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落月城才安静地发展了月余时间,便再次开始暗流汹涌,尤其是在经历了霸神宗,生佛寺,以及如今的三大隐族相继离开后,魔族和海族又是怀着满腔仇恨而来,表现得格外强势和肆无忌惮。

    尤其是一些自忖实力强大的魔族和海族强者,更是毫不客气地据守洛阳城新建的高楼大厦,但凡是前来购买套房的,一律被他们挡在了门外,对于这一切,人族联盟的强者竟然视而不见!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族联盟内的势力都不看好落月城,哪怕是在三大隐族高手离开的现在,依然坚定地停留在落月城势力也很多,其中顶尖势力就有已经和唐楚阳有了盟约的青华皇朝。

    魔族和海族肆无忌惮地在落月城内嚣张行事,负责坐镇落月城的青华皇朝三皇子赵铭自然看不下去,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居然已经和唐楚阳结盟,赵铭就觉得他有义务为陷入为难的落月城贡献力所能及的帮助,所以几乎是在魔族和海族开始捣乱的第一时间,赵铭就将身边的所有高手全部派了出去。

    并且他自己也亲自前往落月城城主府,打算微微如今坐镇城主府的三位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落月城绝对不能再继续这么乱下去,不然再怎么强大凝聚力也会被混乱的秩序搞崩溃了。

    不过赵铭才离开他居住的大厦,就看到了一场出乎预料又场面恢弘的大戏。

    足足五名魔族六阶魔帅在抢夺了大厦门口的控制权之后,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嚣张的话。就被脚下倏然爆发出来的恐怖幽蓝火焰给彻底包裹,等火焰熄灭。五个实力强大的魔将直接被烧成了飞火!

    这一把幽蓝色的火焰似乎是个信号一般,从第一把火焰烧起来之后。所有落月城新建起来的大神下方门口处,全部爆发出一道道通天而起的奇异光华,恐怖的威压转瞬笼罩了整个落月城。

    “这是阵法?真没想到,落月城竟然在每一栋大楼的下方都布置了如此强大的阵法!”

    连实力强大的六阶魔帅都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被秒杀,赵铭即便在阵法上再怎么无知,也能轻易判断出,这些阵法少说也得是高阶以上的攻杀大阵。

    甚至有可能是地阶大阵也不一定。

    毕竟**境的修士已经领悟了法相神通,中阶以下的阵法甚至都能被法相神威给直接压制得无法启动,也只有高阶以上并且威力巨大的阵法。才有可能直接把六阶魔帅给直接秒杀!

    眼见着一个个先前还嚣张无比,肆无忌惮的魔族和海族六阶高手一个个被秒杀,赵铭突然感觉他之前的安排似乎有些自作多情了,怪不得落月城都这么乱了,城主府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赵铭原先还以为城主府因为三大隐族高手的离开,在人手上捉襟见肘有些顾不过来了,现在看来,感情是人家根本就不把海族和魔族这点儿高手当回事儿罢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此时的城主府内。唐浩然等人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而一直在外应付魔族和海族的烛翎,这个时候也回到了城主当中。

    四尊七阶强者安安静静地坐在议事大厅当中,根本就没有出去解决麻烦的意思。就像李令远之前说的那样,单凭三道城墙下提早布置的阵法,便足以收拾那些不知死活的魔族和海族捣乱者了。

    如今落月城的实力绝不像最初那样单薄。虽然没有收拢到七星境那样的王者高手,但五六阶的天位修士也足有二百多位了。这些人大半儿都是修为够了,但没有契约到守护神的散修。

    在拜入神元宫。并且通过了三位老爷子的考核之后,便能得到唐楚阳特意留下的五六阶守护神形象画谱,有了形象画谱,再契约守护神的时候自然要简单得多,无非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且,除了这些神元宫的五阶和六阶修士外,烛翎这尊鬼王手底下的六阶鬼将和鬼帅也不少,尤其是在过去的月余时间里,落月城的风头盖过了潮汐山所有城池。

