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武士皇帝面甲后面的灵魂之火几乎都冲了出来,那种暴怒的情绪,从诞生之日开始,黑武士皇帝都没有体会过。

    那是自己更进一步的阶梯!

    但那把灌注了黑武士皇帝全部力量的双手巨剑,撞击在那道金色光柱上时,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金色光柱丝毫没有动摇半分,而那把双手巨剑就随即被弹了回来,速度之快,就连那黑武士皇帝都有些躲闪不及。

    剑光一闪,黑武士皇帝右手齐肘而断,双手巨剑在斩断了黑武士皇帝右手之后并没有半点停滞,随后飞出数千米,直到将一队黑武士尽数斩杀,方才斜斜插落地面。

    这,这,这怎么回事?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黑武士皇帝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不由得呆呆的看着那金色光柱。

    而在金色光柱之中,那头灰骷髅此时被金色光柱一罩,随即便悬空而起,无数金色颗粒从光柱中浮现出来,朝着灰骷髅体内钻入。

    扎格拉斯呆滞了,它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知道全身上下原本没有感觉的骨头身体就好似浸泡在一股温泉之中,无数热流不断灌入自己体内。

    渐渐的,扎格拉斯的记忆开始一点点恢复,待到其全身骨头尽数化为金黄之后,扎格拉斯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全部记忆。

    原来如此,扎格拉斯作为大博学者对于自己现在的状态,自然不会有太多陌生。

    不管这金色光柱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实力随着那无数金色颗粒融入。正在不断提升之中。

    很快,扎格拉斯体内的金色颗粒已经饱满,似乎再也无法容纳,但金色光柱里的金色颗粒压根就没有半点停顿,依然不停朝着扎格拉斯体内钻入。

    扎格拉斯感觉自己好似一个正在不断充气的气球。已经充气快要到极限,但那支气枪还在不断朝里打气。

    要爆炸了!

    扎格拉斯不由得心头生出一点惶恐。

    但很快,扎格拉斯就感觉到自己虽说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但这金色颗粒也在不断加固自己的骨头身体,使得这种膨胀一直维持在临界点上。

    随着这种状态的出现,扎格拉斯体内的金色颗粒在高压下不断融合。终于达到了极致。

    啵,一声轻响,扎格拉斯还以为自己爆炸了,但转眼之后,却是灵魂之火内冒出了一团小小的火苗。淡淡的金色,其内带着一丝黑色,璀璨无比,与灵魂之火完全不一样,能够轻易分别出来。

    这是神火!

    作为大博学者,扎格拉斯一眼就认出了这团火苗。

    而下一刻,扎格拉斯就感觉自己的意识朝着四周扩展开来,犹如潮水一般将亡灵位面迅速覆盖。

    就在这一瞬间。亡灵位面内所有的亡灵都尽数跪拜于地,它们的灵魂之火颤抖了起来,它们能够感受到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压凭空产生。

    这种威压让它们心头生出一股莫名的敬畏。似乎自己有丝毫不敬的话,那么灵魂之火就会熄灭。

    这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本能,即便是黑武士皇帝佩恩斯那强大无比的灵魂力量也无法抵抗这种本能,已经成长到四米多的躯体渐渐的跪拜了下去。

    佩恩斯面甲里都快要喷出火焰了,对于昔日一位高高在上的亡灵君主,要向一头卑微的灰骷髅跪下。这是何等的耻辱。

    如果不是那本能的压制,佩恩斯几乎就要跳起来拼命了。

    但所有的亡灵。在亡灵位面内所有的存在,都受到生死簿的控制。因而佩恩斯面甲内的火焰渐渐熄灭,最终双腿跪伏于地面,朝着那金色光柱内的扎格拉斯显出了自己的忠诚。

    “吾名扎格拉斯!”

