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新的一月,月初保底月票出来了哈,诸位书友能投给小猪么?)

    “前辈,你最好每次充满十枚玄晶再休息,这样不但能够加快布阵的速度,对你的修为也应该有不小的好处……”

    “嗯?”

    仓窨疑惑地转头看了唐楚阳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难道你一个小小的天位修士,还想在修为境界上指导一下我这个不知道甩你多少条街的半神?

    心中虽然不屑,但仓窨并没有说出来,如今他需要唐楚阳帮忙救治妻子,自然不能在这等紧要时刻恶言相向,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道:

    “放心吧,为了救活琊熙,我什么都愿意做!”

    布阵所需的天品玄晶足足有三百六十五枚,即便有大量的恢复真元的灵物,三百多枚天品玄晶也够他忙一阵子了,这本就是一项无脑支出的重复工作,考验的只是仓窨的耐性而已。》

    即便不用唐楚阳提醒,为了尽快救治妻子,仓窨都会压下虎头人不耐的性子,歇尽所能地贡献自己的最大力量。

    如果换做往常的时候,唐楚阳要敢让没什么耐心的虎头人干这种枯燥的事情,仓窨绝对不介意一巴掌把他拍死。

    但此时不同,为了救活妻子琊熙,仓窨连自己的命都不介意搭进去,更何况只是为几百枚玄晶充能?

    不过即便如此,仓窨依然感觉这种不断重复的枯燥工作会让他烦躁,可事实却不是这样。

    在连续重复充满三十多枚天品玄晶之后。仓窨非但没有烦躁,一双精光闪闪虎目里满是惊讶和惊喜。看向唐楚阳的目光,竟然隐隐带了一丝感激。

    仓窨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八卦境第六个境界。而且卡在这个小境界已经数千年之久,任凭他使用了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都未能突破到下一个八卦境的第七境。

    可是在连续为天品玄晶储存真元的过程中,尤其是充满真元的玄晶达到三十个的时候,仓窨竟然感觉到他沉寂了数千年的修为竟然有了一丝突破的悸动。

    仓窨能够达到半神之境,虽有虎头人远超人类的天赋加幅在里面,但也说明他自身不是个愚笨的人,只是稍稍一想,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他沉寂了数千年的境界突然松动。其原因恐怕是因为他连续三次耗干了体内真元,如此极限使用真元的情况下,让他几乎定型了的识海终于开始松动了起来。

    在过去的几千年时光里,仓窨也不是没有想到通过大量消耗真元来突破识海极限,但他身处神弃之地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即便再怎么极限输出,也不敢把识海里的所有真元耗干。

    不留一点真元用于应付突发情况,那是连妖兽都不会干的傻事,更何况是仓窨这种修为已达半神之境。几乎就是一路厮杀着成长起来的虎头人?

    这是如今的情况比较特殊,距离妻子琊熙死亡满月之期没剩多少时间了,为了让唐楚阳能够尽快的布置完大阵,仓窨根本就是歇尽所能的在帮忙。

    就拿为玄晶充能来说。如果是以往的仓窨,只要自身修为消耗高于七成,肯定就会停下来恢复。等真元复满之后,才会继续为玄晶充能。

    这次为了加快速度。仓窨几乎放下了所有顾忌,每次都是把识海里的最后一丝真元耗干。充满足足十枚玄晶才不得不停下来恢复,这,才叫真正的极限输出。

    因为以前从未这么干过,所以才重复了三次,仓窨便感觉到近乎凝固的境界居然开始松动了。

    有了这个发现,仓窨心里的烦躁之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既能为救自己的妻子贡献最大的助力,又能提升自身凝固了数千年的修为,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高的事情么?

    这时候仓窨才忍不住转头看向了唐楚阳,见他一脸专注地忘我调配材料,仓窨虎目中禁不住露出一丝感激,但心里更多的还是惊讶。

    “难道他看出我的境界陷入了瓶颈?”

    这个念头诞生之后,仓窨突然觉得有些荒谬,这怎么可能呢?一个小小的人类修士而已,他的修为满打满算才达到五行境的小天位而已,怎么可能具备这么惊人的眼力?

