇魔率先就冲向了镰刀魔,六把雪亮的骨刃随即形成了一股剑刃风暴,就朝着镰刀魔席卷过去。镰刀魔在深渊位面里原本就是性情最为残暴,狂妄的存在,见到那雄性六臂蛇魔胆敢主动攻击自己,哪里还会客气,身形随即消失,之后,一把长柄镰刀就出现在雄性六臂蛇魔身后,恶狠狠的一刀斩落下去。那雄性六臂蛇魔也不是吃素的软蛋,反手便是两把骨刃将长柄镰刀夹住,随后剩下的四把骨刃就朝着浮现出来的镰刀魔削去。转眼之间,两头顶级恶魔就杀成一团,剑气刀风激荡,并且双方移动速度快得惊人。那些距离较近的恶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卷入了战场,随后便在战斗的余波下变成一块块四处横飞的肉块。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厮杀了起来,而巴托炎魔则是找上了那头火焰掌控者。要说在顶级恶魔之中,火焰掌控者的杀伤力应该排在前三位了。一头瞬间爆发的火焰掌控者能够将上万平方米范围内变成一片火海,甚至于能够连续释放十多个火焰风暴。当然。火焰掌控者的这种攻击方式就需要前面有强大恶魔防御,自己才能够在后面安心释放类法术。因而见到那头巴托炎魔一个高等传送出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后,那头火焰掌控者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从体内喷出无数火焰,野火燎原!这是火焰掌控者用来对付近距离敌人的管用战术,在杀伤敌人的同时,狂涌而出的火焰还能够将冲来的敌人直接推回去。之后。火焰掌控者便是一个高等传送术远远的逃了出去。作为一头顶级恶魔,火焰掌控者的近战能力很弱,但如果说逃命的技术,整个深渊位面还真没有多少恶魔能够与之比拟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些火焰掌控者恐怕早就死绝了。同样的体重。巴托炎魔一个高等传送术最多只能够传出五百米远,而火焰掌控者却能够传出一千五百米,并且能够连续释放十个以上。只要机会抓得好,通常情况下,火焰掌控者的行踪都很难追杀。巴托炎魔也只能望着火焰掌控者消失的方向怒吼一声,之后加入到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的战场之中。随着巴托炎魔的加入,这个战场就变得混乱了起来。一会是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联手对付巴托炎魔,但下一刻就可能是巴托炎魔与镰刀魔对付雄性六臂蛇魔。甚至于雄性六臂蛇魔与巴托炎魔一起对付镰刀魔。总之,在三头顶级恶魔混战在一起之后,除了一些拥有高等传送术的高级恶魔之外。其余的低中级恶魔都不得不心惊胆颤的逃走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杀戮场,三头顶级恶魔压根就失去了理智,只要被它们盯上,那么就是一个死字,没有更多的语言可以描述。顶级恶魔之间的混战是极为残酷的,没多久。那头巴托炎魔就率先退出了战场,它的一条右臂连同火焰长剑被镰刀魔一刀给劈了下来。当然镰刀魔也没好过,被雄性六臂蛇魔的骨刃直接削掉了小腿。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那头雄性六臂蛇魔应该算是今天的胜利者了。但很快,一股无形的威压从高空坠落下来,将所有在场的恶魔尽数笼罩。对于这种极为恐怖的无形威压,不管是镰刀魔,还是巴托炎魔,或者雄性六臂蛇魔都十分清楚,这是一位强大的恶魔领主降临了!瞬息之后,一道红光便从高空坠落下来,朝着那青色大门直扑而去。三头顶级恶魔此时已经无法承受这种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威压,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跪在了坑壁上,就算是身上的伤势严重,也不敢有半点动弹的想法。当然,知道那青色大门是怎么回事的镰刀魔心头莫名生出一种喜悦。毫无疑问,镰刀魔的喜悦是正常的,从高空扑下的大流士公爵就在即将接触到青色大门的瞬间,心头莫名生出一股寒意。没有丝毫犹豫,大流士公爵随即便是一个瞬间移动从坑底离开,但这时却有些迟了,一根细长的青色细丝已经缠在了大流士公爵的大腿上。等到大流士公爵的身形重新出现在高空的时候,这头统治着深渊位面第一层面三分之一地盘的强大恶魔领主的一条大腿连同半个腰部都消失不见。“啊!可恶!”本体出动的大流士公爵完全无视了身上传来的痛苦,心头却是一股剧烈的寒意涌出。