    一阵剧烈无比的灵魂波动从亡灵位面横扫而过,在所有亡灵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

    “吾为死亡化身,替行死亡之权柄,有生则有死,有死亦有生……”

    全身浸泡在金色颗粒之中的扎格拉斯口中低喃,最终右手向前一抓,无数金色颗粒汇聚在扎格拉斯右手上形成了一把金色长剑。

    顿时整个亡灵位面的亡灵气息沸腾了起来,无数亡灵犹如潮水一般站立起来,朝着金色光柱欢呼。

    从这一刻开始,它们有了信奉的主,信仰的神。

    同时,无数双眼睛从星界虚空处看向了亡灵位面,祂们能够感受到一位新神诞生了。

    “这是死亡的气息,难道死亡之神诞生了?”

    “怎么可能!死亡怎么能够诞生神祗!”

    “区区一个半神罢了,不足挂齿。”

    不管是惊异,惊讶,怀疑还是蔑视,整个亡灵位面正在迅速的变化之中。

    就在那金色光柱照耀之处,一座巨大无比的金色骨山从地面耸起,不断向上,直到将扎格拉斯顶上数百米高空方才停下,随后一座由各色骨头生长出来的骨头宝座出现在扎格拉斯面前。

    就在扎格拉斯坐上这张宝座的时候,所有亡灵再度跪下。

    此时的冥河也跟着出现了一些变化,从星界虚空处流来的冥河上游莫名分岔,形成了无数细长的源头,在进入亡灵位面的同时再合并于一处,原本黄红色的河水变得鲜黄无比,就连河面较之以前都扩大了十倍不止,而亡灵位面也再度进入到高速生长之中,其面积不断扩大扩大。

    此时的扎格拉斯能够感受到自己与亡灵位面连接在一起的奇妙感受,只要自己愿意,整个亡灵位面的力量,自己可以随意调动。

    就这一点上来说,自己似乎要比那些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想了想,坐在骨头宝座上的扎格拉斯。右手一挥,上百黑色光点便从指尖飞出。

    这些黑色光点的目标则是那些刚刚诞生不久的灰骷髅。

    当黑色光点钻入那些灰骷髅的灵魂之火后,异变发生了。

    原本只有指头大小的白色灵魂之火骤然之间膨胀起来,片刻便将灰骷髅尽数淹没,待到那灵魂之火回缩之后。这灰骷髅就完全改变了形态。

    全身黑袍笼罩,带着一些红色条纹,左手抓着一条锁链,右手拿着一把长柄镰刀,总体上来说,这造型有些地府鬼差与死神使者特征。

    隐没在一旁的贾可道看得有些哭笑不得。若是在地球上的话,这些转化出来的死神使者应该就是鬼差模样,不过到了这异界里,生死簿也不可能对抗大道,因而才会出现这样的造型。

    这些死神使者在转化完毕之后。便迅速朝着死神骨山飞了过去,它们身下虚无,看上去倒是颇具恐怖气氛。

    赶到扎格拉斯面前,这些死神使者随即竖立两旁,沉默不语。

    “传亡灵君主。”

    扎格拉斯作为死亡化身,死亡权柄替行者,死亡之神,此时将注意力转向了那些亡灵君主。

    几名死神使者随即出列。低头倒退离开。

    在扎格拉斯耸立死神骨山,正式成为死亡之神后,那股覆盖整个亡灵位面的恐怖威压总算是退去了。

    黑武士皇帝佩恩斯等等亡灵君主不由得心头一松。心头则开始盘算了起来。

    相对于那些没脑子的亡灵来说,这些亡灵君主的智慧可要高出太多了。

    但智慧同时也包含着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贪婪,嫉妒,自私等等。

    作为黑武士皇帝,佩恩斯自然是不愿意自己头顶上压着一个主子。在它看来,那头幸运点燃神火的灰骷髅无非就是一位更强大的亡灵君主罢了。

    在那无比威势的压制下。佩恩斯压根就不敢有半点其它想法,但到了这时。各种想法都冒了出来。

    除了直接对抗那位新生的死亡之神外,什么割据一方,或者离开这个位面的想法都有。

    但很快,佩恩斯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过于空想了。

    一头从未没有见过的亡灵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面前,那锋锐无比的长柄镰刀上透射出一丝丝威胁。

