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11429198420的打赏!

    在血与火的浇灌之下,沙漠教会的实力迅速膨胀。

    说实话,也就只有沙漠这种混乱无比的地方,教会才能够迅速发展起来。

    仅仅四十年时间,沙漠教会就成为了这片沙漠之中,唯一且绝大部分沙盗信奉的宗教,甚至于沙漠教会的影响力越过了沙漠,朝着四周国家渗透。

    时至今日,上百万信徒给沙漠邪神艾坎司迪带来的信仰之力不但将艾坎司迪的伤势治愈大半,甚至于让艾坎司迪看到了点燃神火的希望。

    当然,作为那一战的后遗症,艾坎司迪的神魂始终没有完全恢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艾坎司迪不得不在全身贴满神符,借以抵抗伤势,否则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的神魂伤势恶化,直接崩溃了。

    对于艾坎司迪来说,神魂上的伤势必定会影响到点燃神火的成功率,但艾坎司迪再也没有退路了,只能孤注一掷。

    今天就是自己拼命一搏的时刻!

    从三个月前开始,往来于这片沙漠的商队就惊异的发现,那些沙盗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然,这些沙盗并不是真的消失了,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这些商队面前拦路抢劫罢了。

    实际上这片沙漠里的沙盗,从三个半月前开始便聚集在沙漠最深处的数十块绿洲之中。

    这些绿洲里都修建了雄伟的神殿,所有沙盗都在祭司的注视下,每日跪在神殿广场前进行祈祷,至于其它地方的沙漠信徒则是躲在家里。或者聚集在野外的祭坛前,念诵着赞美沙漠之神的诗篇。

    连续三个半月的信徒祈祷,给艾坎司迪带来的不仅仅只是信仰之力,更是一种契机。

    “吾必将点燃神火!”

    艾坎司迪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似乎穿透了那无比厚实的岩层。

    突然之间。艾坎司迪身上的金色神符开始燃烧了起来,艾坎司迪忍不住发出凄惨无比的叫声。

    这是来自于神魂深处的痛苦。

    就在艾坎司迪企图点燃神火的时候,一股由信仰之力生成的火焰也在其体外燃烧了起来。

    实际上,每一位半神点燃神火的时候,过程都不太一样,有的半神直接就点燃了神火。其过程平淡无奇,突然之间一点微小的火苗便在神魂深处浮现出来。

    有的半神则是体内燃烧起无穷火焰,燃烧许久之后,方才化为一点神火。

    至于艾坎司迪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最倒霉的那种。

    不管神魂深处还是肉身体内乃至于体外都燃烧起熊熊烈焰,这种烈焰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由信仰之力点燃的火焰。

    这种火焰能够烧毁企图点燃神火者的一切!

    “嗷!”

    一声震天动地的嚎叫声从火焰中传出,震得火焰顿时一晃,顿时缩小一圈。

    不行!

    到了这时,艾坎司迪方才明白,这神火并不是那么容易点燃的。

    以艾坎司迪这时的情况来说,想要成功点燃神火,唯一的途径就是将这信仰之力燃起的火焰收缩,压缩到极致。或许能够将神火点燃。

    “该死的提拉斯!”

    艾坎司迪无比憎恨那位荒野之神,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位荒野之神降临的一丝意识击溃了自己的身体。击伤了自己的神魂,艾坎司迪点燃神火的经过或许会轻松很多。

    至少不会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但无比的憎恨,仇恨也有其好处,至少艾坎司迪此时在无比憎恨,仇恨的作用下奋力反抗,不断高声吼叫。不断压迫着那信仰之力所燃烧起来的火焰。

    渐渐的,艾坎司迪身上燃烧的火焰熄灭了。

    当然。这火焰并不是真正的熄灭了,而是被艾坎司迪用无比的毅力压缩到体内。

    噗。一声轻响,一束火苗从艾坎司迪的毛孔里钻了出来,但随即又被镇压下去。

    艾坎司迪原本打算让那些集中起来祈祷为自己提供信仰之力的信徒散去,但转即之后,祂就明白了过来这样做的后果。

    若是信仰之力不足以支撑这种火焰的燃烧,那么这种火焰就会以艾坎司迪的神魂为养分,继续燃烧下去。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种火焰倒是与祭司转信时所遭受的惩戒之火有些相似。

    这使得艾坎司迪处于在一个两难的境地之中。

    若是信仰之力继续支撑下去的话,那么这种火焰就不可能熄灭。

    “提拉斯!你就是一堆狗屎!”

