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水晶坠书友的打赏。

    随着不断靠近特鲁斯市,科幻战舰的体积却在缓缓缩小之中。

    这科幻战舰毕竟是丹药化成,维持战舰的消耗极为庞大,丹药之力不可能一直将战舰维持下去,因而待到一定时间后,战舰就会不断缩小。

    “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急急如律令!”

    此时战舰已经悬停在高空之上,距离特鲁斯市大概在一百公里左右。

    流青云轻喝一声,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朝着特鲁斯市一指,随即一道红光冲出,转眼之间便扩散开来,跨越一百多公里,将特鲁斯市笼罩了起来。

    这道红光在跨越一百多公里之后已经无法让人见到色彩。

    不过,躲藏在特鲁斯市地下两百多米处的夺心魔主脑突然察觉到危险降临,虽说它并不知道这种危险来自于何方,却依然做出了反应。

    一圈透明的心灵屏障随即升起,将四周百米范围笼罩了起来,脑池以及大多数精英夺心魔都待在这个范围内,至于散布在特鲁斯市各处的夺心魔,主脑此时就管不到那么多了。

    “原来是夺心魔。”

    流青云倒是有些惊异,这夺心魔,他还没有见到过实体,不过在师尊贾可∫道所作的《深渊生物一览全书》里,不但记载了所有贾可道见过的恶魔,还记录了它们的气息类型,因而流青云在一番查看之后便知道是夺心魔在作祟。

    对于凡人来说,夺心魔这种生物无疑就是一种恶魔,但对于流青云来说,解决起来却很是轻松。

    在锁定了那些夺心魔之后,流青云随即取出了一枚丹药。

    这枚丹药犹如龙眼大小,四周雷光缠绕,时不时发出噼啪之声。

    看到流青云取出的丹药。那个特密斯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股贪婪神色。

    这个特密斯作为道教研究所所长,倒也不是虚名之辈,其对于道教的研究恐怕比很多华夏人都要深入很多。

    特密斯即便是没有亲眼见到过什么法器,灵器,但以他的眼光来看,这枚带着雷光的丹药绝非凡物,绝对是一件极好的宝物。

    如果这枚丹药不是悬浮在流青云手掌之上的话,恐怕特密斯早就扑上去,一把抢夺过来了。

    而小赵看到这丹药,心头对于流青云的敬佩更是上升了数层。

    这才是神仙人物啊。仅仅一粒丹药就具有如此异像,可要比其它道观的道长厉害太多了。

    “去!”

    流青云轻喝一声,这枚丹药随即便化为一道蓝色流光,直冲云霄,片刻之后便到了那特鲁斯市上空。

    “来了!”

    丹药刚刚出现,那夺心魔主脑就将四周的心灵屏障再度加强,那不断加强的心灵屏障此时几乎快要显现出实质了,成为了半透明状态,即便是肉眼都能够看到犹如一层液体不断流动的心灵屏障。

    对于夺心魔主脑这样的存在来说。一旦遇上危险,首先就是先保住自己,至于其它事情,等到敌人将力量消耗光了再说。

    当然。如果夺心魔主脑感觉自己能够占据优势的话,那么就会采取防守反击之势,将侵入自己地盘的敌人击溃,控制奴役。

    很显然。面对莫名出现的敌人,夺心魔主脑已经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因而采取了龟缩防御。

    “神雷灵霄!万雷破邪!”