    万鬼窟那边知道烛翎混得风生水起的鬼族们,自然有忍不住动了心思的前来投奔,单单是高达六阶的鬼帅,月余时间烛翎就收容了超过二十个。

    这些鬼帅基本上都是被十大鬼王压着,但有不愿意效忠鬼王的小山头势力的首领,他们也是从烛翎的作为上看到了盼头,才放下了心里头那点可怜的自尊,主动跑到落月城来寻找希望。

    唐楚阳手里能够笼络鬼族的东西可不少,走之前也给烛翎留下了足够招揽大量鬼族下属的各等级灵符,这也是唐楚阳预留的防备手段之一。

    万一落月城人手不足时,唐楚阳是打算用这些灵符,以及其他一些资源来大量招揽万鬼窟的鬼王的,毕竟有烛翎这个中间人在,找鬼族强者来帮忙显然要容易许多。

    唐楚阳安排的后手很多,如果不是这样,以他万事求稳的心性也不可能轻易跟着金铭三人离开马上要面临夺城大战的落月城,如今启动城内大阵,只是唐楚阳安排的第一个预防手段而已。

    落月城如今已经被分成了三部分,最中央和神碑靠在一起的方圆几十里区域,属于核心区域的内城,这个地带用神碑的最强力量守护,是最安全的地方。

    内城之外,便是外城,外城长度大约再五十里方圆,城墙正好建在神碑防护禁止可以笼罩的极限位置,属于整个落月城第二安全地带。

    外城外围比内城要大得多,其中三分之一被划作商业区,三分之一被分配给商人们租借经营,最后的三分之一则属于落月城城卫军的驻地。

    再往外就是落月城往外扩建的区域了。也是整座扩建后的落月城占地面积最大的城外城,落月城原本只有方圆百里大小。扩建后的落月城却达到了方圆三百里。

    其中最核心三十里方圆属于内城,再往外七十里方圆属于外城。剩下了两百里方圆全都是城外城,相当于两个原先的落月城那么大,城外城是唐楚阳打算分配给和他结盟的友好势力的。

    比如青华皇朝,就从这两百里方圆的城外城里,生生吃掉了五分之一的地盘,所占地域相当于最早的落月城的一半面积。

    这被落月城分给青华皇朝地盘,落月城承诺给予最基本的安全保护,甚至可以提供建筑方面的支援,以及落月城的一些基础福利等等。

    而青华皇朝。只需要在落月城遭遇危机的时候无条件协助之外,在他们的地盘里可以完全自主经营,落月城城主府不会干涉其管理权。

    这是唐楚阳根据地球上的特区演变出来的政策,为的就是用实实在在的利益来笼络一些有实力的盟友,唐家的势力毕竟有些太过单薄了些,若是不联合一些其他势力,根本无法抗衡强大的魔族和海族。

    除开青华皇朝之外,次一级的王朝势力也有不少和落月城缔结了盟约,比如唐楚阳出身的天威王朝。无论如何都是要站在唐家这一边的,同时和天威王朝处于联盟状态的几个王朝,也因为这个连带关系,跟着加入了盟约当中。

    其实这样算起来。落月城即便没有三大隐族的高手坐镇,实力也已经相当强大了,七八个王朝加上一个青华皇朝。再算上烛翎收拢起来的鬼族高手,以及神元宫数千弟子。

    不知不觉间。唐楚阳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经营出一股相当恐怖的力量了。这还没算上唐老爷子等几位实力更加强大的七阶王者级高手呢。

    如果在辅以落月城早先布置下去的连环大阵,以及储存的巨量灵符等等,就算魔族和海族真的联合起来,短时间内也别想攻进落月城内城,即便最终胜了,自身也会损失惨重。

    “启禀老家主,内城捣乱者已经清理干净!”

    “启禀老家主,外城捣乱者已经清理干净!”

