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钢铁有春天,水晶坠的打赏!

    “小玄子,帮本师祖削个苹果。”

    “小玄子,将这些荔枝洗洗。”

    “小玄子,你老家是哪里的人啊?”

    没多久功夫,郑羽梦就将赵小卒使唤了一遍,时不时逗弄他一下。

    看着赵小卒那白净脸上一直没有退下去的红晕,郑羽梦就感觉一阵好笑。

    郑羽梦现在虽说身体成长了,看上去十八岁,心智则是半成熟状态,特喜欢逗弄别人,看着别人脸红,心头就一阵爽快,真正是一种恶趣味了。

    看到大师兄赵小卒在小师祖面前被弄得尴尬无比,廖炳强等人在偷笑的同时后背一阵恶寒,这小师祖太恶搞了,简直简直让人无语。

    他们心头一阵庆幸,还好小师祖没有将自己叫过去,否则的话,这脸就丢大了。

    以千步云的速度,再慢,数日之后,澳大利亚这个世界最大的岛屿,最小的洲出现在郑羽梦等人面前。

    此时修建分观的地方已经搭好了不少的帐篷,大量的机械和工人正做着平地,挖掘地基的工作。

    如果派出黄巾力士的话,这些工作的速度会快上很多,但由于这里不是华夏,很多事情也不能太过于高调了。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大富豪在惊异这位所谓小师祖的貌美同时,也是频频宴请,郑羽梦一行人。

    在大富豪的眼里,这些人可是真正的神仙啊,如果不是儿子得了绝症。自己求告无门的情况下,跑到老君观去,怎么可能结识神仙。

    当然,大富豪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倒没有什么亵渎仙子的想法。倒是大富豪的儿子张耀金对于靠近郑羽梦比较热衷。

    张耀金由于绝症的关系从没有结识过女友,而现在绝症治好了,自我感觉还算比较帅,见到郑羽梦之后,那颗沉寂了不少时间的心顿时就激烈跳动了起来。

    这是个纯洁的孩子,才十七岁。虽说是巨富二代,但却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就连那一双眼睛都不会掩饰心头的想法。

    在见到郑羽梦之后,张耀金得知郑羽梦的俗名之后,就叫上姐了。

    “羽梦姐。这是我请人从巴西带回来的水果,听说叫什么thsuye,很好吃的。”

    “羽梦姐,我们出去钓鱼吧,这个天气很适合钓鱼呢。”

    “羽梦姐,你看的什么书啊。”

    总之,有了张耀金缠在郑羽梦身边,赵小卒等人总算是脱身了。能够将精力投入到分观的建设之中。

    当然,郑羽梦之前还感觉这个小弟弟比较好玩,但后来就感觉自己棋逢对手了。

    自己不管怎么整蛊他。这个张耀金都不会生气,只是脸上红一下,然后又兴高采烈的找自己出去玩,或者炫耀自己收藏的什么模型等等。

    没劲!

    这是郑羽梦的第一感受,被整蛊的人都没有什么举动,着实让郑羽梦感觉有些失败。不过就此不理会这个小弟弟的话,又感觉有些不太忍心。

    说实话。郑羽梦还是第一次结识到同年龄阶层的朋友。

    嗯,这个所谓的同年龄阶层自然不是指真实年龄。而是指心性年龄。

    在老君山的时候,师尊,师兄们疼爱自己,晚辈弟子们见到自己也不敢多说话,由于这种年龄与辈分上的差距,使得郑羽梦压根就没可能有什么朋友。

    嗯,就算蔡银玲门下的几个女弟子,对自己也是一种姐姐对妹妹的爱护。

    因而见到这个张耀金之后,郑羽梦虽然说没劲,但张耀金每次来找她出去玩,郑羽梦也不会拒绝。

    “羽梦姐,几天了,你都待在这里,太阳好大啊,我们去其它地方玩玩好吗?”

