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爸,我想去华夏一趟。”

    张耀金站在甲板上呆愣了很久,摸出手机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且不提张耀金也准备去参加老君山的卡考核,郑羽梦带着赵小卒来到捷克斯地界之后,压根就没有去欧盟指定的接待地点,而是驱使着门板飞剑直奔那黑色光门。

    在郑羽梦看来,事情早点解决,免得麻烦。

    来自于火焰位面的十多位强者再度聚集在黑色光门附近,探讨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随着阴雨季节逐渐降临,火焰生物在捷克斯地界范围内就越发难以忍受那时不时落下的小雨了。

    并且这些强者莫名感觉危险正在不断靠近之中。

    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会议在召开一个小时不到,强者之间就谈崩了。

    大多数的火焰强者都表示愿意退回火焰位面去,在它们看来,这里并不适合火焰生物,倒不如早点退回去,找到关闭黑色光门的办法,从而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但对于另外一些火焰强者来说,这就意味着认输,对弱小的人类认输,再说了,在它们看来,这黑色光门是没可能关闭的,与其让人类将战火烧入火焰位面,倒不如继续扩张,将这个世界彻底占据!

    毕竟这个世界对于它们来说,还是有不少的好东西,譬如那些什么加油站里的油料,弹药库里的炸弹什么的。

    如此一来,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各自行事。

    愿意退回火焰位面的火焰强者立马就带着自己麾下的火焰生物退回了火焰位面一侧,而那些不愿意退回火焰位面的强者则准备将圣蒂斯山脉之下的岩浆勾引出来。逐渐制造出一片适合火焰生物生活的地带。

    当然,想要将岩浆勾引出来,一般的手段不可能做到,只有制造出一座火山才行。

    这对于火焰生物自然有好处,但对地球人类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这也意味着这些火焰生物以后能够将这种手段运用到其它地方。

    但尚未等那些火焰强者做好将圣蒂斯山脉引爆。制造火山的准备时,密密麻麻的细雨飘落下来,使得那些不喜欢雨水的火焰生物开始退回黑色光门。

    很快,落下的细雨便朝着倾盆大雨的程度不断增强。

    密集的雨点砸落在这些火焰强者身上,随即便激起一片片白雾。

    说实话,如果不是顾着面子的话。这些火焰强者恐怕也会立马退回火焰位面,但现在不行,它们就算是死,也要坚持住。

    很快,那头岩浆巨人体外的岩浆开始在白雾之中凝结。变成一层坚硬的石头外壳。

    至于其它的火焰强者,体外生出火焰的,火焰被雨点压制削弱,而体外没有火焰的,雨点落在身上,随即化为白雾,带走大量的热量。

    对于这些火焰强者来说,这些雨点倒不算什么。就算是那头岩浆巨人,即便外面变成了石头外壳,但并不怎么影响它的行动。

    但不管怎么说。雨点会带走大量的热量,使得这些火焰强者很不适应。

    必须加快火山的制造!

    岩浆巨人狂吼一声,所产生的音浪直冲天空,转眼之间竟然将天上的雨云冲出了一个大窟窿。

    随后这头岩浆巨人全身上下再度冒出炽热的火光,脚下的岩石开始迅速融化,一小片岩浆开始形成。

    看到岩浆巨人开始行动。其余的火焰强者纷纷出手相助。

    一条巨大的火蟒猛力朝着岩浆巨人脚下喷出一口纯白色的火焰,使得那岩浆面积迅速扩展开来。

    “火焰陨石!”

    一头犹如小山的火象。甩动着那根由火焰组成的长鼻,朝着天空一吸。

    很快。天上一团巨大的火球浮现出来,随后迅速朝着地面坠落下来。

    在靠近岩浆巨人的时候,这团火球开始分散,化为无数火焰落入岩浆之中,进一步促使着岩浆面积的扩大。

    总之,随着这些火焰强者纷纷出手,原本只有数个平方米的岩浆迅速扩展到数千平方米,炽热无比的高温朝着地下迅速透射下去。

    只要这岩浆靠近地下岩浆层十米以内,岩浆层自带的高温高压便能够冲破地壳的束缚,粉碎一切挡在前面的障碍,形成一座新的火山。

    只不过,这需要时间罢了。

    但在众多火焰强者的努力下,这个时间从数年迅速缩短,看目前的情况,恐怕最多半个小时不到,地下的岩浆就能够喷射出来。

    到那时,别说天上的雨云了,恐怕方圆数十里内都会被喷射出来的岩浆化为一片火焰之地。

    这些火焰强者压根就不知道,在它们头顶的雨云之上,漂浮着一把门板飞剑。

    郑羽梦此时看着下面的火焰强者,不由得轻哼一声。

    这些火焰强者未免太想当然了一点,想要制造火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玄子,你招来的雨云不够劲啊。”

