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帛了的打赏。

    简单来说,正常晋升恶魔公爵所吸收到的深渊气息如果以一百来计算的话,那么卡雷姆之前晋升时所吸收到的深渊气息大概就只有八十五左右。

    加上晋升为恶魔公爵之后,卡雷姆需要在城堡主塔内巩固力量,使得之后双方在三十七层面里爆发的大规模战争里,这两位恶魔公爵都没有出现过。

    在连番战争之后,两位恶魔公爵的地盘大致恢复到了五五的程度。

    也就是说那位兹比奥根公爵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化为了泡影。

    且不提三十七层面里杀得热火朝天,只说明道在请出白光葫芦将兹比奥根恶魔公爵干掉之后,顿时在场所有人一片欢呼。

    参加到这场大战里的可不仅仅只是老君山体系下面的人神妖,还有特伦斯公国的军队。

    当然,特伦斯公国的军队里有不少道兵,这些军队只能在外围帮着牵扯一下中高级恶魔,至于那些顶级恶魔以上层次的强大恶魔就只能由老君山里的人神妖来负责了。

    虽说那些普通军队战斗的地方距离魔法阵比较远,但那头从空间裂缝里挤出来的强大恶魔,却是极为醒目。

    而在兹比奥根恶魔公爵被白光葫芦镇杀之后,整个战场的局势就彻底倾向了老君山一方。

    上面最牛最残暴的老大都挂掉了,下面那些恶魔大督军,恶魔督军哪里还有继续奋战的勇气。

    尤其是明道释放了一道暴雨回春符后,从天上掉落下来的雨点中蕴含着无限生机。掉落地面便将那兹比奥根所形成的邪恶血沼一一化解,无数杂草从地下拼命生长出来,将沼泽地里的血污尽数吸收吞噬,使得那朝着四周蔓延的深渊气息变成了无源之水,没多久功夫。就被雨水尽数洗刷干净。

    到了这时,邪恶血沼被彻底破除,没有了适合自己的深渊环境,那些恶魔所受到的压制再度恢复,并且较之以前似乎压制得更为厉害了。

    恶魔大军崩溃,恶魔朝着四周逃窜。不少三代,四代弟子与那些妖怪一起跟在恶魔后面痛打落水狗,至于特伦斯公国的军队更是士气高昂。

    “终于结束了。”

    在三代弟子里地位较高的几人聚集在明道身边,不由得轻叹道。

    明道点了点头,随后吩咐了几句。安排了几位师弟负责战场收尾的事情,自己则是朝着青木山谷返回。

    对于恶魔大军出现的变化,人类联军那边很快就得知了消息。

    嗯,实际上,从最初开始,人类联军就派出了几位盗王潜伏在恶魔大军附近侦查情况。

    这些盗王乃是盗贼职业者里最为强大的强者。

    当然,他们在最初也被明道一行人给发现了,但明道等人并没有将他们给驱走。

    他们要看就看好了。明道正好借此给人类联军展现一下己方的实力,免得那些人类联军生出一些不必要的心思来,那样的话。会产生一些麻烦。

    那几位盗王精准无比的将信息带了回去,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诉说的时候,脸色有些发青发白。

    没法,盗王虽说与教皇,剑圣乃是一个等级的强者,但他们偏向于隐藏自身。偷袭敌人,很少与敌人正面作战。

    而盗贼这类职业者最不喜欢对战的对象就是恶魔。巨龙这类肉身强悍无比的存在了。

    毫无疑问,像兹比奥根这样的恶魔公爵。更是盗王害怕的对手。

    那可是一位恶魔公爵的真身,虽说被夹在了空间裂缝之中,但对于这样的强大存在来说,对于实力的发挥是没有半点影响的。

    区区一个小小散发出白光的东西,一瞬间便将一头恶魔公爵给干掉了!