    “提拉斯!你被万人唾骂!”

    艾坎司迪此时唯有坚持,增强对提拉斯的仇恨才能够支撑下去,才能够将火焰继续压缩。

    不过,艾坎司迪倒是忘记了,这事情最初的开端却是自己率领沙盗大军突袭提拉斯所属的地盘,从而揭开这一切的争端和是否。

    嗯,这一点并不奇怪,不管是凡人或者神明,只要拥有一定的智慧,都很难说在一件事情之上公平看待自身与敌人之间的关系。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的是,神明较之凡人更加偏激,只要被祂们认定为敌人,那么祂们动用的手段将会十分激烈。

    如果这艾坎司迪胆敢在宫殿之外如此唾骂那位荒野之神的话,那么转瞬之间便会被提拉斯锁定位置,从而不惜一切代价降下神罚!

    对于提拉斯这样的神明来说,一般的凡人若是咒骂自己的话,神明不会轻易动怒,都是教会出面处理,但若是像艾坎司迪这样临近点燃神火的传奇强者胆敢出言不逊的话,那么就会受到神明的追杀。

    这个道理很简单,任何一位神明都不会容忍敌对者成功点燃神火。

    再说了,以艾坎司迪现在的状态。提拉斯只需要轻轻一缕神力干扰,就能够将艾坎司迪打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由信仰之力燃烧起来的火焰在艾坎司迪的压制下一点点缩小。

    但这种火焰越缩小,其带来的反弹之力就越大。

    好几次。艾坎司迪一个不小心就使得火焰反弹,如果不是艾坎司迪的韧性极为强悍,恐怕早就被这火焰直接烧成灰烬了。

    终于,在艾坎司迪那狂热的仇恨之中,所有火焰被压缩于神魂深处,突然之间。所有狂暴的火焰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点宁静,沉默的小火苗。

    神火点燃了!

    身边无数隐隐约约的歌颂声响起,清澈,圣洁。

    艾坎司迪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对提拉斯的仇恨。已经沉浸在点燃神火后对世界本源的领悟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艾坎司迪终于苏醒了过来,在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里,沙漠绿洲里的数十座神殿里也跟着出现了变化。

    那竖立在神殿内的一尊尊神像上骤然绽放出一圈圈金色光辉。

    “赞美吾主!吾主已成真神!”

    沙漠教会的大教宗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喜的站立了起来,朝着广场上的信徒高声宣布道。

    顿时,所有的信徒尽数站立了起来,口中念诵着赞美诗篇,右手却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双眼之中闪现出一丝丝狂热来。

    要说这些信徒对于艾坎司迪有多么多么的虔诚,就算艾坎司迪再自大也不会相信这一点的。

    毕竟这些信徒可都不是善人,他们可都是横行沙漠的沙盗。大部分手上都沾满了血腥。

    但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之下,就算是再不虔诚的沙盗,此时其虔诚度都上升了不少。

    难怪那些教会就喜欢动不动召开盛大的弥撒仪式。

    地球上的科学家早就研究出来了,凡是人数超过一个规模,同时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种渲染力足以让人狂热的投入进去,等到结束之后。心情沉淀下来时,他们在回想时。才会惊异的发现自己的理智在那一刻完全消失了,只知道狂热的跟着呐喊。

