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而它就将此事告知了自己的哥哥,当然,它不会是好心的,它期望着自己的哥哥与那个人类聚居地两败俱伤,那样的话,自己不但能够获得恶魔子爵的爵位,更能够品尝到甘美无比的人类血肉。

    记得上次享受到这种美食的时候,还是自己未成年待在父亲城堡里的时候。

    对于恶魔男爵给予的消息,恶魔子爵压根就没有去怀疑有假。

    这头巴托炎魔在恶魔男爵离开之后,便招来了一头雌性六臂蛇魔。

    “玛雅丝,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作为恶魔子爵,自然是不可能随意离开城堡的,因而它便将此事交给了这头叫做玛雅丝的雌性六臂蛇魔。

    在尤尼斯看来,一头战斗实力高达十六级的雌性六臂蛇魔足以将那个人类聚居地摧毁了。

    当然,尤尼斯也感觉有些奇怪,什么时候深渊里也会出现人类聚居地这样的玩意了。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的恶魔而言,很少会考虑这样深奥的问题,没多久,尤尼斯就放弃了深究此事的想法。

    “该死!呼叫基地,呼叫基地!我们受到了怪物袭击!”

    由十二辆maa3坦克组成的某装甲连,此时正遭受着小怯魔的围攻。

    相对于巨翼魔而言,雌性六臂蛇魔拥有着相当高的智慧,或者说在高级恶魔里,雌性六臂蛇魔拥有着较为冷静的性格,不至于彻底混乱。

    在接到恶魔子爵大人的命令后,这头雌性六臂蛇魔就迅速赶到了这里。

    让它惊讶无比的是,这些不知道怎么来到深渊的人类并不像它所想象的那样弱小。

    那一具具构装机械虽说没有魔力波动。但所表现出来的力量让六臂蛇魔为之心惊。

    一头实力为八级的狂魔刚刚出现,就被五辆坦克聚火,怪异的轰鸣声响起,转眼之间被炸成碎肉。

    雌性六臂蛇魔在心头衡量了一下,这些构装机械所发射出来的爆炸力量已经能够伤到自己了。

    当然。以雌性六臂蛇魔的高等传送术,在开炮的时候,它就可以逃走了。

    但为了稳妥起见,这头雌性六臂蛇魔召集了大量的野生恶魔,对这支装甲连发动了连续不断的攻击。

    对于这个地区的野生恶魔来说,雌性六臂蛇魔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没有任何一头野生恶魔敢于反抗雌性六臂蛇魔。

    在坦克机枪的扫射下,小怯魔伤亡超过了上千,占到了雌性六臂蛇魔召集的恶魔总数一半以上。

    换成大多数军队来说,伤亡超过一半,都基本上崩溃了。

    何况小怯魔这样天生胆小的恶魔。但雌性六臂蛇魔的震慑下,这些小怯魔丝毫没有半点崩溃的迹象,反倒是在大量伤亡的刺激下变得更加凶猛。

    而这个时候,六臂蛇魔则开始在进攻的小怯魔里掺入了一些其它恶魔。

    “啊!”

    在机枪的扫射下,恶魔压根就没法靠近坦克三十米内,但就在这时,一团黑雾出现在一辆坦克顶部,那辆坦克上正操作机枪扫射的大兵随即惨叫一声。身体一软就再也不动弹了。

    之后,那团黑雾钻入坦克之后,在装甲连的通讯频道里随即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惨叫声。

    坦克失控了。一路向前冲去,最终一头撞在一块巨石上停止了下来。

    毫无疑问,坦克里的乘员尽数遇难。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剩下的坦克尽数将顶盖关上,以防止这种恐怖的恶魔侵入坦克之中。

    还好,坦克那厚实的金属装甲能够阻挡巴布魔的瞬移。否则的话,这十二辆坦克里的乘员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被尽数干掉了。

    在大兵们躲入坦克之后。上面的机枪自然无法使用。

    坦克射出的炮弹固然能够将一片片的小怯魔炸死,但对于速度较快的狂魔而言。只需要躲开炮管所指的方向,那么炮弹就不可能炸中自己。

    到了这时,区区十一辆坦克压根就不可能将恶魔进攻的线路尽数封锁。

    很快,数头狂魔就蹿到了一辆坦克面前,它们好似发狂一般挥动着拳头朝着坦克各处砸下。

    嘭嘭嘭的撞击声传入坦克之中,犹如一块块巨石坠落在坦克上,让里面的大兵不由得面色发白。

    “该死!履带断了!”