    “呵呵,也许赶巧了吧?”

    仓窨有些失笑地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在知道了唐楚阳能够救活妻子琊熙后,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把唐楚阳这个原本不放在眼里的人类修士,拔升到和他一个层面的强者来对待了。

    虎头人天性鲁直豪爽,不想狐族那般智计百出,奸猾狡诈,尽管有了这样的念头,仓窨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若是唐楚阳真的救活了他的妻子,仓窨确实为拿唐楚阳当做唯一的朋友。

    看了看手中再次充满灵气的玄晶,仓窨急忙甩开了这些不相干的念头,重新拿起一枚玄晶继续充能,现在想这些还为时过早了,一切等妻子被救活之后再说。

    仓窨这边有了无比惊喜的收获,唐楚阳那边的收获也不小,甚至于比仓窨的收获还要大上许多!

    因为唐楚阳突然大仙,调配熔炼顶尖极品材料虽然对他的元神消耗极大,但顶尖材料上反馈归来的精粹五行元灵,竟然让他强悍的元神得到了肉眼可见的增强。

    其实炼器也好,炼丹也罢,又或者向唐楚阳现在这样布阵,对于自身本就是一种难得的修炼,尤其是熔炼高出自身修为等级的材料,对于元神更是一种极限的淬炼。

    唐楚阳在歇尽所能地熔炼这些极品材料的同时,本身有蕴含了巨量五行元灵的材料,也在不断地淬炼着他的元神,每熔炼一种材料,都等于唐楚阳的元神完成了一次艰难的洗练。

    尤其是唐楚阳熔炼的材料全都是极品,材料本身精粹无比的精气,每时每刻都在反哺着唐楚阳的元神,甚至于对他的整个识海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只是短短五天光阴,唐楚阳才晋级没多久的元神,竟然再一次晋级了!

    仓窨的收获也非常喜人,三百六十多枚天品玄晶弄完,他原本凝固的境界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破绽,若不是接下来就要到了救活妻子的关键时期,他恨不得马上去闭关突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783-784章 、反击与杀戮    ( )尼玛!这是什么?

    在这样的炮火打击下,就算是坦克,都要变成渣渣了,可这两头巨大的人形怪物看上也就身上出现了一些白点。

    大兵们开始朝着库仑魔疯狂射击,他们心里知道,连炮弹都奈何不了这两头怪物,自己手上的机枪,自动步枪恐怕连根毛都碰不下来,但为了掩饰自己心头生出的惶恐,他们不得不用枪声给自己壮胆。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几乎崩溃,不管是机枪还是自动步枪射出的子弹打在库仑魔身上,转眼之间便被弹飞出去,甚至于连白印都无法留下。

    嘭嘭嘭,紧接着,一连串反器材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在狙击手们的高超射术下,所有特制的贫铀子弹都打在了库仑魔的眼睛上。

    嗯,准确来说,就在那些子弹飞出的瞬间,库仑魔闭上了眼睛,使得那些子弹打在了眼皮上。

    大家都知道,不管任何有眼皮的生物,其眼皮在皮肤里都是最薄的,没有任何例外。

    因而在大兵们的印象里,任何眼皮也不可能挡住子弹的射击,何况那些子弹并不是一般的子弹,而是能够在五百米的距离上穿透五十三毫米厚的硬化装甲钢板。

    但子弹打在库仑魔的眼皮上,被尽数弹飞。

    ︽≤,ww⊥w.

    “上帝!”

    一名狙击手从瞄准镜里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当然,这些子弹打在库仑魔的眼皮上并不是没有丝毫影响。

    很显然,库仑魔被打痛了,不管怎么说,眼睛都是生物身上最为敏感和脆弱的地方。

    嗷!暴怒的库仑魔在一声怒吼之后,高高跃起,就好似一头巨猿,跳过两百多米的距离后。重重砸落在一个机枪堡垒上。

    轰然一声巨响,那个用最高标号水泥内加钢板修建起来的机枪堡垒就好似沙堆,转眼之间就在库仑魔脚下崩散,里面的大兵和机枪在一瞬间就变成了肉酱和废铁。

    库仑魔可没去注意子弹是从什么地方钻过来的,在它们暴怒的时候,只要挡在它们面前的障碍物等等之类东西,都会被它们视为摧毁的对象。

    高高抡起的狼牙巨棒朝着一座机枪堡垒砸落下去,嘭,水泥块四处飞溅,机枪堡垒所在之处变成了一个深坑。

    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两头暴怒的库仑魔就将营地布置在外围的机枪堡垒,地雷阵乃至于自动机枪等等防御设施踏平了小半。