    这样的事情,即便那几位盗王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但心头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要知道,一位恶魔公爵的真身想要干掉盗王这样的强者,大致也就是一两巴掌的事情,毕竟盗王的实力并不体现在肉身的强悍上。

    总之,这几位盗王的确被明道的表现给吓住了。

    在得到盗王带回来的信息后,人类联军里的高层不由得面面相窥,尤其是几位教皇陛下,脸色都不太好看。

    之前的事情,他们想得太简单了一点,原本以为区区一个崛起不到百年的新神能够有什么样的势力。

    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会这样强大,其麾下一个强者就能够斩杀恶魔公爵的真身!

    对于恶魔公爵真身的陨落,在经过数次神术探查之后,已经得出了结果,的确陨落了。

    再加上恶魔大军尽数覆灭,如此一来,对方的实力和势力有多么强大就不得而知了。

    在商议了很久之后,人类联军高层不得不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做出的决定。

    在丰饶、晨曦两大神系即将对异族神系开战的当头,任何一位教皇都承担不起引发人族内战的责任。

    之前就说过了,人族诸神里还有不少游离在两大神系之外,这些神明的眼睛可是死死盯住了人类联军的一举一动。

    俗话说得好,兔死狐哀,物伤其类。

    人类联军真要是胆敢对特伦斯公国动手的话,恐怕反而会逼迫那些神明的教会联合起来对抗。

    再说了,面对一个能够将恶魔大军尽数歼灭的教会势力,人类联军也不敢冒着两败俱伤的风险去干点什么。

    当然,在这一带留下一些军队,以防止魔灾复燃的理由驻防也是必须的事情。

    嗯,实际上,谁都知道,这真正的理由是盯着特伦斯公国罢了。

    反观特伦斯公国这边。这场规模空前的胜战结束后,好处简直无法用文字来描述。

    经此一役,特伦斯公国的地盘迅速扩张,之前魔灾泛滥的数个国家里,有一半领土被特伦斯公国的军队占领。

    至此。特伦斯公国的领地面积也超过了立米迪王国昔日领土甚多,因而在一个月后,特伦斯公国正式更名为特伦斯王国,而特伦斯大公也由此在土地神的祝福下加冕为国王。

    剩下的一半领土则是作为战利品被参战人类诸国瓜分。

    至于那些被恶魔逼得逃离国土的王室成员,也就没法回去了,还好。公爵以下的爵位,在其它国家也是受到承认的,只不过没有领地罢了。

    说到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在老君山镇守的孟挺这天得到了秘密部门联络员请求会面的消息。

    孟挺原本打算等明道回来,便将老君山观主之位交到明道手上。自己则从众多世俗凡事里解脱出来,追随师尊寻求大道。

    没想到,临到最后,都还有俗事缠上自己,孟挺因而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随即便答应了这个请求,并前往老君观会面。

    老君山现在主要是几位外门执事在打理,他们在修道一途上的潜力已经被榨干。再怎么修行,也就这个样子了,最高者也不过炼精化气中层中期。想要继续提升都没有了办法,因而便将兴趣转向了其它方面,正好替老君山打理一些与世俗有关的事情。

    要说这几位外门执事在老君山内部,算不了什么大人物,但在外面,世俗层面上。却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现在谁不知道老君山里都是一群神仙,不管有没有门路。什么勘察风水,消灾解难。红白喜事等等业务都往老君观飞来。

    当然,寻常事务,都是由那些道童出面处理,也算是给老君山增加一点收入。

    虽说出售符箓,丹药,法器都很赚,但现在随着老君山道童,嫡传弟子的实力整体提升,这些东西的产出反倒是减少了。

    要知道,不管是制作符箓,丹药,法器都需要消耗时间,精力,而随着道行的提升,不管是道童还是嫡传弟子更愿意将精力投入到清修之中,至于符箓,丹药,法器以练习为主,要么就是花费较多精力和时间制作精品,以备自用。

    而自用的精品,自然是不可能出售的。

    另外老君山的整体开支实际上不小,别的不说,光是各种材料,饮食,家人开支等等加起来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因而各种寻常道观的业务,老君观也是要承接的。

