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耻,简直无耻之极!三大隐族实在欺人太甚!!!”

    落月城,城主府议事大厅内,向来沉稳冷静的唐老爷子一脸愤怒之色,满头长发被周身散发的恐怖气势鼓荡得无风自无,一股股惊人的滔天怒气不断自他不是很雄壮的躯体里飚射出来。↑

    三大隐族的高手毫无缘由地退出落月城,并且事先连个通知都没有,这种单方面的撕毁盟约承诺的行为,已经彻底触犯了唐老爷子的底线。

    如今三大隐族抛弃落月城的消息已经传得潮汐山尽知,原本沉寂下去的海族和魔族再次开始蠢蠢欲动,原本欣欣向荣的落月城也因为这个消息的散播,惊人的发展速度也突然凝滞了下来。

    最让唐老爷子接受不了的是,即便是那些被放过的人族同盟,居然也忘恩负义地再次开始联合,隐隐有再次出手打压落月城的趋势。

    落月城原本一片大好形势,直接被三大隐族的无耻毁约给影响得一落千丈,处境堪忧!

    见自家老哥哥愤怒,脾气本就不怎么好的侯老爷子更是气得破口大骂,恨不得立马杀出城主府,教训一下那帮二五仔!

    “那些个皇朝,王朝最为可恨,咱们念在同族的情分上,让他们保留了大部分实力,不成想,他们非但无有半分感激,反而在此时此地对落月城落井下石!”

    说到这里,侯老爷子抬头望了望一脸怒意的唐浩然,以及面色铁青地坐在一旁不支声的李令远。恨声道:

    “二哥,老六。不若咱们直接杀出去,先把人族联盟里的那帮落井下石的混蛋干掉。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这帮该死的二五仔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六弟不要冲动!”

    铁青着脸不出声的李令远终于开口了,他抬手阻止了冲动得要杀出去的宇文侯,又转头看了看颇为意动的唐浩然,深吸一口气,劝道:

    “越是这个时候,咱们就越需要冷静下来,如今魔族和海族蠢蠢欲动,就连人族内部也在暗中联合打算继续打压落月城。而如今整个落月城只剩下我们几个老家伙坐镇,若是就这么杀出去,岂不是正合了海族和魔族的心思?!”

    李令远算是几人中智谋最强者,心性也最为坚韧,他这一番劝说出口,原本愤怒无比的唐浩然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正如李令远所言,如今落月城所面对的局势,比之前诸多势力威逼还要凶险数倍。

    一个不慎。就可能导致落月城将近一年的发展的势力崩塌破碎,这绝对不是在场任何人想要的结果。

    想到这里,唐浩然不得不强压下三大隐族背盟的愤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对策。

    就连脾气火爆的宇文侯。在听了李令远的分析后,也不得不憋屈地做回到座位上,他虽然性子冲动。但却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落月城和他的怒火孰轻孰重。宇文侯还是分得清楚的。

    见两个兄弟全部压下了怒气,李令远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才继续开口道:

    “这落月城可是咱们付出最大努力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心血,也是将来崛起的强大基础,若是以为咱们三个老家伙的冲动行事,而没有守护好这片基业,等楚阳回来,咱们怎么向他交代?!”

    李令远这话出口,如同一盆九天寒冰一般兜头浇在了唐浩然和宇文侯二人的头顶上,将他们心底里最后一丝火气也给浇灭了,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希望可是那个总能创造奇迹的乖孙。

    这落月城的大好形势,大半也都是那个总是能够创造奇迹的小家伙给经营起来的,他们若是因为一时不忿,愤而出手,最终导致落月城的大好形势彻底被破坏,他们将来还有什么颜面去见那个宝贝乖孙?

    不过说起唐楚阳,唐浩然突然惊醒一般,面色担忧地道:

    “三大隐族的人突然撤离落月城,必然是楚阳那边和金铭等人的合作出了问题,三大隐族实力强大,也不知楚阳现在是否身陷险境?二哥,咱们得去救他!”

    “楚阳不会有事的!”

    李令远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唐浩然的建议,似乎是怕这位当局者迷的六弟误会,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道:

    “别忘了楚阳的天神金身,那可是他的第二条命,凭借夺天宫的金铭和血阁的迟赫邦,怕是想谋害楚阳都不可能!”

