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还保留这一个保安在这里,已经算是不错了。

    “哦,那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虽然孟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比较容易取信于人,但这个保安的警惕性倒不低,眼睛盯了孟挺几眼,感觉没有多少异常之后,方才回到大门后侧的传达室里,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一通,很快就从别墅里出来一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浩浩荡荡一大家子,足足有二十多人。

    而在这群人里,跑得最快的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

    保安刚将大门打开,那美妇就扑到了孟挺身上,禁不住啼哭起来。

    孟挺眼中神色有些复杂,不由得轻叹一声,伸手摸了摸美妇的长发:“辛苦你了。”

    孟挺这句话说出,让这美妇更加激动,好一阵子后方才收敛泪水。

    这美妇便是孟挺昔日所娶的妻子,现年已有八十多岁,但由于服用了养颜丹,面容不老,看上去仅仅三十岁左右。

    当然,这在孟挺家里算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反倒是孟挺的父母却不愿意服用养颜丹,按照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只要身体好就行了,还将自己变得那么年轻,自己都不好意思。

    安慰了一会妻子之后,孟挺便转身向自己父母问好。

    孟挺的父母倒是白发似雪,但精神劲不错,看到回来的儿子不由得一阵欢喜,拉着孟挺的手就是一阵嘀咕。

    周围还有孟挺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儿,外孙乃至于曾孙等等。

    而孟挺的儿子。女儿也有五六十岁,几个曾孙,外曾孙等等,最大的十岁,最小刚刚学会走路。

    这可谓是五代同堂了。

    进了别墅,孟挺的眉头舒展开来。

    修道之人并不拒绝亲情。相反,在很多时候,这种亲情反倒是稳固心境的良药。

    如此,一些事情,孟挺也不得不管。

    让几个佣人扶着父母回房休息之后。孟挺与妻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排排儿女,媳妇,女婿,孙儿女,孙女婿等等老老实实的站在孟挺不远处。

    到了这时,孟挺就是这个大家的家长了,再说了。就算是那些儿媳,女婿,孙儿媳。孙女婿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别看坐在沙发上的老爷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但却是真正的神仙中人。

    别的不说,一大家子人,不管是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还是下海经商等等。能够顺风得水,那可都是沾了老爷子的光。

    “说说吧。出什么事了?怎么激发了灵器?”

    这次孟挺也不是无缘无故回家的,而是有血亲触发了自己留下的一件灵器。

    这件灵器乃是孟挺专门炼制。留给家人在必要时联系自己所用。

    这么说吧,一旦触发这件灵器,那么就意味着家里有大事发生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也不会让孟挺回来处理事情。

    孟挺在这些子孙面前的威压还是很厉害的,因而孟挺如此一问,几个儿子,女儿缩了缩头,压根就不敢出声。

    孟挺的老妻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孟挺给制止了:“让他们说。”

    几个儿子,女儿没敢说话,倒是一个女孩站了出来,抹着泪,叽叽呱呱的说了一番。

    这个女孩,孟挺不认识,没法,孟挺都数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也就大孙子见过一面,其余的小辈都没见过。

    据老妻介绍,这个女孩叫周小雪,十六岁,乃是自己外孙女,也就是自家老幺的小女儿。

    整个事情无非就是所谓的豪门恩怨。

    孟挺在的时候,这孟家自然称不上豪门,但孟挺离去依旧,他的这些子孙依仗着孟挺的威势,过得风生水起。

    混政界的,怎么说也是正厅级干部了,而混商界的更是如火如荼,孟氏集团现在的总资产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上百亿了,虽说比不上那些积年豪门,但在g市也算得上富豪一方了。

