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们这些白痴,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客人。”

    一个好似火车汽笛的轰鸣声在几个飞行员头顶前方响起。

    尤尼斯使用的乃是通用语。

    好吧,不知道什么原因,异界的通用语居然与华夏语差不多。

    这几名飞行员里倒是有一个听过华夏语,虽然不懂里面的意思,但在身体剧痛之余,也不由得抬头一看。

    一头全身火红的高大恶魔站在他们面前,脸上似乎想要挤出一些微笑,但却让人看了更加恐怖。

    几个飞行员不由得全身一阵哆嗦。

    尤尼斯皱了皱眉头,这几个人类似乎没有听懂自己的通用语。

    好吧,既然如此,就只能采用一些比较特殊的方法了。

    尤尼斯退开两步,右手一招,一名全身上下笼罩在黑色法袍里的黑暗*师从恶魔群里走出,来到了飞行员面前,朝着尤尼斯跪下:“残暴无比的尤尼斯大人,不知道有什么事吩咐。”

    “我需要他们的记忆,我要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我要率领城堡大军入侵主物质位面!享受血海肉山的快感!”

    尤尼斯越说越激动,似乎此时它已经站在了主物质位面的大地上,指挥着自己的恶魔大军横扫一切。

    好吧,如果它真的能够做到的话,那么或许它能够借此机会成长为一位恶魔伯爵乃至于侯爵!

    毕竟对于恶魔来说,其它生灵的血肉,灵魂是最好的滋补品。

    “如您所愿,残暴的尤尼斯大人。”

    黑暗*师随即站立起来。一对火红色的目光透过面罩就落在了那几个飞行员身上:“甘美的灵魂,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啊。”

    黑暗*师丝毫没有半点在乎库仑魔乃至于镰刀魔嫉妒的目光。

    对于库仑魔和镰刀魔来说,人类的灵魂同样鲜美,不过这好处却让这个该死的黑暗*师享受了。

    黑暗*师天生就拥有抽取其它生灵记忆的能力,不过前提是它们需要将灵魂吃下去才行。这也使得黑暗*师拥有了优先品尝战利品的权利。

    “塔库火哈斯塔娜!”

    黑暗*师轻喝一声,右手朝着一名飞行员轻轻一指,顿时一团黑雾就好似毒蛇一样蹿出,转眼之间便落在了飞行员身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神随即从那名飞行员口中传出。

    黑雾好似有生命一般,顺着飞行员的口鼻耳眼就拼命朝里钻入,毫无疑问。这对飞行员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上帝!救救他吧!”

    看到这一幕,其余几名飞行员已经被吓得全身发抖,但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更残酷的事情出现。

    很快,那名飞行员丧失了惨叫的能力,全身瘫软在地上。身体时不时颤抖一下,就好似一头被大口径猎枪击中的小马鹿。

    最终,一团白色光球从飞行员头顶冒了出来,其四周被黑雾缠绕,但依然可以清晰看见那白色光球里有着一个慌乱无比的人影,骇然就是那个飞行员的形象。

    黑暗*师右手轻轻一招,黑雾随即便缠绕着那团白色光球飞了回来,黑暗*师嘿嘿一笑。张口一吸,随着一声在灵魂层面发出的惨叫声,那团白色光球就钻入黑暗*师口罩里消失不见。

    虽说看不见黑暗*师的面容。但任何一头恶魔都能够感受到这位黑暗*师心里传出的喜悦。

    灵魂对于恶魔来说,那就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任何时候,恶魔遇到灵魂都有一种饿狗看到肉骨头的感觉。

    “杰克,那是杰克的灵魂么?”