    郑羽梦笑盈盈的看着赵小卒,倒是让赵小卒脸上一片绯红。

    居然让小师祖给小看了,赵小卒不由得心头对那些火焰强者一阵愤愤。

    当让,赵小卒自己也是想得过于简单了一点。

    他没有多少对付火焰强者的经验,想当然以为招来一片雨云,就能将下面的火焰强者淋得自行退去。

    可赵小卒万万没有想到,这些火焰强者虽说不喜欢下雨,但并不是说不能够忍受这些雨水。

    这就好比鳄鱼不喜欢干燥的陆地,但并不说明鳄鱼一上岸就会干死一样,至少在一定时间内,雨水对于这些火焰强者是没有多少用处。

    “聚雷!”

    赵小卒想了想,随手掏出一道符箓。轻轻一晃,口中暴喝一声,符箓随即自行燃烧,随后雨云之上便是雷光闪动,犹如无数游蛇缠绕。

    前后不到数息时间。一道指头大小的电蛇便朝着下面自行飞窜而下。

    轰!

    一声巨响传来,下面那头岩浆巨人压根就没有躲闪的时间,就被电蛇击中,转眼之间,头顶的石壳就被闪电崩掉一层,让那岩浆巨人一阵大怒。

    但那岩浆巨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闪电会是人招来攻击自己的。在朝着雨云丢出几块石头发泄了一下怒火之后,这头岩浆巨人又开始专注控制起岩浆来。

    轰轰轰!

    这一次,连续三道闪电落下,道道闪电都落在岩浆巨人头顶,转眼之间便将岩浆巨人头颅削掉三成。

    嗯。对于岩浆巨人来说,头颅并不是要害,因而那岩浆巨人这次连发泄怒火都没有做了,只是甩甩脑袋,一股岩浆冒出,将削掉的部分长齐,又专注地下了。

    “算了,看本师祖的手段。”

    见到赵小卒的攻击屡屡不见效。急着想要赶回澳大利亚享受大海,阳光的郑羽梦索性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块玉佩,朝着下面轻轻一抛。

    那玉佩之上刻着一头白色大鸟。活灵活现,就在玉佩向下坠落不到百米之时,一层白光便从那玉佩之上绽放出来,极为刺眼夺目。

    待到那层白光退散,一头数米大小的雪白大鸟便浮现了出来。

    这头雪白大鸟全身通白,双翼青色。玄黄色的长尾,赤黑色的长喙。

    “白鸟!”

    赵小卒可不是什么眼界狭窄之人。在老君山充当道童的时候,在藏经阁里可是看了不少的书籍。

    因而。赵小卒一眼就认出了这头大鸟的身份。

    白鸟!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云:有巫山者。有壑山者。有金门之山,有人名曰黄姖之尸。有比翼之鸟。有白鸟,青翼,黄尾,玄喙。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这里面的白鸟便是青翼,黄尾,玄喙的造型。

    赵小卒记得,藏经阁书籍里也记载了明阳曾师祖曾经拥有白鸟血脉。

    而这枚化为白鸟的玉佩实际上便是贾可道采取自身白鸟血脉与蕴含一丝大道的巴蛇鳞片所炼制出来的宝物。

    名字极为简单,白鸟玉佩。

    昔日,郑羽梦见到此玉佩,颇为喜爱,贾可道便将此玉佩赐给了郑羽梦。

    要说这时还是郑羽梦第一次使用这白鸟玉佩。

    这头白鸟在浮现之后,四周雨云落下的雨点瞬间便化为一枚枚雪花朝着地面落下。

    很显然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袅!”随着白鸟的翅膀轻轻伸展开来,轻鸣一声,顿时无数由冰晶组成的白雾便扩散开来。

    顷刻之间,那缓缓落下的雪花就变成了一粒粒米粒大小的冰雹,犹如无数利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下面正忙着制造火山的火焰强者此时突然之间感觉危险降临,但又有些莫名其妙。