    这家业大了,人口多了,事情就多了。

    要说孟挺这次回来,所见到的孙儿,外孙一半不到,还有一些正在外面读大学。

    简单来说,周小雪有个姐姐周小馨,十九岁,大一学生,被其三舅孟天明,许配给了某大户人家的次子郑大帅,算是一种婚姻联盟,借此促进孟氏集团的发展。

    要说这事如果周小馨同意的话,也算是公私合利了。

    毕竟周小馨的父亲因车祸去世,其母心思郁结,数年后跟着去世,加之周父乃是孤儿,因而这周家两姐妹从小就住在孟家。

    如此一来,孟家长辈为其婚配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偏偏那大户人家的次子在纨绔之中都算是次等货,吃喝嫖赌无一不精,光是仗着那张俊脸以及家世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据说光是打胎跳楼的就有几位了。

    周小馨本人性格虽说有些软弱,但品学皆优,压根就不可能看上哪个败家子。

    但偏偏其三舅卖力撮合,时不时让周小馨陪同那郑大帅出去游玩。

    最终,色胆包天的郑大帅下药迷晕了周小馨,并招来一群狐朋狗友强暴了这个女孩。

    不堪受辱的周小馨直接跳楼,虽说之后捡回了一条命,但腰椎断裂,半身不遂,还成为了植物人。

    至于之后的事情,大概就是孟家几兄弟担心影响孟氏集团,想要大事化小,使得周小馨的妹妹周小雪激愤不已,偷了个空,将孟挺留下的灵器给激发了。

    至于孟挺的父母,老妻不知道这里面的来龙去脉。

    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周小雪由于哭泣说得有些混乱,但孟挺大概也明白了里面的事情。

    从没有愤怒过的孟挺这个时候暴怒了起来:“混账东西!”

    啪!孟挺顺手一甩,孟挺三子孟天明就好似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刷一下就飞了出去,噼里啪啦撞倒一排东西之后,方才摔落地面,顿时惊得孟天明的儿子等等一帮人上前查看搀扶。

    “你们也不是东西!”

    孟挺指着自己其他几个儿子,女儿不由得喝骂道。

    不过由于孟挺一直修道。对于骂人的词汇早就忘记了,因而骂起人,力度却不怎么样。

    “乖孙过来。”

    孟挺让哭得不成人形的周小雪坐在自己右手,心头却是哀叹无比,自己道法高强,自己的儿子。女儿就这个样子。

    三子为了分薄外甥女的股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其嫁出去,顺便给孟子集团谋取利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皆由此而来。

    而其余几个儿女虽说没怎么参与进去,但无疑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当时。任何一人出面制止的话,三子也不敢一意孤行。

    至于出事之后,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思想更是让孟挺想要吐血。

    难道这些兔崽子,亲情就这么淡薄?

    孟挺的老妻也看懂了孟挺的愤怒,不由得搓了搓手,脸色苍白,孟挺很少回来,儿子女儿无疑就是她在教育。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让她羞愧无比。

    “都回来站好!”

    孟挺轻喝一声,孟天明那一家子不得不回来站好。至于孟天明已经昏迷过去,死倒不至于,孟挺再毒也不食子的,但活罪难逃罢了。

    孟挺压根就没有理会孟天明那一家子对自己的怨恨,这也是没法的事情,自己作为父亲。基本上没有和这些儿孙相处的时间,因而彼此之间的关系极为淡薄。

    老爷子一巴掌将孟天明给扇得昏迷。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这如何不让这一家子恨他。

    “说吧。是哪家子弟?”

    孟挺感觉处理这些事情,简直就要比自己渡劫还要痛苦,头痛,因而决定快刀斩乱麻,快点将此事解决,然后回山修道。

    自己已经完全不能适应这红尘俗世了。

    孟挺如此一问,几个儿子,女儿不由得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老大站了出来,喃喃说道:“巨豪集团董事长。”

    孟挺倒不知道这巨豪集团董事长是何许人也,不过这并不麻烦,孟挺拿起电话,就拨打了秘密部门联络员的电话,前后不到十分钟,那位董事长的一切情况,不管是企业还是家庭都统统被传真了过来。

