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战突然就以出乎凌紫河,李晟二人预料的方式开始了,最先动手的并不是筹谋已久的凌紫河和李晟,反而是原本应该遭受了巨大破坏的落月城。⊥

    没什么的耐性的宇文侯在知道了凌紫河等人已经驻扎在落月城辖区边缘时,他连请示的意思都没有,便直接带着一千神元宫弟子和唐楚阳的信徒们直接冲了出来。

    对此,李令远,唐浩然等人并未阻拦,长生皇朝和紫薇皇朝三番五次的算计落月城和唐家,若是这时候依然选择忍气吞声,只会让人觉得落月城越发好欺负了。

    早在落月城这边得到凌紫河等人打算再次对付落月城时候,李令远和唐浩然就不打算再次放过他们了,毕竟落月城也是有盟友存在的。

    若是让青华皇朝,天威王朝等已经和落月城结盟的势力因为落月城的打不还手,而对落月城以及唐家失去信心的话,对于现阶段唐家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

    唐楚阳可以从大局出发,不愿意削弱本就不是很强的人族同盟的实力,但不代表唐浩然和李令远也是这么认为的,以李令远和唐浩然的阅历,自然知道唐楚阳的为什么这么做。

    在不损害自身太大利益的情况下,唐浩然和李令远也不介意为人族的胜利而做出一些牺牲,但这里有个大前提,那就是绝对不会无条件的一直忍让。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更何况是人?!

    “五弟,无需有太多顾忌。给我狠狠地杀!最好把长生皇朝和紫薇皇朝这次带来的人给我杀干净!老虎不发威,当咱们是病猫了么?!”

    李令远非但没有阻止。而且将一直以来强加在宇文侯身上的束缚都给卸掉了,落月城已经得到的足够的人手。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的发展,若是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破坏落月城的稳定。

    包括烛翎在内的落月城四巨头只会有一种处理方式,那就是暴力辗压!

    宇文侯带着满腔杀意而出,可想而知遂不及防的凌紫河遭受的攻击有多么可怕,双方初一接战,落月城这边一千名神元宫弟子直接就是数千张上品将符砸了过去。

    暴风,沼泽,雷电,冰雹。火焰,各种高阶法术不要钱一样铺天盖地的砸向了仓促迎敌的凌紫河。

    “防护禁制,把防护禁制全部给我打开!!!”

    尽管一开始遭到了极为猛烈的打击,但凌紫河毕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皇二代,他能够成为长生皇朝数十个皇子公主里最具实力的一个,其自身素质还是非常过硬的。

    等到下面的人响应凌紫河的命令,纷纷把驻扎的帐篷上附带的禁制启动之后,落月城这边的将符已经释放到了第三波,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光罩倏然升起。堪堪把第三波数千张将符抵挡了下来。

    尽管躲过了第三波铺天盖地的将符攻击,终于控制住局势的凌紫河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这才刚刚接战而已,他这边带来的三万仆从军已经倒下了七八千人之多。

    这些仆从军修为最低的可都有四相境的修为了。在潮汐山或许不算什么,但放到郡国这个层次,怎么也算是一方高手了。换做唐楚阳最初到唐家的那会儿,四相境修士就是一个小家族的家主了。

    也就是说。就在方才过去的三波攻击下,落月城这边直接干掉了七八千小家族的家主!

    “为什么?落月城为什么就敢直接冲咱们动手?!它怎么就敢动手?!!”

    凌紫河喃喃自语着。仿似怎么也无法接受眼前看到的场景,尽管这已经是发生的事实,看相对于上一次而言,落月城表现得未免太强势霸道了。

    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句,便悍然冲靠近落月城的势力动手,就算是以长生皇朝的强势,他们也干不出这么霸道的事情来。

    毕竟潮汐山能够容下的人统共就那么多,所有势力在这个小世界混迹的第一准则,就是不要随便开启势力之间的战争。

    因为一旦开战,必然就会有所损耗,尤其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甚至于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哪怕最终胜利,所遭受的损失怎么也不会小了。

    在凌紫河看来,落月城居然敢不宣而战,要么就是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这边的计划,要么就是落月城现在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不惧怕任何挑战了。

    “人族同盟内数得着的势力有三分之一都被我拉拢了,我就不信小小的落月城凭借一年时间的发展,就能不惧整个人族同盟三分之一的势力联合攻击?!”