    这天,张耀金带着一脸纯洁阳光的笑容找到了郑羽梦。

    郑羽梦原本正在清修,被张耀金打扰了,心头有些不爽,但看到张耀金那张脸,也没有发出脾气来。

    “去哪里玩啊?”

    郑羽梦突然之间感觉有些苦恼和害怕,自己似乎正在一天天长大,很多自己之前不注意的事情,现在一点点的懂了,让自己有些茫然。

    “我们出海吧,我把老爸的游艇借出来了,买了好多水果呢,还可以在海上烧烤,钓鱼。”

    张耀金极力描述着出海游玩的美景,倒是让郑羽梦有些心动。

    话说之前张耀金邀请过几次,不过郑羽梦一想到明道托付给自己的事情,就没有去,但现在看来,小玄子几个做事还算不错,自己反倒好像有些多余。

    不如出去玩玩?

    “好吧,就我们两个人?”

    郑羽梦突然间想了想问道。

    “啊,羽梦姐感觉人少不好玩啊,要不,我们叫几个人一起去啊。”

    张耀金倒是想两个人独处,不过少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最后不得不在郑羽梦的笑容面前妥协。

    于是乎,张耀金拿出电话就开始招朋唤友,当然,张耀金的朋友无非就是同学了,他的初中同学,只不过在得了绝症之后,张耀金就休了学,他的同学现在应该快要考大学了。

    郑羽梦则是拿起茶几上的一张便签纸,白皙的手指一阵翻飞便折出了一只纸鹤,再轻轻吹了一口气,这只纸鹤竟然就开始扇动翅膀,活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正在打电话的张耀金目瞪口呆,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纸鹤已经飞出窗外消失了。

    对于老君山的神奇,张耀金他爸张木旭要了解得多,而张耀金一直就没有见识过郑羽梦的道术,对于郑羽梦的了解也就是老君山的美丽姐姐。

    好吧,对于一个怀着骚动之心的纯洁少年来说,身份地位什么都不是问题。也不用去了解。

    张耀金找来了几个初中同学,一共三男两女,对于巨富二代的邀请,这几个同学自然是欣然前来。

    当然,物以类聚。能够成为张耀金的初中同学,家里的条件自然不会太差。

    里面有国会某委员会主席,参议员之子,有某将军之女,有某市长之子,甚至于还有澳大利亚首富之女。总之,这里面不是官二代就是巨富二代。

    虽说仅仅都只是高中生,十六七岁的年纪,但一个个显现出来的都是上流社会的风范。

    对于这些二代来说,从小接受这些培训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张耀金虽说休学数年时间。但在这方面也不差,一时间,几个同学之间的初次见面颇有几分虚假的感觉。

    郑羽梦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感慨。

    说实话,郑羽梦这辈子最感谢的人应该就是贾可道了,如果不是师尊他老人家将自己收入门墙的话,恐怕自己成年之后。也会跟这些二代一样,出入豪华宴会,舞会。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生子,为了庞大的商业利益绞尽脑汁。

    好吧,当郑羽梦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心头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

    居然会想到这样的事情,太羞人了。

    莫名之间。郑羽梦双颊浮现出一层红霞。

    这时,几个二代之间寒暄完了。张耀金自然要介绍一下郑羽梦,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拥有这样一个绝色美丽的姐姐,无疑就是一种荣耀,而这种荣耀不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一下,心头难以按忍啊。

    转过身来,张耀金顿时便被正在娇羞之中的郑羽梦给镇住了。

    绝色的颜容再配上双颊的红霞,对于少年的杀伤力之大,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几乎瞬间,包括张耀金在内的四位男生就陷入了进去,无法自拔。

    一个金发碧眼,长得颇有些汤姆克诺斯味道的少年,不由自主的来到了郑羽梦面前,单腿跪下,企图抓住郑羽梦那白皙娇小的手亲吻。

    “美丽的女神啊,你就是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可以吻你么?”