    “吾主传召,跟我来。”

    这头全身笼罩在黑袍内的亡灵看着黑武士皇帝,声音极为冰冷。

    佩恩斯并没有动弹,灵魂之火死死锁定了这头亡灵。

    但让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见自己不动之后,随即便将左手的一条锁链朝着自己丢了过来。

    即便是佩恩斯极力躲闪,并抽出双手大剑招架,但依然无法阻挡那条锁链的来势。

    片刻之后,佩恩斯便被那条锁链牢牢锁住,随后一股巨力涌来,佩恩斯站立不稳,就好似一条死狗一般,被拖着离开了骨山。

    当然,扎格拉斯召见这些亡灵君主倒不是要将它们干掉,当然,如果这些亡灵君主不听话的话,扎格拉斯自然不会与它们客气。

    而死神使者的举动正是扎格拉斯的授意。

    在被打整一番之后,不管是黑武士皇帝,还是恐怖骑士等等亡灵君主来到扎格拉斯面前时,显露出来的桀骜不驯都统统消失,露出的只有温顺。

    扎格拉斯并不在意这些亡灵君主心里是怎么想,只要它们听从命令就好。

    很快,扎格拉斯便在亡灵位面内建立起了一套类似于地府的管理体系。

    亡灵位面的最高统治者自然是死亡之神扎格拉斯,而其下则是七大亡灵君主,每位亡灵君主麾下则有四位将军辅助。

    以死神骨山为中心以及冥河沿岸近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乃是死亡之神的直属领地,而亡灵位面内剩余部分的土地则是按照各自实力,贡献等等因素划分给七大亡灵君主,二十八位亡灵将军。

    整个亡灵位面管理体系的运转如下,所有顺着冥河之风进入亡灵位面的灵魂都将在第一时间接受死神使者的管理。

    而诸神信徒的灵魂将暂时在死神骨山附近停留,并参加劳作,以支付在亡灵位面停留的报酬。

    待诸神使者到来之后。经死亡之神允许,才能够带走自己所属神祗的信徒灵魂。

    简单来说,从这一天开始,所有生物的灵魂都需要先行抵达亡灵位面,不管你是否信徒。而之后,那些信徒灵魂才能够被诸神使者带走,还需要扎格拉斯的允许。

    而没有被诸神使者带走的灵魂里也会分成几个情况,没有信仰或者信仰浅薄的灵魂将会直接分配到各亡灵君主麾下转化为亡灵。

    而信仰较为虔诚的灵魂,如果愿意放弃信仰的话,那么也能够照此办理。

    而不愿意放弃信仰的话。那么死神使者将会把它们放回冥河之风中,让它们继续自己的旅途。

    当然,这最终是进入深渊还是地狱乃至于其它什么地方就难说了。

    嗯,这也是无奈之事,这生死簿尚有残缺。再加上那六道轮回盘现在仅仅只有一道虚影,想要将那些灵魂重新投胎,暂时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在扎格拉斯成为死亡之神后,这亡灵位面才算正式运转了起来。

    之前形成的无数冥河上游,送来了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灵魂光团。

    说实话,那几个亡灵君主听得扎格拉斯的安排后,不由得心头惶恐不已。

    它们可不是那些连记忆都没有的普通亡灵。生前的记忆加上现在的一些特殊能力,让它们多多少少都能够明白,死亡之神固然强大厉害无比。可那些神明也不是吃素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位死亡之神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将那些原本应该由神国神使接走的灵魂给直接送入了冥河之风。

    这就是*裸的抢夺诸神口中之食啊,退一万步说,就算死亡之神没有起什么刁难之心,让那些神使顺顺利利的接走了灵魂,也称得上是收过路费了。

    要知道。那些灵魂在亡灵位面里待的时间越长,那么其散发出来的信仰之力就无法输往神国。最终被亡灵位面截留。

    而死亡之神无疑就会成为诸神公敌!