    在发现没有什么可供自己摧毁的东西后,库仑魔再度朝着营地挺进。

    营地外围所发生的一切都通过埋设在隐蔽处的摄影头传输回了指挥部。

    最初见到那些恶魔在炮弹的爆炸下不断倒地变成尸体的时候,指挥部内发出难得的欢呼声,但很快,两头库仑魔的恐怖表现使得指挥部内一片寂静。

    中将阁下的脸色都快要变成苍白了。

    不过,他还没有绝望,如果换成他才进入营地的时候,或许会绝望。但现在营地内所拥有的武器可不仅仅只有那些火炮和坦克。

    在库仑魔大步突破营地外围防线的时候,这个方向布置在后面的三十多辆坦克不得不冲了上来。

    这让那些在逃跑被枪毙和拼死抵抗之间徘徊的大兵们生出了一丝希望,毕竟营地内的火炮最大口径也就是一百零七毫米,发射的炮弹基本上都是榴弹或者空爆弹。对于单一目标的杀伤力远远不如坦克的穿甲弹。

    开上外围阵地的坦克在一个急停之后,转即就朝着库仑魔开炮。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怪物可没有时间让你慢慢瞄准。

    还好,这些坦克的火控系统还算不错。在六百米的距离上,超过九成的炮弹精准的击中了库仑魔的膝关节。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这库仑魔长得太高了点。即便是膝关节也有六米多的高度。

    这些坦克总不可能朝着二十多米高的头部开炮,那样的话,不但命中精度会下降很多不说,一些位置不好的坦克炮管仰角也够不着。

    库仑魔的膝关节处不断被穿甲弹击中,但结果并不乐观,库仑魔的膝关节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抵住了穿甲弹的攻击,但只是连连后退,丝毫没有半点断裂的痕迹。

    最让那些坦克兵恐怖的是,在一连被打退好几步后,库仑魔再度跃起,朝着坦克这边扑来。

    以库仑魔每次跃起的距离,区区六百米也就是几下的功夫。

    虽说跃起在空中的时候,库仑魔经常会被飞来的炮弹击中,从而被炸得掉落下去,但库仑魔最终还是跳到了这些坦克面前。

    随后就是一顿暴打小老鼠的游戏。

    库仑魔的狼牙棒长约十七八米,比电线杆还要粗,落在坦克之上,三四下就能够将一辆坦克砸成一堆废铁。

    那两头库仑魔刚刚将十多辆坦克砸成废铁的时候,从营地深处无声无息就射来了两道细若铅笔的红色光柱,转眼之间便落在库仑魔身上。

    那库仑魔企图用狼牙棒来抵挡,但在短短不到三息的时间里,库仑魔手上的狼牙棒就被那红色光柱切成了两段。

    这红色光柱是高能激光,能够在海面上将万米之外的护卫舰切成两半。

    因而库仑魔那根仅仅只是普通货色的狼牙棒压根就不可能抵挡这激光的扫射。

    当那高能激光射到库仑魔身上的时候,库仑魔身上的那些魔纹随即便从红色自行转化为黑色,竟然将那高能激光给当住了。

    操纵高能激光的家伙似乎对于这一幕很不满,那高能激光随即便在库仑魔身上四处切割了起来,不管是眼睛,鼻子,耳朵眉毛乃至于库仑魔的下身都被高能激光切割了一遍。

    那激光不小心扫在了一辆被击毁的坦克上,坦克与激光接触之处转眼之间便发红发白变软,变成了金属液体流淌下来,那坦克就这样在激光经过的时间里被切割成了两半。

    好恐怖的激光。简直让让大兵们绝望的是,即便是这样威力无穷的激光,居然没能将那两头巨大怪物干掉!