    这个就叫做群体效应。

    这一波狂热,使得艾坎司迪此时所获得的信仰之力暴增十多倍之多。

    不过信仰之力的暴增却远远不及点燃神火所带来的欢悦。

    到了这时,艾坎司迪可谓是雄心万丈,恨不得立马杀向提拉斯。

    当然,为了稳固信徒的信仰,以便获得更多信仰之力早日高举王座,艾坎司迪准备去那些绿洲之处展现一些神迹。

    对于任何一位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来说,这一点都是不可或缺的举动。

    再说了,随着点燃神火,艾坎司迪也敢于光明正大出现了。

    点燃神火的是真神,没有点燃神火的是邪神,这一点,任何教会都认同。

    实际上就在艾坎司迪点燃神火的那一瞬间,传播出去的波动已经让所有神明知道,又一位半神诞生了。

    当然,除了极少数的几位神明闲得蛋痛,看了看这边,其余的神明都没有关注这位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

    毕竟半神对于大多数神明来说,仅仅只算是踏入了神明的大门,想要让诸神重视,恐怕还得高举王座,凝结神格之后。

    当然,就艾坎司迪自己而言,却是无比自信,就好似所有神明的目光都应该汇聚到自己身上一般,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么就是这些神明害怕自己了。

    也不能怪艾坎司迪这般狂妄,换成是谁,以最艰难的状态点燃神火,都会生出这种心态来的。

    转眼之间,艾坎司迪那散发出淡淡金光的身形便消失在宫殿之中,待到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众多绿洲之上的高空。

    艾坎司迪的体型并不算大,但在其体外金光不断增强之后,在高空之上就很是夺目显眼了。

    “吾主降临了!”

    祭司们察觉到这一幕之后,随即便纷纷朝着空中的金色人形跪拜了下去。

    见到祭司们的举动,信徒们的目光也被牵引了过去,见到那金色人形之后。就算是再傻的信徒也明白,真神降临了,顿时所有的信徒都下意识的跟着跪拜了下去。

    “信奉吾之信徒,必将受到吾之庇护!”

    一个雄厚激昂的声音在信徒们耳边响起,与声音同步的则是无数金色颗粒从天缓缓落下。融入这些信徒体内。

    顿时这些信徒便感觉那些金色颗粒化为一丝丝热流,流遍全身,身体之前积累下来的疲劳,似乎在这一瞬间就消散了很多。

    一些信徒不由得惊喜的叫唤了起来,他们身上的病痛在金色颗粒融入之后,减轻了很多。

    甚至于有几位缺胳膊断腿的沙盗信徒。其断掉的手臂,小腿以肉眼可及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顿时,所有信徒再度狂热起来,如果他们的虔诚度能够用肉眼看见的话,那么就应该是爆棚了。

    虽说。这样因为神迹激发的虔诚度之后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缓缓削弱,但最基础的虔诚度底限却会因此提升不少。

    总的来说,在这一场超大型的神迹展现之后,艾坎司迪的信徒里至少会诞生十多位狂热信徒,数百名虔诚信徒,乃至于更多的真信徒。

    也就是说,艾坎司迪的持续信仰之力总量将会提升一成以上。

    对于一位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等同于直接增加了十多万假信徒。

    而这位新生的沙漠半神所付出的仅仅只是一个超大范围的辅助神术士气高昂,以及定点给几位信徒释放高等复原术罢了。

    实际上那些信徒所感受到的疲劳削弱,病痛减少。都是一种在神术作用之下的假象,等到他们的狂热情绪减弱之后,疲劳、病痛又会回到他们身上。

    嗯,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他们在这种情况,体内潜能受到激发。从而以未来的实力作为代价,削弱病痛。

    像这样的手段。艾坎司迪早就玩得炉火纯青了。

    总的来得,以极小的代价来获取极大的利益。是每一位神明的基本功力。

    如果哪一位神明在展现神迹的时候,傻愣愣的将所有信徒病痛尽数消除的话,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此产生的亏空都无法弥补回来。

    何况,对于艾坎司迪这样心性原本就狡狯无比的半神来说,就更不可能这样了。

    艾坎司迪悬浮在高空之上,俯视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信徒,心头不由得一阵大爽,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自己的信仰将会在附近十多个国家内迅速传播开来,别的不说,这些国家里只要有两成人口信奉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就能够在二十年内成功高举王座,凝聚神格!