    实际上这句话尚未说完,这位小汤姆克诺斯就飞了出去,撞破房门,掉落在屋外的草地上。

    一阵惊呼响起,其余几个男生和女生急忙去查看小汤姆克诺斯的状况,而张耀金在呆愣了一下之后,问道:“姐姐,你没事吧?”

    郑羽梦有些愣神,从懂事开始,一贯都只有自己去逗弄别人,今天反倒被一个外国小毛孩给逗弄了,嗯,准确说,应该是差点被轻薄。

    但问题是郑羽梦压根就没有动手,她原本的反击可不是这样的。

    郑羽梦的目光穿过破开的房门,看向了外面,此时赵小卒正疾步进来。

    “弟子见过小师祖。”

    赵小卒来到郑羽梦面前行了一礼。

    张耀金的几个同学也回来了,那个小汤姆克诺斯受伤不严重,就是撞破房门的时候,头上被顶出了一个大包,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小汤姆克诺斯也没脸继续待下去了,直接转身走人。

    不过,谁也没有看见其在上车后,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吱吱作响的愤怒之态。

    作为澳大利亚海岸警卫队少将之子,干穆雷还从没有被人这样甩出去过。

    好吧,这个臭女人,我一定让你好看!

    毫无疑问,这个干穆雷将自己甩出去的事情直接怪罪到郑羽梦身上了。

    当然,这也不算错,因为将干穆雷甩出的就是赵小卒。

    接到郑羽梦的纸鹤传信之后,赵小卒就将分观的事情交给了其他三位师弟,自己急冲冲赶来。

    但让赵小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赶到张家别墅,就看到一个金毛碧眼的外国小子企图轻薄小师祖。

    尼玛,这还了得!

    小师祖可是天人之姿,自己都不敢有半点轻薄之意,这区区一个毛孩也敢如此,因而赵小卒右手一抓,擒龙手!

    那个干穆雷就直接撞破半掩的房门飞了出来。

    “小玄子。你太冲动了。”

    郑羽梦如何不知是赵小卒出的手,不由得瞪了赵小卒一眼,他这一搅合,自己就没玩的了。

    要知道,郑羽梦已经在体外布下了九阴幻阵。如果那家伙老实就不说了,那双贼手胆敢挨着自己,那么转眼就会中招。

    可惜了,脱衣舞看不成了。

    郑羽梦心头愤愤想到,赵小卒则是莫名感觉有些后背发凉,难道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小师祖?

    不管怎么说。一行人马开始出发,总不可能为了那个干穆雷就不出去玩了。

    唯一的麻烦就是剩下的几个外国姑娘和小子,看向郑羽梦的目光就有些变化了。

    “功夫!一定是华夏功夫!”

    呼呼呼,那个某参议员之子,挥舞着拳头。摆了几个新华夏功夫,看上去颇为兴奋的模样,应该是个华夏功夫爱好者。

    不过那两个女生的看法却有些不同:“应该是巫术吧,神秘的巫术!”

    不管是功夫还是巫术,使得这几个学生看向郑羽梦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敬畏。

    的确,能够将一个人瞬间打飞近二十米,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何况那速度快得他们压根就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

    而接下来发生的时间则让他们对赵小卒产生了崇拜的心理。

    出海的港口距离别墅大概有三百多公里。因而想要前往港口,比较快的办法便是乘坐直升机,大约一个小时就能够抵达。

    由于地缘宽阔。人口稀少,在澳大利亚,人均直升机的拥有量堪称世界第一,别说张大富豪了,就算是寻常牧场主现在都使用直升机来放牧了,因而张大富豪的别墅里常备一两架直升机都不算什么。

    郑羽梦算得上是来则安之。跟着张耀金登上了那架体积不小的直升机,而赵小卒却不愿意搭乘这样的高科技造物。而是将自己的千步云丢出,跟在直升机后面。

    赵小卒踏在千步云上。张耀金已经完全看愣了。

    作为一个华裔,张耀金虽说出生在国外,但从小对于华夏的神话传说等等之类东西并不陌生。

    之前,赵小卒在张耀金面前压根就没有表现出什么东西来,因而这时更让张耀金震惊。

    相对于张耀金的震惊而言,那几个同学已经傻了。

    他们压根无法从脑海里找到理论解释这种现象。

    神秘莫测的华夏人!

