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记得孟挺离家的时候,小女儿三岁不到,活泼可爱,着实让人喜爱,可没想到的是,等到自己回来,小女儿已经命归黄泉,只留下两个外孙女,还出了那等事情。

    着实让孟挺心头有些难受,这次回去,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周小馨也被带上了。

    像这样脊椎断裂,植物人的伤势,仅仅依靠普通的丹药是没可能恢复了,而过于高级的丹药,没有丝毫道行的周小馨是没可能承受药力的。

    孟挺准备回去之后,炼制一炉三色生肌续骨丹试试,看看效果。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周小馨,孟天明心头滋味百转,要说父亲那一打,他心头没有半点怨恨,是不可能的。

    在一切努力成灰的时候,看着同样躺在床上的周小馨,自己的外甥女,孟天明总算是清醒了一点,难免会生出一些愧疚。

    自己当初着实有些欠考虑了。

    而对于孟天明的老婆,儿女来说,周小馨就算得上是罪魁祸首了。

    如果不是周小馨出这事的话,周小雪那个小妮子就不会激发灵器,灵器不激发,老爷子就不会回来,老爷子不回来,大家就不会成现在这样。

    总之,大多数人在出现问题的时候,第一时间都不会责怪自己,而是委罪于人。

    当然,年轻一点的孙辈适应能力较之儿女辈要强上很多,在沮丧一会之后,他们就被这千步云给吸引住了。

    甚至于有几个尚未婚配,尚在读书的孙子,孙女就围在了孟挺身边。七嘴八舌的追问着脚下的千步云是怎么回事。

    孟挺此时却没有了之前的严厉,反倒是笑呵呵的解说了起来,引得这些晚辈一阵惊叹。

    嗯,能够像那几个孙辈那样放得开的毕竟是少数,其余那些孙辈则在心头暗骂叛徒。

    千步云的速度再慢。最终也到了老君山。

    刚进老君山地界,一干人等就察觉到这里的不同,似乎就连空气都要清新很多,多吸两口气,之前的疲劳似乎都消散了不少。

    他们的感觉并没有出错,老君山凭借着黑色光门。不断将异界灵气抽入,使得老君山一带的灵气浓度超过其它地方十倍以上。

    就算不是修道者,在灵气这般充裕的地方生活,寿命都能够延长不少,就更不说食用灵气灵水浇灌的蔬菜粮食了。

    像这样的地方。放在古时,都是难得的福地了。

    千步云并没有朝着老君山山脚落下,而是朝着另外一座山头落下,这个山头没有多少道童驻扎,只有一些负责维护清洁卫生等等的道童。

    “师尊回来了?”

    正在打坐参悟太极八卦图的明道忽然之间苏醒过来,急忙起身,唤来几个四代嫡传弟子跟在身边,便下了老君山。朝着千步云落下的地方赶去。

    待到千步云落在凤头山山脚,明道已经在守候了一会。

    等千步云停稳之后,明道便上前见礼:“弟子明道见过师尊!”

    而明道身后的三代嫡传弟子乃至于一帮道童也跟着上前见礼:“弟子见过大师伯(师祖)!”

    看着孟挺身后千步云上的一干人等。明道有些疑惑,这些人是?

    “不用多礼,明道啊,此乃为师的家务事,道童,执事留下。其他人就散了吧。”

    孟挺摇了摇头,挥手让众人离开。

    明道自然不敢违抗师父的命令。将外门道童,执事留下之后。便带着三代嫡传弟子离开。

    孟挺之所以将明道赶走,原因很简单,他将一家子人带过来,就是给他们吃吃苦,激发他们之间的亲情。

    若明道与自己几个儿子打上了招呼,寒暄一番之后,自己以后的计划可就不太好办了。

    自己还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兔崽子的心思么?

