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地面远处则是一个个人形顶着斗气光华朝着这边猛冲而来。

    这些强者里大多数都是距离较近的教会教皇,而少部分则是其它职业者,总之此时能够察觉到这太极图出现,乃至于收到神谕的家伙都出现了。

    这些家伙一出现,第一个反应就是争先恐后朝着太极图扑去。

    那些尊贵无比的教皇,大教宗乃至于传奇法师纷纷伸出右手,朝着太极图一招。

    法师之手,祭司之手等等之类的神术,法术便释放了出来,一只只无形或带着光华的巨手就抓在了太极图上,拼命朝着自己一方拖拽过去。

    而那些从地面直冲过来的传奇强者们也是各使手段,乒乒乓乓的杀了起来,要不是我刺你一剑,就是你一锤子将抓在太极图上的一支巨手震散等等。

    这些传奇级别的强者,彼此之间的战斗极为火爆,加之一些家伙在里面浑水摸鱼,很快就有数位传奇强者因为重创不得不逃走。

    见到这一幕,那些悬浮在高空之上的教皇,大教宗,传奇法师纷纷在自己身体上加持了更多的防御神术,法术,甚至于过于靠近他们的家伙都会受到强力神术,法术的打击。

    渐渐的,场面越来越白热化,而那些还呆立在原地的沙漠信徒们很快就被牵连,可谓是池鱼之殃。

    随便一个攻击神术不小心落在人群里,那么就要炸飞一大片。

    “逃!”

    那位沙漠教会的大教宗所说出的第一句话连自己都不相信,但这个时候不逃命,又能够干些什么呢?

    就算艾坎司迪殿下还在。面对如此之多的传奇强者,恐怕都会头痛,何况自己这些神术能力已经衰退的祭司。

    实际上尚未等大教宗说话,不少信徒就已经在逃命了。

    沙盗对于危险的嗅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这些沙盗拼命朝着绿洲之外逃去,他们知道。今天这一役之后,恐怕沙漠教会就不复存在了。

    而这些沙盗里的一些野心家也是激动万分,尚在逃命的阶段就开始策划起一些事情来了。

    就在那些传奇强者抢得难分难解的时候,极高处又一阵神秘波动传了下来。

    几乎所有的传奇强者都不由得放缓了手段,眼睛朝着极高处盯去,毫无疑问。又一件宝物突破了位面屏障进入了主物质位面。

    呼!

    那宝物坠落的速度很快,数息之后,一面散发出金色光芒的八卦镜就出现在众人眼界之中。

    “这是我的!”

    一个手持巨锤的壮汉,双腿一蹬就朝着那八卦镜直冲而上。

    让人感觉有些问题的是,其余的强者除了尚在争夺太极图的那些教皇。教宗,此时却齐齐罢手,眼睛都盯在那巨锤壮汉身上。

    毫无疑问,那巨锤壮汉的脑子不太好用,而其余传奇强者正是将他当成了探路的马前卒,毕竟任何事情都有危险。

    就算没有危险,那巨锤壮汉在夺得八卦镜之后,恐怕也没可能逃出去。

    嘭!

    一声轻响。那巨锤壮汉的锤子转眼之间便落在了八卦镜上,但八卦镜下落之势压根就没有半点变化,按照之前的速度向下落去。

    那巨锤壮汉也撤离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八卦镜径直压了下去。

    嘣!

    又一声响声传来,那八卦镜已经落在了太极图上,巨锤壮汉被这一压,整个身体骤然崩溃消散,而那些抓在太极图上的巨手也在这一震之下,尽数溃散消失。

    危险!

