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三千字的章节,两更,这次可以了吧?对了,大家都知道这些括号里的字都属于作者感言吧?这些字都是不计入收费章节字数的,科普一下,以防新书友说小猪骗字数……)

    自大突破到境成为大天位修士后,唐楚阳突然发现时间越来越不值钱了,从吞噬第一枚神核开始计算,现在不知不觉竟然又过去了六年时间。

    如果不是从仓窨那里知道,神弃之地里的时间流速和潮汐山不同的话,唐楚阳怕是早就带着他们夫妻两个离开了,足足十年时间过去,他都怀疑回到潮汐山还能不能出去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唐楚阳记得他看到的神话传说里,几乎都会有这么一句话,而根据仓窨的意思,神弃之地的时间流速似乎比这个比例更加可怕。

    只是因为仓窨夫妻俩从未找到过出去的路,所以根本无法知道神弃之地的时间和潮汐山时间的具体比例而已,这时候唐楚阳就禁不住庆幸了,幸好潮汐山和外界的时间是同比例的。

    不然等他在潮汐山待够了三年,出去之后五行大陆却已经物是人非那可就惨了,唐~≥家的那些姑姑婶婶们的温情,唐楚阳两辈子加起来才享受了不到一年,他简直不敢想象失去后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我会疯掉吧……”

    不管唐楚阳愿不愿意承认,哪怕他的实力再怎么逆天,唐家那些让他初尝亲情味道的女人们。似乎就是他能够在这个世界如此拼搏的唯一动力。

    若是失去了这些亲人,唐楚阳都不敢想象那个后果。或许那之后,他的人生将在醉生梦死中度过。

    “楚阳。我们把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

    仓窨的话把陷入沉思的唐楚阳给惊醒了过来,十年后的今天,唐楚阳三人已经把神弃之地能去的地方全部去过了,至少但凡是有神庙坐落的地方,都留下来他们的足迹。

    收获方面,不论是呆在神弃之地不知道多少年的仓窨夫妻,还是停留在这里已达十年的唐楚阳,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神弃之地到处都是天材地宝,他们就是想没收获都难。

    数十座神庙,多到以万计的天神残魂,让唐楚阳和仓窨夫妻俩的实力已经有了超乎想象的提高,吸收了大量的天神神力后,仓窨和琊熙已经突破到九宫境第一境,实力暴增数十倍之多。

    而唐楚阳的修为,若不是为了求稳,这些年一直在稳固境的境界和修为。早在五年前他就能突破到七星境,成为王者级的存在了。

    不过尽管唐楚阳的修为依然停留在境,但也已经达到了境大圆满,只要他愿意。分分钟便可突破到七星境,成为身份尊贵的王者!

    尽管修为境界没有太大的提升,但唐楚阳的在天神金身方面的进步。简直不能以道里计了,十年探索。唐楚阳三人终于找到了神弃之地的核心所在。

    南方三气火德星君正神—罗宣,果然如同唐楚阳推测的那样已经损落了。连续得到了十数个空缺的神职之后,唐楚阳得到了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结论。

    那就是上四界的神职,似乎不是天神的终极存在‘天帝’能够随便任命的,不然,这些火部正神的神职不可能空缺数万年,甚至于数十万年之久。

    具体是怎么回事,因为未曾亲自神游过上四界,唐楚阳也无法得到太过确定的结论。

    不过这十年探索下来,至少让唐楚阳确定,已经损落的天神上四界居然是无法任命的,八部正神那么多甚至,火部神职不可能在空缺了不知道多少年后,居然被唐楚阳得到了。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唐楚阳不过是再次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实验而已,竟然让他一身夺取了近乎所有的火部神职。

    如今的唐楚阳,本身实力暂且不说,单单是金身神职,已经积累了足足二十八个,全都是火部数得着的正式神职。

    并且再夺取第二个神职后,唐楚阳的金身再次得到了感悟天道的机会,得到了让他欣喜若狂巨大收获。

    在夺取了数十个火部神职后,他的金身不但位阶暴涨,竟然还具备了转移,或者说任凭神职的能力!

