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渐渐的,在双方拥挤之处一条由尸体组成的山丘缓缓形成。“杀!”“干掉那些熔岩脑残!”在各种暴虐的狂吼声中,恶魔之间的厮杀迅速进入白热化状态。没有多少恶魔注意到,那座青色大门里缓缓探出无数青色细丝,凡是靠近青色大门的恶魔,不管是*还是尸体,都被这些青色细丝迅速缠住,随后崩解消失。而双方恶魔之间形成的战场也随着青色大门不断靠近深渊位面。“拦住它!别让它掉下去了!”一头寒冰刺魔公爵狂叫了起来,指挥着手下的恶魔贵族上前拦截。与此同时,那些巴托炎魔领主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到了恶魔公爵这个层次,已经离深渊位面的宠儿,恶魔主君不远了,它们既想要获得那青色大门内的宝物,来提升自己的力量,使得自己成为第四位恶魔主君,但它们又需要提防自己陨落。恶魔公爵能够探查到青色大门四周所存在的危险。而之所以派出恶魔贵族阻拦青色大门朝着深渊位面靠近,那是因为青色大门一旦坠落进入深渊位面,就很难说会掉落在哪个层面里了。再说了,就算是掉入自己所在的层面,自己也未必有绝对把握将这座青色大门占据。且不提敌对的恶魔公爵,就算是那三位恶魔主君恐怕都会立马降临自己的投影来争夺青色大门的!一头巴托炎魔伯爵恶狠狠的撞在了青色大门侧面,企图用自己的冲击力让这座青色大门转移方向。但就在撞击的同时,那头巴托炎魔伯爵身体就瞬间崩解消散。嘭嘭嘭,连续数头恶魔贵族撞击在青色大门上。也丝毫未能让青色大门停滞片刻。面对高级恶魔贵族的命令,这些恶魔贵族也不能反抗,还好,它们此时出现的仅仅只是投影罢了,即便是死亡了。本体也就消耗一些力量罢了。但它们并不知道,就在自己撞击在青色大门上,投影身体崩解的同时,自己在城堡里的本体也随即开始崩解消失。这些恶魔压根就不明白,它们投影之所以崩解,并不是因为所谓的冲撞之力。而是青色大门四周蔓延出来的青色细丝。这些青色细丝便是新界外围的青气所化,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青色细丝的攻击,并不仅仅只是针对投影,凡是与投影力量相连的所有存在,都会在一瞬间受到攻击。如果让地球上的专家们来评论的话。那么这种攻击模式就称得上是所谓的五维攻击模式了。只要与之相关的存在,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或者未来,都会同时受到攻击,也就是说当恶魔投影崩溃的时候,这头恶魔贵族的所有痕迹都将会被抹去。该恶魔贵族城堡里的恶魔会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没有恶魔贵族镇守的城堡之中,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这些恶魔压根就不会有半点记忆。也就是说从这以后,这头恶魔贵族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了,不管是现在过去未来。最终。在无数恶魔前赴后继的冲撞下,青色大门依然没有半点迟疑,一头冲入了深渊位面外围那弥漫的黑雾之中,让众多恶魔贵族不由得叹息一声。但下一刻,这些恶魔贵族却没有丝毫犹豫,也跟着冲入黑雾之中消失不见。深渊位面第一层面。血腥荒野。这里乃是深渊位面位置最高的层面,并且始终被固定在这一层。并不会因为深渊位面自行的混乱而有所变化。统治着这个层面的恶魔公爵一共有三位,名字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层面地形是一片平坦的荒野。滋生着大量的野生恶魔,就这一点来说,第一层面较之其它层面拥有着更大的战争潜力。毕竟野生恶魔拥有更强的繁衍能力,这一点为所有恶魔贵族公认。而被收纳到城堡里的恶魔,绝少会繁衍后代,毕竟城堡里残酷的争斗,背叛让恶魔压根就没有繁衍的可能。简单来说,怀孕的恶魔实力会下降,那么生存的机会就会少上很多。黑恶城堡之主大流士公爵最近心情比较郁闷,由于之前黑恶城堡的地盘扩展了不少,使得另外两位恶魔公爵联手了起来,朝着自己猛攻追打。这使得大流士公爵的地盘较之扩展之前还缩小了两成以上。还好,在大流士公爵缩回去后,那两位恶魔公爵之间的联盟就崩溃了,彼此之间又回到了敌对状态。但大流士公爵所期望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两位恶魔公爵在瓜分了大流士公爵损失的地盘后并没有直接开战,整个局面再度回到三国鼎立的状态。