    实际上这两头库仑魔心头也有些胆怯了,这些人类的攻击手段可谓是层出不穷了,一会是会爆炸的炼金疙瘩,一会是撞得自己很痛的什么东西,现在的光柱似乎带有一种奇特的能量,如果多照射一会的话,自己感觉体内都要燃烧起来了。

    激光没多久就自动熄了火,消失得无影无踪。

    激光这玩意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都是极度耗能的产物。总之,其切割功率越大,那么消耗的能量就越多。

    如果在地球上还好,各种发电站里输送过来的电能可以让激光发生器随意挥霍,但在这里,激光发生器所使用的电能就只能从那几个巨大电容储存器里获得,在使用干净之后,就只能用几辆坦克的发动机来给这些巨大电容储存器充电。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如果将电缆穿过黑色光门的话。那么电能是没法通过电缆传输过来的。

    总之,那高能激光发威没多久就退出了这场战斗。

    “狗屎!”

    负责指挥这些高尖端超时代武器的军官不由得暗骂一声,随后又指挥其它武器对库仑魔发动攻击。

    到了这时,整个营地上下都不敢有半分怠慢了。库仑魔没有类法术,没法进行高等传送,但它的两条腿跑得不慢,如果没有足够的火力阻拦。最多两分钟,库仑魔就杀入营地之中了。

    一架整体黑色,前面布满一环环线圈的仪器对准了库仑魔。那些线圈上很快就亮起一层蓝色光芒,一根长达五米的针状金属柱,从后面送入了仪器里。

    这是一门刚刚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电磁炮,也就在靶场里测试过几次而已,没想到其第一次实战就用在了恶魔身上。

    当线圈上的蓝光亮到极致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好似玻璃破碎的尖锐声传来,那根针状金属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电磁炮乃是一种利用电磁原理发射炮弹的武器,其射程超过两百公里,飞行速度超过5马赫,加速度达到六万g,携带的动能极为庞大,通常是十到一百兆焦耳的动能。

    通常情况下,一般步枪射出的子弹动能也就一千多焦耳,也就是说电磁炮射出一炮,至少相当于一万发到十万发步枪子弹集中在一起的动能。

    最重要的是,其对于炮弹没有多少要求,只要是金属物都可以放在里面发射。

    当然,将炮弹制造成为针状金属物无疑可以减少空气阻力,因而细小一点,威力更大。

    那头正忙着将剩下坦克砸成废铁的库仑魔,再度将狼牙大棒举起,就察觉到危险降临,但在察觉到危险的同时,那根针状金属柱已经破空而来,撞在了库仑魔的左眼上。

    这一次,库仑魔再也没有那样的好运了,那根针状金属柱转眼之间便将库仑魔眼睛刺爆,随后贯穿大脑,从库仑魔头颅后方穿出后,再度射出数百米方才坠落地面。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库仑魔的头骨的确坚硬,就穿出一层头骨,就让针状金属柱的动能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一击爆头!

    库仑魔被针状金属柱穿脑而过,随后脑浆喷出,向后倒下,引得几个远远观察的狙击手不由得欢呼了起来。

    “加油!将剩下那头怪物干掉!”

    在一片欢呼声中,电磁炮继续充能,又一根针状金属柱被放入到电磁炮后部。

    但让人惊异的是,那头被爆头击倒在地的库仑魔在地上躺了一会之后,竟然缓缓的爬了起来。

    这些大兵自然不知道,这恶魔与普通人类压根就不一样,它们拥有比普通人类更强悍的肉身和恢复力,并且这库仑魔的肉身更是强悍到极致,即便是头颅被爆,脑浆都被打了出来,但其依靠胸腔内的魔核依然能够活动,只不过在智力方面就要下降很多了,完全依靠本能行事,直到其坏掉的脑汁重新生长出来为止。