    唯一可惜的就是,唐楚阳能够任命的神职,必须是他身上拥有的神职,凭空转移神职根本无法做到。

    尽管如此,唐楚阳也已经非常满足了,这至少让他看到了对付天神的希望,今后只要他尽量多的收集神核,夺取神职,他的手底下将诞生无数拥有正式神职的正派天神!

    “可惜啊,天神金身实在太过难以晋升了,仓窨大哥夫妻两个吸收了那么多神力,最终也直视凝结出一点真神之力,想要由此构建出天神金身,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唐楚阳再次忍不住叹了口气,甩了甩脑袋后,转头冲正等着他回话的仓窨道:

    “是该走了,外面还有许多事情等待咱们去做呢!”

    天神金身超乎想象的构建难度,让唐楚阳批量造神的想法成了空想,其实想象也是,若成神真的那么容易的话,上四界怕是早就乱成一团,神满为患了。

    “走走走,早就该走了!呆在这个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几万年,你大哥我身上都长毛……”

    仓窨的语气却出奇的兴奋,尽管无法短时间内构件天神金身,但能够获得一点真神之力,他和琊熙就已经非常满足了,毕竟即便是在虎族最为强盛的时期,他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个族人凝聚出哪怕半滴真神之力。

    仓窨知道唐楚阳现在的郁闷,是因为没能让他和妻子琊熙凝聚天神金身而来。能有这么个为自己着想的兄弟,仓窨夫妻俩自然是无比感动和开心的。因此也难得地拿自己开了个玩笑逗兄弟开心。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唐楚阳无奈地撇撇嘴,老虎本来就是长毛的好不好?当我是啥都不知道小孩子啊?

    不过仓窨的关怀唐楚阳自是感受得到的。他也知道是自己太过贪心了,成神,哪有那么容易的。

    不过唐楚阳也不失望,此计不成,不是还有另一条路么,他自己就是通过造神而成神,仓窨和琊熙不见得就不能凭此封神!

    “哈哈!楚阳,你也莫要为大哥大嫂伤神了,能得到一滴真神之力。已经是遭天之幸,如今我和你大嫂成神,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以我二人的寿元,成神那是必然之事!”

    仓窨对他自己倒是充满信心的,虽然没有凝出天神金身,但一滴真神之力至少为他和琊熙增加了十万年的寿元,加上唐楚阳收取来的过万天神残魂,他对成神的信心前所未有的充足!

    “对!楚阳。不是嫂子说你,成神之事放在遇到你之前,我和你大哥根本就没有此等奢望,能得到一滴真神之力。

    已是万载难遇之事,只要今后咱们多多寻找类似的神弃之地,积攒大量神核。你的愿望早晚都会实现的!”

    见唐楚阳愁眉不展,一旁的琊熙也有些看不下去。十年相处,加上唐楚阳那种待人以诚的心态。尤其是这十年探索神庙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相依的大战,三人间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

    唐楚阳虽然和仓窨,琊熙不是同族,但三人已经相互把对方当做了真正的家人,关于唐楚阳的家人,事业,乃至于将来的愿望,仓窨和琊熙也有了极为详细的了解。

    “呵呵,大哥大嫂可真是豁达,倒是显得小弟贪心不足了,算了,大嫂说得对,今后多找一些天神遗迹,未必不能加速您二位的成神之期,而且,马上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呢……”

    唐楚阳呵呵笑着站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五行大陆上正在发生的天降神塔,那些所谓的神塔,不就是类似于神弃之地的存在么?

    按照五行大陆数十万年来关于神塔的研究,九成九的修士都知道神塔就是上界大战之后,被破坏的上四界空间,其中遗留的天神残魂肯定不在少数。

    若是能够抢夺大量的高等神塔,唐楚阳必然能够得到更多的神职,还有能够加速天神金身凝聚的,神力,以及最重要的神核!

