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ps:感谢书友1凡人迷1的588打赏,感谢书友水晶坠、后时代vb的打赏。

    顿时那位原本趾高气昂的帕多拉斯侯爵,绝望的吼叫了起来:“不!”

    但就这个不字,也就吐出半个,随后帕多拉斯侯爵就好似一座松散的沙堆在狂风下,骤然崩溃,化为无数颗粒消失在空中。

    随着这帕多拉斯侯爵的消散,黑雾尽数消散,那只眼睛也随即缓缓闭上消失。

    看到这一幕,所有恶魔连大口都不敢出一口,直到那股威压感尽数消失之后,这些恶魔方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在这里绝大部分的恶魔都是第一次见到深渊意识降临,因而表现也比较夸张。

    但即便是如此,那些恶魔侯爵在深渊意识消退的第一时间里,便大声嚎叫起来,驱使着自己麾下恶魔大军朝着公爵城堡涌去。

    这些恶魔侯爵知道,那个偷偷进入公爵城堡的家伙,没有被深渊意识认可,神形俱灭了。

    但这个扑街佬却给它们指出了一条明路,那就是直接冲入城堡之中,激发深渊意识降临,从而夺得恶魔公爵宝座!

    当然,那位恶魔侯爵为什么没有被深渊意识所认可的原因,却被这些恶魔侯爵给忽视了。

    顿时城堡之外,杀声再度响起,一头头恶魔拼命朝着城堡涌去,任何一头恶魔冲上城墙的时候,都会受到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类法术攻击。

    到了这时,一头头恶魔的眼睛都红了。

    它们并不是真的为了自己的上级恶魔侯爵而战,而是企图获得那几乎不可能获得的力量!

    毕竟这深渊意识的降临。只要进入主塔就能够触发,这一点已经被那位不幸变成灰灰的恶魔侯爵演示过一遍了。

    因而,即便是最为弱小的巴布魔,此时也奋勇向前。

    嗯,在这个战场上是没可能看到小怯魔这样低等恶魔的。最次的就是巴布魔。

    当然,如果不是城堡内禁止瞬移,高等传送等等类法术使用的话,恐怕此时的公爵城堡里已经是恶魔为患了。

    但即便是这样混乱的局面里,那些恶魔侯爵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一头本体为库仑魔的恶魔侯爵一棍子将挤在城墙上的数十头恶魔砸成肉饼后,顶着无数类法术。就大步跨过城堡,冲入城堡之中。

    其它恶魔侯爵的眼睛此时都红得可怕了,但这位库仑魔本体的恶魔侯爵不论是法术抗性还是物理抗性都强悍得可怕,就算是一位巴托炎魔本体的恶魔侯爵所释放出的内爆术,在其身上都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也就是让其身体摇晃了一下,但下一刻,这头恶魔侯爵拉开了主塔大门,一头撞了进去。

    随着大门被那头恶魔侯爵关上,冲入城堡之中的恶魔,不管是恶魔侯爵,伯爵,子爵。还是普通的顶级恶魔乃至于那些企图浑水摸鱼的中高级恶魔,都好似炸了窝的蚂蚁,拼命朝着城墙之外冲去。

    转眼之间。黑雾汇聚,一股威势落下,凡还在城墙之内的恶魔,身体顿时定住,一股黑雾落下顺势一扫,这些恶魔随即便剥皮离肉。化为一堆骨架散落下来。

    那头库仑魔本体的恶魔侯爵兴奋无比的被一股黑雾吸了上去。

    这次,深渊意识降临的速度较之之前就要慢上一点了。那只漆黑无比的眼睛睁开,轻轻看了库仑魔本体侯爵一眼。一个声音再度在恶魔灵魂深处响起:“不认可!”

    嘭,恶魔侯爵随即身体崩溃消散,深渊意识退散。

    到了这时,那些恶魔侯爵都有些傻眼了。

    要说一次不认可也就罢了,毕竟这深渊意识也不是百分之百认可的,但连续两次不认可,就算是傻子,疯子,恐怕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了。

    继续抢城堡?

    很显然,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下一头恶魔进入,照样是找死。

    该怎么办?