    要说这个巨豪集团算得上附近几省的商业巨头了,其商业活动涉及范围极为广泛,因而孟氏集团想要与之联姻也算是比较合理。

    不过这个巨豪集团的董事长可不算什么好人,原本乃是g市相邻的p市里一个混混,在经济浪潮之下抓住了机会,以各种黑恶手段赚取钱财,在短短十多年时间里便成就了这一番家业。

    但在其巨额财富之下,却是流淌着无比的血腥。

    看到这里的时候,孟挺对于自己三子失望至极,也对自己几个儿女失望,翻转一想,或许是自己害了他们,但话说回来,路都是自己走的,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

    想到这里,孟挺又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冷漠了一点。

    说实话,若是炼气化精以下道行的修道者遇到这种事情,指不定就要走火入魔了。

    还好,孟挺心境稳固,最多也就是摇晃几下。

    行了,更多的也不用看了。

    总之这个巨豪集团从上到下,好人是有的,都是那些普通员工,上层基本上都是董事长昔日的黑帮手下,做生意一贯采用黑恶手段,不良竞争,绑架竞争对手家人或者直接干掉竞争对手都是常事。

    如此一想,自己几个儿女不敢管此事倒也勉强正常,毕竟每个人现在都是家大业大,不敢与这些家伙对抗。

    “好久没活动手脚了。”

    孟挺呵呵一笑,笑得那些儿女,孙辈一个个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这位老爷子气得有些发疯了。

    反倒是孟天明那一家子感觉。老爷子或许疯了还好一点,否则的话,动不动就将人打得住院,着实让人害怕。

    要知道孟天明此时已经送往医院,据医生所述。孟天明大概半年内别想出院了。

    很快,孟挺就消失在别墅之中,在离开之前,就丢下一句话:“等我回来。”

    另外还有三头体型超过十米的巨型黄巾力士在别墅四周巡逻,别墅里的人不允许外出,而外面的人不允许进入。将整个别墅都封锁了起来。

    要说秘密部门不愧是秘密部门,给孟挺的资料极为完善,就连那个巨豪集团隐藏于地下的几座秘密仓库都在地图上标记了出来。

    孟挺隐去身形,看着夜色笼罩下的一处建筑物,从表面上来看。这里乃是一座普通仓库,但实际上,其地下却是一个用来分装毒品的大型地下仓库,这一点,孟挺能够轻而易举看穿。

    “风起云聚雷暴!”

    孟挺轻言数声,片刻之间,狂风大作,天上乌云密布。轰隆隆的雷声不断响起。

    噼里啪啦!

    在一阵剧烈的雷光电闪之后,一道道闪电径直落下。

    孟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一周时间就返回了别墅。而此时大小报刊上却纷纷登载着与巨豪集团有关的热门新闻。

    “是天罚?某地出现雷暴,伤亡惨重,据统计,巨豪集团某仓库内十余人尽数丧生雷暴,喜剧的是,随后赶到的救援人员发现仓库地下藏有大量毒品。当地警方已开始抓捕巨豪集团相关涉案人员。”

    “巨豪集团董事长别墅突发火灾,董事长葬身火海。”

    “巨豪集团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数十亡命之徒藏身保安部。”

    “巨豪集团一朝覆灭,涉黑内幕大揭秘。”

    被老爷子困在别墅里的一干儿辈。孙辈看着刚刚送来的报纸,一个个不由得面色苍白。

    要说,在他们心里,这个巨豪集团的实力可要比孟氏集团强大数倍以上,并且黑白两道通吃。

    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转眼之间,这么一个庞然巨物就骤然倒下,而造成这个庞然巨物倒下的原因,恐怕与自家老爷子脱不了关系。

    说实话,在之前,特别是孟挺的孙辈,对于自己爷爷,外公的了解并不多,最多也就是知道孟挺乃是一个道士,国家极为重视,另外还有一些神神叨叨的本事。

    甚至于有几个孙辈还颇为看不起自家爷爷,认为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装神棍。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么,武功再高,一枪撂倒。

    但现在一看,尼玛,太恐怖了。

    光看看那巨豪集团这几天所遭受的天灾就明白了。

    天灾,笑话,或许那些不知道事情原由的老百姓会认为是天灾,但略微了解一点这里面问题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天灾。

    再说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周时间发生雷暴三十四起,火灾十三起,泥石流五起等等都落在巨豪集团的产业,建筑上?