如此一来,大流士公爵的地位从最强大一举掉落都最弱小,如何不让大流士公爵心头不爽。这一天,阴暗红光再度普照整个血腥荒野,大流士公爵从一群魅魔组成的粉红肉床上起身,这些魅魔个个娇艳无比,粉嫩*伸展,足以让世上最铁血的英雄折腰。但对于恶魔公爵来说,肉欲仅仅只是为了更快更多扩充后裔的手段罢了。嗯?那是什么?大流士公爵那布满了细锐尖刺的尾巴来回晃动了一番,成三角状的眼睛突然之间盯向了充满了暗红雾气的高空。就在这时,一道散发出青色光芒的大门在高空出现,青色光芒穿透了暗红雾气的阻拦,照射在整个血腥荒野上,使得所有的恶魔都看见了这扇青色大门。一阵阵惊呼声在血腥荒野各处升起。青色大门坠落的速度极快,数息之后便穿越数万米距离,无声无息的降落在长满血红色野草的大地上。虽说青色大门撞击地面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在青色大门四周。依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青色大门四周百米以内的泥土尽数被吸收了进去。很快,几头翼魔就扑扇着翅膀出现在这个巨坑边缘上。看着巨坑地步悬浮着的青色大门,这几头翼魔不由得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这绝对是一件宝物!没有丝毫犹豫,一头翼魔举起钢叉就刺入了另一头翼魔的后背,随后还恶狠狠搅动数下。深怕对方不死。当然,其余的翼魔也没有半点犹豫,纷纷相互厮杀起来。为了独吞宝物,这些翼魔对于之前的同伴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仅仅数分钟,七头翼魔就只剩下一头屹立在巨坑边缘处,其余的翼魔都尽数被干掉。就连尸体都被胜利的那头翼魔丢进了巨坑用来试探那座青色大门。撞在青色大门上瞬间崩解消失的尸体让这头翼魔有些犹豫不定了。毫无疑问,能够瞬间将尸体崩解的宝物,的确是一件好宝物,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件宝物,嘿嘿。当上恶魔领主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如何将这件宝物掌控在自己手中。翼魔有些抓瞎了,这就好似一个贪财的家伙见到岩浆里有一大堆财宝,可望而不可及,让人心头痒得厉害。不过很快,这头翼魔就不用去操心如何掌控这件宝物了。嘭一声轻响,一枚从远处飞来的火球击中翼魔。翼魔便被火球爆裂开来的火焰覆盖,被重创的翼魔顿时丧失了飞行能力,之后又是一连串的火球飞来。将翼魔彻底抹杀掉。之后,远处一团巨大的火球飞来,落在巨坑边缘化为一头全身火焰燃烧的恶魔。这是一头战斗实力超过十六级的火焰魔。见到巨坑之中的青色大门。这头火焰魔没有丝毫犹豫就再度化为巨大火球朝着巨坑之中扑去。尚未等这头火焰魔靠近青色大门,一把长柄镰刀悄然在半空出现,从火焰魔腰间划过,将其斩成两段。随着火焰魔的尸体落下撞击在青色大门上消散,从长柄镰刀上随即浮现出一只火红色的手臂,渐渐的。一头镰刀魔浮现了出来。要说这火焰魔算是倒霉了,刚想靠近青色大门。就被一头赶来的镰刀魔干掉。镰刀魔要比其它恶魔更容易陷入混乱,不过在略微清醒的时候。还算得上谨慎。在见到火焰魔的尸体被青色大门崩解之后,镰刀魔也没敢靠近,而是挥刀从坑壁上切下一块数米见方的岩石,随后朝着青色大门投掷了过去。没有什么声响发出,岩石就在青色大门上崩解消失。看到这一幕,镰刀魔也有些头痛了,按照这样的道理,自己连靠近都不能,又如何取得这件宝物。没多久,镰刀魔就没有什么可头痛的了。一大群恶魔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有低级的小怯魔,中级的链魔,刀魔,高级的雌性四臂蛇魔等等,甚至于还有三头与镰刀魔实力相当的顶级恶魔出现。这三头顶级恶魔分别是巴托炎魔,雄性六臂蛇魔,火焰掌控者。毫无疑问,见到这几头顶级恶魔出现,那些低中高级恶魔都纷纷退散开来,站得远远的观望,希望能够捡到一些漏子。“滚!”雄性六臂蛇魔率先就冲向了镰刀魔,六把雪亮的骨刃随即形成了一股剑刃风暴,就朝着镰刀魔席卷过去。镰刀魔在深渊位面里原本就是性情最为残暴,狂妄的存在,见到那雄性六臂蛇魔胆敢主动攻击自己,哪里还会客气,身形随即消失,之后,一把长柄镰刀就出现在雄性六臂蛇魔身后,恶狠狠的一刀斩落下去。那雄性六臂蛇魔也不是吃素的软蛋,反手便是两把骨刃将长柄镰刀夹住,随后剩下的四把骨刃就朝着浮现出来的镰刀魔削去。