    不管怎么说,那几位外门执事在世俗里的地位的确很高,实际上,就算是在老君观执役的道童,那些跑来烧香拜神,请人看风水的家伙,都是无比敬畏。

    没法,在凡人眼里,只要与超自然能力联系在一起的存在,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对象。

    孟挺要去老君观,此时一位特意慕名从海外赶来的华裔大富豪正在大殿之中烧香许愿,突然之间就见到引领自己进来的几位道长低声交谈了几句,随后除一位道长留下,其余的道长则急冲冲的离开了大殿。

    大富豪不由得有些惊异,按说像自己这样出手大方的香客,在任何道观里都是热情接待,当然这也不是说老君观不热情,问题是香客还在殿中许愿,这道长就走得只剩下一个了,未免有些怪异。

    心头存了事情,这位大富豪便匆匆许完愿,上了香,之后便拉着那位道长询问了起来:“空明道长,莫非观中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位道长倒是有些心神不宁,但这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因而便笑道:“本派掌门观主驾临,师兄弟们都去迎接了。”

    这个道士说话倒是有些蹊跷,又是掌门,又是观主,当然,这倒不怪他,老君山就这事都没有一个完善的称呼,内门之中称呼孟挺为观主,而外门之中,道童们有称呼掌门的,有称呼观主的,更有称呼山主的,总之,颇有点五花八门的感觉。

    在比较早之前,孟挺上位不久之后,性格较为严谨的流青云就提议将对观主的称呼统一起来,但却被孟挺给拒绝了。

    在孟挺看来。这称呼观主也好,称呼掌门也好,仅仅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不用过于严谨要求,道门讲究道法自然。虽说不说完全随心所欲,但在称呼上计较,就落了下层。

    当然,这道士说得含糊,那大富豪倒是听得明白。

    他可不是那些对老君山一知半解的寻常香客,愚夫蠢妇。在回来之前,这位大富豪耳里就被好友灌输了不少与老君山有关的传说故事,之后由于好奇,便仔细了解了一下。

    给大富豪的感觉就是,这个老君观如果不是一个惊天骗局的话。那么就是有着天大的本事。

    前段时间,由于大富豪独子得了一种怪病,眼见不治,这大富豪哪里还顾得上这是不是骗局,病急乱投医,就急冲冲来到了老君观。

    对于大富豪来说,这老君观里就算有真本事的人,也应该是观主之流。因而听得那被称为神仙人物的观主来了,也顾不得与这道士多说,急忙转身出殿。就追着那几位道士而去,在其身后一群保镖,秘书不由得目瞪口呆,但转即之后也不得不跟上。

    得知观主即将驾临,老君观内从外门执事到到道童除了有业务的尽数聚集在观门外,准备迎接观主。

    至于那些准备进观烧香拜神的香客。也被拦在了外面,那大富豪过来自然也没可能过去。

    当然。这大富豪也知道,人家道观摆出了这样架势。自己过去的话无异于搅和了,反倒是得罪了对方,因而便站在围观的香客人群里,远远观看。

    没多久,远处天上一片白云飞来,临近老君观上空之后,便缓缓落下,其上站着一位身穿玄色八卦道袍的年轻人,咋一看,感觉对方面白无须,没有什么气势,但之后越看越是仙风道骨。

    要说以孟挺的道行,这替步之物,要也可,不要也可,不过孟挺已经习惯了这替步之物,喜欢这慢悠悠在天上飞行。

    见到白云落下,聚集在观门外,排成几列的外门执事,道童便齐齐朝着白云行了一礼,口称弟子拜见观主。

    “都是本门弟子,不必多礼。”

    孟挺轻轻一笑,迈步下了白云,那白云随后缩小化为一团,巴掌大小,消失在孟挺腰间。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道观外面还是道观里面的围观香客一个个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要说大家之所以到这老君观来烧香拜神,多数还是靠了这老君观的名气。

    不管怎么说,老君观现在华夏境内,基本上是与少林宝刹这样的千年佛寺齐名的。

    在网上更有网友开玩笑似的列了一些话语出来,什么东少林,西老君等等之类。

    而到了老君观,看那些道士的模样,精气神倒是挺足的,不过也没见到什么神异的地方。

    但现在不同了,这位道长竟然架着白云从天而降,这不是神仙还是什么?