    这是他们脑海里的唯一念头。

    且不提郑羽梦等人登上游艇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此时的捷克斯国境内,老美派出的恶魔第一步兵团已经进入战区,遭遇了一群正四处点火的火鼠。

    这群火鼠较之最初的时候,体型缩小了不少。

    毕竟这里是地球,并不是炎热无比的火焰位面,二三十度的空气温度对于火鼠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消耗。

    尤其是现在捷克斯国境内已经进入到初夏,时不时落下的小雨对于火焰生物来说,简直就跟毒药差不多了。

    因而这些火鼠为了自保,都喜欢制造出比较干燥的地带来,毫无疑问,在森林里放火对于火鼠来说是一个比较容易获得火焰的方式。

    恶魔士兵们抽出后背的战刀就悄然朝着这群火鼠冲去。

    而见到突然出现的人类,一阵吱吱叫唤之后,火鼠也开始了反击。

    整个战斗过程持续时间并不长,大概也就是五六分钟。

    三百多只火鼠被上百名恶魔士兵尽数斩杀。

    这些恶魔士兵有着敏锐的知觉,能够轻易捕捉到火鼠的动静,随后一刀劈出,将火鼠体内的晶石劈碎击杀。

    在战斗结束之后,恶魔士兵们第一次露出兴奋的表情,将地上散落的火鼠晶石塞入口中吞食。

    正在记录战斗情况的观察员不由得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在之前的战斗里,他已经被这些士兵的速度和判断力惊呆了一把,而现在,看到这些士兵吞下晶石,莫名有种奇怪的感受。

    从本质上来说,那些破碎的晶石实际上就是火鼠残留下来的尸体。

    任何拥有恶魔血脉的生物都或多或少拥有恶魔吞噬灵魂,血肉来恢复提升自身的能力,这一点算得上是种族天赋了。

    而待到重新上路的时候。那位由欧盟派来的军事观察员就能够比较明显的观察到,那些吞下了火鼠晶石的士兵体型似乎变得更加雄壮了。

    好吧,不能再多偷看了,军事观察员在心头暗暗告诫自己,这些士兵给自己的感觉有些过于诡异了。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恶魔士兵们可谓是战无不胜,数群遇上这支步兵团的火鼠都遭到了屠杀,当然,期间还有一些火蛇,火狗,火牛等等之类的火焰生物出现。

    当然。这些火焰生物的实力较之火鼠就要强上太多了,给步兵团造成了一些损失。

    尤其是那头体型超过二十米的火牛,一个火焰冲撞,就将五十多名恶魔士兵直接烧成了灰烬。

    毕竟,这些恶魔士兵暂时仅仅只是在力量。速度等等方面高于普通人类罢了,他们体内的恶魔血脉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激活。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步兵团抵达一个村落。

    这个村落乃是欧盟军队设立的后勤补给基地之一,但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在接待了这个步兵团后,估摸着要不了多久,这个补给基地就会被放弃,直到欧盟军队卷土重来。

    这支老美步兵团之前的战绩已经传到了这个补给基地,为了给这个步兵团准备丰盛的早餐。犒劳一下这支英雄部队,补给基地的炊事兵们准备连夜斩杀基地内仅存的十多头肉牛。

    不管怎么说,这个基地就快要撤走了。到时候总不可能将这些肉牛也带走,与其将其放掉,倒不如吃掉更好一些。

    但就在这个晚上,意外发生了。

    一个炊事兵推着一辆装满牛下水的推车,准备将这些不吃的垃圾倒入基地后面的山谷里。

    这样的情况,若是放在和平时候是决不允许发生的。即便是军队,恐怕也要被环保署开出巨额罚单了。

    但现在。那些火焰怪物四处横行,哪里可能有什么环保署的人来检查。再说了,想要将这些牛下水以环保的方式处理掉,这个简陋的补给基地也不可能做到。

    至于吃掉,嗯,他们暂时还没有这个习惯。

    几名美军步兵团的士兵此时手持战刀在基地后门附近放哨。

    看到这些外来的士兵,炊事兵心头一股安全感浮现出来,听说他们已经干掉了不少的火焰杂碎,就是不知道在基地撤离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提供保护。