    随着流青云轻轻一催。已经抵达特鲁斯市上空的丹药随即便爆裂开来,化为无数细小雷电,犹如一张巨网凌空朝着特鲁斯市罩了下去。

    那些得到主脑通知的夺心魔此时已经躲在了附近最为坚固的大楼里。

    通常来说,躲在坚固的大楼里,无疑是躲避雷电最好的办法。

    这些已经吸收了不少人类记忆的夺心魔,对此是熟知的。

    但让这些夺心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组成大楼的钢筋混凝土在细小雷电面前丝毫没有半点阻碍作用,细小雷电轻而易举就穿过了所有障碍物,精准击中了那些夺心魔。

    夺心魔所释放出来的心灵屏障倒不是完全没用,在细小雷电面前抵挡了一下,但更多的细小雷电却犹如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蜂拥而至,数十道细小雷电转眼之间便击溃了心灵屏障,将躲在心灵屏障之中的夺心魔化为一团灰烬。

    作为夺心魔部落的核心,主脑能够轻易察觉其它夺心魔的动静。

    转眼之间,分布在特鲁斯市各处的三百多头夺心魔就尽数丧命,即便是倾向于绝对理智的主脑也不由得一阵肉痛和愤怒。

    但面对空前强大的敌人,尚未成长到半神阶段的夺心魔主脑也只能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和血吞入肚子里,甚至于主脑还不断加强着心灵屏障的厚度。

    很显然,从之前那些夺心魔瞬间被灭杀就可以看出,心灵屏障用来对抗敌人的手段颇为有些吃力。

    “聚!”

    流青云肉眼看不见特鲁斯市内的情况,但凭借那粒神雷灵霄丹所化出的无数雷电,流青云却能够将特鲁斯市的情况尽数看在眼中。

    散布全市范围的夺心魔已经被尽数灭杀,唯独夺心魔主脑四周范围内的夺心魔没有受到半点伤害,顺着地下通道钻入的无数细小雷电压根就无法击破主脑所形成的心灵屏障。

    随着流青云再度轻喝一声,数百道雷电凝聚于一处,化为一道粗如大腿的雷电长枪,片刻之间便化为一道雷电流光,径直朝着挡住通道口处的心灵屏障冲了下去。

    轰!特鲁斯市的水泥地面不断震动了起来。

    难道是地震了,对于特鲁斯市的市民来说,这段时间可称得上麻烦不断,之前市长、市议会发疯颁布了一条条匪夷所思的政令就不多说了,不少人失踪也让人惶恐不已。

    现在从没有出现过地震的特鲁斯市居然出现了地震,顿时压垮了市民心理上最后一根稻草。

    无数市民朝着郊区拼命逃去,与此同时,地面依然在不断震动。那些尚在高楼大厦里上班工作的市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地面轻微的震动到了数十层的高层后,足以放大到让办公桌直接飞到半空的恐怖景象,甚至于连人都站不稳,随着办公桌直接飞出去。

    顿时,所有高层大厦里一阵鬼哭狼嚎传出,街道上则是人山人海,车辆拥堵,犹如一幅末日即将到来的壮丽景象。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无数细小雷电不断聚集在一起,形成各种造型的雷电武器。朝着堵在通道口的心灵屏障冲去。

    到了这时,那夺心魔主脑倒是反应了过来,将原本扩散四周形成一个球形的心灵屏障变成了一片四四方方的造型,刚好比通道口大上一些,牢牢的将通道口封死。

    如此这样一来,夺心魔主脑之前犹如潮水一样消耗的心灵力量顿时减弱了九成九以上。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按照现在这样的消耗速度下去,夺心魔主脑抵抗一年时间都没有问题。

    当然,流青云也没有指望就这么一枚神雷灵霄丹就能够将这头夺心魔主脑给干掉。

    这只不过就是将分散在外的夺心魔干掉。将夺心魔主脑,精英夺心魔围困住,防止其逃走罢了。

    “聚雷!”在流青云一声轻喝之后,四处游离的雷光便尽数汇聚于一处。化为一根雷光巨柱,顺着地下通道就轰了进去。

    那夺心魔主脑只感觉心灵屏障一震,随即就有些将要碎裂的征兆,如果主脑瞬间消耗大量心灵力量的话。恐怕这心灵屏障就要直接崩溃了。

    终于挺过来了!

    夺心魔主脑从这最后的雷光猛击之中知道,对方这一击却是倾尽了所有雷电力量的最后一击。

    反击开始!

