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着神元宫这五名七阶王者动手,原本被凌紫河那边两万多人反压过来的气势,再次被神元宫千余弟子给压制了下去。↖

    “侍卫长,把那件东西拿出来,给我杀!!”

    凌紫河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了,两万多名修士居然被神元宫千余子弟压着打,身为长生皇朝的大皇子,他何曾遇到过这么憋屈的战斗?

    凌紫河手里的底牌并不少,在潮汐山这么个动不动就是死战的残酷小世界,没点儿底牌早晚得交代在这里,更何况凌紫河可是出身顶尖皇朝当中,自身岂能一点底蕴也无?

    “大皇子,拿东西是咱们留着守护城池的,若是现在就动用了它,等您接任城主之位后,咱们就没有底牌守护城池了!”

    侍卫长是和凌紫河一起长大的孤儿,长生皇朝里但凡能够配发到皇子公主身边的侍卫,大都是长生皇朝自各地收拢回来,资质不俗的孤儿,以及平民家里的孩子。

    这些人从小就被带到皇族内,和皇子公主们一起成长,自身前途性命和皇二代们息息相关,能在凌紫河手底下担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侍卫长,自然是凌紫河最为信任的人。

    “李威,你看看这些废物们,不用那东西的话,咱们的人一会儿就要死光了……”

    凌紫河并未因为侍卫长的反对而生气,他目光闪闪,边说,边抬手向着身边四周比划了一下,侍卫长李威顺着凌紫河手臂一看。顿时目光一凝。

    这才不过十几息的功夫而已,在神元宫那边的五位七阶强者加入战斗后。他们这边在有禁制保护的情况下,居然又被杀掉了数千仆从军。总人数已经不足两万了。

    “落月城,怎地突然变得这般强大?!”

    入目所见的场景,让李威有些难以置信,他们带来的仆从军好歹都是经过了皇朝,王朝的二代们武装过的,随便一个拉出来,都是在同阶里能够以一敌十的精英。

    但此时此刻,在神元宫那边不要钱的将符猛砸下,这些精英仆从军就像被杀鸡宰鸭一般。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在铺天盖地的法术攻击下,这神元宫的实力也未免太强悍了吧?

    “唐楚阳破坏了人族各个实力之间的规则,大肆向那些散修供应守护神形象画谱,大陆上被卡在大圆满境界的修士何止千万?想要短时间内组织一股势力并不难,难得是怎么保持住他的强大!”

    凌紫河的回答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但李威几乎是和凌紫河一起长大的,对他的行事作风极为了解,眯眯眼,心里明白了凌紫河的意思。

    确实。在拥有大量守护神形象画谱的情况下,想要招揽人手并且短时间内壮大势力一点都不难,真正难的是怎么把这种强大保持下去,成王败寇。说得就是这种情况了。

    以落月城现在的情况下,只要撑住了各大势力的打压,今后的唐家必然能一飞冲天。直接从边外小家族跃升到大家族,乃至于顶尖大家族的级别。

    可惜。这种事情要是那么容易的话,大陆上的顶尖家族就不会只有那一小撮人了。也不会仅仅只有四大皇朝称雄大陆。

    可是如今落月城成长得如此迅速,尤其是现在,只凭千余神元宫弟子,竟然打得长生皇朝等十几个国家势力半点脾气都没有,这让李威不得不担心,他有些担忧地冲凌紫河道:

    “大皇子,依照落月城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任由他们发展下去的话,恐怕整个潮汐山也没人能够压制得住他们啊……”

    “哈哈哈!!!”凌紫河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张狂无比地大笑了几声后,这才抬手指了指对面的神元宫子弟们,极为不屑道:“就凭他们?!”

    “李威,你太高看落月城了,也太小看大陆上的那些传统势力了,五行大陆虽然广袤到近乎无边无际,但真正能被传统势力拿到手里的资源统共就那么多,

    咱们自家用都嫌不够,岂会再让人来分享?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对付落月城,明明是人族内讧,等同是在间接削弱人族实力,但天皇皇朝,霸神宗等顶尖存在虽然没有参与,但并未出手阻截么?”