    第一波灵魂已经被死神使者引导到死神骨山附近落下。

    由于死神骨山拥有特殊的领域效果,这些灵魂在落下之后。随即便转化为生前的模样。

    不过,这种转化仅仅只是在死神骨山附近有效,一旦离开这个范围,那么身体就会消失,重新转化为灵魂光团。

    在第一波灵魂送到之后,扎格拉斯就迫不及待的让这些灵魂劳作起来。

    灵魂们将地面上的碎骨,骨头一一捡起,堆放到骨山上,随后又用骨头做的锄头开始耕地,种下分发下来的种子。

    这是必须的过程,扎格拉斯已经请贾可道将自己放在半位面里的东西取了过来,以便继续自己的研究。

    那些试验母体需要大量的食物供给来维持,而在亡灵位面里想要产出粮食的话,那么就必须由灵魂来耕种,才能够让植物生长发育。

    嗯,简单来说,这实际上就是消耗灵魂的力量来维持植物的生长。

    因而在第一波灵魂完成劳作之后,一个个转化出来的身体都显得有些虚幻了。

    那些被诸神派出接送灵魂的神使第一次无功而返。

    那些虔诚信徒在死亡之后,灵魂竟然消失不见。

    最初,那些神使尚未将此事上报,但很快,扎格拉斯派出的死神使者便将此事通报了诸神。

    听闻以后诸神信徒灵魂需要去所谓的亡灵位面接取这个消息后,没有一位神明不愤怒。

    甚至于几位强大神力都派出了自己的化身去寻找这个亡灵位面,想要将其摧毁。

    但在生死簿庇护下的亡灵位面是很难找到的,最终诸神不得不暂时接受了这个事实,按照通知的要求,派出了神使跟着死神使者前往亡灵位面接取灵魂。

    当然,这些神明心头的怒火却没有平息,祂们打的算盘很简单,只要神使找到了亡灵位面,那么自己就能够通过神使立即降临化身!

    毕竟那亡灵位面并不是主物质位面,应该不能阻止化身的降临。

    但让这些神明有些愕然的是。那些神使在跟着死神使者进入亡灵位面的时候,都是各自分开了时间。

    因而第一位降临化身的神明就悲催了。

    它直接降临到了死神骨山附近。

    这位神明乃是一位神格等级一级的新神,名为复仇之神,刚刚从某个位面高举王座不久,就遇到了被人截留信徒灵魂的时候。自然很是不满,怒火滔天。

    在自己的神使进入亡灵位面落在死神骨山附近时,这位复仇之神就降临了自己的化身。

    神明化身的降临声势可不小,震得旁边的死神骨山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但让这位复仇之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死亡之神竟然那般强大,自己的化身尚未从神使身上完全显现出来。四周便浮现出一层层黑雾,将自己笼罩。

    数息时间之后,这位复仇之神就察觉不到自己化身的存在了。

    就好似自己的化身一瞬间被抹掉了,压根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般。

    之后降临的数位神明也是同样的遭遇。

    只要化身一降临,那么便是黑雾涌出笼罩。之后化身就与真身完全断绝联系,消失不见。

    这是一个陷阱!

    顿时所有神明都回过神了,心头暗骂,太无耻了。

    但即便是将死亡之神骂得狗血淋头,那些化身也找不回来了。

    最让那些丢了化身的神明吐血的是,就算是自己联系这位死亡之神,死亡之神也没有半点回应,就好似从没有存在过一般。

    要说扎格拉斯现在心头是太爽了。

    前前后后一共有五位神明的化身降临。都被生死簿直接禁锢。

    要说那些神明如果派出真身前来的话,这生死簿还没多少办法,但若是派出化身降临的话。那就太好对付了。

    要知道,那些神明化身除掉神性,神力这些东西,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团灵魂,只不过要高级太多了。

    这生死簿可不是一般的宝物。想要将这些化身禁锢都十分容易,只要它们敢踏入亡灵位面半步。

    不管怎么说。几个神明化身一抓,那些神明就算是强大神力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最重要的是。扎格拉斯得到了最好的试验原材料和母体营养品。