    恶魔虽说脑子容易混乱,但它们并不是傻子。

    坦克的弱点很快就被它们发现。

    没错就是履带,这些坦克的履带极为脆弱,狂魔们只需要用拳头反复砸落数次,坦克的履带就会断裂,自行脱落。

    而履带断裂的坦克不得不停止下了冲击。

    轰!

    一声巨响,一辆坦克的炮管炸裂了,倒灌进入坦克内部的钢铁热流一瞬间便将里面的乘员尽数杀死。

    狂魔在炸断履带的同时,将石头塞入了炮管,这一招算得上无师自通了。

    有了对付坦克的方法,一辆辆坦克很快抛锚,炮管炸裂,最终尽数阵亡。

    而那种中将阁下在接到某装甲连寻求增援的通讯后,又紧急派出一个装甲连与两个步兵连前往增援。

    但援兵刚刚离开营地不到三里,就受到了恶魔的疯狂攻击,最终在丢下大半坦克和尸体后,逃回了营地。

    当天晚上,那头雌性六臂蛇魔驱使着恶魔大军朝着营地发动了攻击。

    像雌性六臂蛇魔站在后面指挥的强大恶魔很容易就被几名狙击手盯上了。

    随着这些狙击手扣动扳机,一枚枚从反器材狙击步枪里喷出的子弹以肉眼不及的速度朝着雌性六臂蛇魔飞去。

    但转眼之后,让这些狙击手目瞪口呆的是,那头半人半蛇的怪物手上的六把骨剑一瞬间就化为一片剑光,那些射过去的子弹被尽数劈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这也太恐怖了点吧?

    更多的狙击手加入了进来。但射去的子弹都被雌性六臂蛇魔尽数劈落。

    到了这时,狙击手们随即便呼叫了重机枪与后面的炮兵。

    他们可不相信这头怪物连机枪子弹与炮弹都可以劈落。

    很快,数挺重机枪便将目标对准了这头蛇魔,无数子弹形成了一片片弹幕覆盖过去。

    并且后方的炮兵也根据坐标参数对这里进行炮击。

    雌性六臂蛇魔现在信心暴增,之前在截击那些构装机械的时候。它测试过对方的攻击。

    很显然,那些构装机械里射出的铁疙瘩固然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但只要自己的骨剑够快,那么就能够在其爆炸之前,将其劈成两片,就算是爆炸。自己身上的鳞片也不是吃素的,能够阻挡绝大部分的伤害。

    因而雌性六臂蛇魔在机枪子弹射过来的时候,卷起了一片剑刃风暴,无数子弹尚未靠近就被剑刃风暴劈成了两半,或者偏离了方向。

    这头雌性六臂蛇魔甚至于顶着机枪的扫射硬生生的突入到防御阵地前方数十米处。沿途的自动机枪都被它劈成了碎片。

    嗯?又是那种铁疙瘩?