    “启禀老家主,城外城未等我们出手,青华皇朝,天威王朝等已经各自击退捣乱者……”

    随着一条条信息被送到城主府,静坐在议事大厅的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和烛翎四人相继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们之前激动愤怒,不过是生气三大隐族背约而去罢了。

    对于落月城的安全,他们是不担心的,至少在魔族和海族两大种族没有倾力来攻之前,那些五六阶的小鱼小虾根本就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单凭城中连环大阵便足以灭杀这些捣乱之人了。

    随着最后一条信息回报到议事大厅,主事的唐浩然等四人微笑着相视一眼,李令远最先开口道:

    “总算青华皇朝没有做出让咱们最担心的事情,这下即便是对上了魔族和海族联盟,咱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了,唯一麻烦的就是人族同盟,尤其是紫薇皇朝和长生皇朝,他们似乎又开始暗地里密谋了……”

    “哼!紫薇皇朝和长生皇朝如此反复无常,这次咱们总不能还要放过他们吧?这次必须给他们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

    宇文侯冷哼一声,一双铁拳捏得‘喀吧喀吧’的响,当初他和唐浩然负责拖延恐吓人族同盟的时候,就想着杀一些人来敲山震虎的。

    可惜唐楚阳不愿意削弱人族实力,宇文侯只能忍着,这次长生皇朝和紫薇皇朝再次蠢蠢欲动,说什么也得给他们放点血才能让这帮反复无常的人记住这个教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感谢书友‘无聊人0099’豪爽的588打赏!小猪拜谢!感谢‘peter0328’长老的不间断打赏支持!小猪鞠躬叩谢长老大人的鼎力支持!)

第831-832章 小师祖的好感    “爸,我想去华夏一趟。”

    张耀金站在甲板上呆愣了很久,摸出手机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且不提张耀金也准备去参加老君山的卡考核,郑羽梦带着赵小卒来到捷克斯地界之后,压根就没有去欧盟指定的接待地点,而是驱使着门板飞剑直奔那黑色光门。

    在郑羽梦看来,事情早点解决,免得麻烦。

    来自于火焰位面的十多位强者再度聚集在黑色光门附近,探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随着阴雨季节逐渐降临,火焰生物在捷克斯地界范围内就越发难以忍受那时不时落下的小雨了。

    并且这些强者莫名感觉危险正在不断靠近之中。

    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会议在召开一个小时不到,强者之间就谈崩了。

    大多数的火焰强者都表示愿意退回火焰位面去,在它们看来,这里并不适合火焰生物,倒不如早点退回去,找到关闭黑色光门的办法,从而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但对于另外一些火焰强者来说,这就意味着认输,对弱小的人类认输,再说了,在它们看来,这黑色光门是没可能关闭的,与其让人类将战火烧入火焰位面,倒不如继续扩张,将这个世界彻底占据!

    毕竟这个世界对于它们来说,还是有不少的好东西,譬如那些什么加油站里的油料,弹药库里的炸弹什么的。

    如此一来,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各自行事。

    愿意退回火焰位面的火焰强者立马就带着自己麾下的火焰生物退回了火焰位面一侧,而那些不愿意退回火焰位面的强者则准备将圣蒂斯山脉之下的岩浆勾引出来。逐渐制造出一片适合火焰生物生活的地带。

    当然,想要将岩浆勾引出来,一般的手段不可能做到,只有制造出一座火山才行。

    这对于火焰生物自然有好处,但对地球人类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这也意味着这些火焰生物以后能够将这种手段运用到其它地方。