    至于什么魔术,幻术等等之类的猜想如果说出来的话,恐怕立马会被这些香客喷得一脸盐汽水。

    魔术?你来试试?

    一些较为激动的香客当即便扑了上来,企图沾沾仙气,但却被一层柔软的气罩当在了外面,求而不得之后,这些香客便跪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词,完全就是将孟挺当成了显世的神祗来膜拜,嘴里吐出的自然是升官发财,求取平安等等之类的愿望。

    对于这样的情况,孟挺早就习惯了,当然,即便是如此,孟挺也没打算改改这乘坐白云从天而降的习惯。

    还是那句话,道法自然,如果就这点小事便改变了自己的习惯,那么自己修道就真的白修了。

    孟挺在众多道童环绕下迈步进入观门之后,那大富豪顿时从痴呆中惊醒了过来,他感觉自己儿子的病有希望了,犹豫片刻之后,就完全不顾大富豪的形象,朝着孟挺跑去,然后扑通一声,推金山倒玉柱就跪了下去。

    嗯,在这位大富豪跪下之前就有道童出手了,双手轻轻一托,大富豪就惊异的发现自己跪在了半空中,怎么也落不了地面。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大富豪开始大嚎了起来,鼻涕眼泪流得一脸都是,口中就一个请求。请神仙大发慈悲,救救自己儿子。

    要说这样的事情,孟挺平时都不管的,要管也是那些外门道童,执事出手,毕竟孟挺哪里有那么多事情来管这等小事。

    不过今天怪了。孟挺停下脚步,看了那大富豪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随手取出一个陶瓷小瓶,递给身边一位执事低语数声。之后,孟挺也不再停留,朝着道观会客室缓步走去。

    孟挺进了会客室,那位执事则拿着陶瓷小瓶来到那还在嚎啕的大富豪面前,笑道:“善人,不用哭了。”

    那大富豪也不是傻子,最初是真情流露,担心儿子。现在嘛自然是有些做戏了,因而见到执事过来也就不再哭了,毕竟堂堂数百亿身家的大富豪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也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

    不过,大富豪却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这位执事,时不时在陶瓷小瓶上瞅上一眼。

    “观主说了,看你诚心,特赐给你一瓶小九转还魂丹,内有三粒丹药。服用三次,即可药到根除。”

    执事一边让道童们去疏导围观的香客。一边朝着大富豪缓缓说道。

    听到这里,大富豪几乎都有一种扑上去抢夺小瓶的冲动了。还好,在商场纵横这些年,让他知道,冲动就是魔鬼,因而克制了这种冲动。

    “万物皆有规律可循,是为大道,你儿子虽说为小人所害,但命里原本有此一劫,丹药救人,可一,可二,不可三啊。”

    见到大富豪冷静了下来,执事方才继续缓缓说道。

    一听此言,大富豪就有些愣了,但转即之后便苦苦哀求道:“还请道长救救!我愿意给贵观捐赠一千万美金,不!两千万美金!”

    执事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之前善人捐赠给本观的香火已经足够,不过。”

    说到这里,执事微微一顿,大富豪也没有出声打断,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就是不知道救自己儿子需要什么代价。

    说实话,真要是能够将事情解决掉,别说两千万美金,就算是两亿美金,都不算什么问题。

    相对于保住自己儿子,这点钱真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位大富豪在商场呆久了,做事总想讨价还价,因而将价格说得低了点,当然就自己出口之后,大富豪就有些后悔了,生怕对方不满,从而不愿意尽心尽力的解决此事,那样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不过,若是善人愿意帮本观一个忙的话,那么本观愿意将此事完全解决。”