    唐浩然闻言当即拍了一下额头,他也是又急又气乱了心绪,自家乖孙那尊天神金身的恐怖神威,他们几个老家伙可是切身感受过的,就连修为最高李令远,都不敢保证能够胜得过使用金身的唐楚阳。

    凭借金铭,迟赫邦等几个修为最高才七阶中期的王者,确实没有多大可能威胁到自家乖孙的性命。

    “那咱们也不能看着不管啊?总要派人去了解一下楚阳那边的情况,至少得通知小家伙,落月城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说这话的是宇文侯,他人虽粗暴,但却不傻,此时陷入前所未有危机的落月城,太需要唐楚阳这个主心骨赶紧回来主持大局了,尤其是那些奔着唐楚阳来的神元宫弟子们,宫主不再,数千弟子也人心不稳啊。

    “二哥,咱们几个人里,就属你的修为最高,不若你亲自去神魔山走一趟吧,趁早把楚阳给带回来!”

    “神元宫的事情不同担心!”

    李令远并未赞同宇文侯的一件,反而一脸平静地摆了摆手,让宇文侯稍安勿躁,随后李令远环手指了指整个城主府,继续道:

    “数月时间下来,但凡拜入神元宫的弟子无不收获巨大,若是他们只知索取,不愿付出的话,用此时落月城的危机来辨别出真正忠心玉神元宫的的弟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二哥此言有理!”

    唐浩然闻言双目一亮,惊叹于李令远能够想到如此精细的同时,心里也禁不住感叹,在心性和智谋上,他到底还是差了二哥一筹啊。

    “那依二哥的意思,咱们如今难道什么都不做么?!”

    宇文侯虽然不笨,但智商毕竟和李令远,唐浩然二人不在一个水准上,他虽然明白李令远的意思,但不却不理解李令远的用意,落月城如今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难道不应该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么?

    “咱们落月城一直都在做着该做的事情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令远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这一笑,唐浩然再次恍然,而宇文侯却越发的迷糊了。

    “二哥,你明知道俺老憨脑子不好使,就不要在这等时候卖关子了好不好?难道咱们落月城还准备了什么了不得的杀招?快快说与兄弟听听!”

    见宇文侯一脸的急躁,李令远也知道这个五弟实在是个难以冷静下来的性子,当下便笑着解释道:

    “说起来,这也多亏了楚阳很早以前就安排下来的计划,五弟,落月城你好歹也逛了不止几十遍了,又担任了巡防主官之职,难道就没有发现,扩建后的落月城建筑布局很奇怪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把整个城池分作三环,每一环都有一道加宽了十倍的城墙么,但那又怎样?一旦神碑的能量耗尽,再厚的城墙也难以抵挡数十万海族,魔族的修士摧残啊!”

    宇文侯想了半天,依然没有想到这其中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他这理所当然的回答,也让李令远彻底丧失了了提高这位粗暴兄弟智商的信心,索性直接解释道:

    “被加宽的三道城墙,每一道城墙下方全都布置了防御大阵,楚阳的阵法造诣,相比你也深有体会,试问,若是数十座,上百座高阶阵法联合爆发,便是半神来了,可敢以身犯险?!”

    “这个……”

    宇文侯被问住了,高阶阵法,尤其是唐楚阳这个阵法造诣已达大师级之境的小怪物亲自布置的,便只是三五座阵法联合启动,以宇文侯的实力都不敢轻易犯险,更何况是几十上百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算真是半神来了,怕也只有避其锋芒的份儿了,至少宇文侯敢肯定,一尊半神绝对打不过二十个元气近乎用之不竭的他!

    “乖乖,楚阳这小崽子,他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难道早举办拍卖会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落月城今日之灾?这也太神了吧?!!”

    终于明白二哥要陈述的重点,宇文侯被他解读出来的信息给彻底震惊了,这得多么妖孽的智商,才能算计到这个地步啊?

    人家走一步算散步便算是精英级的存在了,走一步算七步的都能算是人中龙凤,而自家这个小怪物能够计算到如此时日后的现在,何止是走一步算百步啊?!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

    见宇文侯一脸被吓到的震惊模样,李令远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虽然也很震惊于唐楚阳的深谋远虑,但却不认为那个年龄不足二十岁的小家伙,能够逆天到能够预见未来的地步。

    “楚阳这些暗地里的安排,应该是为了以防万一,倒不一定是计算到了落月城会遭遇今日劫难,不过,也幸好是有了他之前的安排,咱们如今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829-830章 、狂乱,清醒    ( )被十多双冒出红光的眼睛盯住,炊事兵顿时心里就炸开了,后背一阵汗毛竖立,没有任何想法,下意识就转身逃走。※%