    一个飞行员此时崩溃了,大声哭泣了起来。挣扎着站立起来,随后朝着黑暗*师扑去。但转眼之间便被一层黑色光辉反弹了回来,摔落到吞噬者的后背上。

    呼!由于这名飞行员摔落的地方距离一头力魔近了点。使得这头力魔再也无法忍住心头生出的*,一把便将这名飞行员的头颅给扭了下来,丢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咬嚼起来,时不时还有一丝丝白色的脑子混合着鲜血从嘴角流淌出来。

    对于这头力魔的举动,尤尼斯并不反感,恶魔都这样,很难控制自己的*和混乱,但在自己没有下令之前就贸然行事,这一点让尤尼斯很不爽。

    轰!这头力魔还没来得及从人类血肉的甘美中苏醒过来,全身体内就感觉好似充气一起膨胀了起来,片刻之后,就炸成了碎片。

    内爆术!巴托炎魔最为强大的类法术,也是尤尼斯恶魔子爵能够震慑其它恶魔的依仗之一。

    对于尤尼斯突然暴怒将一头力魔爆体,其余恶魔随即全身颤栗。

    尤尼斯的脾气与其它恶魔贵族差不多,很容易暴怒,若是一个不小心激怒了这位恶魔子爵,那么下场就与这头力魔差不多了。

    黑暗*师在吞噬了一个飞行员的灵魂之后,呆立在原地好久没有动静。

    尤尼斯都等得有些不太耐烦了,用瓮声瓮气犹如炸雷的声音问道:“怎么样了?”

    这如同炸雷一般的声音顿时将黑暗*师从呆立状态惊醒了过开,见到尤尼斯一脸的怒火,这位黑暗*师随即有些迟疑的回答道:“还差一点。”不过语气里却是包含着一种怪异。

    很快,剩下的飞行员其灵魂尽数被黑暗*师吞噬,而其尸体则被尤尼斯子爵赏赐给了那两头库仑魔和镰刀魔。

    尤尼斯子爵虽说对于这些人类尸体也是口水流淌,但它需要维持自己的威严,何况人类应该不少,它还放不下架子来品尝这种已经没有了灵魂的尸体。

    待到黑暗*师将所有灵魂尽数吞噬品尝之后,感觉脑子里极为混乱。

    这些飞行员的记忆包括了他们的一生。

    要说异界主物质位面里的人类。大多数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记忆都十分简单。

    但这些飞行员却不同,他们所生活的地球正处于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

    别的不说,光是网上那些信息就可以用无数来计算了,从小到大学习的知识等等。其灵魂内的记忆含量可要比异界人类多出太多了。

    并且飞行员记忆里的很多东西,这位黑暗*师压根就没法理解。

    “他们不是主物质位面的人类,来自于一个比较奇怪的位面。”

    黑暗*师整理了一下思路,回答道。

    “比较奇怪的位面?说说看。”尤尼斯子爵现在并不急着攻打那个人类聚居地,它需要获得更多的信息,来避免自己城堡的实力受到更大的损失。

    “他们那个位面里拥有很多奇怪的国家。到处都是千奇百怪的炼金产品,每天可以吃到肉块,每家都有奇怪的构装机械……”

    黑暗*师对于飞行员记忆里的电视机,汽车,飞机等等东西都无法理解。对于所谓的科学更是一窍不通,不过在黑暗*师挖掘的记忆里,钟表之类的东西倒有不少。

    在结结巴巴的地球描述了一遍之后,黑暗*师感觉头痛欲裂,没法,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并不是说吸收了别人的记忆,自己能够对记忆完全理解。

    这就跟录音磁带一样。录下一段文字,可以倒背如流,但使用录音磁带的人却未必能够理解这段文字的含义。

    理解一些东西。需要相关的基础知识和环境。

    总之,黑暗*师这一番描述说得尤尼斯子爵眉头不断皱起,它有些迟疑的问道:“难道这些人类来自于机械境?”

