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神核,是华夏神话中的说法,换做西方叫法,神核就是传说中的神格,拥有神核的天神,才能算是真正的天神,哪怕只是最低级的下位天神,也是拥有神核的。※%

    神格的形态并不固定,但以唐楚阳对华夏神话的了解,仙界大部分天神的神核都是一只香炉,因为这玩意儿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接收信徒的信仰,并且对得到的信仰进行转化和凝炼。

    同时香炉也是信徒沟通天神渠道之一,唐楚阳记得,唐家祠堂里的供奉先祖所用的器皿,似乎全都是材料其他的香炉,从这一点上来判断的话,似乎五行大陆和华夏神话传说里的传统没有区别。

    唐楚阳知道神核,并不是因为他的博学,对于神核的认真完全来自于天神金身冥冥中的感悟,因为在看到仓窨手中那只精致但陈旧的香炉时,唐楚阳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儿是神核。

    “你竟也知道神核这等存在?”

    仓窨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随后他自己又觉得释然,唐楚阳所掌握的炼器技巧,连他们这些以炼器闻名的远古亚神族都闻所未闻,知道神核似乎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略有耳闻……”

    唐楚阳没有太具体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种敏感的问题根本无法详细的解释,那会暴露他的天神金身。

    仓窨也没有探究的意思,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他和妻子琊熙不是也有事情瞒着唐楚阳?

    翻看着手中颇为古旧,但雕琢极为精致的香炉。仓窨双目带着毫不掩饰的赞叹之一,他一边看着香炉。一边开口道:

    “我们虎族祭祀祖先的禁地,也供奉了许多神格。只有族内大庆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进去观摩神核,参悟成神之道,虎族未灭之前,我和琊熙都还未曾成年,见祭祀祖先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这话,仓窨顺手把手中的香炉递给唐楚阳,口中继续道:

    “没想到,这才第一次和兄弟出来转一圈。便有幸见到这么一枚完整的神核,可惜我修为不够,只有晋级九阶,才能够通过神核参悟成神之道,这东西还是兄弟你收着吧……”

    神核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仓窨其实很想自己留下研究,但此行本就是唐楚阳的主意,而且这场大战发挥作用最大的也是他。

    不论是仓窨和琊熙暴涨的实力,还是对付这座神殿外面的属神残魂。全都依赖于唐楚阳的辅助,他虽没有直接参战,却起到了仓窨和琊熙根本无法比拟的重要作用。

    远古亚神族是个极为讲究实力为尊的种族,尽管唐楚阳的硬实力根本不被仓窨看在眼里。但唐楚阳这大半年表现出来的软实力,却能轻松甩仓窨十几条街。

    软实力同时也代表着一个人的潜力,尽管仓窨和唐楚阳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仓窨和琊熙皆都相信,唐楚阳将来的成就肯定远超他们。

    毕竟。人类才是天道最为钟爱的生灵这个常识,几乎是远古乃至于荒古时期所有种族共所周知的事情。

    唐楚阳表面平静。实则心里激动无比地接过神核,这可是他两辈子加起来亲眼见过的第一枚神核。

    神核,天神最基础的象征,若是没有凝成神核,即便是天神金身再强,也不能成为真正的天神。

    按照神话传说里所言,天神乃是无所不在的天道的代言人,他们掌控天地秩序,维持天地万物平衡,造福于天道所辖所有位面和亿亿万万的生灵。

    五行大陆的神话传说即便和华夏有所不同,但以唐楚阳这些年的所闻所见,也知道两者之间在大的层面上,还是殊途同归的。

    唐楚阳没有神核,他只有机缘巧合之下凝聚出来金身,尽管得到了天道的指点,但却依然没有得到天道的承认,所以唐楚阳目前只能单方面的吸收信徒的信仰,无法展现属于他的神迹。

    不论是自成体系的西方众神,还是历史悠久的华夏众神,神迹几乎都是天神笼络信徒的必备手段之一,至于为信徒服务,那就好像是保险公司给出的承诺一样。

    好处全往高大上了说,等真正执行的时候,一些小恩小惠便足以让信徒得到满足了,毕竟天神嘛,那是何等尊贵的存在,能满足你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是已经是遭天之幸的事情了。

    “好精粹的神力!”

