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连罗小军在这时也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姑娘。√∟

    对于罗小军来说,这里的时间似乎过得很快。

    没多久,罗父的肝癌疼痛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到小镇医疗所去检查,那位医生笑着说罗父的肝癌病灶消失了,比同年龄段的中年人身体还要强健。

    这个消息着实让罗家上下兴奋欢乐。

    他们并不知道,这便是移民到新界的福利之一。

    人类在进入新界之后,身体便会在充裕到极致的灵气环境中得到升华。

    从本质上来说,新移民进入新界之后,两个月内,身体就会完成这种变化,成为类似于荒蛮时代人类的身体。

    那时候的人类,身体强健程度可不是现代人类可以比拟的。

    至于癌症这些绝症,在强悍无比的身体面前,自然就是一个笑话。

    “哥,我们去看看大地边缘吧,听郑姐姐说,那里很壮观,很美丽。”

    罗小军正准备去田地侍候一下自己种下的庄稼,就被妹妹给缠上了。

    毫无疑问,在女朋友的名义下,罗小军毫无反抗之力。

    到镇公交所申请了一辆轻型法器车之后,罗小军、罗小梅以及漂亮姑娘郑小米就带着一些食物饮水上路了。

    任何世界在荒蛮阶段,都是极度危险的,在荒蛮时代,各种天生地养的强大荒蛮野兽足以对更弱小的人类造成致命的威胁,山海经里所记载的各种妖兽可不是虚构。

    但在新界里却没有这种致命的威胁。

    这全因为贾可道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够创造出那样强大的荒蛮野兽来。

    至于新界自身如果想要诞生这样的强力野兽,妖兽,没有十万年时间是不可能的。

    何况以新界现在的世界容积,也不可能支撑那样强大的妖兽种群出现。

    当然,新界对于普通人类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半点危险。

    譬如贾可道所创造的失败作品。草蜂。

    这种草蜂,贾可道原本创造出是打算让普通人类驯化酿蜜之用。

    这个目的的确达到了,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驯养的过程了,一些草蜂逃离了蜂箱,在野外野化了。

    这些野化草蜂的繁衍能力极强,性情可要比驯化的草蜂凶猛十倍以上,如此,野化草蜂很快就将野外变成了普通人类所不能够靠近的危险地带。

    如果不是贾可道创造了一种专门以草蜂为食的大螳螂,恐怕整个新界都要被草蜂占领。

    时至今日。野化草蜂的种群数量已经降到了一个正常范围,但蜂农们却又开始为驯养草蜂的安全头痛了。

    那些大螳螂经常会钻入蜂箱内大肆杀戮,让蜂农损失惨重。

    当然,虽说野化草蜂数量已经不多了,但一些地方也是存在的。

    如果没有带上必要的安全工具,普通人类在这些野化草蜂面前还是逃跑比较好。

    已经扩展到近百万平方公里的新界,形态也不算很规则,长大概为一千八百多公里,宽则是五百多公里。

    而对于罗小军等人借用的法器车来说。几百公里的路程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罢了。

    越靠近大地边缘,地面的景色就越见荒凉。

    森林,草地越见稀疏,裸露的地面呈现出土黄色。

    终于。罗小军踩下了刹车,根本就用不着下车,车上的三人就已经被大自然的奇迹给震撼了。

    在百米之外,大地就到了尽头。更远的地方则是一片虚空,一股股青气来回纠缠蹿动。

    犹如刀削的大地边缘处,一股股土黄色的气流不断涌来。越靠近大地边缘,这些土黄气流涌动的速度就越慢,最终在大地边缘处形成一片粘稠的泥浆。

    这些泥浆每凝固一点,那么大地边缘就朝着虚空蔓延出去一点。

    “太壮观了。”

    罗小梅兴奋不已的下了车,拿着手机就啪啪啪的照了起来。

    实际上像大地边缘处这样壮观的景象在那些小镇的门户网站上多不胜数。

    毕竟到这些地方来的普通人类并不少,尤其是那些新来的移民,更是将到大地边缘参观作为了一种必须的程序,颇有几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意味。