    但尚未等那些火焰强者做好将圣蒂斯山脉引爆。制造火山的准备时,密密麻麻的细雨飘落下来,使得那些不喜欢雨水的火焰生物开始退回黑色光门。

    很快,落下的细雨便朝着倾盆大雨的程度不断增强。

    密集的雨点砸落在这些火焰强者身上,随即便激起一片片白雾。

    说实话,如果不是顾着面子的话。这些火焰强者恐怕也会立马退回火焰位面,但现在不行,它们就算是死,也要坚持住。

    很快,那头岩浆巨人体外的岩浆开始在白雾之中凝结。变成一层坚硬的石头外壳。

    至于其它的火焰强者,体外生出火焰的,火焰被雨点压制削弱,而体外没有火焰的,雨点落在身上,随即化为白雾,带走大量的热量。

    对于这些火焰强者来说,这些雨点倒不算什么。就算是那头岩浆巨人,即便外面变成了石头外壳,但并不怎么影响它的行动。

    但不管怎么说。雨点会带走大量的热量,使得这些火焰强者很不适应。

    必须加快火山的制造!

    岩浆巨人狂吼一声,所产生的音浪直冲天空,转眼之间竟然将天上的雨云冲出了一个大窟窿。

    随后这头岩浆巨人全身上下再度冒出炽热的火光,脚下的岩石开始迅速融化,一小片岩浆开始形成。

    看到岩浆巨人开始行动。其余的火焰强者纷纷出手相助。

    一条巨大的火蟒猛力朝着岩浆巨人脚下喷出一口纯白色的火焰,使得那岩浆面积迅速扩展开来。

    “火焰陨石!”

    一头犹如小山的火象。甩动着那根由火焰组成的长鼻,朝着天空一吸。

    很快。天上一团巨大的火球浮现出来,随后迅速朝着地面坠落下来。

    在靠近岩浆巨人的时候,这团火球开始分散,化为无数火焰落入岩浆之中,进一步促使着岩浆面积的扩大。

    总之,随着这些火焰强者纷纷出手,原本只有数个平方米的岩浆迅速扩展到数千平方米,炽热无比的高温朝着地下迅速透射下去。

    只要这岩浆靠近地下岩浆层十米以内,岩浆层自带的高温高压便能够冲破地壳的束缚,粉碎一切挡在前面的障碍,形成一座新的火山。

    只不过,这需要时间罢了。

    但在众多火焰强者的努力下,这个时间从数年迅速缩短,看目前的情况,恐怕最多半个小时不到,地下的岩浆就能够喷射出来。

    到那时,别说天上的雨云了,恐怕方圆数十里内都会被喷射出来的岩浆化为一片火焰之地。

    这些火焰强者压根就不知道,在它们头顶的雨云之上,漂浮着一把门板飞剑。

    郑羽梦此时看着下面的火焰强者,不由得轻哼一声。

    这些火焰强者未免太想当然了一点,想要制造火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玄子,你招来的雨云不够劲啊。”

    郑羽梦笑盈盈的看着赵小卒,倒是让赵小卒脸上一片绯红。

    居然让小师祖给小看了,赵小卒不由得心头对那些火焰强者一阵愤愤。

    当让,赵小卒自己也是想得过于简单了一点。

    他没有多少对付火焰强者的经验,想当然以为招来一片雨云,就能将下面的火焰强者淋得自行退去。

    可赵小卒万万没有想到,这些火焰强者虽说不喜欢下雨,但并不是说不能够忍受这些雨水。

    这就好比鳄鱼不喜欢干燥的陆地,但并不说明鳄鱼一上岸就会干死一样,至少在一定时间内,雨水对于这些火焰强者是没有多少用处。

    “聚雷!”

    赵小卒想了想,随手掏出一道符箓。轻轻一晃,口中暴喝一声,符箓随即自行燃烧,随后雨云之上便是雷光闪动,犹如无数游蛇缠绕。

    前后不到数息时间。一道指头大小的电蛇便朝着下面自行飞窜而下。

    轰!

    一声巨响传来,下面那头岩浆巨人压根就没有躲闪的时间,就被电蛇击中,转眼之间,头顶的石壳就被闪电崩掉一层,让那岩浆巨人一阵大怒。

    但那岩浆巨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闪电会是人招来攻击自己的。在朝着雨云丢出几块石头发泄了一下怒火之后,这头岩浆巨人又开始专注控制起岩浆来。

    轰轰轰!

