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实话,蔡银玲这个时候的模样,完全不见半点剑仙风范,反倒活脱脱的一个魔道中人,差一点就让旁边的郑羽梦给笑出声来了。

    当然,郑羽梦此时可不敢有半点笑意,蔡银玲此时肯定想要干点什么,自己往日整蛊的那些手段拿来对付蔡银玲压根就没有半点作用,反倒会得罪了她,那时,后果才是真正的不堪设想。

    “啊!”张耀金听得蔡银玲的话语,后背顿时就凉了大半截。

    若是一个普通女人,或者有些权势的女人对他这么说,他是万万不相信的。

    可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普通女人,乃是老君山的真人道长!

    别的不说,这抽取魂魄,制作僵尸是一定会的。

    这一点压根就不用张耀金知道,他自己就能够脑补,毕竟自己的绝症就是老君山的道长治好的。

    现代医学都无法治好的绝症,老君山都可以治好,想来其余的事情也不会有假了。

    的确,老君山的嫡传弟子抽取魂魄是能够做到的,可问题,没事的话,谁会这么做?

    总之,张耀金是被吓住了。

    有一个没胆的家伙,蔡银玲随即就准备带郑羽梦走了,在蔡银玲看来,这么一吓就被吓住了,压根≤就配不上自己的小师弟。

    “没错,就是我逼她的,有什么冲着我来吧,别连累我的家人。”

    突然之间,这张耀金就好似吃了大力丸一般,脸色惨白,但嘴里的话却让蔡银玲的眼睛亮了一下。

    “师兄,别玩了好不好?”

    郑羽梦到了这时,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蔡银玲完全就是吓唬自己。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用得着跑来威胁一个普通人?

    还不够老君山丢脸的。

    “是啊。我是玩,可你呢?大师兄请观主出动金鹤召集内门二代嫡传弟子,可你倒好,一句没事别烦我就打发了?”

    蔡银玲这时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狠狠的瞪了郑羽梦一眼。

    “啊。”

    郑羽梦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真正犯的错误。

    明道乃是老君山现任观主,别看他平时在自己面前老实得很,任由自己摆布,但人家的的确确是老君山的观主!

    观主在老君山意味什么?

    那就是所有在职人员都需要听从其命令的主。

    简单来说,贾可道与孟挺是不担任老君山任何职务,除此之外。流青云等等二代弟子,三代弟子等等都需要听从明道的命令。

    当然,明道也不可能下达一些不合理的命令。

    但不管怎么说,观主的威严是不容挑衅的。

    而郑羽梦平时怎么逗弄明道都影响不大,但这次的确做得有些过了。

    如果换成其它道观的话,恐怕蔡银玲过来就不会这样了,直接抓人走。

    “灵元师兄,这个这个怎么办啊?”

    郑羽梦现在总算是慌神了,别看她平时从早到晚调皮捣蛋。但一想到大师兄发火的场景,心头就一阵发麻。

    至于师尊,她连想都不敢想了。

    “还怎么办,先跟师兄回去。”

    蔡银玲一张口。一道剑光飞出,便将自己托了起来。

    这时,那个张耀金死活都要跟着去,他倒是担心郑羽梦回去之后受到很严厉的惩罚。

    可他偏偏就没有想到。郑羽梦真要是受到了惩罚,未必他一个富家公子就能够改变其中结果?

    用钱?用势?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完全是个笑话了。

    张耀金死活要跟着去。蔡银玲没有表示反对,郑羽梦气得想要将张耀金暴打一顿,无奈郑羽梦知道对方关心自己,也下不了这个手。

    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恐怕已经被郑羽梦打得直接进医院了。

    无奈之下,郑羽梦只能取出了一朵千步云,带着张耀金一并登上。

    第一次乘坐这样神奇的东西,张耀金之前的担心顿时一扫而空,如同一个孩子,欢天喜地的趴在那里研究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踩着飞剑在一旁飞行的蔡银玲不由得笑了起来:“羽元,怎么不用你的飞剑了?”