    就在炊事兵心头想着事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随着牛下水的血腥味朝着四周散播开来,那几名士兵的眼睛开始有些发红,犹如见到了红布的西班牙斗牛一般,甚至于鼻孔开始张大,里面喷出粗气来。

    扑通,炊事兵过于分神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地面上的一块砖头,结果整整一车牛下水直接翻在了大门口附近。

    “该死的!”

    炊事兵骂了一声,便准备伸手将推车给翻过来,这一地的牛下水可太臭了点。

    “嗷!”

    一阵奇怪的低嚎声突然传了过来,那炊事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看到那几名正在放哨的士兵冲了过来,随后就好似狗吃屎一样扑在了那腥臭无比的牛下水上,然后大口大口的吞吃了起来。

    “呕!”

    炊事兵此时还没有察觉到危险,只是感觉恶心,难道这些家伙一个月没有吃饭么?居然吞吃牛下水!

    要知道,牛下水里可是混合着不少牛粪的。

    一想到这里,炊事兵再也无法按忍喉管里冒出来的恶心感,随后一弯腰,哗啦哗啦的吐了起来。

    等到炊事兵吐得苦胆汁都出来后,方才直起腰杆,喘着粗气,看着那些还在吞吃牛下水的士兵。

    嗯,怎么多了几个人?

    此时趴在地上吞吃牛下水的士兵已经增加了十多人。

    但一推车的牛下水实际上并不多,十多人一分,也就没多少,很快就被他们吃了个一干二净。

    炊事兵感觉自己又要呕吐了,但心头莫名有些怪异恐怖的感觉,只是安慰自己,这些家伙将牛下水吃了,自己也不用忍着恶心去处理了。

    但下一刻,炊事兵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那些吃光了牛下水的士兵,从地上撑起了身体,眼睛看着自己,不对,他们的眼睛怎么在黑暗中能够冒出淡淡的红光!(未完待续)

第五百一十八章 遭遇三大隐族    “嘿嘿,真是巧了……”

    重新回到唐楚阳进入遗迹的出口时,无巧不巧的,唐楚阳三人居然遇到了正在进入遗迹的金铭,迟赫邦等人。⊥

    看几人的样子,似乎是刚刚进来,这让唐楚阳有些好奇,难道在神弃之地的这十年时间,对比潮汐山其实并未过去多久?

    “要不要杀了他们?”

    仓窨看着远处的金铭等人,说出来的话杀气腾腾,三大隐族的数百上千人手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达到了七星境后期,对于现阶段的仓窨而言,反手间就能将之灭杀。

    尤其是仓窨夫妻还知道了唐楚阳和三大隐族的恩怨,这时候看到敌人,自然想要为唐楚阳出口气。

    “不要了,隐族在外界的势力极为强大,小弟的事业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起始之初便树此强敌,对咱们将来的发展可没什么好处,反正他们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还是算了……”

    唐楚阳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而且也不喜欢主动找麻烦,迟赫邦和金铭虽然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直接选择了抛弃他,但却没有主动伤害过唐楚阳。

    修士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他修为不行,被人小看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既然大家没有什么跳不过去的仇恨,唐楚阳也不会主动去和三大隐族结下仇怨。

    当然,如果三大隐族不依不挠地找他麻烦,唐楚阳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他不惹麻烦。不代表怕麻烦,尤其是在有了仓窨和琊熙的帮助后。唐楚阳更是无所畏惧。

