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嘿嘿,真是巧了……”

    重新回到唐楚阳进入遗迹的出口时,无巧不巧的,唐楚阳三人居然遇到了正在进入遗迹的金铭,迟赫邦等人。⊥

    看几人的样子,似乎是刚刚进来,这让唐楚阳有些好奇,难道在神弃之地的这十年时间,对比潮汐山其实并未过去多久?

    “要不要杀了他们?”

    仓窨看着远处的金铭等人,说出来的话杀气腾腾,三大隐族的数百上千人手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达到了七星境后期,对于现阶段的仓窨而言,反手间就能将之灭杀。

    尤其是仓窨夫妻还知道了唐楚阳和三大隐族的恩怨,这时候看到敌人,自然想要为唐楚阳出口气。

    “不要了,隐族在外界的势力极为强大,小弟的事业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起始之初便树此强敌,对咱们将来的发展可没什么好处,反正他们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还是算了……”

    唐楚阳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而且也不喜欢主动找麻烦,迟赫邦和金铭虽然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直接选择了抛弃他,但却没有主动伤害过唐楚阳。

    修士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他修为不行,被人小看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既然大家没有什么跳不过去的仇恨,唐楚阳也不会主动去和三大隐族结下仇怨。

    当然,如果三大隐族不依不挠地找他麻烦,唐楚阳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他不惹麻烦。不代表怕麻烦,尤其是在有了仓窨和琊熙的帮助后。唐楚阳更是无所畏惧。

    “既然兄弟你大度,那大哥便不找他们的麻烦便是。这神弃之地看得上眼的东西全都被咱们拿走了,剩下的那些残羹剩饭就便宜了他们吧……”

    仓窨大大咧咧地摆摆手,说出来的话却让唐楚阳忍不住扯嘴一笑,确实,整个神弃之地但凡能被三人看上眼的东西,几乎全部给他们给带在身上了。

    如果不是储物装备实在不够了,唐楚阳连搬空神弃之地的想法都有,这次神弃之地的遗憾已经让唐楚阳下定决心,今后不论是去什么地方。一定得带够了储物装备。

    绝不能像这次一样,那么多的好东西,唐楚阳却只能把七阶以上的天材地宝全部带走,剩下那些六阶材料,就其万年以上的孕灵时间而言,都能和外界的八阶材料相媲美了。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唐楚阳正要让仓窨和琊熙跟他一起躲起来,却不想远处的正安排人手的金铭突然面色一变,转头就冲着唐楚阳三人的藏身之地大喝了起来,神色似乎极为震惊。

    “怎么会?!”

    唐楚阳三人齐齐惊讶。他们三人可全是由实力最为强大的仓窨来遮蔽气息的,虽然仓窨才刚刚晋级九宫境,但他的元神遮蔽能力绝对不是金铭这么个七阶王者能够发现的。

    就在唐楚阳犹豫金铭是不是诈他们的时候,远处的金铭突然扬手一挥。一面半米方圆的银色镜子突然自他手中射出,银色的镜子出现的刹那,唐楚阳顿时恍然大悟。

    感情发现他们的并不是金铭。而是这厮手中有探测生灵气息的宝物,那银色镜子出现的一瞬间。唐楚阳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强悍的灵压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唐楚阳很熟悉,他当初使用长生戟的时候。就对这种奇异而强大的气息极为熟悉了,这面银色镜子,至少也得是古灵宝级别的宝物!

    仓窨实力虽强,但比起品阶远超古宝的古灵宝,他九宫境的境界和修为也就能看看抵抗而已,想要瞒住专门探测生灵气息的古灵宝,除非他身上拥有相同品级的遮蔽气息的宝物。

    这下金铭用事实告诉唐楚阳三人,他们确实被发现了,三人索性也不再掩藏行迹,仓窨直接收了元神遮蔽禁制,和唐楚阳一起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金阁主,迟堂主,还有桑姐姐,许久不见,十分想念啊……”

    唐楚阳没有给金铭掌握主动权的机会,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笑呵呵地和熟悉的三人打招呼,三个被唐楚阳一一招呼到的人闻声齐齐愣住,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桑怡,她有些恍然地冲唐楚阳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进入天神遗迹了!不过,你进入天神遗迹不过才个把时辰的功夫,怎地就好久不见了?难道这处遗迹的时间流速非常快?”

    天神遗迹的时间流速很快这一点,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是早就验证过的,不过因为天神遗迹里实在太过凶险,他们根本无法长时间停留其中,所以一直无法得到遗迹和外界的具体时间比例。

    不过桑怡,金铭三人是何等精明的人,只从唐楚阳简单的一句问候里,便听出了许多其他的信息来,等桑怡说完,金铭也不失时机地试探道:

    “呵呵,唐城主相比在遗迹了里呆了许久了吧?天神遗迹内宝物众多,唐城主恐怕收获不小吧?还有,这二位是?”