    似乎是为自己打气,又似乎是不相信落月城敢这么强势和霸道,凌紫河英俊的面庞微微扭曲着,抬头看向了对面的神元宫弟子们,以及带队杀出城的宇文侯。

    宇文侯并未召唤守护神,凌紫河那边虽然带了不少七阶强者过来,但如今的宇文侯也今非昔比,储物戒指里几十上百枚王符便是他敢不召唤守护神的底气!

    尤其是这些王符还都是唐楚阳亲自炼制,并且挑选的品阶最好的王符,随便一枚扔出去,半神都不敢证明硬抗。

    长生皇朝三番五次的针对落月城,宇文侯早就对罪魁祸首的凌紫河没有任何好感,若不是自家那个乖孙的公主小媳妇,宇文侯恐怕会在见到凌紫河第一时间就出手干掉他!

    “你就是那个长生皇朝的狗屁大皇子?嘿嘿,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脑子实在不怎么样!”

    宇文侯说话极为不客气,尽管他知道眼前这个英俊的大皇子很可能成为自家乖孙的大舅子,但在修士界,只要你的拳头够大,实力够强,即便你杀了对方亲爹,他也得对你卑躬屈膝。

    残酷和现实,本就是修士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这位前辈想必就是落月城如今的四巨头之一,宇文侯,宇文前辈吧?”

    凌紫河被宇文侯的不屑和鄙视刺激到,就算真的被刺激到了,当着数万属下的面儿他也不能表现出来,况且落月城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可怕了。

    哪怕他们只是动用了大量的将符,并未表现出自身的真实实力,但在潮汐山这么个小世界,灵符本就是所有势力最不可或缺的实力的一部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851-852章 小师祖堕落了    而贾可道则伸手朝着那太极八卦图轻轻一招,里面的黑白双鱼随即便冲了出去,在青气之外轻轻转了一圈,整个世界便缓缓隐没在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贾可道也不傻,毕竟世界初开,真要是放在这里,指不定有多少麻烦,虽说之外的青气乃是混沌之气,天然隔绝一切异界事物,但若是那些神明尽数出动真身的话,还真有些麻烦。