    尤尼斯子爵虽说已经存在近三千年了,但它的知识称不上渊博,在它的印象里,恐怕只有机械境那样恐怖的地方才可能拥有这样多的炼金构装产品。

    嗯。所谓的机械境乃是特指一种比较奇特的位面。

    在这机械境里生活的生灵尽数都是炼金机械产物,譬如各种各样的钟表。齿轮乃至于很多很多的炼金机械生物,什么构装魔像等等。在这里,大地都是一块块整齐划一的钢板,铁板。

    生活在这里的生物都极度死板,它们会按照一定的规律生存,一旦形成了这种规律,那么就永远不会改变,总之,机械境就意味着绝对的秩序。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机械境生物与恶魔之间完全就是一种对立相反的关系,两者之间的关系恶劣程度,完全不亚于晨曦教会与恶魔之间的关系。

    总之,如果一头恶魔跑到机械境去的话,那么就是找死。

    说实话,如果不是机械境生物压根就不愿意离开机械境的话,恐怕恶魔早就与那些机械境生物干起来了。

    因而在尤尼斯子爵产生这个小小误会之后,倒是有些举棋不定了。

    还好,转眼之后,黑暗*师就给尤尼斯子爵吃了一个定心丸:“残暴的尤尼斯大人,这些人类所居住的位面应该不是机械境,或许是比较偏向机械境的地方。”

    当然,黑暗*师话并没有说完,如果自己想要对那些人类居住的位面更加深入了解的话,就需要更多的灵魂。

    只不过,黑暗*师知道,如果自己将这句话说出来的话,尤尼斯子爵未必会高兴,另外站在尤尼斯子爵身后的库仑魔和镰刀魔恐怕就会将自己撕成碎片了。

    要知道,自己多吃多占已经让这三头顶级恶魔大为不满了。

    “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对付这些炼金构装机械么?”

    尤尼斯子爵这时脑子比较清晰,再度询问了起来。

    黑暗*师寻思了一会回道:“在那些人类的记忆里,这些炼金构装机械并不是使用魔晶作为动力,而是一种从地下挖出来的油,叫什么石油,汽油,柴油,他们极度依赖这种石油。在他们的位面里,为了石油这种东西,已经打了很多战争了。”

    好嘛,这个黑暗*师也就是对记忆的浅表有点了解,他压根就不知道。这石油需要经过各种提炼才能够转化为汽油,柴油。

    当然,有一点,它倒是说对了,地球人类的确很依赖石油。

    “他们的记忆里有空间裂缝的位置么?”

    尤尼斯子爵对这个问题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要知道。就算是恶魔大军入侵主物质位面所经过的空间裂缝,在恶魔们的脑子里都是找不到这部分记忆的,只要有人试图提取这部分记忆或者恶魔企图将空间裂缝的位置说出,那么这部分记忆就会自行摧毁。

    这是一种保密机制,由某位恶魔领主亲自出手附加的力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主物质位面里的那些教会早就将连同两个位面的空间裂缝给摧毁了。

    以此推理,那些人类恐怕也有类似的保密机制,否则的话,让恶魔占据了空间裂缝的话,那么对于自己位面的威胁太大了。

    让尤尼斯子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黑暗*师却点了点头,随后轻笑道:“空间裂缝就在那些人类的聚居地里!”

    听到这里。尤尼斯子爵感觉自己今天是不是被深渊意志关照了,居然就这样找到了连同另外一个位面的空间裂缝!

    当然,对于那些人类不是来自于主物质位面的事情。尤尼斯子爵多少有一点遗憾,毕竟在它眼里,人类还是主物质位面里最多,其余位面里的人类都太少了点。

    但如果自己能够独自占据一个位面的话,所获得的好处也不会太少。

    一想到这里,尤尼斯子爵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暴吼一声,脚下用力一蹬。驱使着脚下那头吞噬者开始加速朝着科考营地冲去,而那些在吞噬者后背上歇息的翼魔。巨翼魔则开始起飞,它们将会作为第一波对人类营地发动攻击。

    在接到数架旋翼机以及其后赶到的直升机被尽数摧毁的消息后,整个科考营地就陷入到了一种寂静之中。

    要说已经经历了几仗的大兵还好,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他们知道那些恶魔原本就不太好对付,因而即便是传回旋翼机,直升机被摧毁的消息后,只是脸色有些阴暗。

    但对于那些刚刚进入这里不久的大兵们来说,这就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事情了。

    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士兵,大兵们拥有极度的高傲,在他们眼里,任何敌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而那些怪物居然胆敢袭击自己的战友,那么等待它们的将会是自己的怒火和子弹!