    “哈哈,这就对了嘛,就想你当初对我们说得那样,逆天成神,事在人为,凭咱们如今的实力,等回到五行大陆,何人能够于我等匹敌?!”

    仓窨说话的语气自信到了极点,尽管他的境界才刚刚突破九宫境的第一境,但这十年间,凭借着唐楚阳教授他们的炼器之术,仓窨和琊熙已经将自身强化到了极致。

    便是遇到了九宫境大圆满的地仙,乃至于神兽,仓窨都有信心立于不败之地!

    “大哥可不要骄傲,要知天外有天,五行大陆广袤无边,亿万生灵中我们未知的强大存在何其多,若不是在这神弃之地遇到了大哥和大嫂,小弟岂能知道远古亚神族竟如此强大?”

    唐楚阳可不想带着骄傲自满的仓窨出去,五行大陆太大了,唐楚阳最远也才走到了天威王朝的帝都而已,不说更加强大的四大皇朝,六大宗门,单单是境外异族就多入繁星。

    更不要说,类似于八大隐族这样的强悍存在,都不知道偌大的五行大陆到底隐藏了多少呢。

    不过也确实该离开了,十年了,尽管神弃之地的时间流速远超外界,唐楚阳依然有些担心留在落月城的唐老爷子等人,夺城大战恐怕已经开始了吧?也不知道几位老爷子怎么样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825-826章 洛神赋-小师祖    ps:感谢友150519073407187的200打赏,疯狂的书疯子的100打赏最快更新访问:。

    实际上,老美表面没有对这些进行研究,但实际上,暗中却投入了数十亿美金,对星象,通灵乃至于印第安图腾进行研究。

    美国境内的星象家,通灵人士莫名消失了很多,就连印第安传统保留地的首领,巫师都被邀请参加了研究。

    对于捷克斯流亡政府提出的援助要求,老美率先答应了下来,并迅速通过运输机向捷克斯附近的军事基地运送了一个步兵团作为先头部队。

    得知消息的捷克斯流亡政府顿时兴高采烈,不过等他们赶到这个军事基地迎接自由世界之王的勇士时,不由得一个个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原因无它,这个步兵团看上去虽说军姿严正,列队鸦雀无声,但却与传统美军有着很大的区别。

    要知道,传统美军有着三多,一是大炮多,没,崇尚火力至上的美军,即便是一个步兵团,通常情况下也装备着一百多‘门’大炮,装甲车,直升机应有尽有。

    二是违纪多,美军对士兵军纪要求不严,对外驻军的时候,经常会发生一些扰民事件,乃至于一些士兵提出训练影响身体健康这样匪夷所思的理由来拒绝训练。

    三就是高科技化,作战时,人手一个的夜光仪,战术板,gps个人定位系统,单兵作战系统等等,从上到下犹如未来战士。

    但流亡政府的高层们,压根就没有从这个步兵团身上看到这些。

    大炮?没见到一‘门’,直升机也没有,装甲车倒是有一些。

    违纪多?这支步兵团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机器人,从下了运输机站在训练场上。一动不动,据说站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流亡政府高层驾临,都没有动弹一下。

    高科技化?

    这些站得笔直的士兵身上,就套着一件‘迷’彩服,后背一把开刃战刀,一个背包之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了。什么传说中的夜光仪,战术板等等之类的东西都没有见到,就连自动步枪,手枪都没有一把。

    如果照下照片上传到网上,ps掉美军标志的话,估‘摸’着华夏网民会以为是抗战时候的大刀队。

    好吧。不管那些流亡政府高层心头如何嘀咕,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支步兵团之后的增援上了,毕竟这只是开始,之后老美应该派出更多更强力的部队来。