    毕竟这个异界原本就强于八景宫创造的这个世界,八景宫唯一的优势就在于整个世界凝于一处。

    如果所有神明真身来战,就等同于聚集了这个世界小半之力,那样的话,之外的青气也会受到异界大道的压制,从而出现破绽。

    正因为这样,贾可道也不愿意招惹麻烦,索性将整个世界隐没。

    话说那孟挺匆匆赶回老君山,待到进入山顶大殿便让明道以观主之命召集二代长老。

    要说孟挺直接召集一干师弟也是没有问题,但现在明道乃是观主,二代弟子都是长老,须得明道亲自召集,方才名正言顺。

    如此,日后老君山传承下去,那些长老才不能干涉观主事务,不至于导致老君山出现崩裂之势。

    明道也不知道师尊急着召集各位师叔有什么事,但师尊有命,明道也不会拖延,随后便将数只纸鹤放出。

    就现在来说,二代长老分布各地。

    流青云与蔡银玲坐镇异界,主要负责青木山谷,半位面等等地方的支援,一般事务都是由那些三代嫡传弟子去处理。

    而张庆明与蒋和义。龙沂水坐镇老君山,赵天亮带着一帮三代嫡传弟子负责那个通往火焰位面的黑色光门,最后郑羽梦则是在澳洲负责分观事务。

    因而在纸鹤飞出之后,流青云等等几个是来得最早的。

    见到孟挺之后,流青云、张庆明等人不由得一阵喜悦。随即便上前与大师兄见礼,并且询问大师兄召集何事。

    他们可不会以为是明道召集的,这个师侄如果没有大事的话,是不可能这么做,但如果有大事,而孟挺在这里出现的话。那肯定就是大师兄召集的。

    之后没多久,赵天亮也架着千步云赶了回来。

    那个黑色光门放置的位置并不算远。

    至于郑羽梦差点没让孟挺将鼻子气歪,非但没有回来不说,居然还回了一只纸鹤,问什么事情。还表明,如此不是什么大事的,自己就懒得动身了,分观事务繁忙。

    看着师尊脸色一会铁青,一会白色,明道也有点心惊肉跳,悄悄给赵小卒发了一只纸鹤过去,询问是怎么回事。

    要说郑羽梦这位小师叔。虽说调皮,但遇到大事却不马虎,因而明道感觉此事有些怪异。

    待到那赵小卒收到纸鹤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头痛叫苦。

    要说,此事还真有些麻烦了。

    那个张耀金从华夏回来后,就是一脸沮丧,心情极为沉重。

    在张耀金看来,自己没能通过老君山的考核,那无异就是资质差到了极点。这辈子别说和郑羽梦在一起了,就算是想要在修道上。初入门庭都是不可能的。

    而郑羽梦看到张耀金一脸的颓废,倒是有些好奇。便追问了起来。

    之后,张耀金抵不住郑羽梦的追问,将去华夏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郑羽梦倒是好心,随后传了一些基础给张耀金,并每天带着张耀金一并修道。

    嗯,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很复杂。

    通常情况下,女人尤其是长相比较优秀的女人,时不时帮助一个男人,或者经常说笑什么的,那么这个男人必定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这个女人喜欢上了自己。

    但实际上,这个女人未必就真的喜欢这个男人,更多的可能是略微有一点好感,将其当成了一个朋友。

    而郑羽梦与张耀金之间的关系正是如此。

    郑羽梦的热心帮助,让张耀金产生了剧烈的错觉。

    这段时间以来,张耀金已经完全陷了进去,而郑羽梦则有些心乱,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真正接触过男性,也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因而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张耀金是怎样的感觉。

    而这一幕落在旁观的赵小卒眼里,那就基本上定型了。

    在同样没有怎么谈过恋爱的赵小卒心里,小师祖大概是应该爱上了张耀金。

    因而在接到师尊纸鹤传信的责问后,赵小卒才会这样头痛。

    如实禀报?

    若是被小师祖知道了,自己恐怕要脱两层皮!

    隐瞒不报?

    之前或许可能,但现在,据师尊所说,一干师祖都在老君山山顶大殿等着小师祖呢,又如何能够隐瞒?

    再说了,这种事情压根就没可能隐瞒。

    自己不报,未必其他几个师弟就是瞎子?

    想了想,赵小卒不得不硬着头皮放了一只纸鹤回去。

    “什么?小师妹有男朋友了?”

    当孟挺一群师兄弟听到那纸鹤里传来的声音之后,不由得一个个愣神了。

    “好事啊。”

    孟挺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考虑应该怎么办,但张庆明在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之后,这张庆明又与龙沂水挤眉弄眼一番,简直让人有些无语。

    当然,其余师兄弟都知道,这两家伙是庆幸小魔女终于有人能够降服了。

    一说到郑羽梦,这两人心头就是一阵伤痛。

    由于张庆明与龙沂水两人性格最为跳脱,原来最喜欢去逗弄郑羽梦这个小丫头。

    最初的时候,郑羽梦刚刚入门,也奈何不了这两个无良师兄。

    结果之后等到郑羽梦的实力提升起来之后。张庆明与龙沂水的末日就降临了。

    一连二十多天,炼器绘符失败不说,被窝里经常出现老鼠,蟑螂等等让人恶心的东西。

    等到两人明白是郑羽梦这个小丫头捣蛋的时候,郑羽梦却已经故作可怜跑到孟挺大师兄那里恶人先告状去了。让张庆明,龙沂水两人哭笑不得。

    总之,之后张庆明两人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珍爱生命,远离小魔女。

    原本两人想到这次大师兄召集会议,那小魔女会来。因而连被敲诈的宝贝都提前准备好了,现在一听到如此消息,不由得眉开眼笑。

    看到张庆明,龙沂水两人一脸的贱笑,流青云心头莫名有些不爽。瞪了两人一眼,拉长了声音缓缓说道:“恐怕大师兄还是会让小师弟赶过来的。”