    这一次,连续三道闪电落下,道道闪电都落在岩浆巨人头顶,转眼之间便将岩浆巨人头颅削掉三成。

    嗯。对于岩浆巨人来说,头颅并不是要害,因而那岩浆巨人这次连发泄怒火都没有做了,只是甩甩脑袋,一股岩浆冒出,将削掉的部分长齐,又专注地下了。

    “算了,看本师祖的手段。”

    见到赵小卒的攻击屡屡不见效。急着想要赶回澳大利亚享受大海,阳光的郑羽梦索性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块玉佩,朝着下面轻轻一抛。

    那玉佩之上刻着一头白色大鸟。活灵活现,就在玉佩向下坠落不到百米之时,一层白光便从那玉佩之上绽放出来,极为刺眼夺目。

    待到那层白光退散,一头数米大小的雪白大鸟便浮现了出来。

    这头雪白大鸟全身通白,双翼青色。玄黄色的长尾,赤黑色的长喙。

    “白鸟!”

    赵小卒可不是什么眼界狭窄之人。在老君山充当道童的时候,在藏经阁里可是看了不少的书籍。

    因而。赵小卒一眼就认出了这头大鸟的身份。

    白鸟!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云:有巫山者。有壑山者。有金门之山,有人名曰黄姖之尸。有比翼之鸟。有白鸟,青翼,黄尾,玄喙。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这里面的白鸟便是青翼,黄尾,玄喙的造型。

    赵小卒记得,藏经阁书籍里也记载了明阳曾师祖曾经拥有白鸟血脉。

    而这枚化为白鸟的玉佩实际上便是贾可道采取自身白鸟血脉与蕴含一丝大道的巴蛇鳞片所炼制出来的宝物。

    名字极为简单,白鸟玉佩。

    昔日,郑羽梦见到此玉佩,颇为喜爱,贾可道便将此玉佩赐给了郑羽梦。

    要说这时还是郑羽梦第一次使用这白鸟玉佩。

    这头白鸟在浮现之后,四周雨云落下的雨点瞬间便化为一枚枚雪花朝着地面落下。

    很显然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袅!”随着白鸟的翅膀轻轻伸展开来,轻鸣一声,顿时无数由冰晶组成的白雾便扩散开来。

    顷刻之间,那缓缓落下的雪花就变成了一粒粒米粒大小的冰雹,犹如无数利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下面正忙着制造火山的火焰强者此时突然之间感觉危险降临,但又有些莫名其妙。

    当它们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惊。

    此时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无数冰雹坠落下来。

    这些火焰强者还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冰雹,最初还感觉与雨点差不多。

    毕竟这些冰雹体积太小,在火焰强者透出体外的高温作用下,尚未落在它们身上就被这高温直接化为水滴,然后再直接蒸发消失。

    可以这么说,在最初的数秒时间内,这些冰雹连靠近火焰强者的资格都没有。

    但三秒之后,这种情况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无数冰雹在坠落的过程里相互撞击,其体积迅速变大。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却是一枚拳头大小的冰雹砸在了一头火牛身上,虽说转眼之间便被火牛身上自行形成的火焰盾牌弹飞出去,但那冰雹所透射出来的寒气却让这头火牛感觉有些不妙。

    噼里啪啦,就犹豫了这么一下,无数冰雹就不断砸落下来,这头火牛体外形成的火焰盾牌仅仅坚持了不到五秒时间,就被这些冰雹里蕴含的寒意驱散。随后冰雹就不断砸在了火牛身上。