    神核入手的刹那,唐楚阳就有了和仓窨绝不相同的感受,这只陈旧却精致无比的香炉在仓窨手里时,他也只是个散发着强大神威的香炉而已,对于神核里蕴藏的神力,仓窨绝不可能感觉得到!

    唐楚阳不同,他已经开辟出灵台空间,并且还构建和凝聚出天神金身,同为天神,唐楚阳虽然没有神核,但却能轻易感应到神核里所蕴含的恐怖神力。

    “既然这里出现了神核,并且还是一枚火系神核,那是不是说明这座神殿里的天神,已经……”

    说话的是琊熙,她虽然也在关注着神核,但身为女性,细腻的心思让她到了一些更加具体的事情。

    “是啊!神核可是一尊天神的最重要的东西,既然这里出现了火属性的神核,那必然是上界有火神损落了!”

    仓窨闻言,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他就是个不太喜欢动脑子的粗鲁性格,尤其是在擅长思考的妻子琊熙在场的情况下,仓窨通常只需要动拳头就可以了。

    旁边的唐楚阳闻言也是呆了一呆,随后也跟着认同地点了点头,方才他只顾着了解这座神殿属于哪尊天神,倒是忽略了这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既然这里出现了一枚火属性的神核,那是不是意味着火部五正神之一的觜火猴已经损落了?

    想到这个问题,唐楚阳突然双目一亮,如果觜火猴真的挂掉了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火部五正神已经空出一个位置呢?

    最让唐楚阳关心的是,上四界是不是已经把神职重新赐给了其他天神?而且如果空缺的话,他能不能抢过来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去进货了,拉了好几千件内衣来回倒腾,回来的有些晚,更新有些来不及了,咱们明天双倍补吧,嘿嘿,诸位书友晚安……)

第815-816章、深渊意识降临    ( )ps:感谢书友圣无尽光神上的打赏。↖,

    这与两种符箓的用处有些关系。

    巨雷符乃是召唤巨雷闪电直接攻击敌人,而雷府神君符则能够形成一位雷府神君的镜像,这雷府神君乃是天庭之中掌管雷电,惩治邪恶的神君之一。

    将这位雷府神君的镜像召唤出来,也就意味着敌人将会承受无穷无尽的雷电轰击。

    不过,即便是这巨雷符所召唤出来的巨雷闪电也让那位恶魔公爵不太好受。

    那道人形闪电落在恶魔公爵的手指头上,顿时便炸裂开来,无数如同游蛇的雷光游电在恶魔公爵手指头上来回蹿动,转眼之间,那恶魔公爵的惨呼声就从空间裂缝里传了出来。

    而那根承受巨雷闪电攻击的手指头,此时已经焦黑如同枯碳,伤口中尚有雷电穿梭,即便这恶魔公爵兹比奥根的恢复能力无比强悍,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损失掉的手指头恢复过来。

    “巨雷符!”

    明道在道行提升到炼气化神之后,所绘制的符箓里就以这巨雷符为最,虽说每绘制一道巨雷符,明道需要整整一天时间,但这个时候,他的存货不少,使用起来倒也不太心痛。

    又一道人形闪电落下,恶魔公爵第二根手指头随即报废。

    连续受到两次攻击,偏偏伤口暂时无法愈合,这让兹比奥根无比愤怒,在暴怒之中,这位恶魔公爵竟然硬生生的将空间裂缝撕开了上百米。

    而其付出的代价则是搭在空间裂缝边缘处剩下的两根指头尽数报废。

    当然,这种报废并不是巨雷闪电伤害到的,因而恶魔公爵的伤势恢复并不受影响。

    仅仅三秒时间,那两根报废的指头就恢复如初,并且恶魔公爵兹比奥根趁着空间裂缝被撕开的机会,将自己那庞大的头颅给挤了进来。

    “可恶的虫子!去死吧!”

    恶魔公爵兹比奥根刚将头颅伸出空间裂缝。目光就朝着上方看去。

    兹比奥根的体型太大了,光是头颅就足足有八十米的直径,若是加上整个身体,恐怕不下六百多米,因而它看到任何生物都喜欢用虫子来形容咒骂。

    毕竟在它面前,恐怕大多数的生物都与虫子差不多了。

    “邪恶凝视!”

