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青木黄石的打赏。

    当然,吉比斯所谓的法则运转,则是这些魔法师从另一个方面所看待的世界大道罢了。

    实际上,对于贾可道来说,削弱吉比斯所受到的世界压制,让他舒服一点,无非就是出于一种待客之道罢了。

    不过让吉比斯对自己更加敬畏,倒是贾可道所没有想到的。

    两人的会面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贾可道陪同吉比斯到老君山的食堂吃了一顿,之后贾可道有事先行离去,而吉比斯则在老君山待了数日,每日在赵小卒几人的陪同下参观藏经阁等等地方。

    要说现在的吉比斯已经对贾可道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可不仅仅只是力量方面的佩服,更有对道门思想的佩服。

    在老君山这些时间,他可不仅仅只是游玩,他最感兴趣的地方便是那藏经阁了。

    要知道,在扎莫斯位面里,对于魔法师来说,最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其它强大魔法师的魔法塔,尤其是比自己更厉害的魔法师。

    当然,像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关系极好,其它魔法师也不可能将你放进去参观学习的。

    而老君山则是大开门户,任由吉比斯参观。

    嗯,要说藏经阁内的那些道门经典,吉比斯很难看懂。

    的确如此,别说吉比斯这样对道门没有多少了解的异界智慧生物,就算是华夏本土的人,对于道门经典都未必有多少了解,更多恐怕只是对道德经开篇的了解。

    但吉比斯怎么说也是一位即将点燃神火的传奇魔法师。而作为一位传奇魔法师,对于其它位面知识的吸收,都有着自己的专长。

    为了尽快了解其它位面的知识,尤其是那些不同文化的知识,这些传奇魔法师多数都会给自己恒定一个语言通晓的法术能力。从而能够看懂用其它位面语言记载的知识。

    如此一来,吉比斯最初的确看不懂道德经之类的道门经典,每个字,他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之后,吉比斯就看不懂了。

    但吉比斯有个优势。那就是不耻下问。

    要说由于吉比斯与贾可道之间的关系,明道这一辈的弟子见到吉比斯都是持晚辈礼节的,就更不同提赵小卒这些四代弟子了。

    但吉比斯却每天拉着赵小卒几人到藏经阁,求教道门经典,着实让赵小卒这几人过了一把当老师的瘾。

    吉比斯最初还只是想要探寻道门的力量罢了。毕竟像老君山所拥有的力量与扎莫斯位面完全不一样,吉比斯若是略微学习一点,与自身的力量体系对照研究,必然能够提升不少实力。

    但到了后来,吉比斯对于道门经典里所包含的知识却是越来越佩服。

    就拿道德经来说吧,里面哲理不但能够让吉比斯这样的传奇魔法师触类旁通,更能够应用到对国家,对种族的管理治理等等方面。

    别说吉比斯所在的扎莫斯位面了。就算是主物质位面里的哲学体系都仅仅处于萌芽状态。

    当然,这里面的主要原因便是神明太多,像哲学这种辩证关系的学问。着实没有多少发展前途,很多研究这方面的人才最终都被送上了火刑架。

    但吉比斯却是如获至宝,最终在将要离开老君山的时候,这位传奇魔法师提出了一个让孟挺都有些头痛的请求。

    “我想要加入老君山成为一位道童。”

    当这个请求一步步传到孟挺这里的时候,孟挺都有些毛抓了。

    你堂堂一个位面的领袖级大人物,传奇魔法师。居然想要跑到老君山来当道童?

    这不是开宇宙玩笑么?何况听这吉比斯的意思,是想要拜入老君山内门之中。

    孟挺从入门开始就知道一点。老君山内门,是不收华夏之外的人做嫡传弟子。

    何况到现在为止。就连外门里,也就只有贾可道当初收了十来个异界人类,时至今日,一个都没有增加。

    要说这种观念,在孟挺看来,有些守旧了,但这乃是师尊定下,他也不敢违反。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师尊的意思?

