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鞠躬叩谢‘看海’盟主慷慨支持的全部月票!感谢您的鼎力支持!)

    (ps:小猪拜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支持!感谢您的认可……)

    “阵法的灵压很强大,连我这个布阵之人都得小心翼翼,前辈的修为果然高深莫测,三百六十五个阵基全都是前辈蓄灵,效果好的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啊……”

    看着眼前这个占地足有一平方公里的大阵,唐楚阳啧啧赞叹的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成就感,在布置阵法之前,唐楚阳的信心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足。↑

    毕竟是拆分凡间界不可能存在的神级大阵,哪怕只是其中的万分之一,都已经达到了顶级天级大阵的水准,唐楚阳之前最高也才不知过一座地级阵法,而且地级里品级最低的。

    如今突然要布置属于上界天神阵法范畴的‘神级大阵’,要说他心里没有压力,连他自己都不信,如果不是担心仓窨嫌他没用而干掉他的话,唐楚阳是绝对不会主动去这么干的。

    不过还好,唐楚阳上辈子的理论只是还是学得相当扎实的,这要感谢他那个不讲情面,成天拿着戒棍逼着唐楚阳看书的师傅。

    “三百六十多个阵基,每一个阵基都有我一半儿的修为,若只论这阵法的真元储存量的话,可足足相当于近两百个我,便是九宫镜的地仙,也足以轻松辗压了……”

    仓窨的语气里也充满了感慨,他虽然不是很懂阵法。但也不是一无所知,以眼前这座大阵所储存的真元而言。如果转换成攻击类的大阵,他都有信心凭此大阵和三名以上地仙硬撼!

    “哈哈。虽然万灵复苏大阵并非杀阵,但若是在我手里,杀掉几个地仙还是不成问题的!”

    唐楚阳笑着接了一句,随后见仓窨一脸诧异地转过脸看他,也不做解释,转而道:

    “前辈,阵法已经布置好了,总算还有三天时间剩余,为保险起见。还请前辈将您的妻子带过来吧,性命相关的事情,还是越早越好……”

    仓窨闻言急忙点头,他愿意花费这么多的精力不就是为了救活妻子么?唐楚阳表现得如此认真,这让仓窨看到了他的诚意,当下点着头道:

    “我这就去将我琊熙的肉身取出来!”

    不论是什么样的种族,死亡但肉身没有损坏的情况下,其尸身大多都会被保存起来,尤其是修为达到天位以上的修士。与人类而言,可以储存起来用于夺舍重生。

    因为只剩下躯壳没有元神,夺舍重生的难度会降到最低,同时在夺舍之前。还可以有意识地将尸身放到相应属性的环境中保存,甚至于淬炼提升,以此来达到完美契合夺舍者元神的目的。

    虽然这样的事情人族无人承认。但唐楚阳去从唐老爷子那里了解到了相关知识,唐家以前也是有先祖遗体的。只是因为唐浩然连续遭人算计,导致先祖的遗体被破坏。不得不火化入土。

    至于其他种族,就没有人族那么多忌讳了,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直接把元神死亡的族人尸身,直接制造成没有任何意识的战争傀儡。

    战争傀儡是一种类似于雕像的存在,平时放在族中最重要的密地,若是密地被入侵,这些被设置了禁制的傀儡会立刻苏醒,并不死不休地灭杀入侵密地的敌人。

    唐楚阳其实还知道一个更加妥善的利用方法,那便是将所有先祖遗体选择一处风水宝地保存并且供奉起来,以供后人瞻仰的同时不断享受香火供奉。

    如果先祖遗体内还能残存一点元神就更好了,经历数百数千年的供奉之后,即便无法飞升上四界成神,那一点残存的元神也会被万千族人的供奉给抬升到家族守护神的地步。

    不过唐家先祖的遗体已经全部消耗了,想要实行这个计划,除非唐老爷子等人全部离世,这个想法实在有些太过大逆不道,因此唐楚阳连提都不敢提。

    仓窨妻子琊熙的尸身就保存在溶洞当中,知识被仓窨用顶尖天材地宝和强大的禁制保护了起来,反正都要救人了,仓窨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直接当着唐楚阳的面将妻子的尸身取了出来。

    按照虎头人的规矩,族人肉身未损的情况下死亡,其尸身要被炼制成护族神卫。

    护族神卫虽然没什么灵智,但经过虎头人族内秘传的禁忌之术炼制,其本身实力反而会有不小的提升,乃是虎族最强战力之一!