    嗯,这支步兵团在与流亡政府高层见面,“增强”了一下这些高层的信心之后,就迅速离开军事基地。前往国境线,准备投入到战场中。

    实际上,这支步兵团的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军。

    他们尽数由注‘射’了恶魔基因的士兵组成。

    由于恶魔基因对于人类的大脑伤害,使得这些士兵不管是记忆力还是学习能力方面都出现了大幅滑坡,他们的智商下降到了七岁儿童水平。

    简单来说,这样的变化反倒让六角大楼的高层欢喜无比,毫无疑问,这样的士兵才是真正的士兵啊。绝对服从命令,不会因为个人问题向上级提出种种要求,不会因为害怕反抗命令,不怕死等等一系列的优点,足以让所有的将军眼红。

    但这里面也有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那就是这些士兵的智商下降也就意味着美军之前的大多数武器,装备。他们都没使用了,教都教不会。

    因而,才会出现那些流亡政府高层见到的怪异模样。

    六角大楼高层们对于这些恶魔士兵的战斗力充满了信心,而这次借助捷克斯流亡政府的求援。正好将这些恶魔士兵投入战场进行试验,以便之后做出进一步的强化和改进。

    当然,至于这场与怪物之间的战争是否能够胜利,完全没有在六角大楼的视线范围内,毕竟就现在而言,夏威夷的黑‘色’光‘门’已经成为了悬在六角大楼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华夏在接到捷克斯流亡政府的正式请求后,不少人心头一阵大爽。

    尼玛,当初我们愿意主动帮助你们,你们却推辞不愿,好似我们要干什么一样,现在好了,没辙了就想到我们了?

    说实话,真要是想要出一口气的话,直接拒绝无疑是大快人心。

    但很多事情并不是出一口气就可以解决的。

    毕竟大家同在一个地球上,如果欧洲那边被打烂了,对于华夏这边的影响也不小。

    再说了,这次可是在欧洲竖立影响力的好机会。

    以往这种好事都是肌‘肉’男收到腰包里的,但现在,毫无疑问,肌‘肉’男有些体虚了。

    当捷克斯特使第一次与华夏高层会晤的时候,其要求遭到了委婉的拒绝。

    这个很显然,捷克斯政府现在都变成流亡政府了,这个影响力也太小了一点,在华夏看来,提出这个请求的应该是欧盟才对。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欧盟还撑得住,估‘摸’着这位特使要在华夏待上一段时间了。

    当然,华夏高层也没有闲着,通过神秘部‘门’向老君山提出了请求。

    做事,要将准备做在前面,一旦欧盟提出要求的话,那么华夏这边就要紧急增援,毕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情况就是岌岌可危了。

    老君山刚刚上任的观主明道接到这个请求,感觉有些头痛。

    嗯,自从上任后,明道一直比较头痛,以前师尊在任的时候,明道感觉观主这个职务似乎没有多少事情。

    但现在自己当上了观主,才知道,事情太多了。

    地球老君山本部这边的事情需要明道处理,异界青木山谷,特伦斯王国那边也需要明道处理,还有那个半位面里的事情同样如此,顺便还要处理一下建立在扎莫斯位面里的老君山分观,最后就是筹备海外分观的事情。

    当然这里面麻烦事最多的就算是筹备海外分观了。

    那位大富豪带着丹‘药’回去后,在几位老君山外‘门’执事,弟子的帮助下,治好儿子的绝症。一时间不由得狂喜,几乎就将几位执事,弟子视为再生父母了。

    之后,这位大富豪亲自陪同老君山弟子四处勘探,寻找建立海外分观的地点。

    最终选定了在澳大利亚内陆的一处沙漠附近。

    说实话,这位大富豪劝说了几次,愿意将自己最大的一个牧场捐献给老君山作为建立分观的地点。但那几位道童却看不上眼,非要在那沙漠附近。

    当然,沙漠附近的地盘只要没有矿藏,地价都是很低的。

    大富豪‘花’了不到一千万就将那一带尽数买下。

    不过想要将这一带建设起来,就不是一千万能够办到的事情了。

    首先这里没有水源,即便是修建起道观。就连人喝的水都需要从外面拉进来,另外这里除了沙子和蝎子也没有什么东西产出,光靠香客的香火,恐怕这分观里的人得饿死。

    但那几位老君山弟子却是信心十足,让大富豪看得有些疑‘惑’。

    大富豪并不在乎钱,就是担心这分观修好之后没有香火,到那时自己感觉内疚罢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那位大富豪不由得惊叹老君山的仙长果然是仙高强。