    兹比奥根可不比一般的大恶魔,它是一头恶魔公爵,一头拥有虚拟神格的大恶魔!在深渊位面中仅次于恶魔主君的强大存在。

    像这样的强大存在,仅仅只是目光的注视,就能够让任何凡物恶魔化。变成一头恶魔,至于形态,则是在其原本种族形态上增加一些恶魔的特征。

    这个目视能力就被称为邪恶凝视。

    同时,这个能力也是一个能够控制敌人的能力。

    原因很简单,在敌人被恶魔化之后,面对一位恶魔公爵,其恶魔血脉深处压根就不可能生出半点反抗的意识来。

    但这一次,兹比奥根的邪恶凝视压根就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明道丢出了一个龟壳,这龟壳转眼之间便化为透明。迅速膨胀起来,将兹比奥根目光里蕴含的邪恶,混乱尽数挡住。

    恶魔公爵不愧是恶魔公爵,其头颅伸出空间裂缝之后。四周的魔法阵就尽数崩溃了,无数深渊气息朝着四周蔓延开来,让大地化为一片缓缓浸出红色血液的土地。

    深渊邪居!

    这是每一位恶魔公爵自身对外界影响所形成的能力。

    在这种光环类的能力影响下,以恶魔公爵真身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的地形都会被直接改造,形成该恶魔公爵喜欢的深渊地形,名为深渊邪居。

    这深渊邪居已经较为深入涉及到规则层面了。较之普通邪居,却要强上太多了。

    在这样的深渊邪居地带里,只要是被恶魔公爵认可的恶魔,其实力将会比在深渊位面里更为强悍,而其他智慧生物的力量则会被削弱很多。

    这一进一出,使得很少有人愿意在形成深渊邪居的地方与恶魔对战。

    当然,形成效果这样强悍的深渊邪居,对于恶魔公爵来说,消耗极大。

    如果没有足够的灵魂,血肉补充,那么恶魔公爵在回到深渊位面后,其实力将会被削弱三成以上。

    就算是有足够的灵魂,血肉补充,恶魔公爵也会暂时被削弱两成,直到百年之后,完全恢复。

    当然,对于恶魔公爵来说,一旦形成深渊邪居,在战略上就处于优势了。

    利于恶魔活动的深渊邪居环境,可以让恶魔公爵投入更多数量的恶魔,以及收获更多的灵魂和血肉。

    而恶魔公爵兹比奥根这时所衍化辐射出来的深渊邪居则是利于血战魔等等恶魔活动的邪恶血沼。

    “斩!”

    随着一声轻喝,一道银色剑光从远处飞来,转眼之间便斩落在恶魔公爵的一根指头。

    血花溅起,那根指头随即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差一点就能够将其彻底斩断。

    但随着指头上留下的血液落入下面的邪恶血沼里。

    邪恶血沼里随即冒出一连串的气泡来,一头头全身赤红色的狂战魔从沼泽里翻开泥浆跳了出来。

    这些狂战魔便是流下的恶魔之血变化而来。

    像这种变化也就只能在恶魔公爵形成的深渊邪居里进行了。

    这些狂战魔瞬间消失在原地,随后出现在明道身后,挥动着锐利的尖爪朝着明道头顶落下。

    轰!一声轻响,明道体外浮现出一圈金色火光,轻轻一荡,那些靠近的狂战魔随即便被烧成灰烬。

    明道此时身上所穿的道袍乃是炎龙八卦袍,虽说仅仅只是上品灵器,但对付这些狂战魔却是轻而易举。

    再说了,以明道现在的道行,这些狂战魔压根也不可能靠近。

    但这些狂战魔并不是结束,很快,邪恶血沼里再度冒出气泡,一头头血战魔从沼泽里跳了出来。

    这才是邪恶血沼真正的力量所在。只要恶魔公爵愿意消耗一些血液,那么就能够在沼泽里源源不断的制造出强大的血战魔。

    当然,这些血战魔较之真正的血战魔要弱上一些,但胜在源源不断,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恶魔公爵驱走的话,那么这些越来越多的血战魔就能够将你淹没。