    说起郑羽梦的飞剑,蔡银玲就是一阵好笑。

    老君山里兼修飞剑的弟子不是没有,还比较多。

    要说兼修飞剑的好处就是攻击力极为强大,但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专修飞剑的剑修。

    至于郑羽梦,其兼修飞剑也不是为了其强大的攻击力,而是追求飞剑的速度,毕竟踩着飞剑飞行与千步云这些代步灵器相比,其速度自然要快上很多,再好的代步灵器,也没可能比得上飞剑的速度。

    “啊,师兄,别笑话我了。”

    郑羽梦明显不在状态,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得娇羞的嗔道。

    看到郑羽梦那娇羞的模样,张耀金一时间都看傻了眼,嘴角都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闪亮液体。

    郑羽梦之所以没有用飞剑代步,完全就是考虑到张耀金乃是个普通人,压根就受不了飞剑疾速飞行时所带来的风压,而千步云就不同,其上自带保护气罩,能够阻挡狂风侵袭。

    蔡银玲看到两人的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大师兄说得对,小师弟对于情情爱爱什么的极为陌生,指不定就被人骗了。

    想到这里,蔡银玲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丈夫,看来是该找个时候回去看看了。

    不过,话说回来,蔡银玲的情况与郑羽梦又有些不太一样。

    蔡银玲与岳振鹏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世俗夫妻关系,而看郑羽梦的模样,似乎打算将张耀金培养成为道侣。

    道侣两字,光从字面意思上来看,似乎就是一起修道的情侣。

    但实际意义却并不是这样,所谓道侣是指道家一起修炼,相互帮助的伙伴。

    这一层关系可是远远超过情侣的。

    对于道侣来说,性别完全不是问题。就算是两个白发苍苍的修道者,彼此之间能够相互信任,能够相互帮助,关系极为亲密,一起修炼,那么两人就是道侣。

    从这层解释的意思里可以看出,修道者的道侣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

    当然,普通人也是可以修道,可以走出这一步的。

    对于郑羽梦来说,麻烦现在有两点。第一就是张耀金有无修道的天赋,第二就是两者之间道行相差过大。

    第一点很简单,张耀金去过考核碑一次了,结果被刷了下来,当然,这并不是说张耀金就不能修道了,就是速度比较慢罢了。

    第二点,郑羽梦现在已经踏入了炼气化神中层巅峰,在老君山里也算得上高手了。而张耀金现在也就会一点呼吸吐纳之法。

    再加上第一点,也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张耀金无法给予郑羽梦任何帮助。甚至于会拖累郑羽梦。

    说实话,蔡银玲压根就不看好两人。

    回到老君山,蔡银玲就让一个外门弟子将张耀金带去休息,之后与郑羽梦直接上了山顶大殿。

    此时的山顶大殿里。不但内门嫡传二代弟子尽数到齐,就连嫡传三代弟子,四代弟子都到了。

    众人向孟挺、明道重新见礼之后。便各自站好。

    “今天召集大家过来,乃是奉明阳祖师之命,宣布一件事情的。”

    孟挺目光环视一圈,随后缓缓说道。

    什么事情?

    听得孟挺如此一说,在场所有嫡传弟子的耳朵都竖了起来,目光落在孟挺身上。

    毫无疑问,明阳祖师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其让孟挺前来宣布的事情,一定不会小。

    就算心头一直有些忐忑不安的郑羽梦,此时也将自己的心情丢到了一边。

    “明阳祖师已开天辟地,创造了一界,现在需要一些人手。”

    孟挺这番话语落下,顿时引得山顶大殿内一阵窃窃私语。

    表现最为突出的便是张庆明了,几乎是狂吼出声。

    “噤声!”明道现在也是一副观主威严,轻声言道。

    待到大殿内平静,孟挺方才缓缓继续说道:“这人选嘛,二代嫡传弟子卸任老君山所有职务,尽数常驻新界,三代嫡传弟子选择一半,十年一轮换,四代嫡传弟子选择三成,三年一换,外门弟子今年挑选一百,明年两百,两年一轮换。”