    到了这个时候,想要逃,就有些晚了。

    一名佩戴着列兵军衔的士兵率先就扑了过来,那白森森的牙齿瞬间就咬向了炊事兵的喉管,炊事兵一躲,牙齿咬在了肩头。

    炊事兵随即一声惨呼,但仅仅只是惨剧的开端,那列兵转头就再度咬在了炊事兵的脖子上,炊事兵拼命用双拳捶打着列兵,但无济于事,列兵双手紧紧将炊事兵那肥胖的身体抱住,用力一撕,一块肉就带着皮从炊事兵的脖子上被扯掉。

    “啊,救命啊!”

    炊事兵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拼命呼救。

    但随着第二名士兵,第三名士兵扑在他身上,炊事兵的呼救声很快就虚弱了下去,之后,再无声息。

    在夜里,惨叫声无疑是很容易惊动人的。

    补给基地以及步兵团的士兵纷纷赶了过来。

    看着那被几个人扑在地上拼命撕咬的尸体,补给基地的士兵们不由得一阵恶寒。

    “不准动!都起来!否则我开枪了。”

    几名基地的宪兵这时赶了过来,端着微冲,厉声喝道,声音里还莫名有些颤抖。

    对于这些后勤兵来说,像这样惨烈的情形还是第一次见到,因而双腿多少有些发抖。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那些美军步兵团的士兵,一个个沉默无声,鼻孔里喘出粗气,眼睛死死盯在补给基地士兵身上。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随着一阵惊叫声响起,一场波及整个基地的疯狂屠杀开始了。

    之前被补给基地士兵视为英雄的美军士兵此时一个个双眼赤红,散发出淡淡的红光。鼻孔里喷出腥臭带着一丝硫磺的气息,好似疯了一般扑到那些补给基地士兵身上,张开嘴巴就乱咬一气。

    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美军士兵的牙齿已经变得不似人类,犬牙暴增一截,突出嘴边,每颗牙齿都变得锐利无比。

    对于补给基地的士兵来说,这场变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之前的友军摇身一变,变成了恐怖的食人恶魔。

    甚至于,冲锋枪射出的子弹打在这些食人恶魔身上。都无法将他们彻底击杀。

    还好,那位军事观察员在被食人恶魔吃掉之前,启动了卫星电话,将这里发生的一切传递了出去,不至于外界一点消息都无法得到。

    待到次日清晨时,补给基地沉浸在浓郁的血腥气息之中。

    整个补给基地里军官加士兵一共六百七十一人,尽数变成了恶魔士兵的食物。

    很显然,这些恶魔士兵并没有吃饱,一千多号人吃六百多人。人均一个都没有。

    在一夜的盛宴之后,这些恶魔士兵已经初步激活了隐藏在体内的恶魔血脉,开始在体外形成了一些恶魔特征。

    比如,他们的皮肤变得坚韧了起来。即便是菜刀砍在上面都仅仅只能够留下一道白印,并且皮肤开始带上了红色,头顶上冒出了一个小肉包,有些坚硬。另外他们的力量也变大了很多等等。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的意识尚未清醒,一个个瞪着赤红的眼睛在基地内游荡着。

    不过,这些恶魔士兵很快就恢复了一些意识。他们饿了。

    随着第一头恶魔士兵离开基地朝着附近的一个小村落走去,并将一名出来砍柴的山民击杀吞噬之后,那飘荡过来的血腥气息很快就将剩下的恶魔士兵给招了过去。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这些恶魔士兵几乎将补给基地四周的村落屠杀了个干净。

    另外还有一些倒霉的火焰生物也被他们干掉。

    总量数千人的灵魂和血肉外加一些火焰生物的晶石,暂时让那些恶魔士兵进入到初次的进化过程,他们的身体分泌出一种泥浆,之后遇风化为一层肉膜,随后便进入到沉睡之中。

    这些恶魔士兵陷入沉睡之中暂且不提,而外界却因为那位军事观察员的一个卫星电话闹得沸沸扬扬。

    美军步兵团突然发疯屠杀补给基地士兵?

    尼玛,我就说嘛,从那个步兵团一下飞机,我就感觉不对劲了。一位欧盟机场的军官如实说道。

    随即,欧盟与老美之间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

    欧盟要求老美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要求在调查之后,将那个步兵团送上军事法庭。

    而老美则表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在自己军队身上的,一定是有人诬告!