转眼之间,两头顶级恶魔就杀成一团,剑气刀风激荡,并且双方移动速度快得惊人。那些距离较近的恶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卷入了战场,随后便在战斗的余波下变成一块块四处横飞的肉块。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厮杀了起来,而巴托炎魔则是找上了那头火焰掌控者。要说在顶级恶魔之中,火焰掌控者的杀伤力应该排在前三位了。一头瞬间爆发的火焰掌控者能够将上万平方米范围内变成一片火海,甚至于能够连续释放十多个火焰风暴。当然。火焰掌控者的这种攻击方式就需要前面有强大恶魔防御,自己才能够在后面安心释放类法术。因而见到那头巴托炎魔一个高等传送出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后,那头火焰掌控者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从体内喷出无数火焰,野火燎原!这是火焰掌控者用来对付近距离敌人的管用战术,在杀伤敌人的同时,狂涌而出的火焰还能够将冲来的敌人直接推回去。之后。火焰掌控者便是一个高等传送术远远的逃了出去。作为一头顶级恶魔,火焰掌控者的近战能力很弱,但如果说逃命的技术,整个深渊位面还真没有多少恶魔能够与之比拟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些火焰掌控者恐怕早就死绝了。同样的体重。巴托炎魔一个高等传送术最多只能够传出五百米远,而火焰掌控者却能够传出一千五百米,并且能够连续释放十个以上。只要机会抓得好,通常情况下,火焰掌控者的行踪都很难追杀。巴托炎魔也只能望着火焰掌控者消失的方向怒吼一声,之后加入到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的战场之中。随着巴托炎魔的加入,这个战场就变得混乱了起来。一会是镰刀魔与雄性六臂蛇魔联手对付巴托炎魔,但下一刻就可能是巴托炎魔与镰刀魔对付雄性六臂蛇魔。甚至于雄性六臂蛇魔与巴托炎魔一起对付镰刀魔。总之,在三头顶级恶魔混战在一起之后,除了一些拥有高等传送术的高级恶魔之外。其余的低中级恶魔都不得不心惊胆颤的逃走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杀戮场,三头顶级恶魔压根就失去了理智,只要被它们盯上,那么就是一个死字,没有更多的语言可以描述。顶级恶魔之间的混战是极为残酷的,没多久。那头巴托炎魔就率先退出了战场,它的一条右臂连同火焰长剑被镰刀魔一刀给劈了下来。当然镰刀魔也没好过,被雄性六臂蛇魔的骨刃直接削掉了小腿。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那头雄性六臂蛇魔应该算是今天的胜利者了。但很快,一股无形的威压从高空坠落下来,将所有在场的恶魔尽数笼罩。对于这种极为恐怖的无形威压,不管是镰刀魔,还是巴托炎魔,或者雄性六臂蛇魔都十分清楚,这是一位强大的恶魔领主降临了!瞬息之后,一道红光便从高空坠落下来,朝着那青色大门直扑而去。三头顶级恶魔此时已经无法承受这种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威压,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跪在了坑壁上,就算是身上的伤势严重,也不敢有半点动弹的想法。当然,知道那青色大门是怎么回事的镰刀魔心头莫名生出一种喜悦。毫无疑问,镰刀魔的喜悦是正常的,从高空扑下的大流士公爵就在即将接触到青色大门的瞬间,心头莫名生出一股寒意。没有丝毫犹豫,大流士公爵随即便是一个瞬间移动从坑底离开,但这时却有些迟了,一根细长的青色细丝已经缠在了大流士公爵的大腿上。等到大流士公爵的身形重新出现在高空的时候,这头统治着深渊位面第一层面三分之一地盘的强大恶魔领主的一条大腿连同半个腰部都消失不见。“啊!可恶!”本体出动的大流士公爵完全无视了身上传来的痛苦,心头却是一股剧烈的寒意涌出。这种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那强大到极致的恢复能力竟然在这种攻击下没有半点作用,消失的身体部分竟然无法重新生长出来。在大流士公爵的心里,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消失的身体部分再也无法恢复,就好似自己从没有过这一部分一般。