    说到这里,孟挺收了口,示意明道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毕竟明道怎么说也是观主,这番安排里涉及了到老君山众多内门长老,嫡传弟子,自然需要明道来一一挑选,安排妥当。

    二代嫡传弟子基本上都是欢喜无比,他们倒是没有想到,师尊竟然自开一界,这简直如同神话故事。

    要知道,这自开一界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之前就说过了,这是开创一个新世界,一个与地球宇宙,异界同等地位的世界。

    如此一说,贾可道倒算得上是一位创世神了。

    当然,二代嫡传弟子们也不知道,那个新世界实际上很小,就算将八景宫加上,高度不过八百米,纵横方圆也就七八百亩地的模样。

    这么一点地盘,只有零点五平方公里的面积,五十多万平方米,准确来说,也就是几个住宅小区大小。

    在这次内门弟子全体会议结束后,孟挺就带着一干师弟先行离开,他会在一周之后返回,前来接走挑选好的人选。

    而明道则开始挑选起前往入驻新界的人选来。

    对于明阳祖师开创的新界,从三代嫡传弟子到四代嫡传弟子,一个个都踊跃报名。

    而被明道选上的人自然是兴奋莫名,而没有被选上的人则有些垂头丧气,但转眼之后又想着法子去纠缠明道了。

    实际上四代嫡传弟子的挑选比较方便,按照道行高低排出一个顺序来,然后高低结合抽取其中三成,并且是三年一换,就算没被抽上的人,等上三年就有机会。

    而外门道童就更轻松了,直接点名即可。那些没被选上的人,大概连什么事都不会知道。

    唯一让明道头痛的就是自己那些师弟了。

    在一干二代嫡传弟子都被孟挺带走之后,明道这些师弟就自行晋升为老君山长老,虽说高低层次不同,但的确是长老。

    面对这些长老的纠缠,明道连清修打坐的时间都没有了,一天忙着应付这些师弟。

    当然,名单一旦定好之后,明道就不会改变了,这关系着观主的威信。绝不可能因为一点点哀求就改变的。

    这里不再多说,只说那张耀金被带入老君山后,暂时就成为了一名外门道童。

    嗯,这也算是走后门了。

    要知道,对于张耀金来说,就算是在考核碑测试一千遍,一万遍,也没有任何可能通过入山考核的机会。

    成为了一名老君山的外门道童,对于张耀金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藏经阁内那如山如海的藏书让张耀金无比痴迷。

    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满了。早晚课,修炼呼吸吐纳之法,藏经阁看书,演武场修炼武艺。到兑换碑接取任务赚取任务点等等,让张耀金每天过得充实无比,一时间倒是让张耀金忘记了郑羽梦。

    嗯,这倒是说得通。一个年仅十七岁的男孩子,原本对于情爱这些就比较懵懂,而在遇到更新奇的事物时。注意力就很容易被吸引过去。

    孟挺带着一帮师弟朝着新界赶去。

    之前就说过了,新界乃是与异界,地球宇宙同样等次的世界。

    而新界现在才刚刚萌出嫩芽,想要成长为异界,地球宇宙这样庞大的世界,还需要时间。

    因而现在新界的状态大概等同于寄居在异界之上。

    “到了。”

    孟挺这些师弟还是第一次进入异界的星界虚空,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实力进入这里,只不过之前他们一般都是镇守各处,哪里有时间和闲情到这星界虚空里来。

    因而此时,流青云,张庆明这些家伙一路过来,看得都快要流口水了。

    说实话,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这星界虚空里竟然如此富饶,尤其当张庆明看到一块大部分由秘银构成的位面碎片时几乎就直接扑过去了。

    要知道,虽说秘银这玩意在地球上没有出现过,但老君山现在已经将其纳入了制器材料之中,算得上是比较珍贵的行列了。

    但让张庆明悲愤的是,这块由秘银构成的位面碎片已经到了灯干油枯的境地,没等张庆明收集多少秘银,就自行崩溃消散在星界虚空之中。

    着实让张庆明肉痛无比。

    当然,之前的这些收获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众人前方不远处的那一点青色光团。

    “这就是师尊,他老人家开辟出来的新界?”