    明道由于事务太忙,脱不开身,便委托了羽元师叔郑羽梦前往主持道观的修建事宜。

    对于明道的这个决定,郑羽梦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虽说贾可道在得知其父母的担忧后,出手催发了一下郑羽梦的身体生长,时至今日,郑羽梦总算是长到了十八岁的模样。

    修道这么久,郑羽梦的心‘性’还是当初那样天真‘浪’漫。嗯,对于那些晚辈弟子来说,羽元师叔依然是那么恐怖。

    实际上,郑羽梦对于作‘弄’晚辈弟子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用郑羽梦的话来说,就是不好玩。

    前段时间。贾可道将郑羽梦招到身边检查了一番修为,这几天才将她给放回来。

    对于郑羽梦来说,在师尊身边那就是缩手缩尾,如同坐牢一样。

    贾可道倒未必约束了她。但贾可道现在的道行太高了,高得郑羽梦压根就看不到师尊的修为是个什么样子,只感觉待在师尊身边,什么小心思都被看得透彻,心头莫名就会压抑无比。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恐怕还不会放她回来。

    怎么说,郑羽梦也是贾可道最疼爱的关‘门’弟子,看着郑羽梦待在自己身边很不自在的样子,贾可道就是一阵苦笑。

    小时候,这丫头可粘人得很,现在长大了,却这个样子,真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可以想象,一个刚刚坐牢出来的人,听说自己可以出国旅游一番,心头会是多么快乐了。

    “这番过去,玄心几个就拜托小师叔管束了。”

    明道如此说道,心头却是默念‘玉’皇心印经,极力镇压那莫名出现的一丝丝颤动。

    这几年不见,小师叔竟然从小‘女’孩变成了大姑娘,光看其颜容就足以让人心头一片空白了。

    美,太美了。

    莫名之间,一段华美诗赋便涌上了明道心头。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不御

    此乃是曹植所著之洛神赋,而明道感觉用在小师叔身上却是再恰当不过了。

    想到这里,明道不由得心头一惊,急忙低头,但转即之间又感觉自己太过显于形迹了,因而索‘性’转头盯着自己‘门’下弟子,语气略微严厉:“玄心,你们几人此行随同小师祖去办事,凡事都要听从小师祖的吩咐,可明白?”

    “弟子等,自当遵从师命!”

    赵小卒几人不由得有些纳闷,师父之前还脸‘色’和蔼,咋么转眼就变得有些雷霆漫天了?

    “行啦,小明道。别摆出你那副臭架子,这事就‘交’给本师叔啦,你就放心好了,本师叔出马,保管将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来,给本师叔笑一个。”

    郑羽梦看到赵小卒几个在明道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由得嘴一抿,笑了起来,但说着话,下面的举动却让赵小卒几人急忙将头低了下来,心头扑通扑通直跳。

    原来,郑羽梦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两只雪白如‘玉’的小手就捏在了明道的脸上,一阵‘搓’‘揉’,将明道摆出几个怪相之后,方才放手。

    郑羽梦这个举动,顿时让明道脸上一阵发热。

    福生无量天尊,这小师叔去了师祖他老人家那里一趟之后,人长大了。可这‘性’格压根就没有半点变化啊,似乎更加变本加厉了。

    的确,明道现在怎么说也是老君山堂堂观主,道行炼气化神,放在什么地方都不是凡人,可偏偏郑羽梦还将明道当成小孩一样逗‘弄’,着实让明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道准确说起来,并不是考核进山的。其原本是个弃婴,孟‘挺’一次出山将他抱了回来,由于郑羽梦这个小师叔喜欢,就将其留在山里,算得上是年纪最小的道童了。

    后来,被孟‘挺’收为弟子,取道号明道。

    嗯。基本上明道从小到大都在郑羽梦的逗‘弄’下过来的,因而即便是观主,郑羽梦也敢捏他的脸。

    孟‘挺’这位大师兄见到了,也只能苦笑着摇头。

    “小师叔。时辰不早了,让弟子送您出山吧?”