    “这个……”

    李威虽然也是接受皇家培养而长大,但他擅长的只是战斗和管理下属,说到大局观,他和凌紫河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凌紫河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之所以这般卖弄,不过是被落月城强大的实力给打击的有些郁闷,想从身边的侍卫长身上找一点优越感而已,所以他也没指望李威回应,直接继续道:

    “因为不论是天皇皇朝,还是霸神宗,又或者生佛寺,他们都不会愿意大陆上平白多出一个竞争者出来,尤其是唐家这般不遵守大陆上约定俗成的规则,肆意将守护神画谱供给散修!”

    “咱们凭什么能够成为人上人?长生皇朝有凭什么成为四大皇朝之一?无他,资源而已,天石地晶是资源,元晶,灵符,灵丹和灵器,这些全都是资源,咱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咱们有的,大部分人没有!”

    “但在修士界,要说最最重要的资源,非‘守护神形象画谱’莫属!修为境界再高,在没有守护神的情况下,实力肯定要大打折扣的,一个没有契约五阶守护神的小天位修士,

    咱们随便出一个四相境的精英,就能轻易干掉他!大陆上流通的低阶守护神形象画谱并不少,像咱们长生皇朝,金币,金票上都印有数十种一二阶守护神形象图。

    但三阶以上的守护神形象图就很少了,至于五阶以上的守护神形象图,更是只有中型以上的家族才有,为什么?因为这东西大家都需要,所有都知道只要有形象图,就可以一步登天!”

    凌紫河似乎有些说上瘾了,不过他并未沉浸到这种自得的情绪当中,看到场中己方的情势越发的不利,凌紫河只能意犹未尽地摇了摇头,摆手冲李威道:

    “先不说这些了,把东西拿出来,我也不是要用多久,只要把带头的几个收拾里,那些神元宫的子弟不过都是些土鸡瓦狗罢了……”

    “是!皇子殿下!”

    虽然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李威见凌紫河一脸自信满满,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抗命,只能无奈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857-858章 、阴阳二气井    要说这阴阳二气井的附近也不是常人所能够待的地方。》

    仅仅看龙沂水一过去,身上便是数层光辉闪亮起来就知道,道行差一点的家伙恐怕只要靠近,就会立马被那悬浮在井口的一丝丝青气直接化为灰烬。

    龙沂水也不敢在井口处多待,伸手就将自己平时用来装酒的太湖瓶取出,在井中满满装了一瓶青色液体。

    这太湖瓶虽说并不是真的能够装下整个太湖的水,但装入数千吨美酒是没有问题的,要知道,这太湖瓶可是龙沂水花了大价钱,请张庆明出手炼制的一件顶级灵器。

    用张庆明的话来说,这个太湖瓶恐怕是自己近几年来的杰作了,想要再炼制一件同样品质的出来,恐怕在十年内都没可能了。

    太湖瓶没有什么其它能力,唯一的能力就是其内容量极大,并且能够将各种美酒按照类别不同自行分隔开来,还有一点就是随着时间延长,装在里面的美酒将会变得加倍的醇香可口。

    就算是一些最劣等的酒水装进去,不出一年时间就会变成香味四溢的顶级美酒。

    总之这玩意对于酒鬼来说,简直就是无上神器,就算是拿一件神器来换,估计龙沂水也不会点头的。

    但仅仅在井中一灌,瓶子就满了,着实让龙沂水有些吃惊。

    嗯,只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龙沂水发愣的时候,体外微微的刺痛,让龙沂水将太湖瓶抓在手里,就迅速离开了井口范围。

    龙沂水刚一离开,张庆明就扑了过去,双手各自抓着一个黄皮葫芦,就朝着井水里浸入。

    但此时的龙沂水已经感觉有些不妙了。

    随着那太湖瓶离开井口范围,龙沂水就能够清楚感受到太湖瓶内骤然产生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张力。这股张力力量之大瞬间就接近了太湖瓶所能够承受的上限。

    “太上灵神,应变无停,驱邪束魅,镇压邪冥!急急如律令!”