    夺心魔主脑自然不知道流青云所消耗的仅仅只是一粒炼制出来的丹药罢了。

    狂暴的心灵力量犹如潮水蜂拥而出,转眼之间便布满了四周九公里范围。

    就在这一瞬间。凡是处于这个范围内的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老鼠,狗,猫,虫子,齐齐身体一僵,原本带着活力的眼睛骤然变得冷漠无比,随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这股混合着人类,动物,虫子的浪潮便是夺心魔主脑的嗅觉,据点。

    流青云所乘坐的科幻战舰已经开始缓缓向前飞去,毫无疑问,如果那夺心魔主脑再度缩回去的话,这场战斗将会被拖得很长很长,完全不符合流青云快点办完事,然后轻松一下的想法。

    这倒不是说流青云就没有办法将那夺心魔主脑直接干掉。

    雷霆万顷符,万剑丹,流青云的白鵺血脉乃至于吞食天地等等神通都能够将那夺心魔主脑一举灭杀。

    但问题是这些招数一旦施展出来,这个特鲁斯市恐怕就要被毁掉大半了。

    那样的话,流青云的面子也会掉上不少,毕竟人家美利坚这番可是出了大价钱,在很多利益问题上都对华夏让了步,用一位参议员的话来说,这些利益足以让美利坚的发展倒退十年。

    另外,老君山在这里面也是有好处,在西海岸建立三个道观,享受宗教保护政策,这也称得上是道教历史上的一次大开拓了。

    至于在华夏之外建立分观的好处,流青云也是知道一些的,凝聚增强门派气运是最基础的好处罢了,便于调整地球宇宙与异界之间的大道变化才是重中之重。

    如此一来,收了钱,没办好事情的话,对于刘青云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别的不说,就光是那神雷灵霄丹所释放出来的雷电与主脑心灵屏障之间的撞击,就让特鲁斯市里的不少大厦出现问题了。

    因而想要将这夺心魔主脑干掉,又要保证特鲁斯市不受到更大的破坏,不让夺心魔主脑在绝望之余将整个特鲁斯市拖下水去的话,流青云就只能慢慢消耗主脑的心灵力量了。

    一群开着汽车的人类很快就发现了近乎贴着地面前进的科幻战舰。

    除了汽车的轰鸣声,这些人类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朝着科幻战舰扑去。

    当然,先于这些人类冲过去的则是夺心魔主脑凝聚的心灵力量。

    这些人类能够将主脑的心灵力量以自己为基点传送到更远范围。

    心灵力量从这些人类头顶浮现出来,形成数以万计的透明尖针。朝着科幻战舰落下。

    科幻战舰体外随即扩散出一圈金色光环,金色光华与心灵尖针相撞,随即发出尖锐无比的爆破声。

    嘭嘭嘭!

    尖锐无比的爆破声朝着四周扩散出去,那些冲在最前面的人类便双眼一凸,头颅犹如气球撞上了尖针,瞬间便爆裂开来,鲜红的血液与白色脑浆混合在一起溅射出来,将四周的草地染得一塌糊涂。

    随着这些人类失去,夺心魔主脑的心灵力量随即便被终止。

    这种意外倒是夺心魔主脑所没有想到的,不过此时朝着这边赶来的人类。生物可不止这群开车的人类。

    没多久,一群大雁就飞了过来,一股股心灵力量再度投射过来,化为尖针朝着科幻战舰冲去。

    不过,这一次夺心魔主脑就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将大雁停在了千米之外。

    在这个距离上,那尖锐的爆破声就会迅速衰减到极致。

    在心灵力量的不断攻击之下,流青云并没有出手反击,一味依靠着科幻战舰自带的金色光环抵抗。

    如此一来。力量不断消耗的科幻战舰也随之开始一点点缩小。

    对于夺心魔主脑来说,凡是心灵力量覆盖的地方,它都能够轻而易举查看情况。

    见到对方没有反击,那艘科幻战舰开始缩小。夺心魔主脑虽说还有些疑惑,但心头也生出了一丝喜悦。

    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出错,对方在之前的雷电攻击里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以至于在自己大肆反扑的时候。就只能苦苦防守了。