    尤其是巨豪集团总部大楼的泥石流就比较怪异了,虽说其总部大楼乃是依山修建,但那座山的地质条件较好,也没有下雨,森林茂密,压根就没有发生泥石流的条件,但偏偏就发生了。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很多人对老君山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没法,在这之前,大家或多或少了解一些老君山的实力,但总的影响还是处于装神弄鬼的地步。

    但在巨豪集团这事之后,更多人知道了老君山不是吃素的。

    至于孟挺的儿孙辈,脑海里已经是一片茫然,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么个父亲和爷爷是好还是坏。

    回到别墅,看着一群儿孙如丧考妣的样子,孟挺肚子里就是一股子火气冒出,点了点二儿子,随即便吩咐了起来:“在三天内将孟氏集团所有股权转卖掉,你们跟我去老君山。”

    这个时候,得到消息,其他孙辈等等也接到消息从各地赶了回来。

    听到孟老爷子这个吩咐,别墅里顿时就炸锅了。

    将孟氏集团所有股权转卖掉,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所有人都不再是孟氏集团的股东,也无法每年享受那丰厚的红利。其坏处自然就是生活水准急剧下降,另外帅哥无法大把砸钱泡妹子了,美女也就没有各种享受了,什么香车,奢侈品都将离他们远去。

    这一点就不是大家所能够容忍的了。

    “爸!我不同意!”

    二儿媳率先就跳了出来。之后三儿媳乃至于一干孙子,孙女都跟在后面摇旗呐喊。

    “不同意?”

    孟挺笑了笑,莫名让一干人等后背生出一股凉意,到了这时,他们方才醒悟过来,自家老爷子可不像其他老爷子那样老弱无用。巨豪集团在他手上都没能挺过一周时间。

    “是,是啊,要是将孟氏集团转卖掉,我们这么大一家子人的生活可怎么办?”

    这时候最能够挺住的就算是三儿媳了,她眼中喷出的怒火几乎就能够将孟挺给点燃。当然,就算是她也不敢直接对抗孟挺,只是最后小声嘀咕一下:“总不可能让我们一家子人都跟着您啃树皮,吃草糠吧?”

    还别说,这句话顿时激起了众多人心头的同感。

    老爷子太不讲亲情了,你老人家修道成仙,啃树皮吃草糠,总不可能让一家人都跟着去吧。

    因而之后。就算那些没有跟着说话的,眼睛里也是充满了对孟挺的不满。

    孟挺笑了,啃树皮。吃草糠,这个儿媳倒是会形容,修道如果只是啃树皮,吃草糠就好了。

    当然,孟挺也知道,玩嘴巴皮子这方面。自己还真不行,这倒不是说自己没练过。完全就是一种男女天赋上的问题,女人天生在这方面就要比男人占据一些优势。

    再说了。自己堂堂一家之主与儿媳妇争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行了,愿意保留股份的就留下,不过我可不保证孟氏集团会不会倒闭。”

    孟挺如此一说,众人顿时哑然。

    老爷子这招太狠了,直接大势碾压啊。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跟着他走的人,后面遭了罪就是自己活该。

    谁也不敢赌老爷子不会下狠手,毕竟大家与老爷子之间的关系着实有些淡薄。

    最终在孟挺的威逼之下,全家人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处理股权,收拾行李准备跟着走人。

    当然,也有一部分孙辈借着读大学的名义想要单飞,毕竟他们手里都有一笔钱,都是享受惯了的,一想到回老君山那样的荒郊野岭,心头就是一阵发麻。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孟挺直接让他们休学,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读书,就要看老爷子的心情了。