    金铭一句话问了许多问题,并且每一个问题几乎都问到了重点上,并且试探的意味十足,尤其是转向唐楚阳背后的仓窨和琊熙身上时,金铭的面色显得格外凝重,因为他竟然感觉不到这二人的具体实力。

    身为七阶强者,能让金铭感觉不到具体修为的人,在他而言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两个人全都是普通人,一种就是这两个人的修为已经远超于他,他元神根本就无法感应。

    天神遗迹那是什么地方,他这种七阶王者都随时可能死在这里的危险凶地,所以金铭第一时间就拍出了仓窨和琊熙是普通人的可能。

    也幸好此时仓窨和琊熙全部进阶九宫境,已经可以完全的化作人形。若是苍翼夫妻露出本体的话,以金铭等三大隐族之人的见识。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仓窨和琊熙的来历。

    “哈哈!金阁主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以唐某的修为。能在这危机处处的天神遗迹生存下来已是万幸,若不是有我身边这两位误入遗迹的前辈出手相救,唐某怕是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唐楚阳三人临出来之前,早就已经商量好了仓窨和琊熙的身份问题,他们亚神族的身份是肯定要保密的,谁知道这个身份泄露,会不会为他们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更重要的是,仓窨和琊熙很可能是虎族唯一的幸存者,哪怕是为了种族延续。他们也非常有必要把真身隐藏起来。

    “哦?这二位竟是比咱们还要早进入天神遗迹的修士?”

    金铭一脸的诧异之色,转头分别看了看仓窨和琊熙,发现两人只是一对中年夫妻,除开男的强壮,女的秀雅外,就是一身简单的束身法袍,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金铭绝对不会因此就认为这一对中年夫妻平淡无奇,单单从他根本无法感应到二人的修为这一点。就让金铭不敢对二人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轻视,尤其是他身上的古灵宝‘千里眼’,竟然无法看透二人本相。

    千里眼这件古灵宝可是族内重宝,若不是金铭负责探索天神遗迹。以他在族内身份都不够格使用这件古灵宝。

    不说别的,只凭金铭没有发现唐楚阳等人的气息,但千里眼却第一时间就向他示警。便可知道这件古灵宝的威能有多强大了,毕竟仓窨和琊熙的实力可是远超于金铭的。

    千里眼虽然发现了这对夫妻。但却无法显像出二人的本相和修为,那就只能说明金铭和二人的实力差距太大。导致他无法通过千里眼里判定二人的具体修为和境界。

    “至少也是半神级的存在!”

    尽管没有得到具体答案,金铭依然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大体判断,那就是这一对夫妻他们惹不起,因为三大隐族这次来到潮汐山的几百人里,修为最高的就是他们几个带头的人了。

    想到这里,金铭转头看向迟赫邦,极为隐晦地向对方传达了心中的判断,同时也有让迟赫邦把话头接过去的意思,修为能达到半神已经的修士就没有一个是笨蛋的。

    金铭一上来就试探意味十足,并且他那种近乎拷问的语气,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愉快,如果那对修为不明的夫妻因此动怒,金铭就等同于是祸从口出了。

    三大隐族当务之急是探查天神遗迹,以及尽快搜刮整座遗迹内的天材地宝,若是此时得罪两尊至少半神级以上的强者,无疑是跟自己过不去。

    “哈哈哈,唐城主来得正好,我们这边正好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若唐城主,还有这二位前辈和我们一起探探这神秘遗迹如何?”

    迟赫邦虽然说地豪爽,表情似乎也是诚意十足的样子,而且语气方面也带着征求的意思,但唐楚阳却从中听出了别样的意味,不过他此时可没有时间和金铭三人勾心斗角。

    等迟赫邦说完话后,唐楚阳想都没想便摇头拒绝了,他抬手指了指身边的仓窨和琊熙,一脸歉意道:

    “抱歉了迟堂主,这两位前辈有些事情需要唐某去办,而且他们二位对唐某有活命之恩,此行,唐某怕是无法和三位结伴了……”

    唐楚阳这个借口很烂,几乎没有任何诚意可言,就连对唐楚阳已经有了更深刻认知的桑怡都觉得,他这个借口实在太扯淡了,两个半神级的存在会有什么事情求到你一个五行境的小修士?

    “你,你的境界怎么突破到**境了?!!!”

