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要命的是,当这些恶魔冲入金光笼罩范围后,环绕在它们身边的黑雾就会被驱散得一干二净,这使得它们的力量被迅速削弱,甚至于还不如进入主物质位面时。

    在失去了恶魔主君这座巨大的靠山后,冲向金色巨船的恶魔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如此,恶魔们的拦路抢劫,此时变成了老君山弟子们的历练之旅。

    待到金色巨船穿过黑雾阻拦,开始远离深渊位面的时候,就算是老君山的外门道童也斩获不少。

    要说那位恶魔主君此次的行动完全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非但没能够捞到好处,就连自己也得养伤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那些老君山外门道童倒是颇有些群情激昂,看那模样恨不得直接杀入深渊位面,直掏恶魔主君的老巢,将有些虚弱的恶魔主君斩落马下。

    在一场剧烈的激战之后,情绪难免会激动,这很正常。

    但孟挺却不会跟着那些外门道童一起发疯。

    杀入深渊位面,直掏对方老巢,听上去倒是让人热情沸腾,激情彭拜,但实际上这一点都不现实。

    深渊位面是什么地方?

    整个世界的邪恶,混乱汇聚之处,世界的阴暗面。

    这样的地方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别看蔡银玲轻轻松松一剑便杀得那恶魔主君不敢冒头,但真要是让蔡银玲追入深渊位面之中,鹿死谁手也未曾可知。

    深渊位面与其它位面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随着世界不断成熟,衰老,像深渊位面这种地方就会不断出现新的层面,而深渊位面的力量也会不断加强之中。

    如此一来,就算你将整个深渊位面里所有恶魔摧毁,但要不了多久。恶魔一样密密麻麻出现在深渊位面的各大层面之中。

    除非将整个深渊位面摧毁!

    但想要将深渊位面这样的地方摧毁,可不是说说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就算是贾可道亲自出手,也未必有把握将深渊位面一举摧毁,而想要对付这样的地方,首先引来的将会是整个异界的反击。

    这是必然会出现的情况。

    要知道深渊位面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并且还是比较重要的一部分。

    再说了,就算将深渊位面摧毁,付出的代价也会大得让人不可想象。

    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即便这个深渊位面消失了,新的深渊位面也会诞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正常变化,并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转移。

    蔡银玲在一击击伤恶魔主君之后,随即便收回了飞剑。

    银光转眼之间出现在蔡银玲面前,被一口吞下。

    随后,蔡银玲便盘腿坐下,双眼微微闭上,周身一丝丝银光闪耀起来。

    而孟挺此时大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蔡银玲身上。

    要说这剑仙的攻击力的确强悍得惊人。

    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即便是想要击败那头恶魔主君,恐怕都要消耗很多时间。并且最后也未必能够对其造成重创。