    而这些人来到这里,自然忘不了将这样的美景拍照下来,带回去给亲戚朋友分享。

    两个小时后,罗小军三人踏上了归程,在他们身后的荒凉大地上,一些嫩芽正奋力从地下钻出。

    对于孟挺来说,这段时间的事务可不少,而最让他头痛的却是那些普通人类提出的教育问题。

    在大多数移民在新界里安家落户之后,教育问题就自然而然的浮现了出来。

    之前就只有老君山弟子的家人时还好,基本上都是成年人,而等到开放亲戚进入后,就有不少小朋友进入了。

    这个时候,教育问题的解决多数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自行解决。

    毕竟这个阶段进来的移民,文化程度都不算太低,再说了,就算一部分文化程度较低,大家联合起来,互相补充,小孩的教育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但等到后面朋友进入之后,总人口数量便聚集攀升,并且之前的年轻移民也开始有了孩子。

    如此一来,之前的家庭联合式教育就有些不堪重负了。

    父母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文盲,成为没有知识的傻蛋。

    因而请求建立学校的要求从开始就有,不过随着人口疾速增长而变得反应比较大了。

    孟挺之所以头痛就在于采用什么教育模式,什么教材等等。

    还好,孟挺也懂得一人计短众人计长的道理。

    因而二代,三代嫡传弟子,外门部分入住新界的长老,乃至于在城镇里比较有威望,思想比较成熟的长者统统被孟挺请到了自己居住的孟元宫里,一并商议这个教育问题。

    嗯。所谓的孟元宫乃是孟挺为了在处理事务时,不打扰师尊,而在距离八景宫百里之外修建的一座院子。

    由于孟挺现在已是仙尊之位,因而弟子们便将这座院子叫做孟元宫,时间一长,孟挺不好阻止,也就顺水推舟了。

    这场教育会议足足开了三天三夜方才结束。

    据在一旁时候的道童所言,这场会议争论极为激烈。

    以流青云为首的道经派建议设立专门传授道教经典的道学院,而以张庆明为首的纯学术派则建议建立普通学校,至于其他弟子。外门长老,长者则是分属两派,最终还是孟挺开口定下了方案。

    小学直接采用华夏小学课本,增加一些简单的道门经典,比如道德经,清静经这些,不求他们能够粗懂,但求能够熟记即可。

    初中同样采用华夏课本,进一步增加道门经典的学习量。要求加深对道门经典的理解,兼修呼吸吐纳之法。

    而到了高中,来自于地球的科学知识就会大幅减少,则是以道门经典为主。科学知识为辅,兼修各种拳术。

    至于大学阶段,科学知识就仅仅是选修课的一部分了,必修课则是大量道门经典。而选修课也是以符箓,炼丹,制器的初步学习为主。

    至于研究生阶段便是由老君山择优录取为外门道童。

    可以这么说。这个综合性的教育方案,着实颠覆了绝大多数普通人的教育观念。

    很多人都认为这种教育方案似乎有些可笑,但在那些外门道童讲解一番之后,他们也不得不点头认同了这个教育方案。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

    新界不是地球所在的宇宙,虽说其中大道与地球有些相似,比如到了什么温度,什么东西会燃烧等等都一样,但更为深入的自然规则就不一样了。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如果将地球上的核弹搬到这里来,是绝对不可能产生连锁反应爆炸的。

    也就是说,表面程度的物理规则是近乎一样,但到了微观程度,新界与地球宇宙之间就大相径庭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新界尚未完全将大道构建完善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地球上的小学初中科学知识拿到这里来,大部分是可以通用的,但到了高中以上,就会有些差漏了,越往后面走,差别就越大。

    并且在这个世界里,即便是想要出人头地,暂时也就只有老君山一条路可以走了。

    就算你想要当个工程师,没有足够的制器,绘符功底,恐怕连那些损坏的各种法器设备都没法修好的。

    对于老君山来说,修建学校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每个城镇派出几个道童,丢下几道植物催生符,就能够让藤蔓自行生长成为一座座古色古香的教室。

    就目前的二十五座小镇来说,每座小镇建立一座小学,由一名外门道童充当校长,主要教授道门经典,其余老师则直接从小镇内挑选。

    每三座小镇建立一所初中,同样由道童担任校长,老师也是如同小学一般挑选。

    至于高中,则是九座小镇建立一座高中,到了这个阶段,校长就不能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小道童了,至少需要外门执事充当校长。

    至于大学,整个新界就准备建立一座,教授均由嫡传弟子充当,地址就在八景宫外围五十里处,这样也能够方便老君山弟子管理学校。

    随着一座座学校建立起来,孟挺便将一个任务交给了明道。

    明道需要在三个月内,将华夏的各种课本进行适当的改编,以符合新界里的情况,并且还需要将课本印制出足够的数量。

    嗯,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在小学,初中的课程设置里,英语被取消了,只有大学里设置了一门英语课,这是为以后有志前往地球其它分观任职的外门道童准备的课程。