    “既然兄弟你大度,那大哥便不找他们的麻烦便是。这神弃之地看得上眼的东西全都被咱们拿走了,剩下的那些残羹剩饭就便宜了他们吧……”

    仓窨大大咧咧地摆摆手,说出来的话却让唐楚阳忍不住扯嘴一笑,确实,整个神弃之地但凡能被三人看上眼的东西,几乎全部给他们给带在身上了。

    如果不是储物装备实在不够了,唐楚阳连搬空神弃之地的想法都有,这次神弃之地的遗憾已经让唐楚阳下定决心,今后不论是去什么地方。一定得带够了储物装备。

    绝不能像这次一样,那么多的好东西,唐楚阳却只能把七阶以上的天材地宝全部带走,剩下那些六阶材料,就其万年以上的孕灵时间而言,都能和外界的八阶材料相媲美了。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唐楚阳正要让仓窨和琊熙跟他一起躲起来,却不想远处的正安排人手的金铭突然面色一变,转头就冲着唐楚阳三人的藏身之地大喝了起来,神色似乎极为震惊。

    “怎么会?!”

    唐楚阳三人齐齐惊讶。他们三人可全是由实力最为强大的仓窨来遮蔽气息的,虽然仓窨才刚刚晋级九宫境,但他的元神遮蔽能力绝对不是金铭这么个七阶王者能够发现的。

    就在唐楚阳犹豫金铭是不是诈他们的时候,远处的金铭突然扬手一挥。一面半米方圆的银色镜子突然自他手中射出,银色的镜子出现的刹那,唐楚阳顿时恍然大悟。

    感情发现他们的并不是金铭。而是这厮手中有探测生灵气息的宝物,那银色镜子出现的一瞬间。唐楚阳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强悍的灵压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唐楚阳很熟悉,他当初使用长生戟的时候。就对这种奇异而强大的气息极为熟悉了,这面银色镜子,至少也得是古灵宝级别的宝物!

    仓窨实力虽强,但比起品阶远超古宝的古灵宝,他九宫境的境界和修为也就能看看抵抗而已,想要瞒住专门探测生灵气息的古灵宝,除非他身上拥有相同品级的遮蔽气息的宝物。

    这下金铭用事实告诉唐楚阳三人,他们确实被发现了,三人索性也不再掩藏行迹,仓窨直接收了元神遮蔽禁制,和唐楚阳一起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金阁主,迟堂主,还有桑姐姐,许久不见,十分想念啊……”

    唐楚阳没有给金铭掌握主动权的机会,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笑呵呵地和熟悉的三人打招呼,三个被唐楚阳一一招呼到的人闻声齐齐愣住,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桑怡,她有些恍然地冲唐楚阳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进入天神遗迹了!不过,你进入天神遗迹不过才个把时辰的功夫,怎地就好久不见了?难道这处遗迹的时间流速非常快?”

    天神遗迹的时间流速很快这一点,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是早就验证过的,不过因为天神遗迹里实在太过凶险,他们根本无法长时间停留其中,所以一直无法得到遗迹和外界的具体时间比例。

    不过桑怡,金铭三人是何等精明的人,只从唐楚阳简单的一句问候里,便听出了许多其他的信息来,等桑怡说完,金铭也不失时机地试探道:

    “呵呵,唐城主相比在遗迹了里呆了许久了吧?天神遗迹内宝物众多,唐城主恐怕收获不小吧?还有,这二位是?”