    嗯,这些恶魔侯爵可没有那么冷静的头脑来慢慢思考,转眼之后,杀声再起。

    而这一次,却没有恶魔侯爵朝着城墙内冲去了,它们再度混战了起来。

    那些恶魔侯爵之间也开始做对单挑,很显然,在干翻所有敌人之前,深渊意识是不认可的。

    当然,这些恶魔侯爵在单挑的同时,也没有将注意力从城墙上离开,任何企图进入城墙的恶魔都会在第一时间受到那些恶魔侯爵的围杀!

    毕竟,谁知道,下一头恶魔进入主塔后,深渊意识会不会发疯似的认可?

    要知道深渊意识可是邪恶,混乱的聚合具现化。

    在公爵城堡外爆发的这场混战足足进行了三天三夜。

    这样长的时间,那位龟缩在三十七层面偏远地带的恶魔公爵奥沙逊大人也明白了过来。

    将自己撵得好似一条狗的兹比奥根挂了!

    彻底陨落了!

    这位奥沙逊恶魔公爵大人就算是脑子再不好使,这个时候也明白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反攻!全线反攻!

    当然,兹比奥根是怎么挂掉的,这位奥沙逊恶魔公爵大人没能探查明白,因而为了防止是那位兹比奥根公爵大人下的套,奥沙逊恶魔公爵并没有离开自己的城堡,而是驱使着自己手下硕果仅存的几位恶魔侯爵,十多位恶魔伯爵聚军一处,朝着兹比奥根公爵一方的地盘扑去。

    毫无疑问,由于大多数恶魔贵族都去了公爵城堡,争夺那一线成为恶魔公爵的机会,使得与奥沙逊恶魔公爵地盘这边相邻的城堡里都没有主人镇守,因而奥沙逊这边杀过来的时候,可谓是势如破竹。

    一个月时间不到,奥沙逊手下这帮恶魔贵族就攻占了三十七层面接近五成的地盘。

    也就是说。由于兹比奥根公爵的陨落,使得三十七层面的局面就快要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

    当然,此时兹比奥根公爵城堡这边的混战也接近了尾声,一头本体为吞噬暴君的恶魔侯爵异军突起,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让大半的恶魔侯爵聚集在一起。

    之后,这位恶魔侯爵从地面突出,一口将这些竞争对手给吞了进去。

    要知道吞噬暴君乃是由魔蛆、魔蚯蚓、恶魔地龙、吞噬者一路进化上来的,其吞噬天赋厉害无比,腹中犹如熔炉一般,即便是钢铁吞下。也能够在瞬间消化得一干二净。

    说白了,这头吞噬暴君就是一个蛇形的长圆柱,在其前后两端都长着一张菊花状的巨口,里面布满了无数锋锐利齿,任何东西被吞进去后。都会被那些利齿撕扯粉碎。

    并且其在张口的时候,其身体能够疾速缩短,使得巨口直径拉伸扩大到整个身体的长度,这可要比蛇类的嘴巴厉害太多了。

    可那些恶魔侯爵也不是吃素的,这一口将八名恶魔侯爵吞入腹中,本体为吞噬暴君的恶魔侯爵也没可能将它们给尽数消化,最多半个时辰,那些恶魔侯爵就能够破腹而出。到那时,这头本体为吞噬暴君的恶魔侯爵必死无疑。

    但这头吞噬暴君侯爵却是找准了机会,在一口吞下这些恶魔侯爵之后。便朝着城堡直冲而去,即便是剩下的恶魔侯爵朝它不断发动攻击,这头吞噬暴君侯爵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因而等到这头吞噬暴君侯爵越过城墙抵达城堡主塔的时候,其长达四百多米的庞大躯体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于透过露出的肉膜都能够看到里面正在挣扎反击的恶魔侯爵。

    但这些恶魔侯爵的挣扎反击此时也无用了,这头吞噬暴君侯爵一头便撞入到主塔之中。惊得追来的恶魔侯爵尽数飞速逃走。

    与之前那两头恶魔侯爵进入主塔一般无异,片刻之后。在城堡上空,无数黑雾聚集。一只巨大的漆黑眼睛迅速睁开,盯在了被黑雾席卷上去的吞噬暴君侯爵身上。

    退出城堡的恶魔侯爵们不由为这头吞噬暴君侯爵的狡狯在心头大骂出声。

    这头吞噬暴君侯爵太狡诈了!