    孟挺将课本的事情丢给明道后,算是略微松了一口气。

    教育乃是百年大计,这句话即便在老君山也是同样有道理的。

    毕竟日后,老君山很大一部分道童将会来自于新界内部,如此一来,那些在新界里的孩子能否教育好,也决定着老君山的未来。

    但没等孟挺休息多久。有一件略微麻烦的事情递到了他面前。

    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请求,某位道童请求将邀请好友移民新界扩展到华夏之外。

    孟挺看到这个请求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虽说老君山现在也勉强讲究海纳百川,将分观开到了华夏之外的地方去。

    但要说将老外迁移到新界来,孟挺心里是有些抵触的。

    毕竟在孟挺看来,华夏迁移过来的人就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接纳老外。

    嗯,当然,有个不可说的原因则是贾可道对孟挺的影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贾可道在孟挺面前念过几次。

    因而昔日老君山招收道童的时候,有几个老外即便是过了入山考核。也没能实现进入老君山学习那神秘道术的愿望。

    现在这个事情虽说没法与招收老外充当道童相比,但孟挺也有些不太愿意。

    随后,孟挺看了看申请人的名字。

    张耀金!

    这个名字,孟挺是很熟悉的,别的不说,光是当年与小师弟之间暧昧关系,就足以让孟挺将这个名字记入脑海了。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据说此人在加入老君山后就与小师弟断了关系,然后一心修道,着实让不少期望小师弟尽快嫁为人妇的家伙不满。而其中就有孟挺这位大师兄,当然,感觉最愤怒的就是张庆明以及龙沂水两人了。

    这两人昔日被小师弟整得狼狈无比,自然是巴望小师弟嫁人后变得温柔一点。不要再祸害自己这些师兄了。

    至于孟挺,倒是想要让小师弟早一点历练红尘,免得日后出现什么问题。

    将张耀金的资料翻出看了一番,孟挺倒是明白了这里面的原因。

    这张耀金乃是澳洲大富豪独子。但由于其家族在澳洲扎根上百年之久,家族延续下来,必然会与当地白人权贵联姻。如此一来,这个张耀金自然就有了不少老外亲戚。

    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耀金在成为道童,修炼日久,被调到新界之后,也摆脱不了这个俗套。

    要说此事,孟挺直接驳回去就是,也用不着征询其他人的意见。

    可偏偏就为了这么件在其他人眼里的小事,孟挺再度召开了老君山嫡传弟子联席会议,嗯,仅限于二代弟子。

    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显得老君山风度不够,有些损面子。

    “师弟见过大师兄,不知道大师兄将我们找来何事?”

    蔡银玲这些年来一直忙着用混沌草来研磨自己的飞剑,这完全就是慢工出细活的典型,如果不是有孟挺相召的话,蔡银玲是决计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因为心中有事,蔡银玲急着回去自己的灵元宫,见到大师兄后便径直问道。

    “此事是这样的……”

    孟挺将张耀金所提出的事情一说,孟元宫里就炸锅了。

    “狼子野心!该杀!”

    最坚持老君山收徒必须血脉纯正的张庆明率先就跳了出来,愤声怒骂,看他仙子阿的模样,那张耀金若是出现在这里,恐怕还真会被他一掌给毙了。

    在张庆明看来,新界乃是师尊所造,为老君山日后主脉所在,怎么可能让那些外夷之人进来,时间一长,岂不是乱了华夏血脉,日后若是出一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还不得将老君山给整出事情来。

    别看张庆明平时嬉皮笑脸的,一旦涉及到原则问题,张庆明也是会严肃起来的。

    随着张庆明暴怒出声,龙沂水、蔡银玲两人跟着附和。

    龙沂水乃是与张庆明一个鼻孔出气,穿一条裤裆的死党,而蔡银玲或许是修炼飞剑的缘故,也不怎么能够藏住自己的心思,她由于读书时候一些事情,对于老外极为厌恶。

    “三师弟此言差矣,那张耀金怎么就成了狼子野心?在师兄看来,将一些外夷血脉迁移进来没有什么不好的。”

    流青云这时缓缓出声了,不过其话语却与张庆明的意思相反。

    在流青云看来,只要品性能够过关。不在乎其血脉来源,再说了,混血儿更聪明一些,对于老君山也是有好处的。

    对于流青云的论点,赵天亮、蒋和义两人随即附和。

    面对流青云的反击,张庆明冷笑一声,随即便将师尊搬了出来,认为师尊曾经说过,非华夏血脉不得入老君山门墙。

    再说了,照你流青云这么说。直接从异界里迁移一大批人类到新界不是更好?