    孟挺犹豫了很久,最终做出了决定。

    青鹤感觉有些郁闷,它原本正在赵小卒等四代嫡传弟子面前讲课,看着赵小卒等人那崇拜的目光,它心头的爽感就不用多说了。

    偏偏孟挺将它给招走,让给贾可道传个话。

    这种事情就是它的本职工作,因而就算青鹤再不爽,也不得不立马执行。

    接到孟挺传来的话语后,贾可道倒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要说这种事情,贾可道之前也没怎么去想过,毕竟对于异界的智慧生物来说,道门经典这东西太难以理解了点。

    但现在不同,随着黑色光门不断出现,地球与异界之间的联系也变得越来越紧密,贾可道甚至于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大道与地球的大道正在缓慢靠拢之中。

    简单来说,双方大道之间相互影响,使得彼此之间更加相似了。

    而黑色光门的不断出现,也必然会引发两个世界之间的各种交流。

    就如同现在的扎莫斯位面一样。

    在寻思了一会之后,贾可道拿定了主意,朝着青鹤吩咐了几句。

    青鹤点了点头,随后便消失在亡灵位面之中。

    很快,孟挺便将众师弟招到了老君山顶大殿之中。

    对于观主师兄的召见,一干师弟有些莫名其妙。

    流青云此时还惦记着自己炼制的一炉百宝丹,有些心急便询问了起来:“大师兄,出什么事了?”

    孟挺哑然一笑,这些年下来,那张庆明的性格被磨练得稳重了。可偏偏流青云的性格反倒有些毛躁了起来。

    “诸位师弟,师尊今天传来一事,让我等商议决定。”

    孟挺想了想也没有卖关子,随即便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贾可道想出的法子便是开枝散叶。

    让一个三代嫡传弟子前往扎莫斯位面创建新的道观。从而将道门经典传播开来,自然也就解决了那个吉比斯的问题。

    建立新的道观,成为老君山之下的分支?

    听到这里,有心思在其它地方的,有无所谓的,也有感兴趣的。

    “三代弟子去?大师兄。怎么不是二代弟子啊,师弟我想去。”

    一个脆生生的女声随即便响了起来。

    众人不用看,也知道是郑羽梦这个小丫头,嗯,不应该叫小丫头了。岁数也不小了,只不过身体长得慢,现在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孩子模样。

    孟挺暗暗抹了一把冷汗,看了郑羽梦一眼:“这可是师尊吩咐下来的,师兄我可不敢违令,要不,师弟你去问问师尊?”

    一听孟挺此言,原本有些气势的郑羽梦顿时萎顿了下来。嘴里嘀咕着:“什么嘛,就知道拿师尊来压人,那些小毛头一点都不稳重。如何能够服众。”

    听得这小丫头的话语,众人不由得苦笑不得。

    真要是让你去了,那才是不稳重。

    很早之前就说过了,郑羽梦这小丫头在老君山有着魔头的称号,调皮捣蛋,恶作剧。什么事情都能够与她挂钩。

    只不过这些年下来,老君山下面的弟子多了。郑羽梦也不好借着长辈的身份去恶搞晚辈弟子,而同辈师兄里。一个个要么是蹲在山洞里捣鼓自己的东西,要么就是去了找不到的地方等等,至于孟挺作为观主,郑羽梦也不敢去恶搞他,如此一来,魔头的称号方才慢慢淡去。

    但若是将其派到扎莫斯位面去的话,恐怕那位吉比斯传奇魔法师阁下会短命的。

    “大家毛遂自荐吧,看看谁门下弟子可担此重任?”

    孟挺见郑羽梦之后,就没人说话,不由得有些头痛,这些师弟道行倒是不错,但却越来越不爱理会俗事了,一个个就好似宅男一般,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发表意见。

    “青云,你先说说看。”

    孟挺最终不得不直接点了二师弟的名字。

    “啊,大师兄叫师弟做什么?”