这种攻击将自己身体这一部分完全抹掉了。就算是再强大的虚拟神术都不可能恢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个对付自己的陷阱?暴怒无比的大流士公爵很自然就想到了这一点,随后跪在坑壁上的三头顶级恶魔无疑就成为了大流士公爵的拷问对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体型只有三米多的大流士公爵右手一伸便无视了距离将那头巴托炎魔的喉管抓在了手里,恶狠狠的问道。不过,这位大流士公爵倒是忘记了,在自己的强大威压之下。这头巴托炎魔就算是想要说话都是不可能的。不回答?啪咔!一声轻响,巴托炎魔的喉管随即被大流士公爵捏爆,一股强大力量顺势而下,将巴托炎魔体内的岩浆连同那颗魔核尽数逼了出去。转眼之间,强大的巴托炎魔就只剩下了身上那张红色的皮肤,岩浆尽数洒落下去。而魔核则被大流士公爵一口吞了下去。到了这个程度,就算巴托炎魔的恢复能力再强悍,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你说!”大流士公爵再度伸手,将镰刀魔抓在了手里。可怜的镰刀魔自然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被大流士公爵一把捏死。魔核吞下。那头雄性六臂蛇魔被大流士公爵提起后,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也说不出话来。可偏偏,大流士公爵竟然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提着雄性六臂蛇魔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大流士公爵自然不是发疯作怪,就在其消失之后,远处一道红光飞来,落在了坑壁之上。显出一头块头壮实得惊人的血战魔来。这头血战魔自然不普通,其乃是与大流士公爵抗衡的恶魔公爵之一。至于名字就不用多说了。因为这头血战魔恶魔公爵落在坑壁之后,环视一圈。就察觉到了大流士公爵遗留下来的气息,不由得眉头一皱,径直跳下了坑壁,朝着青色大门落去。毫无疑问,这头恶魔公爵还以为大流士公爵已经进入青色大门之中,深怕对方将好处尽数抢走。因而不加思考就直接冲向青色大门。要说这头恶魔公爵的举动也不算太冲动。毕竟,恶魔到了这个实力程度。寻常的伤害已经很难伤害到它了。就算是空间裂缝,恶魔公爵都能够凭借肉身直接扒开。完全不用担心空间裂缝对自己肉身的伤害。就算是有陷阱,恶魔公爵也有信心直接逃走。但这头恶魔公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完全错误,加上上次那头恶魔公爵逃走,已经引得青色大门之内的青气有些暴动。恶魔公爵一靠近,青色大门里的青气便狂涌而出,化为无数青丝,转眼之间便将恶魔公爵缠了个结结实实。这恶魔公爵连瞬间移动的想法都没能产生,身体就自行崩溃,被青丝吸收消失。不过青色大门的暴动使得这个巨坑的深度和面积再度暴增了不少,远远看去,倒好似一个完美的圆形。大流士公爵在逃走之后,没多久就悄然兜了回来,手上的雄性六臂蛇魔已经不见了,多半被它干掉。在远处望了一会,大流士公爵心头莫名有些喜悦,似乎什么很强大的对手消失了,青丝的攻击直接抹去了那头恶魔公爵的存在痕迹。唯一的问题就是大流士公爵怎么说也是一头恶魔公爵,有着深渊意识的赏识和少许保护,因而青丝即便是将那头恶魔公爵的存在痕迹抹去,大流士公爵在脑海里也依然保留着一丝记忆。没多久,大流士公爵又躲了起来。原因很简单,第三位恶魔公爵降临了。大流士公爵的愿望现在变得很简单了,就是让对手去送死,自己好独霸整个层面,最终成为新的恶魔主君!毫无疑问,大流士公爵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愿望已经快要实现了。即便是最后赶到的那位恶魔公爵万分谨慎,在最终在难以遏制的贪欲之中冲向了青色大门,最终被无数青丝缠绕崩解。就在最后那头恶魔公爵被干掉的同时,大流士公爵就感到了这个层面出现了一些变化,不由万分欣喜。(未完待续)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界主    “经四极皇朝,六大宗门,三十六王朝和一百零八郡国派驻在潮汐山的长老团商议决定,此次夺城大战取消争夺过程,战胜方利益将全部交给落月城,也就是城主您来分配!”