    那些异界人类与华夏子民的差距可要比老外与华夏之间大多了。

    对于张庆明的反驳言论,流青云也变得兴奋了起来,随即就张庆明所说的一二三,进行了严厉的批判。

    流青云,张庆明等人之间展开了激烈的论战,他们完全是为了老君山的未来发展着想,都不会掺入自己的私人感情。

    反倒是一直没有发言的小师妹郑羽梦感觉颇为尴尬。

    那个张耀金,郑羽梦自然是比较熟悉,虽说这些年没有见过面。但郑羽梦对于自己与张耀金的感觉颇为有些不太明白。

    要说自己爱上了张耀金,郑羽梦是决计不承认的,要说两人断绝所有关系,郑羽梦又感觉心头有些不太好受。

    毫无疑问。如果此事成功了的话还好,张耀金还能留得一条小命,但若是此事失败了,作为首倡者的张耀金。恐怕就离死不远了。

    所谓千夫所指,其命不久。

    正因为张耀金提出了此事,孟挺将二代嫡传弟子尽数召集过来商议。这二代嫡传弟子里没一个是吃素的,至少都是炼气化神下层巅峰以上的修为。

    到了这个道行以上的修道者,说出来的话语就算得上言出法随了,这可要比千夫所指更为厉害了。

    若是认定张耀金是狼子野心,提出此事心图不轨,就光这个定论,在新界之中,张耀金就会因为种种意外而亡。

    这一点正是新界与地球之间的一些不同。

    作为一个正在不断高速扩张的新世界,新界里正在不断成型的大道里有八成与地球宇宙差不多,有一成半尚未形成,有半成与地球宇宙不一样。

    也正因为这半成的不同,使得新界里很多东西极为神奇。

    在这个世界里,言论的力量得到了极大加强。

    要说在地球上,一个人就算是被所有人咒骂,只要他自己心理上能够承受,那么就不会出半点事情。

    但在新界里就不一样了。

    众人的咒骂足以让一个人的运势改变,而一位修道者的咒骂更是如此。

    实际上,仅仅只是这场会议里的争论就足以让张耀金的命运为之大幅改变。

    如果张耀金等一批道童被贾可道临时叫去八景宫做事,处于八景宫的保护范围内,恐怕张耀金就会获得很多新界里的第一。

    新界第一个死亡的人类,新界第一个死亡的道童,新界第一个被骂死的人类,新界里第一个被骂死的道童…….

    郑羽梦一想到这里,心头就是一阵羞怒,这个张耀金怎么就提出这么个建议,真是不知好歹。

    在犹豫良久之后,郑羽梦怯生生的站了出来。

    随着郑羽梦往中间一站,一群师兄之间的争论哑然而止。

    实际上大家都注意着郑羽梦的动静,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争论的停止也不会这样整齐划一。

    “羽元师弟,你且说说怎么办?”

    孟挺看着郑羽梦,眼神略微有些复杂,当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现在终于长大了,唉,孟挺心里莫名生出一丝酸楚。

    “大师兄,各位师兄,既然大家争论不下,何不将此事上报师尊定夺呢?”

    让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郑羽梦此时居然提出了这么一个意见。

    流青云等人不知道之前贾可道将一批道童调入八景宫的事情,因而听到郑羽梦的意见有些疑惑。

    在他们心目里,不应该是郑羽梦站出来支持张耀金的意见么?

    怎么会这样?