    当然,即便是对方陷入到防守的境地里,一贯理智的夺心魔主脑也没有将自己所有力量尽数投放出去。只是投放了一半,而剩下的一半心灵力量则是预防着对方的突然袭击。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夺心魔主脑的心灵力量也在不断消耗之中,那艘科幻战舰虽说在不断缩小,但其体外的金色光环却依然在坚挺。

    每每夺心魔主脑感觉下一刻就能够将金色光环击破的时候,那即将破碎的金色光环就好似回光返照一般再度坚挺起来。

    “可恶!”

    夺心魔主脑那愤怒的情绪也不断堆积之中,夺心魔主脑不管如何倾向于绝对理智,但其始终不是真正的绝对理智。

    因而在不断消耗之后,夺心魔主脑一点点将用来防御的心灵力量投射了过来。

    等到夺心魔主脑发现那科幻战舰似乎压根就不能被击破的时候,其心灵力量已经消耗了八成之多,当然,夺心魔主脑还有一条后路,围绕在它身边的精英夺心魔还能够贡献出三成的心灵力量,足以抵挡可能存在的突袭了。

    “神雷灵霄丹!”

    这时的科幻战舰已经缩水到不足三十米。

    对于特密斯与小赵来说,他们压根就看不到那不断扑来的心灵力量,但他们却能够看到金色光环不断剧烈的晃动以及不断缩水的战舰。

    他们心头就好似坐上了过山车,时而冲天而起,时而落入万丈深渊,面色苍白无比。

    要说两人之中,以特密斯心情最为后悔,如果不是贪图总统阁下的许诺,自己也不用跑到这艘战舰上来,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自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这里了。

    至于小赵,心里有些恐慌,但却没有丝毫后悔,能够看到这样精彩的大场面,自己已经知足了,再说了,小赵对于流青云的崇拜已经达到了极致,在他看来,就算是流青云败了,想要将自己带走都是轻松无比的事情。

    流青云站在舰首之上,右手摸出一粒丹药,轻轻一抛,这粒带着雷光的丹药就无声无息朝着特鲁斯市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夺心魔主脑心头一喜,那环绕在科幻战舰之外的金色光环再也无法承受心灵力量的攻击,数息之后便骤然破裂开来。化为针形的心灵力量犹如潮水一般朝着科幻战舰涌了过去。

    但夺心魔主脑心头的喜悦仅仅维持了一瞬间,下一刻,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就在主脑的心灵感应里浮现了出来。

    “不好!”

    主脑正待抽回心灵力量重新形成心灵屏障之时,无数雷光就在主脑四周爆开。

    转瞬之间,雷光就横扫了脑池四周所有的精英夺心魔。

    那些进化得不似人形的精英夺心魔如果放到地面上去,足以将横扫一个师的兵力,可在这突如其来的雷光之下,瞬间就被化为灰烬,连心灵屏障都没能及时撑开。

    如果不是身处水晶柱之中,夺心魔主脑恐怕也跟着变成灰烬了。

    毕竟主脑的心灵力量虽说强大无比。但其肉身的强度则是弱得可怜,若是暴露在外的话,就算是一只老鼠都能够将其啃得千疮百孔。

    主脑此时的心情已经跌落到深渊之中,汇聚过来的雷光不断轰击着水晶柱,坚固无比的水晶柱出现了一丝丝裂痕,外面的脑池也被雷光的高温尽数烤干。

    极度理智在这个时候,转化成了极度的恐慌。

    “我愿意投降!奉你为主!”