    雌性六臂蛇魔看着从远处飞来的炮弹,不由得轻蔑的一笑,手上骨剑就等着这些炮弹落下,将其劈成碎片。

    但雌性六臂蛇魔压根就不知道,那些飞来的炮弹可不是坦克炮里面射出的炮弹可以比拟的。

    坦克炮的口径也就一百来毫米,还是直射炮,炮兵阵地上可有十多门重型榴弹炮。

    而为了防止恶魔逃走,这次发射出来的炮弹既有空爆散弹。也有杀伤榴弹。

    那雌性六臂蛇魔压根就没有想到,最初飞来的炮弹尚未落地,就在数十米空中爆炸开来。每一枚炮弹爆炸之后,朝着地面射出了八千支小钢箭。

    这种炮弹就是大名鼎鼎的空爆箭散弹,这些射出的小钢箭就好似从天上掉落下来的雨点,每一枚炮弹能够覆盖两百多平方米的土地。

    十多发炮弹,在空中爆开,其威势就可想而知了。

    那头雌性六臂蛇魔即便使出了剑刃风暴。数以万计射下来的小钢箭,一瞬间便突破了骨剑的阻拦。将蛇魔射成了马蜂窝。

    当然,以雌性六臂蛇魔的强悍体魄。即便是被射成马蜂窝,也能够迅速恢复。

    问题是片刻之后,密密麻麻的迫击炮弹以及榴弹发射器射出的榴弹就落了下来。

    轰轰轰!

    一瞬间,雌性六臂蛇魔所站立的地方就是爆炸声一片。

    要说这些炮弹,单独一枚枚落下的话,对蛇魔也起不了多少作用,但这一瞬间就密密麻麻的落下一大片,就算是雌性六臂蛇魔的肉身再强悍,也被炸成了碎片。

    随着雌性六臂蛇魔被炸死,围攻营地的恶魔顿时就好似一群落败的土匪,转身就逃,没多久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终于打退了怪物的进攻!

    大兵们纷纷欢呼起来,炫耀着自己的胜利,就算是中将阁下,脸上也是笑意连连。

    但等到伤亡统计报告送上来的时候,中将阁下就有些头痛了。

    仅仅二十多分钟的防御战,大兵们的战损数量就超过了一百三十人,另外被摧毁的自动机枪超过了六十挺,埋设的地雷和铁丝网基本上被恶魔扫空。

    另外,弹药消耗超过了两成。

    这就是饱和火力覆盖的好处和坏处。

    说实话,如果不是防御战的话,在野外遭遇这些怪物,中将阁下也不敢说能够稳赢。

    要知道,之前铺设的地雷和铁丝网起到了重要的阻敌作用。

    那些恶魔完全不了解地球的作战方式,很多恶魔都是被地雷炸死的。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地雷起了大作用的话,恐怕营地内的伤亡数字就不了这一百三十人了。

    再加上之前在外面被干掉的装甲连和部分援兵,营地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五百人。

    要知道中将阁下刚刚抵达这里不到两天时间!

    “我们需要更多的士兵和武器!”

    就算是中将阁下也不敢隐瞒这样巨大的损失,更多的武器装备被运送了进来,并且还送来了一个整编山地营。多少让中将阁下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面对那些怪物,中将阁下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半点轻视之心,这每到了晚上,就会有一些巴布魔想要潜入进来。

    虽说它们多数在突破防线的时候就被自动机枪干掉了。但大多数伤亡都是来自于巴布魔。

    没法,这些恶魔的瞬移能力实在是防不胜防。

    大多数的巴布魔在两百米内都能够瞬移,而在五十米内则能够精准定位瞬移。

    如此一来,那些大兵就需要时时刻刻将注意力分散一半到背后,否则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这些巴布魔取走性命。

    尤其是一头巴布魔不知道怎么瞬移到炮兵阵地去了。转眼之间就掀起一片血腥风暴,待到大兵们将其干掉的时候,足足有二十多名炮兵命丧黄泉。

    总之,这场胜利只能算得上是惨胜,近三分之一的损失使得那些大兵在欢呼胜利之后。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

    毫无疑问,按照这样的局势下去,恶魔再发动几次进攻的话,恐怕这个营地就会彻底被摧毁。

    实际上,接下来局势的发展出乎了那位中将阁下的预料。

    在得知雌性六臂蛇魔阵亡的消息后,那位恶魔子爵不由得大怒,既对雌性六臂蛇魔的无能感到愤怒,又对那些人类感到愤怒。

    因而。这位恶魔子爵很快就率领着自己的城堡大军朝着这边赶来。

    到了这时,这位恶魔子爵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人类血肉的鲜美,而是为了恢复自己的威信。

    实际上。在那头雌性六臂蛇魔阵亡后不久,在其弟弟那位恶魔男爵的推波助澜之下,恶魔子爵在人类手上遇挫的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在深渊之中,欺善怕恶,欺弱怕强都是常理,因而如果一位恶魔贵族受到欺辱而没有反击的话。那么其周围的恶魔贵族就可能群起攻之,将其瓜分。

    因而恶魔子爵必须将这些人类尽数铲除。以恢复自己的威严和残暴,否则的话。一说恶魔子爵尤尼斯大人居然被一群人类侮辱了,那还会有谁惧怕恶魔子爵大人呢?