    “前辈,请将您妻子的肉身置于大阵当中,最好以心脏对准中央最大的基阵上,然后为我准备一些天石和地晶,咱们马上就可以开始复活您的妻子了。”

    虎头人的妻子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同样也是虎头人身的琊熙即便美得再怎么惊天动地,在唐楚阳这个人类眼里,他都只是一名虎头人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身材比仓窨矮小了一些。

    当然,再怎么矮小的虎头人,也比唐楚阳这个人类要伟岸了太多,几十丈的身高那都是必须的。

    不过仓窨显现真身的时候也就是百米上下,他的妻子琊熙要更加娇小一些,唐楚阳目测,满打满算就是个八十米的样子,一平方公里的阵法足以放下她了。

    仓窨按照唐楚阳的要求把妻子的肉身摆好,随后取了天石和地晶来到唐楚阳身边,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一双虎爪一直紧紧地握着,唐楚阳甚至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前辈不用担心,如今阵法已经成功布置出来,而且威能强大得超乎我的想象,救活您的妻子不会有任何问题!”

    唐楚阳说得这么肯定,不是他对自己有多大的信心,而是他的话必须这么说,因为救不活仓窨的妻子,唐楚阳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仓窨的妻子复活,他唐楚阳就能好好的活着,并且获得一尊半神虎头人的友谊,若是万灵复苏大阵未曾起到作用,等待唐楚阳的结果不用想他都知道。

    这种情况下信心不信心的已经不重要了,生死之间,唐楚阳必须得足够自信。

    “嗯!还是那句话,救活我的妻子,你便是我仓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仓窨闻言点点头,再次转头郑重地看了唐楚阳一眼,在神弃之地这么个凡俗生灵绝种的地方,眼前这个修为低下的人类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唐楚阳失败,基本就预示着他的妻子只能用来炼制护族神卫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785-786章、恶魔子爵陨落    ps:感谢书友150423141139038的打赏。

    外有大量恶魔围攻,里面又被爆了菊花,就算是中将阁下历经数次战争,此时也是失了方寸。

    这倒不能怪这位中将阁下没有能力,全怪其经历的战争完全都是占据了一边倒优势的战争。

    先是派出特工收买敌方高级军官,做好一切部署之后,便是空军轰炸空袭,摧毁敌人地面大部分军事目标,打乱敌人军力部署,切断交通,随后则是巡航导弹不断落下,之后就是地面部队推进,电磁干扰,敌人是闻风投降,溃不成军,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地面部队基本上就是充当了占领警察的角色。

    从头到尾,都是高科技武器吊打原始社会的节奏,并且整个作战部署都是参谋部做好,中将阁下只管宣布进攻就是了。

    这样的战争,说实话,别说中将了,就算是一个刚刚从军事院校里出来的小军官,或许都能够指挥,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胆量的问题。

    总之,此时的中将阁下很不适应恶魔的这种魔幻打法。

    高等传送进入营地中心,邪恶灵光影响人类思维,降低士气,火焰风暴,召唤恶魔,各种破坏,等到中将阁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被自己的警卫抬着往黑色光门逃走了。

    任凭是谁都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营地是没可能守住了,能够多逃出去几个才是王道。

    实际上就在恶魔们大举进攻的时候,八成的科学家都撤离了,而留下的科学家都是操作试验武器的专家。

    “不!我要和我的士兵在一起!”

    中将阁下有些犹豫。但一想到这次失败所造成的后果,不由得吼了起来,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如果就这样逃回去的话,那么一切责任都会落在自己身上。自己将会成为这次战败的替罪羊!