    一些对危险极为敏锐的传奇强者。在那八卦镜将巨手尽数震散消失的时候,转身便逃。

    这些传奇强者多数都是教皇。大教宗乃至于传奇法师,再说了。他们逃跑的速度也不会慢,一个传送门打开,踏步进入,便消失不见。

    但人心贪婪,即便是面临极大的危险,也有人会认为风险越大,收益越大,结果满盘皆输。

    “吼!”一头全身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中的巨龙突然从空中浮现出来,双翼一收,化为一道金色流光便朝着正在融合的八卦镜,太极图扑了过去。

    此时的八卦镜已经大半融入太极图中,光芒全无,看上去倒没有多少危险。

    “大胆孽畜!”

    就在这时,在后面追得颇为有些屁滚尿流的贾可道终于出现了。

    说实话,那太极图逃跑的速度太快了,快得几乎一瞬间就丢了目标。

    如果不是那八卦镜紧紧追在太极图身后,而贾可道对那八卦镜多少有些感应的话,恐怕早就追丢了。

    此时贾可道刚刚发现那正在相互融合的八卦镜,太极图,就见到那头实力已经抵达半神之境的金龙扑了过去。

    贾可道一眼就看了出来,那八卦镜与太极图原本就是一物,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分成了两物,现在两物相互融合之时,却是其最为脆弱之时,别说那半神金龙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或许都能够将其收走。

    贾可道自然不可能让那半神金龙将这件宝贝收走,大喝一声,顿时便震得四周所有强者全身一麻,数息之内无法动弹。

    就连急速扑过去的金龙也在这声大喝之中失速,随后控制不住身体,一头就栽到了地面上。

    贾可道此时可没有对付那头金龙的心思,右手遥空一抓,那正在融合的八卦镜与太极图便摇摇晃晃朝着贾可道飞了过来。

    四周凡是想要借机夺取宝物的强者,只要胆敢出手,高空之上便会晴空落下一道霹雳,劈得其焦头烂额,全身漆黑。

    待到那八卦镜,太极图一到手。贾可道便化为一道青色流光,直冲而起,转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说贾可道借机灭掉下面那些强者倒是轻而易举,但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反倒是会扰乱一些事情。

    随着贾可道将宝物收走离开。那些强者就有些傻眼了,要说追吧,对方无比强势,自己追不追得上且不多说,就算是追上了,恐怕也是去送死的。

    就这么一会功夫。贾可道所化的青色流光就突破了位面屏障。

    要说这些强者来自于各个地方,彼此之间也有些矛盾,有大矛盾,杀父夺妻,破家灭国之仇。有小矛盾,昨天你徒弟打了我徒弟,你女人侮辱了我女人等等。

    总之,一些家伙便借着这个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没等贾可道离开多久,这片绿洲地带就再度卷起了一场混战厮杀。

    当然。像这些传奇强者之间的战斗,即便是打得再激烈,都很少会被人灭杀。除非对方提前释放了一些加固空间,锁定空间的法术。

    且不提那些传奇强者彼此之间杀得火热,贾可道收回了八卦镜与太极图都心情大好,在离开了主物质位面后,便沿着原路返回,没多久就见到了正在寻找师尊的孟挺。

    师徒二人索性就地寻了一个位面碎片休息。

    毕竟看孟挺的模样。却已是心痒难耐,大概他有很多想要说的话。询问师尊了。

    “师尊,这是何物?”

    贾可道刚取出蒲团坐下。孟挺就指着贾可道右手上缩小的两物问道。

    “此乃太极八卦图是也。”

    贾可道不由得呵呵一声。

    孟挺一听不由得脸上一阵惊愕,要说这太极八卦图任何道观都有,但师尊口中的太极八卦图绝非那等凡物,必定乃是重宝。

    别的重宝就不多说,但这太极八卦图若是重宝的话,恐怕就不是一般的重宝了。

    贾可道见孟挺有些疑惑,也没有多说,只是任由那八卦镜,太极图悬浮在自己身前,缓缓相互融合。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八卦镜,太极图终于相互彻底融合,形成了一个太极八卦图。