    当它们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惊。

    此时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无数冰雹坠落下来。

    这些火焰强者还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冰雹,最初还感觉与雨点差不多。

    毕竟这些冰雹体积太小,在火焰强者透出体外的高温作用下,尚未落在它们身上就被这高温直接化为水滴,然后再直接蒸发消失。

    可以这么说,在最初的数秒时间内,这些冰雹连靠近火焰强者的资格都没有。

    但三秒之后,这种情况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无数冰雹在坠落的过程里相互撞击,其体积迅速变大。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却是一枚拳头大小的冰雹砸在了一头火牛身上,虽说转眼之间便被火牛身上自行形成的火焰盾牌弹飞出去,但那冰雹所透射出来的寒气却让这头火牛感觉有些不妙。

    噼里啪啦,就犹豫了这么一下,无数冰雹就不断砸落下来,这头火牛体外形成的火焰盾牌仅仅坚持了不到五秒时间,就被这些冰雹里蕴含的寒意驱散。随后冰雹就不断砸在了火牛身上。

    火牛只感觉一股透骨的寒意完全无视了自己体内的高温,径直穿透进去,几乎一瞬间就要将自己身上的火焰尽数驱散。

    这种寒意对于火牛的威胁太多了。

    火牛压根就没敢过多停留,转身就朝着那黑色光门冲去。

    但这个时候,似乎有些晚了。冰雹坠落的速度极快,转眼之间,目光所及之处,地面上就覆满了一层厚厚的冰雹。

    而这些冰雹不断散发出寒气,空气的温度也迅速降低。

    火牛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不断被抽离,最终身体越来越小。待到穿过黑色光门的时候,火牛的体型已经从十多米退缩到不足二十公分。

    并且那股寒意盘旋在火牛的魔核之上,使得这头火牛即便是回到了火焰位面,这种悲剧似的情况依然没有半点改变。

    火牛随即便朝着岩浆河冲去,也不管那岩浆河下面藏着什么恐怖的火焰生物。

    噗通。火牛在半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入到岩浆河中。

    舒服啊。

    在岩浆河里浸泡了足足大半个小时,火牛才感觉自己魔核上残绕的寒意方才一点点开始退走,直到这时,这头火牛方才松了一口气,那缩水的身体也在岩浆释放的高温下缓缓恢复了起来。

    相对于这头好运的火牛而言,剩下那些火焰强者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那条火蟒由于体型庞大的缘故,成为了在场火焰强者里第一个陨落的家伙。

    几乎就是一瞬间,这条火蟒构成身体的火焰就被砸没了一半。

    尚未等这条火蟒喘过一口气。更多的冰雹砸了下来。

    可以说横扫千军的火蟒,就因为迟疑了一下,没能及时逃走。最后竟然被一堆冰雹砸成了一枚不断释放出热量的火焰晶石,大概有巴掌大小,相对于其它火焰晶石来说,这条火蟒的火焰晶石算得上比较巨大了,其它火焰生物的晶石最多也就是一个指头大小,而这条火蟒的晶石足足有两个巴掌大小。

    当然。就这样挂掉的话,倒也不算痛苦。

    在这样的冰雹袭击之中。最痛苦的就要算岩浆巨人这样的具有一定实体的火焰强者额。

    已经迅速膨胀到巴掌大小的冰雹,从高空坠落下来。光是其冲击力就足以让人喝一壶了,而之后迅速散发出来的寒意,直接便将这头岩浆巨人变成了一座冰雕。

    剩下的火焰强者拼命朝着黑色光门逃窜。

    它们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它们还以为这是自然灾害罢了,就跟火焰位面里的火山爆发等等情况没有半点区别。

    不管怎么说,等到那头白鸟扇动了几下翅膀,朝着郑羽梦飞去,很快就变成了一块玉佩抽路入郑羽梦手中。

    至此,企图在圣蒂斯山脉上制造火山的火焰强者除了那头火牛之外被一网打尽。

    “小师祖,接下来怎么办?”

    赵小卒看着那些火焰强者在白鸟的打击下,迅速灭亡,不由得心头生出几分羡慕来。

    虽说赵小卒的道行现在已经提升到炼精化气上层,但由于道行提升太快,很多东西斌并不能运用自如,也就是说就积累而言较之这位小师祖差得太远了。

    赵小卒手上的好东西也不算少了,但遇到这些火焰强者,能够拿出来用的却不多,别的不说,就算是一些比较强大的符箓,赵小卒都没多少时间去绘制。

    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

    这段时间,赵小卒的时间主要就是用在清修之中,巩固炼精化气上层的道行和心境,因而其它东西就比较少接触了。

    “怎么办?下去将这个黑色光门给收了,搬回去,小明子说了,这玩意太危险,不能给这里留下隐患。”

    郑羽梦半搭着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美食的模样,嘴里却细条慢理的缓缓说道。

    收了?