    毫无疑问,在中将阁下看来,这场战争的失败并不是自己指挥失误,而是六角大楼那些家伙的错误。

    几个警卫对视了一眼,随即便道:“对不起,将军阁下。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要保证您的安全。”

    实际上,中将阁下正需要这些警卫将自己救出去,当然表面上不会这样就范,还要挣扎一下,就好似古代皇帝禅位一样。都要三请三让。

    结果将军阁下被几个警卫七脚八手就抬出了黑色光门。

    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六角大楼绝不允许一位将军被敌人俘虏,至少救回来后,可以像将军所想的那样拿来当替罪羔羊。

    至于那些还坚守在自己岗位上的大兵,就只能祝福他们好运了。

    随着最高指挥官的撤离,所有防线尽数崩溃。

    就算是神经再坚韧的士兵,见到营地已经被恶魔杀成一片血海,也没法坚守下去了。

    距离黑色光门最近的大兵自然是得天独厚,近水楼台先得月。早早就逃了出去。

    而那些位于营地外围的大兵就比较悲催了,不管身在坦克里还是堡垒里,都阻挡不住恶魔的进攻。最要命的是,当里面一些大兵幸运逃回营地时,却发现那座黑色光门已经被恶魔包围。

    绝望,沮丧顿时笼罩了所有大兵的心里。

    而尤尼斯子爵在发现那些人类从黑色光门穿过消失不见,不由得一喜,它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这些人类来往于深渊的空间通道。

    说实话,尤尼斯子爵有些惊异这个空间通道的稳定。

    由于深渊位面自身的混乱干扰。使得空间通道这类东西极不稳定。

    恶魔们想要制造一个空间通道进入其它位面,都需要借助天然生成的空间裂缝。其所需要消耗的力量极为庞大,多数时候只能维持一小段时间,并且实力过于庞大的恶魔领主很难通过这种空间通道前往其它位面。

    如果强行通过的话,那么就是空间通道崩溃等等之类的意外。

    尤尼斯并没有贸然穿过黑色光门,它并不知道这个空间通道所能够承受的力量上限有多大,如果贸然通过,导致黑色光门崩溃的话,自己容易受到重创,那样的话,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深渊位面里可算不上一件好事。

    尤尼斯眼睛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随后身体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在那头雌性蛇魔身边。

    对于尤尼斯的出现,那头雌性蛇魔表现出了敌意,它此时正在品尝人类尸体的美味,对于任何靠近自己的恶魔都带着一种饿狗护食的习性。

    虽说这位恶魔子爵将雌性六臂蛇魔召唤了过来,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属于上下级,毕竟被召唤过来的雌性六臂蛇魔来自于其它层面,在尤尼斯展现出自己的强大实力之前,蛇魔并不会轻易臣服的。

    实际上,这就是恶魔的通病。

    “蛇魔,我是残暴的尤尼斯子爵,臣服于我!”

    尤尼斯子爵的火焰长剑虽说已经断掉了,但它的眼睛却是死死盯着这头雌性蛇魔,如果这头蛇魔表现出任何反抗意识的话,那么尤尼斯子爵将会毫不留情的杀掉它!

    在尤尼斯子爵所展现出来的威势面前,战斗实力仅仅只有十五级的六臂雌性蛇魔最终臣服了。

    在尤尼斯子爵的命令下,蛇魔朝着那黑色光门钻了进去。

    而在黑色光门的另一边,得到中将阁下命令的舰队已经将所有武器对准了那个黑色光门,舰炮、导弹、机关炮乃至于在紧急起飞的战机。

    至于是否真的开火,还需要等待六角大楼的批复。

    毕竟这个黑色光门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如果被摧毁了的话,失去的可不仅仅只是留在那边的大兵。

    中将阁下站在斯达姆号航母舰桥上,眼睛从最开始都没有离开过那个黑色光门。最初那个黑色光门里时不时还能够逃出一些大兵来,但到了后来,黑色光门就没有任何动静了,犹如一团乌云压在中将阁下心头,让他丝毫不敢喘出大气来。

    “将军阁下。六角大楼回复,在必要时刻可以摧毁目标物。”

    一个中尉跑进了舰桥,传达了六角大楼的电文。

    直到这时,中将阁下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就在这时,那头雌性六臂蛇魔从黑色光门里钻了出来。落在了海上平台上。

    对于来到另外一个位面,蛇魔还是很兴奋的,这意味着自己可以享受到更多的美味。

    嗯?那些是什么东西?