    恶魔子爵尤尼斯亲自出战,所率领的恶魔大军自然不同于那雌性六臂蛇魔草草召集的野生恶魔。

    一条体长超过两百米的庞然巨物犹如一条长虫,在火红色的地面上缓缓而行。

    这是一头战斗实力高达十九级的吞噬者,也就是恶魔地龙进化之后的形态。

    在这头吞噬者的头顶上,巴托炎魔尤尼斯牢牢的站在上面,在其身后则是坐着两头库仑魔和一头镰刀魔。

    尤尼斯恶魔子爵的实力在这个层面同等级的恶魔子爵里并不算强,这两头库仑魔,镰刀魔乃至于脚下那头吞噬者就算是尤尼斯城堡里的顶尖战力了。

    另外,在这条吞噬者上空,翼魔,巨翼魔混合在一起的飞行部队扑扇着翅膀,地面四周则是以狂魔为主的中高级恶魔,其中混杂着少量的巴布魔,力魔。

    要说这支恶魔大军的实力在四周城堡之中不算弱了,里面连一头小怯魔都没有。

    而黑色光门附近的科考营地此时也是闹得人仰马翻。

    为了确保利益的收获以及营地的安全,总统阁下可算是下了血本。

    这里成为了各种新式武器的试验场。

    其中不乏各大军火集团尚未定型的武器,譬如激光矩阵系统,最新型的金属风暴,乃至于多功能旋翼机等等。

    科考营地里有些混乱,军官的呵斥声,坦克,军车行进的轰鸣声等等交织在一起,让那些科学家颇为无奈。

    甚至于送到这里的还有炼钢设备等等,很快一座简陋却高效的钢厂建立了起来,但这并不算结束,据说后面还会设立一系列的工厂,比如各种化工厂等等之类。

    这些与军事行动关系不大,乃是数个财团的试水罢了。

    当然,这并不是六角大楼所愿意的事情。但为了让相应的军费议案不至于在议会受到搁置,因而就必须给这些财团相应的好处。

    事情很简单,如果没有足够的好处,这些全身上下毛孔里滴着鲜血的家伙可不会愿意多支出一分钱的。

    当然,也正因为这样。中将阁下之前的担心减弱了很多。

    毕竟那些财团可谓是财大气粗,与工厂而来的则是他们直接控制的保安公司。

    这些保安公司里面的保安可不是那些守小区的保安,他们都由经过实战的退役士兵组成,说白了就是有组织的雇佣兵。

    这无形之中,使得营地的兵力增多了不少。

    在恶魔子爵尤尼斯的恶魔大军距离营地三十里时,在营地四周巡逻的几架旋翼机就发现了这支行进之中的恶魔大军。

    “上帝。猜猜看,我发现了什么!”

    惊呼声通过电波迅速传回了营地。

    “保持监视,必要时可以攻击,试探一下。”

    两百多米长的吞噬者落在那些大兵眼里,着实有些惊人了。

    当然。就在旋翼机发现这支恶魔大军的同时,尤尼斯一方也发现了这几架造型比较其奇特的旋翼机。

    所谓的旋翼机乃是综合了直升机与喷气机的特点,既拥有直升机的灵活性,也拥有喷气机的高速。

    当然,其缺点就是造价很高,较之普通直升机要高出数倍以上。

    很快,那些在吞噬者上空飞行的翼魔便分出上百头朝着旋翼机扑了过来。

    “该死的!它们盯上我了!怪物们,给你点颜色看看。”

    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旋翼机飞行员的吼叫声。随后一架旋翼机伸展开来的双翼上便喷射出一连串火光,一枚枚火箭弹带着焰光,就扎入到扑来的翼魔群中。

    轰轰轰!