    明道此时心头只想着将这位无无天的小师叔先送走,幸好这里是山顶大殿,没有其他人在,否则的话,自己的老脸可就丢尽了。

    “没意思,每次都这样,想将小师叔赶走啊。”

    郑羽梦撇了撇嘴,有些不太高兴。

    “弟子哪里敢啊,只是建设分观若没有小师叔坐镇的话,弟子担心出事,除了道行高深的小师叔,还有谁能够办到?”

    明道这时也顾不得观主这张脸了,一阵吹捧,将郑羽梦哄得眉开眼笑,终于点头愿意离开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郑羽梦需要去向各位师兄告别,按照郑羽梦的话来说,自己刚刚回来没几天又要出去,不给各位师兄打个招呼的话,那些师兄可是会伤心的。

    恐怕是各位师叔恨不得您老人家不回来吧?明道心头嘀咕,嘴上没敢说出来。

    趁着郑羽梦去给流青云等等师兄告别的时候,明道急忙将赵小卒等人拉到自己面前,一阵小声吩咐,对赵小卒等人介绍了这位小师叔的‘性’格等等方面。

    说实话,明道还真担心自己这几个弟子跟着郑羽梦出去,会不会被玩死,玩残。

    要知道,郑羽梦的‘性’格十分鲜明,谁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她的话,嘿嘿,你娃就要注意了。

    但偏偏这样貌似小气巴拉的‘性’格,师祖他老人家却说符合道自然什么什么的,让当时的明道一阵目瞪口呆。

    的确,这位小师叔当年正式入‘门’的时间并不比自己早太多,但其道行却是突飞猛进,没多久就追上了众多师叔,让人佩服不已。

    终于,郑羽梦完成了与众师兄的告别仪式,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腰间的乾坤袋回来了,里面装满了各位师兄赠送的礼物。

    当然,这些礼物未必就是威力强大的灵器,丹‘药’,符箓,但必定是作用效力比较古怪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拿来整蛊人比较方便好用的那种。

    嗯,由此说来,这些师兄对于郑羽梦倒是比较了解了。

    郑羽梦带着赵小卒几人下了老君山,这老君山上步行的规定乃是贾可道所制定的,就算是郑羽梦这样跳脱的‘性’子,也是不敢违背的。

    “你们愿意坐本师祖的飞剑,还是坐千步云过去?”

    郑羽梦看了看赵小卒这几个徒孙,微笑道。

    今天是赵小卒几人第一次见到这位羽元师祖,之前在山顶大殿的时候,赵小卒几人可不敢盯着郑羽梦看,最多也就是眼睛余光瞄一下,知道这位羽元师祖长得很美。

    现在正面一看,几人就愣住了。

    眉似弯月,明眸善睐,丹‘唇’微启。皓齿如‘玉’,面若桃‘花’,体若幽兰之芳,‘色’如娇嫩牡丹。

    赵小卒心头如牛皮大鼓敲动,脑海里只冒出一句话来: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倾城倾国之貌。

    “咋啦?没见过‘女’人?”