    其内乃是阴阳太极,其外八卦环绕,看上去颇为普通,但就在彻底融合的那一瞬间,那环绕其外的八卦开始缓缓转动,释放出一圈圈青光。

    其内的阴阳太极则转化为黑白二气,相互追逐纠缠。

    孟挺在一旁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他能够清楚感受到这正在缓缓变化的太极八卦图是何等的奇妙,仅仅看了这么一会,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就深入了不少。

    在明白这一点之后,孟挺哪里还敢怠慢,随即便要坐下,参悟这其中的大道奥妙。

    贾可道此时却站立了起来,看着孟挺呵呵一笑,随手便将那块蒲团递给了孟挺。

    孟挺接过之后有些愕然,却听贾可道说道:“原本打算将这蒲团影子取出,没想到太极图出了这样的变化,想要再度打开道德经也不是一时半会的时间了,这个蒲团,你就先用着吧。”

    孟挺心头一阵激动,也没有矫情,谢过师尊之后,便坐在了蒲团上,双眼微微睁开,目光落在那正缓缓变化之中的太极八卦图。

    时间缓慢流动,孟挺体外开始生成一些青光,显得仙气盎然,按照地球上的时间大致过了一个月不到,孟挺体外的青光已是有些刺目。

    终于,孟挺的眼睛缓缓闭上,鼻孔之中两缕淡淡的青气缓缓喷出,旋转一圈之后再被鼻孔缓缓吸入。

    “弟子谢过师尊。”

    孟挺起身之后,朝着贾可道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孟挺知道如果不是师尊这般安排的话,自己想要突破炼气化神中层,踏入炼气化神上层,恐怕还需要浪费很多时间。

    现在,对太极八卦图一番参悟清修之后,孟挺非但一举突破到炼气化神上层,更是将道行稳固在炼气化神中层,假以时日,便能更进一步,抵达炼气化神巅峰。

    光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有师父与没有师父之间的区别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心头也是一阵大慰。

    要说孟挺这批弟子在选择上较之其后数代弟子都要简陋很多,从本质上来说,压根就没有多少选择。

    但偏偏这批弟子在修道一途之上。突飞猛进,极有天赋和毅力。

    转眼之后,贾可道又想到了什么,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见到师尊如此模样,孟挺急忙将那个蒲团递给师尊。

    贾可道却摆了摆手:“这蒲团就交给你保管了。以后老君山弟子凡抵达炼气化神后,均可借用此物参悟大道。”

    说到这里,贾可道看了看那太极八卦图几眼,随后右手伸出,一缕青光随即浮现,顺势便在空气中绘制了起来。

    寥寥数笔。一张由青光组成的太极八卦图便浮现了出来。

    贾可道这时口中缓缓念诵起道德经来。

    随着贾可道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那由青光组成的太极八卦图却朝着之前的太极八卦图一落,融为一体,之后又随着贾可道的声音一点点从太极八卦图上脱离出来。

    待到贾可道将那道德经念诵完毕,一张与之前太极八卦图一模一样的太极八卦图就完全形成。

    其外八卦缓缓转动。其内阴阳太极化为黑白二气相互追逐。

    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贾可道之后复制的太极八卦图显得要虚幻一点,犹如那太极八卦图的投影一般。

    孟挺也没有多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于师尊的通天手段,孟挺早就很熟悉了,因而即便是师尊伸手捉天捕地,孟挺也不会有太大的惊讶。

    “行了,这张太极八卦图乃是为师复制而成。其中蕴含太极八卦图一成大道底蕴,大致也够用了。”

    贾可道一边说道,一边将那副山寨的太极八卦图递给了孟挺。

    孟挺急忙接过。与那蒲团一并收好。

    毫无疑问,不管是那蒲团还是山寨版本的太极八卦图以后都是老君山的镇山之宝了。

    要说这太极八卦图就杀伤力而言,较之白光葫芦估计要略差一点,但在探寻大道之上,白光葫芦就是个渣。

    要知道,即便只有太极八卦图一成的大道底蕴。也不是寻常宝物所能够比拟的。

    任何一个修道门派只要获得这两件宝贝,恐怕就算是想要衰落很难。

    这才是道门的底蕴所在啊。

    “好了。为师要闭关参悟这图数年时间,你有什么事便先去办理。三年之后回来,你可记得?”