    因而这头库仑魔在站立起来之后。就呆立不动了,直到一名狙击手试探着朝其爆掉的眼睛开了一枪。

    这狙击手压根就不知道库仑魔现在的状态,在开了这一枪之后,库仑魔随即便朝着狙击手藏身的地方猛冲过去,即便是沿途各种枪炮打在自己身上也没有丝毫动摇。

    大棒举起,犹如山峰一般砸落下去,已经被吓得浑身哆嗦的狙击手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狼牙大棒直接砸成了肉酱。

    将狙击手砸死之后,又有几枚炮弹凌空炸开,密集的炮弹碎片好似雨点一样打落在库仑魔身上。

    依照本能行事的库仑魔高高跃起。朝着炮弹碎片射来的空中就开始挥舞大棒。

    当然,这样的反击连根毛都没有打到。

    发现这一点之后,就再也没有哪个大兵敢去拔虎毛了,太恐怖了,谁招惹了它,就盯着谁干,不干死不松手。

    还好,电磁炮已经充能完毕,如果再来一发的话。或许能够将这头借尸还魂的怪物干掉?

    啵!玻璃破碎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头站在原地不动的库仑魔胸口爆出一团血花,一根针状金属柱贯胸而过,由于撞击在魔晶上使得其方向偏移了一点。结果之后就一头扎入地面,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洞,怎么都看不到底。

    魔晶被彻底粉碎,库仑魔这次算是真的完蛋了。

    就在电磁炮对付这头库仑魔的时候。另外一头库仑魔可没有闲着,它的速度不慢,很快就从另外一个方向顶着炮弹冲近了营地。

    远远看着那些人类修建起来的房屋。帐篷,以及在营地内惶恐的人类,库仑魔感觉心头很爽,这么多人类,自己只需要捕获一小部分,拿去给任何一位恶魔伯爵,或许就能够升职加薪,当上男爵,出任子爵,迎娶白富美,从而建立自己的城堡,走上人生巅峰。

    由此可以看出,恶魔是多么的不可靠,即便是恶魔里面脑子最不灵活的库仑魔,在脱离了恶魔子爵尤尼斯的视线后,都会想着如何反叛尤尼斯,从而建立自己的城堡。

    嗯,这就是恶魔的天性,充满着背叛和背叛。

    不过这头库仑魔万万没有注意到,在营地内匆匆建立起来的一座钢铁结构高塔之上,一根长长的管子正不断调整对着自己,而管子延伸向下到地面的部分,则是一座长宽超过三十米的厂房,里面依稀能够听到轻微的响声。

    就在库仑魔将一座拦路的碉堡砸成碎片的时候,那根长长管子前端的空气出现了波动,库仑魔就在察觉到危险降临的同时,一股蓝色的光束从远处射来,撞在库仑魔胸前,瞬间便让库仑魔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所有东西都在一瞬间被蒸发。

    高能粒子束武器!

    这自然又是来自于某军火集团的试验武器。

    由于能量仅仅只够发射一次,因而操作人员将目标对准了这头库仑魔的前胸,毕竟前面那头库仑魔真正的致死原因就在胸口上,虽说暂时没有找到其真正原因所在,但这些科学家可不会继续朝着头颅开炮了。

    一击致命!高能离子束武器也耗干了所有储备能量,陷入停机状态的同时,不少零件也跟着报废了。

    前后两头库仑魔的阵亡并没有让恶魔大军退去,反倒引起了尤尼斯子爵的暴怒。

    两头库仑魔的损失,足以让尤尼斯子爵肉痛了。

    要知道整个尤尼斯城堡范围内就这么两头库仑魔,这可是攻城伐堡的利器啊。

    剩下那头镰刀魔,若是冲阵杀敌,倒是威力无比,但在攻城伐堡方面就要比库仑魔差出一截了。

    “奥蒂夫!”尤尼斯子爵随即召唤了那头镰刀魔。

    之前,那头镰刀魔忙着收割人头,吞噬人类血肉去了,压根就没有跟着两头库仑魔往里冲。

    而在两头库仑魔被人类的神秘武器击杀之后,镰刀魔奥蒂夫就缩了。

    混乱之时的镰刀魔就是一台敌我不认的杀戮机器,可清醒状态的镰刀魔还是知道深浅的,它也不会贸然将自己小命送到敌人的屠刀之下。

    因而在尤尼斯子爵召唤自己之后,那头镰刀魔竟然开始埋头乱杀,丝毫不去理会尤尼斯子爵的召唤。

    当怒气冲冲的尤尼斯发现镰刀魔的时候,还以为这头镰刀魔已经陷入到混乱之中。

    镰刀魔此时陷入混乱,时机有些不对。

    尤尼斯不得不亲自上阵。一个高等传送就出现了人类营地之中。

    “邪恶灵光!”

