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

    凌紫河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个让他充满恨意的名字,双目死死地盯着撞天牛原本所在的位置,此时撞天牛已经被那个巨大的拳头给砸得飞出了凌紫河的感知范畴。…

    但凌紫河眼下根本就顾不上撞天牛了,看这百丈高空那个洒然而立的飘逸身影,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个俊美的让女人悲愤,年轻的让他们这帮皇二代惭愧的年轻城主,几乎已经成了凌紫河的魔障,每一次想到唐楚阳,凌紫河就觉得浑身堵得慌。

    唐楚阳,一个差点儿破灭的小家族继承人而已,他凭什么最初他们这些皇二代都羞惭绝望的成就?!

    “不错,正是在下!大皇子,咱们还真是有缘啊,在下哪次想打人的时候都能遇到你,你实在是太配合了……”

    唐楚阳嘴角挂笑,但眼神却很冷,冷得让人浑身发寒,自打重生到五行大陆以来,这个世界能让他在乎的事物真的不多,亲人,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也最在乎的财富。

    就在刚才,若是他在稍稍晚到哪怕半息时间,那个大大咧咧,性子火爆,但却极为疼他的宇文爷爷就会直接被打得魂飞魄散,连灰灰都不会剩下!

    失去得之不易的亲人,这是唐楚阳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这是孤苦了一辈子他,绝不容人冒犯的逆鳞!

    “你找死!!!”

    身为长生皇朝的大皇子,凌紫河的身份何等尊贵,哪怕是同层次的其他皇朝的皇子。公主,面对凌紫河的时候也不得不给予最起码的尊重。但这种尊重,他从未在唐楚阳身上感受到过。

    这个该死的。一个破落小家族的继承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从来没有正眼对待过他,这是最让凌紫河愤恨的地方!

    你他妈凭什么?!

    凭什么不尊重本皇子,凭什么看不起本皇子?

    最让凌紫河受不了的就是唐楚阳看向他的目光,就跟看路边的花花草草一样,随意的让凌紫河发狂!

    “我死不死用不着你来提醒,你也不配,不过我知道。你再这么胡搞下去,死的一定是你!”

    唐楚阳的笑容从嘴角铺开,逐渐铺展到整个俊脸上,但他的眼神却越发的冰寒了起来,如果不是有凌紫嫣夹在中间,唐楚阳敢保证,此时的凌紫河绝对已经是个死人了。

    “想杀我?就凭你?!哈哈哈哈……”

    凌紫河仿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嚣张无比地大笑了起来,但大笑的同时。他的身形却猛地几个闪烁,瞬间退到了身后的本方禁制大阵里面。

    唐楚阳虽然在笑,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近乎实质,凌紫河想要忽视都难。他恨不得把唐楚阳碎尸万段没错,但可没打算死在唐楚阳手里。

    尤其是此时的唐楚阳一身寒彻心扉的杀气凝如实质,让凌紫河明知自身修为高过唐楚阳许多。依然不敢停留在原地和他对峙。

    凌紫河嚣张的大小没有影响到唐楚阳,他目光冷冷地盯着依然在大笑的凌紫河。直到凌紫河被盯得头皮发麻,再也笑不下去的时候。唐楚阳这才转头对身后的仓窨和琊熙道:

    “大哥,大嫂,除开此人之外,全杀了!”

    “好!”

    跟着唐楚阳一起出现的仓窨和琊熙微微颔首,一声不响地飞向了凌紫河那边,唐楚阳身上恐怖的杀气自然不可能瞒得过仓窨和琊熙,更何况唐楚阳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意思。

    仓窨夫妻二人虽然不知道自家这个兄弟为何如此愤怒,但这不妨碍他们为唐楚阳出气,既然有人惹兄弟生气了,那便杀了他们出气就是。

    两尊地仙联合出手,凌紫河所率领的众皇二代,王二代和家族二代们组成的联军连最基本的抵抗之力都没有,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仓窨和琊熙连元气都懒得消耗,直接肉身横扫,大杀四方,犹如杀鸡屠狗般轻松。

    “五爷爷,您没事儿吧?”