    总之,前后不到三天时间,孟家从上到下,除了孟挺父母,老妻几人不用动弹之外,其余所有子孙辈,尽数聚集在别墅前的花园里,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连躺在医院里的老三孟天明也被抬了过来。

    孟挺也不知道自己这一顿快刀斩乱麻是否正确,但总要比这些家伙搞得亲情全无来得好。

    丢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白云,白云落地,迅速膨胀化为数亩之地。

    这一幕,顿时让孟家上下看得目瞪口呆。

    “一个个都上去,行礼放在原地。”

    孟挺冷冷发话说道,旁边的黄巾力士便开始赶人。

    倒是孟挺父母与老妻看着这一幕有些不舍,谁不希望儿孙环绕在自己膝下。

    当然,孟挺也没打算真的将自己儿孙捆在老君山一辈子,但这个时候却不能心软,否则那就真的害了孟家上下。

    见到老爷子连老祖宗的面子都不给,这一干儿孙辈才算是真正的丧了气,一个个哭哭啼啼的上了白云,心头惶恐不已。

    待到儿孙辈尽数上了千步云,孟挺用乾坤袋将所有行礼一收,随后给黄巾力士低语数声,便驱动千步云迅速升空离开。

    那三头巨型黄巾力士将会在这里驻扎相当一段时间,维护别墅的安全。

    千步云在高空缓缓而行,清风怡人。

    可千步云上众人心态却是各有不同。

    周小雪自然是跟了上来,在外公给其姐姐报仇之后,周小雪就离不开孟挺了,一步不肯离开。

    要说孟挺诸多子女里,孟挺最疼爱的就是周氏姐妹的母亲,他的小女儿。(未完待续)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皇子之间的对决    readx;

    李晟的计划很简单,甚至简单到粗暴,那就是直接动用潮汐山能够承受的终极战力—半神!

    半神是潮汐山能够承受的极限,如果是地仙出手,潮汐山这个小世界很可能就会因为承受不住九宫境地仙爆发出来的可怕威力,进而直接导致潮汐山崩溃,这也是五行大陆任何势力都不可能允许发生的事情。()言情首发

    即便是半神,若是全力施为的话,也很可能直接让潮汐山这个不算很稳定的小世界崩溃,所以,潮汐山的终极战力虽然是半神层次,但即便是血阁,夺天宫这样的超级势力,也不敢轻易动用半神一级的超级强者。

    而且潮汐山的长老团也不会允许半神出手,至少不会允许半神全力出手。

    但这不代表各大势力都不能动用半神,只不过半神就像是潮汐山的潘多拉魔盒,一旦有哪个势力出动了半神之后,其他势力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最终情势将会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绝对不是任何一个重视潮汐山的实力能够容忍的。

    因此,在李晟说出‘半神’这两个字之后,许多皇子和公主转瞬就想到了其中的巨大影响,当下便有人担忧道:

    “若是出动半神级的超级强者,那岂不是整个潮汐山的禁忌将被彻底打破,那时候咱们可收不住这么恐怖的残局啊……”

    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所有人再次将注意力汇聚到了李晟的身上,谁都知道半神在潮汐山就是无敌的存在,但潮汐山开放数万年时间,从未有人敢于破坏这个公认的禁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在场所有皇子和公主禁不住要奇怪,李晟虽然实力不俗,但他凭什么敢打破潮汐山的禁忌呢?