    张庆明有些不太相信。

    “应该是吧?”

    孟挺现在都有些不敢确定了,毕竟此时的新界与之前的模样有了太大的变化。

    之前的新界怎么说也有数百亩之地,可现在停留在这里的却仅仅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光团。

    但唯一不变的是,无数灵气犹如潮水一般涌入青色光团之中。

    “行了,你们进来吧。”

    就在孟挺一行人有些疑惑不定的时候,一个清朗古朴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那团青色光团随即便膨胀开来,片刻之后形成了一片青色天地,其外无数青气环绕,将涌来的灵气尽数吞噬了进去。

    待到众人进入八景宫,方才发现,实际上,之前在星界虚空之中显现出来的青色光团仅仅只是新界与异界连接的一个点罢了,用来吞噬吸收异界的灵气和物质罢了。

    因此,说这新界是寄生在异界身上的一枚毒瘤并不为过。

    流青云等人进入八景宫后,先行向多年不见的师尊见礼之后,便兴奋的四周查看,当然,这期间也是碰壁不少。

    而他们碰壁的主要地方就是八景宫的三宫,这三个地方,他们暂时进不去。

    外面的草地,没引起他们多少兴趣,而那太极八卦图。他们现在想要参悟的话,道行还不够,倒是后院的那口井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口井与普通的井并没有多少差别。

    但井口之上却悬浮着一丝丝青气,缓缓转化为一丝丝黑白相间的气息,朝着空中散去。

    流青云等人一时好奇,便探头朝着井中望去,却见到里面是青色透凉的液体,隐隐让人有一种想要品尝的。

    “好厉害!”

    若是换成那些三代嫡传弟子恐怕就忍不住要去喝上一口了。

    但流青云等人毕竟道行不低,察觉到自己心境出现问题后,一个个急忙盘腿坐下。心头念诵清静经,借以平复心境。

    待到心境平复,众人起身,却没有一个人再敢去多看那井水两眼。

    正巧此时孟挺走了过来,流青云等人急忙上前询问:“大师兄,此井为何物?”

    孟挺环视一圈,见到几人脸上那尚未完全消散的淡淡青色,不由得呵呵一笑:“看来你们心境还不够稳固啊。”

    要说孟挺最初在这八景宫内游玩的时候,也差点中招。之后也询问了师尊,对这井水自然是知根知底的。

    原来,这口井原本就不是凡物,想来也是。这八景宫内的东西,恐怕没有一件是凡物的。

    这口井的名字叫做阴阳二气井。

    所谓的阴阳二气,并不仅仅单纯指人体内的阴气和阳气,而是指道德经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里的二。

    这里的一乃是指太极,二便是阴阳。三则是阴阳配合转化,万物便是万事万物,整个世界。

    而在八景宫内,太极八卦图配合八景宫整体镇压这方世界,而阴阳二气井则是将吸收进来的灵气转化为这个世界所需要的阴阳二气,不断扩展这个世界。

    就目前来说,这阴阳二气井算得上是这个新界里最为重要的宝物之一。

    至于阴阳二气井里的青色液体,说白了,就是从异界抽取而来的灵气聚合体。

    每一滴青色液体里都蕴含了海量的灵气,也就只有这阴阳二气井才能够将其束缚住,若是将其擅自取出的话,那些青色液体就会迅速转化为灵气。

    也正因为其内蕴含海量灵气,才使得流青云等人不由得想要吞服。

    当然,如果流青云等人真的吞服了下去,恐怕后果不会太好。

    但不管怎么说,这阴阳二气井里的青色液体在外界却是千金难买的宝物了。

    只需要一滴青色液体,就能够让十倍于老君山的地界里充满浓郁灵气。

    想要将一些贫瘠的地方转化为福地的话,这青色液体恐怕算得上最好的宝贝了。

    听得大师兄这么一说,流青云等人眼珠子不由得鼓了起来。

    福地,这的确是个诱惑。

    要知道,在异界,灵气是很充足的,用来种植药材等等东西都不错。

    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一些比较珍稀,需要长时间培育的药材等等东西,却不适合在异界培育。