    因而这些大兵对于中将阁下下达的全面防守命令极为反感。

    什么时候,自己这些世界警察居然要防守了!

    难道那个白痴将军将自己这些人当成了在索马里被俘虏的三角洲白痴么?

    当然,这些大兵即便是再不满,也不得不服从命令。

    原本朝着四周开始扫荡的装甲部队,直升机部队都纷纷返回营地,使得营地内变得有些混乱。

    很快,这些大兵就看到了一幕壮观的景象。

    一条巨蛇,也就是那条吞噬者朝着营地游动过来。

    “该死的!谁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是尤尔姆冈特么?”

    所谓的尤尔姆冈特又被称为世界蛇,乃是北欧神话中的蛇形怪物,乃是恶作剧之神、火神洛基与女巨人安尔伯达生下的三个魔物之一。

    其巨大无比,据说可以环绕整个人间,乃是邪恶的代表之一。

    “可怜的汤姆,他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父亲了。”一名大兵此时陷入到沮丧之中,这样庞大的敌人,在他一生之中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实际上这与吞噬者那特有的邪恶灵光有些关系。

    说实话,吞噬者的体型极为庞大,但其实力还称不上顶级恶魔,如果它能够进化为战斗实力二十四级的吞噬暴君,那么在顶级恶魔里就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强者。

    但吞噬者别看拥有十九级的战斗实力,但实际上即便是与战斗实力十八级的巴托炎魔放对都是百分之百的败率。

    对于恶魔来说,体型并不是绝对的力量。

    但吞噬者所拥有的邪恶灵光覆盖面积极为宽广,虽说对于强者而言,压根没有半点用处。但对于这些大兵来说,却正好合用。

    因而尚未等到吞噬者靠近营地,营地内的士气就莫名其妙的不断衰落,甚至于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大兵都丢下了武器,朝着黑色光门跑去。他们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逃回地球去,就算是上军事法庭,也在所不惜了。

    “该死的!我们有军法官么?什么?没有?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军法官。带上你的人,去督战!任何逃走的士兵,一律就地枪决!”

    中将阁下此时都要暴怒了,作为一名经历过战争的老家伙,他的意志自然要比很多大兵强悍。因而那吞噬者扩散开来的邪恶灵光对他的影响很小。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只不过他被影响的是怒火,见到不断有士兵逃走,担心营地防线崩溃的中将阁下直接祭出了督战队这个不太人道的大招。