    火牛只感觉一股透骨的寒意完全无视了自己体内的高温,径直穿透进去,几乎一瞬间就要将自己身上的火焰尽数驱散。

    这种寒意对于火牛的威胁太多了。

    火牛压根就没敢过多停留,转身就朝着那黑色光门冲去。

    但这个时候,似乎有些晚了。冰雹坠落的速度极快,转眼之间,目光所及之处,地面上就覆满了一层厚厚的冰雹。

    而这些冰雹不断散发出寒气,空气的温度也迅速降低。

    火牛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不断被抽离,最终身体越来越小。待到穿过黑色光门的时候,火牛的体型已经从十多米退缩到不足二十公分。

    并且那股寒意盘旋在火牛的魔核之上,使得这头火牛即便是回到了火焰位面,这种悲剧似的情况依然没有半点改变。

    火牛随即便朝着岩浆河冲去,也不管那岩浆河下面藏着什么恐怖的火焰生物。

    噗通。火牛在半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入到岩浆河中。

    舒服啊。

    在岩浆河里浸泡了足足大半个小时,火牛才感觉自己魔核上残绕的寒意方才一点点开始退走,直到这时,这头火牛方才松了一口气,那缩水的身体也在岩浆释放的高温下缓缓恢复了起来。

    相对于这头好运的火牛而言,剩下那些火焰强者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那条火蟒由于体型庞大的缘故,成为了在场火焰强者里第一个陨落的家伙。

    几乎就是一瞬间,这条火蟒构成身体的火焰就被砸没了一半。

    尚未等这条火蟒喘过一口气。更多的冰雹砸了下来。

    可以说横扫千军的火蟒,就因为迟疑了一下,没能及时逃走。最后竟然被一堆冰雹砸成了一枚不断释放出热量的火焰晶石,大概有巴掌大小,相对于其它火焰晶石来说,这条火蟒的火焰晶石算得上比较巨大了,其它火焰生物的晶石最多也就是一个指头大小,而这条火蟒的晶石足足有两个巴掌大小。

    当然。就这样挂掉的话,倒也不算痛苦。

    在这样的冰雹袭击之中。最痛苦的就要算岩浆巨人这样的具有一定实体的火焰强者额。

    已经迅速膨胀到巴掌大小的冰雹,从高空坠落下来。光是其冲击力就足以让人喝一壶了,而之后迅速散发出来的寒意,直接便将这头岩浆巨人变成了一座冰雕。

    剩下的火焰强者拼命朝着黑色光门逃窜。

    它们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它们还以为这是自然灾害罢了,就跟火焰位面里的火山爆发等等情况没有半点区别。

    不管怎么说,等到那头白鸟扇动了几下翅膀,朝着郑羽梦飞去,很快就变成了一块玉佩抽路入郑羽梦手中。

    至此,企图在圣蒂斯山脉上制造火山的火焰强者除了那头火牛之外被一网打尽。

    “小师祖,接下来怎么办?”

    赵小卒看着那些火焰强者在白鸟的打击下,迅速灭亡,不由得心头生出几分羡慕来。

    虽说赵小卒的道行现在已经提升到炼精化气上层,但由于道行提升太快,很多东西斌并不能运用自如,也就是说就积累而言较之这位小师祖差得太远了。

    赵小卒手上的好东西也不算少了,但遇到这些火焰强者,能够拿出来用的却不多,别的不说,就算是一些比较强大的符箓,赵小卒都没多少时间去绘制。

    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

    这段时间,赵小卒的时间主要就是用在清修之中,巩固炼精化气上层的道行和心境,因而其它东西就比较少接触了。

    “怎么办?下去将这个黑色光门给收了,搬回去,小明子说了,这玩意太危险,不能给这里留下隐患。”

    郑羽梦半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美食的模样,嘴里却细条慢理的缓缓说道。

    收了?

    赵小卒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毫无疑问,这黑色光门是应该能够收取的。

    问题是如果将这黑色光门收取之后,欧盟岂不是亏大了?在损兵折将之后,黑色光门也不见了。想要找补点什么都找不回来。

    不过,赵小卒转念一想也就是释怀了。

    这种事情压根就不是自己所应该考虑的,再说了,这黑色光门放在这里,欧盟除非使用核弹。否则的话,压根就无法压制对面火焰位面里涌出的火焰生物。

    这一点是很明确的,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些火焰生物对于地球环境不太适应的话,恐怕整个欧洲都沦陷了。

    想到这里,赵小卒点了点头。随后丢出一个乾坤袋,疾喝一声:“呔!”