    外门执事说的话,很明确,这所谓的完全解决并不仅仅只是将大富豪儿子治好,还有负责之后一系列的事情。

    毕竟这事由小人作祟而起,一事不成,对方必定再行出招,而下一次是否有这样的好运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这一点,大富豪自然是心知肚明,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立马点头应允,至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问上一句。

    当然,如果换成一个老江湖的话,必定会认为这大富豪没有诚意。

    但这位执事也不会去多想,毕竟答应了老君山的事情而不去兑现的话,这后果恐怕比较严重。

    说白了,这也是孟挺突然之间想了起来。

    每年都有不少道童通过考核进入老君山,虽说现在老君山还没有到人满为患的地步,但可以想象,这种情况要不了几年就会出现了。

    而就目前来说,老君山整体一共有几个部分,老君山的十多个山头能够容纳不少道童,装满又不显拥挤的话,大概能够装五千多道童,而老君观这里最多一百人,异界青木山谷不超过五百人,并且那里是不少道童做任务的地方,也没可能多装。

    还有就是明道去扎莫斯位面创建的分观,据说规模不小,传奇法师吉比斯特意划出了一个岛屿给明道作为建立道观的基地,除掉道观必须的药田,田地等等面积,大概能够装三千人。(未完待续)

第五百一十四章 开抢    ps:(ps:看海盟主说小猪这段时间更新的很不给力,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的?不过,不管诸位兄弟姐妹怎么说,小猪今天也爆发一把,诸位书友可不要吝啬推荐票,月票之类的各种票子,尽管砸过来鼓励一下小猪吧!)

    抢神位,这确实是个相当让人心动的诱惑,唐楚阳绝对有理由相信,在五行大陆这么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哪怕是再善良的修士,在具备了他这样的条件后,都会毫不犹豫地干他娘的!

    干他娘的!

    唐楚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想要夺神位,首先得确定觜火猴的神职是否已经转移到别的天神身上,验证这一点对于其他修士或许很难,但对于极其熟悉上四界的唐楚阳来说。¢£

    不要太简单啊……

    想到就做,从来都是唐楚阳的行为准则,反正神殿内外的天神残魂都已经被清楚,有一百多尊被控制的天神残魂,加上仓窨和琊熙两尊半神保护,唐楚阳根本不用顾虑自身安全的问题。

    “大哥大嫂,麻烦您二位给小弟护法,我需要用神核确定一件事情,若此事可行的话,对咱们的好处绝对难以估量!”

    仓窨和琊熙闻言,本能地点了点头,从唐楚阳开始教导他二人炼器技巧开始,两人几乎已经习惯了唐楚阳的吩咐,不过仓窨看到唐楚阳比划了一下神核,突然反应过来一般,震惊道:

    “什么好处?兄弟,你不会知道如何使用神核吧?”

    我不但知道如何使用它。还知道如何吞掉它呢!这话唐楚阳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不是不想告诉仓窨他有多大本事。唐楚阳只是怕‘抢神位’这三个字吓到这个粗鲁的虎头人而已。

    “嗯,小弟曾在一本很古老的典籍上看到一些秘法。其中就有专门针对神核的,不论那些秘法是否属实,试一下总不会有多大损失,若是真的,咱们可就发达了!”

    唐楚阳的表情无所谓中又带着一点点期待中的兴奋,这表情完全是做给仓窨夫妻看的,不然,他还真想不出更加恰当的能让仓窨和琊熙接受的理由。

    “哦?五行大陆竟然还有此等秘法流传?我们虎族倒也有如何利用神核的秘法,可惜族灭之时我们尚且年幼。未曾得到族内祭祀传授秘法,说起来,也颇为遗憾……”

    琊熙虽然同样是虎头人身的模样,但她的声音却颇为优雅,如果只听琊熙说话,唐楚阳觉得她更像一名身份尊贵的皇朝公主。

    不过以琊熙如今的实力,比起五行大陆最强大皇朝的公主,怕也要超过千百倍,半神。几乎是每个势力追求的高端战力,尤其是像琊熙这样的半神族,无论到哪里效力都会得到最高级别的待遇。

    “虎族不愧是远古亚神族之一,底蕴之雄厚。现如今的八大隐族根本无法和大哥大嫂的族群比拟!”