    赵小卒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毫无疑问,这黑色光门是应该能够收取的。

    问题是如果将这黑色光门收取之后,欧盟岂不是亏大了?在损兵折将之后,黑色光门也不见了。想要找补点什么都找不回来。

    不过,赵小卒转念一想也就是释怀了。

    这种事情压根就不是自己所应该考虑的,再说了,这黑色光门放在这里,欧盟除非使用核弹。否则的话,压根就无法压制对面火焰位面里涌出的火焰生物。

    这一点是很明确的,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些火焰生物对于地球环境不太适应的话,恐怕整个欧洲都沦陷了。

    想到这里,赵小卒点了点头。随后丢出一个乾坤袋,疾喝一声:“呔!”

    那乾坤袋随即变大,好似一个口袋朝着那黑色光门罩了下去,片刻之后,黑色光门便消失不见。除了四周那凝固的岩浆之外,似乎从没有一个什么黑色光门存在过一般。

    “走啦,走啦,不知道张耀金的游艇回去没有,唉,人家还想多晒晒太阳呢。”

    郑羽梦一边嘀咕着,一边驱使着门板飞剑加快速度离开。

    赵小卒都有些无语了,自己这个小师祖此时看来。哪里像一位仙风道骨,炼气化神的修道者,完全就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差不多。

    赵小卒并不知道。自己这位小师祖与自己师祖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样的。

    像孟挺这样的修道者,人生百味都算是经历过一番了。

    读书,亲人,家庭生活,甚至于在孟挺的老家,孟挺还有几个孙子。曽孙正在开枝散叶呢。

    嗯,孟挺别看入山修道了。但在昔日回去老家的那些时间,该办的事情都做过了。

    另外也曾经四处游历。不管是入红尘,还是出红尘,还是其它什么,孟挺也算是尘缘已了,道心坚固。

    否则的话,贾可道也不会将孟挺招到身边侍候了。

    而二代嫡传弟子大多也做到了这一点,就算是蔡银玲据说最近与流青云关系有些暧昧,也算是逐步朝着这个方面发展了。

    嗯,当然,这修道者并不是说非要体味人生百态,才能够得大道。

    贾可道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小生活在道观,之后也没有谈情说爱什么的。

    但贾可道有道德经!

    这一点可与门下众弟子不同。

    至于郑羽梦在这一点上特别欠缺,年纪比较小的时候就离开父母入山修道,之后由于道行的关系,使得身体一直没怎么成长,心智也是如此,至于同学什么之类的东西,郑羽梦也就只有几个小学同学了。

    因而郑羽梦现在经历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有好处的,甚至于贾可道希望郑羽梦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从而展开一段恋爱甚至于结婚生子。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郑羽梦或许是感觉有些好玩,并没有怎么重视,但在贾可道的安排下,这些事情总会一点点的出现。

    回到澳大利亚,郑羽梦方才知道那个张耀金突发异想跑到华夏去了。

    “这小子不会是想要拜入老君山修道吧?”

    郑羽梦撇了撇那圆润带着几分光泽的小嘴,心头莫名有些不太痛快。

    在郑羽梦看来,张耀金算得上自己的好朋友了,这样重大的事情,张耀金居然没有告诉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了,着实让她心头有些不太爽。

    嗯,如果张耀金得知郑羽梦此时的想法,保管会大叫冤枉,自己哪里是偷偷摸摸过去的,光明真大的好不好?

    再说了,郑羽梦一走,张耀金压根就联系不上她,就算是想要说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

    看到小师祖在听闻张耀金去了华夏后,脸上莫名带出一丝不痛快,赵小卒心头不由得一震,一个难以想象的念头冒了出来。

    小师祖不会是喜欢上了那个张耀金吧?

    这个猜测使得赵小卒心头突然有些难受,就好似自己的什么珍贵东西突然之间被打碎了。

    好吧,赵小卒承认自己对小师祖的确那么一点好感,并且是男人对女人的好感。

    怎么说,赵小卒也是一个男人,正常的男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而赵小卒与郑羽梦之间也相处了这么久,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动物多多少少也有点感情了。

    何况,男人在美丽女人面前总是会胡思乱想的,女人略微显现出一点对自己的好来,男人就会猜测这个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有好感了,或者爱上自己了?