    张庆明两人一听,不由得面面相窥,看二师兄的模样,大有告密之势啊。

    要知道,往日里,大师兄虽说代师授艺,因而郑羽梦在大师兄身边待的时间最长。但流青云作为二师兄,在大师兄事务繁忙的时候,也需要照顾郑羽梦的。另外还有蔡银玲同为女性,自然与郑羽梦关系不错。

    总之,如此两人庆幸之事让郑羽梦那个小魔女知道的话,恐怕两人日后又不得清净了。

    “二师兄,我们俩可是为小师弟高兴啊,师尊不是说了么。须得历经红尘俗世才能够得享大道,我们可都是结婚生子了。就差小师弟一人了。”

    张庆明臊眉臊眼的凑到流青云身边,嘿嘿笑道。

    之后。张庆明又似乎记起了什么:“哎呀,二师兄,您上次不是拜托小弟铸造那尊九龙如意吉祥鼎么,现在小弟时间比较空闲,您老人家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将材料送来,小弟立马开火铸造。”

    张庆明离开,龙沂水也凑到了流青云身边,一番好处许诺,总算是将这个事儿妈给敷住了。

    要说流青云别看平时道法庄严,到关键的时候,事情就多了,尤其你的把柄被他抓住的话,那就得吐点血出来才行。

    张庆明两人如此行事,流青云自然是比较满意,暗中点了点头,让张庆明两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流青云安抚下去了,后面的蔡银玲却跟着冷哼了一声,吓得张庆明,龙沂水两人不得不围了过去。

    且不提几位师弟私下的事情,孟挺想了一会,也觉得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就连私下被人称为老君山第一姑婆的蔡银玲,都在二十年前结婚生子了,小师弟这个时候应该是时候了。

    一想到蔡银玲,孟挺不由得看了看她,脸上不由得一阵抽动。

    要说这蔡银玲在众师弟里,孟挺感觉比郑羽梦还让他头痛。

    也不知道是不是剑修的缘故,蔡银玲修道时间一长,样貌倒是不断美化,唯一的问题就是性情如同飞剑一般,锐利无比。

    简单来说,平时冷冰冰的,若是遇到事情,就直接杀过去,完全没有留手的想法。

    就连其结婚生子也是如此。

    当时,被孟挺这位大师兄多念叨了几句,这位七师妹一个不耐烦,就嚷道:“结婚生子还不简单,小事了。”

    丢下这句话后,蔡银玲就匆匆离开了老君山,没几天时间,结婚请帖就送了过来。

    而等孟挺众师兄弟赶到时,才发现,这蔡银玲哪里是结婚,简直就是绑人勒索。

    蔡银玲的未婚夫乃是华夏国内知名的青年企业家,名叫岳振鹏,三十八岁,白手起家,麾下集团公司总资产三十多亿,虽然比不上国内一流大土豪,但在这个年龄阶段,已经算是很杰出了,并且其长相俊朗,堪称大众情人。

    只不过由于大学时代遭受情伤,忙于事业,无心成家罢了。

    结果蔡银玲在网吧里搜索了一下华夏的十大杰出青年,就感觉这个岳振鹏还不错,至少带到师兄们面前,不会太过于丢脸。

    想到这里,蔡银玲就直奔那岳振鹏的家。

    岳振鹏当时正在公司里召开高层会议,探讨国内市场份额变化。

    因而蔡银玲直接扑了个空,但她却没有放弃。一张改进版本的阴鬼寻迹符就直接追到了岳振鹏的大鹏集团公司总部。

    或许直到现在,大鹏集团公司的老员工都还记得他们的董事长夫人穿破顶楼玻璃窗,进入顶楼会议室的场景。

    那一幕太让人震撼了,所有在场人员都看傻了。

    一个身穿道袍的美艳道姑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董事长岳振鹏面前。然后一把抓住岳振鹏的衣领,喝问道:“你就是岳振鹏?那个什么杰出青年?”