    到那时,自己就能够寻找提拉斯报仇了。

    至于提拉斯所属的丰饶神系,艾坎司迪压根就不担心。

    通常情况下,像新神与老神之间的纠纷矛盾,那些神系是不会随意出手干涉的。

    这并不仅仅只是老神多数都能够压制新神,更因为那些神系并不愿意因此与其它的独立神明对峙起来。

    当然,暗中的援助是必不可少的,但艾坎司迪压根就不担心这一点。

    据艾坎司迪所探听到的消息来说,那位荒野之神提拉斯现在已经落魄了。

    其主要信仰地盘之一的立米迪王国之前已经沦陷在恶魔手中,之后其神殿又被恶魔亵渎腐化,使得提拉斯受到了深渊气息的影响。

    光这两点,恐怕那位荒野之神提拉斯就被削弱了不少。

    艾坎司迪此时算得上千思万绪,心潮澎湃,大有一朝点燃神火,天下皆臣服的快感。

    就在艾坎司迪正在考虑是否前往附近一些国家展现一下神迹,借以吸引更多人类信奉自己的时候,就感觉头顶之上极高处一股神秘的波动传来。

    嗯?这是什么波动?

    作为一位点燃了神火的半神,在预感这方面较之凡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优势。

    在消耗了一些神力之后,艾坎司迪便得到了以下信息。

    这股神秘波动应该是来自于一件宝物。

    而对于半神来说,宝物并不是凡人所看重的金银财宝或者普通的魔法道具。

    半神器,至少半神器以上的东西。在半神眼中才是宝物。

    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这位沙漠半神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之前就说过,就算是一件圣器,半神想要炼制出来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神力,而半神器这玩意。至少要在高举王座,凝聚神格,正式封神之后,才可能炼制,当然,所消耗的时间和神力较之圣器将会更多。

    至于神器。基本上都是中等神力以上的存在炼制,像弱等神力以下的存在若是想要炼制神器的话,反倒不如将时间和精力用在理解规则,提升神职之上。

    总之,对于艾坎司迪这位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来说。半神器已经足以勾动祂的*了。

    想到这里,艾坎司迪哪里还按忍得住心头的激动,身形转眼之间便化为一道金光疾速向上冲去,并时不时瞬间移动来缩短自己与那件宝物的距离。

    但艾坎司迪想到了开头,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

    那神秘波动正是太极图冲破位面屏障所激发出来的动静。

    远远的,艾坎司迪就见到一件被金光包裹的东西朝着自己坠落下来。

    其心头的想法,大概就是自己运气不错等等之类,看其面色颇有几分得色。大致将自己视为了这个世界的宠儿。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艾坎司迪右手伸出,朝着那坠落下来的金光就是一抓。

    随即一只金色的巨手便浮现出来。一把便将那金光捞在了手里。

    成了!

    艾坎司迪此时已经察觉到有不少目光或从位面屏障之外,或者主物质位面远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很显然,艾坎司迪出手如此之快,的确让那些注视者心头有些愕然。

    下一刻,艾坎司迪的脸色就随之一变,神力所化的金色巨手崩溃了。

    金色巨手与那金光刚一接触。便自行崩溃,成为无数金色焰光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开来。

    但尚未等艾坎司迪继续出招。那金光便朝着四周一扫,崩溃的金色焰光片刻之间便消失一空。显然被那金光收走。

    这让艾坎司迪都快要将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了,可恶啊,就这么一下,艾坎司迪就再也无法感受到自己损失掉的神力。

    这个亏,艾坎司迪吃得可不小。

    但转即之后,艾坎司迪就再也无法咬牙切齿了。

    那团金光物体,在吸收了艾坎司迪崩散的神力之后,似乎对于这种力量产生了兴趣,金光随即一转,便朝着艾坎司迪扑了下来。

    嗯?艾坎司迪不由得一惊,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正待瞬间移动,却惊骇无比的发现,莫名之间自己竟然无法移动,也不能瞬间移动。