    随着深渊意识的降临,如果吞噬暴君侯爵成功被认可,晋升为恶魔公爵的话,那么被它吞下肚子的那些恶魔侯爵自然没可能反抗了。

    但若是吞噬暴君侯爵没有被深渊意识认可,失败了的话,呵呵,那些被吞下肚子的恶魔侯爵也只能跟着吞噬暴君侯爵一并被深渊意识抹杀。

    这深渊意识对于没有被认可的恶魔,是没可能有半点手软的。

    “认可!”

    在恶魔侯爵们心头一个劲的叫着失败的时候,那只漆黑眼睛盯着吞噬暴君侯爵那有些残破的身体看了数息之后,一个从恶魔灵魂深处响起的声音让恶魔侯爵们不由得脸色大变。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无数深渊气息黑雾之中涌出,犹如瀑布一般,灌入吞噬暴君侯爵体内,这些深渊气息与深渊位面里寻常可见的深渊气息完全不一样,极度凝练,落下之时,甚至于带出了呼呼风声。

    顿时那吞噬暴君侯爵身上的伤势迅速恢复,转眼之间便恢复如初,并且它身上的气势也不断高涨。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如同瀑布一般落下的深渊气息越来越凝实,到了后面,甚至凝结如水!

    吞噬暴君侯爵完全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不断提升,它此时几乎都有了一种错觉,整个深渊位面都被自己踏在脚下!

    那深渊意识降临快,离开也快,在那深渊气息停止落下之后,漆黑眼睛片刻之后就自行崩溃,满天黑雾也随着狂风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是卡雷姆公爵!”

    那头吞噬暴君兴奋无比的在空中摇晃着身体,发出震天的吼叫声。

    的确,在获得深渊意识承认认可好之后,这头吞噬暴君就从恶魔侯爵提升到了恶魔公爵。

    而恶魔公爵的实力较之恶魔侯爵就要强出太多了。

    在这头吞噬暴君的面前,凡是在场的恶魔都无法生出任何反抗之心。

    实际上,一头恶魔公爵在刚刚晋升之时。其实力是最强大的,此时它的体内还残留着一丝深渊意识。

    这头名为卡雷姆的吞噬暴君,恶魔公爵将身体轻轻一晃,随即犹如一条巨蛇朝着下面扑去,巨口张开。猛力一吸,数头恶魔侯爵再也无法稳住身体,好似风筝一样朝着卡雷姆口中投去。

    “咕咚!”

    几头恶魔侯爵转眼之间便被卡雷姆吞了下去,传来轻微的落水声。

    而剩下的几头恶魔侯爵此时已是全身发抖,但却无法抵挡卡雷姆散发出来的威势,压根就无法逃走。

    恶魔血脉天生就有着服从高级血脉。更强大力量的本能,因而即便卡雷姆随意吞噬这些恶魔侯爵,这些恶魔侯爵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至少,这个时候,它们没有反抗的力量。

    卡雷姆是不会将这些恶魔侯爵留下的。

    简单来说。这与一头雄狮子在赶跑了狮群的狮王后,会将那些小狮子干掉一样。

    这些恶魔侯爵都是前任恶魔公爵兹比奥根的后裔,从恶魔的血脉等级上来说,这些恶魔侯爵与卡雷姆是一个等级。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卡雷姆现在是恶魔公爵,体内还残留着一丝深渊意识的话,恐怕这些恶魔侯爵早就起身逃命去了。