    “行了,以夫妻为单位,每户分一个小院子,先住下吧。”

    孟挺将两位在场的外门执事唤到面前,低声叮嘱了一番之后,才带着周小馨离开,只不过周小雪缠得紧,孟挺也不得不让她跟着。

    孟挺一走,两位外门执事便安排道童将这一家子的住房给安排了下来。

    之前就说过了,这座山头的人很少,因而安排起来极为轻松,没多久,孟家人便分别住入了二十来个院子。

    这边孟挺带着周小馨,周小雪回了老君山山腰处的一处院子。

    这里乃是嫡传弟子居住的地方,孟挺很早就在这里有院子了,只不过担任观主期间也没有见下来居住罢了。

    孟家一干儿孙辈从此就在老君山住下了。

    要说最初的时候,很是让这些昔日的政界,商界精英不习惯。

    除了网络之外,男人们热衷的宴会,高尔夫,赛马等等一概不可能有的,而女人们热衷的舞会,慈善拍卖会等等也没有。

    有的就是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去挑水种菜,至于吃饭,可以步行数公里前往老君山山脚的食堂,也可以在自己家里开伙。

    嗯,老君山的食堂是没有多少肉食的,而自己开伙的话,就需要自己砍柴煮饭做菜,至于佣人同样一概没有。

    并且按照孟挺的吩咐,每日都会有几个外门道童前来指导孟家子弟习武强身。

    至于衣着方面就只有道袍,愿意穿就穿,不愿意穿就打光膀子吧。

    这种生活简直让他们有种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

    意见最大的就算是孟家的女儿辈了,这些昔日花枝招展的豪门贵妇,千金们,在家里别说做这些事情了,就算是动手做饭都是很少的,就更别提劈柴,练武了。

    “我受不了啦!”

    孟天明的小女儿,某名牌大学大二学生。在练习打坐的时候,心烦意乱,仅仅坐了十分钟不到就再也受不了,直接站立起来,朝着负责监督的一个道童大声吼了起来。

    她从小就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哪里吃得消。

    那道童眼皮子搭了一下,右手轻轻一挥,一道符箓飞出,落在其脚下,轰然一声巨响,当即便在其脚下炸出一个凹坑来。

    吓得孟天明的小女儿全身一哆嗦。整个人都傻了。

    “曾师祖说了,不练习可以,去给妖兽喂食吧。”

    道童不急不缓的说道,随后便招来一头蚂蚁妖兽。

    看着那巨大的蚂蚁,别说女人了。就算是孟家的男人一个个都双腿发软。

    就这么来回折腾几番后,再也没人敢多说什么了,有什么事只能自己咬牙扛住。

    实际上,人的适应能力极强。

    从奢入俭固然很难,但在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孟家子弟倒也感觉没有什么困难了。

    甚至于,他们能够感受到,自己以前的一些毛病开始渐渐好转。

    这与服用丹药不一样。服用丹药固然能够治愈疾病,但无法强壮体魄,并且一些小毛病很难根除。

    之后。那孟天明在伤势恢复后,也加入了进来。

    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孟天明也回想了很多,心头未必就没有一些忏悔,只不过表面上不怎么能够看出,只是性格有些改变。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张扬,显得内敛了很多。

    而孟挺这段时间则在炼丹。那周小雪便临时充当了孟挺的丹炉童儿。

    孟挺的丹炉童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首先需要阅读大量炼丹书籍。之后还实践。

    孟挺就借了这个名义,直接将周小雪这个外孙女丢给二师弟流青云管教。

    至于流青云哪里有时间来管教,当然,有事弟子服其劳,周小雪随即又被丢给了流青云的大弟子明风。

    不得不说流青云给周小雪找了个好师傅。

    要说在老君山三代嫡传弟子里,就炼丹一道而言,最强者便是这明风了,就连已经踏入炼气化神不少时间的明道,较之这位师弟都有些差距。

    明风从师尊手上接到这个差事的时候,感觉有些头痛。

    要说调教徒弟,明风自从出师之后,收了四个弟子,也算很有经验了。

    可这像周小雪这样一点基础都没有的临时学徒,调教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唯一让明风感觉欣慰的是,这个周小雪学习还算勤快,另外由于其基础差,自己反倒不用多管,由几个弟子暂时先代师授艺。

    孟挺炼好了丹药后,将周小馨从植物人状态救了回来,在咨询这个外孙女意见之后,便将其交给了明道。

    说实话,由于之前服用了不少丹药炮制的药酒,孟家子弟里除了周氏姐妹之外还有几个苗子不错,但心性一般,需要多多磨练才行。

    明道接过周小馨之后,先是将其虚弱的身体调理一番之后,就一棍子打发到澳洲去了,明道感觉师尊这个晚辈虽说天赋比较适合符箓一道,但心性由于经历的缘故,显得极为冷淡,反倒不如走剑修一道更好一点。