    似乎自己这些盘算有些落空的趋势。

    流青云等人之间的争论有真有假,既要将此事讨论个明白,又想要将郑羽梦推动一步。

    二代嫡传弟子里就郑羽梦的红尘历练出现了问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百四十八章 半神满天飞    三天时间实在算不得多长的时日,在众多势力的充满期待的煎熬当中,唐楚阳承诺的三天后的拍卖会,终于开始如期举行了。

    原本因为各方暗算而沉寂了几天的落月城,如同久旱逢甘露的禾苗一样,陡然舒展了曼妙的枝叶,向所有接近或者看到它人展现自身勃勃的生机。

    万年灵物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即便是魔族和海族那边,都厚着脸谴责了一下那些不遵守规矩的同族们,舔着脸带着大批的元晶和古宝,硬是盯着落月城守卫们充满敌意的目光,光明正大地踏进了落月城。

    尽管这些落月城的城卫军们双目通红,恨不得将进城的敌对种族碎尸万段,但前两天城主大人就下令了,来者是客,反正这些异族都是来送钱的,咱们只盯着钱就好,只要们不闹事就当没看见他们好了。

    这个解释并不为所有城卫军所接受,但既然城主大人已经下了死命令,他们这些每月都有惊人福利领取的修士们,也不敢冒然违抗城主的命令。

    不止是魔族和海族这些异族来了,三天才还在联合攻打落月城长生皇朝和紫薇皇朝也来人了,而且来的还不少,其实他们也是不得不来。

    为了万年灵物,两魔族和海族这样敌对异族,都能厚着脸皮冲到人族的抢盘抢食,更何况是本就同属人族阵营的两大皇朝?

    再者说了,落月城这边可还扣押着他们的皇子呢,即便是不为了万年灵物,那些皇子,王子什么的,他们也是要赎回去的。

    其实像长生皇朝这种和落月城本就关系不睦的势力,也不是没想过逼迫,乃至于强行冲进落月城救人。

    但万年灵物一出,长生皇朝就知道以势迫人这一招用不得了,万年灵物可是连半神都要动心的神物,据说很多隐迹潮汐山数百上千年的老怪物都已经出动了。

    加上整个潮汐山大大小小几十上百个大小势力,每一个都对落月城要拍卖的万年灵物充满期待,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找落月城的麻烦,导致拍卖会举行不下去的话。

    那后果,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势力能够承受得起的,八大隐族也不行!

    这种种原因纠合起来,就让落月城处在风尖浪头的同时,却又是最为安全的时候,处境之微妙,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当然,不敢找麻烦,也不意味着不想找麻烦,万年灵物这种稀世珍宝其实和定时炸弹没有多大的区别,一旦落月城拿出来的灵物价值太过惊人,半神也不是没有出手强抢的可能。

    一旦有半神耐不住出手的话,落月城瞬间就会从极致的安全,一落千丈成为无底深渊,那时候绝对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

    所以拍卖会开始的这一天,开到落月城的各色势力非常多,而且不怀好意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但唐楚阳不在乎这些,虽然准备的时间并不充裕,但他该有的都有了,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尤其是有了仓窨和琊熙坐镇之后,唐楚阳盼不得有哪个半神不知死活的往枪口上撞呢。

    因为一旦逼的仓窨和琊熙动手,落月城展现出来的实力将更加可怕,将来再有人想要对付他的时候,顾忌也就更多了。

    拍卖会的会场就布置在最核心的内城,这里是整个落月城做安全的地方,也能最大限度地保全落月城一方的人。

    就在神碑左右两边,建造了核心内城最大的两座双子大厦,这是专供落月城的供职修士,以及神元宫的弟子们居住修炼的地方。

    面积最大,楼层最好,装修也最豪华,属于落月城的标志性建筑。

    唐楚阳选了其中一座大厦的顶层举行这场盛大的拍卖会,整栋大厦也全部空出来,提供给参加拍卖会的各大势力暂住。

    不过这种暂住是有针对性的,凡是落月城的结盟势力,都能得到免费的套房居住,但敌对势力就没这个福利了。

    无论是海族,魔族,还是长生皇朝等算计过落月城的势力,都必须提供至少一百万以上的元晶做押金,才有资格入住大厦,并获得参加拍卖会的资格。

    而像青华皇朝,天威王朝这些和落月城的联盟势力,待遇就要好上太多了,不带可以免费入住,而且无需任何押金便可以获得进入拍卖会的资格,哪怕是来凑热闹落月城也是举双手欢迎的。

    这种区别对待自然换来了一些势力的不满,但换来的只是落月城接待人员笑眯眯的一句话。

    “那些人是和落月城休息相关,乃至于生死同盟的盟友,落月城有义务也有责任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请问,您以及您身后被势力为落月城做过什么?”