    唐楚阳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宇文侯身边,方才那一幕给唐楚阳的刺激非常大,也是在宇文侯将死的那一刻,唐楚阳才越发的清楚,宇文侯这些得之不易的亲人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就在方才,唐楚阳差点儿就忍不住把凌紫河给杀了,如果不是突然想到了凌紫嫣,唐楚阳绝对不介意亲手灭了这个大舅子!

    “啊哈哈,爷爷能有什么事?你小子要是再晚来那么一小会儿,说不得爷爷已经把那头蠢牛给宰了!”

    宇文侯尴尬地笑了笑,睁着眼说瞎话的同时,一张老脸也禁不住有些发红,不但脸红了,眼也红了,方才他可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死亡的召唤,唐楚阳要是在晚来那么一刻,宇文侯必死无疑!

    眼红不是因为被死亡给吓到了,而是唐楚阳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意,傻子都看得出来,那股子杀意虽然是冲着凌紫河去的,但这冲天杀意却是因宇文侯而生。

    “小家伙,你好样的!!”

    宇文侯性子大大咧咧,从不是个能够说出细腻话的粗人,虽然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总想要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话虽简单,其内蕴含的感情却浓烈无比,直熏得唐楚阳鼻头发酸,喉咙里禁不住生出一股子被哽住的感觉。

    压下这种以前陌生,现在开始熟悉的感觉,唐楚阳抬头给了宇文侯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得意道:

    “那当然,也看看咱是谁的孙子?哈哈哈,五爷爷,这次孙儿给您带回来不少好东西,等回城之后拿给您瞧瞧……”

    “什么好东西?拿来给爷爷看看!”

    一听说有好东西,宇文侯顿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正想伸手讨要,却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惊异道:

    “咦,不对,你不是和三大隐族闹掰了么?他们怎么可能允许你进入遗迹?楚阳,你手里的东西,不会是从三大隐族那里抢来的吧?!”

    唐楚阳闻言嘿笑出声,一副‘你怎么能这样看我’的模样,语气里却又理所当然,洋洋得意道:

    “嘿嘿,瞧五爷爷您这话说的,我这东西可不是抢的,而是拿的,至于三大隐族,哈哈哈,他们吃的只是孙儿留下的残羹剩饭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863-864章 、一剑破万法    ps:感谢书友1凡人迷1的588打赏,感谢书友水晶坠的100打赏。∈

    深渊位面在星界虚空里的位置乃是变幻不定的,因而出现在金色大船的航线上,倒也不算出奇。

    但孟挺此时已开始全身戒备,没法,相对于那些神明的国度而言,深渊位面应该更加危险一些。

    毕竟在星界虚空之中旅行,大多数的神明国度,只要你距离神国太近,那么神明就不会理会,但深渊位面就不同了,里面那些大恶魔就算你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会主动攻击路过的旅人。

    “大家注意戒备。”

    孟挺并没有刻意绕过深渊位面,对于他来说,或是那些大恶魔主动出动,让弟子们实战演练一番也未尝不可。

    听得孟挺如此一吩咐,金色大船上的弟子们也纷纷停住了自己手上的事情,从乾坤袋里取出了自己的符箓、灵器,将目光转向了那个不断靠近的深渊位面。

    从金色大船现在的航向上来看,金色大船将会从距离深渊位面大概两百个标准神国的位置穿过。

    所谓的标准神国乃是贾可道对于星界虚空里距离的一个恒定值。

    大概长度就是一位弱等神力的神国直径,当然,这个长度是极为模糊的,但对于星界虚空来说,已经算是比较精确的定位了。

    两百个标准神国的距离,也不算近,但也不算远,对于金色大船来说,就比较远了,但对于深渊位面来说,这个距离很近。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也证实了孟挺的判断。

    实际上金色大船靠近深渊位面还有三百多个标准神国距离的时候,那深渊位面就微微一震,一缕缕黑色雾气就从深渊位面里冲出。朝着金色大船延伸了过来。

    当然,从金色大船这个角度看出去是一缕缕黑色雾气,但实际上,那一缕缕黑色雾气都极为庞大,其内却是挤满了一队队各种各样的恶魔。

    而在这一缕缕黑色雾气后面,则由无数黑色烟雾形成了一张巨大的恶魔之脸。

    “恶魔主君!”