    郑羽梦这时坏坏的笑着。赵小卒几人顿时脸上一红,犹如抹了胭脂。

    “还请小师祖恕罪,弟子等愿意坐千步云。”

    赵小卒可不敢说是因为小师祖您老人家太美,我们都愣住了这些话,要知道,在之前师尊可是再三嘱咐过。小师祖最讨厌别人赞美她貌美什么的了。

    你赞美她道行高深什么的还好,若是赞美她貌美,嘿嘿,要不了多久,就知道什么叫苦头了。

    “哦,千步云啊,好吧。”

    郑羽梦倒没有想那么多。见赵小卒几人不接话,也没有继续下去,这倒不是她突然‘性’格转向了,而是突然有点想念师尊了,心头莫名有些难受罢了。

    赵小卒几人急忙取出一个千步云一并坐上,开始缓缓升空,而郑羽梦则是张口吐出一把银‘色’飞剑来,这把银‘色’飞剑飞速变大。转眼之间就变得巨大无比,犹如一块巨大的‘门’板悬浮在郑羽梦面前。

    赵小卒几人站在千步云上不由得目瞪口呆,要说小师祖有飞剑,这一点倒没有什么奇怪的,要知道为了防止剑修在老君山不至于失传,所有内‘门’弟子都是可以兼修飞剑的。

    赵小卒几人就兼修过飞剑,不过也就刚刚将剑胚凝结出来。想要释放飞剑还需要一段时间。

    兼修飞剑的弟子,在飞剑上自然没有专修飞剑的蔡银玲一脉厉害。

    不管是兼修飞剑,还是专修飞剑,这些飞剑都是以越小威力越大。通常情况下,这些飞剑是不会变大的,原因很简单,变大了的飞剑,力量就不凝练了,威力自然会小上很多。

    但就算是蔡银玲一脉的剑修弟子,拼命全力恐怕也没将这飞剑变大到这个程度,通常情况下,能够变大数倍就已经是极限了。

    但郑羽梦的飞剑居然能够变成十多个‘门’板大小,这已经超过了赵小卒等人对飞剑的印象。

    郑羽梦压根就不注意这些琐碎小事的,上了飞剑就躺了下来,然后打了个响指,飞剑随即便飞了出去,追在千步云后面。

    赵小卒几人面面相窥,这小师祖做事的确出乎人意料之外,就连飞剑都是这么有个‘性’。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证实了师尊所言非虚,小师祖的确随心所‘欲’啊。

    由于前往澳大利亚修建分观的事情并不算很紧,因而郑羽梦一行人的速度并不快。

    用郑羽梦的话来说就是,急什么急,那里反正有外‘门’弟子主持着,未必去得早了,那分观就能早点修起?

    “小玄子,你们吃葡萄么?”

    郑羽梦懒洋洋的躺在‘门’板飞剑上,眼睛半眯,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从一个果盘里拎出一串葡萄来,尝了几粒,又看了看旁边千步云上的赵小卒等人,似乎感觉吃独食有些不太好意思,随即便问道。

    小玄子这是在叫我么?

    “啊,小师祖,我们不饿。”

    赵小卒原本正在偷看这位小师祖,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虽说这中间辈分差了一大截,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赵小卒原本又不是太监,乃是气血方刚的年轻人,虽说心境还算稳固,但这位小师祖太美了,侧身躺在‘门’板飞剑上,那副娇弱无力的模样,美得让人无直视,也就只能偷看了。

    因而突然之间,郑羽梦问话,倒是将赵小卒给吓得心头‘乱’跳,急忙应道。

    “噗,尝尝水果啦,又不是请你们吃饭。”

    郑羽梦听到赵小卒回答的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不由得娇笑了起来,一时间‘花’枝‘乱’颤,差点让赵小卒几人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还也算得上道行高深之辈了,默念数句经文,将‘骚’动的心思强行镇压下去。

    “小玄子过来,替本师祖挡挡太阳。”

    郑羽梦看到众人模样,不由得嘿嘿一笑。

    “啊,好的。”

    赵小卒红着脸从千步云跳了过来,挡在郑羽梦前面,他现在脑子比较‘乱’,哪里注意到今天是‘阴’天,压根就没有太阳。

    …–6623+dpataioin+412396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