这种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那强大到极致的恢复能力竟然在这种攻击下没有半点作用,消失的身体部分竟然无法重新生长出来。在大流士公爵的心里,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消失的身体部分再也无法恢复,就好似自己从没有过这一部分一般。这种攻击将自己身体这一部分完全抹掉了。就算是再强大的虚拟神术都不可能恢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个对付自己的陷阱?暴怒无比的大流士公爵很自然就想到了这一点,随后跪在坑壁上的三头顶级恶魔无疑就成为了大流士公爵的拷问对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体型只有三米多的大流士公爵右手一伸便无视了距离将那头巴托炎魔的喉管抓在了手里,恶狠狠的问道。不过,这位大流士公爵倒是忘记了,在自己的强大威压之下。这头巴托炎魔就算是想要说话都是不可能的。不回答?啪咔!一声轻响,巴托炎魔的喉管随即被大流士公爵捏爆,一股强大力量顺势而下,将巴托炎魔体内的岩浆连同那颗魔核尽数逼了出去。转眼之间,强大的巴托炎魔就只剩下了身上那张红色的皮肤,岩浆尽数洒落下去。而魔核则被大流士公爵一口吞了下去。到了这个程度,就算巴托炎魔的恢复能力再强悍,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你说!”大流士公爵再度伸手,将镰刀魔抓在了手里。可怜的镰刀魔自然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被大流士公爵一把捏死。魔核吞下。那头雄性六臂蛇魔被大流士公爵提起后,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也说不出话来。可偏偏,大流士公爵竟然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提着雄性六臂蛇魔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大流士公爵自然不是发疯作怪,就在其消失之后,远处一道红光飞来,落在了坑壁之上。显出一头块头壮实得惊人的血战魔来。这头血战魔自然不普通,其乃是与大流士公爵抗衡的恶魔公爵之一。至于名字就不用多说了。因为这头血战魔恶魔公爵落在坑壁之后,环视一圈。就察觉到了大流士公爵遗留下来的气息,不由得眉头一皱,径直跳下了坑壁,朝着青色大门落去。毫无疑问,这头恶魔公爵还以为大流士公爵已经进入青色大门之中,深怕对方将好处尽数抢走。因而不加思考就直接冲向青色大门。要说这头恶魔公爵的举动也不算太冲动。毕竟,恶魔到了这个实力程度。寻常的伤害已经很难伤害到它了。就算是空间裂缝,恶魔公爵都能够凭借肉身直接扒开。完全不用担心空间裂缝对自己肉身的伤害。就算是有陷阱,恶魔公爵也有信心直接逃走。但这头恶魔公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完全错误,加上上次那头恶魔公爵逃走,已经引得青色大门之内的青气有些暴动。恶魔公爵一靠近,青色大门里的青气便狂涌而出,化为无数青丝,转眼之间便将恶魔公爵缠了个结结实实。这恶魔公爵连瞬间移动的想法都没能产生,身体就自行崩溃,被青丝吸收消失。不过青色大门的暴动使得这个巨坑的深度和面积再度暴增了不少,远远看去,倒好似一个完美的圆形。大流士公爵在逃走之后,没多久就悄然兜了回来,手上的雄性六臂蛇魔已经不见了,多半被它干掉。在远处望了一会,大流士公爵心头莫名有些喜悦,似乎什么很强大的对手消失了,青丝的攻击直接抹去了那头恶魔公爵的存在痕迹。唯一的问题就是大流士公爵怎么说也是一头恶魔公爵,有着深渊意识的赏识和少许保护,因而青丝即便是将那头恶魔公爵的存在痕迹抹去,大流士公爵在脑海里也依然保留着一丝记忆。没多久,大流士公爵又躲了起来。原因很简单,第三位恶魔公爵降临了。大流士公爵的愿望现在变得很简单了,就是让对手去送死,自己好独霸整个层面,最终成为新的恶魔主君!毫无疑问,大流士公爵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愿望已经快要实现了。即便是最后赶到的那位恶魔公爵万分谨慎,在最终在难以遏制的贪欲之中冲向了青色大门,最终被无数青丝缠绕崩解。就在最后那头恶魔公爵被干掉的同时,大流士公爵就感到了这个层面出现了一些变化,不由万分欣喜。(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