    孟挺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这倒是没有想到的,这艘由符箓化成的金色大船居然会引来恶魔主君的注意。

    当然,孟挺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唯一担心的就是金色大船上的弟子。

    这些弟子基本上就是老君山精华所在了。一旦受到损伤,将会对老君山造成极大的损失。

    “灵元准备出击!师兄为你掠阵!”

    孟挺脑海里千丝百绪,转眼之间便朝着蔡银玲吩咐道。

    蔡银玲点了点头,檀唇轻吐,一道九寸有余的银光随即从口中喷出,悬浮在头顶,凝而不发。

    见到孟挺如此吩咐,船上的一干弟子纷纷戒备了起来,他们可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在异界里,多多少少都经历过不少战斗了,对恶魔极为熟悉。

    因而此时他们从乾坤袋里取出的符箓,灵器等等基本上都是破邪专用。

    甚至于有两名三代嫡传弟子此时已经激活血脉。化身为两名手持雷钉,雷锤的巨人,周身电光闪耀,看上去气势逼人。

    这两个三代嫡传弟子所显化出来的血脉乃是普化天尊后裔。这普化天尊的全称乃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乃是天庭雷部之主,众多雷神。雷公电母之首,专司惩罚邪恶。

    每当凡间有大妖度千年之劫时,雷公电母就会踏云出现,激发雷电,击杀妖孽。

    因而要说这破邪最厉害的血脉,就算是这普化天尊后裔血脉了。

    另外还有一些弟子则是放出了自己豢养的灵兽。

    其中就有赵小卒,这赵小卒,大家都知道,乃是明道的大弟子,未来的观主候选。

    像这样的精英弟子原本是应该放在明道身边锻炼的话,不过明道却将其送往新界,算是替师父给明阳师祖侍候尽孝了。

    赵小卒秉承孟挺这一脉,专精符箓一道,又收复了蚂蚁母妖,这些年时间里,赵小卒对于符箓一道的研究倒也不少。

    此时他放出的蚂蚁妖兽,个个后背都闪烁着由一丝丝雷光组成的符文光芒。

    这全靠赵小卒在蚂蚁母妖体内刻画的数十个符阵。

    这些符阵刻画在蚂蚁母妖体内,实际上对蚂蚁母妖并没有多少用处,但却能够对其产下的蚁卵起到一种影响,能够让蚁卵孵出的蚂蚁妖兽从诞生之日开始就天然拥有一种雷电符阵的威力。

    这就好似一些乌龟在岁月渐长之后,龟壳上会长出一些符文纹路来一个道理。

    当然,这种雷电符阵的效果有强有弱,弱的就只有五雷符的威力,而强的则可能与春雷符差不多,并且当蚂蚁妖兽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其后背的雷电符阵则能够相互振幅,使得释放出来的雷电之力更为强悍。

    赵小卒这一口气所放出的蚂蚁妖兽足足超过了三千之数,算是不少了,还好,金色大船此时开始自行膨胀了起来,否则的话,那些蚂蚁妖兽恐怕大部分都要被挤下船去。

    对于这些蚂蚁妖兽来说,星界虚空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失去了金色大船的保护,它们那强悍的生命力也仅仅只能维持很短的生命时间。

    黑色雾气延伸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拦在了金色大船前进的线路上。

    嗯,如果孟挺愿意退缩,绕道的话,那些黑色雾气压根就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也是恶魔很少从深渊位面里直接进入星界虚空猎杀其它智慧生物的原因之一。

    毕竟就算是恶魔贵族,只要不是恶魔主君,来到这星界虚空之中,都会受到较大的影响,而若是凭借深渊位面延伸出来的黑雾保护的话,那么在机动性上就要差上很多了。

    孟挺很快便将金色大船的指挥权交给了一个三代嫡传弟子,而自己则在身前伸出指头绘制了起来。

    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凭空绘符的速度并不慢。前后不到二十息时间,一道带着金色光芒的符箓就浮现了出来。

    “雷霆万顷!镇魔破邪!急急如律令!”