    他也知道,一旦使用这招,自己回去后,不管胜利还是失败都会受到六角大楼的质询。甚至于还可能被不荣誉强令退役。

    不过他还是朝着自己的警卫营营长下达了这个命令,他知道,如果不这样的话。恐怕要不了二十分钟,大半士兵都会逃走了。

    且不提那位警卫营营长心头是多么的犹豫,但最终,机枪声还是响了起来。

    那些逃走的大兵看到自己同伴被干掉的场景后,不得不一边脱口痛骂,一边返回阵地。

    不管怎么说。战斗很快就爆发了。

    各种火炮率先开火,一枚枚炮弹带着特有的呼啸声朝着行进之中的恶魔大军落下。

    尤尼斯子爵在第一时间就跃上高空。对这些炮弹进行了拦截。

    不少炮弹在空中就被尤尼斯子爵直接引爆,但更多的炮弹则是落在了恶魔大军之中。

    这些恶魔压根就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攻击。

    落下的炮弹丝毫没有半点魔力波动。就好似一个个铁疙瘩,但落在地上之后随即爆炸开来的威力足足能够与爆裂大火球这样的高级法术相提并论了。

    在火炮的洗礼下,恶魔大军转眼之间就崩溃了。

    这里所说的崩溃并不是指它们转身逃走,而是被炮弹炸得晕头转向,完全没法进行任何反击。

    就算是在空中拦截那些炮弹的尤尼斯子爵,都被不断爆炸的炮弹炸得全身发麻。

    如果不是尤尼斯子爵发现这些炮弹会爆炸后,迅速躲闪开来,恐怕时间一长都会受到重创。

    毕竟这里并不是尤尼斯子爵的领地,更不是城堡所在,尤尼斯子爵现在的实力也就比普通的巴托炎魔厉害一点。

    在这些炮弹的爆炸声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算是那两头库仑魔了。

    库仑魔高达二十多米的庞大躯体无疑是除了吞噬者之外最大的靶子,几乎超过两成的炮弹都是朝着这两头库仑魔头上落下来的。

    要说此时那头吞噬者全身上下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拼命朝着地下钻入,而那两头库仑魔则是顶着炮弹的爆炸,大步向前冲去。

    所有恶魔之中,不管是顶级恶魔还是中高低级恶魔,公认皮最厚,最能抗的就是库仑魔了。

    库仑魔没有任何类法术能力,那犹如特加大号牛皮的皮肤上自行生有各种魔纹,能够免疫绝大多法术,而对于物理攻击,更是全然不在意。

    就算是剑师的全力一剑,都未必能够在库仑魔的厚皮上留下一个小洞。

    另外,库仑魔的恢复能力也是极为强悍,就算是一条腿被砍掉,只需要三天时间就能够尽数长回来,当然,这需要大量的血肉来支撑。

    总之,库仑魔的肉身完全就是一个bug。

    不管是空爆箭弹喷射出的无数小箭,还是普通空爆弹爆炸时覆盖下来的弹片,再或者云爆弹所形成了高温火焰等等,各种炮弹落在库仑魔头上,身上,对于库仑魔来说仅仅只是感觉一些疼痛罢了。

    总之,当这两头库仑魔顶着无数炮弹出现在那些驻守阵地的大兵面前时,这些大兵都傻眼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晶    ps:(ps:感谢‘风风伙伙’书友的588打赏!小猪拜谢您的支持!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支持!小猪地图炮鞠躬叩谢了!月底最后一天了,诸位书友赶紧检查下票仓,看还有月票没?没投的赶紧投给小猪的,不用可就过期作废了……)

    一眼望过去,认识不认识的各种天材地宝多不胜数,唐楚阳只是目测便得出眼前堆积如山的各种极品材料,其种类至少也得在千种以上!

    这得搜刮多长时间才能堆出这么恐怖的一大批宝藏啊!

    唐楚阳彻底被仓窨的宝库给震撼了,如果不是要顾及身后虎头人的感受,他真想扑上去把所有看到的东西全部收入储物戒指,入眼所见,就没有哪怕一件低于七阶的材料。∮

    “我需要一枚灵魂精魄,最好是木属性的,这件材料很重要,直接会影响万灵复苏的成败,前辈可有收藏?”

    激动了许久,唐楚阳才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仓窨支开,反正此时仓窨有求于他,布阵需要什么材料只有唐楚阳才知道,能用材料把他支开,算是再好不过的理由了。

    仓窨果然没有任何怀疑,但如唐楚阳所愿的离开藏宝洞,而是有些犹豫地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将一枚大拇指一般大小的绿色晶石递给唐楚阳,询问道:

    “灵魂精魄?你说的可是这个?”

    拇指大小的绿色晶石看似普普通通,但在唐楚阳的元神感应下却如同刺目的烈阳一般,源源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一股股恐怖无比的强大灵压。丝丝缕缕的熟悉感突然涌来,唐楚阳忍不住惊呼道:

    “这。这不会是天神残魂吧?!”