    另外,在澳洲的小师叔郑羽梦心性天真活泼,或许将周小馨的性子改一下。

    这些小事不用多说,孟挺将家事处理一番之后,又与明道吩咐几句之后,便匆匆赶回异界。

    对此,明道感觉颇为无奈,自己要掌管老君山这么大一块基业,里里外外的事情太多了,还要帮着师尊操心那一群孟家子弟。

    还好,在吃了一番苦头之后,那群孟家子弟算是老实了,不再动不动就叫嚷自己是某某之类的话语,否则的话,那些道童还真不好管理他们。

    匆匆回到那个位面碎片附近,孟挺就感觉这个位面碎片四周出现了一些变化。

    自己布置在位面碎片之外的符阵已经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极为祥和的自然气息。

    甚至于,孟挺刚刚赶到的时候,心神都不由自行沉浸了进去。

    这种自然气息似乎来自于这个世界,但却高于这个世界。

    良久,孟挺忽然苏醒。方才明白过来,这恐怕就是师尊参悟太极八卦图之后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连自己沉浸这么一会功夫,道行就隐约上升了一些。

    的确如此,贾可道这段时间对太极八卦图的参悟并不是浪费时间。

    要说这太极八卦图其内蕴含的天地大道乃是源自地球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有些不同。

    但贾可道在参悟之后,却根据这个异界的大道衍化了一部分出来,融合了两个世界部分大道,因而显现出来的气息自然与往日不同。

    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气息不断从位面碎片里涌出,渐渐的将位面碎片包裹了起来。一丝丝青气开始在位面碎片之外浮现出来。

    之前,孟挺担心打搅了师尊,但到了这时,孟挺发现自己都不能进入位面碎片了。

    这个位面碎片随着自然气息不断增多,似乎从这个世界隔离了出去。任何靠近的物体都会在无声无息之中消散。

    孟挺无奈,也只能老老实实在附近虚空布置了几个守护法阵,自己坐在其中开始清修了起来。

    毫无疑问,在这个位面碎片附近清修的效果,要远远高于其它地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即将过去。

    那个位面碎片四周,青气纵横。一块面积极小的位面碎片不小心撞在了青气之上,转眼之间便自行崩解为无数微粒,被青气吸收了进去。

    一位刚刚晋升的传奇法师。此时正在星界虚空之中遨游。

    对于传奇法师来说,星界虚空无疑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只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位面碎片,那么就可以建立起自己的星界法师塔,从而能够比较高效快速的收取四周的资源,奠定自己更进一步的基础。

    不少法师半神就是这样利用星界虚空。从而经营起庞大的教会,最终点燃神火。

    当然。有得必有失,对于一位刚刚晋升不久的传奇法师来说。星界虚空同时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

    这里有太多强大的存在出没了。

    与某位面相连固定或者四处飘荡的神国领地,如同鲨鱼一般嗜血的星界鳗,强大而胆小的星界鲸,在一些阴暗处出没的大恶魔,神尸附近必定会诞生的神性怪物,乃至于众位面里最恐怖的神孽等等。

    总之,如果招惹到以上列举的任何一位强大存在,这位传奇法师恐怕都会很危险。

    因而,为了提升安全性,减少危险,这位传奇法师出行星界虚空则是对自己释放了星界旅行这个传奇法术。

    星界旅行源自于位面传送这个法术,被释放这个法术之后,受术者便能够抽出一丝灵魂,以灵体的方式在星界之中自行遨游。

    当然,有利也有弊,如此一来,这个遨游星界的灵体实力将会比本体削弱两成以上,但这里面的好处就在于即便是灵体受创死亡,其本体最多也就是受到一些灵魂伤害,不会彻底陨落在星界虚空之中。

    话说,这位传奇法师的运气不错,出来这一圈可是收集了不少好东西。

    用来修建半位面法师塔的星辰石,索兰金,秘银以及炼制各种魔法道具的材料等等。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寻找一个合适的位面碎片,慢慢发展,从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半位面来。

    要说法师较之其它职业者更容易点燃神火就在这里了。

    传奇法师能够提前遨游星界,收集所需物资,而其它职业者则只能够在自己所属位面里与其他强者争夺不多的珍贵物资。

    嗯,除了星界虚空之外,深渊位面、火焰位面等等位面也能够收集资源,但进入这些地方,必然会遭遇危险。

    相比之下,星界虚空总体来说反倒要安全一些了。

    嗯?

    前面是什么?