    一圈肉眼无法看见的波动随即扩展出去,凡是被这邪恶灵光笼罩的人类,顿时感觉全身不舒服,心头烦躁无比,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火焰风暴!”

    就在人类看见尤尼斯子爵的瞬间,尤尼斯子爵身上已经冒出了一片火光,随后形成一片炎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炎浪所过之处,随即便形成了一片直径超过五十米的火海。

    要说这些大兵所穿的宇航服能够抵挡三百四百度的高温,但在这炎浪面前。却仅仅抵抗了十多秒,宇航服便随即燃烧了起来。

    一个个大兵在火海之中变成了人形火炬,惨叫着企图从火海里逃出,但这都是徒劳的,在他们尚未逃出去之前,就在高温之下烧成了灰烬。

    尤尼斯作为巴托炎魔,深谙突袭之道,他知道人类对于不可抗拒的恐怖,会产生极度的惊恐。士气迅速滑落,最终丧失抵抗的勇气。

    因而在一个火焰风暴之后,尤尼斯子爵将火焰长剑一举,口中吐出数个深奥难懂的词汇。片刻之后,在尤尼斯子爵身边随即浮现出五个红色光环。

    这是尤尼斯作为巴托炎魔所拥有的召唤恶魔能力,每天能够使用一次,按照实力召唤出实力不等的恶魔来。恶魔种类随机。

    简单来说,尤尼斯最高能够召唤出一头巴托炎魔,或者一头雄性六臂蛇魔。再或者雌性六臂蛇魔,迷诱魔,判魂魔,萨特魔,萨斯魔各一头,再或者四十头小怯魔加上四头狂战魔。

    当然,普通的巴托炎魔在释放这个能力的时候,所召唤出来的恶魔数量要减少一些。

    显然,看召唤光环的数量,尤尼斯此时召唤的是者雌性六臂蛇魔,迷诱魔,判魂魔,萨特魔,萨斯魔各一头。

    同时,营地内的反击也抵达了,先是十多发疾速落下的炮弹,之后则是电磁炮近距离的抵近射击。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大兵们也是拼命了,他们知道,被怪物突入营地内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向营地内开炮意味着什么。

    但事情总有轻重缓急,显然对于大多数人类的安全而言,这些炮弹落下可能造成的一些误伤就不值一提了。

    炮弹对于尤尼斯没有多少影响,倒是那电磁炮的威胁要大很多,逼得尤尼斯不得不举起自己火焰长剑阻挡了一下。

    让尤尼斯没有想到的是,火焰长剑在那针状金属柱的撞击下骤然断裂,还好,火焰长剑的断裂多少让针状金属柱转移了一些方向,从尤尼斯肩头穿过。

    正巧此时一头雌性六臂蛇魔从一个黑色光环内浮现出来,结果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那射偏了的针状金属柱贯胸而过,转眼之间就倒地身亡。

    但这也就是科考营地对尤尼斯最后的威胁了。

    对于自己武器被击断,尤尼斯暴怒无比,一拳就朝着那台电磁炮砸了过去。

    说实话,尤尼斯之前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电磁炮,没法,地球上的武器都没有魔力波动,尤尼斯已经吃了不少亏,但依然没有注意到这台电磁炮的威胁。

    但现在,尤尼斯一拳打过去,那电磁炮随即便被一团岩浆包裹,转眼之间被烧成一堆废铁。

    随着尤尼斯召唤出来的恶魔朝着营地各处扑去,整个营地就乱套了。

    尤尼斯召唤出来的恶魔都是高级恶魔,各种类法术丢出去,那些大兵要不是七窍流血而亡,就是被控制住,朝着自己人开火,再或者就是被撕成碎片。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