    金发长老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全都充满了诚恳和认真,唐楚阳甚至还从中听出了一点点无奈,也正是因为这一丝若有若无的无奈情绪,反而让唐楚阳的心里偏向了信任。

    “为什么?”

    虽然心里已经大体相信金发长老的话,并且已经想通了其中的缘由,但唐楚阳还是想听金发长老把这么做的真正原因说出来,这可不是一城一地的决定,而是能够影响整个潮汐山的决策。

    而且唐楚阳也有注意到,金发长老所说的那些国家,势力,似乎都是人族阵营,所以在表达出了他的疑惑之后,唐楚阳继续问道:

    “长老只是说了人族阵营的决定,但整个潮汐山了不是只有人族的,海族和魔族那边,恐怕不会认同诸位长老的决定吧?”

    金发长老似乎早就料到唐楚阳会问这个问题似的,在唐楚阳的话音落下的瞬间,便一脸意气风发,颇带着一些解气的表情道:

    “从他们连续两次侵袭落月城,并且遭遇了两次惨败之后,海族和魔族在长老团里已经失去决议权了!”

    金发长老这番豪气的话出口,在场的其他十几位半神长老齐齐把目光望向唐楚阳,目光里带着极为真诚的善意,其中一名胖脸酒糟鼻的黑袍长老。更是不吝赞赏地解释道:

    “唐城主,落月城在这方面的做的非常好。远超其他历届所有人族同盟城池的表现,海族和魔族的两次入侵。几乎折损了他们近半儿的精英,和多数七阶王者!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真的等到夺城大战开始,以往弱势的人族阵营也足以打得他们找不到北了,更何况,如今落月城已经有了一位强大的地仙!”

    原来如此!

    唐楚阳彻底恍然,上一次他干掉了魔族和海族几乎所有潜入落月城的七阶王者,也就放了阿木尔和惊涯出去散播消息。

    这一次魔族和海族联盟下的本钱更大,但却因为唐楚阳留下的后手太多。以至于都不用他出手,唐老爷子等人便轻易解决了海族和魔族更大规模的入侵。

    连续两次损兵折将,魔族和海族肯定已经元气大伤,潮汐山毕竟和五行大陆不存在永久通道,海魔两族无法源源不断地往这里派驻援兵,一旦现有实力遭受大规模折损,后果不问可知。

    “所以,这次夺城大战的胜利方必须是我,也只能是我?”