    桑怡原本不过是习惯性地关注一下唐楚阳的修为而已,谁知元神感知才放到唐楚阳身上,桑怡就不可置信地大叫了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百一十七章 十年    ps:(ps:三千字的章节,两更,这次可以了吧?对了,大家都知道这些括号里的字都属于作者感言吧?这些字都是不计入收费章节字数的,科普一下,以防新书友说小猪骗字数……)

    自大突破到境成为大天位修士后,唐楚阳突然发现时间越来越不值钱了,从吞噬第一枚神核开始计算,现在不知不觉竟然又过去了六年时间。

    如果不是从仓窨那里知道,神弃之地里的时间流速和潮汐山不同的话,唐楚阳怕是早就带着他们夫妻两个离开了,足足十年时间过去,他都怀疑回到潮汐山还能不能出去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唐楚阳记得他看到的神话传说里,几乎都会有这么一句话,而根据仓窨的意思,神弃之地的时间流速似乎比这个比例更加可怕。

    只是因为仓窨夫妻俩从未找到过出去的路,所以根本无法知道神弃之地的时间和潮汐山时间的具体比例而已,这时候唐楚阳就禁不住庆幸了,幸好潮汐山和外界的时间是同比例的。

    不然等他在潮汐山待够了三年,出去之后五行大陆却已经物是人非那可就惨了,唐~≥家的那些姑姑婶婶们的温情,唐楚阳两辈子加起来才享受了不到一年,他简直不敢想象失去后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我会疯掉吧……”

    不管唐楚阳愿不愿意承认,哪怕他的实力再怎么逆天,唐家那些让他初尝亲情味道的女人们。似乎就是他能够在这个世界如此拼搏的唯一动力。

    若是失去了这些亲人,唐楚阳都不敢想象那个后果。或许那之后,他的人生将在醉生梦死中度过。

    “楚阳。我们把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

    仓窨的话把陷入沉思的唐楚阳给惊醒了过来,十年后的今天,唐楚阳三人已经把神弃之地能去的地方全部去过了,至少但凡是有神庙坐落的地方,都留下来他们的足迹。

    收获方面,不论是呆在神弃之地不知道多少年的仓窨夫妻,还是停留在这里已达十年的唐楚阳,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神弃之地到处都是天材地宝,他们就是想没收获都难。

    数十座神庙,多到以万计的天神残魂,让唐楚阳和仓窨夫妻俩的实力已经有了超乎想象的提高,吸收了大量的天神神力后,仓窨和琊熙已经突破到九宫境第一境,实力暴增数十倍之多。

    而唐楚阳的修为,若不是为了求稳,这些年一直在稳固境的境界和修为。早在五年前他就能突破到七星境,成为王者级的存在了。

    不过尽管唐楚阳的修为依然停留在境,但也已经达到了境大圆满,只要他愿意。分分钟便可突破到七星境,成为身份尊贵的王者!

    尽管修为境界没有太大的提升,但唐楚阳的在天神金身方面的进步。简直不能以道里计了,十年探索。唐楚阳三人终于找到了神弃之地的核心所在。

    南方三气火德星君正神—罗宣,果然如同唐楚阳推测的那样已经损落了。连续得到了十数个空缺的神职之后,唐楚阳得到了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结论。

    那就是上四界的神职,似乎不是天神的终极存在‘天帝’能够随便任命的,不然,这些火部正神的神职不可能空缺数万年,甚至于数十万年之久。

    具体是怎么回事,因为未曾亲自神游过上四界,唐楚阳也无法得到太过确定的结论。

    不过这十年探索下来,至少让唐楚阳确定,已经损落的天神上四界居然是无法任命的,八部正神那么多甚至,火部神职不可能在空缺了不知道多少年后,居然被唐楚阳得到了。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唐楚阳不过是再次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实验而已,竟然让他一身夺取了近乎所有的火部神职。

    如今的唐楚阳,本身实力暂且不说,单单是金身神职,已经积累了足足二十八个,全都是火部数得着的正式神职。

    并且再夺取第二个神职后,唐楚阳的金身再次得到了感悟天道的机会,得到了让他欣喜若狂巨大收获。

    在夺取了数十个火部神职后,他的金身不但位阶暴涨,竟然还具备了转移,或者说任凭神职的能力!

    唯一可惜的就是,唐楚阳能够任命的神职,必须是他身上拥有的神职,凭空转移神职根本无法做到。

    尽管如此,唐楚阳也已经非常满足了,这至少让他看到了对付天神的希望,今后只要他尽量多的收集神核,夺取神职,他的手底下将诞生无数拥有正式神职的正派天神!

    “可惜啊,天神金身实在太过难以晋升了,仓窨大哥夫妻两个吸收了那么多神力,最终也直视凝结出一点真神之力,想要由此构建出天神金身,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唐楚阳再次忍不住叹了口气,甩了甩脑袋后,转头冲正等着他回话的仓窨道:

    “是该走了,外面还有许多事情等待咱们去做呢!”