    要知道,这恶魔主君的本体压根就没有离开深渊位面,出现在这里的仅仅只是恶魔主君力量聚集的深渊气息罢了。

    但蔡银玲的飞剑却能够直接重创对方,的确让人惊叹。

    当然。与恶魔主君正面硬撼,蔡银玲的飞剑多少也有了一丝损伤,因而蔡银玲须得将飞剑收回体内温养。

    在温养飞剑之时,蔡银玲的战斗力毫无疑问大幅下降。因而孟挺就需要特意照顾一下蔡银玲了。

    金色巨船此时已经远离深渊位面,因而体积也缩小了不少。

    弟子们此时都汇聚在甲板上,心情似乎尚未平息。

    之前与恶魔的大战。看上去没多久时间就结束了。

    但大家都知道,这场大战有多么危险,绝非在主物质位面内与那些恶魔大军激战可以比拟的。

    别的不说,光是那位恶魔主君的出现,就足以解决所有的人了,如果不是孟挺,蔡银玲两位坐镇的话,这艘金色大船能否保住都是一个问号。

    毫无疑问,这一场大战对于所有弟子而言,都称得上是一场难得的历练,不少人此时都感觉自己的道行出现了突破,或多或少的增长了一些。

    说实话,这样一艘金色大船在星界虚空之中航行的确有些招摇了。

    刚刚远离深渊位面不足三天时间,金色大船前方远处就出现了一群缓缓游动的星界鳗。

    之前就介绍过了,星界鳗这种生物喜好群体,极为记仇,因而每当星界旅人见到星界鳗这种生物都会远远避开,当然,如此一来,也造就了星界鳗更加狂妄的性格。

    以星界鳗的能力必然已经发现了金色大船,但它们丝毫没有半点退缩,反倒是朝着金色大船的航行线路过来,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又有上门找茬的了。”

    一位临时担任船长的三代嫡传弟子不由得笑道。

    在与深渊位面一战之后,孟挺就将大船的控制权交了出来,三代嫡传弟子自行商议指挥权的归属。

    是前进,后退,还是绕路,都由他们自己决定。

    这也算是一种历练了。

    虽说孟挺将前往新界的坐标给了他们,但在这茫茫星界虚空之中,前往一个地方,途中所遇到的事情可不少。

    “退避,还是前进?”

    另外一个三代嫡传弟子询问道。

    “攻击!”但其余的三代嫡传弟子所给出的答案完全不在选择之中。

    他们对于这星界鳗的习性并不生疏,但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实力。

    “好吧。”

    船长随即加快了金色大船前进的速度,朝着那群星界鳗直冲过去。

    “鞭山移石!”

    一名三代嫡传弟子率先朝着星界鳗发动了攻击。

    随着其一声轻喝,一块距离星界鳗不远,长达两百米的位面碎片,随即不断加速,一头就撞入到那群星界鳗中。

    对于星界鳗这种半实质的生物来说,很多通用于主物质位面里的战斗模式都不太实用。但一块位面碎片的撞击,却足以对它们造成致命的危险。

    位面碎片之外那薄薄的位面屏障转眼之间便与数头星界鳗撞击在一起,擦出了一连串的蓝色火光,随后位面屏障自行破碎,其内那块陆地便与那几头星界鳗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星界鳗的身体由于处于实虚之间,丝毫没有半点稳固性可言,如果无法攻击到其身体,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其身体被攻击到,那么就能够轻而易举对其造成重创。

    被位面碎片撞中的星界鳗随即便身体破碎消散。

    星界鳗并不是傻子。它们也多少拥有一些智慧,因而在遭受到攻击的同时,就将目标定在了金色大船上。

    星界鳗的攻击方式极有特色,一道道蓝色光柱汇聚起来便朝着金色大船射来。

    要说金色大船原本的金光护罩是能够抵御住星界鳗的攻击,但金色大船毕竟只是一道符箓形成,之前与深渊位面作战的时候,就消耗了不少,此时面对星界鳗的光柱攻击自然有些吃力,再说了。就算是能够抗住一次,未必就能够抗住第二次,第三次。

    “斗转星移!”

    要说那些四代嫡传弟子里,不少专修神通的弟子。其神通都没有完全成型,但对于三代嫡传弟子来说,其神通的威力就不容忽视了。

    随着某位三代嫡传弟子一声轻喝。

    那射来的蓝色光柱尚未击中金色大船,就好似遇上了一个透明的凹凸镜。自行扭曲之后,从金色大船四周散射了过去,连金色大船的一根毛都没能碰到。

    星界鳗的攻击就此告一段落。待到下次攻击,就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蓄积力量。

    但金色大船上的老君山弟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等着那些星界鳗再度攻击。

    很快,密密麻麻的符箓,灵器乃至于一些神通术法就朝着星界鳗扑了过去。

    这场结束得很快,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那群数量超过二十头的星界鳗就尽数被打散躯体消失在虚空之中。