    龙沂水顿时大惊,哪里还顾得上其它,口中疾声念诵数句,随即便想要将那太湖瓶内骤然暴增的压力给镇压下去。

    要说龙沂水的努力并不是没有结果的。

    随着这一段咒文念诵起来,一圈金光随即便在太湖瓶上闪现出来,形成了一支金色的小手握住了太湖瓶,片刻之后金色小手便融入太湖瓶内。

    随着金色小手融入。太湖瓶内的压力骤然减轻。

    但让龙沂水绝望的是,这金色小手所起到的作用仅仅维持了不到两秒时间,之后,压力再度膨胀,转眼之间便超过了太湖瓶所能够容纳的程度。

    到了这时,龙沂水也不敢握住太湖瓶了,不得不将其向外一丢。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那太湖瓶刚刚飞出不到百米,就骤然爆炸开来。无数灵气混合着太湖瓶炸裂开来的碎片就朝着四周溅射开来。

    要说着太湖瓶爆炸的威力可不小,但就在太湖瓶爆炸的同时,一股青气卷来,所有喷射出来的灵气与碎片都尽数被卷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的不说,光在这八景宫内,超过一定范围的力量波动都会被尽数镇压下去。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龙沂水这些家伙就要吃些苦头了。

    要知道。就在龙沂水的太湖瓶爆炸之后没几秒时间,张庆明的如意锦囊也同样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接下来,孟挺的这些师弟都不信邪。一个个上前企图从井里将青色液体取走,但下场都一样,任何用来盛装青色液体的器皿,不管是灵器还是次等仙器,都统统在离开井口一定范围后爆炸开来。

    到了这时,张庆明一群人方才知道,这阴阳二气井的青色液体就目前来说压根就没法取出。

    的确,没有能够盛放这种青色液体的器皿,就不可能取走这种青色液体。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次仙器级别以下的器皿是没可能了。

    要知道,光张庆明一人,损坏的次仙器就有两件,顶级灵器三件,如果不是孟挺出言制止的话,恐怕这张庆明都要走火入魔了。

    至于其他人至少损失了一件顶级灵器。

    这个损失也不算小了。

    除了贾可道之外,他的这些徒弟里,以张庆明的制器道行最高,但即便是张庆明也不敢说自己多少时间就能够炼制一件顶级灵器,次等仙器出来。

    毕竟到了顶级灵器以上,想要炼制出来,所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珍贵材料,更需要运气。

    运气不好,十套材料都可能无法炼制成功一件,运气好的话,或许两三套材料就能够炼制出来。

    至于失败,必然是大部分材料尽数被摧毁,毕竟这制器一旦失败,最大的可能就是器胚直接报废,而制成器胚的材料,是没可能重新炼制回收了,只能充当炼制低一级灵器的材料。

    这是必然的,在制器失败的时候,那些材料即便是会受到一些影响,使得品质降低。

    简单来说,一枚恶魔伯爵的完好魔核,在制器失败之后,其剩下部分一般会掉落到恶魔男爵的程度。

    就这样一来,材料的价值就会损失九成以上。

    肉痛!

    心痛!

    心头狂念道德经,玉皇心印经等等之类宁心静气的道经,这便是张庆明等人端坐在青石板上的举动。

    不肉痛是不可能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稳固心境,镇压心魔。

    对于流青云这些道行高深的修道者来,心魔很难被勾动,一旦勾动之后,就很难镇压下去。

    毫无疑问,这就是修道者的生死关。

    稍有不慎,轻则走火入魔,道行倒退,重则道行全毁,命丧黄泉。

    说实话,当流青云等人发现自己心魔竟然被勾动,不由得吓了一跳。另外对大师兄多少有点怨恨,怨恨大师兄居然不提前提醒自己。

    但随着流青云等人的心魔被勾动,那八景宫前的太极八卦图上随即便飞出数滴黑白相间的墨汁,落入流青云等人额间消失不见。

    那数滴墨汁滴入之后,流青云等人之前连道德经都镇压不住的心魔,骤然消散,心头不由得一阵祥和,那股怨恨之气也随之消失。

    “多谢师尊相助。”

    到了这时,流青云等人若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就是傻子了。

    毫无疑问。看大师兄脸上的笑意,流青云等人就知道,恐怕大师兄也曾经遭过这一劫。

    神清气爽!