    全身灵体化,犹如一个蓝色幽魂的传奇法师突然之间看到了前面的异状。

    一个位面碎片悬浮在星界虚空之中,四周无数青气来回流动。

    这是个什么位面碎片?

    看到这一幕,传奇法师顿时愣神了。

    在搜寻了所有记忆后,传奇法师不得不承认。自己所涉及的星界知识太少了。

    要说在星界虚空之中,有主物质位面,有各种属性位面,有深渊位面,有各种半位面。位面碎片。

    毫无疑问,位面碎片乃是所有位面存在里最弱小的一种。

    以前就说过,如果一个位面碎片运气比较好的话,那么或许能够成长为一个半位面,而半位面如果运气极佳,则能够按照其属性成长为某种属性位面。

    至于主物质位面这玩意。在星界虚空里太稀少了,能够确认的似乎就只有一个。

    而位面碎片里规则最齐全的,里面能够长出一些绿色植物,小虫子什么的,就算是很不错了。实际上大多数半位面都不可能存在生物。

    因而能够天然存在生物的位面碎片,往往会引来极为强大的存在窥视。

    找到这样的位面碎片,初生的神明能够节约很多神力将其改建成为神国,传奇法师能够在里面建立法师塔,进一步促进位面碎片成长,种植粮食,使其成为一个能够让人类居住的地方。

    大恶魔则能够借机摆脱深渊位面的控制,在位面碎片里种下深渊气息的种子。成为一个深渊位面的最初恶魔,恶魔主君!

    嗯,当然想要将位面碎片催生成为一个深渊位面。这个极难,恐怕上百万年时间都未必能够成功,并且会招来诸神的围攻。

    但即便如此,不少大恶魔都打着这个美妙的主意。

    传奇法师看不出这个位面碎片是怎么回事,但他在小心翼翼的靠近后,却能够察觉这个位面碎片四周与其它星界虚空的不同。

    就一个感觉。太舒服了。

    传奇法师在靠近位面碎片之后,能够充分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魔力转动自行加快。四周的魔法微粒不断涌入灵体之中。

    前后不到数分钟时间,自己的实力就好似喷向高空的岩浆。骤然狂升。

    简单来说,传奇法师这个灵体的实力此时已经超过了本体,足足四成的实力增幅!

    传奇法师知道,如果自己灵体回到本体的话,自己的实力还将会进一步上升。

    这样的实力提升,如果按照自己以前按部就班的过程来说,所需要时间估计不会低于两百年,并且这个过程里自己未必就能够顺顺利利。

    宝物!绝世宝物!

    传奇法师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但第二个念头却让他后背一阵发凉,如果不是灵体的话,恐怕早就汗如泉涌了。

    有这样绝世的宝物,这附近恐怕也会有极大的危险!

    千万别拿传奇法师与剑圣那些脑子里长满肌肉的家伙相提并论,光论知识的丰富性,一位传奇法师能够完爆所有的剑圣。

    而传奇法师的推测是正确的。

    传奇法师的到来已经将孟挺给惊醒,因而见到那传奇法师一脸喜色,孟挺就果断出手了。

    虽说这个传奇法师未必有什么找人一起来探宝的想法,但孟挺决不允许任何存在来打扰师尊。

    那传奇法师就感觉心头一跳,下一刻,周身便爆出一连串的光华。

    意外术!

    凡是传奇法师遭遇到致命攻击时,这个法术就会提前自行激活,从而带动一系列之前加持好的防御法术。

    在孟挺的眼里,就在那道杀妖符飞出去后,那个家伙身上就好似放了烟花一样,五彩缤纷。

    之后,传奇法师的身体骤然崩溃,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传奇法师在身形再度浮现之后,心头一阵狂跳。

    自己身上加持的法术,不下三十个,几乎覆盖了所有类型的攻击。

    什么普通的物理攻击,比较特殊的灵魂攻击乃至于各类法术攻击等等,但就这么一瞬间,这三十多个防御法术就尽数被击破,最后那个瞬间移动法术被激活,将自己传送了出来。

    这个法术乃是传奇法师身上加持的最后一个法术,这也意味着传奇法师如果没有加持这些法术的话,恐怕已经重创不起了。

    “想跑?狂雷符!”