    无疑,这会给卡雷姆带来很多麻烦。

    倒不如将这些恶魔侯爵干掉。自己多加把劲,生出一些崽子来替代。

    至于那些恶魔伯爵,卡雷姆倒没有杀戮的。毕竟三十七层面那么大的领土面积需要恶魔领主来统治的,卡雷姆就算是再强悍,也不可能一个人统治这么的土地。

    就在卡雷姆刚刚将最后一头恶魔侯爵吞入肚子的时候,远处一点红光不断闪烁了起来。

    卡雷姆打了个饱嗝,在看到那点不断闪烁的红光后,身上那原本平息下去的气息就随即升腾变得暴虐起来。

    或许在寻常的恶魔眼里。那点不断闪烁的红光就是红光罢了,但卡雷姆作为恶魔公爵。却能够轻易看见那点红光实际上乃是一位强大恶魔正在连续不断的使用高等传送术。

    嗯,高等传送术这种能够跨越一段距离的空间类法术。是需要时间来恢复。

    大多数的顶级恶魔在使用高等传送术后,需要数息时间等待,才能够使用下一次高等传送术。

    恶魔伯爵以下的恶魔领主在使用这个类法术能力后,至少需要半秒的休息。

    毫无疑问,那头正连续不断使用高等传送术的恶魔,其实力不会低于一位恶魔伯爵,甚至于更高。

    卡雷姆看到这一幕,很快就暴怒了。

    在自己面前连续不断使用高等传送术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被自己吞下肚子消化!

    因而卡雷姆随即便飞射了出去,刚刚闭合不久的巨口再度张开。

    前后不到五秒时间,这头吞噬暴君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饼,张开的巨口占据了整个圆饼的正面和背面,也就是说,此时的吞噬暴君已经变成了一张巨口。

    “呼!”

    卡雷姆朝着那头不断瞬移靠近的恶魔便是张口一吸。

    顿时那头正在不断用高等传送术赶路的强大恶魔,再也无法释放出高等传送术,就好似一枚石子朝着巨口里投入。

    但就在卡雷姆快要将那石子吞下的同时,卡雷姆就感觉嘴巴里一痛,随即一头火焰从口中冲了出去,顺便将卡雷姆的牙齿带出去上百枚。

    卡雷姆顿时痛得发出震天嚎叫,但那团火焰也没能落得好,被卡雷姆一口绿液喷中,顿时火焰消散,显出一头巴托炎魔来。

    一看到这头巴托炎魔,卡雷姆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这头巴托炎魔可不是寻常的巴托炎魔,它便是对抗了兹比奥根超过十万年的奥沙逊恶魔公爵!

    奥沙逊来势凶猛,因而在卡雷姆发现这头巴托炎魔赶到之后,身体微微一哆嗦,当然卡雷姆倒不至于尿裤子,但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奥沙逊在三十七层面太出名了,即便是那些野外的野生恶魔也知道这位奥沙逊公爵大人的威名。

    但转眼之后,卡雷姆反应了过来,自己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恶魔侯爵了,而是三十七层面最为强大的恶魔之一!

    一想到这里。原本打算见事不对,立马撤退的卡雷姆顿时就变得热血激昂,因而上来一口就想要将正处于高等传送术里的奥沙逊一口吞掉。

    但这一口非但没能将敌人给干掉,反倒让自己受损不轻,要知道像恶魔暴君这样的恶魔,身上最坚固的器官之一就是那一口锐利无比的牙齿。

    但就在卡雷姆一口将奥沙逊含住的同时。奥沙逊就朝着卡雷姆体内释放了一个内爆术!

    恶魔公爵程度的内爆术可不是那些普通巴托炎魔可以比拟的。

    轰然一声巨响,卡雷姆闭口后正在不断延伸的躯体中部骤然膨胀了一下,鼓起一个大包,然后骤然炸开,将无数血肉喷射出来。

    就这么一下。卡雷姆就被奥沙逊搞得差点拦腰而断。

    但卡雷姆总归是恶魔公爵,体内还残留一丝深渊意识,这里又是恶魔公爵城堡,所占据的地利优势太大了。

    只见那城堡主塔之中一圈红光扩散出来,卡雷姆被红光笼罩,转眼之间,伤势便痊愈大半。

    呼!卡雷姆受此重创,也被打出了怒火。张开巨口,期间一点绿光冒出,随后猛然喷出一条绿色水线。

    这条绿色水线转眼之间便横跨数千米距离。溅射在奥沙逊公爵大半个身体上。

    在这绿色汁液的作用下,奥沙逊公爵的皮肤一瞬间都变成了绿色,之后迅速腐蚀下去,甚至于奥沙逊公爵体内不断涌出的岩浆都无法阻止这种剧毒的入侵。

    奥沙逊公爵受此一击,立即感受到这种剧毒的威力。

    要说大多数恶魔对于剧毒这玩意都拥有较高的抗性,并且很多恶魔都能够免疫毒素。至于恶魔贵族以上的强大恶魔,更是可以无视剧毒。

    但奥沙逊公爵却知道。这并不是一般的剧毒,乃是卡雷姆的天赋能力加持城堡之力以及那一丝深渊意识最终形成。

    这样的剧毒已经深入规则层面。完全无视寻常的毒抗能力。

    如果自己还留在这里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全身上下的力量就会被这种剧毒腐蚀

    一空。

    死倒是不会死,但在力量被腐蚀一空之后,奥沙逊公爵压根就不可能逃出这里,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卡雷姆镇压,之后就是被缓慢消磨力量,永世不得翻身。