    流青云在原地木了一会,方才回过神来,让众人哭笑不得。

    最初着急的是他,现在犹如木雕的也是他,着实让人不好说他。

    孟挺不得不将话再重复了一遍。

    “师弟感觉三代弟子里以明道最为合适,可让他担任此事作为磨练,也算是为日后接任观主之位做准备。”

    别看流青云现在神神颠颠的,但说出来的话,倒也不错。

    的确,在三代嫡传弟子里,明道算得上是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了,有威望,道行第一,人脉又好,怎么说都是上佳人选。

    倒是孟挺有些犹豫,真要是将明道派去的话,恐怕百年时间内都无法回来了,自己原本还打算十年后就将这一摊子事情交给明道呢,自己也好落个逍遥快活。

    在寻思了一会之后,孟挺最终拿定了主意。

    那建立在扎莫斯位面里的道观,其观主每十年一任,由三代嫡传弟子按照门内排序轮流担任,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诿。

    一听孟挺此言,众师弟均举手赞成。

    嗯,他们的心思压根就没在这上面,至于自家徒弟去担任这个什么观主,也无所谓了,反正也不是自己费心费力。

    如此一来,那些三代嫡传弟子都还不知道自己被万恶的师尊被卖到扎莫斯位面去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孟挺也不打算选另外的时间了,随即便将明道给叫了过来。

    明道来到山顶大殿,见到一溜的师叔都在,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之后得知此事之后,倒也没有找理由推脱,随即便点头应了下来。

    之后,明道下了山,带着赵小卒四人,便去山脚将一干道童尽数召集了起来。按照自愿的原则,从中挑选了三十名道童,一并前往扎莫斯位面。

    对于前往那个扎莫斯位面,这些道童都兴奋不已,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机会,如果表现好的话,指不定就加入内门,成为嫡传弟子了。

    就算不能加入内门,跟在明道师伯身边,多多少少也能够学到不少东西的。

    至于那位传奇魔法师吉比斯。听闻此事之后,极力赞同,还没等明道表态收其为徒,这位传奇魔法师就按照所了解到的东西,对明道叫起师父来了。

    要说这前往扎莫斯位面建立道观。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首先各种道门经典都是要复制一份的,另外各种炼丹材料,制器材料乃至于一些杂物,什么个人喜欢的调料,一些药材种子,都需要带上的。

    如此一来,这事情就多了。

    且不提明道的忙碌,亡灵位面中。贾可道在青鹤离开后,目光环视四周一圈,不由得点了点头。

    随后。贾可道将心神朝着生死簿内一沉,顿时如同巨山一般庞大的生死簿竟然迅速缩小,片刻之间便缩小为巴掌大小。

    在缩为巴掌大小之后,生死簿的封面便自行翻开,露出了空白的第一页,之后一股黑雾涌入。这空白的第一页上便缓缓浮现出一行行扭曲的文字来。

    要说贾可道是不认识这文字的,只不过大道一通。万法通,贾可道现在虽说尚未达到万法皆通的地步。但看这文字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这生死簿上所浮现出来的文字便是所谓的阴文,说白了就是鬼魂用的文字,又称鬼语。

    很显然,此时生死簿上浮现的阴文乃是根据这个世界大道转化的文字,因而如果让地府判官来看,估计就只能睁眼瞎了。

    这些文字每一行开头都是一个亡灵的名字,之后则是其生前的一些事迹,乃至于现在的实力。

    贾可道从前到后略看了一遍之后,不由得轻叹一声,这生死簿毕竟只是地球所处世界里大道的显化,落在这个世界里,能够展现出来的威能远不仅当初的十分之一。

    要知道,若是在地府时期,这生死簿不但能够显现生前事迹,善恶,还能够看到来世因果,寿限等等,可谓是一本显现人间悲欢离合的神书。

    但到了这里,也就只能看到其生前事迹与现在实力了,至于更多的,估计就算是将剩下的残页尽数找到,也不可能看到了。

    这些亡灵名字都是按照实力强弱来排序的,其中实力最强的六位亡灵君主排在最前面,以黑武士皇帝为最强,智慧之火最弱,其后则是一些有名字的强大亡灵,之后便是一些初具智慧,但却没有名字的亡灵,最后部分则是密密麻麻的普通亡灵,以一种古怪代号表示,这些亡灵需要贾可道用指头触及这种古怪代号才能够查看其生前事迹。