    趁着那些不断涌出的血战魔将敌人缠住的时候,兹比奥根拼命撕扯着空间裂缝,将自己身体不断挤入主物质位面。

    而主物质位面也在不断排斥这头企图进入主物质位面的强大恶魔。

    但主物质位面的排斥总归比较死板,在邪恶血沼形成之后,对于恶魔公爵的排斥力度就下降了不少。

    兹比奥根知道。这是自己进入主物质位面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出于对力量,灵魂,血肉等等渴望,兹比奥根这时可谓是拼命了,即便那空间裂缝在收缩过程里,从兹比奥根的颈部不断切割下血肉来,兹比奥根也没有半点退缩。反而更加卖力。

    终于,在兹比奥根的努力下,它的上半身终于从空间裂缝里挤出了小半,虽说在整个身体里的比例还没到一半。但却足以将两条手臂释放出来了!

    “爬虫们!去死吧!”

    好不容易才将手臂伸出的兹比奥根此时哈哈狞笑了起来,两只巨手就朝着天上扫了过来。

    对于一位恶魔公爵来说,尤其是一头血战魔本体的恶魔公爵,其双手如果腾出来的话。那么其实力就能够恢复大半,不用像之前那样仅仅依靠一些普通能力来抵抗敌人。

    在兹比奥根的双手之下,阵亡的生物可不少。除了那数不尽的恶魔之外,亦有不小心来到深渊位面的半神,传奇等等强者陨落。

    总之,在兹比奥根的双手攻击之下,即便是点燃了神火的半神,也不敢与它硬碰硬的战斗。

    但站在千步云上的明道看到兹比奥根将双手挣脱出来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轻笑:“终于等到了。”

    随后,明道右手在腰间一抹,一枚白色葫芦随即便出现在明道手上。

    明道将这葫芦轻轻一抛,白色葫芦随即便在空中悬浮,并缓缓旋转了起来,其外一层毛毛白光浮现出来。

    “有请宝贝!”这白光葫芦乃是祖师之物,已通灵,据说性格十分倨傲,若是得罪了它,必定要你好看,光这一点来说,可要比那青鹤难缠多了,因而明道即便身为三代大弟子在这白光葫芦面前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随着明道这一请,那白光葫芦之上随即便浮现出一只微闭的眼睛来,长三寸七分,长着一对羽毛翅膀,微微睁开的眼睛里毫光浮现,看上去颇为威严:“所请何事?”

    “请宝贝睁眼!诛杀此魔!”

    明道随即朝着这白光葫芦行了一礼。

    这时,那白光葫芦上的眼睛随即缓缓睁开,喷出一道白光,犹如流水一般落下,转眼之间便罩中那兹比奥根头颅。

    顿时,那恶魔公爵兹比奥根全身上下便好似一只落入琥珀的苍蝇,从肉身到灵魂尽数凝固。

    那些躲在远处见到兹比奥根大发神威,准备大声欢呼的恶魔顿时愣住了。

    之后,那白光葫芦上的眼睛随即闭上,就听得空气中,灵魂深处传来一声好似玻璃破碎的轻响。

    那白光随即缩回,其上似乎缠着一物,不知道是什么,只是缓缓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深渊气息。

    待到白光尽数收回,那白光葫芦上的眼睛也随之消失,白光葫芦化为一道白光落在明道腰间消失不见。

    到了这时,那原本气势如山似海的恶魔公爵兹比奥根的双手骤然垂下,双眼失神,全身瘫软了下去。

    兹比奥根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即将成功入侵主物质位面,吞噬无数血肉,灵魂登上主君宝座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白光葫芦这样的奇物,转眼之间。灵魂破碎,意识被彻底斩杀。

    这可不是一般的斩杀,在同一时间内,兹比奥根留在城堡里用来复活的一丝灵魂,也被斩杀了。

    这白光葫芦的斩杀,乃是直接从灵魂层面彻底斩杀对方的灵魂,即便对方分身亿万,将灵魂分成无数份,在被白光定住的时候,就意味着完蛋了。

    至此。企图力攀主君宝座的兹比奥根公爵陨落!