    这还是孟挺第一次失手,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毕竟像传奇法师这些家伙,他们可要比那些点燃神火的半神谨慎多了,只要有危险,第一时间就逃命,没有完全的把握,多数都不会与人拼命的。(未完待续)

    …

第841-842章 、有仇报仇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还保留这一个保安在这里,已经算是不错了。

    “哦,那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虽然孟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比较容易取信于人,但这个保安的警惕性倒不低,眼睛盯了孟挺几眼,感觉没有多少异常之后,方才回到大门后侧的传达室里,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一通,很快就从别墅里出来一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浩浩荡荡一大家子,足足有二十多人。

    而在这群人里,跑得最快的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

    保安刚将大门打开,那美妇就扑到了孟挺身上,禁不住啼哭起来。

    孟挺眼中神色有些复杂,不由得轻叹一声,伸手摸了摸美妇的长发:“辛苦你了。”

    孟挺这句话说出,让这美妇更加激动,好一阵子后方才收敛泪水。

    这美妇便是孟挺昔日所娶的妻子,现年已有八十多岁,但由于服用了养颜丹,面容不老,看上去仅仅三十岁左右。

    当然,这在孟挺家里算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反倒是孟挺的父母却不愿意服用养颜丹,按照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只要身体好就行了,还将自己变得那么年轻,自己都不好意思。

    安慰了一会妻子之后,孟挺便转身向自己父母问好。

    孟挺的父母倒是白发似雪,但精神劲不错,看到回来的儿子不由得一阵欢喜,拉着孟挺的手就是一阵嘀咕。

    周围还有孟挺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儿,外孙乃至于曾孙等等。

    而孟挺的儿子。女儿也有五六十岁,几个曾孙,外曾孙等等,最大的十岁,最小刚刚学会走路。

    这可谓是五代同堂了。

    进了别墅,孟挺的眉头舒展开来。

    修道之人并不拒绝亲情。相反,在很多时候,这种亲情反倒是稳固心境的良药。

    如此,一些事情,孟挺也不得不管。

    让几个佣人扶着父母回房休息之后。孟挺与妻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排排儿女,媳妇,女婿,孙儿女,孙女婿等等老老实实的站在孟挺不远处。

    到了这时,孟挺就是这个大家的家长了,再说了。就算是那些儿媳,女婿,孙儿媳。孙女婿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别看坐在沙发上的老爷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但却是真正的神仙中人。

    别的不说,一大家子人,不管是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还是下海经商等等。能够顺风得水,那可都是沾了老爷子的光。

    “说说吧。出什么事了?怎么激发了灵器?”

    这次孟挺也不是无缘无故回家的,而是有血亲触发了自己留下的一件灵器。

    这件灵器乃是孟挺专门炼制。留给家人在必要时联系自己所用。

    这么说吧,一旦触发这件灵器,那么就意味着家里有大事发生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也不会让孟挺回来处理事情。

    孟挺在这些子孙面前的威压还是很厉害的,因而孟挺如此一问,几个儿子,女儿缩了缩头,压根就不敢出声。

    孟挺的老妻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孟挺给制止了:“让他们说。”

    几个儿子,女儿没敢说话,倒是一个女孩站了出来,抹着泪,叽叽呱呱的说了一番。

    这个女孩,孟挺不认识,没法,孟挺都数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也就大孙子见过一面,其余的小辈都没见过。

    据老妻介绍,这个女孩叫周小雪,十六岁,乃是自己外孙女,也就是自家老幺的小女儿。

    整个事情无非就是所谓的豪门恩怨。

    孟挺在的时候,这孟家自然称不上豪门,但孟挺离去依旧,他的这些子孙依仗着孟挺的威势,过得风生水起。

    混政界的,怎么说也是正厅级干部了,而混商界的更是如火如荼,孟氏集团现在的总资产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上百亿了,虽说比不上那些积年豪门,但在g市也算得上富豪一方了。

    这家业大了,人口多了,事情就多了。

    要说孟挺这次回来,所见到的孙儿,外孙一半不到,还有一些正在外面读大学。

    简单来说,周小雪有个姐姐周小馨,十九岁,大一学生,被其三舅孟天明,许配给了某大户人家的次子郑大帅,算是一种婚姻联盟,借此促进孟氏集团的发展。

    要说这事如果周小馨同意的话,也算是公私合利了。

    毕竟周小馨的父亲因车祸去世,其母心思郁结,数年后跟着去世,加之周父乃是孤儿,因而这周家两姐妹从小就住在孟家。

    如此一来,孟家长辈为其婚配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偏偏那大户人家的次子在纨绔之中都算是次等货,吃喝嫖赌无一不精,光是仗着那张俊脸以及家世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据说光是打胎跳楼的就有几位了。