    岳振鹏完全愣了,除了惊叹这道姑的绝世颜容外,更为其怎么能够从楼顶的玻璃窗穿下来而震撼。

    要知道,这大鹏集团公司总部大楼足足有四十层,顶上压根就没人能够上去。再说了一个绝色女子在上面吓都吓死了吧?

    “说!是不是?”

    见到岳振鹏那痴呆模样,蔡银玲有点疑惑,自己难道找错地方了?不过大楼外面那一行金色大字,她是不会认错的,这里就是所谓的大鹏集团公司总部。

    “啊。我是,请问”

    岳振鹏总算是回过神来,急忙应了一声,不过就在他想要询问对方来意的时候,那美艳道姑就一把将他抓起,丢下一句话:“借你们董事长用用。”

    话音落下,美艳道姑纵身而起,穿过之前被撞坏的玻璃窗。就好似仙子一样飞走了。

    这,这怎么回事?

    一干公司高层扑到侧面的玻璃窗前一看,不由得目瞪口呆。那个美艳道姑提着自家的董事长踩在一道锐气逼人的白光上,转眼之间便飞得无影无踪。

    尼玛,今天这事也太古怪了,难道自己这些人遇到了神仙?

    “王总,怎么办?报警吗?”董事长走了,那位总裁就成为主心骨。一干高层围过来询问道。

    “报警?你认为那些警察能够抓到这样的人?”

    王总指了指破掉的玻璃窗,不由得摇了摇头:“大家先去忙自己的事吧。等会,我给董事长打个电话问问情况。那个道姑应该对董事长没有恶意。”

    虽说大家都按照王总的话回去工作了,可董事长被一美艳道姑掳走的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传开了。

    对于董事长这件事情,下面的员工一旦知道后,自然就会演绎出各种版本来。

    什么学得绝世武功的被弃女友上门寻仇,什么采阳补阴之魔女篇,什么公司高层集体得癔病将岳董从四十楼丢下等等传闻,传得沸沸扬扬。

    王总的话倒是没有出错,岳董事长很快就打回了电话,表示自己在自家别墅里,但需要处理一些个人事务,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公司就拜托王总了。

    挂了电话,岳振鹏一脸的苦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遭了什么灾,结了什么难,会被一个性格古怪的道姑看上。

    “婚庆公司吗?你们最顶级的婚礼套餐是怎么样的?”

    “鼎尊大酒楼么?你们三月十七日有空么?我全包了。”

    “金婚婚纱店么?我是大鹏集团董事长秘书,请问定做婚纱,西装,需要多少时间?”

    看到那美艳道姑拿着自己手机,不断拨出一个个电话,岳振鹏的心不由得好似朝着万丈深渊一点点的滑落下去,但心头又莫名有些期盼。

    “你必须和我结婚!”

    待到蔡银玲将电话一个个打完,轻轻吐出一口气来,岳振鹏方才有时间询问对方,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而蔡银玲则是硬邦邦的丢下了这句话。

    什么?结婚?

    之前的猜测在得到证实的时候,岳振鹏顿时脑海一片空白。

    “这个,这个,怎么称呼你?”

    岳振鹏怎么说也在商场里驰骋十多年,别的不说,控制情绪还算厉害,在极力梳理了一遍心情之后,岳振鹏总算是找到了头绪。

    “贫道道号灵元,老君山内门二代嫡传弟子,排行第七,因需要历经红尘俗世,特挑选了你作为俗世丈夫。”

    蔡银玲的自我介绍,比较直接,让岳振鹏又是一阵呆闷。

    “好吧。不管你是要经历红尘还是怎么的,结婚至少需要感情基础吧?你看,是不是我们先相处一段时间,万一不合适,也可以”

    岳振鹏感觉自己与这位美艳道姑的对话。简直就要比上次最艰难的商业谈判更为艰辛和困难。

    不管岳振鹏如何劝说,这位美艳道姑就一句话,相处可以,结婚后有的是时间,而结婚时间也是不可能改变的。

    岳振鹏此时恨不得将这人的头骨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用油盐不进来形容她,已经是过于谦虚,或许岩石脑袋更为恰当一些。