    唐楚阳很识趣地拍了个不大不小的马屁,嘴巴虽甜,却只换来的琊熙的大白眼。在琊熙和仓窨夫妻二人眼中,以唐楚阳恐怖的成长潜力。完全没有必要来拍他们两个的马屁。

    “好了,我要开始了!”

    闲扯完毕。唐楚阳嬉皮笑脸的面色突然变得郑重无比,开玩笑的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得意忘形,但到了做正事的时候,唐楚阳就会在第一时间让自己全神贯注,进入最为专注的状态。

    将神核握在手中,唐楚阳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意沉丹田,瞬时便将意识转移到了识海当中,狂奔河流一般汹涌的真元和元神精华在识海里泾渭分明,和不侵犯。

    想要确定觜火猴神职是否还空缺着,办法其实很简单,唐楚阳只要在识海构建觜火猴的形象,亲自联系一下这位损落的火部正神之一,便知道他的神职还在不在了。

    天庭火部虽然拥有足足五位正神,但每一位正神所辖职权各有不同,修士通过专门的咒诀和法印,便能通过构建真身的方式来联系上这五位火部正神。

    低沉却给人以洪亮之感的咒语自唐楚阳口中缓慢吐出,他的识海里之内,觜火猴的真身形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了起来,如今的唐楚阳已经今非昔比。

    尽管觜火猴身为火部正神,但他也只是被列到了六阶守护神这个层次而已,唐楚阳此时构建觜火猴真身,本就是契合了他的境界和修为,因此构建真身的过程极为顺畅,没有半分意外发生。

    验证觜火猴神职是否还在的事情非常简单,快速的让唐楚阳这个满心担忧的人有些不敢置信,他刚刚在识海里把觜火猴的真身给凝聚出来,金光闪闪的真身便瞬息崩散开来,消失得无影无踪!

    发生这样的事情,只会是一种可能,那便是觜火猴确实已经损落了。

    同时,在觜火猴的真身崩散之后,唐楚阳握在手中的神核却突然耀出刺目的火光,一丝丝微弱,但却坚韧得让人根本无法忽视的身为绵延不绝地从中释放了出来。

    “这是?最纯正的三昧真火?!”

    火部五正神掌握得最厉害的火焰,便是传说中的三昧火焰,既然此焰依然存留在神核当中,那便说明,觜火猴虽然损落了,但他神职却并未转赐给其他天神!

    “天助我也!!!”

    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唐楚阳激动兴奋得差点忍不住跳起来,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在没有真正夺取到觜火猴的火神神职之前就得意,高兴的未免有些太早了。

    手中神核散发出强大神威的瞬间,唐楚阳便自然而然地明悟了如何抢夺神职,之间他眉心突然裂开一条三寸上的创口,以后一直金色的瞳孔从中显现。

    金色瞳孔显现的刹那,一道拇指粗细的金光便自瞳孔中喷出,直直打在唐楚阳手中的香炉一样的神核上,随后整个神殿陡然挂起可怖无比的灵气风暴。

    其威力之凶残,让仓窨和琊熙这两尊实力暴涨的半神,都不得不面色巨变地开启了最强防御手段,一脸吃惊地看着入定中的唐楚阳,则突然飙起来的元气风暴太可怕了。

    尤其是风暴中蕴含的强大天神意志,竟压迫得仓窨和琊熙不断后退,如同看上帝一样看着闭目静坐的唐楚阳,简直不敢相信这位人类小兄弟的身上,居然能够散发出如此可怖的神威!

    “这分明是天神的威压,他,他是如何做到的?!”

    感受着身上那股强大到让人绝望的恐怖威压,仓窨和琊熙第一次感觉到了他们和天神之间的差距,同时也有些惭愧于本身的自满之情,但让两人更加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