    孟挺口中轻喝,右手并指向前一指,那道金色符箓随即朝着不断逼来的黑雾飞了过去,刚刚飞出金色大船范围就剧烈燃烧了起来,其上火焰却是金色中带着一丝丝蓝色。

    随着金色符箓燃烧殆尽,一声震天吼叫响起,一头全身由雷电组成的游龙就从那符箓灰烬之中浮现出来,片刻之后就一头钻入黑雾之中,巨口一张。一排排雷电随即生成,喷吐出去。

    那些恶魔哪里知晓自己惹到了了不得的敌人,还寻思着自己登上那艘金色巨船之后,能够品尝一下人类的血肉,就听到一声吼叫,就感觉全身发麻,无法动弹,而下一刻便是一道道雷电落下。

    转眼之间,排列黑雾里最前面的恶魔就被这头雷电游龙清理大半。就这么一会,足足有数万恶魔被雷电化为灰烬。

    当然,对于黑雾之中的恶魔来说,这些被雷龙击杀的恶魔仅仅只是炮灰罢了。

    就算是那位恶魔主君手下恶魔无数。也不可能将那些强大的恶魔排在最前面。

    转眼之后,黑雾之中的恶魔便开始反击,带着各种光彩的类法术就朝着雷龙飞去,与雷龙相撞之后。化为无数五颜六色爆开的烟花。

    毫无疑问,不管这些恶魔的类法术是强是弱,在击中雷龙之后。都会对冲削弱雷龙的雷电之力。

    何况这些出手的恶魔数量太多了,转眼之间便有数十万恶魔出手,这样庞大的数量,对于雷龙的伤害可不小。

    很快,雷龙那长达百米的躯体就缩水了大半,虽说雷龙依然不断喷出雷光,但之后没多久,这条雷龙就化为一团爆裂开来的雷光,随着这团雷光朝着四周扩散出去,雷龙也自然化为乌有。

    当然,就算是如此,这条雷电游龙前前后后击杀的恶魔数量也超过了十万之数。

    这便是一位道行抵达了炼气化神上层的强大修道者的实力,仅仅凭空绘制了一道雷龙符,便击杀了十万恶魔。

    当然,这雷龙符也不是寻常修道者可以绘制的符箓。

    道行没有抵达炼气化神上层,是没可能绘制这道符箓的。

    让那些黑雾中恶魔惊恐的是,就在这条雷龙被击杀的同时,从那金色大船不远处又钻出了一条由雷电组成的游龙,张牙舞爪的朝着自己这边扑来。

    这雷龙符与神雷府君符有些差别,其威力较之神雷府君符差上不少,但胜在能够快速绘制,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再适合不过了。

    反观那神雷府君符,虽说炼气化神中层就能够绘制,但所需要的绘制时间有些多,如果不是提前就绘制好符箓的话,在对阵之时绘制,未免会被敌人搞得手忙脚乱。

    见到又一条雷电游龙飞来,位于黑雾较后位置的一些大恶魔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些大恶魔都是恶魔主君手下的恶魔贵族,此次出击的恶魔基本上都是它们城堡里的军队,若是在这里损失过大的话,恐怕以后的势力范围会受到很大削弱。

    呵呵,那位恶魔主君可不会补偿它们的损失,深渊位面里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即便这些损失都是因为恶魔主君的命令所造成的,只要你一旦虚弱了,那么四周那些凶恶的恶魔贵族就会好似饿狼一样扑上来,将你分尸!

    就这么简单。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恶魔主君的命令,但之后,你唯一可以考虑的问题就是自己想怎么死罢了。

    这一次,那些恶魔贵族出手了,一道道威力巨大的类法术,化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流光就撞击在雷龙身上。

    而恶魔贵族们联合出手,使得这条雷龙没能干掉多少恶魔就爆成了一团雷光,虽说爆成雷光之后,依然击杀了不少恶魔。

    但也可以看出,这些恶魔贵族已经掌握了雷龙的弱点,那就是对于攻击全盘照收,等到无法承受的时候,就会很快爆炸消失。

    没法。这个弱点是没法避免的,要知道雷电这种存在原本就不是一种稳定的存在模式,尤其组成的雷龙,能够承受那么多攻击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而随着第二条雷龙被击爆,金色巨船上的弟子们也开始纷纷出手了。