    要知道,如果因为出动半神而导致潮汐山崩溃的话,这个后果绝对不是随便哪个势力能够承受的,哪怕是紫薇皇朝这种大陆顶尖的势力也不行。

    因为这种破坏是针对整个大陆所有势力的。毕竟潮汐山乃大陆所有种族共同享有的小世界,如果有人想要破坏这个世界,无疑是于整个大陆的所有种族为敌。

    在场众人相信,李晟即便再怎么愚蠢。也不可能干出这么脑残的事情。

    事实上李晟确实早有准备,他见众人满脸疑惑的望过来,当下也只是淡淡一笑,风淡云轻道:

    “也不一定要出动半神的,如果是出动具备半神实力的七阶王者的话。那不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拥有半神实力的强者?众人闻言再次双目一亮,是啊,大陆上能够和半神抗衡的七阶王者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如果能够出动这样的高端战力,只一人,似乎就能横扫落月城了。

    七阶王者和半神之间看似只差了一个境界,但其中差距却犹如云泥之别,七星境的神使不过是汇聚了元神真身,能够将守护神的实力数倍的提升。

    但八阶半神却是开启了神环的存在。严格来说,放到凡间界已经是不亚于天神的存在,虽然这种所谓的天神只是相对于修士契约的守护神而言,但其实力之强,至少十倍于七阶王者。

    如果真的能够出动拥有半神实力的七阶王者,潮汐山看似很强大的实力,在半神眼中也就是一只强者一些的蚂蚁而已。

    但拥有半神实力的七阶王者极为稀少,任何一名这样的存在,几乎都是每个势力都会不惜代价拉拢的存在,这样超出寻常范畴的强者。绝对不是随便什么势力就能够拿得出来的。

    至少在王朝这个级别国家里,能够拿出这种级别高手的屈指可数。

    可以说,在场的王子,皇子虽然不少。但能够出动这种级别高手的人,无非就是李晟和凌紫河二人而已。

    “呵呵,原来李兄打的是这个主意……”、

    凌紫河终于明白了李晟的计划,他竟然是想凭借终极战力来强行扫除落月城的顶尖战力,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一旦落月城那四个坐镇的七阶王者被解决掉。落月城吧必然会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当中。

    到时候再解决下面的人就要简单了许多,如果真的按照李晟的思路来对付落月城的话,还真是目前最好,最稳妥,也是最有可能成功的计划。

    不过拥有半神实力的七阶王者,即便是放到整个五行大陆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凌紫河虽然也能找到这样的存在,但那是效忠整个皇朝的存在,绝对不是凌紫河能够随便动用的。

    李晟这般自信,难道他摩下拥有这种天资惊人的存在?

    “对!这就是我的计划了,因为我手里就有一位实力不逊于半神的七阶王者!”

    这句话说出来后,李晟的自信顿时达到了顶点,拥有越级对战实力的强者效忠,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他之所以如此信誓旦旦,就是因为他手里有这么一位超级高手!

    “李兄手下居然就这等强者效忠?!”

    凌紫河一脸惊讶之色,心底里却是愤恨无比,如果李晟手里真有这种级别的存在,他还真就没有什么资本和李晟争夺这次会议的主动权了,因为他手里的七阶王者最强的连李令远都打不过。

    “哈哈哈!运气好而已,正好招揽了这么一位强者……”

    凌紫河尽管已经尽量掩饰了,但李晟依然堪称了对方眼中的不甘和嫉妒,皇朝之间的皇子比较,无非就是比划自身经营的势力和底蕴而已,往简单了说,其实就是比下属。

    李晟能够拿得出手的人凌紫河拿不出来,这就证明李晟的实力比凌紫河强,在强者为尊的修士界,这就意味着掌握了绝对的主动和掌控权。

    能够在这方面胜过长生皇朝的大皇子,李晟绝对有理由骄傲和自信,只要能在这次针对落月城的行动中掌握主动权,李晟在整个人族夺城大战中的威望就能完全盖过凌紫河!

    四大皇朝虽然同属人族阵营,但最终能够获得阵营胜利最大收益的人,只能有一个,为了这一个名额,四大皇朝之间的竞争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如今尽管紫薇皇朝已经和长生皇朝联盟,但那也只是在面对落月城,或者青华皇朝和天皇皇朝的时候,在这个联盟之内,只有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才能够获得最终的利益分配权。(未完待续。)xh118r466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