    因而那奥沙逊公爵没有丝毫犹豫转眼便逃,一个高等传送就离开原地数千米。

    卡雷姆好不容易才攻击得手自然不肯放过,跟在后面就奋起直追。

    两头恶魔公爵在空中不断追逐厮杀,奥沙逊公爵所过之处是地面化出一圈圈岩浆,而卡雷姆则是毒液四处溅射,凡是位于两者打斗线路上的城堡,都被直接摧毁,没有任何幸免可言。

    从表面上来看,卡雷姆此时绝对压制了奥沙逊公爵,奥沙逊公爵可谓是狼狈不堪,被追得颇有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

    但渐渐的,卡雷姆体内残留的那一丝深渊意识缓缓消散,因而在奥沙逊公爵靠近自己城堡之后,卡雷姆公爵不得不转身离开。

    见到卡雷姆离开,奥沙逊公爵脸上的肌肉都快要拧成一团了,对奥沙逊来说,被一位新晋的恶魔公爵追杀得如此狼狈不堪,着实面子掉得厉害,但此时自己身受剧毒,如果不能及时排除这种剧毒的话,待到深入魔核之中,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在一阵狂怒之后,奥沙逊公爵顺手一掌将从城堡里上来迎接的一头巴托炎魔拍成了肉酱后,方才气吁吁的进入主塔之中疗伤排毒。

    实际上,卡雷姆在深渊意识完全消退之后,其力量层次较之奥沙逊公爵就要弱上不少。

    这除了其恶魔公爵之位刚刚新晋之外,还有之前那两头恶魔侯爵召唤深渊意识降临的影响。

    深渊意识乃是整个深渊位面的聚合存在,其本身是没有智慧的,在一段时间内降临次数过多的话,必然会影响到深渊意识的力量,最终就影响到卡雷姆在晋升恶魔公爵时所吸收到的深渊气息。(未完待续)

    …

    (l~1`x*>+`<w>`+<*l~1x)

第五百一十三章 抢神位?    神核,是华夏神话中的说法,换做西方叫法,神核就是传说中的神格,拥有神核的天神,才能算是真正的天神,哪怕只是最低级的下位天神,也是拥有神核的。※%

    神格的形态并不固定,但以唐楚阳对华夏神话的了解,仙界大部分天神的神核都是一只香炉,因为这玩意儿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接收信徒的信仰,并且对得到的信仰进行转化和凝炼。

    同时香炉也是信徒沟通天神渠道之一,唐楚阳记得,唐家祠堂里的供奉先祖所用的器皿,似乎全都是材料其他的香炉,从这一点上来判断的话,似乎五行大陆和华夏神话传说里的传统没有区别。

    唐楚阳知道神核,并不是因为他的博学,对于神核的认真完全来自于天神金身冥冥中的感悟,因为在看到仓窨手中那只精致但陈旧的香炉时,唐楚阳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儿是神核。

    “你竟也知道神核这等存在?”

    仓窨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随后他自己又觉得释然,唐楚阳所掌握的炼器技巧,连他们这些以炼器闻名的远古亚神族都闻所未闻,知道神核似乎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略有耳闻……”

    唐楚阳没有太具体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种敏感的问题根本无法详细的解释,那会暴露他的天神金身。

    仓窨也没有探究的意思,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他和妻子琊熙不是也有事情瞒着唐楚阳?