    因而即便这生死簿没可能显现出自己最大威能,但就凭这一点,也算得上这个世界里最为强悍的神器之一了。

    要知道,就算是神明,也没可能知道自己信徒之外的很多事情,除非愿意消耗神力去推测。

    “是时候了。”

    贾可道右手指头微微捏动数下,随即便将手中的生死簿朝着地面轻轻一抛,那生死簿随即便迅速变大,朝着四周好似流水一般蔓延开来。

    数息时间,生死簿所覆盖的面积就超过了整个亡灵位面的三分之一。

    凡是被这生死簿所覆盖的地方,不管实力强弱,那些亡灵都在一瞬间陷入到痴呆之中,全身僵立,不再动弹。

    当生死簿覆盖到那条冥河的时候,这条贯穿整个亡灵位面的冥河随即便好似一头生灵挣扎了起来,冥河之上无风起浪,掀起了数十米高的浪头,凡是被浪头触及的河畔岩石,在那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贾可道知道,实际上这就是世界尚未成型的死亡之道的反抗,毕竟这生死簿的举动无疑是对死亡之道的挑衅,但生死簿现在已经大半与亡灵位面融合,即便这冥河掀起再高的浪头,对于大局也无所影响了。

    再说了,这个世界的死亡之道原本就没有成型。抵抗起来也是软弱无力,犹如一名被粗鲁壮汉拖上床的娇弱美女,只能略微挣扎叫唤几句罢了。

    不管那冥河如何挣扎,最终,生死簿还是将整个亡灵位面覆盖。

    就在生死簿将整个亡灵位面覆盖的同时。生死簿骤然化为一片黑雾,朝着地面一沉,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让人惊异的是,贾可道左手上却出现了一本生死簿,与之前的生死簿一模一样,就是看上去要虚幻一些。

    到了这时。生死簿已经与亡灵位面尽数融合,那冥河也不得不无奈的恢复了平静。

    出现在贾可道手上的生死簿乃是生死簿的分身罢了,就如同地府之中判官手上的生死簿一般。

    “谁可封神?”

    贾可道轻叹一声,手指头在六位亡灵君主的名字上轻轻抹过,随即一丝丝金光便在这些亡灵君主的名字上浮现了出来。

    黑武士皇帝那僵硬的身体猛然一抖。从之前的痴呆中恢复了过来。

    到了这时,它已经明白了过来,摆在自己面前的乃是一条通天大道,但是否能够踏上这条通天大道就要看自己的运气如何了。

    “所有黑武士整队!”

    黑武士皇帝佩恩斯的吼声随即便传遍了整个黑武士领地,随着这吼声响起,之前痴呆的黑武士好似解冻了一般,纷纷活动了起来,并朝着黑武士皇帝所在的骨山迅速冲去。

    与此同时。这样一幕在各个亡灵领地不断出现。

    金色骷髅王亚甘地,僵尸王德鲁伊夫,智慧之火西奥尼克。吸血鬼王尤尼,甚至于恐怖骑士瑟莫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骑枪怒吼了起来。

    到了这时,在生死簿的力量驱使下,六位亡灵君主纷纷聚集自己同族军队,虎视眈眈的看向了其它亡灵君主。

    但没有一位亡灵君主轻率动手,它们的智慧都不低。都知道一些道理。

    什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等。字面不一样,但意思却差不多。

    六位亡灵君主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谁和谁之间爆发战争,就很可能两败俱伤,到最后反倒被其它亡灵君主捡了便宜。

    说实话,这完全就是一场赌博,谁沉不住气,那么很快就会出局,而被它选中的对手也会倒霉的跟着出局。

    当然,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从这场赌博中胜出,但前提条件却是能够以较少的伤亡代价拿下对手。

    但这一点,没有任何一位亡灵君主有把握。

    见到这些亡灵君主居然陷入到僵局之中,贾可道不由得轻笑一声:“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说着话,贾可道右手再度朝着那六位亡灵君主下面的名字抹去,这一抹,瞬间便有上百个名字闪现出丝丝金光。