    就好似从生下来到现在为止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尽数荡然无存。

    流青云等人也知道,经过这一劫之后,自己的心境要比以前稳固太多了。

    别的不说,这心魔恐怕就很难勾动了。

    如此一来,对于修道的好处就不言而喻了。

    贾可道脸皮微微一笑,眼睛不曾睁开,依旧好似一幅睡着了的模样。

    见到师尊没说话。只顾着自己清修,流青云等人也有些纳闷了。

    师尊叫我们来干什么?

    “大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将外面的土地修整一下?”

    张庆明是个闲不住的人,在这里暂时是没法制器了。制器的动静太大,偏偏见到八景宫外面的土地颇为有些荒芜,不由得向孟挺提议道。

    孟挺呵呵笑了笑:“你不好受打坐清修,却去管外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孟挺倒也没有阻拦,只是让张庆明去试试。

    张庆明得到大师兄的许可,心头有些欢喜。要说他是准备在外面的土地上种植一些药材。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等师尊醒转过来,自己也好表表功。

    毕竟在张庆明的眼里,外面那些绿草地实在有些太荒芜了。

    “还有谁愿意去的?我这里种子有多的。”

    张庆明朝着师兄弟们吆喝了一声。

    孟挺是大师兄,随时等候着师尊的召唤,再说了之前他已经试过了,自己从地球带来的种子压根就不没法种植,因而双目垂下,根本就不去理会张庆明。

    至于流青云正在绘制符箓,他想要用符箓将那阴阳二气井里的青色液体取出,正忙着呢。

    至于龙沂水等等人也是各有事情要忙,蔡银玲端坐在那里,喷出飞剑,企图用新界外围的青气,也就是混沌之气来淬炼飞剑。

    最后,唯独郑羽梦从地上跳了起来,欢天喜地的跟着三师兄出去了。

    这郑羽梦之前还担心着被师尊处罚,结果到了这新界八景宫里,师尊都没怎么注意到她,使得她的心性又活跃了起来,无奈在这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唯一的阴阳二气井居然将她的心爱之物给炸掉了。

    百般无聊之下,就算是张庆明不吆喝,她也要出去玩了。

    出了八景宫,郑羽梦就想要离开新界,去星界虚空看看。

    可让郑羽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新界能够进来,却无法出去。

    张庆明倒也不敢招惹这个小祖宗,只是在一旁劝道:“想要出去,恐怕须得师尊开恩才行。”

    郑羽梦一听这话,顿时就焉搭了下去,嘴里有些小声:“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张庆明也不多话,将地上的青草清理了一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里怎么是沙砾地?”

    孟挺当初也看走了眼,这张庆明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即便是沙砾地,张庆明也不用担心种不出药材来,自己炼丹的时候,炼了一些肥料丹,正放在乾坤袋里,足以将这片沙砾地变得肥沃起来。

    招出黄巾力士,挖坑,将种子洒下。

    张庆明原本打算招来几片雨云的,谁想知,在这新界之中,招来的雨云压根就不太听指挥,一阵狂风暴雨落下,直接将种下的种子,尽数冲了出来。

    见张庆明忙着种药材,郑羽梦眨巴了下眼睛,缠着张庆明要了一些种子,自己跑到一边去种了,嘴里还嚷着要与张庆明比赛一番。

    但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

    不管是张庆明还是郑羽梦,最终还是焉搭着脑袋回了八景宫。

    “怎么了?药材种出来了?”