    一时间,这场舌战打得是硝烟纷飞。

    还好,双方顾忌很多事情,并没有直接将此事给捅到媒体上,否则的话,这事立马闹大。

    当然,这个事情不管怎么说都要调查清楚。

    老美这边也感觉很是纳闷,原本将这支特别组建的步兵团送过来是用来测试的,谁想知,没几天就出问题了,现在都联系不上。

    如此种种,使得双方组建了一支联合调查团深入腹地进行调查。

    至于,能够调查出什么来,双方都不抱有什么希望,毕竟从实质上来说,整个捷克斯现在都变成了敌占区,处处危险,这支联合调查团能否安全返回都是一个问题,虽说那些火焰怪物现在多数都聚集在能够挡雨的大城市里。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竖立在某地村落里的肉茧开始一个个破裂,随着这些肉茧的破裂,一个个全身肌肉膨胀的猛男从肉茧里爬了出来,他们身上沾满了粘稠的粘液。

    在吹了一阵风之后,那些粘稠的粘液就开始硬化,在这些猛男身上形成一层坚韧的外壳。

    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些恶魔士兵从血腥所引发的混乱暴虐中苏醒过来后,看着地上破裂的肉茧,已经被摧毁的村落,那些散落一地的白骨。不由得面面相窥。

    在寻思良久之后,这些恶魔士兵方才明白过来,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自己失控了!

    最先明白这一点的便是那些军官,相对于底层士兵而言,他们知道恶魔血脉的一些负面影响,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负面影响会这么大。

    有数十名恶魔士兵在回忆起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后,无法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精神彻底崩溃,彻底恶魔化。

    这些彻底恶魔化的士兵实力也跟着彻底解放了出来,那些清醒的士兵付出了数倍的代价后。方才将这些狂乱的恶魔士兵击杀。

    “继续执行命令!”

    恢复了清醒的军官很快通过卫星电话与六角大楼取得了联系,而六角大楼则直接下达了继续执行之前命令的指令。

    毫无疑问,六角大楼的这个决定乃是从多方面考虑的。

    这些士兵就地返回的话,无疑就坐实了欧盟的指控,倒不如让这些恶魔士兵继续执行任务,击杀更多的火焰生物。

    另外从那些军官汇报的情况来说,现在这些恶魔士兵并不稳定,谁也不知道他们回来后还会不会突然发疯。

    若是回国后再发疯的话,那简直会让六角大楼发疯的。

    如此一来。反倒不如让他们继续下去,也能够提供更多的试验数据。

    对于六角大楼的指令,恶魔士兵们并没有反抗。

    作为军人,他们以服从为天职。再加上对之前所发生事情的记忆浮现,使得他们暂时不愿意回去。

    想想看就知道了,如果回家之后,自己突然发疯。那伤害的可就不仅仅只是那些村民了,更可能是自己的家人。

    一想到这个,这些恶魔士兵就有一刀插死自己的冲动。

    可以这么说。他们已经萌生死志。

    恶魔步兵团继续朝着黑色光门挺进。

    要说,那些火焰生物里实际上有不少实力要远远朝着这些恶魔士兵的。

    但在恶魔士兵们的娴熟配合下,这些实力远超恶魔士兵的火焰生物,最终不得不倒在恶魔士兵的长刀和类法术合计下。

    与深渊恶魔的进化有些不同,这些恶魔士兵或许是因为在地球上的缘故,在进化之后,所获得的能力却与深渊位面里的恶魔有些不同。

    嗯,在深渊位面里,那些恶魔的进化方向称得上杂乱无章了,即便是灵魂近乎一样,最终进化出来的恶魔都不会一样。

    但这些恶魔士兵进化之后,依然保持着人类形态,并且所掌握的类法术能力居然都一样。

    他们的类法术或者说特性有:黑暗视觉,力量爆发,剧毒,低级火焰掌控,狂乱之心等等。

    毫无疑问,那个低级火焰掌控应该与吞吃了不少火焰生物晶石有关。

    各种类法术能力与增强的力量混合在一起,使得这些恶魔士兵的实力较之之前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如果说这些恶魔士兵之前的实力较之异界的剑士要弱上一些,那么现在,他们的实力已经跃升超过了剑士,近乎于大剑士的程度。

    连续数日,恶魔士兵不断逼近黑色光门,屠杀沿途的火焰生物超过数千以上,引起了火焰生物里一些强者的注意。

    “是恶魔!我已经嗅到了那腐朽的深渊气息。”

    一头全身笼罩在火焰之中的猿猴如实说道。

    “没错,的确是恶魔,应该是恶魔在这个世界里布下的种子。”

    一头火元素长老悬浮在半空,周身火焰震动,发出尖锐的声音来。

    “我们是不是应该与这个世界的人类联合起来?”另一头火元素长老突然之间发问。

    “联合?这些人类恐怕恨不得将我们吃掉吧?”