    当然,就在这位兹比奥根公爵陨落的同时,深渊位面第三十七层面里大半地方都变成混乱不堪。

    兹比奥根公爵的儿子、孙子们纷纷起兵朝着兹比奥根城堡挺进,它们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夺取兹比奥根城堡,成为下一个兹比奥根公爵!

    城堡在深渊位面里的作用就好似魔法师的法师塔。

    就拿兹比奥根城堡来说,谁要是夺取了这座城堡,不管其是候伯子男里的哪一级恶魔领主,那么都有几率不等的机会直接晋升为恶魔公爵!

    恶魔领主的虚拟神格。很大一部分力量就来自于自己的城堡。

    当然,真正的恶魔城堡并不是随随便便用泥土石头砌起一座城堡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力量。

    这需要恶魔领主获得深渊意识的认可,当然,低级恶魔领主只需要获得高级恶魔领主的认可即可。毕竟高级恶魔领主需要获得深渊意识更高的认同度,这也意味着高级恶魔领主的认可等同于深渊意识的部分认可。

    另外一座城堡的修建需要大量的特殊物质以及铭刻特殊的魔法阵。

    总之,这些东西可不好找,如果没有上级恶魔领主的支持。一位新生的恶魔男爵压根就不可能将自己的城堡修建起来。

    但恶魔公爵这个等级的城堡,就没可能找到上级恶魔领主的支持了。

    要知道比恶魔公爵更高级的恶魔领主,就是恶魔主君了。

    但从本质上来说。恶魔公爵等同于半个恶魔主君,任何一位恶魔公爵都不会去寻求其它恶魔主君的支持,那无异于引狼入室。

    要知道,那三位恶魔主君手下所控制的层面可不止一个,而除掉自己居住地的层面之外,其余层面肯定不是自觉自愿归顺的。

    因而在同一个层面里,即便几位恶魔公爵杀得难解难分,仇深似海,但如果任何一位恶魔主君表现出对该层面哪怕一点兴趣的话,那么这几位恶魔公爵就会立马联合起来对抗恶魔主君。

    总之,新的恶魔公爵诞生,就目前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夺取上一任恶魔公爵的城堡。

    谁也无法想象,十多位恶魔侯爵,五十多位恶魔伯爵,数百位恶魔子爵之间所爆发的战争会有多么激烈。

    嗯,那些恶魔男爵就没可能作为主体参加到这场争夺公爵城堡的战争中了。

    它们多数都是作为附庸,跟随着自己的上级领主参战,嗯,这些恶魔男爵基本上就等同于炮灰了。

    即便是恶魔子爵,也有相当部分是作为附庸参战的,独立参战的恶魔子爵往往在率领麾下大军刚刚开出领地不久,就被附近的上级恶魔领主直接灭掉了。

    能够真正参与到这场争夺大战里的恶魔领主至少也需要恶魔伯爵以上的实力。

    嗯,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恶魔伯爵,与恶魔侯爵之间的势力察觉有些大,因而不少恶魔伯爵索性就联合了起来,企图借助群体的力量来夺取城堡。

    但问题出来了。

    恶魔原本就是一种自私自利,凶残暴虐,背叛等等因素糅合在一起的生物。

    那些联合起来的恶魔伯爵用来对付敌人的力量恐怕还没有用来监视同伴一半的力量多。

    尤其是几个伯爵联合体里出现了内奸之后,恶魔伯爵这个群体便迅速丧失了夺取城堡的权利。

    没法,单独一个恶魔伯爵掺入这场大战就是找死的节奏,而一群恶魔伯爵联合,就要提防着内部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恶魔伯爵再多,也没可能对恶魔侯爵造成威胁。

    因而到了最后,有资格,有能力争夺公爵城堡的存在就只剩下那些恶魔侯爵了。

    恶魔伯爵以下的恶魔领主迅速站队,各自选择了一位恶魔侯爵作为靠山。

    这完全就是一场用生命作为赌注的赌博。

    如果赌赢了,那么这些恶魔伯爵的好处就多了。至少,在新任恶魔公爵铲灭了那些竞争对手之后,空出来的恶魔侯爵,就是很可能落在自己身上。

    当然,如果赌输了的话,那么必定受到新任恶魔公爵最为残酷的镇压和清洗。

    那些恶魔公爵就连心腹都可能清洗,何况这些竞争者了。

    最终,来自于三十七层面各地,数以千万计的恶魔大军以各个恶魔侯爵为中心在公爵城堡外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混战。