    蒋和义在众师兄弟里卦算数第一。但眼力劲就差了不少。

    用张庆明的话来说,这小子若是出去摆地摊的话,恐怕连自己肚子都喂不饱。

    听了蒋和义的询问,郑羽梦倒是抢先回答了:“什么啊,外面就一沙砾烂地,别说种药材了,我看野草都没有多少。”

    众人一听,有些不信。

    按照惯例来说,任何一个新世界在开创初期,都是极为富饶的时候。

    什么天材地宝应有尽有。只是随着世界的不断发展,扩展,那些天材地宝才会缓缓减少的。

    结果等到众人出门查看一番之后,才发现的确如同郑羽梦所说的一样。

    观外数百亩土地尽数都是沙砾地,上面就长着一些青草。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看不出其中的奥妙。

    流青云,赵天亮两人跟着众人走出观门,就在师兄弟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两人却趴在地上拔起一根青草,仔细观察了起来。

    看到流青云两人的举动。张庆明倒是笑了:“我说,你们两个难道还想将这野草看成仙草不成?”

    流青云没有说话,而一贯喜欢与张庆明抬杠的赵天亮却跳了起来:“福生无量天尊!三师兄,你倒是说对了。”

    “仙草?别开玩笑了。这若是仙草的话,我全都吃下去。”

    张庆明说话倒是滴水不漏,真要是仙草的话,恐怕大家都抢着要了。哪里舍得吃下去,不过他的话倒也明白,如果不是仙草的话。那么就是赵天亮吃下去了。

    众人在一旁看热闹,他们并不建议看谁吃草,反正在这里着实有些无聊,光是清修也有些无趣,看这两个家伙斗嘴,也算是一种娱乐了。

    尤其是郑羽梦最为兴奋,挥舞着拳头给两人加油,看那模样,颇有几分恨不得双方直接吃草比胜负的想法。

    流青云此时也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恶狠狠的瞪了赵天亮一眼。

    赵天亮呆愣了一会之后,顿时脸色有些古怪,也没有继续与张庆明斗嘴下去,而是与流青云一起将四周的青草拔起,小心翼翼的放入乾坤袋中,他们并没有招出黄巾力士来帮忙,似乎担心黄巾力士将草给拔坏了。

    “嘿,二师兄、四师弟,你们还真准备吃草啊?”

    张庆明乐了,他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得理不饶人。

    但让张庆明奇怪的是,赵天亮此时压根就不与他搭话,专心致志的拔草。

    这一幕怪状,让张庆明笑不出来了,他倒是想要拔起一棵草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但面子上又有些过不去,担心被人嘲笑。

    毕竟之前流青云两人拔草的时候,他可是幸灾乐祸,得意非凡。

    随着时间的流逝,流青云,赵天亮两人拔掉的草也有不少了,一亩多地被拔了个干净。

    毕竟光凭双手去拔草,又要不将草根拔断,这种速度自然不会比挖人参快上多少。

    见流青云,赵天亮拔了这么久时间都没有休息一下,众人有些疑惑了。

    要说赵天亮企图将大家骗去拔草,借机嘲笑的话,流青云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再说了,两人都拔了这么久了,若是一个骗局的话,也用不着这么卖力吧?

    郑羽梦则是最早心动的人,凑到流青云身边,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小嘴巴里更是甜:“二师兄,这真是仙草?二师兄,您就告诉我吧,二师兄……”

    流青云对于郑羽梦的撒娇战术颇为有些头痛,再说了,这丫头上来就抱着自己胳膊,让自己压根就没法继续拔草。

    如此,流青云不得不附耳一番。

    几个师兄弟竖起耳朵企图偷听到什么,可流青云怎么会不注意这一点,结果想要偷听的压根就没有听到什么内容,反倒是被郑羽梦白了几眼。

    但等到流青云说完,郑羽梦顿时就跳了起来,欢呼着就冲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开始拔草。

    看到郑羽梦如此欢喜,流青云不由得摇了摇头,心头知道。这下可保不住秘密了。

    果然,见到郑羽梦都去拔草了,剩下的师兄弟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里面必有原因了。

    要知道,郑羽梦这个小丫头可不是好骗,谁若是骗了她,立马跑去找师尊告状,小报告打得流利至极,到那时候,就麻烦了。

    因而流青云不可能欺骗郑羽梦,甚至于诱导的方法都不可能使用。

    顿时剩下的师兄弟都忙碌了起来。

    龙沂水、蒋和义则是直接去拔草。不管这草是什么,有什么用处,但只要是宝物,抢在手里再说。

    而张庆明就有些为难了,跟着去拔草吧,那不是打自己脸?