    一头全身由岩浆组成的巨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这些火焰位面的强大存在,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但彼此之间的意见压根就无法统一。

    它们之间的实力相差无几,加之这个火焰位面压根就没有火焰生物封神,使得没有拥有压倒性实力的存在来整合这些火焰生物。

    群龙无首,就是它们最好的写照。

    “好吧,我会去干掉那些恶魔的,但之后应该怎么做。还望你们拿出一个意见来,我的孩儿们已经无法忍受这里的气候了。”

    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一头火元素长老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随着这头火元素长老的离开,其余的火焰强者也随之离开,不管怎么说,它们对于恶魔的仇恨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

    这个火焰位面在数十万年前拥有一位火焰之神,但由于恶魔入侵,使得那位火焰之神陨落了。

    对于这些火焰生物来说,没有火焰之神的庇护,火焰位面随时都被其它强者窥视着。颇有几分朝不保夕的感觉。

    尤其那些人类魔法师,时不时进入火焰位面捕捉火焰生物充作宠物,试验品,这才使得这些火焰生物对人类无比仇恨。

    当然,就现在而言,这些火焰生物已经明白,这个黑色光门所连同的世界与自己所想象的主物质位面完全不是一个地方,因而自己寻找人类报仇,似乎找错了方向。

    但现在仇恨已经铸就。就如同之前那头岩浆巨人所说的话一样,火焰生物就算是想要与人类和解,这个难度比较大。

    恶魔步兵团遇上了一群正在迁移的火马,实际上火焰生物的形态取决于其体内火焰晶石内的灵魂形态。

    这些火马的战斗力不强。除了速度之外就只有其体外散发出来的高温。

    但对于这些恶魔士兵来说,火马体外的高温,只要接触时间不太长,就无法致命。

    再加上恶魔士兵的类法术能力与远超火马的数量。使得这群火马遭到了屠杀。

    但就在恶魔士兵纷纷开始抢夺晶石开始吞噬的时候,一团人形火焰从远处疾速飞来,转眼之后便到了恶魔步兵团上空。

    “危险!”

    这些恶魔士兵对于危险的预感可不低。就在这火元素长老出现的那一瞬间,他们就感觉到了危险,随后四散逃开。

    在他们对外界的感知中,那火元素长老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蕴藏着无以伦比的恐怖火焰之力。

    但就算是如此,这些恶魔士兵的逃脱也有些晚了。

    愤怒无比的火元素长老周身火焰爆出,转眼之间化为一团火焰,就朝着地面砸落下来。

    轰然一声巨响,巨大的火球撞击在地面上,顿时无数如同流星一般的火焰朝着四周溅射出去,凡是被这些火焰粘在身上的恶魔士兵,瞬间就化为一个人形火炬,迅速燃烧,数息时间就被烧成一团灰烬,被风吹散。

    至于那些被火球直接击中的恶魔士兵,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到了这个时候,硕果仅存的恶魔士兵哪里还敢迟疑,全力爆发,凡是能够增强自身速度力量的类法术尽数加持,拼命朝着外面逃走。

    仅仅一击,火元素长老便将恶魔步兵团干掉了三分之一,三百多人尽数葬身火海,即便这些恶魔士兵在第一次进化之后,拥有了低级火焰掌控的能力,但在火元素长老激发出来的高温火焰之下,依然犹如纸张丢进火炉一般的脆弱。

    “想逃?!”

    火元素长老哪里可能放过这些恶魔士兵,全身火焰再度膨胀起来,一圈火环朝着四周扩散出去,随着这火环的消散,十多头巨型火元素出现在地面上。

    这些巨型火元素在出现之后,便朝着那些逃走的恶魔士兵追杀过去。

    这一番追杀直到天色漆黑之时方才结束。

    整整一个步兵团,一千多恶魔士兵加军官,到最后逃出生天的不过八十人。

    并且这八十人还都是军官或者军士长,在恶魔步兵团里都称得上强者了。

    但在火元素长老面前,这些所谓的强者连半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抱头鼠窜。

    恐怖!逃命!拼命逃!