    周小馨本人性格虽说有些软弱,但品学皆优,压根就不可能看上哪个败家子。

    但偏偏其三舅卖力撮合,时不时让周小馨陪同那郑大帅出去游玩。

    最终,色胆包天的郑大帅下药迷晕了周小馨,并招来一群狐朋狗友强暴了这个女孩。

    不堪受辱的周小馨直接跳楼,虽说之后捡回了一条命,但腰椎断裂,半身不遂,还成为了植物人。

    至于之后的事情,大概就是孟家几兄弟担心影响孟氏集团,想要大事化小,使得周小馨的妹妹周小雪激愤不已,偷了个空,将孟挺留下的灵器给激发了。

    至于孟挺的父母,老妻不知道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周小雪由于哭泣说得有些混乱,但孟挺大概也明白了里面的事情。

    从没有愤怒过的孟挺这个时候暴怒了起来:“混账东西!”

    啪!孟挺顺手一甩,孟挺三子孟天明就好似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刷一下就飞了出去,噼里啪啦撞倒一排东西之后,方才摔落地面,顿时惊得孟天明的儿子等等一帮人上前查看搀扶。

    “你们也不是东西!”

    孟挺指着自己其他几个儿子,女儿不由得喝骂道。

    不过由于孟挺一直修道。对于骂人的词汇早就忘记了,因而骂起人,力度却不怎么样。

    “乖孙过来。”

    孟挺让哭得不成人形的周小雪坐在自己右手,心头却是哀叹无比,自己道法高强,自己的儿子。女儿就这个样子。

    三子为了分薄外甥女的股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其嫁出去,顺便给孟子集团谋取利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皆由此而来。

    而其余几个儿女虽说没怎么参与进去,但无疑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当时。任何一人出面制止的话,三子也不敢一意孤行。

    至于出事之后,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思想更是让孟挺想要吐血。

    难道这些兔崽子,亲情就这么淡薄?

    孟挺的老妻也看懂了孟挺的愤怒,不由得搓了搓手,脸色苍白,孟挺很少回来,儿子女儿无疑就是她在教育。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让她羞愧无比。

    “都回来站好!”

    孟挺轻喝一声,孟天明那一家子不得不回来站好。至于孟天明已经昏迷过去,死倒不至于,孟挺再毒也不食子的,但活罪难逃罢了。

    孟挺压根就没有理会孟天明那一家子对自己的怨恨,这也是没法的事情,自己作为父亲。基本上没有和这些儿孙相处的时间,因而彼此之间的关系极为淡薄。

    老爷子一巴掌将孟天明给扇得昏迷。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这如何不让这一家子恨他。

    “说吧。是哪家子弟?”

    孟挺感觉处理这些事情,简直就要比自己渡劫还要痛苦,头痛,因而决定快刀斩乱麻,快点将此事解决,然后回山修道。

    自己已经完全不能适应这红尘俗世了。

    孟挺如此一问,几个儿子,女儿不由得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老大站了出来,喃喃说道:“巨豪集团董事长。”

    孟挺倒不知道这巨豪集团董事长是何许人也,不过这并不麻烦,孟挺拿起电话,就拨打了秘密部门联络员的电话,前后不到十分钟,那位董事长的一切情况,不管是企业还是家庭都统统被传真了过来。

    要说这个巨豪集团算得上附近几省的商业巨头了,其商业活动涉及范围极为广泛,因而孟氏集团想要与之联姻也算是比较合理。

    不过这个巨豪集团的董事长可不算什么好人,原本乃是g市相邻的p市里一个混混,在经济浪潮之下抓住了机会,以各种黑恶手段赚取钱财,在短短十多年时间里便成就了这一番家业。

    但在其巨额财富之下,却是流淌着无比的血腥。

    看到这里的时候,孟挺对于自己三子失望至极,也对自己几个儿女失望,翻转一想,或许是自己害了他们,但话说回来,路都是自己走的,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

    想到这里,孟挺又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冷漠了一点。

    说实话,若是炼气化精以下道行的修道者遇到这种事情,指不定就要走火入魔了。

    还好,孟挺心境稳固,最多也就是摇晃几下。

    行了,更多的也不用看了。

    总之这个巨豪集团从上到下,好人是有的,都是那些普通员工,上层基本上都是董事长昔日的黑帮手下,做生意一贯采用黑恶手段,不良竞争,绑架竞争对手家人或者直接干掉竞争对手都是常事。