    好吧,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似乎无法改变了。

    岳振鹏倒是想要反抗。要说其身体素质也算不错了,每天都会去健身,寻常几个混混都不在话下。

    可遇到这个美艳道姑,岳振鹏压根就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那两根犹如葱管的白嫩小指头在他身上轻轻一戳,岳振鹏就全身软弱无力,连逃跑都没有可能。

    “对了,记得邀请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参加我们的婚礼。”

    在盘腿打坐了一会之后,蔡银玲冷眼盯在了岳振鹏身上,那红嫩的嘴唇里吐出一句话来。

    “不请。”

    岳振鹏倒是颇为硬气的拒绝了蔡银玲的要求。

    但下一刻。岳振鹏就感觉体内所有骨头里蹿出一股子麻痒,就好似无数蚂蚁在啃食他的骨头。

    “我请,我请,我请!”

    想要当硬骨头的岳振鹏仅仅坚持了不到半分钟,就不得不投降告饶。

    没法,这压根就不是人能够承受的酷刑。

    “毒妇!恶妇!”岳振鹏见蔡银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口中小声骂道。也算是出一口恶气了。

    可岳振鹏的声音再小,也难以逃脱蔡银玲的耳朵。

    “居然骂我?”

    蔡银玲秀眉一竖。顿时岳振鹏再度陷入到那种蚂蚁啃食的痛苦之中。

    还好这次,蔡银玲仅仅只是略施小惩罢了。

    对于岳振鹏突然之间要结婚,那些亲戚朋友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话,毕竟男娶女嫁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但对于岳振鹏的父母,兄弟姐妹来说,这就是一个惊天新闻了。

    岳振鹏的父母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问对方的一些情况,对岳振鹏没有将女友带回家看看,感到有些不满。

    至于岳振鹏的兄弟姐妹就直接开锅了。

    岳振鹏在家里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大哥,在家务农,老实本分,而岳振鹏下面则有一个弟弟和妹妹,都被岳振鹏带进了大鹏集团上班。

    平时里,这弟弟妹妹着实从岳振鹏身上捞了不少钱。

    现在突然听闻岳振鹏居然要结婚了,两人的心头顿时涌现出一种危机感。

    原因很简单,二哥一结婚,自己的经济来源必定被嫂子卡住,那样的话,自己现在奢侈的生活就将告别。

    待到婚礼那天,岳振鹏的别墅是整得五颜六色,光彩夺目,一位位上流人士聚集在这里,参加岳振鹏的婚礼。

    婚礼上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孟挺等一干道士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低声窃语。

    对于蔡银玲就这么抓了一个人来结婚,孟挺等师兄表示压力很大。

    至于岳振鹏的妹妹,弟弟,也不知道怎么被蔡银玲给搞定了。

    在婚礼上,蔡银玲倒是没有太过于惊世骇俗穿着一身道袍结婚,中规中矩的穿了一身婚纱。

    岳振鹏则是穿着一身手工定做的藏青色西装,颇有几分人模狗样的新郎官派头。

    参加婚礼的男性们,都对岳振鹏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新娘子太漂亮了,真是一支鲜花插在了狗屎上。

    当然,这些男性并不知道,此时岳振鹏却是强做笑容,心里比黄连还苦。

    嗯,岳振鹏并不知道,更悲催的在后面。

    等到婚礼结束,来宾们纷纷离去,岳振鹏也算是想明白了。

    不是有句话么,生活就好似强奸,如果不能反抗的话,就尽情去享受吧。

    还别说,岳振鹏在想通之后,再一看蔡银玲就感觉心里舒服多了。

    不管怎么说,强娶自己的老婆的确美艳动人,就岳振鹏这一生所见过的女人里,还真没有几个能够比得上蔡银玲的。

    入夜,岳振鹏打着酒嗝进了洞房,刚刚舔着脸说了一声:“夫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