    这也算得上人多力量大了,金色大船上的老君山弟子数量可不少,每人出一招,就够那些星界鳗喝一壶了。

    战斗结束后,一些弟子喜沾沾的操纵着灵器将那些星界鳗遗漏下来的晶石和残躯收集了回来。

    对于制器,炼丹,制符来说,这些东西都算得上不错的原材料。

    在接下来的旅途里,金色大船倒是遇到了不少的拦路者。

    遨游虚空的星界鲸,星界鳗。

    在靠近某些属性位面时,出现的强大火元素,水元素等等。

    但这些拦路者,对上心狠手辣的老君山弟子,最终的下场都不会好过。

    也不知道在这星界虚空之中航行了多久,新界终于出现在金色大船的视野范围内。

    此时的新界显露在星界虚空之中的是一扇青色大门,几头星界鲸正好奇的环绕着青色大门。

    对于星界生物来说,不断流入青色大门的灵气潮汐,它们是能够感受到的。

    一头星界鲸过于靠近青色大门,结果青色大门内冲出一道青气,在其身上一绕,星界鲸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青气拖入了大门之中。

    这一幕落在老君山弟子眼里,一个个倒是心头有些发麻。

    那星界鲸虽说胆小怕事,但其实力绝对不弱,一头星界鲸的实力足以抗衡七八条星界鳗。

    但在那青气席卷之下,连半点反抗都不能做到。

    “那就是新界入口了。”

    孟挺出言安抚了一番,但眉头却莫名有些皱起,不过片刻之后,又舒展开来。

    听得孟挺如此一说,那些老君山弟子倒是放松了一些。

    金色大船不断朝着青色大门靠近,最终一头钻入青色大门之中消失不见。

    看到金色大船金光之外不断转动的青气,胆量略小一点的道童,都有些脸色发白。

    这就是混沌之气。无物不化,无物不噬的混沌之气,若是沾上一点,别说自己这些道童了,就算是一位神明恐怕都难以逃脱。

    就在金色大船即将穿过厚实的青气进入新界之时,孟挺突然之间右手向下一按,口中疾喝一声:“震!”

    顿时整艘金色大船就如同爆发了地震一般,剧烈震动起来,那些弟子有些猝不及防,急忙稳定身体。

    但金色大船的震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震动。即便是里面道行最高的几个三代嫡传弟子也不由自主的倒在了甲板上。

    更让这些老君山弟子惊骇的是,一缕金光此时从金色大船底部直冲而上,片刻之后就朝着新界疾速冲去,企图在最短时间内冲入新界之中,一道银光紧随其后,却是蔡银玲睁开了眼睛,喷出了飞剑。

    此时金色大船与新界之间仅仅只是一层薄薄的青气相隔,看上去距离极短,但对于那缕金光而言。却是无比漫长。

    随着这缕金光冲出,四周的青气顿时暴动了起来,纷纷倒卷而至,转眼之间便将那缕金光卷中。

    随即一具周身散发出金色光芒的人体就出现在青气之中。

    毫无疑问。对方并不愿意束手就擒,奋力暴喝,其周身金色光芒犹如核爆一般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冲得青气都向外扩展了一段距离。

    但这具人体的挣扎最终却是徒劳的。

    转眼之后。青气再度收缩,将爆开的金光压得寸寸断裂,片刻之间。便将那金色人体压成了粉末,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蔡银玲的那道银光此时也飞了回来。

    面对暴动的青气,蔡银玲就算是胆子再大,也不敢用自己的飞剑去碰撞青气。

    “大家不用担心,那只是一尊神明化身罢了。”