    啪,那金光物体直接就盖在了艾坎司迪身上,片刻之后,艾坎司迪就消失不见。

    金光物体继续落下,直到将一座神殿压得破碎方才停住。

    到了这时,那金光物体也就显现出了自己原本的形态。

    一张面积超过数百平方的太极图!其上两点,中间扭曲分开,乍一看上去,就会有些头晕目眩。

    没错,就是那张从贾可道手中逃走的太极图。

    在显现出原本形态之后,这张太极图便将金光一收,似乎没了力气一般。

    此时附近的信徒脑海里完全一片空白,呆滞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着实有些考验人的大脑。

    之前还在狂热欢呼真神的伟大,结果下一刻,真神似乎就被什么强敌给干掉了。

    这一点不用怀疑,任何一位祭司都能够察觉到在那一瞬间,自己所掌握的神术,都或多或少的衰退,甚至于一些最初级的祭司直接丧失了神术能力。

    别的不说,他们所信奉的沙漠之神艾坎司迪至少丧失了部分赐予神术的力量。

    一片寂静,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

    有权利说话的应该就是那位大教宗阁下。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位大教宗似乎也被搞愣了。

    尼玛,这也太坑爹了吧。

    刚刚享受到六环神术的威力,都还没有使用过一次,自己的神术能力就直接衰退到三环,看这趋势,恐怕要不了几天,神术能力就会尽数消失。

    时间是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下的,至少在这个时候不会。

    突然之间,空气中激荡不已,一个个人形高矮的传送门在空中开启,一位位周身威势绽放,强大无比的强者从传送门里走出。(未完待续)

第五百二十三章 血月城密议(中)    “六皇子,这还有什么好转圜的?落月城那个不知所谓的城主破坏了咱们紫薇皇朝的发展大计,并将咱们紫薇皇朝不多的长老团名额生生抹去一个,此等冒犯,若不给与他足够的教训,今后何人还会惧我皇朝天威?”

    见李晟有反对的意思,凌紫河还没有说什么,就坐在李晟身边的陌哲便忍不住插嘴了,他这次可是担负着爷爷陌柏的仇恨而来。←

    加上唐楚阳年龄没他大,身份没他尊贵,却做出了远超他这个顶尖大家族精英子弟都得仰望的成就,这让自认为是天之骄子的陌哲更加难以接受,就纯粹的嫉妒和恨意而言,陌哲甚至比凌紫河更想唐楚阳完蛋。

    和陌哲一样心思的人并不少,甚至包括在场身份最为高贵的皇子和公主们,他们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修炼资源,以及尊贵无比的皇子成员身份,但所得成就连唐楚阳这个边外之人都比不上。

    别说比了,他们现在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和如今风头无二的唐楚阳相比,这些在场的皇子公主们反而更像是边外之人。

    这绝对不是一向眼高于顶的皇子公主愿意接受的事实!

    因此陌哲的话很是说到了一些皇子公主的心里,不等李晟对这个问题说些什么,紫薇皇朝的另一位皇子李阳便点头道:

    “六哥,陌哲说得对!陌长老乃我紫薇皇朝之人,唐楚阳不但无故没收了陌家的投入,还使用卑鄙手段构陷。将陌长老逼出了落月城长老团,这根本就是对我紫薇皇朝的冒犯。绝不能轻饶了他!”

    “对!六皇子,落月城此举便是没把紫薇皇朝放在眼里。此等卑贱的边外落魄家族子弟,竟敢悍然践踏我皇朝天威,若不给他些教训,我紫薇皇朝颜面何在?!”

    “一个边外小家族而已,打便打了,还惧他反抗不成?!”

    “唐楚阳此人,数次与我长生皇朝作对,便是六皇子你们不出手,我们长生皇朝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陌哲的话头直接引爆了现场的气氛。这让李晟先前平抑下去的气氛顿时又升腾了起来,看着一个个被引出怒火的皇子公主,以及愤愤不平的家族子弟们,李晟略有些恼怒地斜了陌哲一眼。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东西!