    各种各样的符箓,灵器好似雨点一样的射出去,有些直接化为体型巨大的猛兽,扑入恶魔群中厮杀,有的化为手持兵器的天兵天将,还有的则是直接在恶魔群中爆炸开来。化为无数雷光,一片片的收割着恶魔的生命。

    对于这些攻击,那些恶魔贵族倒没有出手,攻击的频率太高了,并且威力也没有雷龙那么大,至少这些恶魔贵族感觉自己需要对付更厉害一点的敌人。

    当然,这也不排除它们的类法术攻击距离要弱于从金色巨船上射出的符箓和灵器。

    到了这时,一直闭着眼睛的蔡银玲猛然睁开了眼睛,悬浮在其头顶上的那道银光瞬间便消失不见。

    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黑雾深处。

    一剑破万法!

    仅仅一瞬间时间,便有数十头恶魔贵族被银光从胸腔中穿过。

    即便有恶魔贵族发现了银光的到来,但也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银光穿过自己身体。然后自己的身体就朝着上下分裂开来,再也无法合并。

    蔡银玲的飞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穿刺攻击。

    实际上,这些恶魔贵族都是它们的投影。

    即便是恶魔主君,也没可能逼着这些恶魔贵族出动真身去送死。

    但让这些恶魔贵族惊骇无比的是。当那道银光穿过它们投影身体时,自己在深渊位面城堡里的本体竟然也随之出现了伤口。

    一些倒霉恶魔贵族的本体就这样直接倒毙在城堡之中,引得城堡内一阵大乱。而运气好一点的恶魔贵族,也是身受重创,同样引得城堡内一阵大乱。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在深渊位面里,背叛一直都是主旋律,因而在城堡之主死亡或者受到重创的时候,其手下实力强悍的大恶魔因此生出一些不轨之心,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在发现那银光的恐怖之后,尚未被攻击到的恶魔贵族顿时慌乱了起来。

    谁也不愿意就这样挂掉,但若是撤回投影的话,又将面对恶魔主君的恐怖暴虐。

    说实话,这些恶魔贵族还从没有这样为难过。

    当然,胆大包天的一些恶魔贵族压根就没有犹豫,其出现的投影转眼之间便自行崩溃消失。

    略微迟缓一点的恶魔贵族还好一点,尤其是那些企图攻击银光的恶魔贵族,直接就引来了银光的攻击。

    当然,在最后坐镇的恶魔主君怎么也不可能任由那道银光四处击杀自己部下,虽说恶魔主君的地位很难会因为部下大量伤亡而受到影响。

    但恶魔主君也是要面子的。

    “呲!”

    一股浓郁得近乎实质的黑雾带着庞大的威势,朝着银光卷去,同时,几乎所有的魔贵族都争先出手,无数威力强大的类法术就朝着银光轰去,企图配合那黑雾将银光困住。

    见到这一幕,蔡银玲不由得冷哼一声,那道看上去四面楚歌的银光转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到了黑雾最深处,从那黑雾组成的恶魔主君那张巨脸上穿过。

    “啊!”

    随即便是一声在灵魂深处响起的痛嚎传来,这一声痛嚎带着无穷的魔力,瞬间将金色巨船笼罩。

    这是恶魔主君发出的痛嚎,仅仅这一声,其威力就超过了九级法术女妖之嚎,而其范围之广,却不是女妖之嚎所能够比拟的。

    眼看这声痛嚎就要钻入金色巨船,那金色巨船之上却是金光闪耀,将这痛嚎声挡在了外面。

    当然,将这声痛嚎挡住之后,金色巨船也被其中产生的冲击力,硬生生的退出了很长一段距离。

    在星界虚空之中,距离是很难具体测算的,或许金色巨船这一退,已经退出数千公里之远。

    银光此时已经将黑雾凝聚的恶魔主君之脸切成了两半,而这种伤害直接作用在了恶魔主君本体之上。

    深渊位面第一千七百八十一层面。

    这是一个寒冰的世界。

    无边无际的冰雪覆盖了整个层面,甚至于贯穿整个层面的冥河两岸都是形态各异的巨型冰块。

    一头头形态各异。皮肤冰蓝色,口鼻之中时不时喷出冰晶寒气的恶魔在冰雪之上活动着。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层面,毫无疑问,在深渊位面属于一个比较奇特的层面,或许说绝无仅有的层面。