    只一句话便问得大多数心理不平的势力首领们哑口无言,虽然有心下愤怒的很想掉头离开,但想想‘万年灵物’这四个字,又不得不强抑怒气,默默交上押金,入住双子大厦。

    有理智的,当然也有不理智的,对于那些自恃身份,胡搅蛮缠的修士或者势力,落月城的应付起来更加直接干脆,凡蓄意制造纷乱者,一律试做敌方奸细,杀无赦!

    这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在唐老爷子,宇文侯等人亲自宰了几个不服气的七阶强者之后,所有怀着不满情绪的势力顿时闭上了嘴巴,该走的走,不想走的只能奉上押金,等待拍卖会开始。

    因为在拍卖会开始的前一天,唐楚阳特意公布了拍卖会开始的时间是第二天午时,并且非常严肃地声明了‘过时不候’的规矩,所以在距离午时还有足足一个时辰的时候。

    基本上整个潮汐山的势力能到的都已经汇聚到了落月城,当然这也只是指那些大势力而已,还是有那么一些人自恃身份,明明到了落月城,但就是不愿意现身。

    比如半神!

    这些很早就进入落月城的半神们,早在他们踏入城外城的那一刻,就被时刻关注着他们的仓窨给发现了,半神的元神感知和地仙完全是两个层面上的差距。

    仓窨能够轻易地发现那些隐藏起来的半神,但那些自以为实力强大的半神们,却对仓窨的注视一无所觉。

    时间很快就到了拍卖会要举行的时刻,为了不错过那些半神级的大客户,唐楚阳不得不站出来把这些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老家伙给炸出来了。

    “咳咳,我知道内城来了许多实力高深,不愿意现身于世的前辈高人,不过本城主不得不再次声明一次,午时三刻拍卖会便会如期开始,到时但凡没有进入会场的修士,将彻底失去参与竞拍的资格,嗯,半神,也不例外!”

    唐楚阳这话是以元神传音的方式,无差别无死角地呈环形向外释放的,他相信绝对能够波及到整个落月城所有修士,包括那些不愿意现身的半神们!

    不过他这话一出,顿时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让原本已经够热闹的落月城彻底沸腾了起来,当然,沸腾的可不是已经被落月城的强势给震慑的各大势力,而是那些根本没把落月城放在眼里的半神!

    “嘿……,好嚣张的小子!不过笼络了几个七阶的小娃娃而已,便可以目中无人了?潮汐山可不是你这等小辈嚣张的地方!!”

    “哈哈哈!多少年了?老子都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听到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小辈,你很好,非常好!希望你拥有承受老子的怒火的实力!!!”

    “难道是因为太多年没有露面,以至于让现在的猫猫狗狗的,都敢冲咱们乱喊乱叫了,小崽子,今若拿不出些好东西,你和整个落月城的人都会彻底消失!”

    “好玩儿,好玩儿啊!”

    “呵呵,有意思的小家伙……”

    几乎是唐楚阳话音刚落,整个落月城便连续暴起近十股恐怖无比的元神灵压,随着一声声或恼怒的斥责,或淡漠警告,又或是惊讶的好奇声音,喧闹的落月城猛地静的落针可闻。

    近十股半神的恐怖灵压席卷,那种近似天神降临,近乎好汉无匹的强大威压,甚至直接将一些修为不高的修士压制的七窍流血。

    不过等到这近十股恐怖无匹的威压齐齐席卷向唐楚阳所在的地方,打算给这个没大没小的小辈一个深刻教训时,一股比着近十股元神灵压更加可怕的灵压风暴陡然反压了回来。

    这股反压回来的无上浩瀚威压已经呆上了一丝‘神’的味道,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辗压方式,将侵袭过来的近十股半神灵压给粗暴地踢了出去,威凌无双,如开天裂地,恐怖无比!

    “噗!!”

    “呃,好恐怖的神威!”

    “嘭!!”

    “不!!这,这是地仙神威?!!”

    “噗嗤!!”

    如同滔天巨浪一般的神威反击一出,落月城内城各处顿时传出一连串的爆炸声,吐血声,以及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一些新奇地站在大厦窗户边上看风景的修士,顿时看到了几位让人震惊的一幕。

    只见整个内城的四面八方,不断有人如同被千万钧巨力暴踹了一脚似的,以各种奇异的姿态从各个角落倒飞了出来,一刹那的功夫,内城空无一人的天空便多了七八道吐血的身影。

    “那些人,不会就是方才说话的半神吧?!””

    “那可是半神啊?!!!”

    “是啊,怎么就飞了呢?”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势力首领,都被这惊人的堪称吓人的景象给震呆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