    贾可道顺势就盘腿坐了下去,也不顾地上有石头还是灰尘,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已经盯在了那太极八卦图上。

    “弟子遵命!那弟子告退了。”

    孟挺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之后,便退出了位面碎片。

    但孟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位面碎片之外布置了一些阵法之后,方才化为一缕流光朝着主物质位面而去。

    说实话,孟挺布置在位面碎片之外的阵法未必有什么用处,毕竟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别的不说,就算是主物质位面彻底毁灭,恐怕都很难伤到贾可道。

    但这毕竟是弟子的一份心意,贾可道轻笑一声也没有去理会,而是将注意力投入到眼前的太极八卦图上。

    阵法乃是对大道至理的一种运用,能够迷惑敌人,制造幻象,振幅力量,借用天地之力等等,要说道门之中,阵法可谓繁多。

    什么阴阳两仪阵,天地人三才阵,四象阵,五行阵,七星阵,金锁八卦阵,鱼跃龙门阵,九龙吞水阵,二十八星宿阵等等,种类恐怕超过了数千种之多。

    各种阵法用途不同,威力不同,但这些阵法的根源却来自于太极八卦图,是在太极八卦图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东西。

    当然,从本质上来说,太极八卦图要远远高于这些阵法。

    而这些阵法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这太极八卦图过于高深,使得后人不得不借用太极八卦图延伸出来的一部分添加一些东西之后形成其它阵法。

    这便是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千的运用了。

    当然,寻常的太极八卦图却没有蕴含这样的大道至理,其作用就要简单很多了。

    在贾可道的目光之中,这太极八卦图中的阴阳黑白二气不断相互追逐,时而化为两条黑白鲤鱼。转瞬之间又化为两条游龙等等,甚至于还化为男女。

    且不提贾可道开始参悟那太极八卦图,只说孟挺来到青木山谷,跨过黑色光门,回到了老君山。

    此时端坐在黑色光门附近镇守的乃是一位三代嫡传弟子。龙沂水的徒弟,道号明申。

    这明申见到一人从黑色光门里走出,原本打算安坐不动的,毕竟每日从这黑色光门里往来于地球,异界的道童太多了。

    现在的老君山,光是这里。道童数量就超过了三千。

    但明申转即之后便站立了起来,他认出了孟挺,急忙上前行礼:“弟子见过孟元师伯。”

    “是明申啊,不错,道行比较稳固了。”

    孟挺闲说几句之后便缓缓转身朝着山顶大殿走去。

    听得大师伯的话语。这明申不由得心头微微激动,除了师祖之外,这大师伯在老君山就算是最厉害的修道者了,自己能够得到大师伯的赞叹,说明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进了山顶大殿,坐在蒲团上的明道早就起身候着了。

    明道可不比明申,明申仅仅只是炼气化精上层,而明道可是已经踏入炼气化神。就在孟挺踏出黑色光门的时候,明道就已经知晓了。

    明道给师尊见礼之后,不由得有些欢喜。自从师尊被师祖招走之后,明道就没有见过师尊了。

    要知道,明道原本乃是一个孤儿,被孟挺收养,两者之间可称得上情同父子了。

    “师父,师祖那里还好吧?”

    此时明道完全不像平日里道法森严的观主。反倒好似一个很久没有见到父亲的孩子,急冲冲将茶水给师尊沏好。笑着问道。

    “你师祖他老人家这段时间准备参悟太极八卦图,就将为师给赶回来了。”

    孟挺呵呵笑道。言语之间极为放松,压根就不像是一位炼气化神的修道者。

    “太极八卦图?”