    金铭一句话问了许多问题,并且每一个问题几乎都问到了重点上,并且试探的意味十足,尤其是转向唐楚阳背后的仓窨和琊熙身上时,金铭的面色显得格外凝重,因为他竟然感觉不到这二人的具体实力。

    身为七阶强者,能让金铭感觉不到具体修为的人,在他而言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两个人全都是普通人,一种就是这两个人的修为已经远超于他,他元神根本就无法感应。

    天神遗迹那是什么地方,他这种七阶王者都随时可能死在这里的危险凶地,所以金铭第一时间就拍出了仓窨和琊熙是普通人的可能。

    也幸好此时仓窨和琊熙全部进阶九宫境,已经可以完全的化作人形。若是苍翼夫妻露出本体的话,以金铭等三大隐族之人的见识。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仓窨和琊熙的来历。

    “哈哈!金阁主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以唐某的修为。能在这危机处处的天神遗迹生存下来已是万幸,若不是有我身边这两位误入遗迹的前辈出手相救,唐某怕是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唐楚阳三人临出来之前,早就已经商量好了仓窨和琊熙的身份问题,他们亚神族的身份是肯定要保密的,谁知道这个身份泄露,会不会为他们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更重要的是,仓窨和琊熙很可能是虎族唯一的幸存者,哪怕是为了种族延续。他们也非常有必要把真身隐藏起来。

    “哦?这二位竟是比咱们还要早进入天神遗迹的修士?”

    金铭一脸的诧异之色,转头分别看了看仓窨和琊熙,发现两人只是一对中年夫妻,除开男的强壮,女的秀雅外,就是一身简单的束身法袍,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金铭绝对不会因此就认为这一对中年夫妻平淡无奇,单单从他根本无法感应到二人的修为这一点。就让金铭不敢对二人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轻视,尤其是他身上的古灵宝‘千里眼’,竟然无法看透二人本相。

    千里眼这件古灵宝可是族内重宝,若不是金铭负责探索天神遗迹。以他在族内身份都不够格使用这件古灵宝。

    不说别的,只凭金铭没有发现唐楚阳等人的气息,但千里眼却第一时间就向他示警。便可知道这件古灵宝的威能有多强大了,毕竟仓窨和琊熙的实力可是远超于金铭的。

    千里眼虽然发现了这对夫妻。但却无法显像出二人的本相和修为,那就只能说明金铭和二人的实力差距太大。导致他无法通过千里眼里判定二人的具体修为和境界。

    “至少也是半神级的存在!”

    尽管没有得到具体答案,金铭依然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大体判断,那就是这一对夫妻他们惹不起,因为三大隐族这次来到潮汐山的几百人里,修为最高的就是他们几个带头的人了。

    想到这里,金铭转头看向迟赫邦,极为隐晦地向对方传达了心中的判断,同时也有让迟赫邦把话头接过去的意思,修为能达到半神已经的修士就没有一个是笨蛋的。

    金铭一上来就试探意味十足,并且他那种近乎拷问的语气,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愉快,如果那对修为不明的夫妻因此动怒,金铭就等同于是祸从口出了。

    三大隐族当务之急是探查天神遗迹,以及尽快搜刮整座遗迹内的天材地宝,若是此时得罪两尊至少半神级以上的强者,无疑是跟自己过不去。

    “哈哈哈,唐城主来得正好,我们这边正好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若唐城主,还有这二位前辈和我们一起探探这神秘遗迹如何?”

    迟赫邦虽然说地豪爽,表情似乎也是诚意十足的样子,而且语气方面也带着征求的意思,但唐楚阳却从中听出了别样的意味,不过他此时可没有时间和金铭三人勾心斗角。

    等迟赫邦说完话后,唐楚阳想都没想便摇头拒绝了,他抬手指了指身边的仓窨和琊熙,一脸歉意道:

    “抱歉了迟堂主,这两位前辈有些事情需要唐某去办,而且他们二位对唐某有活命之恩,此行,唐某怕是无法和三位结伴了……”

    唐楚阳这个借口很烂,几乎没有任何诚意可言,就连对唐楚阳已经有了更深刻认知的桑怡都觉得,他这个借口实在太扯淡了,两个半神级的存在会有什么事情求到你一个五行境的小修士?

    “你,你的境界怎么突破到**境了?!!!”

    桑怡原本不过是习惯性地关注一下唐楚阳的修为而已,谁知元神感知才放到唐楚阳身上,桑怡就不可置信地大叫了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