    雌性六臂蛇魔看着远处海面上停泊的舰队以及天上的战机,不由得有些疑惑。

    但下一刻,蛇魔就看到那些巨大的船只上冒出了火光。

    舰炮齐射!

    六臂蛇魔连跳入海水里的机会都没有。就连同那座海上平台被炸成了灰灰。

    尤尼斯子爵站在黑色光门后面等待了一会,见雌性六臂蛇魔没有返回,不由得有些恼怒,毫无疑问,那头蛇魔平安的穿越了过去。

    至于为什么没有返回,理由很简单,肯定是享受美味去了。

    尤尼斯子爵想了想,随即便将右手缓缓朝着黑色光门里伸了进去。

    没有任何的魔力波动。这座黑色光门也没有出现任何不稳定的迹象,让尤尼斯子爵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

    这倒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这个空间通道竟然如此坚固。能够承受自己的庞大力量。

    没有丝毫犹豫,尤尼斯子爵便朝着黑色光门走了进去。

    尤尼斯子爵压根就没有想到,十多分钟前,那头雌性六臂蛇魔被干掉之后,这座黑色光门就被严密的监视了起来,只要有任何异动。那么就会受到猛烈的火力覆盖。

    当然,这也全得益于在炮火洗礼之后。黑色光门没有丝毫崩溃的迹象,既然这样。那么舰队就可以随时攻击了。

    正如以上所述,当尤尼斯子爵的一条腿刚刚踏出黑色光门就被舰队负责监控的大兵发现。

    而就在尤尼斯子爵惊讶无比,看着四周海水,体会着那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排斥和挤压时,包围在四周的战舰开炮了。

    虽说这里的排斥和挤压使得尤尼斯子爵的实力被削弱很多,但不管怎么说,尤尼斯子爵作为巴托炎魔,恶魔贵族,其实力绝非雌性六臂蛇魔可以比拟的。

    在那些负责观察的士兵眼里,舰炮刚刚开火,那头体型超过三米的怪物就瞬间朝着天空直冲而上,很快就冲上了千米高空。

    毫无疑问,第一轮炮击彻底落空,连那头怪物的半根毛都没有擦到,毕竟舰炮这玩意是拿来对付战舰以及岸上建筑物的,像尤尼斯子爵这样能够高速飞行的目标,想要击中,的确需要一些运气。

    凡是能够看到这一幕的士兵,军官眼睛都瞪大了,这头怪物居然会飞!

    实际上,相对于人类的惊异来说,尤尼斯子爵心头的震惊还要来得强烈一些,它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高等传送术居然无法在这里使用!

    也正是因为如此,尤尼斯子爵躲避炮弹时采用了飞行,而不是传送。

    还好,尤尼斯子爵能够飞行,否则的话,这一轮炮击下来,不说直接被炸死,多少都要带上一些伤了。

    那些舰炮可不是107毫米榴弹炮以及坦克炮所能够比拟的,只要挨上几炮,就算是战舰也得半残,以尤尼斯子爵现在被削弱之后的实力来说,被击中之后还真不好说。

    不过躲过舰炮轰击的尤尼斯子爵这时也不太好过,就在它刚刚冲上千米高空的时候,十多架一直在天空巡航的战机就盯上了它,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呼呼呼,超过四十枚空空导弹带着一串白烟,就从四面八方朝着尤尼斯子爵射了过来。