    凡是逃出生天的幸存者,脑海里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的确,火元素长老的实力在异界大致与大剑师差不多,都是初步接触到规则层面的存在。

    在地球上,虽说火元素长老的实力被压制了很多,但那些恶魔士兵在火元素长老面前。大致也就是一群老鼠罢了。

    一群可以随意碾压的老鼠。

    五天后,恶魔士兵终于逃到了海岸线上,被紧急赶到的潜艇救走。

    六角大楼可舍不得将这些试验品丢弃了,要知道,这些试验品经过了实战,又突变进化过一次,所获得的数据足以让恶魔士兵的研制更上一层楼。

    当然,由于火元素长老孜孜不懈的追杀,使得最后逃走的恶魔士兵仅仅只剩下十来人。

    在老美的恶魔步兵团整出一系列惨案外加失踪之后,捷克斯流亡政府不说绝望。至少感觉自己朝着悬崖下滑动了不少距离。

    而欧盟对于那支恶魔步兵团所作出的恶行也深感头痛,最后一番商议之后,欧盟派出了一位副秘书长作为全权代表前往华夏。

    毫无疑问,对于欧盟特使的到来,华夏表示了热衷的欢迎,但在谈判席上却是一番唇枪舌战,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

    最终,欧盟特使不得不在华夏提出的合约条款上签字画押。

    用欧盟特使的话来说,那就是自己感觉跟一个战败国带包似的。心里充满了羞耻感。

    但这合约不签又不行,随着黑色光门里出现的火焰怪物越来越强大,欧盟各国已经感觉到一种危险降临。

    如果不尽早采取措施的话,恐怕整个欧洲都会被拖入到一场没有胜利的战争中去。

    不得不说。华夏国在这场谈判中谋取了海量的利益,从政治、经济乃至于文化科技等等方面,欧盟都做出了让步。

    可以这么说,等到这个合约完全履行的时候。整个欧洲的重心都会为之偏移。

    另外,如果老美得知这个合约的话,恐怕会气得口吐鲜血。甚至于断然发动战争。

    在合约签署之后,华夏国并没有食言,很快就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老君山。

    明道想了想,最终将这个任务交到了郑羽梦手上,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郑羽梦这段时间的情况,明道是知道的。

    终日在海上钓鱼什么的,玩得不亦乐乎,时不时显现出来的道术,已经让那几个二代崇拜得五体投体,学着电影里看到的镜头,就一个个向郑羽梦拜师了。

    不用多说,这几个小屁孩的拜师求艺被拒绝了。

    郑羽梦就算是玩得再跳脱,也不敢违背师尊定下的规矩。

    想要进老君山门墙,哪怕是外门弟子,都需要经过考核!

    这一点是不可能有任何徇私的。

    至于种族血脉这些,老君山现在已经放松了。

    因而这几个小屁孩若真想要拜入老君山门墙的话,就需要去华夏才行。

    得到这个回答之后,几个高中生虽说有些沮丧,但至少知道了一个途径,因而没几天就告别了张耀金,据说准备去华夏试一下。

    总之,对于这些小屁孩来说,自己的追求是最重要的,至于其它东西,都可以忽视了。

    这一天,海上阳光明媚,郑羽梦穿着一身泳装躺在甲板一张沙滩椅上,旁边是全身道袍装束的赵小卒,老老实实的给小师祖剥着荔枝,而张耀金则拿着一根鱼竿在船尾忙碌着,准备钓上几条金枪鱼显显手艺。

    赵小卒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穿着泳装坐在小师祖旁边。

    哗啦哗啦,突然之间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传来,一只黄色的纸鹤在游艇上空盘旋了片刻之后,便降落了下来,落在了郑羽梦手上。

    听完纸鹤的传音后,郑羽梦不由得轻叹一声:“小明子还真会给本师叔找事做,算了,小玄子,收拾一下,我们去欧洲。”

    赵小卒急忙起身点头,将旁边的水果尽数收入乾坤袋中,脸上却是一丝怪异神色。

    这位小师祖可真是不讲究,自己师尊也被她取了新名字,小明子……如果被师尊听到的话,也不知道师尊的脸色会怎么样。

    听得郑羽梦有事要离开,张耀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能说出口,看着那把突然出现的门板飞剑载着自己的梦中仙子离开,张耀金知道,自己与神仙姐姐的差距太大了,这并不是权势和地位的差距,而是本质上的差距。(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