    这些名字都是六大亡灵君主麾下最强大的亡灵,要说它们都拥有强大的力量,以及对亡灵君主绝对的忠诚。

    嗯,任何不忠诚的部下,都会在第一时间内被亡灵君主干掉。

    但到了这时,六大亡灵君主麾下最为强大的亡灵竟然无声怒吼了起来。

    之前这些亡灵君主施加在这些亡灵身上的灵魂限制在一瞬间就土崩瓦解。

    “佩恩斯!我西蒙向你挑战!”

    随着一阵剧烈的灵魂波动,一头全身笼罩在漆黑战甲下的黑武士拔出后背的双手巨剑,朝着高高在上的黑武士皇帝佩恩斯扑了过来。

    从没有遇到过属下反抗逆谋的佩恩斯不由得一愣,但转眼之后就反应了过来,这些年很少用过的双手巨剑随即一横,便将对方劈来的双手巨剑架在了半空,随后一脚踢过去,将对方踢了个跟头。

    正待佩恩斯上前两步,准备将这胆敢反抗的家伙干掉的时候,佩恩斯就感觉后背一阵危险传来,急忙一个闪身躲开,却是另外一名黑武士提着双手巨剑劈了过来。

    “佛伦斯!”

    佩恩斯有些气急败坏了,它压根就不明白为什么一瞬间,事情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但这并不是结束,很快更多的黑武士加入到反叛的行列中来。

    还好,这些反叛的黑武士之间也会相互厮杀,倒是让佩恩斯多出了几分喘息的余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佩恩斯恐怕在之前的战斗中就被合力干掉了。(未完待续)

第五百零四章 决裂?    唐楚阳的疑惑并未持续多久,感受到识海里突然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小茶壶后,他便知道肯定是这家伙捣的鬼了,而且也只有小茶壶才能搞出这么吓人的事情。¤

    唐楚阳身上唯一能够吸收大量元气的,只有他的天神金身,三件古宝和小茶壶,天神金身唐楚阳目前也只是初步了解,具体有什么能力他还没有清楚,而且没有他的操作也不可能自行吸收元气。

    几件古宝没有他这个主人同意,就更不可能主动去吸收飘荡在天地间的元气了,因为唐楚阳知道三件古宝的器灵都处于沉睡状态,没有他主动去激发,也不可能不受控制的乱来。

    这样算下来,便只有小茶壶这个虽然和他有联系,但似乎并不受唐楚阳限制的家伙具备这样的能力了。

    尤其是感应到强大了太多的小茶壶后,唐楚阳这个对这个推测就更加确信无疑了。

    “你知不知道,你总这样会害死我的?!”

    确定了罪魁祸首,唐楚阳尽管修为暴涨,并且领悟了强大的法相神通,依然不开心地拉下了脸,幸好这次发现异常的是欠了唐楚阳天大人情仓窨和琊熙。

    若是换做金铭,迟赫邦等人,小茶壶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让人知道他身上有什么威力恐怖的宝贝,比如荒古灵宝。

    如果让金铭,或者其他任何强者知道唐楚阳身上拥有荒古灵宝的话,不用想后面的事情,唐楚阳都能知道他将面对什么样的局面。杀人夺宝什么的都只能算稀松平常。

    一个说不准,八大隐族都要出动大批量的强者。对唐楚阳进行不死不休的大追杀了,荒宝这种威能逆天的玩意儿。连天神都抗拒不了它的诱惑。

    “不好意思,这里的寒晶元气实在太过精粹,而且数量多到让我难以抗拒,一时没忍住,我便……”

    “别那么多废话,我不需要你解释什么,这样,请你离开我的识海吧,从今而后。咱们各不相干,我不想带着个不受控制,还总给我带来生命危险的东西!”