    夺心魔主脑拼命将一缕心灵波动传递了出去,到了这时,任何事情都没有生存下去重要。

    但夺心魔主脑的求饶来得略微晚了一点。流青云刚刚接到这缕心灵波动,那汇聚起来的雷光便将水晶柱炸成了碎片,藏身于水晶柱里的主脑转眼就变成了灰烬。

    说实话,流青云对此颇为有些不满。要知道夺心魔这玩意在深渊之中都属于稀罕物,若是自己能够抓到一只,回到新界之中,在师兄弟面前也是倍有面子啊。

    何况这是一只夺心魔主脑。如果运用得当的话,能够源源不断的产出夺心魔来。

    不过,到了这时。流青云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事情解决了。”

    流青云转首朝着特密斯轻笑一声。

    “事情解决了?”

    虽说战舰体外的金色光环不再受到攻击,缓缓隐没于舰体之中,看上去似乎真的没事了,但之前的战况着实让人有些担心受怕。

    面对特密斯的质疑,流青云没有回话,作为一位炼气化神的修道者,流青云自然有着自己的高傲,不屑于去辩解什么。

    待到入夜,特密斯总算是了解到特鲁斯市现状。

    流青云说得没错,事情的确解决了。

    被夺心魔控制的市长,市议会已经恢复了正常,正在全力指挥警署,国民警卫队进行救灾抢险以及控制局面。

    没法,之前流青云与夺心魔主脑之间战斗所引发的轻微地震着实将市民给吓坏了,街道上出现的车祸比比皆是,受伤的市民也不少,甚至于一些地方还发生了火灾,天然气爆炸等等小灾。

    当然,那位市长与议员们恐怕在那个位置上也坐不了多久了。

    虽说他们颁布的荒唐政令乃是被控制之后的事情,但对于愤怒的市民来说,他们就是罪魁祸首,帮凶。

    另外,六角大楼派出的特种兵分队也在地下通道里找到了水晶碎片,被烤干的脑池,以及一些精英夺心魔的尸体碎片,确认了怪物被击杀的消息。

    对于流青云能够如此轻易解决此事,不管是总统阁下还是六角大楼的高官们都感到震惊。

    之前,他们可是使用了各种先进武器都没能将怪物消灭,可这个来自于华夏的什么道士一出手,事情就解决了。

    这种反差让他们亲身感受到了道士的强大。

    因而特密斯在舔着脸与流青云一阵寒暄之后,便厚着脸皮提出了邀请:“青元道长,总统阁下明日将在白宫为您颁发英雄勋章,以嘉奖您为美利坚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这所谓的英雄勋章乃是美利坚在三十年前设立的一个荣誉勋章,专门用来嘉奖为美利坚做出卓越贡献的人物。

    要说这枚荣誉勋章还是第一次颁给一个外国人。

    由此可见总统阁下对于流青云的重视。(未完待续。。)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王族血脉    ps:(ps: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和打赏!小猪鞠躬叩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拜谢……)

    入魔的四位老爷子恢复得有些出乎唐楚阳的预料,手中的器皿才炼制了不到十个,修为最高的李令远就以一种极其平淡的状态清醒了过来。

    过程虽然平淡,可唐楚阳却从李令远强大了许多的元神上感受到了巨大的不同,那是一种远超从前的强悍,就好似一个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的超人一样。

    用东方传统的说法,似乎该叫做‘一朝顿悟,一飞冲天’。

    &nbsp| [m;当然,李令远的进步实际上没有那么夸张,他只是因为这次生出的心魔,终于突破了那道阻隔他成为半神的屏障,以一种让人意外,但又非常合理的方式晋入了八卦境。

    清醒过来的李令远根本就没时间和唐楚阳说什么,因为他第一时间就沉浸到了入定当中,修为突破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因为李令远还需要稳固刚刚突破的境界。

    唐楚阳也没有打搅李令远的意思,任何一个刚刚遭受了心魔入侵的修士,初醒时多少都会有些虚弱,甚至于说是本身最为脆弱的时候也不夸张。

    李令远入定后没多久,唐楚阳就看到了第二个清醒过来的人,或者说是鬼?