    毕竟异界的大道与地球宇宙的大道有些不同,人参这些药材就不说了,大致差不多,有些差异,但问题不算太大,而一些更为珍稀的药材就容易出现问题了。

    不管灵气多少充裕,生长多少年,像这样的药材,其药性都因为异界的不同而变异,出现一些不可预知的变化。

    这些药材用来炼制一些低级丹药影响不大,但若是用来炼制一些高级,顶级丹药,就需要消耗大量时间来提纯,将一些变异的药性排除。

    就算是人参这样的药材,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因而如果能够整上一些青色液体,回到地球,养出一块福地,专门用来培育药材,养殖灵兽,就要比自己慢慢浪费时间强多了。

    对于众师弟的想法,孟挺呵呵笑了笑,并没有劝阻,而是任由他们取用井中的青色液体。

    很快,流青云等人就面色如土了。

    后院里不断传来的爆炸声,都让坐在太极八卦图下的贾可道有些皱眉头了。

    “福生无量天尊,我的太湖瓶!”

    “完了完了,我的吸海珠!”

    流青云等人一个个肉痛无比。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去想,以往一向宽厚的大师兄竟然给他们挖了一个大坑。

    这需要从龙沂水第一个扑到井口处说起。

    在孟挺大师兄点头应允之后,龙沂水就第一个来到了阴阳二气井边。(未完待续。。)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地煞飞岩锤    凌紫河能知道宇文侯的身份并不奇怪,唐浩然和宇文侯两人本就是被推到台面上的人物,唐楚阳现在的名头虽大,但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而且实力也不高,难以让人信服。⊙

    为了避免唐楚阳总是遭遇不必要的打压,唐浩然等人站到台面上遮风挡雨几乎是必然的,如果不是因为李令远的身份太过敏感的话,即将突破八卦境的李令远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八阶半神,不论是放在潮汐山,还是放在外面的五行大陆,都是不容人忽视的强大存在,没有人哪个势力会无缘无故地去找一个半神的麻烦,除非双方有仇。

    “正是你家宇文爷爷,小辈,你无故带着数万修士来我落月城辖区边界所为何来?别告诉爷爷你是来看风景的,这么白痴的借口你一定不会用吧?”

    被人点破了身份,宇文侯也没有遮掩的意思,他虽性子火爆了些,但人并不笨,刚开口就直接把一顶不怀好意的大帽子扣到了凌紫河身上,打都打了,总得给自己找个说得过去的借口不是?

    “这个……”

    凌紫河被宇文侯几句话给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带着几万人到别的聚集点看风景,这还真就是人族内讧的时候最喜欢使用的借口,不在乎你信不信,我只需要一个借口就够了。

    以往凌紫河都是用这样的借口来欺负其他势力的,反正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能有一块破布遮羞便足以挡住悠悠众口了。

    “别他妈这个那个的。你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干什么?肯定再打什么鬼主意,陆俊!金阳!别给这小王八蛋乱动鬼心思的机会。给我打!!!”

    宇文侯不笨,但同时也没那么多的玲珑心思。他自负在谋略上难以比拟经过皇族精心培养的凌紫河,所以根本就没打算在双方的交流上浪费时间,既然屎盆子已经扣完了,那就直接开打!

    话一说完,宇文侯双手呈逆行旋转半周,火红色的元气如火山喷发一般,自他并不雄壮的躯体内爆发出来,火光汇聚,宇文侯猛然向着中间一抓。一柄通体紫红的长柄巨锤便被他扯了出来。

    长柄巨锤如来自异空间一般,随着宇文侯费力地一点点将它扯出来,一股恐怖的灵压倏然席卷全场,躲在防护禁制里的凌紫河见身边的防护罩都开始荡起涟漪,禁不住面色微微一变。

    “好恐怖的灵压!居然只凭释放出来的灵压,便连高阶禁制都能撼动,这,起码也得是上品古宝!!”