    如此一想,自己几个儿女不敢管此事倒也勉强正常,毕竟每个人现在都是家大业大,不敢与这些家伙对抗。

    “好久没活动手脚了。”

    孟挺呵呵一笑,笑得那些儿女,孙辈一个个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这位老爷子气得有些发疯了。

    反倒是孟天明那一家子感觉。老爷子或许疯了还好一点,否则的话,动不动就将人打得住院,着实让人害怕。

    要知道孟天明此时已经送往医院,据医生所述。孟天明大概半年内别想出院了。

    很快,孟挺就消失在别墅之中,在离开之前,就丢下一句话:“等我回来。”

    另外还有三头体型超过十米的巨型黄巾力士在别墅四周巡逻,别墅里的人不允许外出,而外面的人不允许进入。将整个别墅都封锁了起来。

    要说秘密部门不愧是秘密部门,给孟挺的资料极为完善,就连那个巨豪集团隐藏于地下的几座秘密仓库都在地图上标记了出来。

    孟挺隐去身形,看着夜色笼罩下的一处建筑物,从表面上来看。这里乃是一座普通仓库,但实际上,其地下却是一个用来分装毒品的大型地下仓库,这一点,孟挺能够轻而易举看穿。

    “风起云聚雷暴!”

    孟挺轻言数声,片刻之间,狂风大作,天上乌云密布。轰隆隆的雷声不断响起。

    噼里啪啦!

    在一阵剧烈的雷光电闪之后,一道道闪电径直落下。

    孟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一周时间就返回了别墅。而此时大小报刊上却纷纷登载着与巨豪集团有关的热门新闻。

    “是天罚?某地出现雷暴,伤亡惨重,据统计,巨豪集团某仓库内十余人尽数丧生雷暴,喜剧的是,随后赶到的救援人员发现仓库地下藏有大量毒品。当地警方已开始抓捕巨豪集团相关涉案人员。”

    “巨豪集团董事长别墅突发火灾,董事长葬身火海。”

    “巨豪集团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数十亡命之徒藏身保安部。”

    “巨豪集团一朝覆灭,涉黑内幕大揭秘。”

    被老爷子困在别墅里的一干儿辈。孙辈看着刚刚送来的报纸,一个个不由得面色苍白。

    要说,在他们心里,这个巨豪集团的实力可要比孟氏集团强大数倍以上,并且黑白两道通吃。

    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转眼之间,这么一个庞然巨物就骤然倒下,而造成这个庞然巨物倒下的原因,恐怕与自家老爷子脱不了关系。

    说实话,在之前,特别是孟挺的孙辈,对于自己爷爷,外公的了解并不多,最多也就是知道孟挺乃是一个道士,国家极为重视,另外还有一些神神叨叨的本事。

    甚至于有几个孙辈还颇为看不起自家爷爷,认为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装神棍。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么,武功再高,一枪撂倒。

    但现在一看,尼玛,太恐怖了。

    光看看那巨豪集团这几天所遭受的天灾就明白了。

    天灾,笑话,或许那些不知道事情原由的老百姓会认为是天灾,但略微了解一点这里面问题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天灾。

    再说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周时间发生雷暴三十四起,火灾十三起,泥石流五起等等都落在巨豪集团的产业,建筑上?

    尤其是巨豪集团总部大楼的泥石流就比较怪异了,虽说其总部大楼乃是依山修建,但那座山的地质条件较好,也没有下雨,森林茂密,压根就没有发生泥石流的条件,但偏偏就发生了。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很多人对老君山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没法,在这之前,大家或多或少了解一些老君山的实力,但总的影响还是处于装神弄鬼的地步。

    但在巨豪集团这事之后,更多人知道了老君山不是吃素的。

    至于孟挺的儿孙辈,脑海里已经是一片茫然,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么个父亲和爷爷是好还是坏。

    回到别墅,看着一群儿孙如丧考妣的样子,孟挺肚子里就是一股子火气冒出,点了点二儿子,随即便吩咐了起来:“在三天内将孟氏集团所有股权转卖掉,你们跟我去老君山。”

    这个时候,得到消息,其他孙辈等等也接到消息从各地赶了回来。

    听到孟老爷子这个吩咐,别墅里顿时就炸锅了。

    将孟氏集团所有股权转卖掉,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所有人都不再是孟氏集团的股东,也无法每年享受那丰厚的红利。其坏处自然就是生活水准急剧下降,另外帅哥无法大把砸钱泡妹子了,美女也就没有各种享受了,什么香车,奢侈品都将离他们远去。

    这一点就不是大家所能够容忍的了。

    “爸!我不同意!”