    第二个清醒的居然是鬼王烛翎,这让唐楚阳多少有些惊讶,因为四个老头子里面,烛翎虽然活得最久,但却是其中实力最差的一个。这里的实力并不是指境界和修为。

    而是唐楚阳这个现代人比较注重的‘实际战斗力’。

    烛翎虽然已经达到了七星境后期,但他的战斗力却连七星境第二境顶尖的宇文侯都打不过。就更不要说实力更加强大的唐浩然和李令远了。

    唐楚阳原本以为第二个醒来的会是唐老爷子,但却没想到会是烛翎。处于好奇,唐楚阳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

    “烛翎大哥,你们鬼族是不是有什么对付心魔的秘法?”

    这话原本只是唐楚阳随便说说,但没想到烛翎却相当认真地点了点头,毫不隐瞒地解释道:

    “我们鬼族没突破一个小境界,都会遇到心魔考验,其中景象多是一些十八层地狱的幻想,因为我们本身就属于其中一员,所以鬼族之人对这类心魔都有一定的免疫力……”

    “免疫?哦。我懂了……”

    唐楚阳点了点头,他确实明白烛翎要表达的意思了,这就好像魔神系的修士能一定幅度的免疫火系法术,天帝系修士能够免疫一些金属性的法术一样,那是一种类似于五行抗性的存在。

    照烛翎的解释来看,鬼族的抗性似乎就是幻术,而就唐楚阳所知,修士的心魔似乎九成以上都是来自于幻想,这么说来。鬼族天生就在应付心魔上超越其他生灵一等。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并不嫉妒和感觉奇怪,每一个种族都有属于其自身的特点和优势,这就好像人类修士一样,虽然在寿元方面无法和其他种族比拟。

    但人族的修炼速度。以及修炼发展层次上的多面性,绝对不是其他任何种族能够比拟的。

    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之后,唐楚阳便止住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烛翎的修为进展虽然没有李令远那么夸张,但也突破到了七星境大圆满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晋升为拥有半身实力的鬼君!

    所以唐楚阳并未耽误烛翎稳固修为的时间,等烛翎入定之后他便开始继续炼制需要的器皿。顺便等待第三个从心魔中突破的亲人清醒。

    第三个醒来的人没有在出乎唐楚阳的预料,突破到七星境后期的唐老爷子醒来时,已经是六个多时辰之后了,唐楚阳身前的器皿足足摆了几十件之多。

    “心境上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啊……”

    唐老爷子看着唐楚阳,这话似乎是对唐楚阳说的,又似是对他自己说的,对于自家宝贝孙子唐老爷子可不知道见外,招呼都没打一声,便自顾自地沉浸到入定当中。

    看到老爷子迫不及待的入定,唐楚阳也只是温馨的笑笑,他喜欢这种毫无隔阂和虚伪客气的相处,因为只有在绝对信任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这样的情景。

    最后一个醒来的毫无疑问的只能是宇文侯了,因为大厅里只剩他一个人还在应对心魔考验,就在唐楚阳炼制完所需的器皿,打算再炼制几张灵符打发时间的时候,宇文侯突然醒过来了。

    不同于李令远,唐浩然和烛翎三人,宇文侯从心魔幻境中脱身而出的时候,搞出来的动静极大,一股恐怖无比的元神威压不分敌我地瞬间席卷整个议事大厅。

    如果不是仓窨见机得快,第一时间就把唐楚阳和正在入定的李令远等人给护了起来,唐楚阳或许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入定中的李令远三人很可能会被这恐怖的灵压重创。

    这绝对不是说笑,唐楚阳从仓窨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里,就能看出宇文侯身上散发出来的元神灵压非常可怕,可怕到了连仓窨这个新晋地仙都不得不严肃对待的地步。

    “仓窨大哥,我五爷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唐楚阳好奇兼且担忧的话并未换来仓窨的直接回答,就在宇文侯身上的灵压爆发瞬间,仓窨和琊熙夫妻二人就直接爆出了本体,两虎四目充满震惊地注视着宇文侯,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直到宇文侯身上的恐怖灵压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后,慢慢地开始减退时,仓窨这才带着一脸的复杂之色,转头用一种非常奇异的语气问唐楚阳道:

    “老弟,你这位五爷爷是什么来历?”