    明道有些疑惑,毕竟在他看来,这太极八卦图是个道观都有,别的不说,光是老君山这边,上千幅是有的。

    这玩意还有什么参悟的价值?

    看着明道一脸的茫然,孟挺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将蒲团与山寨版本的太极八卦图取出。

    明道虽说之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怎么说也是炼气化神境界的修道者,因而一看那蒲团与太极八卦图就明白了几分。

    之后,明道坐上蒲团,将太极八卦图悬挂面前,仔细一琢磨,不由得心头大喜,疾声对孟挺言道:“师尊,有这两物,老君山可保千年不衰啊。”

    孟挺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心里却明白,有着两物,老君山何止千年不衰。

    之后,孟挺在世俗间也的确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因而在明道开始参悟这太极八卦图时,便悄然离去。

    作为炼气化神的修道者,孟挺不管是凭借道术符箓自行飞行,还是搭载灵器,在速度上都是快捷无比。

    当然,孟挺也不愿意过于惊世骇俗,因而随手丢出一个千步云踏上之后,便隐去了千步云的身形,化为一道白光朝着g市飞去。

    千步云降落的地点乃是g市郊区的一栋别墅,面积不小,花园等等包括在内大致有上万平方米。

    这里便是孟挺父母居住的居所了,乃是孟挺当年给父母购置,位于g市专门的别墅区,环境不错,比较适合养老。

    由于孟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炼制一些丹药给父母服用,因而孟挺父母已有一百二十多岁,在当地也称得上是比较知名的寿星了。

    孟挺将千步云落在别墅外的公路上,将千步云一收,随后显出身形,朝着别墅缓步走去。

    这栋别墅虽说修建起来已有数十年光景,但保养得不错,因而看上去还略显几分古朴风格。

    “这位道长,请问您找谁?”

    刚刚走到别墅栅栏大门前,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就出现在大门后面,一边问着话,右手却不经意间摸在腰间,很显然,其腰间带着一把手枪。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来自老君山,乃是此家之子,还请善人通报一声。”

    孟挺知道,这个保安绝非一般的保安,应该是当地秘密部门派来保护自己家人的,身手不算太好,比较一般。(未完待续)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血月城密议(下)    “落月城当初招揽那些仆从军的时候,咱们从未有人在意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没有相应品阶的守护神,他们的实力在潮汐山而言,连最低阶的妖兽都不如!”

    “可那些仆从军既然能被咱们看上眼,最差的也要有四阶的实力,多数甚至已经被卡在四阶长达近百年,一旦有人给与了他们五阶以上的守护神形象画谱,突破天位不过须臾之间……”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咱们绝对不能再拿之前的眼光去看待这些仆从军,就我最近得到的情报来看,不说落月城那几位七阶强者了,单是神元宫数千弟子,此时修为最差的怕也契约了四阶天将,他们,不再是连妖兽都不如的炮灰了!”

    李晟已经彻底掌握了议事厅的气氛,随着他的话题不断延伸,在场大多数皇子,公主和家族子弟的心神已经完全被吸引,就连坐在李晟身边的凌紫河,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在场都是身份地位远超常人的存在,以他们的家世和所接受的培养,李晟所说的问题不可能没有人想到过,但因为唐楚阳被揭露的身世太过普通,让这些皇子公主地本能地鄙夷和不屑。

    加上神元宫创建时虽然轰动,但所收拢的弟子却全都是众人看不上眼的炮灰,这又在无形中降低了众人对落月城的实力评价,如今再配上三大隐族背约而去的重磅消息。

    这种种越发让人不屑的信息综合到一起,不免让在场诸多皇子和公主产生了一种错觉,落月城一旦离开三大隐族的支持。几乎都等同失去了顶梁柱的破败房屋,绝对一推就倒。

    可事实是如此吗?

    经过李晟近乎细致入微的分析和陈述。在场众多原本信心满满的皇子和公主顿时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原本被他们鄙夷和不屑的落月城,竟然已经成长到如斯恐怖的地步了。

    而导致和创造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已经成为了潮汐山所有散修称道的‘传奇人物’,落月城城主,唐楚阳!