    凌紫河见多识广,只是凭借长柄巨锤散发出来的灵压。就能判断出宇文侯手里这柄巨锤的大致品阶。

    凌紫河的话并没有遮掩的意思,因此距离他不远的宇文侯自然也听到了,他有些惊讶地看了凌紫河一眼,诧异道:

    “嘿嘿。你这小屁崽子不简单啊,竟然只凭灵压就能判断出我这古宝的品级?!”

    凌紫河判断的没错,宇文侯手里的长柄巨锤确实是一件上品古宝。乃是他的成名兵器‘地煞飞岩锤’。

    对于七阶修士而言,能有一件古宝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至于更高阶的古灵宝,便是长生皇朝。霸神宗这样的顶尖势力,也就能有个三五件便算富裕了。

    向凌紫河身后的那些长生皇朝供奉殿的七阶王者,大部分还在使用一些上品,或者极品灵宝,古宝这东西,本就是他们进入潮汐山的主要目标之一。

    凌紫河手里就有古宝,而且不止一件,当初他能硬撼唐楚阳铺天盖地的偷袭,就是凭借一件强大的古宝才应付下来。

    此时见宇文侯不声不响地就拿出一件品阶达到了上品的古宝,凌紫河顿时俊脸一抽,想都不想就先把身上的古宝全部给放了出来,打不打得过暂且不说,先保护好自己总不会有错。

    古宝的威力大小,也是要看使用他的人是个什么境界修为,修为越高的人,越能把古宝最大的威力发挥出来。

    凌紫河身上的古宝在品阶上虽然并不逊于宇文侯,但他和宇文侯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同样一件古宝,放到凌紫河手里和放到宇文侯这个七阶王者手里,完全是两个概念!

    “好久都没有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了,我的大锤已经**难耐了,小子,今日你带数万人无故入侵落月城,这人族同盟内讧的名头你是别想摘掉了,来!爷爷先赏你一锤!!”

    宇文侯根本就没打算给凌紫河继续开口的机会,他想打架,就不能给对方讲道理和停手的机会,屎盆子扣足了还不够,还得让他开不了口才行!

    “看老子的地煞烈焰!!!”

    随着宇文侯极具穿透力的咆哮,长达十余米的巨锤终于被他自汇聚的火光中完全拉扯了出来,如同十个成年人绑到一起那么粗的巨锤露出来的一刹那,一蓬炽烈无比的恐怖紫红火焰飚射而出!

    呼呼呼!!!

    十余米长的巨锤被宇文侯抡圆了猛地在身前一个横扫,一大片紫红火焰如同火箭炮齐射一样,携着炽热到了极致的火焰,直接烧穿了空气扭曲着扑向了对面的凌紫河等人。

    哧哧哧!!

    大片大片的紫红火焰转瞬覆盖到凌紫河等人撑起的禁制上,一连串物体融化的声音不断传出,原本抗住了一波数千张将符覆盖本就消耗不小的禁制,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稀薄了起来。

    看到宇文侯动手之后,身边的人居然傻愣愣地呆在原地,似是被漫天紫红火焰给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凌紫河顿时气得额角青筋暴跳,张开嘴巴变了调的咆哮道:

    “都他妈还发什么楞啊?!你!你!还有你们!不想死的,就把压箱底儿的宝贝全部都给我拿出来!!!”

    被宇文侯弄出的巨大声势给唬住的王子,公主们当即被凌紫河的咆哮惊醒,虽然被骂了,但他们却不敢还嘴,只能将愤怒转移到了身边的下属身上!

    “没听到大皇子的话么?!都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动手啊!”

    “饭桶!都是饭桶!要是本王子收到了什么损伤,我父王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康长老,咱们的古宝呢?快拿出来!!”

    一瞬间,凌紫河后方顿时爆发出一连串的元气波动,法宝,灵宝,高阶法术,灵符,乃至于古宝,几乎不要钱一样全部在凌紫河咆哮之后爆发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