    李晟其实也不是不想出手对付落月城,毕竟他本身也是人族阵营这边最具实力的首领之一,若是能将风头正劲的落月城打压下去的话,他便能凭此机会带领所占据的皓月城趁机崛起。

    但有实力成为人族首领的不止他一个,身边的凌紫河就是个巨大的威胁,李晟之所以不赞成凌紫河的意见。只是不想让凌紫河控制这次会议的走向而已。

    谁知道陌哲急于报酬,居然直接罔顾了自己这个真正主子的利益,如同凌紫河的忠实走狗一样,配合的简直太默契了。若不是场合不对,李晟真的很想问问陌哲。

    你他妈到底是哪边的?!

    不过恼怒归恼怒,这时候李晟却不能表现出来。尤其是看到凌紫河嘴角上翘,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后。

    李晟就更不能有任何失态的表现了。他先是平和地笑了笑,故作大度地拍了拍陌哲的肩膀。这才点着头笑道:

    “陌哲说得有理,诸位的想法也没错,落月城的那位唐城主嚣张跋扈,根本不将咱们这些皇朝和王朝放在眼里,本皇子心里也是非常生气的,但是!”

    李晟顺着众人的意思狠狠赞同了一把,以他包含磁性的声音抑扬顿挫地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向李晟的时候,他这才来了个突然的转折,继续道:

    “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落月城不再是最初的落月城,单单是那位唐城主开山立宗,月余前创建的神元宫就已经笼络了数千弟子,又凭借守护神形象画谱,收纳了数百天位修士!

    如果再算上落月城那边多到难以计数的王符,还有如今坐镇落月城的那四位七阶强者,试问,你们可想好了对付落月城这些手段的办法?!”

    这话说完的时候,李晟见身边的陌哲居然想都没想便要出言说些什么,当下面上带笑,却狠狠地一巴掌再次拍在了陌哲肩膀上,直拍得陌哲面色发白,如受重创一般作声不得,这才以元神传音冲陌哲狠狠道:

    “注意你的身份和立场!”

    陌哲闻言,先是疑惑地一呆,随后面色更加苍白,他并不是个只知嚣张,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李晟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尤其是元神里那种毫不遮掩的愤怒,已经让陌哲知道他犯了忌讳了。

    这时候要是再继续插嘴的话,陌哲知道,身边的六皇子虽然不会当场反对他,等回去之后,绝对不会有他的好果子吃,因此陌哲只能闭上嘴巴,乖乖地不再出声。

    李晟一连串的陈述和反问,直接将在场群情激奋的皇子公主们给问住了,确实,如今的落月城已经不再是当初小猫两三只的破落小家族了,单单是神元宫的数千弟子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如果只是数千刚刚拜入神元宫的散修,他们这些皇子公主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落月城的那个唐楚阳太逆天了,竟然能够拿出那么多守护神形象画谱。

    五行大陆上的散修之所以弱势,最大的滞碍就是他们没有家族传承,即便修为和境界到了,却因为契约不到同阶的守护神而不得不被卡在某个阶段不得寸进。

    一旦这个滞碍被人扫除的话,哪怕是资质最差的散修,在实力上也会得到巨大的提升,尤其是九成九的散修都被卡在某个境界数十年之久,一旦突破,他们在实力上的增长堪称恐怖!

    这还没有算上落月城已经名闻整个潮汐山的精品王符呢,这数月时间下来,大部分势力都已经知道,但凡是落月城出产的将符和王符,无不是精品中的精品,而且还都是威力巨大的新品!

    再次之前,五行大陆上还从未有同类灵符出现过,这就意味着一旦和落月城开战,人家使用灵符的时候,你根本无法凭借灵符的外观和激发是的灵压来判断的他的威力和攻击方式!

    只这一点,便足以让两个修为相等的人,凭借灵符获得惊人的巨大优势!

    “这,这确实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原本喧闹的议事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多数的皇子公主和家族子弟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