    那实验母体每次试验的时候,扎格拉斯都要肉痛无比的从那头寒风之王的真身上取下一些神性组织来作为试验核心材料,让母体依此为基础培育生物。

    但神明真身恢复起来太慢了,尤其是寒风之王这样被完全禁锢,没有了信仰来源的神明真身,基本上就是割一块肉,少一块肉。

    而扎格拉斯也不敢将其解开。

    现在不同,五具神明化身足够自己试验一段时间了。

    一想到这里,扎格拉斯便忙碌了起来。

    要说作为一位神明,扎格拉斯无疑是不称职的。

    到现在为止,扎格拉斯都没有能够凝聚神格,不过扎格拉斯也能够察觉到自己这位死亡之神与其它神明之间的不同之处。

    那些神明在高举王座之后,需要凝聚神格来确定自己的神职领域。

    但扎格拉斯压根就不用,并且也没有凝聚神格的冲动。

    对于扎格拉斯成为死亡之神,贾可道感觉十分满意。

    他甚至于惊讶,这死亡之神对于世界的影响。

    之前就说过,在这个世界里,之前是没有所谓的死亡之神。

    那些信徒死亡之后,要么就是被送入冥河之风,前往深渊,变成恶魔,要么就是被神使接走,进入神国,永享安乐。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世界的死亡之道是不合理的。

    只有单纯的出生和死亡,灵魂不会轮回转世,只有那些进入神国的灵魂才能够在一次次重生中,彻底丧失自己的存在,与神国融为一体。

    也就是说,原本应该出现的死亡之神,其权柄被诸神窃取了,每位神明都或多或少拥有一点死亡权柄的力量。

    但现在不同了,随着死亡之神的出现,所有的死亡权柄都被收了回去。

    甚至于一些教会的高级牧师,主教等等神职人员惊骇无比的发现,自己所会的神术里,凡是与复活,死亡有关的神术,都消失了,不存一点。(未完待续)

第五百零六章 三相法身    提升金身?!

    唐楚阳的金身有很多,因为他变态的九彩元神以及满脑子的各种天神形象画谱,所以即便是守护神,唐楚阳契约的都是最高级别的甲等守护契约,也就是契约的守护神本尊金身。¥f

    而其他大多数修士,契约的守护神只是守护神真身而已,好一些的也不过是乙等契约的守护法身。

    除开守护神,唐楚阳的天神金身也是金身,刚刚领悟的法相神通同样是金身,有那么一瞬间,他根本就想不清楚,小茶壶能够提升的金身到底是哪一种。

    如果只是守护神金身的话,唐楚阳根本就不用小茶壶帮忙,因为他自己就可以轻易搞定许多守护神的金身。

    从一元境开始,唐楚阳就契约了御龙天兵的金身守护契约,二阶的时候因为镇元子太强大了,所以只得到了守护神真身契约,但三阶的七星剑侍和四阶的哪吒,唐楚阳得到的都是甲等金身契约。

    所以如果是守护神金身的话,唐楚阳实在没有必要接受这种他自己都能做到的东西。

    “你说的金身是?”

    唐楚阳已经开始翻脸了,小茶壶面对这个问题自然不敢叽叽歪歪,几乎半分犹豫也没有它便痛快道:

    “我知道你元神强大,想要获得守护神契约金身很容易,但你肯定无法做到短时间内提升法相金身,而且,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识海还有什么其他秘密,但我能感觉到你需要神力,大量的神力!”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茶壶慌张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些许平静,同时语气也开始变得自信起来。

    “对于神力。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会比我更加了解,你别忘了。我可是来自上界!”

    “来自上界又怎么样?!”唐楚阳不屑地撇了撇嘴,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在小茶壶傲娇的情绪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唐楚阳这才不客气地道:“关我屁事!”

    这话出口,唐楚阳九彩元神终于蓄力完成,猛然绽放出绚烂无比的九彩光华‘轰!’的一声,便将遂不及防的小茶壶给炸出了他的识海。

    “你!!!”