    那丝丝缕缕唐楚阳熟悉的东西,正是源自于灵台空间转化出来的神力。这块绿色晶石上散发出来的神力虽然极为微弱,但确实是真正的神力没错。

    在天神遗迹这种地方,唯一具备衍生神力的生灵,怕就只有那些实力强大的天神残魂了。

    天神残魂唐楚阳虽未见过,但只凭名字他就能判断出,天神残魂应该是一种类似于契约守护神的存在,毕竟修士契约的守护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本就是上界天神的一缕残魂。

    修士的元神,其实就是修士的灵魂。而天神,对于元神的依赖更大,大部分没有扛过成神之劫的天神,几乎都是直接元神成神的,也就是说,上四界大部分天神都是元神之体!

    仓窨说神弃之地内天神残魂无数,唐楚阳虽未见,但根据他从麻衣神相传承里得来的见识判断,那些实力强大的天神残魂无非就是天神斩却的心魔。又或者是损落之后遗留的残缺元神。

    天神残魂本就是天神之物,其上蕴含天神之力就不奇怪了,想明白了这个缘由,唐楚阳瞬间就是双目一亮。如果天神残魂身上遗留了少部分神力的话,那他的天神金身是否能够吸收呢?

    “给我看看!”

    唐楚阳毫不顾忌仓窨的感受,直接就将绿色晶石夺到手中观察了起来。其实也不用他观察了,绿色晶石被他握到手中的瞬间。唐楚阳只感觉眉心一热,一丝丝微弱的神力便直接窜入灵台空间中。

    果然遗留了神力在里面!

    这一发现让唐楚阳惊喜莫名。感受着灵台空间吸收了那丝神力之后,刹那间便被转化成数点神力储存起来,唐楚阳差点欣喜得失声叫出来。

    这意味着他若是能够获得足够多的天神残魂晶石,那么此时所余不多的天神之力再不是短板,甚至,足够多的天神残魂所积累出来的神力数量,或许能够让他的天神金身升级!

    “你小心些,天神残魂上蕴含的神灵气极为浓郁,以你的修为绝难承受神灵气的冲击!”

    见唐楚阳狼一样盯着自己的宝贝,仓窨有些肉疼地抽了抽嘴角,身为远古时期不逊于‘神’种族,他自然是知道‘神灵气’这种高端能量的,那可是每个凡间界顶尖修士成神的必备品之一。

    仓窨这枚木属性‘神晶’得之不易,为此可是搭上了他的妻子琊熙的性命,这个代价不可谓不巨大,如果不是唐楚阳承诺能够救治琊熙,仓窨是绝对不会把这宝贝拿出来的。

    神晶的用处极大,它本身就是一块能够自动吸收转化神灵气的神品灵晶,带在身上还能够大幅增强修士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其效果比比聚元阵还要好上不少。

    而且神晶还能抵制心魔,洗涤元神,增强肉身,好处多到数不清楚。

    就品级而言,凡间界已经没有足够高的见识类来它评级,这是一种人间界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也就天神遗迹里才有得到神晶的机会。

    “这枚灵魂精魄,可是击杀天神残魂所得?”

    尽管唐楚阳心中已经大体才到了手中晶石的来路,他还是忍不住向仓窨确认了一下,这个信息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甚至于要超过他将来的大学府计划。

    在修士界这个比拳头的地方,自然实力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背景势力再强,总有比你更加强大的存在,而自身增强的实力就不同了,只有实力足够强大,才能增加你的生存几率。

    再强大的势力,人死了,也就什么也没有了,唐楚阳对这一点看地最为清楚,经营和积累势力固然重要,但自身实力的壮大却要排在第一位。

    有了神晶,而且是大量的,近乎数之不尽的神晶,唐楚阳的天神金身就能脱离信徒数量的限制,直接通过大量吸收神晶中遗留的神力来晋升天神金身,在最短的时间内晋级中位天神!