    “我我爷爷的来历?”

    唐楚阳惊讶地反问了一句,他不认为仓窨会突然问这么无聊的问题。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不过唐楚阳也不打算隐瞒宇文侯的身份。仓窨和琊熙是值得信赖的伙伴,没必要隐瞒。

    但事实上唐楚阳对宇文侯的了解也不多。仅限于知道这位脾气火爆的老爷子是他亲爷爷的结义兄弟,同时,唐老爷子那位叫做宇文怡的平妻,便是宇文侯的亲妹妹。

    “仓窨大哥,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想知道五爷爷的具体来历的话,恐怕只能问我爷爷了,我只知道宇文爷爷似乎是来自一个近乎破灭的家族,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说完这话。唐楚阳看着仓窨和琊熙一脸凝重表情,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大哥,大嫂,你们到底从五爷爷身上发现了什么?”

    仓窨和琊熙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点了点头之后这才转身冲唐楚阳道:

    “我从你这位五爷爷身上感受到了同族的血脉,他,很可能是拥有我们虎族的血脉!”

    “什么?!我五爷爷身上有虎族的血脉?!这,怎么会?”

    仓窨的回答让唐楚阳非常诧异。他虽然不是很清楚宇文侯的真正来历,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摆在面前,唐楚阳自忖还是分辨得出宇文侯是不是人类的。

    就此时此刻而言,在唐楚阳强悍的九彩元神感知下。仓窨夫妻和宇文侯绝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体!

    仓窨和琊熙似乎是看出了唐楚阳的想法一样,两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琊熙语调温和地解释道:

    “你大哥的意思不是说你五爷爷就是虎族之人。我们只是从他身上感应到了虎族的血脉,或许你这位五爷爷的长辈。曾经有一位虎族的妻子,或者丈夫?”

    “异族通婚?”

    唐楚阳有些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亚神族并不是一直都要保持本体模样的,越是修为高的类人族,通常都喜欢或者说追求着人类的所有存在方式。

    就像仓窨和琊熙,他们和唐楚阳一起回来的时候,一直都保持着人类样貌,只要他们自己不暴露本尊,除非有人在元神强度上远超他们,不然很难分别仓窨和琊熙的真实身份。

    异族通婚这种事情在五行大陆很是稀松平常,就拿唐楚阳的亲爷爷唐浩然来说,他的一正二平三位妻子中,似乎就只有家里那位老太君是人族。

    除开宇文怡这个平妻外,唐老爷子另一个平妻,似乎就是某个异族的公主,只是因为这都是长辈们的,唐楚阳也不好去八卦这种事情。

    “这么说来,我这位五爷爷身上,真的拥有和大哥大嫂一样的虎族血脉了?”

    “对!”

    仓窨和琊熙齐齐点了点头,不过点过头后,仓窨就跟着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在唐楚阳不解的注视下,仓窨表情极为严肃地开口继续道:

    “如果仅仅是我们同族的血脉,顶多也就是让我和你大嫂清醒这世上,还有我们的虎族的族人存活而已,绝不至于这般严肃!”

    唐楚阳人不笨,他从仓窨凝重表情,和认真的无以复加的态度里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微微凝了凝眉,试探问道:

    “大哥的意思是,我五爷爷身上的血脉有些特殊?”

    “你小子的脑瓜子可真好使!”

    仓窨有些惊讶地夸赞了唐楚阳一句,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近乎一字一顿地石破天惊道:

    “如果我和你大嫂的元神感知没出错的话,你这位五爷爷身上的血脉,乃是我们虎族当中最为高贵的王族血脉!”

    “啥!?王族??!!”

    唐楚阳直接被仓窨的回答给震惊了,他虽然对亚神族的历史了解不多,但‘王族血脉’这玩意儿他太了解了,因为华夏古神话里也讲究这个!(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