    刚刚刚开始得意起来的小茶壶瞬间变得愤怒和恐慌,他没想到唐楚阳竟然这般坚决,根本不给它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就这么决绝地把它赶出了识海!

    “你什么你?你无偿赖在我识海这么长时间,难道还有理了?!”

    唐楚阳已经彻底对傲娇的小茶壶失去耐心,管他什么金身不金身的,反正唐楚阳自忖凭借他的麻衣相士传承,今后关于金身的事情早晚会揣摩清楚,何必无端承受小茶壶的挟制?

    “兄,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唐楚阳把小茶壶赶出识海的刹那,他的眉心便有一道紫红光华猛然爆射而出。就站在他身边的仓窨和琊熙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小茶壶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让仓窨和琊熙都感觉心悸。

    “没事,一件破烂法宝而已。不想要了,所以扔掉他!”

    唐楚阳可以对小茶壶不客气,因为他已经对小茶壶失去耐心。但仓窨可是他将来的超级打手,尽管唐楚阳说出来的理由相当的扯淡。但他的语气还是很温和的。

    “破,破烂?……”

    仓窨和琊熙磕磕巴巴地重复一句。感受着小茶壶那强悍得比古灵宝还要可怕的灵压,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比古灵宝还强大的灵宝,这小子竟然说是破烂?还要扔掉?什么时候这么强大的灵宝已经成了大白菜了?

    不过唐楚阳的语气虽然温和,但表情却并不愉快,仓窨估摸着他肯定遇到了什么极为愤怒的事情,当下也就不再对此多问。

    古灵宝虽然稀罕珍贵,但虎头人天生无法使用灵宝,虎族最强大的灵宝就是他们的爪子,牙齿和尾巴,像仓窨主修的虎尾鞭,如今的威力并不比古灵宝差!

    小茶壶被赶出识海后,多少有些恼羞成怒,原本想要出手教训一下唐楚阳,但它已经和唐楚阳有了守护契约,根本无法主动攻击宿主,选择让小茶壶在那里寄居可是宿主最基本的权利。

    也就是唐楚阳的修为太低,而小茶壶的品级太高,才能让他钻了空子,赖在唐楚阳的识海那么长时间,如今唐楚阳翻脸了,小茶壶再想进入他的识海就难了。

    “你我合则两利,分则损失巨大,何必执着于一时意气?只要让我继续留在你的识海,我保证能在三年之内把你的金身法相提升到金身尊者,那可是比天神金身还强大的存在!”

    小茶壶不甘地做出最后的努力,它希望凭借自身远超唐楚阳这个凡人的见识来让他妥协,可惜小茶壶太高估自己的价值,也太低估唐楚阳的能力了。

    它这充满诱惑力的话对于任何修士而言,哪怕是旁边的仓窨,亦或是更强大的九宫境地仙,都有可能在听到‘金身尊者’这四个字后选择妥协。

    但这些人里不包括唐楚阳,不就是金身尊者嘛,他还真就知道这东西。

    “金身尊者?呵呵,你说的善恶和本我三相金身吧?三相金身却是很强大,不过据我所知,那是仙王才能参悟的法相吧?三年之内把的金身提升到尊者?你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你,你竟然知道三相法身?怎么可能?!!”

    小茶壶被唐楚阳回答给震惊了,在它想来,三相法身只有上四界的天神才有可能知道,它情急之下拿出这个噱头出来,无非就是想唬住唐楚阳而已,不成想唐楚阳居然知道三相法身。

    “你怎么会知道?怎么可能知道?不该啊!?……”

    小茶壶有些凌乱了,一时间竟有些语无伦次,就好像见到了幼儿园的小屁孩破解了相对论一样,那种荒谬绝伦的冲击,让小茶壶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我知道的多着呢!”

    唐楚阳懒得再理小茶壶,反正这厮已经被他赶出了识海,两者间再也没有其他联系,当下转身冲仓窨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寒元洞当中。

    和小茶壶的决裂并没有给唐楚阳造成太大的困扰,如今他的修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也该出去探探天神遗迹这个超级大宝藏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