    一个普普通通的边外小家族继承人,单人独骑地跑到潮汐山折腾了一年时间,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折腾出了这么一大片基业,其成就之高。连在场最优秀的凌紫河,李晟这些身份尊贵,资源众多的皇子都远远不如!

    这一瞬间,整个议事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熊熊的嫉妒之火如同星火燎原一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吞噬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志!

    必须毁了他!

    这几乎是议事厅里所有人的心声,包括已经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凌紫河,以及正在滔滔不绝的李晟!

    哪怕在场任何一个人取得了唐楚阳现有的成就,也不会让所有皇子公主嫉妒到这种地步。毕竟大家的身份地位,和背后的数之不尽的资源都摆在那里,取得那样的成就几乎是理所当然。

    可将这一切全部搬到唐楚阳身上的时候,在场所有人却根本无法接受。哪怕这已经是发生的事实!

    等到李晟已经把会场的气氛烘托到顶点,正打算一举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安排,最终确立自己在这场会议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时。凌紫河突然‘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

    “李兄不愧是紫薇皇朝下一任皇位最具竞争力的皇子,这一番话说来。对落月城实力,敌我情势。分析得可谓丝丝入扣,不过这些信息想必在场的诸位都是有所了解的,李兄既然对当前形势了解得如此透彻,不知是否已经有了详细的攻略落月城计划?”

    凌紫河一脸赞赏地看着李晟,口中毫不吝惜地送上不值钱的夸赞,看似是被李晟鼓动,但最后语气一转,便把问题拉到了重点上,只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众人的焦点转移到了他身上。

    “该死!凌紫河这厮,果然是我最大的对手之一啊……”

    好不容易掌控的节奏突然被凌紫河打乱,李晟差点儿忍不住骂出声来,不过这种场合下他是绝对不能失态的,而且也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让凌紫河把本属于他的焦点给抢走!

    “办法当然是有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将落月城的实力分析得如此清晰的主要原因!”

    李晟这话出口,神态语气瞬间充满自信,他这次过来可是已经做了充足准备的,不然也他不会和凌紫河抢这个风头了。

    “哦?”

    凌紫河有些诧异,同时心里也禁不住就是一突,关于对付落月城的计划,凌紫河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但看李晟如此自信,以凌紫河对这位紫薇皇朝六皇子的了解,恐怕他的计划不会那么简单。

    “不知李兄准备了什么强大后援?面对如此强大的落月城,还能如此自信?!”

    虽然这话凌紫河非常不想问出来,因为这话出口,就等同于他在配合李晟,场中的焦点自然会被李晟夺取,但凌紫河心里实在好奇,李晟究竟有什么后手,居然让他这么信心十足?

    “呵呵,凌兄莫急,我既然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接下来自然会把我的计划和安排和诸位分享……”

    李晟见凌紫河无奈退让,双目中禁不住闪过一丝得色,皇朝之间的竞争和攀比,比之皇朝之内的皇位竞争要更加残酷,若是今日能够彻底压下凌紫河的风头,李晟在紫薇皇朝的威望必定暴涨。

    “六皇子就不要卖关子了,落月城如今已经开打,正是咱们切入大好时机,您还是说说究竟有什么绝妙大计吧?”

    “是啊,是啊,六哥快说说你的计划……”

    “对对对,还请六皇子让我等见识一下您的妙计!”

    议事厅里再次开始喧闹,李晟见气氛彻底被他掌控,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摆手示意众人安静后,信心满满地扬声道:

    “其实要对付落月城很简单,灵符再强,最多也就是能够对七阶王者造成威胁而已,落月城那四个七阶强者虽然厉害,但他们厉害得过半神么?!”

    “半神?!”

    众人闻言,齐齐双目一亮,一瞬间就听出了李晟要表达的重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