    翻看着手中颇为古旧,但雕琢极为精致的香炉。仓窨双目带着毫不掩饰的赞叹之一,他一边看着香炉。一边开口道:

    “我们虎族祭祀祖先的禁地,也供奉了许多神格。只有族内大庆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进去观摩神核,参悟成神之道,虎族未灭之前,我和琊熙都还未曾成年,见祭祀祖先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这话,仓窨顺手把手中的香炉递给唐楚阳,口中继续道:

    “没想到,这才第一次和兄弟出来转一圈。便有幸见到这么一枚完整的神核,可惜我修为不够,只有晋级九阶,才能够通过神核参悟成神之道,这东西还是兄弟你收着吧……”

    神核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仓窨其实很想自己留下研究,但此行本就是唐楚阳的主意,而且这场大战发挥作用最大的也是他。

    不论是仓窨和琊熙暴涨的实力,还是对付这座神殿外面的属神残魂。全都依赖于唐楚阳的辅助,他虽没有直接参战,却起到了仓窨和琊熙根本无法比拟的重要作用。

    远古亚神族是个极为讲究实力为尊的种族,尽管唐楚阳的硬实力根本不被仓窨看在眼里。但唐楚阳这大半年表现出来的软实力,却能轻松甩仓窨十几条街。

    软实力同时也代表着一个人的潜力,尽管仓窨和唐楚阳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仓窨和琊熙皆都相信,唐楚阳将来的成就肯定远超他们。

    毕竟。人类才是天道最为钟爱的生灵这个常识,几乎是远古乃至于荒古时期所有种族共所周知的事情。

    唐楚阳表面平静。实则心里激动无比地接过神核,这可是他两辈子加起来亲眼见过的第一枚神核。

    神核,天神最基础的象征,若是没有凝成神核,即便是天神金身再强,也不能成为真正的天神。

    按照神话传说里所言,天神乃是无所不在的天道的代言人,他们掌控天地秩序,维持天地万物平衡,造福于天道所辖所有位面和亿亿万万的生灵。

    五行大陆的神话传说即便和华夏有所不同,但以唐楚阳这些年的所闻所见,也知道两者之间在大的层面上,还是殊途同归的。

    唐楚阳没有神核,他只有机缘巧合之下凝聚出来金身,尽管得到了天道的指点,但却依然没有得到天道的承认,所以唐楚阳目前只能单方面的吸收信徒的信仰,无法展现属于他的神迹。

    不论是自成体系的西方众神,还是历史悠久的华夏众神,神迹几乎都是天神笼络信徒的必备手段之一,至于为信徒服务,那就好像是保险公司给出的承诺一样。

    好处全往高大上了说,等真正执行的时候,一些小恩小惠便足以让信徒得到满足了,毕竟天神嘛,那是何等尊贵的存在,能满足你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是已经是遭天之幸的事情了。

    “好精粹的神力!”

    神核入手的刹那,唐楚阳就有了和仓窨绝不相同的感受,这只陈旧却精致无比的香炉在仓窨手里时,他也只是个散发着强大神威的香炉而已,对于神核里蕴藏的神力,仓窨绝不可能感觉得到!

    唐楚阳不同,他已经开辟出灵台空间,并且还构建和凝聚出天神金身,同为天神,唐楚阳虽然没有神核,但却能轻易感应到神核里所蕴含的恐怖神力。

    “既然这里出现了神核,并且还是一枚火系神核,那是不是说明这座神殿里的天神,已经……”

    说话的是琊熙,她虽然也在关注着神核,但身为女性,细腻的心思让她到了一些更加具体的事情。

    “是啊!神核可是一尊天神的最重要的东西,既然这里出现了火属性的神核,那必然是上界有火神损落了!”

    仓窨闻言,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他就是个不太喜欢动脑子的粗鲁性格,尤其是在擅长思考的妻子琊熙在场的情况下,仓窨通常只需要动拳头就可以了。

    旁边的唐楚阳闻言也是呆了一呆,随后也跟着认同地点了点头,方才他只顾着了解这座神殿属于哪尊天神,倒是忽略了这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既然这里出现了一枚火属性的神核,那是不是意味着火部五正神之一的觜火猴已经损落了?

    想到这个问题,唐楚阳突然双目一亮,如果觜火猴真的挂掉了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火部五正神已经空出一个位置呢?

    最让唐楚阳关心的是,上四界是不是已经把神职重新赐给了其他天神?而且如果空缺的话,他能不能抢过来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去进货了,拉了好几千件内衣来回倒腾,回来的有些晚,更新有些来不及了,咱们明天双倍补吧,嘿嘿,诸位书友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