    随着火箭弹的爆炸。那些翼魔被炸得血肉横飞。

    在几架旋翼机的配合下,扑来的翼魔很快就在火箭弹与机枪的攻击下尽数覆灭。

    这一幕落在尤尼斯恶魔子爵眼里,可谓是打脸了。

    转眼之间,尤尼斯恶魔子爵的身体就消失在吞噬者头顶,待到其再度出现,却已是出现在一架旋翼机头顶。

    旋翼机上那高速旋转的螺旋桨随即便与尤尼斯的身体撞击在一起。

    要说旋翼机的螺旋桨在高速状态时。一瞬间能够将十多厘米的钢板削断,但与尤尼斯的身体撞击在一起。转眼断裂。

    尤尼斯双手切入旋翼机机身,随即发力。竟然硬生生将这架旋翼机撕成了碎片。

    恶魔子爵大人都出手了,其余的恶魔自然也不敢怠慢,前后不到数息时间,剩下的几架旋翼机就淹没在覆盖过来的类法术中。

    就在旋翼机全军覆灭之后没有多久,疾速赶来的一个武装直升机大队就再度朝着这些恶魔发动了攻击。

    不过在尤尼斯的面前,这些武装直升机简直就是一个个玩具,转眼之间,就被尤尼斯手中的火焰长剑尽数斩落。

    甚至于有几个直升机飞行员落入到尤尼斯手中。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尤尼斯不知道,但它却想要知道这群人类是怎么回事?

    来自于何处,为什么来深渊,他们为什么拥有这么多威力强大的炼金器具。

    当然,如果能够找到这些人类来深渊的空间裂缝,是最好的。

    一想到这里,尤尼斯就忍不住让手下恶魔将那几个被俘的飞行员送上了吞噬者后背。

    说实话,这几个飞行员对于自己之前没有自杀,有些后悔。

    但如果不是身处绝境,心灰意冷的话,自杀的确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看着周围的恶魔,就算是胆子最大的飞行员都是全身冷汗淋淋。

    这些怪物想要干什么?

    它们似乎拥有一些智慧?

    一想到这里,这几个飞行员不由得心头略微松了一口气,如果拥有智慧,能够交流的话,或许自己还有逃生的机会。

    但他们万万不会想到自己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如果他们能够提前知道的话,或许他们这时就会咬舌自尽了。

    “快走,美味的人类肉块!”

    几头力魔流淌着口水将这几名飞行员提上了吞噬者后背,用力的推了一下,当然力魔所说的恶魔语,这些飞行员是听不懂的。

    力魔的力量自然不是这些普通人类所能够抵挡的,这几名飞行员就感觉自己后背好似被巨锤撞击了一下,身体压根就稳不住,转眼之间就飞了出去,随后重重摔落。(未完待续)

第四百九十四章 仓窨的宝藏    ps:[注:仓窨(cang,yin),琊熙,(ya,xi)]

    “你竟然知道万灵复苏?那你可能施展?!”

    牛头人的语气充满了惊讶和惊喜,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一般,看向唐楚阳的目光满是期待。△¢

    “这个……”

    唐楚阳被问住了,刚才的‘甘露天降’只是他操控十数枚王符的威能引导而成,根本就不是依靠自身实力施展出来的,真正的甘露天降那是天神才能施展的神通。

    就凡间界而言,唐楚阳举得即便是以他的天神金身,目前也难以将甘露天降这个大范围恢复神通施展出来。

    不是不能,而是唐楚阳的天神金身所余神力不多,用来保命还嫌不够,难能浪费在牛头人身上?

    万灵复苏这个神通,比甘露天降还要高一个级别,依靠唐楚阳本身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施展出来的,但却不代表他没办法把这个神通具象化出来,只是代价有点儿大而已。

    可看牛头人这么激动,唐楚阳禁不住双目一亮,万灵复苏是用来救死人的,牛头人既然好好的站在这里,那么他关心万灵复苏肯定是另有所求了,莫非,他还有伙伴儿?