    孟挺轻笑一声,给弟子们壮了壮胆,待到青气缓缓平息下去,金色大船方才继续前进,突破了那最后一层青气,落在一片草地上。

    到了这时,这艘由符箓化成的金色大船也算是灯干油枯了,数息之后便从上到下一层层崩解开来,化为无数金色颗粒消失。

    孟挺并没有仔细明言,那具神明化身可不是一般的神明化身,而是晨曦之主派来的化身。

    在金色大船靠近青色大门的时候,这具晨曦之主的化身就依附在金色大船之下了。

    不过让晨曦之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依附在船底,就被孟挺给发现了。

    要说晨曦之主藏在其它什么地方,孟挺或许比较难以发现。

    但这艘金色大船乃是孟挺符箓所化,其上任何变化很难瞒过孟挺的神念感知。

    为了防止这神明化身突起发难,导致船上弟子受损,孟挺之前就将此事隐瞒了下去。

    待到金色大船进入青气之后,孟挺方才突然发难,将晨曦之主的化身震出,而蔡银玲也是配合得极好,只要晨曦之主的化身企图对船上弟子下手的话,那道银光就会让祂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过晨曦之主的化身似乎急于抢入新界,夺取宝物,也没敢在青气环绕之下的金色大船上停留,使得蔡银玲的飞剑无功而返,其最终被青气直接绞杀。

    或许在晨曦之主的这名化身挂掉后,其余诸神也会安分一点了。

    贾可道此时迎了出来,脸上挂满了笑容,那晨曦之主的化身被青气吞噬之后,倒是给新界增加了一些底蕴,虽说不多,但也让贾可道略微欢喜。

    见到贾可道出迎,孟挺与蔡银玲随即上前行礼,而其后所有老君山弟子,不论内门,外门都纷纷朝着贾可道行了大礼。

    “不错。”

    贾可道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话,之后便返回了太极八卦图下继续打坐清修。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交给孟挺安排了。

    要说这里是比较荒凉的,八景宫里是没法住人的,而其外的地方,连半根树木都没有。

    当然,对于老君山弟子而言,修建一些房屋没有任何问题。

    几个专精制器的弟子很快炼制几栋木屋出来。

    这些木屋仅仅只是最基础的法器,但胜在面积够大,房间够多。足够过来的老君山弟子居住了。

    甚至于流青云这些二代嫡传弟子也过来要了几个房间。

    数日之后,一条体长超过万米的巨蛇拖着一块长约千米的位面碎片出现在青色大门附近。

    巨蛇犹如一根弹簧,奋力一推,位面碎片就朝着青色大门撞了过去,随着位面碎片靠近,青色大门之中便卷出一股青气,将位面碎片卷住,拖入大门之中。

    这当然并不是敌袭。

    这段时间以来,每隔数日,四处游动的巴蛇就会将一些大小合适的位面碎片拖拽过来。送入青色大门之中,借以增长新界的底蕴。

    当然,并不是任何位面碎片都可以随意送过来的,体积过于庞大的位面碎片并不适合送入新界。

    这会引来异界的反击,这一点之前就说过了。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下来,在巴蛇的努力下,新界的底蕴又储存了不少,数量超过了之前。达到五千八百多。

    一个月后,贾可道耗尽所有底蕴,创造出了一种藤蔓类植物。

    创造的过程自然不用多说。

    但创造出来的种子,却是巨大无比。孟挺须得双手才能够抱住。

    长两尺三寸,宽一尺五寸,厚半尺。

    孟挺将这枚缓缓散发出绿色微光的种子种下后,照例守在了旁边。

    这枚种子发芽的速度似乎有些漫长。足足一周之后,其硕大的嫩芽方才钻出泥土。

    实际上,孟挺一直观察注视着这枚种子的变化。

    与之前那种小草不一样。这枚种子最初生长出来的并不是嫩芽,而是不断向下蔓延的根系。

    待到其嫩芽从种壳里钻出来的时候,其下的根系已经蔓延到地下三百多米处,四周覆盖范围则是超过数万平方米。

    如此一来,庞大的根系给发出的嫩芽带来了丰富的养分。

    嫩芽仅仅钻出泥土不到三个小时,其朝着四周蔓延出去的藤蔓就覆盖了上百亩土地。

    比电线杆还要粗壮的藤蔓茎每隔数米就能够看见一条,之后无数嫩芽从这些藤蔓茎枝上冒出,朝着天空直冲而上。

    待到六小时后,那一百多亩土地上就竖立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

    一根根竖立生长起来的藤蔓完全就是一棵棵大树,二三十米高。

    大树上枝条朝着四周伸展开来,长满了巴掌大小的绿叶,几乎将天上落下的青光尽数阻挡。

    三天之后,忙着制器、炼丹、绘符,忙着打坐清修,看书的弟子们在不经意间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