    想了一会,张庆明就凑到了赵天亮身边,舔着脸小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说说看?”

    “野草。”赵天亮闷闷的应了一声,见张庆明挡住了自己拔草的线路。便垫了几下转身换了个方向继续拔草。

    不说?

    张庆明倒是想用郑羽梦那一招,可惜他脸皮真没那么厚,光是想一想自己抓住赵天亮的手臂,娇声娇气的撒娇。张庆明就想要自杀。

    犹豫了一会,张庆明离开了。

    他的离开,倒没有引起谁的注意,只有赵天亮看了看他的背影。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但张庆明实际上并没有离开,他又不是傻蛋,虽说面子事大。但与宝物相比就比较小了。

    再说了,自己偷偷找个地方拔点草,又有什么?我准备再种点药材罢了,那些杂草挡事,全拔了不可以?

    当然,如果有人跟在张庆明身后的话,会发现张庆明拔草时的动作小心无比,简直比炼制顶级灵器时的举动还要谨慎。

    至此,除了贾可道与孟挺之外,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投入到拔草运动之中了。

    若是他们的弟子见到这一幕的话,恐怕下巴都要掉落在地上,将脚背砸出一个大包来。

    平日里,这些二代嫡传弟子,曾经的老君山长老,一个个仙风道骨,要么和蔼可亲,要么威严无比,总之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摆出的脸色和造型。

    可现在这些师伯,师叔,师父,居然一个个蹲在地上,翘着屁股,小心翼翼的拔着地上的青草。

    不可思议。

    孟挺看到这一幕也乐了。

    他之前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看众人模样也能够猜到一点,因而转身进去,向师尊禀报了一声。

    贾可道之前倒没有注意自己这些弟子在干什么,听得孟挺禀报,随后一看,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由他们去吧,真是的,一个个都炼气化神了,还盯着这点蝇头小利。”

    孟挺倒没有去跟着拔草的想法,只是对这些青草有些兴趣,想要了解一下,随即便询问了起来。

    贾可道乃是创造这新界之人,自然不会像他弟子这样无知,随后便将这些青草的来历给介绍了一遍。

    原来这些青草,的确不是什么杂草。

    实际上如果不是当局者迷的话,就算是孟挺也应该想到这里的青草肯定不是凡物。

    这种青草的名字叫做万灵草,又被称为混沌草。

    这万灵草,混沌草乃是开天辟地之时长出,其内蕴含一丝混沌之气。

    要知道,这混沌之气,可不简单,能够融化万物,能够分解万物,光这一点,简直就要比王水,化尸水更为厉害。

    当然实际上,这混沌之气有着更多的妙用,并不是用来分解尸体的。

    炼丹,制器,绘符,就连温养飞剑都可以用到。

    之前,流青云等人出去的时候,蔡银玲正忙着温养飞剑,这时结束了,过来正好听得师尊讲解这混沌草的妙用,不由得心头一喜,就匆匆出了观门去拔草了。

    要知道,蔡银玲之前就忙着想要用新界外围的青气,也就是混沌之气来淬炼飞剑。

    但外围的青气太猛烈了一点,如果不是蔡银玲的飞剑跑得快,恐怕就会遗失在青气之中,找不回来了。

    说实话,贾可道这番话语出来,孟挺都有些心动了。

    但孟挺毕竟是大师兄,就算是心动,也没有出去跟着拔草。

    这倒不是什么丢份的事情,只不过孟挺感觉那混沌草对于自己用处不算太大,自己的根本不在收集这些宝物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