    “看前辈如此激动,难道您的朋友需要用到万灵复苏?”

    既然主动权转移到了自己手里,唐楚阳不会傻到不知道好好利用,此时绝对是探探牛头人底细的大好机会。

    “没错,我和我的妻子二十天前去收集食物,不小心遇到了游荡的天神残魂。她为了救我,被天神残魂打散了元神……”

    牛头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回答了唐楚阳的问题。这让唐楚阳非常惊讶,同时也感觉到了。牛头人口中的‘妻子’对他应该非常重要,重要到让他可以对陌生人放弃防备的地步。

    不过牛头人回答的这么痛快,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唐楚阳实力太差了,差到不会对牛头人造成任何威胁,唐楚阳估摸着,这恐怕才是牛头人如此痛快的主要原因。

    “原来是前辈的妻子元神遭创,嗯,神魂被创不足一月,如此的话。万灵复苏确实具备复苏前辈妻子的威能……”

    见唐楚阳神色淡淡,口中所言头头是道,牛头人心中期望不禁更高,他有些激动地搓了搓房屋般大小的双手,看着只有麻瓜大小的唐楚阳。

    正想开口追问,牛头人突然发现对着麻瓜一样的唐楚阳谈话实在不是很方便,当下口中念出一段奇特咒语,随后周身银光一闪,三十多丈的庞大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起来。

    只几个眨眼的功夫。牛头人庞大的躯体就缩小了三十多倍,化作一尊身长一丈,体型雄壮得有些彪悍的缩小版牛头人。

    “我名‘仓窨’,你若能救活我的妻子‘琊熙’。我仓窨可以祖先名义起誓,你将获得我的友谊和信任,若我妻子完好无损。我愿意帮你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仓窨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让唐楚阳根本无法怀疑他这些话的真伪。这可是半神的承诺啊,唐楚阳原本不打算露底的心思顿时混乱了起来。

    半神力所能及而唐楚阳又做不到的事情太多了。他还真舍不得放弃这个承诺。

    “如果前辈的妻子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月的话,我有把握完全复苏她!”

    唐楚阳并未纠结太长时间,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如今他整个人都在牛头人手里,并且唐楚阳和牛头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如果唐楚阳无法逃离,或者获得牛头人的信任,那他这次进入天神遗迹岂不是什么也做不了?

    这绝对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

    有了这个前提,其实就已经注定了唐楚阳没有拒绝的可能,如今再加上仓窨这尊半神的承诺刺激,唐楚阳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你真的可以救活我的妻子?!”

    仓窨瞬间激动得无以复加,他原本已经绝望了,在神弃之地这个到处充斥着凶险的地方,仓窨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有限,妻子神魂被创,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悲痛欲绝地看着妻子神魂消散。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仓窨的妻子就彻底没救了,这也是他急着离开神弃之地的主要原因,只有离开神弃之地,仓窨才能去找能够施展这种神通的强者。

    “当然!如果前辈所言情况属实,万灵复苏肯定能够救活前辈的妻子,不过这需要准备不少顶级材料布阵,晚辈实力低微,身上缺少很多布阵所需的顶尖灵材……”

    既然掌握了主动权,唐楚阳如果不知道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谋些福利的话,那就真的和傻子没啥区别了,不过他那些话也不是胡乱要求。

    万灵复苏唐楚阳目前是肯定施展不出来的,但以少量的天神神力为引,利用大阵增幅的方式将万灵复苏这个具备起死回生的超级神通施展出来,唐楚阳还是有相当把握的。

    “需要什么材料你尽管说!神弃之地别的东西不多,天材地宝却多得数之不尽,我们夫妻被困在神弃之地不知多少年,多少也积蓄了一些看得上眼的天地灵材!”