    待到他们转头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一片树林里开满了白花,风轻轻吹过,树叶晃动,无数花瓣缓缓落下,犹如仙境一般。

    一周之后,白花尽数凋落,留在树枝上的则是指头大小的火红果子。

    这些果子的颜色随着时间一点点变化,最终变成了通体黄色。

    到了这时,一直端坐在树林之中的孟挺方才起身,伸手从树上摘了一粒黄色果子下来,看了看,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微笑。

    见到孟挺都伸手摘果子了,不管是二代,三代,四代还是道童都有些按忍不住了。

    要知道,这里太荒凉了一点,突然有果子可以吃,着实有些吸引人。

    “都来尝尝,记得将种子种下去。”

    孟挺看到一干人等脸上露出的馋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实际上,这种藤蔓只要等其生长开来,就完全不用担心了,任何一根枝条都可以发出一片来。

    当然,这枝条的生长力度是有限的,较之种子生长出来的藤蔓,品质就要差上很多了。

    “好吃!”

    “好香!”

    上百亩藤蔓林所结出的果子足够老君山弟子食用了。

    在吃了几个黄果之后,那些道童却是最先出现反应,他们纷纷脸色一变,便急冲冲的返回了木屋,之后便是一股股恶臭之气传来。

    洗髓净体,便是这种黄果服用之后所产生的效果之一。

    对于这些道童来说,这种黄果无疑于仙果珍品了。

    光服用这么几粒果子,就能够让他们的身体清洗数遍,之后对于修道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未完待续……)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逆鳞    “唐楚阳?!”

    凌紫河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个让他充满恨意的名字,双目死死地盯着撞天牛原本所在的位置,此时撞天牛已经被那个巨大的拳头给砸得飞出了凌紫河的感知范畴。…

    但凌紫河眼下根本就顾不上撞天牛了,看这百丈高空那个洒然而立的飘逸身影,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个俊美的让女人悲愤,年轻的让他们这帮皇二代惭愧的年轻城主,几乎已经成了凌紫河的魔障,每一次想到唐楚阳,凌紫河就觉得浑身堵得慌。

    唐楚阳,一个差点儿破灭的小家族继承人而已,他凭什么最初他们这些皇二代都羞惭绝望的成就?!

    “不错,正是在下!大皇子,咱们还真是有缘啊,在下哪次想打人的时候都能遇到你,你实在是太配合了……”

    唐楚阳嘴角挂笑,但眼神却很冷,冷得让人浑身发寒,自打重生到五行大陆以来,这个世界能让他在乎的事物真的不多,亲人,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也最在乎的财富。

    就在刚才,若是他在稍稍晚到哪怕半息时间,那个大大咧咧,性子火爆,但却极为疼他的宇文爷爷就会直接被打得魂飞魄散,连灰灰都不会剩下!

    失去得之不易的亲人,这是唐楚阳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这是孤苦了一辈子他,绝不容人冒犯的逆鳞!

    “你找死!!!”

    身为长生皇朝的大皇子,凌紫河的身份何等尊贵,哪怕是同层次的其他皇朝的皇子。公主,面对凌紫河的时候也不得不给予最起码的尊重。但这种尊重,他从未在唐楚阳身上感受到过。

    这个该死的。一个破落小家族的继承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从来没有正眼对待过他,这是最让凌紫河愤恨的地方!

    你他妈凭什么?!

    凭什么不尊重本皇子,凭什么看不起本皇子?

    最让凌紫河受不了的就是唐楚阳看向他的目光,就跟看路边的花花草草一样,随意的让凌紫河发狂!

    “我死不死用不着你来提醒,你也不配,不过我知道。你再这么胡搞下去,死的一定是你!”