    要说尤尼斯子爵的飞行速度并不算慢,嗯,单指生物范围,从黑色光门附近直冲千米高空也就用了五秒时间。每秒两百来米,亚音速范围。

    但空空导弹乃是用来对付超音速战机的,其速度现在都能够达到四马赫以上。

    这是必然的,现在的战斗机速度都是朝着一点七马赫,两马赫以上前进。加上需要拉近的距离,如果空空导弹的速度低于四马赫的话,就只能跟在战机后面吃灰了。

    尤尼斯子爵看着那些飞过来的奇怪物体,颇为不屑,之前那些会爆炸的东西威力倒是不小,不过自己能够轻易躲闪过去。现在这些好似棍子一样的东西,看上去更加没有威力。

    但尤尼斯子爵片刻之后就知道了,这些棍子也不算好惹的。

    它们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靠近了尤尼斯子爵,尤尼斯子爵随即便朝着更高处飞去。企图躲开这些东西,不管怎么说,尤尼斯子爵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但让尤尼斯子爵有些意料不到的是,这些棍子的速度太快了,转眼之间就追上了自己。

    随后一连串的爆炸将尤尼斯子爵包裹了起来。

    “干掉它了!”

    通讯频道里一片欢呼声!

    对于这些第一次与顶级恶魔战斗的飞行员来说,只要导弹击中对方,那么对方就是钢铁做成的身体也会变成碎片。

    但尚未等导弹爆炸的硝烟散去,一架战机内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飞行员有些惶恐的声音响起:“有高速物体向我靠近!”

    轰!

    这句话尚未说完,那架没有进入超音速巡航的战机就在空中爆炸开来,形成无数碎片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出去。

    一头全身火红的怪物从爆炸的烟雾之中穿梭出来。朝着另外一架战机扑了过去。

    尤尼斯子爵此时已经陷入到暴怒状态中,作为一位恶魔贵族,尤尼斯子爵还从未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候,就算是面对另外两位恶魔子爵的围攻,尤尼斯子爵也能够从容淡定的化解。

    但现在,尤尼斯子爵感觉自己被人类完全羞辱了。

    自己好似一个小丑。很有把握的想要躲掉那些飞行物的攻击,谁知道那些飞行物能够追踪攻击。转眼之间,自己一个没有提防就被炸中。全身上下狼狈不堪,就好似从垃圾堆里的爬出来的啰啰兽一般。

    “库勒!(去死!)”尤尼斯子爵好似一头在空中扑击的雄鹰,速度提升到极致,每一次扑击都能够将一架战机撕裂。

    数息时间内,就有三架f41-zm重型战斗机在空中爆成了火光。

    f41-zm乃是美军近三十年来唯一的主力重型战斗机,在大大小小无数战斗中尚未有过被击落的记录,被美军大兵们誉为美利坚之鹰。

    看着这一幕,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从未被击落的f41-zm竟然一口气被击毁三架,这也就意味着f41-zm的不败金身被破掉了。

    这对于大兵们的心理打击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人都这样,一贯拥有的优势一旦丧失之后,心理傻瓜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不过即便是如此,剩下的飞行员依然没有丧失战斗的勇气,而是拉开距离之后朝着尤尼斯子爵再度发射了一波空空导弹,即便他们知道导弹对于怪物的伤害近乎于无。

    当然,这些不断飞来的空空导弹对于尤尼斯子爵来说,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毫发无伤。

    连续不断的爆炸,使得尤尼斯子爵多少有些头痛,它强悍的肉身足以抵御那些空空导弹的爆炸威力,但不可否认的是,爆炸所带来的震荡使得它体内的魔核出现了一些小问题。

    并且在舰队朝着空中的尤尼斯子爵发射了大量防空导弹之后,这个问题显得更为突出。

    “这些懦弱的人类!”

    怒气勃发的尤尼斯子爵顶着不断飞来的导弹和防空炮弹朝着一艘护卫舰扑了下去。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点道理,尤尼斯子爵还是懂的。

    那些巨大的战舰,尤尼斯子爵感觉自己没法很快摧毁,因而尤尼斯子爵选择了护卫舰这种小吨位的战舰作为突破口。

    见到怪物朝着自己扑来,那艘只有两千多吨的护卫舰不得不开始缓缓启动,企图距离怪物远一点。同时护卫舰上的防空导弹井在进入发射准备的同时,防空火神体系以每分钟五千发的极高射速朝着尤尼斯子爵喷射出无数子弹。

    但行动缓慢的海面舰船在面对高速飞行物时,想要逃离那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尤尼斯子爵好似一枚人形炮弹,从高空疾速坠落下去,期间被无数子弹轰击。但这些防空体系压根就没能将尤尼斯这头怪物摧毁。

    轰然一声巨响,尤尼斯子爵穿过层层弹雾,转眼之间便撞在了护卫舰的甲板上。

    这艘护卫舰的甲板能够承受一百五十五毫米口径大炮在五百米内,小于四十五度角的轰击。

    但在尤尼斯子爵的猛烈撞击下,护卫舰的甲板瞬间被撞出了一个大洞,那尤尼斯子爵一口气就冲到了船体之中。期间所造成的震荡,使得护卫舰向下沉入一米多。

    “该死!”