    要说,这心头最为害怕的就算是驻扎在公爵城堡内的那些恶魔了。

    它们可谓是倒霉无比。原本乃是兹比奥根的亲卫队,在第三十七层面里,除了那些恶魔侯爵之外,就属它们的地位最高了。

    可现在,随着兹比奥根公爵陨落,它们这些驻扎在公爵城堡里的亲卫队就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

    十多位恶魔侯爵纷纷派出恶魔前来拉拢它们,不但拉拢还威胁。

    总之,投靠谁是个大问题,但在投靠之后。还需要将城堡献出。

    因而尚未等城堡外面汇聚起来各路恶魔大军展开混战,这公爵城堡里的亲卫队就率先厮杀了起来。

    最终,投靠某位恶魔侯爵的恶魔在这座公爵城堡之中占据了优势,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将其余恶魔尽数斩杀。

    而这位恶魔侯爵也趁着混战之时,带着自己的精锐悄然进入了公爵城堡。

    当这位名叫帕多拉斯的恶魔侯爵站在城堡主塔大门前时,心头一阵激动澎湃。

    那些傻魔还在外面杀得血肉横飞,却不知道动动脑子。现在我站在这里,那么下一刻新的恶魔公爵就要诞生了,那些傻魔就等着受死吧!

    要说这位恶魔侯爵在进入城堡之后。没有了恶魔侯爵压阵的恶魔大军在混战之中自然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但帕多拉斯侯爵压根就不担心这些问题。

    这些都是小事,只要自己成为了恶魔公爵,就算是自己麾下的恶魔大军尽数被斩杀干净,又如何?

    帕多拉斯大步踏入了主塔,它的亲卫队随即便在主塔四周布防,防止其它恶魔干扰破坏。

    没多久,那公爵城堡的主塔上随即便冲出一道火红色的流光,朝着高空射去,转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道流光升天,顿时城堡上方那淡红色天空就变得灰暗了下来,一股股黑雾迅速聚集在一起,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势随着这些黑雾的汇聚而产生。

    顿时围绕在城堡之外杀得狗脑子都溅射出来的恶魔侯爵们顿时大惊失色。

    它们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天色异像,而是深渊意识降临的征兆。

    顿时恶魔侯爵们就明白了过来,有恶魔侯爵偷偷进入了公爵城堡,这些恶魔侯爵随即开始朝着城堡内破口大骂。

    但这个时候,任何举动都无济于事了。

    一头恶魔伯爵似乎想要仿效那头恶魔侯爵偷入城堡,但刚刚登上城堡城墙的时候,一股黑雾便从天上席卷下来,那头恶魔伯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连皮带肉化为一堆骨架。

    这是深渊意识的惩戒!

    任何企图干扰深渊意识审核恶魔公爵资格的存在,都将会受到深渊意识的反击!

    至少,在那头恶魔伯爵被瞬间抽走灵魂,血肉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恶魔敢轻举妄动了。

    所有恶魔此时都停止了战斗,战战兢兢的朝着城堡方向跪下,这倒不是对那头恶魔侯爵的恭敬,而是对即将降临的深渊意识的恭敬。

    帕多拉斯侯爵此时心头激动万分,深渊意识即将降临,自己即将成为伟大的帕多拉斯公爵!

    很快,一道黑光从黑雾中垂下,将帕多拉斯侯爵从主塔里吸了上去。

    到了这时,黑雾之中一只漆黑无比的眼睛缓缓睁开,目光落在了帕多拉斯侯爵身上。

    帕多拉斯侯爵的兴奋在这时顿时消散一空,那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自己的一切都好似被看穿,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帕多拉斯侯爵心头升起。

    “不认可!”

    一个古怪而生涩无比的声音在所有恶魔的灵魂深处响起。(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