    见唐楚阳如此信誓旦旦地承诺能够救活他的妻子,仓窨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对于唐楚阳的要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下来,神弃之地虽然凶险,但天材地宝可谓满地都是。

    仓窨和他的妻子琊熙被困神弃之地如此之久,平常也收集了许多非常极品的顶尖材料,只要唐楚阳能够救活他的妻子,便是把所有珍藏全部送给他,仓窨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前辈手里有存货?如此最好了,那会省却不少时间呢……”

    唐楚阳双目放光地望着仓窨,一尊半神在天神遗迹不知道多少年的存货,不用过脑子他都知道应该不比一座超级宝藏差了,而且看仓窨此时的表情,唐楚阳无论要什么他恐怕都不会拒绝!

    这是要发大了的节奏啊!

    “走!前辈快带我去看看!”

    一想到堆积如山的各种极品天材地宝,唐楚阳便激动的失态了,几乎以命令的语气让仓窨带他即刻过去看看。

    “好,我储存材料的地方便在那处崖壁的山洞内,你跟我来吧……”

    仓窨比唐楚阳更急,他妻子琊熙已经躺在山洞二十多天,留给两人的时间可不多了,此时突然又了救活妻子的希望,他哪里还顾得上唐楚阳的语气变化?

    话才出口,仓窨便直接飞身而起,眨眼便到了被点神花藤包裹的崖壁山洞处,唐楚阳见状,急忙一跃而起跟了上去。

    见仓窨直接飞到了点神花藤跟前,唐楚阳禁不住就是一惊,正想提醒仓窨,免得他被点神花攻击,却不想仓窨靠近了点神花藤之后非但没有遭受攻击,反而获得了点神花藤的迎接。

    只见原本彻底被点神花藤封锁得严严实实的洞口,在点神花藤‘悉悉索索’收拢中逐渐打开,十几条花藤如同颇具灵性的哈巴狗一样轻轻缠绕着仓窨,唐楚阳竟从中感觉到了‘讨好’的味道。

    你妹!原来神药也这么现实,都他妈是看实力说话的!

    看到这一幕,唐楚阳受到的刺激可不小,方才他采摘点神花话的时候,这些花藤可全都在跟他玩命呢。

    而此时,看点神花藤对仓窨的态度,怕是不用仓窨自己动手点神花藤都会自己把点神花双手奉上!

    这让唐楚阳对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那种渴望强大的信念越发炽烈地燃烧了起来,如果他此时是个九宫境的地仙,那仓窨对他还是个危险么?

    摘朵点神花,还需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么?

    进入山洞之后,唐楚阳灵台空间突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他诧异地放出元神感知的瞬间,心里便欣喜若狂地叫了起来。

    “好浓郁的神灵气!这座山洞里的神灵气为何如此浓郁?!”

    神灵气这种只有上界才有的更高级别的能量,放到人间界绝对是最顶尖的天材地宝,一丝一缕都能让凡间所有生灵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这下唐楚阳终于明白点神花为什么会赖在这里了。

    神力啊!只吸收一点,便胜过凡间最浓于的元气千万倍,怪不得洞口那株点神花藤成长得如此惊人,原来山洞内竟然充斥这么惊人的神灵气!

    崖壁上的山洞极为宽阔,对于身高只有不到一米八的身高,这里简直就是个巨大无比的溶洞,跟着仓窨快速飞行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宽广得惊人的圆形溶洞中。

    看清这座大得恐怖的溶洞内的场景后,饶是唐楚阳自认神经坚韧似铁,也被眼前堆积如山,如同垃圾一样堆成了一座座小山的天材地宝给震惊得失声了。

    “这便是我和妻子千万年来的所有存货了,人类小子,你需要什么材料尽管挑,如果缺少什么,请尽管和我说,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为你找来!”

    “不,不用了,这里都有……”

    唐楚阳已经顾不上去看仓窨了,他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眼前光华四射,不断散发着各种迷离光芒的天材地宝给吸住了。

    万年云母精华,万年洛神花,万年婴儿莲,万年火云晶,脑袋那么大的天石和地晶,入眼的所有材料,竟然没有一样是年份低于万年的,这他妈哪里是宝藏啊,根本就是天庭的宝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