    赵小卒倒没有那么无知,问题是的确对小师祖产生了一点好感。(未完待续)

第五百二十章 混乱局势    “无耻,简直无耻之极!三大隐族实在欺人太甚!!!”

    落月城,城主府议事大厅内,向来沉稳冷静的唐老爷子一脸愤怒之色,满头长发被周身散发的恐怖气势鼓荡得无风自无,一股股惊人的滔天怒气不断自他不是很雄壮的躯体里飚射出来。↑

    三大隐族的高手毫无缘由地退出落月城,并且事先连个通知都没有,这种单方面的撕毁盟约承诺的行为,已经彻底触犯了唐老爷子的底线。

    如今三大隐族抛弃落月城的消息已经传得潮汐山尽知,原本沉寂下去的海族和魔族再次开始蠢蠢欲动,原本欣欣向荣的落月城也因为这个消息的散播,惊人的发展速度也突然凝滞了下来。

    最让唐老爷子接受不了的是,即便是那些被放过的人族同盟,居然也忘恩负义地再次开始联合,隐隐有再次出手打压落月城的趋势。

    落月城原本一片大好形势,直接被三大隐族的无耻毁约给影响得一落千丈,处境堪忧!

    见自家老哥哥愤怒,脾气本就不怎么好的侯老爷子更是气得破口大骂,恨不得立马杀出城主府,教训一下那帮二五仔!

    “那些个皇朝,王朝最为可恨,咱们念在同族的情分上,让他们保留了大部分实力,不成想,他们非但无有半分感激,反而在此时此地对落月城落井下石!”

    说到这里,侯老爷子抬头望了望一脸怒意的唐浩然,以及面色铁青地坐在一旁不支声的李令远。恨声道:

    “二哥,老六。不若咱们直接杀出去,先把人族联盟里的那帮落井下石的混蛋干掉。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这帮该死的二五仔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六弟不要冲动!”

    铁青着脸不出声的李令远终于开口了,他抬手阻止了冲动得要杀出去的宇文侯,又转头看了看颇为意动的唐浩然,深吸一口气,劝道:

    “越是这个时候,咱们就越需要冷静下来,如今魔族和海族蠢蠢欲动,就连人族内部也在暗中联合打算继续打压落月城。而如今整个落月城只剩下我们几个老家伙坐镇,若是就这么杀出去,岂不是正合了海族和魔族的心思?!”

    李令远算是几人中智谋最强者,心性也最为坚韧,他这一番劝说出口,原本愤怒无比的唐浩然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正如李令远所言,如今落月城所面对的局势,比之前诸多势力威逼还要凶险数倍。

    一个不慎。就可能导致落月城将近一年的发展的势力崩塌破碎,这绝对不是在场任何人想要的结果。

    想到这里,唐浩然不得不强压下三大隐族背盟的愤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对策。

    就连脾气火爆的宇文侯。在听了李令远的分析后,也不得不憋屈地做回到座位上,他虽然性子冲动。但却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落月城和他的怒火孰轻孰重。宇文侯还是分得清楚的。

    见两个兄弟全部压下了怒气,李令远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才继续开口道:

    “这落月城可是咱们付出最大努力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心血,也是将来崛起的强大基础,若是以为咱们三个老家伙的冲动行事,而没有守护好这片基业,等楚阳回来,咱们怎么向他交代?!”

    李令远这话出口,如同一盆九天寒冰一般兜头浇在了唐浩然和宇文侯二人的头顶上,将他们心底里最后一丝火气也给浇灭了,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希望可是那个总能创造奇迹的乖孙。

    这落月城的大好形势,大半也都是那个总是能够创造奇迹的小家伙给经营起来的,他们若是因为一时不忿,愤而出手,最终导致落月城的大好形势彻底被破坏,他们将来还有什么颜面去见那个宝贝乖孙?

    不过说起唐楚阳,唐浩然突然惊醒一般,面色担忧地道:

    “三大隐族的人突然撤离落月城,必然是楚阳那边和金铭等人的合作出了问题,三大隐族实力强大,也不知楚阳现在是否身陷险境?二哥,咱们得去救他!”

    “楚阳不会有事的!”

    李令远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唐浩然的建议,似乎是怕这位当局者迷的六弟误会,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道:

    “别忘了楚阳的天神金身,那可是他的第二条命,凭借夺天宫的金铭和血阁的迟赫邦,怕是想谋害楚阳都不可能!”