    天神金身超乎想象的构建难度,让唐楚阳批量造神的想法成了空想,其实想象也是,若成神真的那么容易的话,上四界怕是早就乱成一团,神满为患了。

    “走走走,早就该走了!呆在这个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几万年,你大哥我身上都长毛……”

    仓窨的语气却出奇的兴奋,尽管无法短时间内构件天神金身,但能够获得一点真神之力,他和琊熙就已经非常满足了,毕竟即便是在虎族最为强盛的时期,他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个族人凝聚出哪怕半滴真神之力。

    仓窨知道唐楚阳现在的郁闷,是因为没能让他和妻子琊熙凝聚天神金身而来。能有这么个为自己着想的兄弟,仓窨夫妻俩自然是无比感动和开心的。因此也难得地拿自己开了个玩笑逗兄弟开心。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唐楚阳无奈地撇撇嘴,老虎本来就是长毛的好不好?当我是啥都不知道小孩子啊?

    不过仓窨的关怀唐楚阳自是感受得到的。他也知道是自己太过贪心了,成神,哪有那么容易的。

    不过唐楚阳也不失望,此计不成,不是还有另一条路么,他自己就是通过造神而成神,仓窨和琊熙不见得就不能凭此封神!

    “哈哈!楚阳,你也莫要为大哥大嫂伤神了,能得到一滴真神之力。已经是遭天之幸,如今我和你大嫂成神,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以我二人的寿元,成神那是必然之事!”

    仓窨对他自己倒是充满信心的,虽然没有凝出天神金身,但一滴真神之力至少为他和琊熙增加了十万年的寿元,加上唐楚阳收取来的过万天神残魂,他对成神的信心前所未有的充足!

    “对!楚阳。不是嫂子说你,成神之事放在遇到你之前,我和你大哥根本就没有此等奢望,能得到一滴真神之力。

    已是万载难遇之事,只要今后咱们多多寻找类似的神弃之地,积攒大量神核。你的愿望早晚都会实现的!”

    见唐楚阳愁眉不展,一旁的琊熙也有些看不下去。十年相处,加上唐楚阳那种待人以诚的心态。尤其是这十年探索神庙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相依的大战,三人间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

    唐楚阳虽然和仓窨,琊熙不是同族,但三人已经相互把对方当做了真正的家人,关于唐楚阳的家人,事业,乃至于将来的愿望,仓窨和琊熙也有了极为详细的了解。

    “呵呵,大哥大嫂可真是豁达,倒是显得小弟贪心不足了,算了,大嫂说得对,今后多找一些天神遗迹,未必不能加速您二位的成神之期,而且,马上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呢……”

    唐楚阳呵呵笑着站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五行大陆上正在发生的天降神塔,那些所谓的神塔,不就是类似于神弃之地的存在么?

    按照五行大陆数十万年来关于神塔的研究,九成九的修士都知道神塔就是上界大战之后,被破坏的上四界空间,其中遗留的天神残魂肯定不在少数。

    若是能够抢夺大量的高等神塔,唐楚阳必然能够得到更多的神职,还有能够加速天神金身凝聚的,神力,以及最重要的神核!

    “哈哈,这就对了嘛,就想你当初对我们说得那样,逆天成神,事在人为,凭咱们如今的实力,等回到五行大陆,何人能够于我等匹敌?!”

    仓窨说话的语气自信到了极点,尽管他的境界才刚刚突破九宫境的第一境,但这十年间,凭借着唐楚阳教授他们的炼器之术,仓窨和琊熙已经将自身强化到了极致。

    便是遇到了九宫境大圆满的地仙,乃至于神兽,仓窨都有信心立于不败之地!

    “大哥可不要骄傲,要知天外有天,五行大陆广袤无边,亿万生灵中我们未知的强大存在何其多,若不是在这神弃之地遇到了大哥和大嫂,小弟岂能知道远古亚神族竟如此强大?”

    唐楚阳可不想带着骄傲自满的仓窨出去,五行大陆太大了,唐楚阳最远也才走到了天威王朝的帝都而已,不说更加强大的四大皇朝,六大宗门,单单是境外异族就多入繁星。

    更不要说,类似于八大隐族这样的强悍存在,都不知道偌大的五行大陆到底隐藏了多少呢。

    不过也确实该离开了,十年了,尽管神弃之地的时间流速远超外界,唐楚阳依然有些担心留在落月城的唐老爷子等人,夺城大战恐怕已经开始了吧?也不知道几位老爷子怎么样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