    看到这一幕,负责战场指挥的中将阁下知道麻烦了,那头怪物居然跑到护卫舰里去了。

    这样的话,舰队强大无比的攻击力压根就没有发挥的余地。嗯,在华夏,这似乎叫做投鼠忌器。

    好吧,不管是投鼠忌器还是投什么,中将阁下现在必须立马做出决断,是立马将护卫舰击沉,借此将怪物抹杀,还是让护卫舰上人员弃舰。借以减少人员损失。

    在犹豫片刻之后,中将阁下下达了让护卫舰全体弃舰的命令。

    接到命令之后,护卫舰上的救生艇以及冲锋艇等等之类的小船开始迅速放下。里面坐满了海兵,另外一些急于逃脱的海兵则是直接跳入了海中。

    与安全坐在航母舰桥里的中将阁下相比,这些海兵能够清楚感受到那头怪物的恐怖。

    据说这头怪物在撞破甲板之后,所过之处的钢铁就开始发红,犹如火海地狱一般,估计此时尚未从甲板下面逃出来的海兵。都尽数阵亡了。

    在钢铁战舰内部这种特殊环境里,巴托炎魔所释放出来的高温。具有其它地方所不能够比拟的杀伤力,金属能够迅速将高温传输到任何地方。

    就包括现在的甲板上。都能够感受到热量传播出来。

    尤尼斯子爵在护卫舰内部大肆破坏的同时,能够逃出的海兵,军官尽数离开了这艘护卫舰。

    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人生奇耻大辱。

    但在短短五分钟,他们就庆幸自己逃了出来。

    在确定护卫舰内再无生存者,或者说应该是中将阁下判断里面没有了生存者后,整个太平洋特遣舰队,不管是那两艘特鲁斯级核动力航母,还是三艘亚历山大级重巡洋舰,或者九艘驱逐舰,三艘护卫舰,天上盘旋的战机,统统朝着这艘已经沦陷的护卫舰发射出自己最大火力。

    在前后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太平洋特遣舰队所发射的炮弹,子弹乃至于导弹等等武器足以打上一场小规模局部战争了。

    那艘可怜悲催的护卫舰就在第五十六秒时就被一发对舰导弹击穿侧面,钻入了弹药库,轰然一声巨响,战舰彻底断裂,随后在饱和攻击之下迅速变成数段沉入海底。

    而在这之后,舰队还朝着沉船之处攻击了十多分钟之久,三十架反潜直升机丢下了上百枚重磅深水炸弹。

    尤尼斯子爵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类的攻击手段如此强悍,自己还在护卫舰里面破坏得正爽的时候,就感觉整艘战舰陷入到剧烈的爆炸之中。

    那不仅仅只是导弹,炮弹所带来的杀伤力,还有弹药库爆炸所带来的威力。

    这些没有魔力波动的爆炸集中在一起,对于尤尼斯子爵所造成的伤害超过了它的想象。

    一枚炮弹的爆炸对于尤尼斯子爵所造成的伤害就好似一根头发丝从身上擦过,最多带出一点红印来,但那些爆炸无休止在尤尼斯子爵身边产生,尤尼斯子爵甚至于想要逃走都没有机会。

    这些爆炸就好似钝刀子割肉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将尤尼斯子爵消磨,到了最后,尤尼斯子爵再也无法承受,在一场剧烈无比的爆炸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实话,如果尤尼斯子爵此时待在自己城堡里,那么这样的爆炸就算是多上十倍百倍,对于尤尼斯子爵都没可能有半点伤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