    理顺了所有的事情后。唐楚阳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不说落月城本就已经拥有了人族阵营最强的实力,单单是把仓窨和琊熙带回落月城这一点,就已经主动了唐楚阳稳胜不败的结局。

    “对!没有人会贸然招惹一尊强大的地仙。那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家族,宗门,乃至于皇朝能够承受的灾难。我等此来,就是通知唐城主。您胜了,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内。您就是潮汐山的界主!”

    说出这句话后,金发长老整个都变得轻松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宣布了这个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决定,同时也是因为唐楚阳从始至终都表现得相当温和,一点都没有年轻人该有的张狂。

    长老团来这么多人绝对不是为了威慑,而是让唐楚阳根本就想不到的自保罢了,在场的众长老全都是半神,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地仙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尤其是在潮汐山这么个并不是很稳定的小世界,惹毛一尊地仙和自杀实在没有多大的区别,而且,还是那种稳赔不赚的超级赔本买卖。

    不说别的,单单是在场的十几尊半神,若是因为得罪了一尊地仙而把十几个半神搭进去,赚到的肯定不是潮汐山的任何一个势力。

    这还没算四极皇朝,以及三十六王朝,一百零八郡国派入潮汐山的皇子,公主,王子和郡主们呢。

    这方方面面的利益链综合起来,几乎就等于潮汐山一毁,整个五行大陆的所有势力都要乱套,这绝对不是任何一个皇朝,王朝,宗门和家族愿意看到的结果。

    所以唐楚阳的话直接换来了包括金发长老在内,整个大厅里近乎所有半神长老的认同。

    潮汐山这一届的界主,只会是唐楚阳,也只能是唐楚阳!

    一枚流光溢彩,表面不断变幻着七彩光华的珠子被金发长老拿了出来,他抬手轻轻一抛,鸽蛋大小,流光溢彩的珠子如同被人稳稳地托着一样,缓缓地飞到了唐楚阳的面前。

    在唐楚阳疑惑的注视下,金发长老微微一笑,解释道:

    “这是界主才能得到的潮汐神珠,它能够控制整个潮汐山所有十八座城池的神碑和城主大印,只要身处潮汐山当中,你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控制任何一座城池的神碑!”

    唐楚阳闻言一惊,一脸惊诧地望着漂浮在身前的神珠,他没想到,潮汐山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存在,而且,唐楚阳在潮汐山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得关于此物哪怕一分一毫的相关信息。

    “潮汐神珠?”

    唐楚阳摊开手掌,稳稳地将流光溢彩的珠子托在掌心,目光奇异地看了许久后,突然转头冲金发长老问道:

    “长老的意思是,我可以凭借这枚神珠,在潮汐山的任何地方,随意处置居住在十八座城池内的任何人?”

    这个问题问得金发长老呆了一呆,似乎是没想到唐楚阳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不会他反应非常迅速,几乎是呆愣刹那便点头又摇头道:

    “是,也不是,掌握了潮汐神珠后,界主确实拥有处置居住在潮汐山十八座聚居点的所有修士,但!潮汐山有潮汐山的规矩,其中第一条规矩就是界主不得无辜滥杀……”

    说出后面半段话的时候,金发长老一直在偷眼观看坐在唐楚阳身边的仓窨,表情谨慎而担忧,似乎是怕这些话冒犯了仓窨一样,说得格外小心。

    唐楚阳见状一笑,他自然知道金发长老再怕什么,不过唐楚阳也没有利用神珠滥杀的兴趣,他大方而坦然地大笑着道:

    “哈哈哈,长老放心,唐某不是个喜欢滥杀的人,这一点,通过长生皇朝和紫薇皇朝诸位就能看得出来!”

    “对对对!正是因为这一点,长老团才决定提前把潮汐神珠交给唐城主……”

    唐楚阳坦然的态度顿时让大厅众半神长老齐齐松了口气,这是众人最为担心的事情,能得到唐楚阳这么痛快的承诺,长老团的这些半神长老们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