    那乾坤袋随即变大,好似一个口袋朝着那黑色光门罩了下去,片刻之后,黑色光门便消失不见。除了四周那凝固的岩浆之外,似乎从没有一个什么黑色光门存在过一般。

    “走啦,走啦,不知道张耀金的游艇回去没有,唉,人家还想多晒晒太阳呢。”

    郑羽梦一边嘀咕着,一边驱使着门板飞剑加快速度离开。

    赵小卒都有些无语了,自己这个小师祖此时看来。哪里像一位仙风道骨,炼气化神的修道者,完全就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差不多。

    赵小卒并不知道。自己这位小师祖与自己师祖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样的。

    像孟挺这样的修道者,人生百味都算是经历过一番了。

    读书,亲人,家庭生活,甚至于在孟挺的老家,孟挺还有几个孙子。曽孙正在开枝散叶呢。

    嗯,孟挺别看入山修道了。但在昔日回去老家的那些时间,该办的事情都做过了。

    另外也曾经四处游历。不管是入红尘,还是出红尘,还是其它什么,孟挺也算是尘缘已了,道心坚固。

    否则的话,贾可道也不会将孟挺招到身边侍候了。

    而二代嫡传弟子大多也做到了这一点,就算是蔡银玲据说最近与流青云关系有些暧昧,也算是逐步朝着这个方面发展了。

    嗯,当然,这修道者并不是说非要体味人生百态,才能够得大道。

    贾可道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小生活在道观,之后也没有谈情说爱什么的。

    但贾可道有道德经!

    这一点可与门下众弟子不同。

    至于郑羽梦在这一点上特别欠缺,年纪比较小的时候就离开父母入山修道,之后由于道行的关系,使得身体一直没怎么成长,心智也是如此,至于同学什么之类的东西,郑羽梦也就只有几个小学同学了。

    因而郑羽梦现在经历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有好处的,甚至于贾可道希望郑羽梦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从而展开一段恋爱甚至于结婚生子。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郑羽梦或许是感觉有些好玩,并没有怎么重视,但在贾可道的安排下,这些事情总会一点点的出现。

    回到澳大利亚,郑羽梦方才知道那个张耀金突发异想跑到华夏去了。

    “这小子不会是想要拜入老君山修道吧?”

    郑羽梦撇了撇那圆润带着几分光泽的小嘴,心头莫名有些不太痛快。

    在郑羽梦看来,张耀金算得上自己的好朋友了,这样重大的事情,张耀金居然没有告诉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了,着实让她心头有些不太爽。

    嗯,如果张耀金得知郑羽梦此时的想法,保管会大叫冤枉,自己哪里是偷偷摸摸过去的,光明真大的好不好?

    再说了,郑羽梦一走,张耀金压根就联系不上她,就算是想要说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

    看到小师祖在听闻张耀金去了华夏后,脸上莫名带出一丝不痛快,赵小卒心头不由得一震,一个难以想象的念头冒了出来。

    小师祖不会是喜欢上了那个张耀金吧?

    这个猜测使得赵小卒心头突然有些难受,就好似自己的什么珍贵东西突然之间被打碎了。

    好吧,赵小卒承认自己对小师祖的确那么一点好感,并且是男人对女人的好感。

    怎么说,赵小卒也是一个男人,正常的男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而赵小卒与郑羽梦之间也相处了这么久,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动物多多少少也有点感情了。

    何况,男人在美丽女人面前总是会胡思乱想的,女人略微显现出一点对自己的好来,男人就会猜测这个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有好感了,或者爱上自己了?

    赵小卒倒没有那么无知,问题是的确对小师祖产生了一点好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