    唐楚阳的笑容从嘴角铺开,逐渐铺展到整个俊脸上,但他的眼神却越发的冰寒了起来,如果不是有凌紫嫣夹在中间,唐楚阳敢保证,此时的凌紫河绝对已经是个死人了。

    “想杀我?就凭你?!哈哈哈哈……”

    凌紫河仿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嚣张无比地大笑了起来,但大笑的同时。他的身形却猛地几个闪烁,瞬间退到了身后的本方禁制大阵里面。

    唐楚阳虽然在笑,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近乎实质,凌紫河想要忽视都难。他恨不得把唐楚阳碎尸万段没错,但可没打算死在唐楚阳手里。

    尤其是此时的唐楚阳一身寒彻心扉的杀气凝如实质,让凌紫河明知自身修为高过唐楚阳许多。依然不敢停留在原地和他对峙。

    凌紫河嚣张的大小没有影响到唐楚阳,他目光冷冷地盯着依然在大笑的凌紫河。直到凌紫河被盯得头皮发麻,再也笑不下去的时候。唐楚阳这才转头对身后的仓窨和琊熙道:

    “大哥,大嫂,除开此人之外,全杀了!”

    “好!”

    跟着唐楚阳一起出现的仓窨和琊熙微微颔首,一声不响地飞向了凌紫河那边,唐楚阳身上恐怖的杀气自然不可能瞒得过仓窨和琊熙,更何况唐楚阳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意思。

    仓窨夫妻二人虽然不知道自家这个兄弟为何如此愤怒,但这不妨碍他们为唐楚阳出气,既然有人惹兄弟生气了,那便杀了他们出气就是。

    两尊地仙联合出手,凌紫河所率领的众皇二代,王二代和家族二代们组成的联军连最基本的抵抗之力都没有,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仓窨和琊熙连元气都懒得消耗,直接肉身横扫,大杀四方,犹如杀鸡屠狗般轻松。

    “五爷爷,您没事儿吧?”

    唐楚阳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宇文侯身边,方才那一幕给唐楚阳的刺激非常大,也是在宇文侯将死的那一刻,唐楚阳才越发的清楚,宇文侯这些得之不易的亲人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就在方才,唐楚阳差点儿就忍不住把凌紫河给杀了,如果不是突然想到了凌紫嫣,唐楚阳绝对不介意亲手灭了这个大舅子!

    “啊哈哈,爷爷能有什么事?你小子要是再晚来那么一小会儿,说不得爷爷已经把那头蠢牛给宰了!”

    宇文侯尴尬地笑了笑,睁着眼说瞎话的同时,一张老脸也禁不住有些发红,不但脸红了,眼也红了,方才他可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死亡的召唤,唐楚阳要是在晚来那么一刻,宇文侯必死无疑!

    眼红不是因为被死亡给吓到了,而是唐楚阳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意,傻子都看得出来,那股子杀意虽然是冲着凌紫河去的,但这冲天杀意却是因宇文侯而生。

    “小家伙,你好样的!!”

    宇文侯性子大大咧咧,从不是个能够说出细腻话的粗人,虽然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总想要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话虽简单,其内蕴含的感情却浓烈无比,直熏得唐楚阳鼻头发酸,喉咙里禁不住生出一股子被哽住的感觉。

    压下这种以前陌生,现在开始熟悉的感觉,唐楚阳抬头给了宇文侯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得意道:

    “那当然,也看看咱是谁的孙子?哈哈哈,五爷爷,这次孙儿给您带回来不少好东西,等回城之后拿给您瞧瞧……”

    “什么好东西?拿来给爷爷看看!”

    一听说有好东西,宇文侯顿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正想伸手讨要,却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惊异道:

    “咦,不对,你不是和三大隐族闹掰了么?他们怎么可能允许你进入遗迹?楚阳,你手里的东西,不会是从三大隐族那里抢来的吧?!”

    唐楚阳闻言嘿笑出声,一副‘你怎么能这样看我’的模样,语气里却又理所当然,洋洋得意道:

    “嘿嘿,瞧五爷爷您这话说的,我这东西可不是抢的,而是拿的,至于三大隐族,哈哈哈,他们吃的只是孙儿留下的残羹剩饭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