    唐楚阳没有给小茶壶解释的机会,他其实早在击杀琅邪老怪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尽管小茶壶强大的实力在危急时刻能够救命,但比起它惹麻烦的能力,唐楚阳更加相信自身的自保能力。

    最重要的是,小茶壶根本不受他的控制,而且还占据了对修士而言最为敏感的识海。唐楚阳可不敢保证,将来小茶壶足够强大了之后,会对他的识海或者元神做些什么他接受不了的事情。

    尤其是此时的小茶壶前所未有的强大,强大得让唐楚阳都感觉到了惊惧。他绝不想再将这么个强大的存在,放在他最敏感也最致命的识海里,那里可是所有修士存放灵魂的地方!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半年时间里。我已经将这座山洞里七成多的元气吸收,足足解开了三道封印。你知道我把这三道封印解开之后对你有多大的好处么?!”

    小茶壶的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它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可能会有人拒绝它这样超越凡俗的存在,便是上界天神见了它,也只有恭敬奉承的份儿。

    哪像唐楚阳这样,非但不奉承巴结,反而数次动了将它赶走的念头,这让被人捧惯了的小茶壶有些费解,难道现在的凡间界已经变了世道么?

    “这世上的好处太多了,我也没打算全部占尽,因为那根本不是任何人能够做到的,包括上四界的天神们!”

    唐楚阳的语气逐渐冷酷了下来,一旦下定了决心之后,他突然发现小茶壶能够带给他的好处虽然看着很好很强大,但那都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提升自身实力并不一定非要依靠神器,仙器,在唐楚阳看来,他一脑袋的超越这个世界修炼体系的麻衣相士传承,足够他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生存下去了。

    即便是将来飞升成神了,唐楚阳觉得那脑袋里那些关于洪荒时期的地球神话,也能让他拥有超越其他天神许多的优势,单单是麻衣相士的传承他都没有利用透彻呢。

    再多个小茶壶岂不是要分散唐楚阳的精力?

    而且从今天这事就可以看出,今后万一遇到了天地元气更加浓郁和高端的地方,小茶壶依然会不受控制地自行其事,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它所带来的麻烦就不仅仅事麻烦那么简单了。

    天位修士,甚至于七阶王者,唐楚阳都有信心能够凭借自身优势保住性命无忧,但面对半神以上的强者,甚至于九宫境的地仙,哪怕唐楚阳再自信,也不觉得他能次次幸运地躲过去。

    就如当初遇到仓窨一般,若不是仓窨当时存了利用唐楚阳离开神弃之地的心思,迎接唐楚阳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你依托于我的识海而存在,但却丝毫不受我的限制,虽然你能给予我许多让人艳羡的好处,但这些好处的不确定性太高了,我是个万事求稳的人,受不了你这般肆无忌惮,你还是走吧!”

    说完话,唐楚阳开始吟唱一段奇异的咒语,随着一段段咒诀不断吟出,唐楚阳的九彩元神突然耀起炫目迷离的九彩光华。

    随后赤橙黄绿青蓝紫九色光华分开,形成一层层单独的护罩,将紧贴着唐楚阳元神的小茶壶给强行迫开。

    识海既是修士最脆弱的地方,也是修士最为强大的地方,脆弱在于他经不住任何摧残,强大在于修士的元神,就是整个识海里唯一的神,识海里所有存在,都是以修士的元神意志为主!

    小茶壶之所以能够一直依存于唐楚阳的识海,那是因为唐楚阳没有主动赶它,如果唐楚阳不愿意,那就会向现在这样,他可轻易将小茶壶赶离元神附近,甚至驱出识海。

    “你不能这么做!!!”

    小茶壶似乎感觉到了唐楚阳的冷酷和坚定,原本有些高高在上的语气突然变得焦急起来,换做以前的它,绝对不会跟一个凡间修士讨价还价。

    因为在它的眼里,便是上界的所谓仙君仙帝也就那么回事儿,更何况只是连飞升都没有的凡人?

    但唐楚阳不同,尽管小茶壶不知道唐楚阳所有的秘密,仅凭唐楚阳炫目迷离的九彩元神,小茶壶都不想轻易放弃这个万年难遇的宿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