    在这个层面最中心处,一座由无数巨大冰块堆积起来的巨型城堡耸立着,四周犹如鹅毛一般的雪花不断落下,将这里点缀得雪白一片。

    这里乃是一千七百八十一层面的核心地带,在城堡四周的冰原上,一队队全身被寒冰尖刺覆盖的寒冰刺魔来回巡逻着。任何胆敢闯入这里的外来者,都将会受到这些顶级恶魔的追杀。

    “该死!”

    一声高昂无比的恶魔语从巨型城堡内响起,顿时城堡四周不断落下的冰雪骤然出现了变化,那些飘落下来的雪花变成了拳头大小的冰雹砸落下来。

    就算是那些正在四处巡逻的寒冰刺魔也不敢正面抵御这些冰雹。

    这是残暴而凶恶的弥撒斯奥古奇的愤怒!

    作为一千七百八十一层面之主,所有寒冰刺魔的始祖,附近十二个层面的征服者,恶魔主君弥撒斯奥古奇的力量太强大了。

    这种强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于还要超过那些神明。

    仅仅只是它的惊怒,就使得一千七百八十一层面大部分地方气候出现了剧烈变化。

    弥撒斯奥古奇大人太强大。太残暴,太变态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恶魔在心头赞美着这位几乎可以被称为恶魔偶像的强悍存在。

    但实际上,在那座巨型冰雪城堡之中。一头全身超过百米,浸泡在蓝色液体之中的恶魔正在痛嚎着。

    “该死!”

    一道裂痕出现在其面容上,直接将其面孔劈成了两半,无数冰渣好似具有生命一般。不断从裂口两侧朝着中间汇聚过去,企图将伤口愈合,但每当无数冰渣即将成功合拢的时候。那道裂痕之中就会冒出一道银色,瞬间将那些冰渣击溃。

    这便是蔡银玲那把飞剑攻击黑雾恶魔主君之脸所带来的后果。

    实际上,那黑雾如果是恶魔主君的投影,现在恶魔主君的伤势将会严重十倍以上。

    还好,恶魔主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深渊位面意识的代言人,因而恶魔主君当时所变化出来的黑雾之脸,实际上是借用了深渊位面意识一部分力量。

    同理,当黑雾之脸受到飞剑攻击的时候,所带来的伤害,也被深渊位面意识承担了相当一部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这头恶魔主君所受到的伤害就不仅仅如此了。

    当然,在恶魔主君弥撒斯奥古奇眼中,这样的伤害是从未遇到过的。

    一时间,暴怒、恐惧汇聚在一起,使得它迟迟没有做出报复的决定。

    没法,对于一向狂妄自大惯了,从没有人挑战过自己的弥撒斯奥古奇来说,对方的攻击居然能够沿着那一丝几乎不可见的联系落在自己本体之上,足以让人惊恐了。

    这就好比一贯横行为恶,从没有遭遇过反抗的恶霸一般,一旦有人开始反抗,并且抓住了他的要害,那么终日不安就成为必然了。

    弥撒斯奥古奇尚在犹豫之中,而金色巨船则是带着周身金光冲入到黑雾之中。

    此时的金色大船就好似一头全身布满了利刺的刺猬,不断朝着四周包围上来的恶魔发动着攻击。

    一头头身上带着符文光华的妖兽顶在了最前面,它们在巨船的金光保护范围内能够自由行动,因而凡是冲入金光范围内的恶魔,一瞬间便会被数头以上的妖兽围攻。

    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闪电饱和攻击,弱一点的恶魔瞬间就被秒杀。

    若是扛过了这顿闪电攻击,那么就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嫡传弟子盯上,各种灵器,符箓乃至于神通攻击就会好似雨点一般落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