    虽然不知道晋级中位天神之后他能获得什么好处,但唐楚阳冥冥中能够感觉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只要他的天神金身能够晋升中位天神,就解开一个巨大的谜团。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这个自保能力可不是针对凡间界的修士,而是针对上四界的天神!

    “对。这枚神晶,便是我和琊熙猎杀了一尊天神残魂所得,为此,琊熙她……”

    仓窨的话才说了一半儿,便突然沉寂了下去,面上的不舍和肉痛彻底消失,有的只是浓浓的后悔和遗憾,如果事情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因为贪心而去招惹天神残魂。

    妻子琊熙的死。已经成为了仓窨的心魔,让他在最近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根本无法精心修炼,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救活妻子琊熙。

    “前辈放心吧,有了这块灵魂精魄,哦,您说这东西叫‘神晶’?只要有了它,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救活您的妻子!”

    确定了想要的信息之后,唐楚阳连忙出言安慰仓窨,如今仓窨在唐楚阳眼里的价值已经不同了。唐楚阳自身实力太差了,想要打天神残魂的注意,几乎和找死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仓窨不同,既然仓窨和他的妻子能够合理干掉一尊天神残魂。那边说明他拥有和天神残魂正面硬撼的实力,唐楚阳今后想要获得来壮大天神金身,所有希望怕都要落到仓窨身上了。

    “八成希望?!”

    仓窨闻言双目一亮。面上的悲伤瞬间去掉了一大半儿,他没有不理智的要求唐楚阳把救活妻子的几率提升到十成。尽管他心里是那么想的,但在修士界‘十成’这种几率简直就是扯淡。

    更何况。如果没有遇到唐楚阳的话,仓窨救活他妻子的几率连一成都没有,如今能够增加到‘八成’这个相当惊人的几率,仓窨已经非常知足了。

    “好!只要你能救活我的妻子,你今后便是我唯一的人类朋友,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帮忙!”

    “前辈瞧好吧!”

    唐楚阳没有在信誓旦旦地保证什么,说再多的废话,都不如直接行动来的更具说服力,他现在也懒得再支开仓窨了,相比于储存了天神神力的神晶,满溶洞的顶尖材料反而显得不那么吸引人了。

    布阵是个相当耗费精力的工作,选材,熔炼,构建阵纹,布置阵基等等,越是高阶的阵法越容不得半分差错,需要唐楚阳全神贯注投入其中。

    ‘万灵复苏’这种只有天神才能施展的神通,所需要布置的阵法更加负责,就品级而言,万灵复苏大阵已经属于天阶大阵,以唐楚阳目前的实力几乎不可能布置成功。

    但此时不同,有半神实力的仓窨相助,许多需要注入真元凝炼的阵基和阵纹,唐楚阳完全可以把仓窨当充电机,他自己只需要把所有材料摆到相应的位置便可以。

    为了方便和节省时间,唐楚阳也懒得再到外面去选地方了,直接就在存放仓窨宝藏的这个大溶洞选了快空地,摆开阵仗开始布置他生平第一座天阶大阵。

    天阶大阵已经是凡间界最顶尖的阵法了,威力,功效已经达到了凡间空间能够承受的极致,就唐楚阳目前对五行大陆阵法一道的了解,天阶大阵一旦启动,基本上已经具备了下位天神的实力!

    这可不是一缕残魂凝成的守护神,而是真正完整的天神金身,同阶的情况下,成百上千的守护神都休想伤得了真正的天神金身!

    按照这个世界修士能够理解的方式来形容,天阶大阵的威力就相当于直接请了一尊天神下凡,其威力之强,已经不能用常理开衡量。

    威力巨大的唯一后遗症,就是支撑阵法运转所需的能量,多到了一个恐怖的让人不忍直视的数字,这,就需要海量的顶尖材料来支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