    二儿媳率先就跳了出来。之后三儿媳乃至于一干孙子,孙女都跟在后面摇旗呐喊。

    “不同意?”

    孟挺笑了笑,莫名让一干人等后背生出一股凉意,到了这时,他们方才醒悟过来,自家老爷子可不像其他老爷子那样老弱无用。巨豪集团在他手上都没能挺过一周时间。

    “是,是啊,要是将孟氏集团转卖掉,我们这么大一家子人的生活可怎么办?”

    这时候最能够挺住的就算是三儿媳了,她眼中喷出的怒火几乎就能够将孟挺给点燃。当然,就算是她也不敢直接对抗孟挺,只是最后小声嘀咕一下:“总不可能让我们一家子人都跟着您啃树皮,吃草糠吧?”

    还别说,这句话顿时激起了众多人心头的同感。

    老爷子太不讲亲情了,你老人家修道成仙,啃树皮吃草糠,总不可能让一家人都跟着去吧。

    因而之后。就算那些没有跟着说话的,眼睛里也是充满了对孟挺的不满。

    孟挺笑了,啃树皮。吃草糠,这个儿媳倒是会形容,修道如果只是啃树皮,吃草糠就好了。

    当然,孟挺也知道,玩嘴巴皮子这方面。自己还真不行,这倒不是说自己没练过。完全就是一种男女天赋上的问题,女人天生在这方面就要比男人占据一些优势。

    再说了。自己堂堂一家之主与儿媳妇争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行了,愿意保留股份的就留下,不过我可不保证孟氏集团会不会倒闭。”

    孟挺如此一说,众人顿时哑然。

    老爷子这招太狠了,直接大势碾压啊。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跟着他走的人,后面遭了罪就是自己活该。

    谁也不敢赌老爷子不会下狠手,毕竟大家与老爷子之间的关系着实有些淡薄。

    最终在孟挺的威逼之下,全家人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处理股权,收拾行李准备跟着走人。

    当然,也有一部分孙辈借着读大学的名义想要单飞,毕竟他们手里都有一笔钱,都是享受惯了的,一想到回老君山那样的荒郊野岭,心头就是一阵发麻。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孟挺直接让他们休学,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读书,就要看老爷子的心情了。

    总之,前后不到三天时间,孟家从上到下,除了孟挺父母,老妻几人不用动弹之外,其余所有子孙辈,尽数聚集在别墅前的花园里,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连躺在医院里的老三孟天明也被抬了过来。

    孟挺也不知道自己这一顿快刀斩乱麻是否正确,但总要比这些家伙搞得亲情全无来得好。

    丢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白云,白云落地,迅速膨胀化为数亩之地。

    这一幕,顿时让孟家上下看得目瞪口呆。

    “一个个都上去,行礼放在原地。”

    孟挺冷冷发话说道,旁边的黄巾力士便开始赶人。

    倒是孟挺父母与老妻看着这一幕有些不舍,谁不希望儿孙环绕在自己膝下。

    当然,孟挺也没打算真的将自己儿孙捆在老君山一辈子,但这个时候却不能心软,否则那就真的害了孟家上下。

    见到老爷子连老祖宗的面子都不给,这一干儿孙辈才算是真正的丧了气,一个个哭哭啼啼的上了白云,心头惶恐不已。

    待到儿孙辈尽数上了千步云,孟挺用乾坤袋将所有行礼一收,随后给黄巾力士低语数声,便驱动千步云迅速升空离开。

    那三头巨型黄巾力士将会在这里驻扎相当一段时间,维护别墅的安全。

    千步云在高空缓缓而行,清风怡人。

    可千步云上众人心态却是各有不同。

    周小雪自然是跟了上来,在外公给其姐姐报仇之后,周小雪就离不开孟挺了,一步不肯离开。

    要说孟挺诸多子女里,孟挺最疼爱的就是周氏姐妹的母亲,他的小女儿。(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