    唐浩然闻言当即拍了一下额头,他也是又急又气乱了心绪,自家乖孙那尊天神金身的恐怖神威,他们几个老家伙可是切身感受过的,就连修为最高李令远,都不敢保证能够胜得过使用金身的唐楚阳。

    凭借金铭,迟赫邦等几个修为最高才七阶中期的王者,确实没有多大可能威胁到自家乖孙的性命。

    “那咱们也不能看着不管啊?总要派人去了解一下楚阳那边的情况,至少得通知小家伙,落月城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说这话的是宇文侯,他人虽粗暴,但却不傻,此时陷入前所未有危机的落月城,太需要唐楚阳这个主心骨赶紧回来主持大局了,尤其是那些奔着唐楚阳来的神元宫弟子们,宫主不再,数千弟子也人心不稳啊。

    “二哥,咱们几个人里,就属你的修为最高,不若你亲自去神魔山走一趟吧,趁早把楚阳给带回来!”

    “神元宫的事情不同担心!”

    李令远并未赞同宇文侯的一件,反而一脸平静地摆了摆手,让宇文侯稍安勿躁,随后李令远环手指了指整个城主府,继续道:

    “数月时间下来,但凡拜入神元宫的弟子无不收获巨大,若是他们只知索取,不愿付出的话,用此时落月城的危机来辨别出真正忠心玉神元宫的的弟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二哥此言有理!”

    唐浩然闻言双目一亮,惊叹于李令远能够想到如此精细的同时,心里也禁不住感叹,在心性和智谋上,他到底还是差了二哥一筹啊。

    “那依二哥的意思,咱们如今难道什么都不做么?!”

    宇文侯虽然不笨,但智商毕竟和李令远,唐浩然二人不在一个水准上,他虽然明白李令远的意思,但不却不理解李令远的用意,落月城如今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难道不应该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么?

    “咱们落月城一直都在做着该做的事情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令远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这一笑,唐浩然再次恍然,而宇文侯却越发的迷糊了。

    “二哥,你明知道俺老憨脑子不好使,就不要在这等时候卖关子了好不好?难道咱们落月城还准备了什么了不得的杀招?快快说与兄弟听听!”

    见宇文侯一脸的急躁,李令远也知道这个五弟实在是个难以冷静下来的性子,当下便笑着解释道:

    “说起来,这也多亏了楚阳很早以前就安排下来的计划,五弟,落月城你好歹也逛了不止几十遍了,又担任了巡防主官之职,难道就没有发现,扩建后的落月城建筑布局很奇怪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把整个城池分作三环,每一环都有一道加宽了十倍的城墙么,但那又怎样?一旦神碑的能量耗尽,再厚的城墙也难以抵挡数十万海族,魔族的修士摧残啊!”

    宇文侯想了半天,依然没有想到这其中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他这理所当然的回答,也让李令远彻底丧失了了提高这位粗暴兄弟智商的信心,索性直接解释道:

    “被加宽的三道城墙,每一道城墙下方全都布置了防御大阵,楚阳的阵法造诣,相比你也深有体会,试问,若是数十座,上百座高阶阵法联合爆发,便是半神来了,可敢以身犯险?!”

    “这个……”

    宇文侯被问住了,高阶阵法,尤其是唐楚阳这个阵法造诣已达大师级之境的小怪物亲自布置的,便只是三五座阵法联合启动,以宇文侯的实力都不敢轻易犯险,更何况是几十上百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算真是半神来了,怕也只有避其锋芒的份儿了,至少宇文侯敢肯定,一尊半神绝对打不过二十个元气近乎用之不竭的他!

    “乖乖,楚阳这小崽子,他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难道早举办拍卖会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落月城今日之灾?这也太神了吧?!!”

    终于明白二哥要陈述的重点,宇文侯被他解读出来的信息给彻底震惊了,这得多么妖孽的智商,才能算计到这个地步啊?

    人家走一步算散步便算是精英级的存在了,走一步算七步的都能算是人中龙凤,而自家这个小怪物能够计算到如此时日后的现在,何止是走一步算百步啊?!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

    见宇文侯一脸被吓到的震惊模样,李令远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虽然也很震惊于唐楚阳的深谋远虑,但却不认为那个年龄不足二十岁的小家伙,能够逆天到能够预见未来的地步。

    “楚阳这些暗地里的安排,应该是为了以防万一,倒不一定是计算到了落月城会遭遇今日劫难,不过,也幸好是有了他之前的安排,咱们如今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